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這纔是我認識的展湘。

突然,有急促的腳步聲朝這邊而來,緊接着,江城的聲音響起,“不好,外面的麻煩大了。” 江城的話讓我一驚。

麻煩?難道是邪魂?

“別擔心,那個傢伙已經除掉了。”像是猜到我心中所想,簡諾安慰道。

“除掉?”我愣住了,“怎麼除掉的?”

之前不是因爲有我被挾持,他們一直束手難測嗎?

對了,後來呢?後來又發生了什麼?

我最後的意識,是眼前一片血紅,那又是怎麼回事兒?

言樂似想起了什麼,眉頭緊鎖,“曉曉,之前的事情,你真的不記得了嗎?”

“對啊,你知不知道你之前的樣子有多……”展湘迫不及待地想跟我說什麼,卻突然噤聲。

接着,我便感覺簡諾又把我抱緊了一些,下巴擱在我肩頭,聲音低沉暗啞,“曉曉,你很勇敢,是你的勇敢救了我們,但是……不要再那樣了,我會擔心。”

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哪樣,只能配合地點點頭。

江城頗爲無奈,“我說boss啊,現在不是你儂我儂的時候啊,外面似乎不對勁兒誒。”

“怎麼回事兒?”我掙扎着要站起來,卻有些體力不支。

簡諾半抱着將我扶了起來,我環顧四周,才發現我們依舊在那個聶府的花廳裏。

跟在江城身後走出花廳,就見外面的天色依舊是黑的,只是沉沉的夜幕,被一道又一道的閃電撕開。

“這……是要下雨的節奏?”展湘好奇地問道。

江城雙手環胸,“你不覺得這閃電很奇怪嗎?”

“哪裏奇怪?”

“沒有雷聲。”這次開口的,是言樂。

江城伸手打了個響指,“bingo!”

“這……有問題?”展湘還是不能理解。

其實我也不能理解,畢竟雷聲小,以致地上的人聽不到很正常,天地相隔太過遙遠啊遙遠。

這樣想着,我不自覺的把話說了出來。

“倒也是。”江城愣了愣,應和地點點頭,卻又道:“可我還是覺得不對勁兒。”

展湘送給他一個大白眼,“最不對勁兒的就是你了。”

“嚶嚶……”江城泫然欲泣,“小湘湘介是嫌棄人家了嗎?”

展湘一掌拍開他湊近的臉,“說了很多次了,我一直都很嫌棄。”

“哎呀,討厭~~嫌棄也沒用了,人家就跟定了。”

“……”

看這倆人之間冒出的粉紅泡泡,我無奈的搖搖頭。

真是倆活寶。

我擡頭看了眼簡諾,卻發現他神色凝重,一直在望着哪些閃電。

“怎麼了?”我扯了扯他的袖子。

他反手握住我的,沒多說其他,只道:“這些閃電,的確不對勁兒。”

“你們看你們看,我就說不對勁兒嘛。”有了簡諾的首肯,江城很是得意。

展湘再次附送他一對衛生球。

“你們看那裏!”言樂突然驚喊一聲,伸手指向了東方。

我順勢看去,便見那裏竟有紅光大盛!

紅色的光芒幾乎染紅了整片夜空,鮮豔的顏色,像極了血。

“這、這什麼情況?”展湘結巴着,與我面面相覷。

“嗚嗚……”

就在這時,一陣又一陣的哭嚎聲,自聶府門外的長街上,層層疊疊的傳了過來,聲音越來越大,彷彿有許多上門討債的陰魂。

我想,如果是真的是陰魂,估計全城的鬼都來了。

簡諾臉色驟變,“不好!有人拿走了血玉麒麟!”

“怎、怎麼會……這裏不就只有我們……”話音未落,我突然想到,自從從牢房裏醒來後,我就一直沒見過顧曉婉,該不會是她……

許是受不了這樣的哭嚎聲,展湘雙手捂住耳朵,大聲道:“到底怎麼回事兒?血玉麒麟和這些鬼叫有什麼關係?”

“這全城的鬼,在千年前,雖然都是些小人物,但一直被困在這裏,不得輪迴,怨氣積聚千年,任何一隻拿出來,都是極爲難纏的厲鬼,一旦放出淦霖,對人界,必將是不可挽回的災難。”

頓了頓,江城接着說道:“而血玉麒麟,正是起到了封印鎮壓這些厲鬼的作用。”

我聽的心驚不已,怎麼都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

江城知道的這麼清楚,簡諾肯定也知道,所以他纔會在一開始就阻止我嗎?

可他自己不也在找血玉麒麟?後來又爲什麼會同意?

