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哥你看,有他這麼夸人的嗎?”程仲無奈的說道,引來了三人一陣鬨笑。

如果程仲之前還沒有想好如何在應天府拓展經營的話,有了剛剛長相衣坊中的經歷,程仲的想法已經越來越清晰起來。

不過這種事需要按部就班,倒也不用急於一時。幾人調整了心態,繼續前往秦淮河進發,這裏距離秦淮河已經不遠,隱隱的都能聞到馨香的脂粉味了。

果然,一行人很快便來到了秦淮河的花街柳巷。

婚色撩人:部長,前妻不承歡 夜幕已經降臨。正是秦淮河最繁華的時候!來來往往的行人熙熙攘攘,摩肩擦踵!其間絲竹靡靡,淫聲浪語讓幾人心頭一陣陣發熱。

可是這麼大的地方。該往哪裏去呢?徐琨和謝江波雖是煙花之地的常客,但是驟然來到了應天府秦淮河還是有些找不着北的感覺。

正在這時,一個看起來不到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湊了上來笑嘻嘻的問道:“喲,看樣子幾位貴客是第一次來?”這年輕人長的獐頭鼠目,頗爲猥瑣,特別是一雙眼睛,本就很小,再一笑就只剩下一條縫了,看起來頗爲滑稽。

這些人都是所謂的花場掮客。是給窯姐兒們拉客人的。這種人眼光毒,什麼樣的人看起來不咋地但是腰包裏有錢。什麼樣的人衣着光鮮卻囊中羞澀,他打眼便知道。謝江波等四人在他的眼中就是四條大肥魚。

謝江波擔心他欺生。將自己領到一些年老珠黃的女人那裏,便說道:“怎麼?我們像是第一次來嗎?”

那年輕人也不點破,繼續說道:“幾位有中意的姑娘嗎?如果沒有小的倒是可以給幾位貴客介紹一二。”

謝江波掏出二兩銀子賞給年輕人“怎麼稱呼呀?”

那年輕人一見謝江波出手闊綽,愈發的熱情:“小的姓劉,貴客稱呼小劉即可。”

“小劉呀,這秦淮河有什麼好去處給我們說一說,要是讓哥幾個滿意了,少不了你的好處。”謝江波說道。

“是,是。”小劉連連說道:“這秦淮河最頂級的去處便是菲煙閣,那是菲煙姑娘的行館,每天都會吸引很多風流才子前往!菲煙閣主菲煙姑娘不僅美若天人,而且琴棋書畫樣樣出衆,文采更是不凡,聽說嘉靖二十七年的探花郎都甘拜下風呢。”

“誇張了吧?”程仲不以爲然的說道。

“這位貴客,小的可不敢有一點誇張,只是菲煙姑娘眼光高得緊,如若她看不上,任你是王公貴族、富商巨賈,即便是花上萬金她也不假辭色。至今無人能成爲入幕之賓啊。唉!如若能與菲煙小姐一夕之歡,即便讓小的立馬死去,也是心甘情願啊。”小劉說道。

程仲哧然一笑,這些擡身價的把戲早在他的意料之中,明明是風塵女子卻裝扮成三貞九烈的節婦,還不是爲了能賣個好價錢?

“看來這位貴客還是不信啊!等會見到菲煙姑娘出來,您可別失魂落魄啊。”

小劉的幾句話頓時勾起了程仲等人的對菲煙的興趣,合計了一下,謝江波便對小劉說道:“小劉呀,你今天就帶我們去找菲煙姑娘吧。”

“好嘞!”小劉應了一聲,又提醒道:“幾位貴客,醜話說在前頭,想一睹菲煙姑娘芳容的人太多了,要是得不到菲煙姑娘的青眼,幾位貴客可別怪小的呀。”

“好了,不怪你便是。”謝江波嫌這個小劉太囉嗦,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小劉倒也識趣,領着四人便往菲煙閣走去。興許是那二兩碎銀子起了作用,小劉很是殷勤,一路之上又把秦淮河的值得一去的妙處介紹了一番。

