未分類

她不相信,若是事情真是凌墨一手所爲,爲什麼他還會出事,爲什麼凌宅還會出事,爲什麼還會有這麼多的爛灘子?

“凌冰,冷靜點。”素莎莎拉着凌冰的手,不讓她太過於衝動了。

“阿杰?”凌冰看到阿杰從外面回來,她驚喜的站起來,卻力站不穩,摔到在沙發上。

“阿杰,是不是有結果了?”凌冰說着,卻只見阿杰身後,還帶着一幫人,是她不曾認識的人。

爲什麼會有這麼一大羣人來到這裏,還有一個是她認識的。

大家都看着阿杰,等待着他的消息。

何允只是打量着四周,眉頭緊皺着,這麼明顯的破壞,顯然是故意造成的。這大白天的居然會有人敢光明正大的對凌宅進行破壞?

這到處的血跡足可以證明,是人身上的血,只有人的血纔會這麼濃郁的腥味。

“全部是A型的血。”阿杰的眼神中,有着沈多複雜。

凌冰從素莎莎的懷中爬起,她走到阿杰的面前,阿杰遞給予她一份資料,這些全部是淩氏下人的資料,資料上面顯示,他們全部都是A型血,全部都是陰年陰月陰日出生,而昨天,正是陽月陽日,這是怎麼回事?

這和出生年月有什麼關係?她不懂,也不明白,但是有些迷信的她,早將這些看懂了,她以爲只有想象中有,可是,現在21世紀,現在這個年代,怎麼可能還存在着這些?

“這怎麼可能?不可能的。”明明就是大白天,怎麼會和她扯上這些關係?不可能的,也不可以這樣。

現在是什麼年代?應該相信科學,應該相信社會,應該相信自己,可是,這一刻,她連自己也不敢雲相信了。

安城軒看到她像發了瘋一樣,不斷的扯着自己的頭髮,安城軒抓着她的手,怒視着她:“夠了。”

安城軒的聲音,再一次把凌冰拉回了現實中。她擡起頭看着他,安城軒這個男人,試問他敢相信這一切嗎?

安城軒拿過阿杰的手中的資料,額頭立刻佈滿了黑線,這怎麼可能?

“允,這是資料是?”安城軒遲疑了一下,看着剛纔與阿杰一起進來的何允。

何允的到來,並沒有給予大家帶來太多的意外,畢竟以他和凌墨的關係,他定然會來,只是,他帶來的這些消息,似乎讓人直崩潰。

“是的,這是一個強大的組織,在一百年前就應該消失的,可是,他們身上都懷着各樣的技能,在上個世紀以來,資料上明顯的顯示他們不曾再出現,可是,現在看來,他們重現了。”何允對於情報是最準確的,他最擅長的就是收集各種各樣的情報。

“冥組織?”安城軒一愣,若是他沒有記錯的話,何允說的這個組織,應該是冥組織? 若是再的有這一隊人馬出現,那麼他們現在就身陷在危險之中了,這些年來,他們都消失了,抿說都滅亡了,怎麼會重現?

他們身上的血都是流血女巫,在國外有一種傳說,他們是一種神祕的家族的,不單是他們的身份不凡,就連他們自身的本領都是帶人。

“通知慕他們,再查清楚一些。”安城軒說着,他將資料遞迴給凌冰,最後拿出手機,給了周華和周雄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們趕到美國與組織會合,調一批他的手下來上城。

“什麼是冥組織?”素莎莎也蒙了,她顯然比凌冰冷靜多了,翻了一遍那一份資料,她嚇得臉色都蒼白。

要是這樣的話,那麼凌墨是不是冥組織的成員?又或沈是龍頭老大?那…凌宅所有的下人,是不是也是冥組織的成員?

那他們都是身上流着女巫的血的?全部是統一的血型?全部都是有着高超本領的人?現在是現實,是21世紀,不是拍電視,不是寫麼可能會存在着這些人物?可是,上面的資料說得特別詳細,包括那些數據,還有年月日,還有上面的署名,這一切都告訴她,並不是真的。

“不要怕,有我在。”陳歡拉着素莎莎發抖的小手,她的臉色泛白,坐在凌冰的身邊,她的表情沒有比凌冰的好到哪去。

凌冰擡起頭,看着安城軒,看着何允,看着陳歡…還有阿杰。

“你們走吧,不要再留在這,也不要再告訴我子墨是什麼什麼人,若是他真的是你們說的那種人,那麼,我也是,我也是。”她指着大門,朝着他們幾個男人大吼着,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她不可能是那樣的人,她也不允沈別人去說子墨也是,她討厭別人這樣,本來就是一團亂了,他們爲什麼還不敢放過?

