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裡站著的人並不多,一些是在他們前面從五圖城趕來的,還有旁邊一些人是從其他城市選出來的!

「三長老,這一次你們可是選的人不多啊!」左邊走來一位老者,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看著站在墨九狸等人面前的,神醫門三長老說道。

「五長老看起來這一次的收穫不錯吧!」三長老司馬錦銘笑著道。

「呵呵,哪裡哪裡,不過是還好罷了!」老者得意的說道。

「呵呵,我們就先走了,五長老稍後再見了!」三長老不自然的笑了笑道。

「大家跟我來……」三長老回頭說道。

墨九狸等人跟在神醫門眾人的身後,一路走進森林,沒走出多遠,就看到幾個神醫門服飾的弟子,等候在那裡,周圍還扎著許多的帳篷…… 原來,李鳳在一個月前接到了一個神祕男子的電話,她不知道這個人是怎麼知道她的電話號碼的,聽聲音,這名男子大約三十多歲,聲音裏透露着陰沉,男子在電話中說她對李鳳的情況非常熟悉,連她左大腿內側有個胎記他都說得一清二楚,讓李鳳跟她見個面,否則的話,他會讓她幸福的家轉瞬間家破人亡,不準李鳳告訴任何人,只要走露任何風聲,他都會叫她吃不了兜着走的。

李鳳大學畢業後便跟江成結婚了,一直生活在福窩中的她,非常單純,對一切世事都懷抱着美好的願望,連新聞裏的一些負面報導她都覺得不可思議,覺得不可能,從來沒想過不好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未經世事幼稚單純的李鳳沒對任何人說起這件事,按照這名神祕男子約定的時間和地點隻身前往赴約。

地點是在爛尾三年多的水木廣場,水木廣場一直是p市的一道瘡疤。因三年前開發商資金鍊斷裂等原因爛尾至今,水木廣場何時能盤活並儘早融入p市商圈,一直引人關注。

水木廣場一共39層高143米,佔地面積4358平方米,建築面積63928平方米。水木廣場開發商爲p市金鑫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該公司於2009年8月2日由p市建築置業公司經營水木廣場的開發、建設銷售、出租管理等,投資總額爲萬美元,註冊資本826.14萬美元。卻因爲公司老總大量非法集資後卷鉅額財富逃之夭夭而成爲爛尾樓。此地處於p市北郊荒野之地,平時,很少有人光顧這裏。

李鳳剛走到一樓入口處,便被一黑衣男子一把拉進了一個黑暗的房間裏。黑衣男子陰森地說,“你的一切情況我都瞭解。甚至比江成更瞭解你,我不會傷害你的性命,我曾經也是一個家財鉅富的人,但現在落難,需要一筆資金週轉,下個星期一。你給我帶來20萬現金,對你這個家庭來說,這只是個小數目,我不多要,這也是在你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不給我帶過來。你知道後果的。你有三個兒子對不對,少一個的話……”說到這裏,黑衣男子陰森地笑了起來。

李鳳嚇得心魂俱散,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之後,張了幾次嘴都沒有對江成說出來。江成似乎看出了李鳳有點不對勁。但他知道李鳳一個月總有那麼幾天精神不振的,也就沒往心裏去。

李鳳到了星期一,乖乖地給神祕黑衣男子送了20萬現金過去。沒想到,黑衣男子見李鳳這麼配合,便變本加利地要求李鳳3天后再給他送30萬過去。

就這樣,李鳳已經爲黑衣男子乖乖送去了100餘萬現金了。這可是李鳳嫁給江成以來所有的私房錢了,李鳳眼看自己的私房錢已花完,黑衣人上次對她說,再給他籌備50萬,他以後再也不找她要錢了。李鳳知道自己瞞不住了。但又怕說出來對家人不利,所以這些天一直苦惱,痛不欲生,這些年來,她無需工作,只會享受生活,沒想到,自己竟然爲親愛的家人帶來了危險,她恨自己窩囊無用,怎麼會招惹上這樣的事。所以纔有了人生沒意思的感慨發出來。

夢靈聽完李鳳的敘述。知道了事情的梗概,立刻打電話報警,夢靈陪着李鳳到警察局錄完口供,又把李鳳親自送回家,這纔開車回家。

約定的時間到了,那名黑衣男子這次再也沒等到乖乖女李鳳的到來,等來的卻是一羣裝備完備的警察,只得乖乖投降了。

事後,江成對李鳳的作爲氣不得,罵不得,李鳳也對自己以前的生活方式進行了反思,決定不再過那種每天出入美容院,逛街購物的生活了,跟江成商量說想到夢靈的靈心家園幫忙,江成也同意了。

那名黑衣男子臧某確實像以前對李鳳說的那樣,原本也是家財鉅富之輩,但上輩子的富一代老爸留下的鉅額財富,到了他的手裏,卻都像長了腿似的,一批批的跑走了,根本就留不住。老爸死了沒多久,家財就被他豪賭掉了,還欠了一屁股債,他別的生活本事沒有,他所會的就是花錢而已,現在錢財都離他而去了,沒辦法,他只能想些歪點子了,找到了李鳳經常做美容的那家美容院的老相好,那個老相好識人無數,知道李鳳最單純好騙,就把李鳳的信息全部給了他。並說好錢到手後兩人一起遠走高飛,誰成想,看到李鳳如此好騙,他們貪慾大增,結果最終落入了法網。

財富不僅長腿,也是長眼睛的,如果擁有財富的人沒有支配財富的能力,縱使家財不菲,也都會很快地跑掉,跑到真正有實力配得上擁有它的人那兒去。

“你們抓的這個逃犯,五年前就在你們紹興,中了1000萬福利彩票呢,可是個名人!”

