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等老金走了,我其實真沒有去想人皮吊墜的事情,我想的點可能老金意料不到。

我想的是:那個卸嶺力士石銀背後的老闆,會不會是包養黃馨的人?

想到這裏,我心裏多少有些失落,老想起黃馨對我說“這不科學哦”的樣子。

這種高冷妹子,這種說話聲音好聽得不得了的妹子,竟然會被人包養?

我心裏嘆了口氣,似乎聽到什麼碎裂的聲音。

雖然我早就做好準備了,我一直也知道嫩模圈的女人,十個九個被包養。

想了許久,我突然給了自己胸口一拳,靠!人家黃馨被誰包養,關我毛事啊?她又不是我女朋友,我管這麼多幹啥?再說了,人家萬一是爹媽有錢呢?是他爹媽是那個卸嶺力士背後的老闆呢?

“想這麼多幹什麼?”

我搖搖頭,進了警察局,找韓莉錄口供。

錄口供的時候,我還挺心不在焉的,說了半天,最後都詞不達意了,讓韓莉連連搖頭。

最後她還發起脾氣來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面:喂!水子,我讓你講案情,你跟我扯什麼野棉花呢?這個那個的扯上一大堆沒用的。

我這才振作起來,把筆錄做完了。

做完之後,我又問了韓莉關於劇組那些有沒有人說明石棺的來源。

到底他們拍mv時候用的石棺是從哪兒買來的。

韓莉搖搖頭,說那些人都見過石棺,可是石棺都不是經過他們手弄過來的。

“完了,完了,這條線索,要斷。”

“也不是,現在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石棺就是岳雲自己買的,從哪兒買的,你只能去問他。”

這不扯淡麼,岳雲都被黃皮子給吃掉了五臟,陰魂都不知道飄哪兒去了,我去哪兒問啊?

韓莉又說:還有第二種情況,這一次我們調查“劇組”的人,還有一個人沒到場,就是當時的劇組的掌鏡,他沒有到場?

“他爲什麼沒有到場?”我心情豁然開朗,掌鏡可是專門負責拍攝鏡頭的人,這樣的人和導演的關係非常親密,一部好的影視作品,少不了掌鏡和導演的親密溝通。

沒準這個掌鏡知道一些什麼。

韓莉攤了攤手:他現在正在青海湖那邊拍戲,要回來也得兩天之後了。

“行!等他回來,立馬通知我。” 農門有田之腹黑夫君俏娘子 我本來已經沉下去了的心,又浮起來了,還是有希望的。

“行,你先回家,改天請你小姨媽喝酒。”韓莉揮揮手,讓我離開。

我嘴裏嘟噥了一句,這也太小氣了吧?你從長春調廣州來,也沒說請我喝次酒呢。

“你再胡說八道,我一電炮過去啊!”

得,小姨媽又恐嚇我了。

我一個人出門,情不自禁的走到了一個酒吧,找服務員要了兩瓶酒,坐在高腳椅子上喝了起來。

我這是怎麼了?心情怎麼莫名失落呢?

再我喝了快三杯酒的時候,黃馨的電話打過來了。 我看到吧檯上的手機屏幕顯示的是黃馨的號碼,立馬抓起電話:“喂!小馨馨,大半夜的不睡覺呢?”

黃馨在電話裏咯咯笑了起來,這丫頭,也就是對生人很冷漠,但對熟識的人,還是比較喜歡笑的。

她逗我:你這不科學啊,大宅男怎麼會問女生這個問題呢?這時候你不應該是在玩遊戲或者看電視的嗎?

聽到這動人的聲音,我無法將她和一個被包養的女人結合起來。

我乾咳兩聲,掩蓋我的尷尬,問她大半夜的給我打電話,肯定是有要緊事吧?

黃馨說“是的”,她還真有點要緊的事情,不然她都已經睡着了。

她正要說事,結果尖叫了一句:啊呀!

接着她急吼吼的說:我讓妍妍跟你說,我燒的湯開了,不行了,我得去關火,糊了明天早上可就吃不上了。

下一秒鐘,電話裏變了一個聲音,是成妍的。

成妍接過電話,給我講了事情的始末。

原來黃馨和成妍回家之後,打算洗個澡就睡覺的,結果黃馨的一個女閨蜜給她發視頻聊天。

那個女閨蜜不是別人,正是現在的電視劇界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楊仙兒。

楊仙兒演過兩部宮鬥劇,那清純的形象,打入了不少宅男的內心,被宅男封爲“純淨女神”。

“啊?楊仙兒?我去,我也是她的粉絲唉。” 我的聖體前女友 我聽說楊仙兒這個名字,頓時表現得比較激動,順帶着我又表示好奇:楊仙兒那麼大的腕兒,怎麼跟你們混在一起了?