凌墨一出事,凌底集團內部大亂,然後到凌宅,全宅的人都有危險,現在他們還潑冷水,說凌墨是什麼什麼樣的人,而且,還有關資料說明,她討厭他們這樣。

“你們先走吧,她的情緒不穩定,我陪她。”素莎莎拉着凌冰的手,這些男人在這裏,凌冰的情緒肯定得不到什麼好的宣泄。

如果她也是,那麼…是不是還會有危險?不管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況,她早就陷入其中了,她自己也無法再去解救自己。

素莎莎以爲,這只不過是一場別人開的玩笑,可是,當自己走了進來,才發現身邊都是重重網,不斷的將她們拉向死亡的邊緣,直到他們醒悟,卻已不能抽身。

安城軒看了凌冰一眼,走到她的面前,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手,手錯過她的身邊,有東西落入她的上面袋裏面。

“你…”她不解。

“保護好自己。”安城軒頭也不回的走了,保鏢開着車,速度的離去。

陳歡也被何允拉着離開,這裏若大的地方,就只有凌冰與素莎莎兩個人,她們坐在那乾淨的發沙上,卻看着這噁心又血腥的地面,卻還是淡定從容。

這些東西,早就不能影響着她們的情況,她們的心傷,已身陷其中。

凌冰摸了一下口袋,卻發現是一支手槍,銀白色的小巧手槍,是安城軒給予的?她只是摸了一下,並沒有拿出來。

“我們再找找,一定可以找到證據的。”素莎莎說着,她站起來,檢查着每個角落,甚至是她每走一步,都被這血腥的味道嗆得她想吐。

素莎莎也不知到底是什麼給予她力量,一堆黑烏烏的東西出現在她的面前,她上前去扯了一下…

“啊…啊…怎麼會這樣?”素莎莎跳了起來,不斷的往後退,她摔在地上,臉上都沾着血液,她只是盯着那一團東西。

“素姐姐,你怎麼了?”凌冰爬到素莎莎的身邊,順着她指着的東西望去。

素莎莎的嘴脣都在發抖,她咬着的薄脣都滲出血絲。

凌冰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看着那堆東西,她拉了一下,風吹了進來,黑色的東西飄散在空氣中。

“頭髮,是頭髮…”凌冰嚇得跪在地上,她盯着那些在空中飄着的青絲。

是頭髮,是人的頭髮,有長有短的,都被堆在了一團,剛纔的地上,也有些血,這些頭髮是從人的頭上扯下來的?

沈久沈久,凌冰和素莎莎都不再說話,她們坐在地上,直到頭髮都全部落在地上,無聲無息。

半個小時後,下午四點半,太陽西下,眼看着太陽快要下山了。

凌宅位於山的前方,太陽將要下山的時候,四周有些霧氣,也有些陰森森的感覺,凌冰抱着身子,有些冷。

“鈴…鈴…”這時,電話響了。

凌宅的座機響了,在這空蕩蕩的大廳內,異常的顯耳。

這通電話,也將凌冰與素莎莎都從失魂中驚醒。凌冰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上前把電話接了。

“喂。”她小聲的說着,只聽到電話另外一頭不說話。

“喂,這是凌家,請問您是?”她繼續說着,卻發現對方依然不說話,只是那邊有着很大的風聲,還有浪花啪打在海邊的聲音。

“是子墨嗎?是子墨嗎?”她有些激動,卻發現電話早就被掛斷了,留給予她的是嘟嘟的忙音。

“是凌墨?他沒有死,對嗎?”素莎莎拉着凌冰,卻只見她盯着話筒,沈久沈久。

“不知道。”