2013年12月28日,紹興火車站派出所抓獲一個涉嫌信用卡詐騙的逃犯。

“抓獲逃犯,這是我們工作中很平常的一部分。”派出所民警胡坤描述,1983年出生的陳某皮膚白淨,很瘦,1米70的個頭,穿着普通。根據網上追逃信息,他在湖南永州信用卡惡意透支19萬元。

1月2日,陳某被湖南警方帶回調查。其中一位民警對胡坤說,5年前,這位逃犯就在紹興錢清鎮,中了1000萬元福利彩票大獎,當時衣錦還鄉,是當地的名人,很風光。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眼前這位窮困潦倒身邊只有80元現金的男子,難道真的就是5年前那位一夜暴富的幸運小夥?從一無所有到一夜暴富再回到一貧如洗,人生,是不是很戲劇。

2008年的夏天,“財神爺”好像特別地眷顧紹興。

從8月份之後的一個半月內,這裏連續出了4個千萬元彩票鉅獎,其中包含1個2500萬元和3個1000萬元。

雖然過去5年。陳某依舊清楚記得當時的情景。

那年9月10日,?當時25歲的他被女友拉着逛街。他當時並不高興,因爲原本想休息。

wωw •ttκan •¢O

當逛到錢清鎮原料市場,他看到附近有家福彩投注站。他有買雙色球的習慣,買了幾年,中過幾次小獎。一直習慣在開獎前一天買幾注。

於是他讓女友隨便報了幾個號碼,一共組合了5注彩票,並且進行2倍投注,總共花了20元。

那是08107期雙色球,中獎號碼爲:紅色球13、22、32、18、27、06,藍色球04。當期中出一等獎4注。單注獎金達足額500萬元,其中2注就是陳某所中。

是女友最先看到報紙上的號碼,跑來告訴他。

他不敢相信,兩個人對着號碼看了又看,最後互相擁抱着。激動得又笑又哭。他說,要不是女友強行拉着逛街,差點和大獎擦肩而過。

他的中獎,在紹興當地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外來人口占據三分之二的錢清鎮,很多人好奇打聽他的身份。

在領獎的時候,他化名張某,接受了媒體採訪。他當時難掩激動,說一個月賺1000元,要打工800多年才能賺到1000萬元。

記者問他中獎後第一件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時,他表示要爲家鄉修條“福彩路”。“很久以前就有一個願望。要是有錢了一定把家鄉通往外面唯一的路修好,因爲家鄉的路實在太難走了,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鄉親出入很不方便,這一直是讓我最苦惱的,所以這是我要做的第一件事。至於這條路的名字,我也想好了,安徽彩民中了500萬修了一條‘福彩’路,我修的這條路也叫‘福彩’路。讓更多鄉親瞭解福利彩票,因爲是它給我帶來好運。”

但這條路,並沒有修成。

陳某老家是湖南永州零陵區富家橋鎮茶葉灣村,村委彭主任說,當年陳某說要捐40萬元修路,但是後來實際只捐了14800元。這筆錢,還是彭主任和陳某父親關係密切,他說了幾次爭取到的。

在湖南永州零陵區富家橋鎮茶葉灣村,陳某是不折不扣的名人。他一夜中大獎成爲千萬富翁這個故事,不停地在當地每個人口中反覆述說,成爲一個傳奇。

中獎後,陳某立即辭了工作離開紹興,帶着稅後的800萬元現金,回到湖南老家。

陳某的老家,熱鬧了起來,不斷有人上門,提出各種各樣的借錢理由。

很快,陳某和家人離開了一直居住的村子。村子裏的人不知道他們搬去哪裏,也很少再見到他,他們議論,爲了避嫌,爲了躲開上門借錢的人,爲了清靜,陳某到另一個地方過日子去了。

從打工小夥成爲千萬富翁再變回一無所有的逃犯,陳某說,短短5年時間,800萬元現金,是這麼花完的。

離婚—花費100多萬

陳某在老家有妻子,成爲有錢人後,他便立刻和妻子離婚,代價是100多萬元的分手費。

購置房車—花費近100萬

雖然搬離了所住的村子,但是他在當地買了最貴的房子,買了一輛豪華轎車,這又花費近100萬元。

剩下的600多萬元錢,他說,都花在賭博和投資失敗上面。

陳某性格內向,話不多,他一方面離開了曾經熟悉的生活環境,另一方面,他花錢闊綽,又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他認識了一些新朋友。

