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以形態來形容,最多也就倆荷包蛋而已。

臉長什麼樣陳志凡更是不清楚,對,就是不知道她長什麼樣。

因爲他見到的沙雅,一直都是濃得不能在濃的妝,陳志凡每次看到,都擔心那些粉會不會掉下來,包括剛纔明顯從浴室出來,也是一臉慘白的濃妝。

這丫頭洗澡都不卸裝的嗎?

她五官的輪廓都搞得有些模糊不清了,畫上嘴脣,臉蛋,簡直可以當小丑了。

明明才二十幾歲,化這麼濃的妝,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四五十歲的大媽保養成這樣的。

時時刻刻以濃妝示人,可想而知對自己有多自卑,陳志凡對她真正的顏值就不抱希望了。

殺馬特的髮型陳志凡更是不喜。

所以也不怪陳志凡啊,實在是沒有留下的理由。

可被人家用話逮個正着,就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

這樣不行啊,人家和羅通一樣的,你厚此薄彼難免讓她心存芥蒂。

更何況其實沙雅甚至比羅通還更勝一籌。

雖然他們的實力在自己面前不夠看,可他們所擁有的能力,有時候真的很有用,有這兩個人幫忙,有些事真的事半功倍。

既然沙雅發話了,現在還往羅通那裏走,肯定得把人家得罪的死死的。

據他所知,沙雅可不是大氣和善的乖乖女,而是徹徹底底的恩怨分明的女漢子,她要是對誰不爽了,那她肯定不會讓你有好日子過。

想到這些,陳志凡硬生生的止住了步子,換上一副笑臉,說道:“沒有,我是想過去把他喊過來,我們在你房間裏說。”

陳志凡都不禁爲自己的機智而喝彩了。

“行,你叫他過來吧。”沙雅原本笑容漸漸消失的臉,又重新變得燦爛,她說完話之後,邊擦着頭就回去了,看來要回去收拾一下。

女人啊,這臉經常變得這麼快,也不怕抽筋了。 夜冰依幾人的身體狠狠一震,身子僵住,似乎受了什麼傷。

但還好,這雷電並不算太大,否則她們幾個都要完蛋。

龍王學院的學生們也微微一怔。

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不過彩翼學院的她們也太倒霉了吧,明明他們也在比賽台上,可是雷電偏偏選中了她們。

觀眾台上,水碧碧看到這一幕,興奮的不斷的在心中吶喊,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哈,老天都不想讓你活了,雷電再多一點,看她到底還怎麼繼續。

夜諢見到這一幕,心中更是得意的差點忍不住大笑出聲。

盯著仇人這麼久,終於可以看到夜冰依吃點苦頭了,他如何能不高興呢?

這肯定是他的寶貝女兒顯靈了哈哈哈!

然而下一刻。

他們的笑容便僵在臉上。

因為夜冰依幾人紛紛動了。

並且她們動一下,身上便傳來一道噼里啪啦的聲音。

然後又是幾道巨大的轟隆爆炸響聲!

刷刷刷!

卧槽!卧槽尼瑪!眾人皆傻眼了什麼!

「什麼?彩翼學院這些人這好像是晉陞了??」

所有的人都激動了,直接一屁股從凳子上坐了起來。

比賽台上完全被濃郁的靈力給包圍,夜冰依六個人背後全部都是煙霧繚繞,她們幾人好像是從天上來的神仙一樣。

靠靠靠!

眾人震驚得簡直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就連罵娘都不能代表他們內心的震驚!

彩翼學院如今居然有一個幻夢之境七級,五個幻夢之境六階的,要不要這麼逆天?!

回過神來,眾人也紛紛覺得,剛才那道雷電為什麼不是劈在他們身上?也把他們給劈晉陞了,那該有多好哇!

就連龍王學院的長老們也忍不住罵了一聲變態,眼神極其羨慕的盯著他們。

能不能認真一點?就這麼簡單就胡亂的晉陞,這讓他們想到了自己這些修鍊了八百年才能晉陞一個階段的人情何以堪啊。

他們甚至瞬間有一種衝動,想要直接躲在雷下面,讓雷劈自己,說不定他們就可以突破了呢?!

