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愕然。

“廣元子道長的修爲很高,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能打敗他,還驅散了他的魂魄!”藍天佑沉重又憤怒的聲音傳來,壓的我有一瞬間喘不過氣來。

我想起了昨晚看見的那個酷似墨寒的身影。

還有廣元子道長那裏殘留着的墨寒的氣息。

難道說,因爲官廣元子道長說出了我身上有另外一道魂魄的氣息,所以才被墨寒滅口了?

不!不可能的!被附身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墨寒不會在這個時候去滅口!

一定不是他!

不是他!

藍天佑卻像是能聽得見我內心的掙扎一般,對我道:“道長的屍身上,有你身邊那隻鬼的鬼氣殘留。我聽說他是冥王,恐怕也只有他,才能讓廣元子道長在毫無任何還手之力的情況下,魂飛魄散了吧……”

“別說了……”我有些顫抖的打斷了藍天佑,他的話彷彿有一種魔力,讓我不由自主的煩躁的想要掀桌子。

藍天佑識時務的沒有再開口,我低着頭,反覆回想着這件事,總覺得說不出的怪異,彷彿進了一座迷宮,怎麼也走不出來一般。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決定想不通這件事暫時先不去想,擡起頭的時候,看到藍天佑正望着我。只是他的眼神飄忽的很遠,彷彿在透過我看着另外的什麼一樣。

見我擡頭,他收起了那飄遠的目光,對我露出和善的笑來。

我想不到藉口下逐客令,只能默默低頭吃那早就涼掉的早飯。

忽然,藍天佑喊了我一聲:“紫瞳。”

我擡頭,他的眼神關切,卻似乎有夾雜什麼複雜的情感:“那道附在你身上的魂魄,還安分嗎?”

“感應不到她在做什麼小動作,算安分吧……”我有些忐忑的說着。

他望着我若有所爲,眼神再次飄遠起來。我盯着他的眼神,想要看透他在看什麼。

他似乎注意到了,一笑,掩飾掉了那飄忽的眼神,對我道:“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可以來找我。”

“不必。”

我還沒開口,墨寒的聲音已經先一步響起。

他大步走到我身邊,眼神不善的望着藍天佑:“你可以走了。”

藍天佑笑着起身:“我也只是看到紫瞳一個人在這裏,過來看看她而已。”

“慕兒有我,不是一個人。”墨寒不快道。

藍天佑語塞,只能看向我:“紫瞳,我對你的承諾,不會變。”

你爲什麼要當着冥王大人的面說這種話!!還嫌自己身上仇恨不夠高麼!!!

墨寒果然不快的剜向藍天佑,我還沒來得及爲自己的清白辯解一把,墨寒伸手衝着藍天佑一點,藍天佑的腳下驀然出現一個法陣。

法陣快速旋轉,閃過一道藍光,藍天佑就和法陣一起消失在了早餐店裏。

我目瞪口呆:“你把他弄去哪裏了?”

“方圓五百米內的任何地方。”墨寒一臉的任性加不爽。

我默默在心裏估算了下距離,方圓五百里可能是早餐店隔壁的小巷子,也可能是山上的天池……

Www▲тт kan▲¢ ○

在心裏給藍天佑點了根蠟,祝他好運。

墨寒伸手探了探我的豆漿,皺眉:“都涼了,怎麼還喝。”又一次查看過大半碗粥和沒動過的有條,發現都涼了,他招呼店家再給我準備一份熱的過來。

趁着這個時候,我給藍景潤髮了個短信,讓他派人去查一下藍天佑的行蹤,確定藍天佑安全後,告訴我一聲。

不然,藍天佑要是被隨機傳送進長白山天池裏去餵了雪天蛇,我會有犯罪感的。

墨寒將老闆重新端過來的熱豆漿塞

進了我的手中,輕輕吹着熱粥,等吹得不燙口了再餵我。

我就着吃了兩口,衆目睽睽之下,還是接過了他手上的勺子:“我自己來……”

墨寒也沒堅持,幫我去將油條分成了小段。

怎麼感覺……冥王大人越來越有人夫的模樣了呢……

吃着早飯,我問了墨寒廣元子的情況:“道長的魂魄,找到了嗎?”