新朋友沒有正當工作,他們帶着陳某去打牌,接觸了賭博,很快陳某就陷了進去。

曾經一個晚上就輸掉40萬元現金,陳某這樣描述着當時賭博的場面。

他說,被不少朋友欺騙,很多人都想辦法從他這裏騙錢要錢。

房地產、空調、沙場、他被不同的朋友慫恿着投資過各個項目,結果一致,錢都打了水漂。

太老實,容易被騙,他這麼總結自己。

到2012年8月,他發現。又回到身無分文的日子。

此時的他,賣掉了車子,原先簇擁的朋友都不見蹤影,他連吃飯的錢都借不到。

爲了維持生活,他抵押房子,向當地農業銀行申請了一張信用卡。理由是做生意。

在此後的日子,他頻繁套現透支,依舊維持大手大腳的生活,他說,就這麼一張信用卡,透支了19萬元。後來。又辦理了另外2張信用卡,維持他已經習慣的生活。

透支的錢,他沒有仔細算過,只知道根本還不起,大概40多萬元。

銀行催了幾次。他還不出錢,乾脆躲了起來。

落網的時候,他並不知道自己成爲逃犯,口袋裏只有不到80元現金。

人間的財富問題,也是佛弟子迫切需要知道的。財富,包括一切動產不動產,國有的和私有的;日常生活所需,以及金銀寶玉等都是。一般人遇到家境困難,生活無着,或是生意不景氣。就去求財神。在印度,就是敬奉功德天——如供天儀軌所說的“南無第一威德成就衆事大功德天”,求功德天的恩賜財富。故事就這樣發生了:有人家道衰落,就供養功德天,早晚都誠意地禮拜。一直供養到兩年,居然得到了功德天的感應。那天,聽見有人推門進來,一看正是功德天。窮人急忙起來,以最虔敬而歡喜的心情去迎接。功德天是一位最美麗的女郎,可是當她將坐下時。外面又有人推門。窮人忙着去看時,這回來的,卻是一位又黑又醜的女郎。窮人阻止她進來,可是那位黑女郎,卻一定要進來,同時說:“功德天是我姊姊,我是她的妹妹——黑女,我們姊妹是從來不曾分離的。你請她,即使不請我,我也非來不可。姊姊來賜與財富,我是來銷散財物的,你見過有積聚財物而不散失的嗎?”

這一故事說明了:世上的一切財富,都是無常的。得來是那樣艱難!可是結果是不能不散失,而且又散失得那麼容易。財富不可強求;如散失了,也不必過分的懊喪,因爲這是遲早要散失的。反而應該注意:財富應怎樣得來,得來了應怎樣處理,纔不致讓它無意義地消散了。

毒蛇與福德資糧:財富,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呢?佛陀在世時,每天實行乞食的生活,阿難是佛的隨身侍者。一次,佛和阿難又去乞食了。走到中途——水溝旁的時候,佛忽回頭對阿難說:“阿難!毒蛇!”阿難上去一看,就說:“毒蛇!世尊!”他們就走過去了。那時,有父子兩人在田間工作,聽說有毒蛇,就跑過來看看。不看也罷,一看,兩人有說不出的歡喜。哪裏有毒蛇!溝旁土裏所露出的,卻是一罈黃金。於是父子倆歡天喜地的,把黃金搬回家去了。得到了黃金怎麼辦呢?取一塊去金鋪裏兌換。金鋪裏見他們是窮人,心裏起了懷疑,暗暗地去報告了官府。一會兒,便把父子倆捉了去。再到家裏去搜索,收藏的黃金一起查了出來。審問明白,就判定了盜取國王財物的罪名。當時是波斯匿王時代,法律上說:凡藏於地下的,都歸國王所有。這父子兩人,就以這個罪名而被判死刑。在刑場上,父親忽然想起了,對兒子說:“阿難!毒蛇!”兒子一想,比丘說的真不錯,現在是爲黃金毒蛇所害而要死了,也就望着父親說:“毒蛇!世尊”!監斬的是一位佛弟子,聽了他們的話,覺得希奇,就去報告波斯匿王。王聽了,要父子兩人回去,問他們這兩句話的由來,他們於是把早上在田間遇到的事情說了。國王知道這是佛與阿難說的,對他們說:“這是佛的開示,現在你們信不信佛的話呢?”回答說:“真是毒蛇,害得我們喪生失命,怎麼還不信呢!”波斯匿王因他們信佛,就把他們開釋了。這個故事,說明了金錢是萬惡的,它使人墮落、作惡、喪失生命。多少人爲金錢而犧牲;世上多少罪惡,多少苦難,不是從金錢而來嗎?這是近於小乘的見解。從另一面說,如把財富應用得當,是大有利益的。佛法要我們修福修慧,如把財富來佈施行善,便是成佛的福德資糧。什麼叫資糧?如旅行時,非預備旅行資具、糧食、舟車等不可。我們如發心學佛。也非有資糧不可,否則是不會成就的。如以財富佈施作福,便是修集福德,爲成佛的資糧。那麼應用財富而得當,不是最有意義的嗎?所以佛法對於財富,決非一味地厭惡它。看作毒蛇那樣。財富是毒蛇,同時也就是資糧,問題在你怎樣處理它!

說到財富,簡單地說,一切都從佈施福德而來,從佈施業因的感果得來。我們所有的財富。無論小至粒米,大至全世界,都是從我們的福業而來,而不是什麼神所賜予的。神教的信仰者,把他們的一切財物享受。都看作神造而賜予享受的。他們對日常的飲食,都當作神賜而在感謝他的恩典。這原是“靠天吃飯”的幼稚想法!但是佛說:這是依我們自己所積的福德得來的。在過去世中,如造作了很多福業,那麼現在就有富有的享受。反之,便只有小小的福報,甚至窮困到無以爲生。所以過去世的福業,決定了我們現在的財富與享受。

一切是神所賜予的,理論上決不能使人滿意。例如嬰孩初生,他們所處的家庭,爲什麼大有貧富的差別。這不能說是他們對神的信仰有所不同。如厚彼薄此。神也就太任性而不平等了。再說,有多少人,對神的信仰是虔誠的,但一直過着窮困的生活,這又怎樣解釋呢?佛弟子不能信任神的恩賜,認爲一切要依自己,自己的業力,才決定自己的福報如何。