剛才兩個還興奮無比的夜諢和水碧碧看到這一幕,因為這巨大的反差,差點讓他們喘不過氣來,直接暈過去。

什麼?雷電不僅沒把夜冰依她們劈死,還反而讓她們晉陞了,要不要這麼搞笑?!

夜諢和水碧碧渾身發抖!

帝玄胤正想上比賽台上查看她們的情況,突然就看到了這一幕,他停下腳步,嘴角忍不住慢慢的勾起,就連他這種變態也要忍不住說一聲,這些變態!

龍星天等人看到這一幕,再次忍不住齊齊搖頭,輕嘆一聲,無語凝噎,儘管知道他們一家子有那麼多變態,可是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他們總是忍不住再多說一句變態。

這變態變得連她們身旁的朋友也都給感染了。

然而夜冰依這些當事人卻是有些懵逼。

夜冰依回過神來。

她也沒有料想到會發生這一幕。

但其實她們這一次晉陞,也並非是上天眷顧,而是這些天她們煉化了虛幻老人給的靈石,又在玲瓏空間修鍊了十多天,體內的靈力也早就儲存到了一個頂端,晉陞是遲早的事情,就差找一個突破口。 陳志凡敲開4002的門,羅通打開門就“嗖”的又像一陣風一樣竄了回去。

“你幹嘛?”陳志凡進了房間,疑惑的問道。

而羅通此時已經坐回了房間裏擺放電腦的椅子上,只留給他一個側面,他坐在椅子上,一隻手放在鍵盤上,另一隻手在鼠標上,緊張的敲敲打打。

“別吵,只剩8個人了,而我是天命圈,很有可能吃雞!”羅通兩眼放光,緊盯着他身前的筆記本電腦屏幕,頭也不回的說道。

陳志凡走過去一看,這傢伙正在玩絕地求生,而屏幕上顯示的果然如他所說,屏幕右上角倖存的人只有8個了。

然後也就陳志凡走上去的這一會兒,他剛和一個從石頭縫裏鑽出來的傢伙對槍,槍槍點頭,那人的三級頭支撐了幾下就被他弄死,倖存的人數瞬間只有7個了,他自己則才掉了十分之一不到的血。

看來還是個高手!陳志凡暗自點頭。

然後又看向屏幕,只見羅通現在又縮回牆角,身體不停的左右搖晃,邊給自己打了個醫藥箱。

沒錯,就是醫藥箱!

他包裏沒有其他的小醫藥包,全部清一色的醫藥箱!

剛纔他殺人的時候,陳志凡更是看見他殺人的記錄已經到14個了。

這個人屠,肯定舔包舔成了土豪,掉一絲血,也不管浪費不浪費,直接就打一個醫藥箱。

看到他到了關鍵時刻,陳志凡便沒吵他,站在他後面靜靜的觀戰。

經過精彩刺激的一番廝殺,聚精會神準備吃雞的羅通,最後終於如願以償的吃雞,還是19殺吃的雞。

他把耳機放下,從座位上站起來,高舉雙臂,興奮的大喊大叫。

還不時看向陳志凡,那一臉的嘚瑟可真欠扁。

然後陳志凡轉眼就看到了電腦屏幕,他啞然失笑道:“哦,原來你是開掛的啊,那吃雞還不是輕而易舉。”

“放屁,我開不開掛,你就在旁邊,你會不知道?!”羅通不屑的嗤之以鼻,還以爲陳志凡在質疑他的能力,馬上就像受到了很大的侮辱一樣說道。

陳志凡指了指屏幕,示意他看,羅通滿臉疑惑,把頭低下,看向屏幕,只見遊戲中心彈出了一個小窗口,上面寫着:

由於檢測到您可能違反遊戲協議,可能存在使用第三方軟件進行不公平遊戲,您的帳號將被凍結一段時間,以供我們公司技術人員的審查,如確定您沒使用任何影響遊戲公平的第三方軟件,您的帳號會在凍結結束之後恢復正常使用,感謝您的配合。

雖然沒說被查實開外掛會怎麼樣,但能想到的結局,肯定是永久封禁,人家都懶得說了。

啊?!

