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這人一多了,陽氣就會跟着旺盛,手地下的那些小鬼要怎麼辦?

“將軍,暫時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了,這裏也還也只是暫時休息一下,回頭小的定然會找到更合適的地方的。”

李不忘說的低三下四的,真的是已經把自己低到塵埃裏了。

這並不是李不忘心甘情願的,在這之前,李不忘有好多次就會可以離開將軍的身邊,這種時候,就算是真的逃跑了,將軍也不見得就能知道,畢竟當時的狀況也實在是太混亂了,死傷也是有的。

但是李不忘並沒有這麼做!

在李不忘看來,這個時候的確是機會,但是並不是離開這裏的機會!

自己要的一直都不是背叛,只不過,就是想衡量兩邊的狀況,讓自己可以很好的生存下去。

現在將軍正好是用得着自己的時候了,這要是就這麼走了,回頭將軍這裏肯定還會出現一個自己這樣的,到那個時候,自己就被這個傢伙徹底的代替了,也就真的沒自己什麼事兒了。

自己之前做的那些努力啊,也就全都徹底報廢了,所以,這是萬萬不可以的!

既然自己之前都費了那麼多的力氣了,也沒理由就此放棄了!

所以李不忘選擇留下,在現在的這種狀況之下,還要堅持留在將軍的身邊,這會讓將軍另眼相待的。

也就只有這樣,纔可以繼續獲得將軍的信任,可以做好將軍的身邊的好幫手。

所以李不忘寧可低三下四的,也要做好了,回頭,自己也好有機會翻身。

李不忘心裏是想着這些,但是他忘記估算了一個事兒,就是三叔!

之前將軍爲了控制三叔幫自己做事兒,在三叔的魂魄裏面,也放了一些東西進去,這樣一來,將軍就可以很好的控制三叔了,三叔也就可以更好的爲將軍辦事兒了。

所以,這邊將軍剛剛安全了,就開始查探周瑩瑩和三叔的位置,還有他們現在的狀況,畢竟他們兩個都是放在外面的棋子,總是要了解一下的。

在感應周瑩瑩的時候,將軍發現周瑩瑩的狀況很不好,各種感應都相當的弱,就像是周瑩瑩快要一命嗚呼了一樣。

這讓將軍多少有些糾結。

要是周瑩瑩好好的,那也還算是不錯的,可要是周瑩瑩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自己這顆棋子,豈不是就要報廢了?

將軍心裏覺得可惜了,但是也並沒有真的放棄周瑩瑩,只是轉而感應了一下三叔,想看看這個三叔現在是什麼狀況,他有沒有被張昊天他們給抓住。

這要是真的被抓住了,好些個事兒啊,也就真的是要不好辦了。

只是,感應的時候,將軍感覺到三叔的位置距離自己越來越遠,反倒是距離那邊的郊區越來越靠近了。

這是什麼情況?是三叔自己逃跑了呢,還是張昊天要帶着他去什麼地方?

將軍不是很明白,十分的疑惑,但是也知道,現在不是要問話的時候,於是將軍小心的控制着三叔,也好看看張昊天他們會把三叔帶到什麼地方去,想要做什麼。

這會兒還是張昊天開這車,按照那隻厲鬼的指引,朝着郊外的方向開車。

只是,這越是往前開,張昊天越是覺得墨衣不對勁兒。

剛出門的時候,墨衣的臉上是沒什麼表情的,或者可以說,是一貫的那種嚴肅的,誰也猜測不明白的表情。

但是隨着車子往前開,墨衣的表情就開始發生了變化了。

一開始是凝重,之後眉頭都擰了起來,越來越嚴肅,嚴肅到張昊天甚至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要去一個比較複雜的地方,並且還是那種相當危險的地方。

本來張昊天想開口問問墨衣的,但是這個傢伙,現在就光顧着嚴肅了,根本就沒有要搭理張昊天的意思。

張昊天幾次想問,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就是墨衣根本連開口給他問的機會都不給。

那隻厲鬼的狀況跟墨衣也差不太多了。

一開始說話的時候相對還比較輕鬆,但是越往前,那隻厲鬼越緊張,說的話也就越來越少。

這點張昊天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那個地方給這隻厲鬼造成的心理陰影比較嚴重,要是換了是自己,沒什麼大事兒,也肯定不會去那種地方的。

