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馬夏風激動地雙手狠狠地揉搓在一起,看着那些摩拳擦掌獰笑的壯漢,這分明……就是要準備摩擦了啊!

他緊張的低聲對白小鳳說:“師,師父,今天這比裝大發了,要犯衆怒了,咱們先跑吧?”

“跑什麼跑?”白小鳳翻了個白眼,摸着鼻子笑了笑:“他們分不清天才和凡人的差距,等着被打臉吧!”

“……”馬夏風。

師父,你確定要這麼皮的嗎?

然而。

就在這時。

一道驚呼聲陡然從考場內傳來。

“臥槽!”

剎那間,所有人猛地激靈了一下,循聲看去。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看向考場內,彷彿早有所料一般。

發出聲音的是那個工作人員。

此時,那工作人員目瞪口呆地盯着電腦屏幕,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什麼情況?”

馬夏風最先反應過來,一個箭步衝進考場,一看電腦屏幕。

“臥槽!”

聽到這話,在場所有人全都呆住了。

下一秒,人羣顧不得規矩,一擁而上衝進了考場,圍在了考官的電腦前。

然後。

“臥槽!”

“臥槽!”

“臥槽!”

……

一聲聲驚罵聲此起彼伏,宛若潮浪一般。

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師父,一百分,你,你到底怎麼做到的?”馬夏風擠出人羣,激動地滿臉漲紅。

白小鳳一臉淡然地揉了揉鼻子:“對本天才來說,容易的不要不要的。”

話音剛落,所有人全都轉過身,盡皆是不敢相信地看着白小鳳。

一分鐘看書,十分鐘做題。

還特麼得了個滿分?!

這傢伙,妖孽吧?

然而。

就在這時,白小鳳嘴角忽然勾勒起一抹笑意:“咳咳……那個考官,你們這個題卷有問題的,剛纔我做的那版試題裏,第三道和第八道題,和理論書第十八頁、第三十二頁的知識點有些許錯誤,是錯誤!”

轟隆!

所有人同時身體一顫,如遭雷擊。

有些人更是嘴巴張成了一個大大的“o”字形。

這一刻,就連在參加校測考試的人也全都停了下來。

而負責的考官和工作人員,更是滿臉驚悚地看着白小鳳。

“不可能!這題庫是我們經過好多次校對的,不可能出錯,你,你更不可能把整本理論書都一字不差背下來的。”負責的考官顫抖着忙對一個工作人員喊道:“拿,拿理論書過來。”

他想用實際行動來滅掉白小鳳這個說法,不然自家的題庫有問題,傳開了,簡直是啪啪抽自家駕校的臉啊!

一個工作人員忙拿着理論書遞給考官,然後考官就慌忙地按照白小鳳說的翻閱了起來。

僅僅幾秒鐘,這個考官虎軀一震,猛然擡頭看着白小鳳,宛若見鬼了似的。

“真,真的出錯了!”

靜。

所有人全都懵了。

看白小鳳的眼神別提多驚悚了。

這傢伙,太妖孽了吧?

一想到剛纔他們嘲諷白小鳳的話,登時所有人臉色都躁紅起來,全都原地凌亂了。

好侮辱人啊。

這傢伙說三歲孩子都能做。

我們這幫老爺們老姐姐還全都吭哧吭哧的背書擔心考不過呢。

一羣人就被這傢伙赤果果的碾壓了,好尷尬啊,該咋辦?在線等! 「甄家?那不是你正在說親的那戶人家嗎?」旁邊的青年說道:「湯兄,與這樣的人做連襟,怕是有些麻煩哦!」

「可不是。如此傷風敗俗,實在不雅。與這樣的人做連襟,免不了要打交道。」另一人說道:「我看這門親事還應該好好考慮。」

湯姓公子淡淡地說道:「他是他,甄家是甄家。這沒有什麼聯繫。要是因為這樣一個人退親,讓甄家姑娘如何自處?」

「最近我聽說了一些閑言閑語。那甄家二姑娘回了娘家,滿身傷痕。現在甄家正在找那家的麻煩。瞧這個樣子,他根本不知悔改。甄家二姑娘總不可能和他和離。」

四周的人議論紛紛。談起甄家的事情,眾人都在唏噓甄家二姑娘不容易。可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覺得甄家二姑娘應該離開。

