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阿king的體重和他的身形極度的不對稱,楊暖暖拖着他,心想就這樣的體重,我完全可以公主抱抱起他。

阿king的真的很輕,楊暖暖從手感上判斷,這個大男人的體重,可能還沒有楊暖暖本人中。

阿king的體重不超過90斤。

楊暖暖安放好阿king,她回到火堆旁去拿裝滿東西的揹包,這個揹包就像個百寶箱,裏面啥都有。

“真是見鬼了。”楊暖暖走到火堆旁,彎腰拿起揹包,視線掃到了阿king剛剛躺着的地方,看着乾燥的黃土地上啥也沒有,楊暖暖自言自語的嘟囔了一聲。

他身上流這麼多血,按理說地上應該也會沾染上血跡纔對,可是現在擺在楊暖暖眼前的是一塊乾乾淨淨的黃土地。

“不對,我這一輩子不是早就見過鬼了嗎?”楊暖暖站直身體說。

楊暖暖也沒有多想什麼,沒留下血就沒留下血,多大點事。

拿着揹包回到阿king的身旁,他臉龐透明的狀態已經消失了,臉色越來越白。

繼續用刀劃開阿king貼身穿着的短袖襯衫,沉甸甸的襯衫上都是血。

“天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楊暖暖看着阿king的身體,她不可思議的驚呼。

阿king的襯衫被楊暖暖從中間劃開,他裸-露在楊暖暖眼前的皮膚上沒有一處傷口,甚至連一點血跡都沒有,而依舊貼在他身體上的衣物,卻不斷的有血往外滲。

鮮血不停的染溼阿king的衣服,就是不肯落地。

楊暖暖用手在阿king溼漉漉粘乎乎的衣服上蹭了一下,涼涼的觸感通過指尖到達手掌,經過胳膊最後蔓延全身。

楊暖暖渾身抖了一下:“好冷啊,好冰。”

擡起手,楊暖暖定睛一看,她的手指上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

“難道是衣服在吸血?這也太詭異了吧。”楊暖暖自己提出的想法,她自己都不相信。

怎麼會有衣服能吸血呢?

就算是衣服吸血,可是已經被吸出的血液,爲什麼流不下來呢?

不僅流不下來,更詭異的是,被衣服吸出的血,其他人和他本身都是無法觸碰沾染到的。

“來自異時空的血液?”楊暖暖想了想,覺得這樣的可能性最大。

不管是來自哪裏的血,阿king身上穿着的衣服都不能留了。

鑑於眼前的情況實在太過奇怪詭異了,完全沒有辦法的楊暖暖,只能嘗試性的用刀剝除阿king身上吸血的衣服。

他身上的衣服吸血的情況擺在眼前,脫-衣服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楊暖暖動作很快,她右手拿着刀,左手捏起阿king上身的衣服,手起刀落,她三下五除二就把阿king上身的衣服脫-的乾乾淨淨。

楊暖暖用刀劃開他的衣服之後,他的後背還壓着衣服,於是楊暖暖拖着阿king遠離他的衣物。

楊暖暖拖着阿king再次挪動位置,爲了保險起見,楊暖暖坐在地上,單手一拉,阿king翻身躺在了她的懷裏。

她伸頭看着阿king後背,檢查他的身上是不是還有漏網之魚。

用刀挑起印在阿king後背的衣服塊,楊暖暖輕輕一推,阿king從楊暖暖的懷裏滾落,躺乾燥的地面上。

阿king赤-裸着上身躺在地上,他肌肉線條發達,人魚線很驚豔,身上的皮膚很白,陳舊性的傷疤很顯目。

他身上的傷疤很多,因爲造成創傷的原因不同,各種傷疤的外形顏色都略有不同。

乍看之下,阿king的身上似乎什麼的傷疤都有。

冷兵器造成傷口留下的疤痕,被燙留下的疤痕,被火燒留下的疤痕……

這些傷口中,屬槍傷最多。

楊暖暖看了一眼阿king的身體,她的腿曾經中槍受傷過,楊暖暖對於槍傷並不陌生。

阿king心臟所在的位置處,有一道明顯的傷疤,是槍傷,傷口看起來很老很老,比他身上其他的傷疤都要陳舊。

陳舊古老的傷疤歷久彌新,清晰可見,楊暖暖看着他的心臟上的傷口,不知道爲什麼她覺得這個傷口很眼熟。

心臟處的槍傷一圈,還有明顯的火灼燒的痕跡,那一發打進阿king心臟裏的子彈,是近距離發送的。

距離到底有多近呢?

