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許子顏搖了搖頭。

「山口組最近在中海活動頻繁嗎?」

秦穆然看著許子顏,又問了一句。

「我不能說。」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你! 「呵呵,你都不看看你自己什麼處境了,還不說?看來是非要我嚴刑逼供了?」

秦穆然笑了笑,走到一旁,拿起了桌子上的皮鞭。

「你要是對我嚴刑逼供,我想,你想知道的東西,什麼都得不到!」

許子顏嘴角上揚。

其實,他也是個聰明人,以他的能力,足夠名列中海四少之一,只是,他生不逢時,既生瑜,何生亮,秦穆然的出現,將原本屬於他的萬丈光芒全部遮掩住了。

「你威脅我?」

秦穆然看了眼許子顏,身上的氣勢爆發出來,道。

「威脅說不上,我知道你想要了解的東西,但是我也想要活,我們可以合作!」

許子顏看著秦穆然,臨危不亂,很是認真地說道。

看那樣子,哪裡還有剛才的恐懼,這分明就是一頭睿智的野狼啊! 秦穆然看著十字架上被捆綁著的許子顏,目光越發的冷冽。

一雙眼睛盯著他,就好似要將他看穿一般。

許子顏的臉上還殘留著血漬,冰冷的水滴順著臉頰滴落在地上,不過此時的他,眼睛中卻綻放著睿智的光芒。

從被秦穆然打敗,到昏迷,再到被龍鱗的人折磨,再到狐狸的想要嚴刑逼供,他都沒有說什麼,為的,就是他知道秦穆然會來。

而他,一直等待著的人,也正是秦穆然!

夢醒初時 他手中掌握著極其重要的東西,而這個東西就是用來保住他自己性命的東西。

「什麼合作?」

秦穆然盯著許子顏,問道。

在他的眼中,他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能夠和許子顏合作的。

這就好比,一個是兵,一個是賊,兩人本就屬於水火不容的那種,想要合作,如同登天之難。

「這個合作你一定會答應的,而且你現在迫切需要他!」

許子顏嘴角微微上揚,這一笑,直接扯動了傷口,鮮血再次順著嘴角流了下來,但是許子顏卻彷彿從未感覺一般,依舊笑著。

「哦?你這麼自信?不過要我跟你合作,你肯定是有條件的吧!」

秦穆然目光中閃過一道精芒。

兩個人都是聰明人,聰明人之間的博弈除了利益之外,沒有其他了。

許子顏等到現在就是為了跟自己談判,哪怕當初自己踏入許家,他都沒有拿出來,若不是今天被逼到了這種窮途末路,想必他也不會考慮和自己合作吧!

「有!那就是保我一命!」

許子顏盯著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保你一命?呵呵,許子顏,你覺得這個條件是不是有些過分了?你活著,對我沒有什麼威脅,但是對於我老婆來說卻是一個巨大的威脅,我絕對不允許這種危險存在!」

秦穆然冷笑一聲。

許子顏在他的心裡已經進入了必死的名單,若是放他出去,到時候,才是真正的將陸傾城給推向了死亡的邊緣。

他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情,也不願意冒這麼大的險。

陸傾城是他的逆鱗,誰都不能夠觸犯,否則,就是死!

「如果我保證不傷害陸傾城呢?不管怎麼說,我跟她都是師兄妹一場,若不是你步步緊逼,我也不會對她出手的。」

許子顏無奈地搖了搖頭。

「若是你說的東西足夠打動我,我可以考慮一下!不過,你得先說什麼事情!」

秦穆然想了想,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許子顏能夠把這個秘密當做保命的東西,其中的價值自然不用說了,若是真的什麼特別有用的,饒了他一命又如何!

「好!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這個秘密,我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但是你大可以派人去調查,確定真偽!」

許子顏看著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你說吧,不要試圖耍花樣,你是個聰明人,你應該知道,這麼做了,下場是什麼。」

秦穆然冷哼一聲,便是站在一旁,看著許子顏。

「最近中海的地下世界是不是不怎麼太平。」

許子顏看著秦穆然,頓了頓說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都知道。」

「是,不太平的原因是因為血手幫的入侵吧!」

許子顏盯著秦穆然,淡淡說道。

「你也知道血手幫?呵呵,消息倒是挺靈的啊!」

秦穆然笑了笑,其實他的心裡很清楚,以許子顏的身份和地位,知道這些消息,其實不難。

緋紅法典 「我們許家怎麼說也是四大家族之一,雖然,我知道,這一次五年大比,許家的位置能不能保住,還不知道,但是,現在的資源還沒有交出去,想要查不難。」

許子顏坦然道。

「怎麼,莫非許大少知道血手幫的事情?」

秦穆然饒有趣味地看著許子顏。

「沒錯,血手幫我確實知道!」

許子顏點點頭。

「哦?」

秦穆然有些意外,不過也在情理之中,若是不知道的話,他完全就沒有必要提出來了。

「說來聽聽。」

秦穆然看著許子顏,道。

「你就不好奇,原來就名聲不顯的一個幫派,為什麼會突然這麼強勢,而且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嗎?」

許子顏盯著秦穆然,意有所指。

「我是奇怪,不過血手幫還真的是隱藏的很好啊!」

一笑劍 秦穆然如實地回了句。

「其實,你完全沒有必要奇怪,因為對於血手幫的突然崛起,秦穆然,你不是比誰都清楚嗎?」

許子顏笑了笑,道。

聽到許子顏這麼明顯的暗示,秦穆然的身軀猛然一震。

莫非…….秦穆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之前他和杜守成和洪少全都討論過血手幫,他們有過很多的假設,但是怎麼都覺得不可能,但是現在,有了許子顏的提醒,秦穆然就瞬間明白了!