沒過多久,從外面傳來驚呼聲。

眾人聽見聲音來到窗前。只見剛才那個醉醺醺的無賴正在當街調戲女子。那女子嚇得尖叫。頓時馬上有一大群家僕對著那醉鬼暴打。

「那是童家的夫人吧?」有人認出被調戲的少婦,頓時咋舌。「那小子是活膩了嗎?連童家的夫人都敢調戲。」

甄家。甄雪蓮和甄青雨正在打絡子。突然婢女走進來,對著甄青雨欲言又止。

甄青雨見她的樣子,淡淡地說道:「現在還有什麼不能說的?發生了什麼事情?」

婢女小心翼翼地看著甄青雨的反應:「姑爺當街調戲童府夫人,被京兆尹府的官差抓起來了。」

「童府的夫人?」甄雪蓮抬頭看過來。「哪個夫人?是不是童三老爺新娶的夫人?」

「應該是。據說那位夫人長得極美。 至尊狂妻:全能馴獸師 童府三夫人就是京城有名的美人。」婢女想了想,說道。

「那他這次要倒霉了。誰不知道三老爺把那位夫人當作命根子似的。惹誰都可以,就是不能惹他的夫人。看來這傢伙真的是活膩了。」甄雪蓮興災樂禍。

甄青雨若有所思:「還記得雪瑜說過的話嗎?」

「她說什麼了?你們在那裡說悄悄話,我和玉兒一句都沒有聽著。」甄雪蓮埋怨。「不過我也忙著吃烤肉,沒空聽你們說話。」

甄青雨沒好氣地看她一眼:「只知道吃。哪天你會為了吃的把自己賣了。」

說完,她站起來。

「你去哪裡?絡子還沒有打完呢!」甄雪蓮見狀,喊道。

「我還有點事情,改天再和你打吧!你繼續吃你的東西。」甄青雨說道。

「你一走,我一個人好無聊的。」甄雪蓮輕嘆。「算了,你們都是大忙人。我只有自己玩了。」

「你還有空玩?蓋頭綉好了嗎?繡鞋綉了嗎?喜被……」

甄青雨還沒有說完,甄雪蓮一幅求饒的樣子。

「你呀,老實綉嫁妝吧!」

甄雪蓮委屈巴巴地看著幾個丫環:「必須我自己綉嗎?我的綉工你們也是知道的。要是真的讓我綉,湯家會退親的吧?」

「沒關係的,小姐。等湯家公子看見你的綉工,你應該已經拜完堂了。那時候他也不會再退親。」婢女微笑地說著殘忍的話。

「你們都變壞了。」甄雪蓮說道:「你們都不是最疼我的人了。」

蘇家姐妹在家裡輕鬆逍遙。可是對甄青雨的事情,她們也沒有徹底的不管。在打聽到甄青雨的那個無能夫君被抓起來時,姐妹兩人都高興不已。

「既然進了京兆府,就應該給他送點大禮。」蘇雪瑜說道:「你說讓他一直被關在裡面怎麼樣?」

「那家雖只是小官,但是畢竟還是有點門道的。要是關久了,他們也會找人把他弄出來的。」蘇慕玉說道:「不過,可以利用這件事情逼他們和離。可惜大哥不在。要是大哥在的話,整這種人根本就不用他的腦子,他用腳指頭就能處理這樣的渣碎。」

「你把大哥誇得像天上的神仙。大哥又聽不見。你拍的馬屁沒用。」蘇雪瑜說完,嘆道:「不過他的確很有辦法。」

京兆府。一道纖細的身影走了進去。那人戴著帷帽,讓人看不清她的樣子。

「這位姑娘,你是報案還是……」官差攔住了她。

「聽說有人當街調戲童夫人。」那人從懷裡掏出一包銀子。「對於這種臭蟲,各位大哥可得好好的照顧一下才是。」

「這是當然。」官差見到這麼大包銀子,高興不已。「姑娘放心,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這樣的臭蟲,我們兄弟一定好好照顧。」