突聞一陣號角聲,赫然是我進城之前聽到的那種。

“城門開啓,沒時間了,江城!”簡諾隨手幻化出方印,低喊了一聲。

江城依舊嬉皮笑臉的,眼神卻認真,“明白!”

“你們……”展湘眼中隱有擔心,似乎猜到了什麼。

江城擡手摸了摸她的臉,“放心吧,收服遊蕩世間的鬼魂,原本就該是我們冥界的責任,不會有事兒的。”

展湘難得的沒有揮開他的手,而是握起自己的拳頭,在他眼前揮了揮,作勢威脅,“你要敢帶着傷回來,我揍死你。”

“哎喲,好怕怕哦。”江城從善如流,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

此時此刻,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看着他倆傻笑。

掌心突然被捏了一下,我轉回頭,就見簡諾低頭,認真的看着我,“等我回來!”

等我回來……又是這一句。

似乎每次,只要他“出征”,他就會對我說出這樣一句話,像是一種保證,保證他一定會回來。

怕他擔心,我儘量笑着,用力地點點頭,“嗯,我等你。”

他跟着笑了起來,揉了揉我的頭髮,便退後一步,揚手一揮,深紫色的結界將整座聶府籠罩。

緩步走出結界,他頭也不回,我也不希望他回。

江城跟在他身後,就在兩人的身影快要看不見時,江城突然轉身,衝着展湘大喊道:“湘湘,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沒想到他會突然喊出這麼一句,不只是展湘,就連我都愣住了。

隨後,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傢伙,總算說出來了。

我轉頭看了眼展湘,才發現她已經紅了眼眶。

半晌,她雙手攏在嘴邊做喇叭狀,大聲回出一個氣壯山河的字,“好!”

“看,言樂,我們家的女漢子終於有人要了。”面對未知危險的恐慌被這份喜悅沖淡,我着急着與人分享,回頭一看,卻愣住了。

原本站在我身後的言樂,竟然不見了。 言樂突然不見了,這是我怎麼都沒想過的事情。

一發現這一事實,我幾乎破音,“展湘,言樂去哪兒了?”

他和我一樣,都是什麼都不懂的普通人,這時候外面正是最危險的時候,他卻不見了!

展湘還沒從感動的情緒中收回神,聽我這麼一吼,嚇了一跳,“他、他不是在呢嗎?”

說着,她的手往後指了指,可是一回頭的時候,立刻傻眼了,“怎麼、怎麼就剩我們兩個了?”

“我、我也想問啊。”他一個大活人,怎麼說不見就不見了?

展湘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讓自己冷靜下來,“江城他們還沒走的時候,言樂應該還在這裏,不然他們一定會提醒咱們,如果他是自己走的,應該還沒走太遠……”

“那,萬一他不是自己走的……”我忍不住猜測道。

她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你就等着,準備收屍吧!”

我知道,她並不是危言聳聽,不由更加擔心起來。

“不管怎麼樣,我們先分頭找找吧。”展湘撩了撩被汗浸溼的劉海,“反正這裏已經被簡大神下了結界,應該不會有危險。”

我想了想,點頭,“嗯,好。”

旋身要走時,展湘突然又叫住了我,“等等……”

“嗯?”

她將自己一直戴在手腕上的菩提珠摘下來遞給我,“分開的話,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這個你拿着,可以保護你。”

“不不不……”我連連擺手,“這可是你爺爺留給你的,我怎麼能拿,再說了,你也不需要它呀。”

“讓你拿着就拿着,費什麼話!”展湘不等我反抗,就強硬的拽過我一條胳膊,將菩提珠套在了我的手腕上。

剛要放下我的手,她突然“咦”了一聲,便盯着我的手腕,蹙起眉來。

我順着她的眼神看過去,才發現菩提珠正戴在小默送我的那條手鍊上,正正壓着它。

“怎麼了?”我狐疑地問道。

她又不是沒見過,從簡諾將手鍊轉交給我的第二天,我就將手鍊的事情,告訴給了展湘和言樂,那時展湘還大呼小默不講義氣呢,只記得我,不記得她。

“沒……”展湘緩緩搖頭,遲疑着說道:“可能……是我眼花吧,她應該不需要做這樣的事兒……”

最後一句,她的聲音很低,但還是被我聽到了。

“誰不需要做什麼事兒?”我忍不住問了一句。

“啊?”展湘愣了愣,隨即搖頭,“沒什麼。”

頓了頓,她拍拍我的肩,“好了,我們先去找人吧,你注意安全。”