“幾位貴客,那最熱鬧的所在便是菲煙閣了。”順着小劉手指的方向,程仲等人果然看到有個地方聚集了很多的人,門頭上掛着一個匾額,依稀便是菲煙閣。

小劉在這裏人頭熟,竟然給四人找了個雅間坐下。謝江波又賞了二兩銀子,打發他走了。

菲煙閣的面積不小,但是此時竟然都坐滿了,還有一些來得晚了,沒有座位正和龜奴爭執。真沒有想到一個窯姐兒,竟然吸引了這麼多人的注意。程仲對菲煙也有了幾分好奇。

吃了兩杯酒,突然有人喊道:“菲煙姑娘出來了。”

剎那間所有的人都涌了過來,程仲四人便走到雅間靠窗的位置等待菲煙的出現。

如真似幻搬,一名煙行媚止的女子走上了高臺,只見她薄施脂粉,也未見得有多少點綴打扮卻給人以難以抗拒的誘惑。

看了她第一眼,程仲終於相信有的女子確實可以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的。

在菲煙的身後跟着兩名侍奉的丫婢,也自俏麗非常。

菲煙姑娘向四周微微施了一禮,便在古琴後面坐了下來:“叮咚”兩聲琴響,喧囂的人羣立馬安靜得連一個針落地都能聽得到。

接着,菲煙姑娘旁若無人的演奏了一支曲子。菲煙姑娘演奏的是什麼曲子,程仲不通音律無從知曉,只覺非常好聽。

一曲奏完,多數人還如癡似醉,滿堂的人竟沒有一個出聲的。菲煙姑娘站起來又微微的施了一禮,便轉身準備回去,正在此時二樓上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可惜啊可惜,糟蹋了這一手好琴藝。” ps:紅綠燈拜求支持~~~~~

正在此時二樓上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可惜啊可惜,糟蹋了這一手好琴藝。”

衆人扭頭看去,卻發現二樓的圍欄上一名落魄的士子神態自若的喝乾了杯中的美酒——正是程仲!

二青 “這小子是哪來的?!”

“不懂就不要亂說話!”

“小子皮癢了是不是?”

……

見程仲辱及佳人,一些脾氣火爆的立馬發起飆來。來到煙花之地的人素質參差不齊,當下說什麼的都有。

菲煙秀眉微蹙,對身後的婢女低聲說了幾句。

那女婢便轉向程仲說道:“這位先生請了,不知道先生爲什麼說糟蹋這一手好琴藝?”

程仲微微一笑,心中暗歎:果然還是太嫩,識破不了咱這泡妞的手段。

程仲頓了頓說道:“琴藝很完美,曲調很完美,每一個音符都美到極致,美得如春之新綠,夏之繽紛,秋之蕭瑟,冬之梅雪,但是可惜呀,卻惟獨缺少了人間的一縷煙火,僅僅是空洞的浮華,因爲這首曲子沒有心吶。”

程仲像是回答婢女的話又像是自言自語,說完之後一口將杯中的酒飲盡,也不管是不是唐突佳人,竟自顧自回到廳中,竟沒有回顧一眼。

“老三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徐琨馬上說道:“菲煙姑娘的琴藝是我生平所僅見,怎麼叫糟蹋呢?”