墨寒眼中閃過不快:“城隍那裏沒有他的姓名登記,我用索魂幡找了附近兩座城的距離,都沒找到他的魂魄。”

他說到這裏頓了頓,看向了我:“慕兒,要是我沒猜錯的話,他十有八九已經魂飛魄散了。”

和藍天佑說的一樣……

墨寒握住了我的手,寬慰我:“還會有辦法的。”

我點了點頭,將老道長是廣元子道長是事,告訴了墨寒。

墨寒略一沉吟:“既然他也是清虛觀的,能看出來你身上的魂體,可以從清虛觀下手。昀之還在清虛觀,他看得懂那些古籍,告訴他一下吧。”

昀之有個很神奇的技能,就是自帶翻譯功能。無論是失傳多久的古文字,他都能看得懂個七八成。

有些像藏族地區的天授詩人,許多人也許一生一個字都不認識,但是某一天便頓悟了,沒有人教過便可以傳唱《格薩爾王傳》這樣的詩篇了。

昀之便是這樣,沒有任何人教過他,但是隨便給他一本古籍,他都能看得懂。

墨寒說,這是因爲他的魂魄強大,可以在潛意識中連接古代。

面對墨寒這次的提議,我卻拒絕了:“不用跟昀之說,他也會去查。這次就別說了吧,我不想他再擔心我了。”

墨寒也沒堅持。

吃過早飯,帶着一肚子心事,我們上了山。

雖然不是旅遊旺季,但是去長白山觀光的人還是很多。我和墨寒牽手走在上山的山道上,他的手緊緊握着:“要是走不動,我揹你上去。”

我點點頭:“好。”

這樣的墨寒,怎麼可能會害我呢。

在山腰處歇息的時候,我收到了藍景潤的短信,藍天佑一切平安,我便沒再去關心他。

到天池的時候,附近有不少人在觀光,我怕我靠近把雪天蛇的心臟放回去,人家會以爲我在亂丟垃圾,便對墨寒道:“我們等晚上沒人了,再去放心臟吧。”

“嗯。”墨寒自然是隨我。

兩個人在附近的著名景點逛了一圈,我見墨寒望着一棵雲杉出神,好奇的也望了許久,什麼都沒看出來,忍不住問道:“墨寒,這棵雲杉怎麼了?成精了嗎?”

墨寒搖搖頭:“只是棵普通雲杉,只是……覺得這裏有點眼熟。”他頓了頓,想了好一會兒才道:“我似乎來過這裏。”

他說着拉着我向前走去,走到一塊立着“前方懸崖,禁止靠近”的警示牌前,打橫抱起了我。

“別怕。”他在我耳邊輕聲呢喃過,衆目睽睽之下,墨寒居然抱着我躍下懸崖!

我果然有遇懸崖必落崖的屬性!

好在有墨寒在,我也並不是很害怕。

緊緊的抱着他,我們平緩的往下落去。期間,我還見到了不少長在懸崖峭壁上的靈花妙草。

一個紅色的果子前,墨寒停了一下,手腕一動,那枚果子便落在了他的手中。

施了個法術將果子上的灰塵去掉,他將果子遞給了我:“嚐嚐,好像是甜的。”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墨寒看向我的眼神中,帶着一股小小的期待。

放心啦,冥王大人,就算你記錯了,這果子其實是苦的,我都不會怪你噠!

這果子比蛇果稍稍要小一些,我接過咬了一小口,真的好甜!

