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沐雲軒目光淡然的走過去,快速的劃開它的肚皮。

取出雙頭蛇魔獸的晶石。

是白色的,沐雲軒微微一笑,果然,這裏的玄氣是天地間最純的。

可惜!

被大祭司佔領了。

“你果然還是來了。”

突然,暗中走出一個人紅衣女子來。

手中執着黑色的銀杖。

沐雲軒看着她手中的銀杖,目光閃了閃。

那天刺殺他的老嫗,是希冀山的人。

紅玉女子長的很漂亮,頭頂的青絲高高地綰成漂亮髮髻,微風輕輕拂過她的髮梢,她那黑亮的長髮在空中輕輕飄舞,宛若萬條黑絲,像黑綢一般柔順光滑。

她那雙秋水一般明亮的眼睛,在看到沐雲軒時,卻隱含着一層水霧,眸底掠過一抹若有若無的冰冷之意。 “你是誰?”沐雲軒冰冷的聲音裏不帶一絲感情。

女子一聽,那一雙遠山般的黛眉,微微蹙起,眉目間似乎隱含着一絲淡淡的哀愁。

站在不遠處的沐雲軒立在原地,瞬間眯起了那雙藍色的眼眸看着女子。

此刻,洛瑤的目光深深看着他的眼睛。

難道他不記得她了嗎?

他雖然和以前不一樣了,但那雙藍色的眼眸,和熟悉的氣息,就是他。

“你不記得我了?我是洛瑤。”女子幽幽地問道。

眼角泛着淚光。

沐雲軒目光微微驚訝!

爲什麼,她如此傷心地落淚?

難道真如陌兒所說的,他忘記的是一筆感情債嗎?

洛瑤?

沐雲軒腦海裏搜索了一圈,沒有印象,一雙眼眸不由得變得犀利陰鷙。

他的感情裏,只有陌兒一個。

“不記得。”沐雲軒冷淡的回答。

洛瑤輕輕抹了抹頰邊的淚珠,驀然擡眸便撞上了沐雲軒那雙陰鶩犀利的藍眸,心裏微微一冷,不自然地沐雲軒的方向靠近了一步。

沐雲軒的身子卻往一旁走了幾步。

那雙藍色的眼眸裏有着明顯的拒絕之意。

洛瑤自然是感到了沐雲軒的抗拒,可她依然走過去。

然而,沐雲軒卻猛地回頭,那藍眸裏噬着嗜血的殺意。

洛瑤迎上了沐雲軒那滿含殺氣的眼神。

洛瑤打了一個寒顫,寒意透過四肢百骸傳進她的心裏。

“可我,還記得你呢?夢魘。”

夢魘?

鑒寶神眼 果然是,夢魘來過這裏?

洛瑤再次試着緩緩地走近沐雲軒。

“站住,否則別怪本座不客氣。”沐雲軒身上散發出一股強烈的冷意。

被沐雲軒周身散發出的強大氣勢所震懾,洛瑤瞬間停在了原地。

她的手死死地握緊了手中的黑杖。

可距離沐雲軒還有十步之遙的距離,在她的眼裏卻是隔着千山萬水。

“夢魘,你換了一具軀殼,可你還是你,你說過的,終有一天,你還會在回來的,我已經等了你一百多年了。”

“哦,本座說過這樣的話嗎?本座已經沒有了這裏的記憶,不記得你也是正常的。”

在時隔一百多之後,洛瑤在一次聽到了那熟悉的嗓音,依舊是那樣低沉,那樣冷然,那樣充滿魔力。

她泛着情意的眼眸望向沐雲軒,第一次,她開始正視他陌生的臉龐,依舊是那樣俊美,那樣霸氣十足。

她的心在一剎那間不停地顫動着,她能聽到自己心底的吶喊,她很想將自己的手交到他的掌中,讓她握一握自己的手。

然而,她不能,因爲他已經忘記她了。

是呀!

一百年的時間,足以改變很多事情,也足以忘記很多人。

看着他眼中的冷意,她自嘲地笑了,奮力地握攏自己的指尖。

“幾日前,你派人刺殺過本座?”

