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乃音氏一族聖女音艾夢,現奉聖主之命,招來祖鬼,請問祖鬼,你願意幫我嗎?”音艾夢凝神看着面前紅衣女鬼說道。

紅衣女鬼面容精緻,不過面無表情,看了一眼音艾夢眼睛微微垂簾,滄桑道:“我願意有什麼好處嗎?”

“當然有。”音艾夢指了指郭影,“她是你的主人,從此你遨遊天下,不必再入地府,請問祖鬼,你願不願意?”

“我願意!”

音艾夢看着郭影,“郭影,剛纔的話我都說了,請問你願意嗎?從此以後不能愛上任何男人,不和男人產生關係,產生感情,你願意嗎?”

郭影捏了捏粉拳,林羽的音容笑貌不斷在腦海中閃現。

“郭影,你願意嗎?”音艾夢皺眉再問。

音艾夢原本以爲郭影的恨意已經超過了對林羽的愛意,可是如今看來,情根已深,很難去除!

想到這裏,音艾夢拿出一根玉笛,輕輕吹響。

一股無形的音律在房間中飄蕩,郭影原本回憶着林羽,可是很快,她看到林羽站在她的面前,指着郭影嘲笑。

“哈哈,好醜啊,齙牙。”

“郭影,你這種女人誰要啊,太難看了。”

“郭影,你變好看了又怎樣,有謝婷婷好看嘛?人家是明星誒,哈哈哈……醜比……”

“啊……林羽,我殺了你!”

郭影發出一道怒吼,手掌朝着面前林羽的幻影直接抓去,幻影消失,緊接着音艾夢再問:“郭影,你願意嗎?”

“願意,我願意,我要殺了林羽!”郭影惡狠狠的說道。

紅衣女鬼尖笑一聲,鑽入郭影腦門,郭影匍匐在地痛苦痙攣着。

音艾夢得意點頭,“如今你是我音氏一族第六十八代傳人,特賜你音姓,以後就叫音郭影,記住,加入音氏一族不得背叛音氏,否則功法反噬,爆體而亡!”

“這是我們音氏一族音功第一式功法,習成之後,實力直升至道者境巔峯!”

郭影:“謝師尊……” 秦嬌嬌之前在上廁所,回來的時候白素素就拉着秦嬌嬌過來,把剛纔林羽和謝婷婷的事說了一下。

這一下子秦嬌嬌驚訝的差點把眼珠子都瞪出來,怪不得公司裏有人傳在公司看到一個很像謝婷婷的人在轉悠,原來她是來找林羽的。

秦嬌嬌咬牙切齒,白素素輕聲說:“秦總,你沒事吧?”

大家可都知道秦嬌嬌和林羽的事,之前還公佈戀情呢,雖然是假的,但是大家認爲真的啊。

炮哥說:“秦總,節哀,哦不是,我是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回頭勸勸林羽。”

“是啊,不就是失戀嘛,我也被人甩過。”白素素爲了安慰秦嬌嬌,所以嘆氣說道。

秦嬌嬌都要崩潰了,我可是美人豹啊!竟然被手底下的人這樣安慰。

頓時冷冷道:“你們說什麼呢,我會傷心?實話說吧,我和林羽一直是假戀愛,目的是做給我家裏人看的,如今我們公司都穩定了,可以不用裝了。”

衆人一臉不可思議,假裝男友?

擦啊,城裏套路就是深啊!大家都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不過……這不會是秦嬌嬌爲了避免尷尬,故意說的吧?

秦嬌嬌冰雪聰明,自然知道同事們的想法,於是拿出當初和林羽的合同說:“白紙黑字寫着呢,我會胡說?”

衆人這才相信,一個個豎起大拇指。

炮哥說:“哎,我說呢,你們倆怎麼會在一起。”

炮哥心想你這麼兇,林羽和你在一起還不得被弄死。

白素素尷尬說:“哦,嚇我一跳,我以爲你被林羽甩了呢,害的我還怕你想不開。”

秦嬌嬌:“……”

“好了,大家不要瞎猜了,林羽作爲我們公司的總經理,我們應該爲他感到高興是不是?”

秦嬌嬌拍拍手,隨即說:“咦,他們人呢?”

“剛剛走了啊。”白素素說。

“什麼?走了!”秦嬌嬌連忙追了出去,只見謝婷婷載着林羽已經開了出去,頓時咬牙切齒心中怒罵:好你個林羽,居然不和老孃打個招呼就跑了!看我下次怎麼收拾你!

…………

林羽一直自由慣了,受不了宴會這種氛圍,怎麼說呢,就是都很假,況且對林羽來說,以他現在的能力,沒必要巴結誰誰。

所以在謝婷婷提議離開這裏之後,他也就走了。

路上,林羽肅然說:“今天我差點被記者拍呢。”

“切,怕什麼,現在我都不在乎了你還在乎啊。”謝婷婷給林羽拋了個媚眼。

林羽說:“怎麼能不在乎啊,你那麼有名,我怕也出名啊。”

“你也有怕的時候啊。”

豪門小老師 “當然了,我們修真之人,還是要低調。”

“那好,以後我注意了,不過我們接下來幹什麼?”