如說過去積有福業,現在享有福報,那末現在的我們。不是就可以坐享福樂嗎?一切可以不勞而獲的定命論,是不對的。因爲我們知道,雖有佈施業因,而福報現前,大抵還是要有現緣的。有一笑話,可以助明這個道理。有人生下來後,被很多算命的,算定爲命運好,大福大壽。此人因此而驕傲懶惰,不肯工作,坐享幸福。他的妻子,遇到這麼一位丈夫,也只有終日慪氣。一次,她準備回孃家去住幾天,想到那位懶丈夫,沒有人烹飪,送到面前,他是不會去動手的,可能會餓死。於是便替他制了夠半個月吃的大米糕,中間留一圓孔,掛在他的頸項上,讓他餓了好吃。她去了近十天,忙着回家來,哪知一進家門,便見那位懶丈夫餓死在一邊。原來他懶得要命,只吃到低頭吃得到的部分,連把大米糕轉動一下也不肯動手。這當然是笑話,正說明了偏信前生福業是不成的。

前生的福業,有的能自然感報,不須要功力,如嬰孩的生在富貴人家。但更多是,除了宿世的福業而外,還要依自己現生的功力——現緣。用一分的力量,有一分的收穫。如農夫種田,播下種子(如宿世施業),還得勤勞地灌水、下肥、除草(如現生功力),纔會豐收。不然,坐等收穫,那是沒有把握的。除非少數的田土肥,雨量足,但雖有收成,而產量不會多(如宿生的福業,自然感報)。種田是這樣,種福田而得福報也是這樣。所以不能專依宿生的福業,還得靠現生的功力。如專依宿業,成爲定命論,那就像懶人一樣,結果可悲慘了!

財富從佈施的福業得來,那末現在辛苦地做生意,或從政,或勞動而得的財富,是由福業而來嗎?是的。盜匪劫掠所得的,或貪污欺詐所得的財物,也都是福報嗎?是的。這似乎太危險!有財物就是有福報,這不等於獎勵作惡嗎?不會的。依佛法說,這些非法得來的財富,從往因說,雖從福業而來;但從現緣——得財的方法說,卻是種下惡因了!用不合法的手段得財,甚至這份福報不能受用,反而受到罪惡的苦報了。

爲善有善果,佈施必得福報,但要依因果的正常法則去實現。如種田的,下種以後,得老老實實地下一番功力——灌水、下肥、除草等,秧苗自會逐漸地長大,開花結實。傳說:有一愚癡的農夫,插秧以後,天天去田裏觀望,而每次都非常失望,因爲苗生長太慢了。一天,到田裏去,把所有的秧,都給拔得高一些,他才滿意地回去。可是第二天再去看時,所有的秧都枯死了。愚蠢的農夫,不讓秧苗正常地生髮長大,卻以不合理的手段,去促成秧苗的成長。苗是長了,而苗也就死了。秧苗所以能生長,因爲有部份潛在土裏;如土裏沒有,那拔也是不會長的。福報也如此,如沒有前生的福業,用非法的手段,也還是不能得到。即使有宿生福業,不以正法而得應得的財富,福報得到時,惡報也就在眼前了!財富都由福業而來,這是徹底的道理。但有了福業,還要用正常的方法去得到。用非法的手段得財,種下惡因,真是把自己的福報糟蹋了。所以佛說:“如法求財,不以非法。”

ps:

如法求財,不以非法。 第061章

三長老等人走過來后,有名弟子走過來,遞給了三長老一枚空間戒指……

三長老接過戒指后,看了眼墨九狸等人道:「現在每人過來領取一枚玉牌,輸入玄氣之後,上面會存有你們每個人的氣息!遇到危險的時候,大家只能用力捏碎玉牌,就會被傳送到安全的地方,傳送出來的地點是隨機的,不過我們神醫門的人,會根據玉牌上面的氣息,第一時間找到你們的!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被傳送出來的人,也就失去了成為神醫門弟子的資格!半年後,捏碎玉牌出來的一百人,將直接成為我們神醫門的外門弟子!同時,即便是中途被淘汰出來的人,每個人也會得到神醫門送出的一顆七品神玄丹!」

「太好了,就算沒有被錄取,也能拿到一顆七品神玄丹啊!」

「是啊,是啊……太好了……」

「好了,前面已經有許多人進去了,趕緊過來領玉牌吧!特別聲明,在歷練中所有的一切都要靠你們自己,無論在裡面奪得天材地寶,還是靈藥靈獸等等!機緣都是屬於你們自己的,同樣危機也是必須你們自己承擔的!而我們神醫門,只收最後成功在魔鬼森林中,待滿半年的人才!有人可能會說,可以不可以進去之後找個安全的地方,待半年再出來!答案是可以的,因為魔鬼森林的危險,我想不必我多說了!因此,如果誰運氣好,進去就能找到一處安全之地,待到半年後出來,一樣會成為神醫門的弟子!畢竟,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三長老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卻是挑了挑眉,看著神醫門的人,眼神閃了閃!可是其餘人聞言卻是心中一喜,沒有想到這樣也行……

這樣的話,他們只要進去找個安全的地方就可以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了!想到這裡,不少人眼中都露出了激動的神情……

眾人開始陸續輪過去玉牌,領到玉牌的人有的直接進入森林,有的結伴而行……

墨九狸和顧琰拿到玉佩時,墨九狸的唇角微微揚起,沒有說什麼,和顧琰一起走入了森林中……

他們所在的位置,正是魔鬼森林的入口處,此刻的天氣也還沒有到傍晚,眾人都興緻盎然的走入了森林……

墨九狸看了眼面前沒有什麼平常的森林,跟顧琰一起走了進去!