大概就是阿king站在原地,面前的人持着槍,槍口抵住了阿king的心臟,扣動扳機,砰的一聲,子彈鑽進了他的身體中……

到底是在哪見過這樣的傷口呢?

楊暖暖盯着阿king心口的傷疤,她眉頭輕蹙,面露疑惑,眼神茫然。

楊暖暖看着看着,她慢慢的伸出了手,楊暖暖伸手碰到了阿king心口上的疤痕。

她溫熱的指尖圍着那個小小的傷疤輕輕的移動,到底是在哪見過這個傷口呢?

會不會是在夢裏?

“這個傷口會不會就是造成你死亡的原因呢?”楊暖暖溫柔的撫摸着阿king心臟處的傷口,她有些失神的喃喃問。

楊暖暖的手雖然放在了他的心臟上,但是失神的楊暖暖並沒有感覺到,阿king的心跳正在一點一點的恢復正常。

就在楊暖暖失神的時候,阿king眼皮動了動,他緩了緩的睜開了眼睛。

初醒時,阿king湛藍色的眼眸裏像是氤氳着一層薄薄的霧氣,冷漠的神色並霧氣籠罩起來,他看起來就像是個貴氣十足英俊冷淡的貴族王子一般。

那種薄薄的霧氣遮住了阿king生人勿近的凌厲鋒芒,讓他的五官眉目多了幾分接地氣的柔和。

他也是正常人。

可惜的是,阿king的柔和只出現了短短的一瞬間,那一瞬間實在太短了,短到就連他自己,都不曾見到過自己卸下冷漠時的模樣。

阿king剛剛睜眼,就聽到了楊暖暖無精打采失魂落魄的喃喃細語,他同時感覺到了楊暖暖溫熱的小手正徘徊自在他的心臟處。

“不是。”阿king冷冷的回答。

心臟上的槍傷不是造成阿king死亡的原因。

其實阿king自己都不清楚他心臟上的那個傷口是從何而來,能近距離擊中他心臟的人,從過去到現在都沒有出現過。

阿king的記憶力很好,他的記憶中自己的心臟從來沒有受過傷。

這個傷口是在兩年前出現的,當時的阿king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有穿越時空,瞬間移動的能力……

剛開始阿king也很疑惑自己的胸膛爲什麼忽然多了一處傷疤,傷疤還不偏不倚的正中心臟。

後來事情多了,阿king也沒空去想自己的心臟上的傷口究竟是誰留下的。

反正阿king全身上下都是傷疤,多一個少一個,對他來說完全不重要。

楊暖暖被阿king嚇了一大跳,她渾身一顫,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

楊暖暖尷尬的扭頭看着阿king,阿king冷冷的看了一眼楊暖暖,看過之後他隨即閉上了眼睛。

阿king現在很疲憊很虛弱,他的身體情況沒有好轉,他之所以睜開眼睛,只是因爲心機記掛着自己和楊暖暖到底有沒有回到屬於自己的時空。

睜眼之後,看到熟悉的墓室,阿king知道回來了,他放下心,又昏迷了過去。

楊暖暖尷尬的轉過頭,她看着閉着眼睛,像是睡着一般的阿king問:“你醒了嗎?你沒事是不是?”

“……”阿king沒有回答。

“喂!”楊暖暖拍了拍阿king赤-裸的上身。

“……”阿king還是沒有反應。

“你到底是死是活啊?”楊暖暖推了推阿king。

上衣雖然脫了可是阿king的下身的褲子還是溼漉漉的,沾滿了粘乎乎的血液。

只是脫-了他上身的衣服,他就短暫的甦醒了一會,楊暖暖現在已經基本確定,可能真的是衣服吸血才造成他昏迷不醒。

人大量的失血會造成失血性休克,從而造成死亡,不知道要是鬼失血過多會怎麼樣。

“你還真是大爺,褲子都讓我幫你脫。”楊暖暖舉起刀,看着阿king說。

楊暖暖蹲在阿king的身前,她手拿着刀,爲難的看着阿king,刀幾次落在阿king的腿上,都沒有下手。

要楊暖暖脫一個大男人的褲子,她還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不管了,楊暖暖人都要死,你還扭捏個屁啊,鬼命關天。”楊暖暖高聲說了一句,給自己打氣。