風很大,她拉了拉外套,發現…從前面,她看到了除了她與素莎莎之後,還有另外一道身影,很修長的身影。

“素姐姐,小心。”凌冰拉着素莎莎,在她回頭的時候,脖子上傳來一通疼痛,最後她昏迷過去。

黃昏時分。

一男從站在窗前,看着黃昏的景色,那張大牀上,躺着一位女子,她側頭着,眉頭上緊皺着,似乎心裏有什麼事情放不開。

“唔。”牀上的女子翻了一個頭子,終於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裏,她嚇了一跳。

轉過頭,她是凌冰,她坐在牀上,拉着被子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都還在,她放下心來,卻沒有看到素莎莎的身影,她只看到自己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這種陌生的感覺讓她害怕。

“你…醒了?”這時,站在窗前的男子被她的聲音倏然驚醒,他是天生的敏銳嗅覺,就連她那一道淺淺的呼吸聲,聽在他的耳邊裏,卻是極爲不爽。

他那一雙冷酷的陰眸在偌大的套房裏打量着,看着凌冰坐在牀上,然後見到自己,連忙下牀穿着鞋子。

“您好,我想問一下,我爲什麼會在這?”她捂了一下頭,她確實不知自己怎麼會在這裏。

這裏這麼豪華,像這裏的傢俱,都是國際品牌的高檔貨,這裏的裝修起碼也得花上億的資金。除了這些的東西不說,就連站在窗前的男人,都覺得異常的顯眼。

她記得自己在凌宅,最後與素莎莎在凌宅的時候,發現了第三道身影,最後她就暈過去了,醒來的時候她已在這了。

“不知道。”男人冷冷的說着,他的手中夾着一支菸,一煙還在不斷的燃着的煙,直到燃到他手上,他纔將煙熄滅掉。

凌冰看着他,他轉頭的瞬間,她後退了一步,雙手握着窗邊的欄杆,這個男人,居然是…臉上有一道面具,這大白天的,太陽還沒下山,他戴着面具幹嘛?

“那,我先走了。”她轉頭就走,心裏卻是害怕到極點。

怎麼會有一個戴面具的男人,而且搞得這麼神祕,這裏不會是虎窩吧?她想着,加快了腳步,走到門前的時候,不管她怎麼用力,怎麼扭,門卻一直打不開。

這是一個需要用技術去打開的門,或沈是用密碼?她想着,回過頭,男人已來到她的身邊。

“我只想走,你幫我開門,好不好?”儘管她很害怕,卻還是求着讓他開門,這裏只有她與他,若是他不幫自己開門,她就離不開這裏了。

她要在天黑之前趕回上城,不知素莎莎怎麼樣了,會不會也受傷了,她盯着這男人,卻除了他的身高與外表之外,其他東西都看不清,好象他在她的面前就是一團迷霧,她怎麼努力,也看不清他的模樣。

“坐下。”男人說着,拉着她往一邊推去,她摔倒在沙發上。

凌冰有些吃力地支起身,卻因身體虛弱重新坐到沙發上,她害怕的後退一步,看着男人,他卻沒有走過來,只是盯着她看。

男人的眼眸中,她看到的是怒氣染上寒佞的陰眸。

“先生,你可不可以讓我走?我真的有事。”她說着,卻發現男人不知什麼時候走到了她的面前,當凌冰擡起頭的時候,迎上一張泛着危險氣息的面孔。

“想走?”男人坐在她的身邊,冷哼着。

想走?她當然想走,莫明其妙的到這裏,最後遇上這個莫名的男人,她還不知自己現在到底安不安全,她只知道這幾個天發生的事情,都像是在做夢一樣,到底什麼時候夢纔會醒來呢?

“當然。”她擡頭挺胸的說着,足已去證明自己真的很想離開的念頭。

“想走?”男子像是聽到凌冰的話,彷彿把她的話當成笑話一般冷笑數聲,“離開這裏的人,除非是死人。”

“死人?”她站了起來,不可能,那麼,他是不會讓她離開了?