“雙修啊,我想過了,你是女我是男,以後經常雙修,你也能修真了。”林羽很嚴肅的說道。

這下謝婷婷小臉一紅,“討厭,你就沒別的辦法了嗎?我們倆畢竟沒結婚呢。”

林羽咳嗽一聲,“這年頭婚前那啥很正常不是?”

“去你的……”

謝婷婷伸手就是往林羽大腿掐去。

“哎呀,你還會這招……”

林羽趁勢就往謝婷婷胸前摸去,我曹,手感真棒。

“滋滋滋……”

車子一個急剎車,尼瑪,追尾了!

所以說開車不摸nai,摸nai不開車,血淋淋的教訓啊!

就是老司機也經不起這樣折騰啊!

前面一輛比亞迪上下來一個流裏流氣的男生,染着黃毛,打着耳環,異常囂張罵道:“我曹!眼瞎啊!敢碰我車子!”

我去,很囂張啊!

黃毛男生敲了敲窗戶,惡狠狠再罵:“你特麼的還不下來看看,我曹尼瑪的!敢撞我洋哥的車!”

車窗緩緩搖下,聽着不堪入目的罵聲,謝婷婷皺眉說:“先生,我撞你的車是我不對,不過你也不至於罵的這麼難聽吧?”

黃毛看到開車的竟然是個大美女,我勒個去,越看越熟悉啊,貌似……我曹,謝婷婷!

這小子直接就是愣住了,眼睛上的墨鏡一摘,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謝……謝婷婷!”黃毛神色驚訝,緊接着露出輕佻笑容,“原來是大明星啊,我勒個去,不好意思,剛剛我說髒話了,對不起。”

謝婷婷面無表情,說道:“只不過輕微碰了一下,賠你一萬夠嗎?”

其實這一萬已經很多了,畢竟只是颳了一小撮漆,不過這黃毛可不幹了啊,他笑着搖頭,目光卻是朝着謝婷婷高聳處看去,這居高臨下的,我擦,風景很亮眼啊!

這目光讓謝婷婷無比噁心,皺眉道:“先生,請你自重!”

“哈哈哈……自重,當然自重,我也不要你賠錢,陪我吃頓飯就可以了。”黃毛很囂張啊,難得遇到大明星,還是謝婷婷這種極品美女,怎麼能錯過這個機會。

“先生,請你尊重點人,否則我會讓你知道有些人你惹不起。”這時候副駕駛的林羽很生氣的說。

能不生氣嗎,剛想老司機“開車”呢,尼瑪的追尾了這小子的車,這不是壞老子好事嘛,關鍵是這態度很囂張啊,林羽覺得給他點教訓。

黃毛一看,喲呵,副駕駛有個小年輕啊,和大明星在一起,估計是個富二代吧,看這一身也沒幾件名牌,呵呵,應該是渣渣般的存在。

頓時笑容很深的說:“謝小姐,這種男的你也找啊,以後跟我吧,做我馬子,我馬上給你買輛蘭博!”

謝婷婷笑的很得意,“你開比亞迪的說給我買蘭博?”

黃毛臉一紅,卻是說道:“沒辦法,家裏人說讓我支持國產,必須讓我開比亞迪,不過放心,你做了我女人,我會讓我爸給你買蘭博的!”

謝婷婷輕笑道:“可以啊。”

黃毛聞言大喜,說道:“那好,放心吧,跟了我不要說蘭博,就是限量版跑車也是沒得問題。”

“不過我有個小小的問題。”

黃毛大言不慚的擺擺手說:“說吧,只要在這座城市內的事,還沒有我沈洋洋擺不平的。”

我曹,林羽表示他很囂張啊,隱隱的發現這小子和某個人長得挺像,一下子也想不起來。

謝婷婷笑眯眯的指了指旁邊副駕駛的林羽,說:“我的問題很簡單,你要是打得過他我也不要你的蘭博,直接就跟你了!” 一聽謝婷婷這話,黃毛頓時高/潮了啊,整個人興奮的都要飄了,屁顛屁顛的興奮拍手叫好,“哈哈哈,謝大美女,你還不知道吧,鄙人從小就練空手道,還是柔道高手,師從港島武術家大師迷蹤拳,醉拳,散打,我樣樣精通,這小子和我打,哈哈哈,我怕別人說我欺負他。”

沈洋洋笑的那個得意啊,這時候他有些感激自家那個姐姐了,要不是自己那個霸道姐姐一直逼着他練功,現在他怎麼會有機會一展身手啊。

沈洋洋沒有絲毫顧及,囂張說:“謝大美女,等我把這小子打敗,咱們倆今晚就洞房。”

謝婷婷皮笑臉不笑說:“那我拭目以待。”

一個人的江湖 林羽下車了,很無奈的說:“快點打吧,我還有事呢。”

我曹,沈洋洋表示這小子逼格很高啊,能和他有的一拼!