“你們倆現在還討論這個?我看我們現在最應該討論的應該是如何離開這個地方!你沒看到周圍那些人的眼神,彷彿下一刻便要跳上來給菲煙姑娘報仇似的,老三這次你惹禍上身了。”謝江波戰戰兢兢的說道。

不過還好,雖然旁人的目光不善,但卻並沒有進一步的行動。這也讓謝江波鬆了一口氣。

菲煙的身軀一僵,又對婢女耳語幾句便匆匆離去。

衆人哀嘆一聲,均覺得美妙的時間過得太快。

等了一會。程仲見菲煙並沒有上鉤,心中不由有些沒趣。

正在此時。“篤篤”的敲門聲響起:“我家小姐請先生移駕一敘,不知先生可否賞光?”

wWW▪Tтká n▪co

程仲看的分明,這俏麗的丫婢剛剛正是侍立菲煙身後的。他心中暗自得意:魚兒就是魚兒,再滑溜也逃不脫好釣鉤。

“你家小姐是?”程仲裝模作樣的問道。

“菲煙姑娘!”不待來人回答,謝江波已經驚呼起來,他也認出來人便是菲煙姑娘身後的婢女,那麼她家小姐也就不問而知了。

菲煙姑娘何等眼光?菲煙閣傲立秦淮河畔這麼長時間愣是沒有一個能入得了伊人的眼,沒有想到程仲來到這裏屁股還沒坐熱呢。竟然得蒙菲煙邀請。雖然距離入幕還很遙遠,但也確實讓人吃驚。

謝江波更是想不明白,這程仲雖然比自己瘦一些,但也算不上有多英俊,怎麼就那麼吸引女人呢?

“老三,你今天晚上吃了不少酒了,還是早點回去吧。”謝江波站起身來阻止道。離開華亭縣的時候,謝思存曾經再三囑咐他一定要“看”好程仲,謝江波心裏清楚,謝思存口中的“看”字既有照顧之意。當然也有“監督”之意。當初謝江波也是滿口答應的。

結伴來秦淮河對於謝江波來說只是一件小事,是想放鬆一下身心,本無傷大雅。但誰想到這菲煙姑娘發了什麼瘋。竟然一眼就挑中了程仲。

菲煙姑娘的美貌讓謝江波感到了極大的威脅,如果程仲真的移情別戀,那謝思存還能饒得了他?

“老二,你這是幹什麼?讓老三去吧,咱們再喝一會兒酒。”徐琨卻將謝江波攔了下來。

程仲跟隨那婢女一路曲徑通幽終於來到了一處花廳。

廳中擺設簡單精煉,四周掛了幾幅名家的墨寶,幾縷嫋嫋的薰香淡淡的恰到好處。

“冒昧請先生前來,唐突之處還請先生見諒。”菲煙姑娘的聲音在珠簾後面響起,程仲等了一會發現菲煙姑娘竟然沒有出來相見的意思。便也不答話,冷笑一聲扭頭向外走去。

“先生爲何來去匆匆?”程仲停下腳步。也不轉身,說道:“應天府皆傳姑娘的芳名。今日一見虛有其名而已。”

這是程仲泡妞的招數:欲揚先抑!

菲煙小姐才色雙絕,受到的讚美之詞不知凡幾,那些滿腹經綸的士子想出來的溢美詩句程仲自忖是怎麼也比不了的,既然如此又何必湊那個熱鬧呢?在前廳的時候程仲便反其道而行之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此時當然故技重施。

“先生何出此言?”菲煙的聲音並未着惱。

“既然姑娘召在下前來,又何必猶抱琵琶半遮面,不是太不灑脫,墜入俗淖了嗎?在下既然前來本欲坦誠以待,如今看來不提也罷,所謂相見爭如不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程仲說完再次作勢欲走——以退爲進,欲擒故縱!

“先生請留步。”菲煙已然從簾後走出:“先生高雅,菲煙在此賠不是了。”

程仲心中暗笑:我跑了這遠的路不就是想近距離見你一面嗎?我既然來了還能由得你不露面嗎?

“姑娘言重了。”程仲回了一禮。雖然方纔已經遠遠的看了菲煙幾眼,但是如今佳人近在眼前,他才發現原來世人的讚美之詞一點都不過分,甚至還沒有文字能準確形容她的美。

“先生精通音律?”菲煙問道。

“啊!不瞞姑娘,在下實在不通音律。” 緋聞女王的獨家祕戀 這是程仲泡妞的又一策略:待之以誠。

菲煙眉頭微皺:“那先生方纔那番話的意思是?”