「那就多謝各位大哥了。」那女子說完,轉身走出去。

突然,一個孩子從她的身側跑過去。

那孩子撞了她一下,她身子一晃,帷帽就這樣掉了下來。

她連忙扶好帷帽,看了看四周,匆匆離開。

「女人狠起來,男人真是比不上。」兩個青年從街上走過去。「看見那女子的樣子了嗎?那就是甄家二姑娘。你還敢娶甄三小姐?」

旁邊的青年淡道:「有何不敢?她受辱於他,想要報復,這沒什麼奇怪。」

「你就不怕甄三小姐跟她姐一樣心狠手辣?」

「她不是。」湯公子嘴角上揚。「你以後就知道了。」

「有問題。你是不是見過那位甄三小姐?」

甄家的事情還鬧得沸沸揚揚。湯家帶著聘禮上門求娶甄三小姐的事情又傳出來。

那些正在觀望的人都很驚訝。畢竟甄家的事情鬧成這樣,許多人都想避嫌。這湯家倒是沒有嫌棄甄家的名聲。

甄家眾人對湯家更是讚不絕口。這門親事就這樣直接定下來。連成親的日子都定好了,就定在下個月。

一般來說成親的日子不會定這麼緊。可是湯家急著抱孫子,便沒有讓甄家再拖個一年半載。

在湯甄兩家籌備婚禮的時候,京兆府那裡又鬧出大事了。只見十幾個懷孕的婦人挺著肚子去找京兆府,說是為她們作主。她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甄府二姑爺的。

偏那些女子都是青樓女子,個個身世不潔。京兆府直接把她們送到了男方家裡。借著這個力,甄家去找湯家要和離書了。 皇帝坐在龍案前,看著手裡的摺子,笑了笑。

旁邊的老太監說道:「皇上今日大悅,難道是遇見有趣的事情了?」

「這摺子上寫了甄府二姑爺的事情。」皇帝說道:「你知道他們的和離有多少人推波助瀾嗎?」

老太監搖搖頭,表示不明白。

「湯家,蘇家,甄家,連鏡國公都摻合進來了。哦,對了,還有蔣家。」皇帝放下摺子。「這甄家的姑娘還真是魅力不凡啊!」

「那皇上的意思是……」老太監說道:「這甄府二姑娘實在可憐。皇上也有憐香惜玉之心。莫不是也想推一推?」

「老東西,知道得太多了。」皇帝沒好氣地說完,拿起旁邊的空白黃帛,落下兩個字:聖旨。

聖旨下。甄家二姑娘的面子便大了。此時誰也不敢說蘇侯不在京,蘇家就任人捏扁。誰都看得出來這是皇上給蘇家面子呢!

甄家只是商家。就算在商業上有貢獻,也沒到讓皇帝另眼相看的地步。說到底還是蘇家這個姻親在皇帝那裡有重量,才會有這樣的殊榮。而男方那邊僵持了那麼久,原以為甄家鬧幾下,得了點便宜,此事便過了。不曾想,這件事情連皇帝都驚動了。

和離了。

甄青雨帶著嫁妝回了甄家。

不僅如此,甄府的二老爺還得了個官職。雖說只是從五品,但是也算是正式邁進官場。

從商道轉到官道,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要是還看不出皇帝的意思,那京城的百姓也太傻了。

「說起來甄家這次還真是因禍得福。甄二姑娘就算退親了,以皇上的態度,也沒人能說甄家的不是。」

「要我說,甄家二姑娘是皇上御賜的和離。這個時候要是有人迎娶她,那不是得了皇上的賞識嗎?我瞧著上門提親的人不少呢!」

「女人從來就不缺。只要得了賞識,納幾房美室在後院里,嫡妻是不是殘花敗柳有什麼關係?」

漫威中的奶媽 經過的人說著這件事情,沒有留意經過的那輛馬車正巧就是甄府的馬車。

「姐,你別把那些人的話放在心上。他們就是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甄雪蓮擔憂地看著旁邊的甄青雨。

甄青雨淡淡地笑了笑:「我看上去像是那麼傻的人嗎?他們是我的什麼人?要是隨便誰說幾句話我都生氣的話,只怕早就氣死了。」

「你不生氣就好。」甄雪蓮說道:「我們和玉兒她們約好了一起去拜佛的。那佛寺最後來了一位素齋做得極好的師傅,今天我們有口福了。」

「你這個饞貓。馬上就要嫁人了。怎麼還是這樣饞?」甄青雨說道:「只有一個月。湯家真是心急。也不知道你的運氣怎麼樣。」

「經歷你這樣的事情,我哪敢對未來的丈夫抱有什麼幻想?只求他不打我,不餓著我,其他的便隨意吧!」甄雪蓮輕嘆。「不過你的事情已經讓那家人吃虧了。湯家要是夠聰明,應該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我想我應該還不至於太慘。」