羅通長大着嘴巴,臉上青一陣,白一陣,表情更是變得十分精彩。

“不是吧,我明明沒有開外掛,你在旁邊,你也看到的好不好。”羅通看向陳志凡,一臉冤枉憋屈的說道。

“你和我說有毛用,我又不是遊戲公司的ceo。”陳志凡翻翻白眼,說道。

“難道讓老子碰到了傳說中的誤封?!”羅通緊接着又說道,眉頭已經皺得很緊了,看來他也擔心被封號。

陳志凡思索了一下,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拍巴掌,開口道:“對了,我雖然不玩這遊戲,但經常看新聞,前幾天我看到說是遊戲公司要對單局超過15殺的玩家進行帳號凍結審查,以證明其有沒有開外掛,也算是對外掛無可奈何之下的無奈舉動,沒出現你這茬我都快忘了。”

“哦,是嗎?”羅通聽到陳志凡這麼說,情緒穩定了許多,他把電腦退到桌面,打開網頁一搜索了一下,然後就看到確實如陳志凡所說。

羅通輕鬆了不少,笑罵道:“哈哈,這更加證明我技術好了,不開外掛也要被當神仙對待,真是榮幸啊。”

陳志凡有些無語,帳號被封停還一臉的高興勁。

“志凡,我的技術你也看見了,要不要咱倆雙排,我帶你裝逼帶你飛!”羅通從座椅上出來,突然拍着陳志凡的肩膀說道。

陳志凡淡定的擺擺手:“算了吧,我一天到晚忙得要死,哪兒有時間玩遊戲……”

他沒說的話是:晚上還要忙着餵飽葉詩瑜,根本抽不出時間碰遊戲啊。

想當初讀書的時候他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網蟲,現在已經被迫戒遊不知多少年了。

“哦,對對對,你是個大忙人,一個人恨不得掰開兩個來用,玩不了遊戲也很正常。”羅通點點頭,倒爲陳志凡開解。

“據我所知,你們那裏也不閒吧。”陳志凡似笑非笑,很有些奇怪羅通忽然還有時候玩遊戲,按理說事情應該多的要死,根本沒時間碰纔對。

而羅通的技術水平,肯定不可能是偶爾玩玩而已,應該是天天泡在這遊戲上才能達到他這高度。

“還行,現在國泰民安,平常的時候事情並不多,不然我哪裏有時間這樣玩遊戲。”羅通微微一笑,說道。

讓陳志凡聽了後,羨慕了個半死,怎麼人家連整個國家的事都要管,還沒有他這個基層的警察忙?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基層果然纔是最累的。

“不過呢,說實話,我們這次來香都,並不完全是爲了你的案子來的,這幾日的玩耍也是擠出時間的其中一個很小的一部分,當然你的案子很重要,不過我們來這裏還有另外一個原因。”羅通話風一轉,提到了他們來香都這裏的原因。

陳志凡一直沒有多想,以爲他們來這裏就是自己打電話之後,就過來了,現在看來,另有隱情啊。

原來如此,怪不得叫零打電話給他們,請他們過來,他們什麼都沒說,直接就過來了,原來是這麼回事。

知道內情的陳志凡也並不失落,不管怎麼說,人家來了之後,第一時間就過來幫自己,李大紅的案子能得以迅速偵破,他們倆居功至偉,陳志凡感謝都來不及呢。

說着話,羅通已經關掉了電腦,他起身,邊往外面走,邊說道:“走,去沙雅那邊,我們跟你說道說道。”

看來羅通也是以沙雅爲主的,這倒免除了陳志凡一番口舌要請他過去沙雅那邊。

4001和4002也就相隔幾步路,陳志凡和羅通很快到了沙雅的4001房間,此時沙雅已經換上了一套牛仔衣褲,腳上因爲蹬着一雙女士褐色長皮靴,配合着她的一頭爆炸髮型,看起來朋克搖滾風十足。 而如今正好被一道雷劈中,讓她們齊齊晉陞了,而她的幻夢之境七階,也是因為吸收了水碧碧一半的靈力才能夠晉陞成功。