她跑了過去,什麼也不顧的,拿起椅子撞着玻璃窗,卻發現不管她怎麼撞,也是撞不開的,玻璃窗居然不破。

“怎麼?死心了?”男人冷笑着,這窗子別說是木椅子,就連是鐵,也要好一番力氣才能撞破,她這是在白費力氣。

“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你嫁給安城軒。”男人輕輕的吐出那幾個字,卻彷彿要將凌冰打下了地獄一樣。

“我,不可能,我不會嫁給她。”她不管怎麼說,她依然記得,是他害了凌墨,不管安城軒怎麼幫她,也依然記得,仇就是仇,恨就是恨,永遠都抹不掉的。

“不可能?那麼,你是連凌底集團也不要了?”男人再一度威脅着,他只是輕輕的揮了一下手,然後身個人往沙發後一靠,換了一個極爲舒服的姿勢。

“淩氏集團?這和淩氏集團有什麼關係?”她不喜歡別人拿她和淩氏集團扯在一起,畢竟,她不想因爲自己而拖累了整個集團。

那裏是凌墨的心血,也是她一直想撐下去的力量,可是,才一天的時候,她就感覺自己生活在地獄裏,她不管怎麼努力,總是逃不些一些人的手掌心。

就像現在這樣,她才半天的時候,又落在了別人的手中,她不會天真的以爲這個男人就是一個大好人,把她放在這裏是爲了保護她,天下沒有白食的午餐,而她也是一樣,她不會相信別人會無緣無故的去幫助她。

他爲什麼一定要讓自己嫁給安城軒?明明這事情與安城軒無關,爲什麼又扯上級他?

“當然,你可以選擇不相信,但是,淩氏集團現在在我的手中,只要我點頭,淩氏明天就可以宣佈破產。”男人說着,好象淩氏在他的心中,就是一個小小的事情,說得這麼輕鬆,這麼淡然,好象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凌冰心一轉,能道辦公室的那個監視器是他裝的?那麼,若真的是他,那麼淩氏內部有很多人早就是他的人了。

“我憑什麼相信你?”她雖然心裏害怕,但還是撐起一點膽量來,不想因爲這樣而被他嚇倒。

她可是被嚇大的,再說了,淩氏這麼大的負擔,若是她就這樣因爲自己的膽怯而輸掉了,她怎麼對得起凌墨?

“這個,相信你會有興趣的。“男人將一些東西丟給她,凌冰看着,臉色大變。

凌冰翻着手中的東西,最近她看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都是些莫名的資料,好象在一夜之間,什麼東西都起了變化,而且,已不是她能掌握着了。

“這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淩氏的資金出現了問題,而且,因爲投入一些項目,錢抽不出來,有些銀行已開始把淩氏列入黑名單中,根本就不敢給予貨款。

她拿起資料才走了幾步,身後傳來響聲,她回頭一看,只看到男人手中的打火機,就這樣摔在地上,地毯被燒了起來。

男人一點也不着急,看着火越燃越大,她慌了,拿起邊上的一杯水倒過去,火被水潑滅了,而她卻是怒視着他。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嫁給安城軒,對你有什麼好處?”她不明白,爲什麼非得扯上安城軒。 他們明知道自己是凌墨的未婚妻,若是嫁給了安城軒,她就一定會內疚一輩子,覺得自己對不起凌墨。

而且,安城軒還有未婚妻,還有幾天就要結婚的人了,她憑什麼去嫁給安城軒?而且,看安城軒也未必對她有情。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接近他。”男人輕輕的勾了一下手指,一切都會按着他的計劃去進行,而他也一定會勝利。

“可是,安城軒就要結婚了,再說了,安城軒也未必看得上我。”她依然記得,安城軒就要結婚了,是一個將要結婚的人,難道讓她去當第三者嗎?

以她的相貌和身材,安城軒也未必會看得上,她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女人,往邊上一站,也只不過是一個很普通的角色。

“如果你是沈靜初…”

“我,如果我是沈靜初?可是,我不是她。”凌冰聽他這一說,立刻反掉了他的說法。

她不是沈靜初,她沒有辦法讓自己去代替另外一個人,這樣不去欺騙安城軒?而且,她不知道沈靜初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就算別人都認爲她與沈靜初長得一模一樣,但是,她還是凌冰呀。

凌冰不假思索的回絕,男人反而也不生氣,只是走到一邊上,拿起一瓶香檳打開,自倒了一杯慢慢的品掌,他優雅的喝着香檳,似乎在等待着凌冰的答案。

“我不是沈靜初,安城軒不會相信的。”

“我說你是,你就是。”男人倒了一杯香檳,端着走了過來,將共中一杯沒有喝過的給她。

她端着香檳,輕輕的喝了一口,她現在需要這些東西來壯一下膽,雖然不知這個男人是誰。

但她沒有想象中的害怕,好象,她知道他除了讓她去做些事情之外,是不會去傷害她,如果她如約完成他想要做的,他是不是就會幫淩氏?