「你的意思是說姐姐很慘了?」甄青雨睨她一眼。「真是沒大沒小。」

甄雪蓮吐吐舌頭:「我也沒有這個意思嘛!姐姐你誤會了。現在上門求親的人都快要排到東城去了,多少人想要娶你?等祖母和祖父給你挑個如意郎君,氣死那個不懂得珍惜你的混蛋。」

「他們想求的不是我,而是皇上的關注。換句話說,他們想與蘇家沾親帶故。這樣他們的前程也能更順暢一些。」甄青雨說道。

蘇家姐妹與甄家姐妹約好了在城門口集合。甄家姐妹抵達的時候,蘇家姐妹已經到了。

四位如花似玉的女子出現在城門口,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有輕佻者朝他們吹口哨。旁邊的人馬上提醒對方:「不要命了?」

「怎麼了?」那人不明所以。「幾位姑娘長得俏,還不讓我欣賞一下?」

「那也要看是哪家的姑娘。這可是蘇家和甄家的姑娘。你還敢這樣輕浮。我看你是不想考功名了吧?」

「他們就是蘇家和甄家的姑娘。那可惹不得。快走快走。」

幾位姑娘聽著議論聲。蘇慕玉說道:「這些人想什麼呢?我們有這麼可怕嗎?看見我們就像看見母夜叉似的。」

「現在京城裡流傳著一些謠言。說什麼要想發達就要娶蘇家女,再不濟也娶個甄家女。說不定還能一步登天,得到皇上的賞識。要是想人頭落地,也要娶蘇家女或者甄家女。把人娶回家好好打一頓,皇帝一怒,輕則流配發放,重則抄家滅族。」蘇雪瑜說道。「我還第一次發現蘇家女名聲這麼響。就是不知道蔣家有沒有聽見這些話。要是聽見了的話,我也能省些麻煩。」

「蔣家不比別家。以前蘇家全盛時期,蔣家也能與蘇家正面敵對。更別說現在蘇家也沒個主事的人。蔣家哪裡把蘇家放在眼裡?」

「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宮?」甄青雨問蘇慕玉。

蘇慕玉想了想,看向甄雪蓮:「雪蓮的婚期都定了。當然是等她成親之後。總不可能連好姐妹的婚宴也不吃就走了吧!我還想著省點銀子給她添個妝。給別人添妝無非就是簪子鐲子,給她添妝嘛,至多就是新鮮的水果,剛出鍋的燒餅之類的,花不了幾個錢。」

「你這是故意氣我吧?」甄雪蓮撲過去掐著蘇慕玉的臉頰。「我看你還是早些回宮。什麼時候當個娘娘的,我也能狐假虎威。」

「胡說什麼?」蘇慕玉惱羞成怒。「你這是在咒我啊!不行,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蘇雪瑜和甄青雨朝旁邊避了避。兩人都是一幅無可奈何的神色。

「這兩人什麼時候才能長得大?」

「難得放鬆一下,讓她們鬧吧!再過幾年,怕是也鬧不起來了。我大姐那裡雖然日子輕鬆,但是整天不是丈夫就是孩子,連門都出不了。她們還能做幾天孩子,那也是很難得的。」 考場內外,一下子靜可聆針。

所有人看白小鳳的眼神,就跟見鬼了似的。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然後對一個工作人員喊道:“那個啥,我現在能去參加科目一考試了不?”

他可沒心思在考駕照上瞎耗,能用最快的速度考完當然最好。

畢竟,還有一大堆極品妹紙等着本大爺拉去兜風呢。

那個之前給他借理論書的工作人員回過神,說:“抱歉,今天只是校測,正式科目一考試得等到週五才行。”

這裡站著的人並不多,一些是在他們前面從五圖城趕來的,還有旁邊一些人是從其他城市選出來的!

Previous article

畢竟這人一多了,陽氣就會跟着旺盛,手地下的那些小鬼要怎麼辦?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