楊暖暖沒有用手捏起阿king的褲子,她直接用刀貼着他的腿往下滑。

阿king的下身穿的也是迷彩的褲子,衣服的材質和上身是一樣的,楊暖暖控制不好自己手上的力氣,劃破褲子的同時,也劃破了阿king的腿。

“完了,完了,完了。”楊暖暖在阿king的腿上留下了一條大約長十釐米的刀傷,他真正的血液流出來了。

阿king的血顏色很淺,比起衣服上猩紅的血跡,阿king本身的鮮血就像是經過了清水的稀釋一般。 楊暖暖劃破了阿king的腿,她連忙拿出揹包裏的紙巾,用紙巾擦拭阿king腿上鮮血。

楊暖暖一邊擦,一邊觀察着阿king,就怕他忽然醒過來。

要是阿king醒過來發現自己的腿被楊暖暖的劃破了,那楊暖暖簡直不敢想象他會怎麼對待自己。

好在傷口不深,血很快就止住了。

腿上的傷口不再流血,楊暖暖用醫藥包裏拿出了創可貼。她用創可貼沿着阿king的傷口一路的往下貼,創可貼一個連一個,趴在阿king的腿上,像只醜陋的大蜈蚣。

包裏也有繃帶,但是因爲傷口在腿上,用繃帶包紮很麻煩,所以楊暖暖就選擇了最省時最神省力的辦法了。

有過一次不小心誤傷的經歷,接下來楊暖暖也不敢再大意了。

楊暖暖蹲在阿king的身邊,她彎腰,手裏拿着刀,小心翼翼的劃開阿king的褲子。

從褲腰到褲腿,一隻腿露出來之後,楊暖暖移到另一邊,換他的另一條腿繼續用刀割。

徹底解決阿king的褲子,楊暖暖大概用了十分鐘的時間。

褲子割開之後,楊暖暖又拖着阿king換到了另一邊的位置,她這麼一拖動,阿king的褲子自動剝落。

阿king渾身上下置只剩下一條內褲,他躺在乾燥的地面上,一動不動,楊暖暖看着他身上僅剩的一塊遮羞布,有些疑惑,要不要把內褲也拖了呢?

答案是肯定不能脫!

上衣褲子已經脫了,就算他的衣物吸血,內褲的面積也是有限的,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要楊暖暖自己親手動手,去把一個男人的內褲,這種事情她還真的做不出來。

更不要說現在昏迷躺在地上的這個男人不是人,是鬼了。

楊暖暖要是扒了一隻鬼的內褲,她可能會死的很難看,更大的可能是火。

楊暖暖看着赤-條條的阿king,她想了想,脫下了自己的外套,楊暖暖拿着外套蓋在了阿king的身上。

楊暖暖的外套是明豔的桃紅色,透氣輕薄防水,保暖功能很強大。

她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阿king在綁架了楊暖暖之後準備的。

楊暖暖的外套原本是蓋在了阿king的上半身的,遮住了他胸前那兩個小小的、凸出來的小紅點。

蓋好之後,楊暖暖站起來,她往後退了兩步,盯着阿king看。

身材好到爆炸的阿king,兩條長腿很是顯眼,比長腿更顯眼的是他渾身上下健碩美觀的肌肉線條。

一個男人的身材居然能如此完美,真的是人間極品啊!