說罷,她轉身走了。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拱門內,我才收回視線,不自覺地看了眼手鍊。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竟在那一瞬間,看到梨花吊飾中間鑲嵌的那顆冰藍色水鑽,微微閃爍了一下。

……

好在聶府並不算太大,我憑着記憶,走過後院的每一間廂房,卻都沒見着言樂的身影。

我有些焦急。

言樂怎麼會無緣無故就不見了呢?他到底是自己走的?還是……

不敢再想下去,我晃晃腦袋,繼續沿着後院用鵝卵石鋪就的小路,朝中庭花園走。

因有結界阻隔的緣故,這裏很安靜,聽不到外面的鬼哭狼嚎,小路曲徑幽深,路兩邊是搖曳的竹林,沙沙作響,像無數只鬼手在我身邊晃悠。

“咔嗒!”

小路上,許多鵝卵石都是凸起的,當我的腳不知踩上了哪一塊時,竟毫無預兆的陷了下去,聽這聲音,分明是踩到機關了。

我霎時一驚,沒等我反應,身體已經失重的往下墜去。

我嚇得緊緊閉上了眼睛,預料中的疼痛卻久久沒有傳來。

怎、怎麼回事兒?

我遲疑着,慢慢睜開眼睛,眼前的景象,讓我有些鬱悶。

我竟然又跑到某個人的墓裏來了。

不用說,肯定又是那個面具魂拽我進了夢中。

但,爲什麼每次都是在墓裏?

難不成,我上輩子還是個盜墓賊?

想到這裏,我忍不住嘴角抽搐。

舉目四望,才發現這次不再是墓道,而是墓室,不過應該不是主墓室,因爲這裏只有少許的陪葬品,是耳室的可能性更大。

轉了一圈也沒看到那個身披斗篷,臉戴面具的傢伙,我忍不裝道:“面具魂,你是不是也在?在就出來唄。”

“面具魂?”男女混聲突兀地在身後響起,帶着一絲不悅,“隨意幫人起外號,會不會太沒品了?”

我不在意地聳聳肩,“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只能這樣叫你啦。”

頓了頓,我擺手道:“哎呀,稱呼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你有沒有事兒?沒事兒的話就放我回去,我朋友不見了,我很擔心的好不好,沒空陪你玩兒。”

“朋友?那個富二代?”面具魂笑了起來,“放心,他好的很。”

“你怎麼知道?”我狐疑地瞅着他,忍不住猜測,“不會是你把他擄走了吧?不對不對,你擄他幹嗎?難不成,你喜歡男的?要抓他回去做老婆?”

不知道是不是聽他說,言樂很好,所以我的神經放鬆了,都開始天馬行空的。

雖然他每次都是在我夢中出現,但莫名的,我就是信任他,直覺他應該不是壞人,就算是壞人,也不會害我。

Www⊙ тt kán⊙ ℃ O

“咳咳……”他估計被我的話嚇到了,止不住地咳嗽,我兀自偷笑。

“我要是……也不會有你……”

他突來的低語讓我沒太聽清,我不解道:“你說啥?”

“沒什麼。”他清了清嗓子,道:“好了,要不要聽一下,這裏發生過什麼?”

“爲什麼不是看?”

他沉默了好久,面具後的眼睛似乎在瞪着我,“你能不能不這麼多話?”

“ok,ok,ok。”我妥協的對他比了比手勢。

下一秒,有聲音墓室牆的另一頭傳來,“誰都知道,神魄珠有長生不老之效,你覺得,我們會把這寶貝讓給你獨吞?”

這聲音很渾厚,像是出自一個壯漢。

“哼!我的東西,不需要你們讓!”

狂傲的女聲響起時,我徹底愣住了。

這個聲音是……初一! 又一次聽到初一的聲音,讓我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怎麼剛剛還因爲奶奶的事情怨怪簡諾,這會兒就跑來盜墓了?

不過……神魄珠?

這東西,我是不是在哪裏聽過?

“哼,初一,你別太囂張!我們這麼多人,就算你有通天的本領,也休想帶着神魄珠跑!”

“雪兒你當心,如果困難,不要硬來!”葉知秋叫道。

Previous article

“等等,前面好像有個洞”聽着鐵衣的話,我漸漸消失殆盡的希望再次燃起,我也顧不得看,照着鐵衣的樣子快速的向前爬行,果然在前方不遠處,石壁的西側看到了有一個洞穴,在我的身子剛剛進入洞內之後,我便聽到身後轟的一聲兩側石壁徹底合攏,倘若再慢個幾秒,估計就是等着當化石的節奏了,看着身後的巖壁,我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滿臉都是汗珠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