這也可以說是運氣好,否則她們可能就被雷劈死了。

看著目瞪口呆的對面龍王學院的人,夜冰依道:「我們上!」

現在該她們出手了。

如今的情況,她們的實力完全碾壓龍王學院的人。

龍王學院的人回過神來,也紛紛出手。

然而為時已晚。

彩翼學院這邊如今無論是精神力還是實力,都處於最巔峰的狀態。

很快,兩場勝負便揭曉,彩翼學院勝利了。

「恭喜你們。」

慕容清舞收起了手中的劍,走上前,「真誠的恭喜道。」

上官雲燁望著她的眼眸,啞口無言。

「恭喜恭喜你們了!不過你們也太牛叉了吧,這也太太太,嚇人了,下次能不能提前跟我們說一下,讓我們有個心理準備啊。這說晉陞就晉陞,有這麼嚇人的嗎?」慕容大公子也向夜冰依等人恭賀道。

「就是啊,你們這也太嚇人了吧。」慕容家幾兄弟全部都走了過來,笑嘻嘻的道,臉上沒有任何比賽失落的感覺。

夜冰依也沖幾人微微一笑,她終於明白為什麼龍王學院可以排行在第一,因為他們院長太過清明,教他們比賽要的並不僅僅是輸贏,而是領悟到其中的真諦。

夜冰依突然覺得自己領悟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突然,她只覺得腹中一痛,接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思。

耳邊傳來驚呼聲。

她感覺有人及時抓住了她,一大片人在喊她的名字。

夜冰依的身體越來越沉,越來越沉,最後直接陷入了黑暗當中,再也沒有醒過來。

「依依,依依,休息夠了,就趕緊醒過來吧。」夜冰依聽到耳邊不斷的有人溫柔的對她說道。

「娘親,你先醒過來讓我看看你再接著睡。」是她兒子和小胤胤兩個人的聲音。

夜冰依睜開眼睛,卻對上了無數雙飽含擔憂的眼神。

她看到屋子裡站了滿屋子的人。

「你這丫頭,你也真不把自己當成女孩子了,你懷著孕還敢上台比賽,幸好你的肚子的孩子足夠堅強,這次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不過你可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了,幾個月之內,你都不可以再大打出手了,聽到了沒有?!否則你的孩子可能就真的不保了!」龍星天盯著她,一臉嚴肅的告誡著。

夜冰依眨了眨眼,然後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中閃過一抹愧疚。

她知道錯了,她一定會改。

從現在開始,她不會再拿孩子冒險啊。

「桃花爺爺,你不可以跟娘親大聲聊天啦,否則會嚇到我妹妹的。」

「龍前輩,依依已經醒了,你可以下去休息了。」父子兩個一左一右,直接把龍星天給趕了出去。

龍星天氣得吹鬍子瞪眼,這簡直太欺負他老人家了。

然而父子兩個人的心思,如今都盯在夜冰依的身上,根本沒來得及照顧他老人家的心情。

「娘親,你別怕,我妹妹,

她沒事。」夜雲澈伸手拉住夜冰依的一隻手,安慰道。 「嗯,從現在開始,依依你什麼都不要管,我們也準備開始回彩翼學院那邊,直到孩子出生。」帝玄胤拉過夜冰依的另一隻手道。

夜冰依望著眼前這兩個男人,心中暖洋洋的,眼中閃過一絲感動,重重地點了點頭。

然後又看向屋裡的上官雲燁,還有跟著她們來到這裡的這一幫人,藍天雲,她大師兄,全部都在。

還有彩翼學院里的這些同學朋友,包括她徒弟慕容清清還有她兒子的好朋友,也都在。

夜冰依對他們笑了笑。

「多謝大家關心,以後大家有什麼難處,儘管告訴我,我會為朋友兩肋插刀。」

「現在你還說這些話,趕緊好好照顧自己才是。」上官雲燁上前對她輕輕笑了笑。

「沒錯,你就好好安心休養吧。」眾人紛紛附和道。

隨後,龍王和龍後走了進來。

龍後上前關切的問:「依依妹妹,你現在怎麼樣了?」

「我已經沒事了,多謝姐姐關心。」夜冰依坐了起來

龍後上前,佔了帝玄胤的位置,視線落在懷中的兒子和夜雲澈的身上。

雪羽立即跳到了夜雲澈的懷裡,用警覺的眼神看著龍后。

我端着餃子往竈前走,圈兒一把拉住我,接過盤子,說了聲不用後,用那烏漆墨黑的大手,抓了一個就往嘴裏塞。

Previous article

這裡站著的人並不多,一些是在他們前面從五圖城趕來的,還有旁邊一些人是從其他城市選出來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