“好吃!你也嘗一口!”我將果子送到他脣邊,墨寒吸了一小口,用法力將他吃過的那一小塊割掉了,免得我再吃到那塊沒味道的果肉。

切口切的無比逼真,還帶着一小排可愛的牙印。

“這是什麼果子?”我一邊接着墨寒遞過來的另外兩個果子,一邊問道。

“不記得了,只是聽說味道似乎不錯。”墨寒道。

有的吃我也不是太關心,反正估計上了懸崖,我就是想吃也吃不到了。

那一棵草上的三個果子都被我們摘完,墨寒抱着我繼續往下移去。正當我開始啃第二個果子的時候,墨寒停止了下落,順口也吃了口我手上的果子。

而我們的面前,居然出現了一個黑黢黢的山洞!

這裏沒有陰氣也沒有鬼氣,反而飄散着淡淡的靈氣。我聯想起自己以前看過的小說,問道:“仙人洞府?”

墨寒搖搖頭:“是天然形成的一處洞府,裏面有一眼靈氣溫養的溫泉。”

他說着抱着我飄入山洞,一直到進洞都沒放下我:“腳下石塊多,我就不放下你了,免得摔跤。”

同時,他召喚出了幾團藍焰,圍繞在外面身邊,正好給我照明。

在山洞裏面繞了好久,墨寒才抱着我停在一處有亮光的地方。

那裏翠綠色的藤蔓圍繞,中間的確有着一汪靈泉。靈氣雖然比不上湯谷靈泉,但是給人的感覺很舒服。

“夫人,這幾天奔波勞累,泡溫泉緩解一下吧。”這個色鬼一臉正經的說着。

冥王大人的泡溫泉肯定是鴛鴦浴!

外帶些少兒不宜的畫面!

這溫泉一泡,便是半夜。我昏昏沉沉的睡着,不知不覺又做起了夢。

這一回,我清楚的認出來場景是在長白山。

墨寒一襲黑衣在前面走着,我和往常一樣,在後面追着,一直追着他上了十六峯之一的峯頂,似乎就是他帶我掉下懸崖的這座山峯。

墨寒停在一處懸崖邊,我走上前,笑着對他道:“聽說,長白山峭壁上,生長着一種有緣人才見得到的果子。那果子通體紅色,香甜可口。若是夫妻雙方可以共享一個,可以幸福美滿一輩子。”

即使我看不見,我也能想象到,此刻,我望向墨寒的眼中,一定滿滿的都是愛慕。

墨寒卻不爲所動,彷彿沒有聽見一般,淡漠的望着天邊的雲捲雲舒。

我等了好一會兒,見他沒有反應,自己拿出一隻紙折的鳳凰,吹了一口靈氣,那紙鳳凰便變的老大。

“我下去看看。”我對墨寒燦爛的一笑,乘着五彩斑斕的紙鳳凰便飛下了懸崖。

(本章完) 在夢裏,有沒有找到那果子,我不知道。只是,我漸漸意識到了什麼。

長白山,墨寒以前來過。

而我做的這個夢,恐怕也不僅僅是夢吧,還是那個女人的記憶。

也就是說,她曾經和墨寒來過這裏……

我的心一沉,從半夢半醒間驚醒。

墨寒擁着我靠着池壁,見我不安的醒來,關切道:“做噩夢了?”

我點點頭。

那夢的情景並不可怕,卻像是一把刀割在我的心頭。

“我在,別怕。”墨寒伸手撫過我的頭,又落在我的背後輕輕拍着。

我恍惚想起夢中那女人提到的果子,越想,越覺得那是白天我和墨寒吃的紅色果子。

想到這裏,我從墨玉里將最後一個果子拿了出來,氣沖沖的咬了一口,又送到了墨寒脣邊:“你也咬一口!”

墨寒雖然不明白我大晚上的怎麼會突然吃起了果子,但是聽話的就着我咬過的地方,也咬了一口,留下了一小排牙印在果子上。

我又咬了一口,然後又遞給墨寒。

一人一鬼這樣吃完了一整個果子,我頓時覺得心情好了不少。

就算那女人找到了果子又怎麼樣,我和墨寒一起吃了三個,我們可以幸福美滿三輩子!