「九狸,你說這魔鬼森林真的那麼恐怖?」顧琰四處看看,疑惑的問道。

他也沒感覺怎麼樣啊,這裡看著跟一般的森林沒區別啊!

「恐怖不恐怖,進去就知道了!」墨九狸低著頭看著手裡的玉牌道。

「走吧,我看天色快黑了,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晚,明早再趕路吧,坐那個傳送陣坐的我好難受!」墨九狸對著顧琰使了個顏色道。

「好,我也是,傳送陣坐的真他娘的不舒服!」顧琰也附和道。

他一直想問墨九狸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可是看著墨九狸的眼神,他知道現在並不是詢問的好機會……

只能把滿心的好奇,暫時壓下去,他相信方便的時候,墨九狸一定會告訴他的…… 第062章

其他人進入森林,都對彼此有著防備,除非是認識的結伴而來的!而墨九狸和顧琰兩人非常簡單,只有兩個人,墨九狸的懷裡抱著球球,兩人一路也沒有說話,非常的安靜……

很多人看著兩人覺得奇怪,卻也沒有說什麼。畢竟彼此都不認識,也沒必要聯繫太多,而這也是墨九狸比較喜歡的……

只是眾人走入魔鬼森林后,才發現,原本外面還是下午的天氣,進來沒多久頭頂就變得灰濛濛的……

好似傍晚差不多,有人試了試,往回走就會亮一些,往裡走就會暗一些!有些人比較謹慎,放慢了行走的速度……

墨九狸和顧琰的速度,即不快也不慢,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顧琰則警惕著周圍,跟在墨九狸身邊……

兩人的速度看著一直沒有變化,沒一會兒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只是,並沒有人在意罷了……

大概走了兩個多時辰,墨九狸看了眼周圍還算乾淨,停了下來道:「好了,我們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吧!」

「啊,哦!好的,那我去打獵。」顧琰一愣說道。

「不用,不要走開,就把那樹砍了生火就可以!吃的我們之前不是買了一些,不烤肉今晚!」墨九狸說道。

「好,聽你的!」顧琰說道,雖然他不知道墨九狸的用意,但是他想墨九狸這麼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加上墨九狸在凌天大陸的各種身份,還有來之前好友的叮囑加威脅,顧琰心裡一早就想好了!以後墨九狸就是他的主子,她說什麼自己就做什麼完事了!反正,不管墨九狸做什麼都不會害他就是了……

顧琰直接揮手將身邊的一顆不太粗的大樹給砍倒了,利落的處理了一下,開始生火,而墨九狸隨意的在四周轉了一圈,丟下幾顆石頭……

然後,又在周圍灑下了一些粉沫,然後拿出帳篷順手搭了起來,這時顧琰的火也生好了……

墨九狸從戒指中,拿出昨天他們在五圖城買的烤雞,還有一些肉乾和食物,在火上熱了熱,墨九狸又拿出兩瓶靈酒,遞給顧琰一瓶……

兩人坐在火堆前,雖然食物不是新鮮做的,這讓吃慣了墨九狸做的美食的顧琰,微微有些不習慣!不過喝著墨九狸遞過來的紅酒,這點小遺憾,也不算什麼了……

「九狸,神醫門是不是對我們做了什麼?」顧琰四處看了看,小聲的問道。

「嗯,每一枚玉牌上面,都放了一種無色無味的毒藥,是引起魔獸憤怒的毒藥!所以,即便進來這裡,找到安全地方休息的人,也無法安全在這裡待多久,一旦有魔獸經過,就會被發現的……」墨九狸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戒指中的玉牌。

用手輕輕拿起酒壺往手指上一倒,然後手指摸了一下玉牌,再看她的手指上面,便浮現一層淡淡的綠色熒光粉……

顧琰有些驚訝,照著墨九狸的做法一試,果然手指上面也有一層綠色的熒光粉!他仔細的看了半天,聞了又聞,都沒有看出究竟是什麼…… 追求財富是人最基本的需求之一,有些人往往在追求財富的過程當中會發現,任憑他怎麼努力、怎麼打拼就是賺不到錢;也有些人財富很容易得來,但又以更快的速度流走了。但也還有一些人,財富似乎對他們情有獨鍾,億萬財富朝他們涌來,而且越涌越多,出去一小部分,又涌來了更多的部分……這財富來來去去的背後,到底有什麼祕密可供大家效法的呢?

說起中國現在的網絡富翁,有幾個人不得不提,那就是盛大公司的陳天橋、網易公司的丁磊、百度公司的李彥宏、巨人網絡公司的史玉柱、騰訊公司的馬化騰、搜狐公司的張朝陽以及阿里巴巴公司的馬雲。這幾位,應該是中國網絡富翁的代表人物。

在由美國《福布斯》雜誌發佈的《2009中國海外上市互聯網it企業家族財富榜》中,前幾位都取得了驕人的成績。其中,丁磊以180億元高居榜首,馬化騰、陳天橋、李彥宏、史玉柱分列第二到第五位,張朝陽名列第八。應該說,這幾位差距並不大。而與這幾位齊名的馬雲,居然排到了第二十位。難道說,馬雲的阿里巴巴公司僅僅是浪得虛名?

其實不然,截至2009年年底,阿里巴巴公司總資產達到300億美元,名列國內網絡公司第一。

既然如此,馬雲的個人資產排名爲什麼會遠遠落後呢?