沐雲軒如火的怒焰在那深邃的藍眸深處竄動着,燃燒着,劍眉斜挑,想到她們是爲了殺陌兒而來,他憤恨地凝睇着洛瑤。

洛瑤明顯地感受到了沐雲軒的不悅和強烈的殺氣,無論她任何解釋,他都不會相信自己,一如當年那樣。

洛瑤此刻猶豫着,掙扎着,如秋水般的眼眸一瞬不瞬地凝視着沐雲軒。 “夢魘,我……沒有。”中間微微的停頓,出賣了她。

洛瑤的話讓沐雲軒靜默了片刻。

她知道,他不相信她。

她看到了他眼底的不信任。

洛瑤失落地揚起一抹苦澀的笑意,毫不在意地抹了抹自己臉頰上的眼淚。

她只是嫉妒,嫉妒那個被他百般呵護的女人而已。

當她踏入了瀛洲大陸以後,她的人就發現了他的蹤跡了。

可惜,他身邊早已有了攜手並肩的人了。

就是這短短的片刻讓沐雲軒耗盡了最後一絲耐心,他大步往前走去。

洛瑤側目觀察着沐雲軒的一舉一動,看着他要走。

她立刻上前擋住他。

“夢魘,你要去哪裏?”

“讓開!”沐雲軒冷聲道。

“夢魘,你既然回來了就回家吧。”

回家?

沐雲軒藍色的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看來這裏和他有很深的淵源。

還有那個黑袍男子,會不會也一路跟着他到這裏來呢?

那個黑袍男子對他們的行蹤瞭如指掌,應該不會放棄。

“本座讓你讓開!”沐雲軒的語氣越發的冷漠。

身上微微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氣息,阻擋了洛瑤的靠近,但是洛瑤還是受到了衝擊,向後倒退了數步。

“夢魘,爲什麼一定要對我這麼冷淡,我等了你那麼久,你說過,你會回來找我的,所以我一直等着你回來。”

他已經忘記了她,那麼,她也不想讓他記起過去。

她們可以重新開始!

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們都可以忘記。

沐雲軒性感的薄脣微微揚起,藍色的眼眸中的殺意更濃,薄情的聲音冰冷的響起:“再不讓開,就別怪本座不客氣。”

“夢魘,你的脾氣還是和一樣的不好,不過這些我都能容忍的。”洛瑤雙眸嫵媚的看着沐雲軒。

瞬息之間,沐雲軒移動的身影越過落霞。

他快速的往前走去。

寒靈洞,沐雲軒腦海裏搜索着寒靈洞的信息。

他只能斷斷續續的想起一些來。

洛瑤傷心的看着沐雲軒絕情離去的背影,大聲喊道:“夢魘,你要去寒靈洞嗎?那裏,早已經被毀了,是被你親手毀的。”

沐雲軒一聽,瞬間停下腳步。

他的身子,瞬間變得僵硬無比。

噬法者與龍劍士 寒靈洞被毀了,而且是被他親手毀掉的。

沐雲軒不可置信!

怎麼回事?

他怎麼會毀了寒靈洞,那陌兒和孩子怎麼辦?

看着他停下來的身影,洛瑤微微一笑,越發的嫵媚動人!

她緩緩走過去,“夢魘,你先隨我回去,這裏很危險的,希冀山這樣的地方,也只有你敢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來的。”

她是大祭司,而且是神級大祭司。

這希冀山的一舉一動,她都一清二楚。

剛剛看到他進了希冀山,她的心裏,是掩飾不住的激動。

“本座不會和你回去,明日本座會在次過來,你最好祈禱,你說的話都是真的,否則……”

“否則你殺了我嗎?夢魘,這樣的話,你以前也說過的。”洛瑤笑得一臉溫柔的看着他。

他喜歡用這句話警告別人。

他依然沒有變! “看來你挺了解本座的。”

洛瑤聽到他傳來的聲音時,美眸低垂,“呵呵!”洛瑤笑了笑。

緊接着又憂傷地道:“夢魘,這些年,我等你等得很痛,可是痛又如何?若想活命,若是要想見到你,便要承受萬般的痛苦。”

她的一雙美眸看着他,眼眸暗暗微眯,微微輕擡時,眼底那抹星光散發着一抹明亮:“因爲你說過,你總有一天會回來的,你還有一個脾氣,就是傷我之人,你必百倍奉還,這些都是你曾經對我的好。”

“所以,你若是騙了本座,本座會對你比百倍奉還。”

沐雲軒薄脣裏涼薄的吐出兩句話來。

這使得洛瑤忍不住的打了幾個寒顫,眼前這個陌生的夢魘,竟然讓她生起了一抹懼意。

見鬼!