成妍立馬糾正我的觀點,說:不是我們,是馨馨認識的。

說完,她又不無羨慕的說:我要是有馨馨那麼好的爸爸就好了,那麼有錢,還能投資影視劇,對了,你知道不,楊仙兒演的電影,就是馨馨爸爸投資的。

噗!

我暈,我一晚上都在想黃馨會不會是被人包養了呢,現在看來,機率等於零啊。

人家黃馨的爸那麼有錢,還投資影視劇,她能被人包養?

現在我幾乎猜出了,卸嶺力士石銀背後的老闆,絕對是黃馨的父親無疑了。

唉呀,多想了,多想了。

我一興奮,抓起面前的伏特加,一飲而盡。

“喂,喂,怎麼沒聲音了?”成妍問我。

我說沒事,講正事,晚上十二點,正是我們招陰人精神頭最活躍的時刻,來吧,說正事。

我現在真心興奮,興奮得想現在就出去找點事情做,發泄一下我突如其來的荷爾蒙。

成妍接着說起黃馨和楊仙兒的事。

楊仙兒不是找黃馨視頻嘛。

當時楊仙兒一臉的慌張,說話也是有一茬沒一茬的,反正就是車軲轆話。

越聊黃馨越困。

到十點半的時候,黃馨想找個理由去睡覺,這時候,楊仙兒突然喊住了黃馨,求黃馨不要去睡覺,她說她很害怕。

黃馨問楊仙兒到底怎麼了。

楊仙兒說她感覺有一雙眼睛盯着自己,那雙眼睛就在臥室裏面。

說到這兒的時候,楊仙兒還回過頭,不停的望着身後。

看到這一幕,黃馨明白了,八成楊仙兒是招惹到了什麼東西。

她立馬跟楊仙兒說:要不然你先出門,去賓館睡覺,明天我就找一個高人過來幫你。

楊仙兒說不管用,她感覺自己去任何地方,都感覺背後有眼睛盯着自己。

黃馨問楊仙兒這種情況有多久了?

楊仙兒掰着手指算了算,說有十幾天了。

“有十幾天就不多這一天了,放心吧,仙兒,明天高人一定給你帶到。”

黃馨安慰了也楊仙兒好大一陣,才讓她睡着了。

然後黃馨就給我打電話了。

“這事,還真可能是招惹到東西了。”我聽完成妍的敘述後,說。

“那你明天來找我們哦,我們明天去北京。”

“行!”

紅娘任務之桃花貓 我掛上電話,付了酒錢,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靠,我擔心了一晚上黃馨被包養了,原來她真的不是那種女人啊。

好吧,我心裏給黃馨道歉了。

回了家,我把鼾聲滔天的大金牙給喊起來了:老金,起牀,然後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你的鞋子,王八犢子,鼻子都給你薰壞了。

老金不情不願的起牀,穿好衣服,說跟我幹活真難,作息都沒個準點。

我冷笑着說:嫌棄活兒累是吧?明天我還有一客戶呢,那你肯定不去嘍?

總裁,惹愛成婚 “不去,不去,老金要休息,要去你自己去,給多少錢也不去。”大金牙不耐煩的揮手。

哼!我打了個響鼻,說:那客戶是楊仙兒。

聽到楊仙兒這三個字,大金牙的兩顆眼珠子都能放光:“什麼?楊仙兒?你說的是那個演電視劇的楊仙兒嗎?我可喜歡看她的演的戲了,哎喲,小李爺啊,你真是這個。”他豎起大拇指,接着說:“連楊仙兒都能約上,這個我得去啊。”

“你去幹什麼?不是要休息嗎?”我揶揄着大金牙。

大金牙訕笑着,說:我覺得吧,我們年輕人還是需要工作的,工作最重要。

“靠,你可別瞎白話了,四五十歲的人了,還年輕人?你這是強行年輕啊。”我把外套扔在了大金牙的身上,讓大金牙晚上布個收魂陣,搞定那羣黃皮子大仙。

……

晚上我們的活兒其實不重,布個收魂陣沒花費太多功夫,就是把幾根薩滿巫教的木刺,紮在“鐘鼓樓”村那座倉庫公寓的四周。

一共是八根木刺,按照東、西、南、北、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八個方位插好。

這個收魂陣其實就是一個陷阱,等着黃皮子往裏面鑽。

只要它還敢出現在倉庫公寓裏面,它就得被木刺扎中腳,離不開這幾道木刺了。

布好了收魂陣,我和大金牙就準備回去睡覺了,過兩天再來看收成,看看能不能把那幾只成了精怪的黃皮子都給抓起來。

爲了保證“收魂陣”的牢固,每一根木刺上,大金牙都塗了他自己的一滴指血!