“在下雖然不通音律,但是所通者人心而。在下認爲音律大抵可以分爲四個境界:第一境界娛己;第二境界娛人;第三境界娛心;第四境界娛情。依程某淺見,姑娘的琴藝雖然高超但是也僅僅是娛人而已。”

程仲一本正經的說道,似乎是胸有成竹,但其實所謂的四個境界都是程仲隨口杜撰的,是跟起點的玄幻、武俠小說中學的,能過關最好,不能過關也沒有損失。

“娛己,娛人,娛心,娛情?可是在菲煙看來,娛己似乎比娛人更難。”菲煙的話語雖然平淡,但是話中似乎飽含惆悵,即便程仲聽來也不知道是出自真心還是故作愁緒。

“還未請教先生高姓大名。”菲煙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問道。

“在下華亭程仲。”

“原來是程公子,久仰。”菲煙客氣的說道。

這純屬是客套話,程仲這是第一次到應天府來,菲煙姑娘根本不可能聽到他的名字。

當下兩個人隨意聊了起來,程仲的口才本來便不壞,又多了一世經歷、許多見聞,有些事兒菲煙也聽得目瞪口呆,有時候又笑的花枝招展。不知不覺,沙漏已經流了一半,昏黃的燭光下,伊人的對坐,讓程仲酒意微醺中有恍如隔世之感。“菲煙姑娘,在下的家鄉流傳一首曲子,請菲煙姑娘雅鑑。”

“哦?不知程公子慣彈七絃還是五絃?”菲煙被勾起了好奇。

程仲自嘲的笑了笑:“即便我認得七絃、五絃,恐怕它們也未必識得我,我清唱便了。”

程仲一邊用手在案几上打着拍子一邊沉浸到濃濃的回憶之中:

“傾我一生一世念

來如飛花散似煙

夢縈雲荒第幾篇

風沙滾滾去天邊

醉裏不知年華限

當時月下舞連翩

又見海上花如雪

幾輪春光葬枯顏

清風不解語

翻開發黃書卷

夢中朝生暮死一夕戀

一樣花開一千年

獨看滄海化桑田

一笑望穿一千年

幾回知君到人間

千載相逢如初見。”

程仲唱完已是淚盈眼眶,他不願讓菲煙見到自己動情的樣子,站起身拱了拱手,啞着聲音說了“告辭”便匆匆離去。

菲煙姑娘一語不發跟在後面一直送到了院門外方始停住,看着程仲單薄的背影,菲煙喃喃的說道:“程公子雖然不通音律卻將此曲演繹的如此完美,果然是娛心、娛情,高明之極。” ps:紅綠燈拜求支持~~~~~~~~~~~~~~~

當程仲回到前閣的時候,徐琨與謝江波正要準備回去呢。見到程仲回來,謝江波很高興,一顆心也就放了下來。他還真怕程仲成了菲煙姑娘的入幕之賓,那他真的沒臉回去見謝思存了。

對於與菲煙之間發生的一切,程仲並沒有多說,徐琨等人還以爲程仲是在菲煙那裏吃了憋,不好意思說,也就沒有多問。

接下來的幾天,應天府發生了一連串既新奇又有趣的事情——

首先,一家名叫千衣百順的衣坊登陸應天府,老闆據說是一位京城來的大富豪,是將京城最流行的風尚帶到了應天府,很快便吸引了應天府幾乎所有名流的眼球!

一家衣坊從創立到開業是需要很長時間準備的,但是千衣百順坊剛剛登陸應天府便引起了軒然大波!街頭巷尾談論的均是千衣百順的話題,甚至在坊間還出現了一個名叫風尚的印刷讀物!專門介紹目前流行時尚。其中就有很大的篇幅介紹千衣百順坊!