她從來不怕他的。

他留在這裏的那段時間,只有她可以接近他,他也只和自己說話。

洛瑤一雙略帶懼意的眸子卻緊盯着他。

她在他的心裏,是不同的!

她也要堅強一些,不能被他冰冷的氣息嚇退。

她要爲自己爭取機會。

人非草木!

她一定會像以前一樣感動他的。

沐雲軒消失在原地。

洛瑤目光裏閃過一絲失望。

“哼!”她的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冷哼聲。

“你以爲,你可以介入他們夫妻之間嗎?他非常愛他的妻子,比你想象當中的要愛很多倍,你不相信本尊的話,到了最後,你只有死路一條。”

藉着月色看過去,卻發現,居然是那個黑袍男子。

洛瑤快速的轉身,看着黑袍男子,“你到底是誰?”

“本尊是誰你不用管,你不是想夢魘留在你的身邊嗎?那就殺了他,困住他的精元,他就可以一輩子的陪在你身邊的。”

洛瑤一聽,瞬間手腳冰涼,臉色傻白,略驚恐的看着黑袍男子。

“本祭師要的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要一個魂魄,有什麼用?”

“怎麼沒有?他可以留在你的身邊,這是唯一能讓他留在你身邊的辦法。”黑袍來着誘惑的聲音帶着幾分笑意。

“哼!”洛瑤冷冷地哼了一聲。

目光犀利的看向黑袍男子。

萬古第一狂神 “你這般藏頭露尾,讓本祭師怎麼相信你?不把你的目的說清楚,別想本祭師會幫助你。”

“本尊要的是他的妻子。”黑袍男子語氣中帶着幾分激動。

“他的妻子!那個女人,真的是他的妻子嗎?”洛瑤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黑袍男子。

他不相信,那個睥睨世間萬物的男子,真的會愛上一個女人。

在她的眼中,他永遠都是那樣的高高在上,那樣的不可一世。

在她的眼中,天底下沒有一個女子能配得上他。

所以她才心甘情願的等了一百年。

這一百年來,她一直沒有忘記,他說過的,他還會回到這裏來的。

黑袍男子凝視着她臉上的神情,又緩緩說道:“他是爲了他的妻子來取解咒石,至於他們爲什麼要來希冀山,這個本尊不清楚,你若是想得到夢魘,就必須和本尊合作,我們各取所需。” “他到這裏,自然是回來實現當年的承諾的,他承諾過,他一定會回來的,他真的回來了。”洛瑤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除了殺了他,將那個女人從他身邊帶走,其他的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

洛瑤知道他是盯上自己了。

“不過你可要想好了,進入這希冀山以後,這裏的時間便和外邊的不一樣了,在這裏一個月,外邊的世界半年,這裏的玄氣非常的充足,時間爲什麼會發生改變,這個我也不知道。”

重生棄妾:暴戾王爺天價妃 洛瑤紅脣輕啓,低沉的嗓音散發着警告,那雙犀利的眼眸裏充滿了寒意。

“哼!”黑袍男子冷冷一笑。

你當然不知道。

這裏可是天地之間玄氣最從純的地方。

“對於本尊來說,時間算什麼?本尊不死不滅,時間又何懼?”

洛瑤神情微微一怔!

殺我怎麼就名正言順了?我根本就不是東翼,非要說我是東翼殺了我,這簡直就是荒唐!但是,政治就是這麼荒唐,想要殺你,說你是什麼都可以。想要揍你,就說你有大規模殺傷性技能,是個隱患,照樣可以揍死你! 我看着這羣老傢伙,一個個的都信心滿滿的。我什麼都沒說,腳下的太極雙魚圖先漫了出去。接着,破天九式的力量,智力,速度,暴擊,穿刺,命中,攻擊加成,一股腦全加持上了。

Previous article

她不相信,若是事情真是凌墨一手所爲,爲什麼他還會出事,爲什麼凌宅還會出事,爲什麼還會有這麼多的爛灘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