血手幫的崛起,難道是和天狼堂一樣嗎?

當初天狼堂不就是因為他一個人才演變成了現在的龍鱗嗎?說白了,龍鱗就是他扶持起來的,難不成血手幫的背後也有一雙大手在扶持著?

從前,他也只是猜測,但是現在從許子顏的口中,秦穆然覺得自己的猜測很有可能就是真的!

血手幫的後面,真的有人充當推手!

「你知道?他背後是誰?」

秦穆然向前一步,盯著許子顏,問道。

「秦穆然,以你的能力和影響,都查不到血手幫後面的人,我又是如何得知的呢?「許子顏再一步提示了句。

「山口組!」

突然,秦穆然的腦海里閃過了這三個字!

三幫的力量都下去查了,都沒有找到血手幫背後的勢力,但是許子顏孤家寡人的,秦穆然不覺得他有這個力量能夠堪比三幫。

不過現在他既然能夠知道血手幫的背後之人,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許子顏和血手幫背後之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許子顏背後有著山口組,而這唯一的聯繫,除了山口組,秦穆然想不到會是其他的。

難怪三幫的力量都查不出真正的兇手,原來是山口組!

若是山口組的話,那麼所有的迷霧都在瞬間清楚了起來,秦穆然的腦海里瞬間清楚了起來。 當趙小川稀裏糊塗的在一張標題爲‘入社申請書’的紙上填上自己的名字後,凌影的哭聲瞬間停止。

凌風得意洋洋的帶着凌影離開了房間,而凌影臨走前,趙小川看到凌影的眼睛根本沒有一點傷痕的時候,頓時明白自己被騙了。

“你們這羣騙子!”趙小川怒道。

凌影鄙夷地說道:“哥,這傢伙這麼蠢,真的對組織有幫助麼?是不是你和美美姐猜測錯了?”

“怎麼會有錯?”凌風得意的彈了一下手中的申請書,笑道:“那可是葉楓親自鑑定過的!”

“可是他。”凌影遲疑道。

“哦!他只是不太擅長應付女人罷了!”凌風不經意的說道。

凌影驚訝道:“這傢伙該不會還是處男吧?”

趙小川尷尬。

凌影見到後,皺眉道:“哥,這樣真的沒問題麼?這傢伙昏睡了三天,現在離鬼娃娃的遊戲還有最後三天時間,我們把希望寄託在一個不會應付女人的處男是不是太草率了?”

趙小川越發的尷尬。

凌風不在意道:“沒關係,這幾天我們會好好調教他的!”

正當趙小川回想着凌風和凌影臨走前的對話,陷入沉思時,在貴族學校的各個角落中,各個勢力正在蠢蠢欲動着。

校長辦公室中,蘭天看着眼前的瀟然和金輝,感慨道:“少年英才啊!看樣子我們這一代當真是老了啊!”

瀟然皺起眉頭沒有說話,金輝笑道:“蘭叔叔的風采我也經常聽我父親常常提起,父親臨行前還叮囑我說,這次進入輪迴碎片的事情還要仰仗蘭叔叔才行!”

地下室中,佈滿醫學儀器和玻璃器皿,好像研究室一般的地下室中,王醫師皺着眉頭看着眼前長頸燒瓶翻滾的黑霧,微微嘆了口氣。

正當這時,房間中響起一陣紅色警報聲,王醫師微驚,臉上逃跑一個操作檯前,望向屏幕,看到沈菲兒正在向她招手,而她的身後則是一名身披灰色斗篷的男子。

“嘿!王醫師,最近爲了怎麼恢復萬副院長的事情頭疼了吧?我特意來幫助你了!”屏幕上的沈菲兒微笑的說道。

王醫師臉上閃過一絲驚容,轉頭向着身後的燒瓶望去,皺起眉頭。

別墅中,安希俊、李若曦看着眼前的安厲天和李文淵沉默不語。

安厲天道:“顧媛夢的話真的可信麼?”

“原本我們聽到也有些不確定,但是這三天我們經過調查後,已經確定顧媛夢所說是真的了!”安希俊說道。

“哼!鬼娃娃,當真以爲我們安家好欺負不成!”安厲天惱怒道。

安希俊皺眉,和李若曦對視一眼,看到李若曦也皺起了眉頭,心中嘆息一聲,然後問道:“那現在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怎麼做?自然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我們安家雖小,但是容不得任何人就這樣欺凌!”安厲天頓了頓,道:“你們兩個這次進入輪迴碎片要得到七葉還魂草,如果不行就是用X病毒,聽到沒有?”