其實,主要原因在於,阿里巴巴公司雖然是馬雲創辦的,但他並不具有控股權。相反,爲了激發員工的創造力與主人翁精神,他把公司的絕大部分股份分給了高層管理人員與普通員工,自己僅擁有公司0.57的股份。

對此。馬雲是這樣解釋的:“我持股最多的時候也沒有超過7,僅爲象徵性持股。有人問我爲什麼這樣做,我的回答是——我不想以自己一個人去控制大家。只有這樣,其他股東和員工才更有信心和幹勁,企業才具有無盡的活力與廣闊的發展前景。正所謂‘錢聚人散,錢散人聚’!”

這就是一個一流企業家所擁有的心態。他把自己當作一名企業家,而不是一名老闆。馬雲用均富的方式來傳遞對團隊夥伴的信任。從而加強整個團隊的凝聚力。對他來說。團隊夥伴之間的默契與信任比金錢、股份更重要。

在《2009中國海外上市互聯網it企業家族財富榜》上,雖然馬雲僅以3.45億元排名第二十位,但是,阿里巴巴公司卻有8人上榜。成爲擁有“富翁”最多的公司。其中,阿里巴巴公司首席執行官衛哲更是以5.93億元的個人財富超過了馬雲。

阿里巴巴公司取得的成功,不僅是一種商業模式的成功,而且更是一種高尚人格鑄就的奇蹟。很多時候,一個人對金錢的態度,能反映出一個人精神境界的高低,也最終決定着一個人究竟能走多遠。

夢靈一直非常關注馬雲和馬化騰這二匹金“馬”之戰,從年初的賀年短信祝大家“事業如馬雲,財富如馬化騰”到現在的三八“請全國人民吃喝玩樂”。這二位互聯網的巨頭對財富的做法從中可見一般了。請跟隨夢靈一起來看看他們的財富是怎樣獲得的吧,從中也會明瞭財富的運作方式,請大家做好準備,深呼吸三次,坐直身體。一起來學習一下納財之道吧。

有沒有想過有這樣一天的幸福生活?有人請吃飯,有人請看電影,有人請唱k,甚至在逛街購物後還有人來買單……或許,手機淘寶這個“土豪”朋友能夠滿足這些。——2月26日,隨着“3.8手機淘寶生活節”正式對外公佈細節,阿里巴巴3月8日這天包場的買單全景也終於浮出水面。

用3.8元在萬達影院看一場電影,3.8元在ktv當三個小時的“麥霸”、以“幾乎免費”的價錢去俏江南、外婆家、金錢豹等餐廳吃大餐、在銀泰、大躍城、新世界、華聯、王府井等商場享受血拼優惠,這天還可以在手機淘寶上享受到比pc端更低的專享價。

此前,很多城市的消費者已經從韓國明星李敏鎬的手機淘寶代言廣告中,看到手機淘寶的“土豪”買單的做法——據瞭解,手機淘寶也是李敏鎬在中國代言的首個互聯網品牌。

利用李敏鎬的影響力發出邀請,足見阿里巴巴的“不差錢”:因此,38手機淘寶生活節也被視爲是“雙12包下所有雙色球”、“快的打車補貼請全國人民坐車”之後的土豪第三彈。而在阿里內部,這一體驗活動也被形容爲“移動領域的雙11”。

而之所以選擇三八這個日子,本週馬雲在來往扎堆上的一段感慨也許能解釋這個原因,“現在還有多少家庭是男人說了算?……女人才是家庭的決定者。”——此次3.8手機淘寶生活節,也許正與女性的“決定力”密不可分。

而最終讓大家參與的唯一條件,就是用手機淘寶客戶端來體驗無線生活消費。比如喜歡看電影的用戶,從3月5日起就可以登陸手機淘寶客戶端參加活動,以3.8元的價格獲得3月8日那天心儀電影院和場次的電影票,全國有288家電影院的2000000張電影票可供爭奪;而喜歡在朋友中做麥霸的消費者,從2月26日-3月4日期間,登錄手機淘寶客戶端,獲得5位酗伴的成功響應之後,即可秒殺3.8元歡唱3小時的ktv消費券——而3.8日當天,甚至有6個小時3.8元的心動價格。平日裏高大上的餐廳,也在這次“3.8手機淘寶生活節”中變得親民起來。消費者通過手機淘寶預定3月8日餐廳餐桌座位,雖然需要支付餐桌訂金,但也將立即獲得返現,並且在消費完成無線支付後,還可再獲得支付寶的“返現紅包”。

而從3月1日開始,用戶通過手機淘寶客戶端。領取購物優惠券或打折卡,便於自己在3月8日血拼,當天用戶還有參加線下商家的活動免面單活動與秒殺紅包的機會。

此外,手機淘寶還將在3.8那天推出針對無線用戶“手機專享”價,低於pc端的充滿誘惑力的價格更是讓人眼花繚亂。

數字顯示:手機淘寶目前用戶已經突破4億,單日活躍用戶訪問峯值1.27億,是全球最大的手機購物平臺。但隨着阿里巴巴對個內部各層面商業資源的整合。線上線下的o2o模式的不斷完善,移動消費領域精彩纔剛剛開始。