原本以爲這些不會對自己造成什麼影響的,但是很快的,張昊天發現自己也開始跟着緊張了。

爲了緩和一下這種緊張的氣氛,張昊天順手擰開了車上的廣播,想聽聽廣播裏面說。

車子繼續沿着高速公里往前開,車上也多了輕鬆的音樂,整個車裏的氣氛,也開始漸漸的緩和了下來。

但是沒多大一會兒,張昊天發現前面遠遠的出現了一些白色的東西。

那些東西就像是一顆巨大的棉花糖,默默的矗立在那裏。

開始的時候張昊天也沒在意,這裏已經算是山裏了,偶爾出現霧氣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不多會兒,張昊天就開始發現不對勁兒了。

第一個問題就是車上的廣播開始信號不穩定了,剛纔還是好聽的流行歌曲,這會兒已經變得絲絲拉拉的噪音了。

張昊天伸手把廣播的聲音調低,但是到這個時候,張昊天也還是沒想太多,這裏既然是山裏了,信號不好也都是很正常的。

眼看着車子就要開進那一團“棉花糖”裏面了,剛纔還絲絲拉拉的廣播裏,開始出現了一個女人悠揚的聲音。

只是,這個歌聲並不是那種現代人熟悉的流行歌曲,反倒是比較像是古代的那些歌曲,小調一樣。

張昊天心裏吐槽,這東西難聽算不上,但是也真的是欣賞不來,也不知道現在的電臺怎麼想的,竟然會播放這樣的歌曲。

不過,這似乎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人家電臺的自由,自己要是不想聽,等會兒信號好起來了,再換其他的頻道也就是了。

眼看着車子慢慢的沒入到那片白花花的東西里面,前面的路徹底看不到了。

就連車窗玻璃上也都是白色的一片,這讓張昊天忽然覺得,自己不是開進了霧氣裏面,這是開進了一桶牛奶裏面啊!

但是這裏是高速公路,張昊天心裏明白,現在這種時候自己是不可以停下來的,如果自己無緣無故的停車了,後面的車上來,就容易發生事故。

但是前面看的也太不清楚了,張昊天只能慢慢的朝着前面開,心裏也默默的祈禱着,希望這個霧氣可以趕緊散了,不要持續的時間太長了,不然,自己要怎麼離開這裏?

然而,越是想盡快的離開這裏,這地方也還就越是不好離開!

張昊天心裏着急,但是也沒辦法。

就在這個時候,剛纔還在廣播裏的那個聲音,開始出現在車窗外面,這讓張昊天心裏咯噔了一聲。

這是什麼情況?是自己聽錯了呢,還是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了?

張昊天心裏疑惑,就子張昊天不知道怎麼個情況的時候,他那邊的車窗玻璃上,猛的出現了一隻纖細的手!

這隻手啪的一聲,就直接拍打在了車窗上面,並且那僅僅只有一隻手,手腕以上的地方,全都是空蕩蕩的。

如果換做是其他人,這會兒肯定已經嚇個半死了,好在張昊天也是見慣了的,並沒有覺得多麼的嚇人。

只是,這地方真的是霧氣嗎?會不會就是這隻女鬼鬧騰出來的東西?

張昊天見慣不怪,根本就沒把這隻手放在眼裏。

那隻手的主人似乎也察覺到了這個問題,大概是覺得自己沒什麼面子,這好歹也是一隻厲鬼啊,這都出來嚇唬人了,你好歹給個面子,害怕一下啊!

爲了讓張昊天能稍微害怕一點,那隻手並沒有是直接離開,而是順着車窗玻璃,一點點的朝着前面擋風玻璃上面磨蹭,路過的時候,那個吱呀的聲音,聽的張昊天恨不得直接把那隻手丟出去了。

眼看着那隻手到了擋風玻璃上,又是突然,一張女鬼陰森森,滿臉鮮血的出現在了張昊天的面前。

要換做是其他的時候,張昊天也不見得會害怕,只是,這出現的也太突然了,讓張昊天心裏一顫。

好在墨衣一揮手,就這麼直接趕走了那隻女鬼,也好讓張昊天能繼續開車。

張昊天驚魂未定,大口大口的呼吸,“嚇死我了,這是什麼鬼?”

“就是這附近的厲鬼,死了多年,不肯投胎,準備找替身,但是看着這個樣子,怕是已經找了不少替身了。”

墨衣冷笑着。

這種厲鬼總是打着找替身的旗號,反覆的害人,現在竟然找到張昊天腦袋上了,看來,是真的不怕死呢!