可惜他是隻鬼,不然憑阿king那樣立體英俊的五官,加上兩條逆天的大長腿,再加上一身完美的肌肉,不知道會迷倒多少萌妹紙。

楊暖暖的外套蓋在阿king身材,就像是給他蓋了一塊小孩的尿布,她衣服的尺寸與阿king的神彩實在是太不相稱了。

外套蓋在上半身,真正遮着的地方只有一小塊,阿king從腋下到小腹之上的身體部位被楊暖暖的外套遮住了,其他的都裸-露砸空氣中。

阿king的身材很健碩完美,他的皮膚有着不同於亞洲人的白皙,身上累積着大大小小的傷疤。

憑着阿king這一身從頭到腳的傷疤,楊暖暖就敢確定,這個大男人是個有故事的人。

楊暖暖站在原地想了想,她又走上前,彎腰拿起蓋在阿king身上的外套,楊暖暖把衣服蓋在了阿king的下半身。

“雖然不知道你能不能康復,先保住你的命根子吧。”楊暖暖把外套蓋在阿king的大腿根上到嘴裏自言自語的說道。

楊暖暖抱起了從阿king身上剝落的衣服,衣服已經支離破碎,變成大小不一的爛布頭了。

楊暖暖抱着衣服走到火堆邊,她手臂一揮,把衣服扔進了火裏。

做好眼前的一切,無所事事的楊暖暖圍着這個空空蕩蕩的墓室轉悠了一圈,什麼都沒有發現的她,默默無言,不聲不響的回到了阿king身邊。

楊暖暖抱腿坐在地上,她把頭埋進自己的雙腿之中。

時間像是禁止了一般,空空蕩蕩的墓室裏恢復了往日的安靜。

楊暖暖的安靜老實沒有出現五分鐘,她突然擡起頭,像是感覺到危險一樣,她警惕的四處張望。

很遺憾,她什麼都沒有發現,墓室中依舊空空蕩蕩,寂靜無聲。

楊暖暖希望這裏能有人出現,就算出現的不是人,是鬼也沒有關係,她就想找能說話的伴。

這樣一個人帶着一個不知死活人呆在一處安靜空蕩的房間中,楊暖暖的的心理壓力空前的大。

她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她也沒有下一步的打算,她現在連自己在哪裏都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快點醒吧,你再不醒過來,我們兩個都得玩完了。”楊暖暖看着安靜的阿king,她語氣清幽的說道。

其實當人真的陷入絕境之後,發現自己還活着,剩下的結果也就不再那麼重要了。

楊暖暖現在的想法是,大不了就是一死,反正死了也能變成鬼,變成鬼之後能繼續在人世間遊蕩,還有什麼能讓楊暖暖覺得恐懼呢。

楊暖暖現在都已經想好了,要是自己死了,變成鬼了,她就一直在世間遊蕩,見到道士和尚就跑,她要換一種方式長生不老,流芳千古。

就算鬼不能流芳千古,遺臭萬年也挺好。

楊暖暖話音早已經落地,墓室裏長久的沒有迴應。

“唉。”楊暖暖看着阿king,她長嘆了一口長氣。

我到底應該怎麼辦?

這裏也沒有門能讓我一個人溜走啊!

有些頹廢的楊暖暖拿起來揹包,她餓了。

俗話說得好,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楊暖暖早已經下定決心,就算是死,也要做個飽死鬼。

楊暖暖低頭在揹包裏翻出了壓縮餅乾和水,楊暖暖拆開壓縮餅乾的包裝袋,她拿出一塊,一口咬下去,她的嘴巴里都是餅乾渣。

楊暖暖費力的嚼着壓縮餅乾,她一邊吃,一邊繼續的翻着揹包,揹包裏的東西極其雜亂,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楊暖暖從揹包的最底下拿出了一瓶防蚊液,防蚊液看起來很眼熟,楊暖暖並沒有多想。

埋頭繼續翻找,楊暖暖忽然一愣,她詫異的瞪大了眼睛。 楊暖暖遲疑的動作忽然加快,她從包裏拿出了一本護照,護照的邊緣有些翹起,楊暖暖認識這本護照,這是她的護照。

邊緣翹起的那層皮,都是楊暖暖自己親手摳出來的。

楊暖暖的護照怎麼會這這裏?

再看隨意扔在地上的防蚊液,怪不得楊暖暖剛纔看着覺得眼熟呢,這瓶防蚊液,就是楊暖暖的東西。

在去A市的時候,楊暖暖知道A市多山林多雨,潮溼悶熱,蚊蟲奇多,所以她特意買了一瓶防蚊液帶在身上。

楊暖暖不敢相信的用身體穩住揹包,她翻開護照。

“真的是我的,天吶,我的護照怎麼會這裏。”楊暖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護照,嘴裏塞滿餅乾的她,口齒不清的驚訝的說道。

“難道顧栩也到這裏來了?”楊暖暖繼續口齒不清的說道。

顧栩也到這裏來了?

肯定沒錯,在去往A市的時候,楊暖暖的很多小東西都和顧栩的混在一起了,護照不會有錯,顧栩肯定也到這裏來了。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紛紛施展道術,隔空向秦巖攻去。

Previous article

三爪爲蛟,五爪爲黃金神龍。看着落在身旁的那隻佈滿鱗片的大爪子,那上面只長着三根龍趾,怪不得它只能在這一方海域裏作怪,而且被青袍道人他們給制服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