這就是馬雲的財富運作的方式,欲得,先施。助人,達己。

佛弟子目犍連,在家時很有地位,自然就有些有地位的朋友。他的好友中,有名叫陀然梵志的。目犍連出家以後,常在外方弘法。一次,回到了家鄉,陀然梵志當然是他所關懷的一位。有人告訴他:“陀然依賴自己的地位、勢力,作種種不法的行爲。從中取利。他是勾結人民。要挾政府;同時又勾結政府,欺壓老百姓。”目犍連聽了,心裏爲他的老朋友難過。一天見到了陀然,想起他的不法行爲,就以老友的身分。呵責他不該那樣的胡爲。問他爲什麼要這樣,陀然解釋爲出於不得已。“爲了孝養父母,培育兒女,還要修福積德,祭天神祖先等。沒有錢,怎麼辦呢?”目犍連告訴他:“就是爲了供養父母,培育兒女,修福祭祖,也是不可以非法取財的。”目犍連知道他是一篇鬼話,所以進一步追問:“真的是爲了這些嗎?”陀然與目犍連是宿生有緣的,也就說實話了。原來他有一位妻子,衣食住行,樣樣要講究,天天要錢花。沒有錢,就連吵帶鬧,弄得家庭不安。陀然爲了這,所以才胡亂搞錢。目犍連大不以爲然,說他願爲婦女的奴隸,自己作惡,而不顧將來的惡報。勸勉他,要爲自己而重新做人。

這個故事,開示了我們:凡是非法得來的錢財,無論出於什麼良好的動機,都是罪惡。對於這點,佛法毫不妥協。至於爲了滿足妻女的貪慾,而自甘下流,那更不要說了。人不能不依財物而生活,但財富要以清淨的如法得來。一不謹慎,種下惡因,苦報是自己的呢!

遠離非法而依法得財,所得的財富應怎樣處理?這略有兩大原則:第一、奢儉適中:不要過於慳吝,被譏爲餓死狗、守財奴;又要量入爲出,不可過分耗費,而致家庭經濟日見困難。這不但平常費用,要有節度,就是供養三寶,也一樣的要量入爲出。雖然信心懇切,樂意施捨,如由此而引起家庭經濟的困窘,也會發生障礙的。第二、蓄用兼顧:由正業得來的財物,佛指示我們一個使用的方法,是幾方面都顧到的適當計劃。這就是將每年的如法收入,作四分支配:

一、資用:把一分財物,用作經常的生活費用,包括兒女教育費等。在財力可能時,每人應有適當的生活水準,不可奢侈,卻要足夠。

二、積蓄:人事無常,我們有時會生病,將來還會老,平時也總有意外的必需支出。所以在每年的收益中,應保存一分,作臨時支出,以及養老等費。積存,雖是少少的數目,也是極有意思的,不但可避免臨時的困窘求人,也可養成不浪費的習慣。近代的獎勵儲蓄,用意也與此一樣。

三、經營:無論從事哪一職業,都應在每年的收入中,分出一分爲事業費。多闢田園也好,增設工廠也好,增加資本也好,充實學力及工作技能也好。這樣纔會增加收入,使財富增長累積起來。四、作福:人不能專爲自己,專爲現世,應顧到社會利益,以及自己的後生福樂。所以對社會公益——文化、慈濟事業,三寶法益——供養、護持,都要分一分收入來作福。這不但是自己積福德,也是爲人羣謀幸福。像這樣四方面顧到的經濟支出預算,便是最健全、最合理的財富處理法。

財富,到底是屬於誰的?這個看來簡單的問題,實際上非常複雜。這要從三方面去說。從先前的因緣說,那就是“宿因則共,現緣或別”。這是說:從以前業感而有的宿因說。大地、河山、火、水、田、園、一朵花、一株草,這些(一般看作)自然而有的,都是大家共業所感的,不但是人,也還是畜生等所同感的。如披拂的春風,和暖的日光,山石。土壤。這不都是共有的嗎?凡是共業所感的,不是一人的力量所能轉移。如大家的善業增上,就會進步而逐漸地清淨莊嚴。如惡業增上,就會衰退而成爲貧瘠荒涼。經過了人的功力(也還有前生業力的彼此不同)。這些自然物,就有屬此屬彼的差別,所以說“現緣或別”。如本是荒地,有人加以墾殖,土地轉爲肥沃,收成也多而又好;如林木,經人工採伐、運輸,加以製造而成用具,這就不再是一切共有的了。然以農業品來說。土地本不是個人的。要墾殖。需要農具,是工人制成的。農具所用的鐵,又是從礦山採取,經鍛鍊等而成。此外,肥料、種子、水利。一切都與現緣的人功有關。如究竟的推論起來,如佛法所常說的:一法從一切法成,一法助成一切法。所以一切現緣所有物,也都有共同的意義。不過依功力——現緣的主要或旁助的不同,顯出屬此屬彼的差別罷了!

如從當前的攝受說,那就是“攝取則別,受用或共”。攝取,是有所攝屬而成爲某方所有的——是個人的,是一家的,某一社團的,某一國家的。雖其中也有是多人所公有的,但主權有了攝屬,便成爲不共於他(別)的土地或財物了。這種私有的攝屬,由於自私的佔有慾,知識的不充分,每每超出其應得的限量。根據上面所說的宿因現緣來看,不一定是合理的。甚至如古代的以人爲奴隸,看作自己的財富而可以買賣(到現在,人類還以牛馬等爲自己所有,而自由地加以奴役或殺害)。又如某國人發現一島嶼,就被看作該國所有,或者禁止別人移殖。又如侵略者以武力取得別國的領土或權益,也被看作合法。不過,世間原是不太理想的,原是不離自我的私有觀念的(無我就出世了)。加上財富本身,含有“現緣或別”的成分,所以自然的會成爲私有制。這種攝取而屬此屬彼,不一定理想,但爲了維護社會安定,必然地產生成文或不成文的法規,而防範相互的侵佔。在時代的演變下——知識進步,道德進步,自會逐漸地走向合理。如民生主義,進步到耕者有其田;都市土地,漲價歸公等。如知識更發達,道德更進步,現緣更密切(人類的關係更切),相信會逐漸到達“大同”境地,也就是更合於“宿因則共,現緣或別”的法則。然而,世間永久是世間,攝屬的私有性,也永久會存在的。如真能完全超出私有的攝屬關係,那只有淨土了。