先是從幕後老闆的神祕身世探究,經過抽絲剝繭一般的分析最終隱隱指向了京城某位王公大臣;

然後又對設計師進行了包裝,千衣百順的設計師鍾誠據說是師承當今著名畫家郭諶。這郭諶可不是尋常人,正德三年,朝廷選試書法,全國數百人赴京應試,僅選中八人,而郭諶名列第一,烜赫一時!

話說名師出高徒,鍾作郭諶的徒弟,鍾誠的書畫造詣肯定也差不了。更難得的是鍾誠以畫入衣。讓人與衣服的貼合度達到了從未有過的九成九高度,人、衣相映生輝,堪稱完美!

單單是這些已經吸引了足夠多的眼球。但千衣百順坊又率先推出試運營!所謂試運營並不是真正的開業,因此有錢也買不到這位鍾大設計師的精彩絕倫的作品。

同時。爲了讓衣服和人結合的更加完美無缺,千衣百順坊還從應天府邀請了一百位名人蔘加千衣百順坊的試穿!被邀請的名人中有達官顯貴,有貴富千金,有風流才子,有青樓名妓。在所有的人中以順天府尹烏漣與菲煙閣主菲煙的影響力最大!

總之,這一百人名人幾乎都是各行各業有頭有臉的人物,帶來的效應就是:很多人都以能試穿千衣百順坊的衣服爲榮!

甚至有一個富家少爺拿着一百兩銀子上門要求試穿千衣百順坊的服裝卻被婉言謝絕!這位少爺惱羞成怒逢人便罵千衣百順坊的門檻太高,竟然花錢都買不到衣服!但是讓人奇怪的是。他罵得越兇,千衣百順坊的名聲卻越大!

終於,在千呼萬喚中,千衣百順坊的營業進入了十天的倒計時!應廣大客戶的要求,在這十天裏,千衣百順坊每天僅出售十套衣服!

一時間萬人空巷!每天早上天還沒亮,千衣百順坊的店鋪前便已經排起了長龍!每個人的手中都拿了一個號牌!、

有人或許會覺得,既然每天只發送十套衣服,那十號之後的人也就別等了,反正排號的話也輪不到他們。這你就錯了。千衣百順坊每天都發一百個號牌,而決定這十套衣服歸屬的方法不是按照拿號先後的順序,而是搖號!沒錯。 長女當家 就是萬惡的搖號!

這一百個號都放在了一個木箱子中,外人從外面根本就看不到號牌,每天鄧掌櫃都會從號牌箱中隨機抽出十個號牌,則被抽中的人就可有權優先購買這十套衣服,如果放棄,則選購權順延!

每一套衣服的價格都高的嚇人,最便宜的一件都超過了十兩,讓人咋舌!但是更讓人奇怪的是,這每天的十套衣服從來都沒有人放棄!

與此相對。往日門庭若市的長相衣坊則一下子門庭冷落起來!長期在長相衣坊選購衣服的達官顯貴紛紛改投千衣百順坊。倪棟愁得頭髮都白了,這段時間彷彿蒼老十多歲!

而在千衣百順坊內部。有一處房子被十多個壯漢重重把守,幾乎連一個蒼蠅都飛不進去。守衛之嚴密比千衣百順坊的銀庫都要高很多!

這些守衛看着這個並不算大的房間。眼神中滿是欽佩和敬畏!

就是他源源不斷的將各式各樣的衣服樣式通過畫圖告知給裁縫製作,天馬行空的思路,巧奪天工的設計以及匪夷所思的神來之筆都讓人驚歎!

他就是千衣百順坊重金從京城請來的著名設計師鍾誠!京城時尚的引領者。

等老金走了,我其實真沒有去想人皮吊墜的事情,我想的點可能老金意料不到。

Previous article

東陵孤雲淡淡地笑了笑:“本來就是.所以莫說我只娶了幽凝一個.就算我娶了全天下的女人而不娶你.也沒有絲毫對不住你的地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