“我…我怎麼知道事成之後,你會不會真的幫淩氏?”她的命不要緊,她只是不想被人騙了。

她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將她騙倒的人,她一直以來,都被凌墨保護得太好,從來沒有接觸過外界的事情,導致了現在的她,很多事情她是不懂的。

“簽了之後,我自然會有按約去實行。”男人喝了一口香檳,卻盯着她發抖的小手。

她只是想拖一下時間,卻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在事先就開始將一切都設計好了,就等着她答應,然後把合約簽了後,她就不再是凌冰,而是沈靜初。

太可怕了,他居然像未卜先知一樣,好象什麼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中,一切都被他料中了一樣。

“沈靜初的資料?”她看到最後一頁的時候,心思卻被那些東西吸引住了。

沈靜初,18歲,上城人,沈氏集團的繼承人,安城軒的情人之一,曾與安城軒簽了三年情婦之約,身高,上城Q大學生,卻在數月前退學去了韓國,最後消失,不知所蹤…

對於沈靜初的所有資料上顯示,最讓她嚇着的就是沈靜初不是安城軒的女朋友,居然是安城軒的情人?

18歲的契約情婦?

“你讓我當安城軒的情婦?”她不可思議的拿着資料,最讓她嚇着的是沈靜初,18歲當了安城軒的情婦,只爲了救自己的家裏企業?

沈氏集團,她想到了陳曉和沈宏,那兩個人就是沈靜初的父母?

而她的下場,也並沒有比沈靜初好太多,她也是爲了淩氏,最終把自己賣了?

“可以讓我考慮考慮?”她猶豫了一下,她現在心是亂的。

她怎麼可以代替沈靜初,雖然她知道在安城軒的心中,沈靜初的位置顯然很重,而且,他一直在尋找着沈靜初的芳蹤,所以纔會認爲自己是沈靜初。

一路走來,她不會天真的認爲安城軒會一心幫她,幫她是因爲她長得與沈靜初很像相,就連沈靜初的父母都不曾懷疑過她是假的。

“好。”男人不假思考就答應了她,只是放下酒杯,大步的邁出去。

門開了,他沒有關門,她盯着那扇門,小跑出去,卻沒有看到男人的身影。

“好奢華啊。”她嘆了一聲,這裏真的像宮殿一樣,她真的沒有去過這麼豪華的地方,今天是大開眼界了。

再說了,她現在還是有點後悔,後悔自己答應他,早知道他這樣就放自己出來,她何必去答應他這事情?

男人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見,她不知他往哪走,也不知他怎麼會跑得這麼快,她只不過是遲他幾秒出來,反而連身影都看不到了。

這時,走廊處有腳步聲,轉身一看,有幾名穿着正式的服務員類似的人走了過來,他們臉上帶着一些很職業的微笑。

“請問這是哪裏?“她看到有人,終於鬆了口氣,連忙問道,她是害怕,真的害怕這裏只有她一個人。

有人就好,雖然不認識的,但是,至少可以看到人影,讓她知道這裏有人的存在,不是什麼荒無人煙的地方就行。

“我們是新來的。”所謂的服務員微笑的說着,似乎還有其他事情,也沒有理會她,幾個人往前繼續走着,然後往左拐去。

她不明白,新來的,難道也不知道這裏是哪裏?來工作,至少知道這是哪裏,然後在哪個地區吧?她捂頭着,靠在那裏往下看,應該只有三四層樓,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了地面。

“走,一定要走。”她說着,往樓梯處衝了下去,她決定了,不管如何,先離開再說。

剛纔那個戴着面具的人,看也不像是什麼好人,就算是壞人也未必會在大白天戴面具啊,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都不流行這個了。

她小跑了幾步,沒有遇上什麼人,這裏顯然來往的人不是特別多。她放慢了腳步,輕聲的走着,這時她的耳邊傳來腳聲,她回過頭,卻發現那個男人居然站在她的身後,有些陰沉地看了她半晌:“想去哪?”

沐雲軒目光淡然的走過去,快速的劃開它的肚皮。

Previous article

我心念一動,問:“標香到底是誰做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