墨衣心裏盤算着,要是這隻厲鬼就這麼離開了,那自己也就放過她了,但是要是還是沒完沒了的來找麻煩,那可就別怪自己不好招惹了!

心裏是這麼想的,墨衣手上已經開始準備了,想着下一次這隻女鬼要是還敢來找麻煩,就直接給她個痛快算了。

然而,那隻女鬼在消失了之後,好半天也沒再出現過,這讓墨衣還有張昊天,開始漸漸的放鬆下來。

眼看着前面還是白茫茫的一片,張昊天有些着急了,“這什麼時候才能開出去啊!”

要是一直在這個裏面,這就不用指望到達目的地了。

想到周瑩瑩還在受罪的樣子,張昊天心裏說不上來的難受,恨不得插上翅膀從這裏飛出去了。

然而,這地方也真的是太邪門兒了,剛纔那隻女鬼不見了,很快的又出現了不知道多少隻女鬼了,光看擋風玻璃上的那些纖細的手,就已經算不清楚了。

張昊天心裏煩躁,但是現在他正在開車,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解決前面的那些女鬼。

但是墨衣這會兒不用開車啊!並且,這會兒墨衣也已經沒什麼耐心了。

“真是沒完沒了啊!給你們機會你們不要,現在,就等着吃我的罰酒吧!”

墨衣說着,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前面的擋風玻璃上。

這一下,剛纔上面的那些密密麻麻的,看的都讓人頭皮發麻的手掌全都被震的老遠。

然而,幾乎沒怎麼等,那些手掌就再次全都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就像是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

並且,還不僅僅只是這樣,剛纔的手掌也就僅僅只是佔據了車的擋風玻璃,但是這回兒,那些手掌開始源源不斷的出現,四面八方的出現,直接就把這輛車全都給包裹住了。

墨衣氣壞了,“你們這些傢伙,還沒完沒了了!”剛纔就已經給他們面子了,現在還來,這明顯就是在跟自己挑釁了!

所以,這一次自己也不用再給他們留什麼面子了。

墨衣再次醞釀了一下,這一次,墨衣直接就拍在了他旁邊的車窗上面。

還像是剛纔一樣,那些手掌全都被拍出去老遠,真的就像是要徹底消失了一樣。

然而,很快的,那些手掌再次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並且,每拍出去一次,周圍的手掌就會多一些。

“這是怎麼回事?”張昊天不理解了。

如果說這裏有很厲害的厲鬼,那墨衣都親自出手了,爲什麼還不能把他趕走?

並且看着這個意思,這隻厲鬼還有要繼續較勁兒的意思,這是要跟墨衣……

張昊天不敢繼續想下去,這都敢跟墨衣研究這些事兒了,看來,這隻鬼也真的是很厲害呢!

低頭無意中看了一眼車輛的儀表盤,張昊天心裏再次咯噔了一聲。

之前在進入到這片地方的時候,張昊天是無意中看了一眼儀表盤上的數字,大概記得這輛車行駛了多少公里。

實際上,這個事兒平日裏張昊天也是偶爾會看看的,大概的數字也是記得清清楚楚的。

現在看着這個數字,根本就沒有任何變化啊!

這彷彿就是剛纔進來的時候那個數字啊!

但是這事兒是不可能的,車子一直都是在啓動的狀態,也一直是朝着前面開的,怎麼可能一點公里數都不加呢?

張昊天心裏詫異,但是也沒吭聲,只想着這大概是錯覺,說許一會兒就會改變了也說不定,不要緊張,更不能慌張。

墨衣也還在不斷的應對那些莫名其妙的手。

車後面的那隻厲鬼,這會兒已經有些坐不住了。

“這裏實在是太危險了,咱們還是趕緊想辦法離開這裏吧。”

“爲什麼?不是還沒到地方嗎?”張昊天不明白了,這都還沒到地方呢,爲什麼要回去?

還有,就算是到了地方,也不能回去了,這本來就是來找這個地方的,這回去了,算是怎麼回事兒?

“已經到了。”那隻厲鬼顫巍巍的說着,說完還擔心他們不明白,趕緊又補充了一句,“我當時就發現了這個問題,那時候我是路過的,遇到了好多的手掌,還越來越多。”

那隻厲鬼說的心有餘悸似的。

張昊天和墨衣全都一愣。

本來還以爲那應該是個半山腰,或者乾脆就是山頂上,然後一個什麼地方,越往裏越是危險。

可現在,這就明晃晃的在公路上面啊!