李文淵聽到後,臉色一變,剛想說些什麼,李若曦和安厲天卻已經點點頭,應了下來。

擺滿了化學儀器的實驗室中,一名滿頭白髮的老教授正在身後的一塊黑板上寫寫畫畫。

如同天書的文字隨着他手中的粉筆印在黑板上,老教授眼神狂熱,狀若瘋狂,喃喃自語道:“快了,快了!還有三天,三天!”

陰暗的房間裏,鬼娃娃手中拿着一個破舊的布娃娃。

王燁滿身是血的倒在角落中,身體扭曲的倒在角落中,眼中一片平靜。

“王燁,三天!我只要在等三天就可以見到媽媽了!三天,三天爲什麼會這麼漫長麼?”鬼娃娃舉起手中的布偶,輕聲說道。

王燁咳咳兩聲,咳出一灘血液,喘息道:“是啊!三天,還有三天這一切就可以結束了!”

三天就在各方勢力緊鑼密鼓的準備中快速的過去了,而趙小川也終於度過了漫長的三天。

“凌風,你好狠啊!”趙小川眼圈烏黑的瞪着凌風,恨恨地說道。

在他的身後幾十個屏幕上上演着某島國著名的愛情動作片,一陣陣********讓每個聽到的人不由面紅耳赤。

“這是爲你好啊!”凌風語重心長地說道:“趙小川,我知道你對七葉還魂草志在必得,而鬼魅常以幻境迷惑人,尤其在輪迴碎片中的鬼魅更是如此,所以。。”

“所以你就讓我在這個房間中看了三天三夜的,三天三夜的.這個玩意兒?”趙小川憤怒的打斷了郝大寶,但話說了一半,立刻變得面紅耳赤起來,手指着屏幕,悲憤的說道。

“不就是a片麼?哎~小川啊!你今年也不小了,何必這麼害羞呢?這些都是現代男生都會經歷的過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完全不需要避諱很多!”凌風聳聳肩,不在乎的說道。

“沒錯,沒錯!這真的很正常,你只要把她當做是正常的生理衛生課,不要帶有****的眼光來看,其實也沒有什麼!”凌影不知從哪裏冒出來,一本正經地說道。

“去去去,大人說話,小孩子樓下去!別瞎搗亂!”凌風看到凌影探頭探腦的向着房間中望着,皺眉驅趕着她。

“當年你也沒少看,現在還不讓我看。”凌影撇撇嘴,轉身下了樓。

凌風苦笑的搖搖頭,似乎對於凌影也無可奈何,然後他轉頭看着趙小川,發現趙小川已經囧的不成樣子。

“老天爺是瞎了麼?怎麼會存在這麼一對奇葩的兄妹!”趙小川口中嘟囔着,表情顯得十分的委屈。

“好了!玩笑到此結束,趙小川現在說些正經事情!”凌風忽然臉色一正,嚴肅的說道。

可是房間屏幕中傳來的浪叫聲卻讓趙小川沒有感受到半點緊張的氣氛,反而覺得凌風十分的滑稽。

“咳咳,不要在意這些細節,我這麼做是有理由的!”凌風在趙小川的目光下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趙小川沒有說話,但眼中的鄙夷之色越加的濃重。

凌風皺了皺眉,不再在這個問題上解釋太多,而是繼續說道:“明天就是寒衣節了,我給你說說有關寒衣節應該注意的事項吧!” 「你果然猜出來了!」

許子顏笑了笑。

在他的眼中,自己提示的已經足夠的明顯了,若是秦穆然再猜不出來,那就真的枉費了他的足智多謀了。

「血手幫的背後竟然會是山口組,呵呵,你們山口組的爪子伸的可夠長的啊!」

秦穆然眼中儘是冷色。

如今的中海,有著聖保羅大教堂,現在又有了山口組,是不是接下來,還有各種勢力也要摻雜進來了,包括布國的圓桌騎士?

「我告訴你這個消息,其實就是為了讓你保護我的生命!現在因為你,我被你們追殺著,也被山口組追殺著,我已經是落地鳳凰不如雞,想要活著,只能如此!」

許子顏很是無奈。

若不是現在他的處境生死一線,他是斷然不會說出這麼重要的消息的。

「如果只是這個的話,我想,你的命可能還抵不上!」

秦穆然笑了笑。

即便知道了血手幫的背後是山口組那又有什麼用,又不能阻止他們!

只有真正的摧毀了血手幫在中海的根基,這才是最為管用的。

打蛇,就要打七寸,一擊必殺!

“等等,前面好像有個洞”聽着鐵衣的話,我漸漸消失殆盡的希望再次燃起,我也顧不得看,照着鐵衣的樣子快速的向前爬行,果然在前方不遠處,石壁的西側看到了有一個洞穴,在我的身子剛剛進入洞內之後,我便聽到身後轟的一聲兩側石壁徹底合攏,倘若再慢個幾秒,估計就是等着當化石的節奏了,看着身後的巖壁,我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滿臉都是汗珠子。

Previous article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紛紛施展道術,隔空向秦巖攻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