等等!那女人要是下去找到了四、五、六、七……個果子怎麼辦?!

墨寒見我開心了一下又病怏怏的倒在了他身上,問道:“還餓?”

我搖搖頭,思索了一把,覺得不能給那個女人一點點機會!

“墨寒,我們再去找這種紅色的果子好不好?”我問墨寒。

“好。”墨寒一口答應了。

我立刻拉着從他溫泉裏起身,墨寒提醒道:“那果子可遇不可求,要是找不到,也別不開心,我再去給你找其它好吃的。”

要是找不到……那我就當那女人也沒找到吧!

“好!快走快走!”穿好衣服,我拉着墨寒磕磕絆絆的往山洞外跑去,幾次都差點摔倒,都是墨寒幫我穩住了身子。

看不過我這個樣子,他快步上前打橫抱起了我,帶我走了出去。

此刻,已經是午夜了。墨寒抱着我繞着這座山峯峭壁來回轉了一圈,都沒再看見那紅色的果子。

我不死心,又去附近的幾座山峯上找了好久,都沒找到。

眼看就要破曉了,我只能暫時放棄了這個想法。

“算了,我們去天池吧。”我有些灰心的抱着墨寒,心裏還在反覆盤算着那女人會找到幾顆果子,墨寒是不是也和她一起吃過。

越想……越不開心……

一瓣黑蓮驀然出現在我面前,我擡頭,發現是墨寒從墨玉里養着的黑蓮上摘了一片下來。

“嚐嚐這個。”他道。

他是以爲我沒找到好吃的,所以不開心吧。

我低頭咬了一口,跟百合花的口感差不多,但是比百合要清脆爽口很多。

“好吃!”那一小瓣花瓣很快就被我吃完了,“還想吃……”我沒出息的看向了墨寒。

“你是活人,黑蓮花瓣不能多吃,不許貪嘴。”墨寒說着,還給墨玉里的黑蓮們劃下了一道結界,防止我偷吃。

撇撇嘴,我只能放棄。

來到天池,周圍寂靜一片,漫天的繁星倒映在天池中,彷彿一地的鑽石一般。

“放天池中央還是放邊上?”我問墨寒。

“隨你。”

我拿出那枚紅寶石想了想,道:“還是去天池中央放下去吧。放邊上的話,萬一被人發現撿走就不好了。”

手中的紅寶石彷彿能感應到一般,閃了一下。

墨寒抱起我,帶着我來到了天池中央。

“按照約定,送你回家了喔!我不知道你還有沒有魂魄殘存在心臟裏,但是要是有的話,好好修煉,說不定我們還能再見面。這次要小心些,別再被壞人抓住了。”

紅寶石靜靜聽着我的話,折射着漫天的星光。

我俯身,將雪天蛇的心臟慢慢放入了天池中。

寶石沉入水中,頓時紅光大作。墨寒遮住了我的眼睛,等到光沒那麼亮了,我看到紅光中,站着一個女孩兒的身影。

“謝謝你……”她對我一笑,純白色的身影很快又消散而去。

發着紅光的寶石還在緩緩下墜,忽然,平靜的天池涌起了波浪。波浪之下,一道道巨大的身影來回穿梭,似乎都是一條條蛇影,瘋狂的追逐着那塊紅寶石。

天一黑,吃過飯,因爲天氣冷,煤爐子又不能放在室內,因爲要關閉門窗睡覺,怕中了毒。只有早早的縮在被子裏聊天,牀前的書桌上每人放着一杯茶,牀底下每人一個摻了水的小尿盆,冬天只能是這樣的。

Previous article

「皇上,並非是我不想交於胡內侍。」李雙希向胡內侍施了一禮,以示歉意,「暮暮只是擔心,此事事關重大,暮暮一定要親自稟明皇上。這其中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