頓時擼起了袖子,擺起一個迷蹤拳的手勢,爆喝:“看拳。”

林羽上去掄圓了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沈洋洋原地打飛了出去。

這巴掌勁道可是出奇的大啊,頓時沈洋洋原本白晢的臉龐高高紅腫了起來,他捂着臉咆哮:“我的臉,我的臉啊……”

車內的謝婷婷也是目瞪口呆,暗道林羽下手真狠,不過這一刻她產生了一股強烈的安全感,被人保護的感覺真好。

林羽說道:“這次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下次再讓我看到,哼,另一邊臉你也不要想要了。”

說完瀟灑要進入車裏,沈洋洋捂着臉喊道:“你可知道老子是誰不?”

林羽不屑說道:“老子管你是誰,信不信我再抽你……”

沈洋洋眼中閃過兇光,冷哼道:“你等着。”

“切,怕你不成?”

兩人的打鬥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如此好戲引起周圍人興奮點評。

“這小年輕看着不是很結實,沒想到挺能打。”

“是啊,剛剛你沒看到。”一個大媽磕着瓜子眉飛色舞說:“當時那小年輕上去就是一巴掌啊,這個黃毛就被抽飛了,咯咯咯,就是被抽飛的,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呢。”

一個大叔點評,“這個小年輕一看就是練過功夫,想當年老夫差點是少林弟子,哎……”

大媽說:“我還峨眉山弟子呢。”

周圍人的調侃讓黃毛臉色通紅,尤其是一些大媽大叔說他還是廢物,這讓他感覺到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侵害,氣憤之下,惡向膽邊生,竟然從口袋裏拿出一把彈簧刀,惡狠狠的說道:“小子,今天我給你放放血。”

周圍人一見竟然動刀子了,一個個的連忙後退,生怕被波及到。

大媽倒是挺熱心腸的,喊道:“小夥子,冷靜,一刀判幾年,不合算。”

大叔也喊道:“是啊,吃虧是福,不就是被抽飛了出去嘛,習慣就好。”

尼瑪啊,這是勸人家還是激人家?

沈洋洋被說的越想越生氣,原本白晢的臉龐也變得異常猙獰,惡狠狠的衝過去喊道:“老子弄死你。”

林羽鎮定自若,一個普通人拿着一把破刀罷了,在他眼中就好比一個三歲小兒拿着一把指甲刀對一個大漢舞刀弄棒,真的太弱了。

“找死!”

林羽瀟灑踢出一腳,再一個迴旋踢,那個瀟灑啊,圍觀的大叔大媽一個個都看呆了,這是武林高手啊!

而沈洋洋嗷嗷叫的倒飛出去,趴在地上捂着另一邊臉,“哎呦疼死我了,小子,我一定饒不了你。”

林羽說:“有什麼花招儘管使吧,本少奉陪!”

見周圍人越來越多了,林羽也上了車,和謝婷婷離開了這裏。

等人一走,沈洋洋拿起電話,哭喪着臉說:“姐姐,嗚嗚嗚……”

“咋地了?”電話那頭咆哮,沒辦法,姐最近心情不好,男朋友不但不理她,還跟一個大明星勾搭在一起了,尼瑪的心情能好嗎。

“嗚嗚,我被人揍了……”

“真是廢物,先等着,姐正辦正事呢,事情辦好就找你!”

……

另一方面,車子開出去之後,謝婷婷沒心沒肺的笑着,說林羽打得好。

林羽正色說:“該去辦正事了。”說完就朝謝婷婷胸口瞄!

“去你的,我們先練功。”謝婷婷嘴角一撇。

林羽心想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於是說:“那行,先去我別墅!”

很快到了別墅,林羽直接扔給謝婷婷一顆丹藥,讓她先淬體,隨後謝婷婷去了浴室,林羽自然也跟了進去,美其名曰淬體異常兇險,必須有人看着。

不過很快便被謝婷婷氣惱的推了出去,說道:“爲什麼一定要雙修呢,其它條件不行嗎?”

林羽雙手一攤,“雙修,不雙修你回家吧。”

“不行,絕對不行!”謝婷婷羞惱的搖頭。

林羽突然抓住謝婷婷雙手,深情說:“放心吧,我不會欺負你,我這本雙修功法只是就抱着,不幹什麼的。”

褚雁翎一驚,走進去問道:“怎麼?李大人要走了?”

Previous article

不過當小木匠去瞧它們那細長的眼睛時,卻感受到了一種說不出來的冰冷寒意,而且這些小畜生的嘴角帶笑,彷彿是在竊喜一頓美餐,即將到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