張昊天忽然明白爲什麼自己的這輛車上的儀表盤沒有任何的變化了,或許,現在已經是在那種厲鬼的地方了,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只是,現在的問題並不是要如何離開這裏,是在這樣的路上,又怎麼能找到那朵花呢?

這要是找不到那朵花,那來這裏又有什麼意思呢?

來這裏原本的目的就是尋找那朵花回去救周瑩瑩的,要是連花兒都找不到,那周瑩瑩又能怎麼辦?

張昊天腦袋裏還都是周瑩瑩難受的樣子,心裏也越來越糾結了。

“現在怎麼辦?”張昊天轉身看着墨衣,想要知道現在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能在這裏儘快的尋找到那朵花。

本來來這裏的目的就是要找到那朵花的,還有,周瑩瑩那邊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要是已經醒過來了,那就肯定會再次難受的。

這邊能早一秒鐘找到那朵花,周瑩瑩就能早一秒鐘擺脫那種痛苦。

然而,現在外面的這種狀況,墨衣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

算下來,這裏唯一有“經驗”的,也就是後面坐着的那隻厲鬼了。

墨衣剛纔還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轉身看了一眼,瞬間出現在了後座上面。

“你詳細說一下,當初你來這裏是什麼狀況。”在墨衣看來,只有踩着之前的經驗,才能很好的往前走。

“我,我,我上次的狀況,跟這次完全不一樣啊!”那隻厲鬼也糾結了。

上次來這附近的時候,這裏還沒有公路,這裏僅僅只是一個很偏僻的地方,當時這裏的狀況真的跟現在完全不一樣了。

這兩次,這根本就沒什麼可比性啊!

還有,雖然上次自己也遇到了那些手掌,但是並沒有這次的這麼多。

厲鬼支支吾吾的好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這讓原本就已經開始着急的張昊天變得更加着急了。

“現在到底應該怎麼辦?”張昊天有一次焦急的問着。

然而,這話真的也沒誰能回答他了,因爲誰也不知道。

“這個,要不咱們下去看看吧。”墨衣弱弱的問着。

既然這地方已經是那些厲鬼的地盤了,留在車裏也沒什麼意思了,乾脆,直接出去看看就是了。

要是能儘快的找到那朵花兒,肯定也是相當不錯的。

實際上,張昊天也是這麼覺得的,尤其是這會兒,車子雖然看着是在移動,但是實際上,根本也就沒有移動過。

所以,現在這個時候,還不如趕緊下去尋找了,留在車裏也沒什麼太大的意思。

但是張昊天並沒有立刻下車,而是把車好好的停在了旁邊,想着一會兒就算是再次回到現實世界裏面,自己的車也至少是靠邊的,不至於突然出現在車道中間,再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就不好了。

這邊車子剛一停下,車窗外面那隻女鬼的歌聲就又一次開始了,咿咿呀呀的,彷彿能想象的出來,有一個穿着戲服的女子,在這些全白的迷霧當中,不斷的跳出各種花樣兒。

張昊天打開車門,但是並沒有着急下車,而是坐在車裏,左右的朝着外面張望,想知道外面現在是什麼狀況。

然而,牛奶似的迷霧當中,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張昊天聽着那個咿咿呀呀的歌聲,簡單的判斷了一下方向,張昊天決定朝着那邊的方向試試看。

既然那隻女鬼在那邊了,想找到那朵花兒,直接去找那隻女鬼也就是了!

張昊天心裏默默的想着這些,順勢直接跳下了車。 第207章向我道歉,我不是孤兒

徐美慧進入姜桐兒的房間,緩緩抱住了她。

「我可憐的女兒,為什麼你的命這麼苦。」

「媽,三天後的記者會安排好了嗎?」

姜桐兒聲音沙啞的問道。

「嗯,全部都說好了,等我們重新奪回姜氏娛樂,媽媽就送你去國外留學,待幾年再回國,大家也就都忘記你當年的事情了。」

馬夏風激動地雙手狠狠地揉搓在一起,看着那些摩拳擦掌獰笑的壯漢,這分明……就是要準備摩擦了啊!

Previous article

“師公,這裏不是用修爲上不來的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