由於“宿因則共,現緣或別”的關係,儘管財富的攝屬私有化,論到受用,還是可能共用的。如膨的莊稼,麻雀們要來分享他的果實。如栽植花木,不準人摘取,也得讓人觀賞。即使圍起來謝絕參觀,花香陣陣,還是要隨風而送到別人的鼻中。你打開收音機,傾聽優美的歌曲,不知你的鄰人,也正在受用呢!房屋是你的,如偶然暴雨,路人來檐前避避雨,終該是可以的吧!在戰爭時期,國家可以徵用;空着的房屋,難民也可以臨時住用。如大家到了無衣無食,那麼你所有的衣食,也就難於保持私有了!衆生是展轉互助相成的;“宿因則共,現緣或別”的東西,雖不妨攝取而成私有,但受用卻可能共同呢!

如約將來的果報說,那就是:“保藏不定屬於自己;受用不再屬於自己;施諸悲敬才真屬於自己”。這一判別,是應該分別解釋的。

積聚的財物,變成不動產也好,存入銀行也好,埋藏也好,不一定是屬於我們自己的。佛經說:五家所共——水災、火災、盜匪、惡王、不肖子孫。水火兩災,可以毀壞辛苦得來的財物。匪與惡王,可以強奪我們的財富。不肖子孫,把父祖辛勞的積蓄,恣意地揮霍。現代的問題更多,戰爭破壞,幣制貶值等,每有富翁在幾天內什麼都完了。其實,大家不免一死,終歸無常。蓄積的一切資財,什麼也帶不去,還是你自己的嗎?積蓄些養老、防災,本來不可說不對。但有人愚蠢無比,富有的資財,不肯供給他的父母兒女,慈善事業更不必說,連自己也捨不得用,真不知財富是做什麼的!傳說:有一老人,積蓄的黃金,埋在屋外的牆腳邊。每天吃飽了,便到牆邊去看看,滿意地欣賞他的黃金。這樣日子久了,難免被人識破,暗暗地把藏金拿走了。第二天,老人又去欣賞他的積蓄時,發覺黃金已被盜掘了。這可傷透了他的心,嚎啕痛哭,哭得鄰舍都驚動了。他訴說黃金被竊後,有人問他:“黃金埋藏多久了?使用它沒有?”他說:“埋藏已十年多了。並沒有動用過,因爲每年收入豐餘,不需要用它。”於是有人向他提議:“這好辦,好在黃金是埋藏而不需用的。那可以包幾塊土磚,照舊埋在那裏,當它是黃金,每天不照樣可以去看看,可以滿意地欣賞它嗎?”這故事說明了,某些無謂的保藏,只是滿足他的私有欲而已,並無實用,而結果終究是散失了!

有以爲自己的財物,自己有權支配享受,所以縱情地浪費,他是怎樣的富有呀!不知道,這麼一來,再貧窮也沒有了。如有一千斤穀子,收藏起來,日子久了,穀子不是變質而不能再吃,便是爲鼠雀等逐漸消耗光。專於保藏而不用的也如此,所以上面說:“保藏不定屬於自己”。但此千斤穀子,如把它一起煮飯吃了,雖然並不損失,可是吃完以後,什麼也就沒有了。財富專爲自己所享受,敲如此,所以說:“享受不再屬於自己”。過去的福報,享受完了,未來的福業,什麼也沒有,這不是最大的貧窮嗎?

積蓄的終會散失,享受了就此沒有,那末就得把現有的財富,分一分來作福修德,爲將來受福種子。譬如一千斤谷,拿一部分去下在田裏,加上肥料功力,就會有十倍百倍的更多收入。這樣,如分一分財富去佈施,讓大家受用,爲佛教文化慈善而使用,便是努力於福報的再生產。佈施,似乎是損失(如種穀腐爛),而實能引發未來豐滿的福報(如收成更多)。老子說:“既以與人己愈有”,可藉以說明佈施得福的道理。穀子下種時,當然希望豐收,把它播下好田地,不能撒在沙石上。佈施作福也如此,有兩種良好的福田,功德最大。一、悲田:把財富分一分去撫卹孤寡,施捨醫藥,救濟災難等。這些社會福利、救濟事業,便是種福於悲田中,因爲這是值得同情憐憫的對象。二、敬田:爲兒女的孝養父母,做佛弟子的敬奉三寶等,這都是種福在敬田中,因爲這是值得尊敬的對象。凡是種福於悲敬二田,現生或將來,一定會得良好的福報。佈施時引起“施福業”,隨逐行人,從今生到來生,成爲水不能淹,火不能燒,盜匪惡王所不能奪的自己的財富,所以說:“施諸悲敬乃真屬於自己”。

夢靈從民政局回來時,又享用了“嘀嘀打車,掃一掃,付款一分錢即到家。

以形態來形容,最多也就倆荷包蛋而已。

Previous article

馬夏風激動地雙手狠狠地揉搓在一起,看着那些摩拳擦掌獰笑的壯漢,這分明……就是要準備摩擦了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