“哦了,咱們坐等黃皮子上勾。”我檢查完每一個細節後,拉着大金牙回家了。

反正黃皮子要時間抓,那道石棺的來源,還得那劇組掌鏡回家之後才能問清楚,反正都是兩天之後的事情了。

中間先去一趟北京,把楊仙兒的事情給處理好了再說。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吵醒了,不過吵醒我的不是黃馨和成妍的電話,也不是大金牙的鼾聲,而是快遞的電話。

我接到電話,聽說他是中運快遞的時候,差點沒暴走,什麼快遞需要在大清早的送?這不是擾人清夢麼。

我十分不情願的爬起了被窩,穿着睡衣去外面簽收了快遞。

快遞沒有填寫收貨人,不知道是誰發的,快遞的包裹也老沉了,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搬着快遞到了桌上,打開了盒子後,我發現裏面竟然是一個保溫鍋,打開鍋一看,裏面竟然是燉的發白的肉湯,還冒着陣陣熱氣。

“哎喲?這……這是。”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跟黃馨打電話的時候,黃馨說她的湯快要煲糊了,才換成妍跟我說的楊仙兒的事情。

現在回過頭一想,原來黃馨的湯,是給我煲的呢。

我心裏涌起一股暖流,黃馨實在太體貼了。

我把湯放好,包裹裏面還有一張紙條。

紙條上寫着“快樂的一天,從早上喝到一碗濃濃的熱湯開始”,落款是黃馨。

我有種鼻酸的感覺,控制好半天才控制住,進了房間換衣服,打算穿得整整齊齊的出來喝完這一鍋溫情的熱湯。

可是……等我換好衣服出來的時候,我去……我看到了什麼……我看到大金牙竟然穿個內褲衩子,歪歪斜斜的坐在餐桌前打着飽嗝。

“啊……這湯,可真好喝。”

“大金牙。”我咆哮。

“喲,小李爺啊,你這燉湯的手藝不錯啊,這麼大一鍋湯,我全部喝完了。”說完大金牙還把保溫鍋翻過來,炫耀似的說:你看看,滴水不漏!

“我特麼的讓你滴水不漏。”我衝上去掐住了大金牙的脖子:你給我把湯吐出來,吐出來!

“小李爺,喝口湯,不至於的,我賠你。”

“不要你賠,我今天就要掐死你,給我一百萬都不行。”

……

事情在我海扁了大金牙一頓之後才落停,路上我警告大金牙,見了黃馨,就說湯是我喝了,你如果說湯是你喝了,我還k你!

大金牙連連點頭,他一再重複,說自己壓根不知道啊,要是知道的話,他一定不喝。

收拾了一陣,我們倆出門,去找成妍和黃馨。

黃馨已經定好了飛往北京的機票。

下了飛機之後,楊仙兒已經派車來接了。

雖然現在楊仙兒名氣不小,但是她用車很低調,就是一輛普通的豐田suv。

我們坐着車,到了楊仙兒的家。

在她家,我第一次看到了活生生的楊仙兒,比電視了的更加漂亮,大金牙這老光棍看得直流哈喇子。

楊仙兒對我說,她感覺身後有雙眼睛一直看着她。

我說我先檢查檢查。

我繞在楊仙兒身後走着,感受那種陰魂纏身的感覺。

一邊的大金牙在楊仙兒面前逞能,說這陰魂,比較弱小,他隨時都能滅了她。

說着大金牙開始掏法器了。

我卻猛的按住了大金牙,沉喝道:別動,這陰魂沒感覺出有害人的意思,讓我再想想。

「主人,放心吧,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別說是混沌歸元丹了,就是混沌神丹我都有把握的!」小墨十分自信的說道。畢竟現在天地鼎已經恢復到了最強的狀態。

Previous article

“大哥你看,有他這麼夸人的嗎?”程仲無奈的說道,引來了三人一陣鬨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