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殭屍竟然慘叫一聲,退後幾步。

而那早已只是腐爛的黑骨的手掌卻是停留在了我的肩頭。

在我們的身邊站着一個一身黑衣的女子。

這個黑衣女子手裏拿着一柄紫色的利刃,一身黑色的長衫迎風飛舞。

“姬芳華……姬姑娘!”

這會兒小蝶也是走到了我的身邊,揮手將那腐爛的手掌直接抖落到了地上。

姬芳華站在我的身邊,她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冰冷道:“楊公子你們先走吧,我來攔住這個殭屍,這個殭屍乃是屍族之中用屍填魂造就出來的一個高手,實力十分的可怕,你們先走吧!”

說話之間,姬芳華已經成了戰鬥的狀態,弓着身子,右手豎着抓住那紫色利刃的手把,一雙眼睛冰冷嗜殺。

和姬家的人我只是接觸過兩個,一個是第一次見到的姬無命,還有一個便是此刻站在我身邊的姬芳華。

八兩叔曾今就和我說過姬家人很神祕,而且也是屬於上古的大家族,只是隨着歷史的變遷也是開始隕落,不過在修道界沒有人會懷疑姬家的實力。

“姬家的葬魂之術,不錯,不過你一個姬家的小輩,擋不住我的!”那腐屍揮揮手,頓時那纏繞在他身體周圍的屍氣便開始瘋狂的朝着我們而來,自然姬芳華也在攻擊範圍之內。

“姬姑娘小心,這個屍體內的靈魂超脫了四道,所以他操控的屍氣能夠穿透人妖鬼魔的一切防護!”

小蝶連忙提醒,然後站在我和兒子的面前,眉心微微一顫,一

道佛光瞬間凝結成了一道結界將我們護住。

而姬芳華一步踏出,他手上那紫色的利刃瞬間斬斷了屍氣,身子飛快的閃爍之間已經站在了那殭屍的面前,然後猛地一刃刺下,整個空間陡然之間爆開了一道波紋,但凡是被這道波紋波及的屍氣都剎那之間化爲了烏有。

“龍息!”

看到這裏,小蝶頓時臉色微變,身子陡然退後幾步,然後揮手之間,出現了一道結界,將我們三人保護在其中。

而站在那屍體身後的姬芳華身子此刻一閃,退後幾步。

“姬家果然藏有一條龍脈,不過今日過後,姬家將不復存在了!”

那殭屍說哈之間,滾滾屍氣瞬間化作了一隻巨大的手掌朝着站在那裏的姬芳華抓來,這一刻的姬芳華眉心一顫,我看到了姬芳華此刻直接劃破了自己的五根手指,凌空一抓。

轟隆!

整個空間瞬間爆開,在姬芳華的頭頂出現了一條龍影,飛快的注入了她手上那紫色的利刃之中。

“找死!”

看到這一幕,這個殭屍不知爲何發怒,那巨大的手掌更是瘋狂朝着姬芳華抓來!

“姬姑娘,小心!”

我感覺到了那恐怖的氣勢,連忙叫道,手上更是緊握着長槍。

“相公,我相信姬姑娘一定有辦法剋制的,姬家人十分的神祕,就算當年奶奶都說了姬家掌握着許多不爲人知的禁術,個個強大。”

嗡!

就在只巨大虛影大手抓下來的瞬間,我看到了姬芳華竟然接着那紫色的利刃穿破了虛影大手,然後直接朝着殭屍的頭顱斬來。

“不知死活!”

“封!”

就在那殭屍大吼一聲之後,姬芳華伸出那早已是血流不止的手掌對着那殭屍的胸口猛地一掌拍下,速度之快估計那殭屍都沒有反應過來,而就在這一聲封自己剛一出口,那殭屍的臉色大變,甚至原本要躲閃這一利刃的心都沒有了。

紫色的利刃直接劃破了殭屍的脖子,一股股屍氣瞬間嗤嗤響個不停。

那殭屍的頭顱就這樣被姬芳華直接的斬斷了,但是就在姬芳華斬斷頭顱的瞬間,那殭屍乾枯的手掌瞬間伸出頓時洞穿了姬芳華的小腹。

“沒想到姬家竟然放心將喚龍刃交給你一個小輩,看來你在姬家的身份不簡單呀!”

那殭屍的頭顱雖然被直接的斬斷了,但是依舊可以說話。

姬芳華此刻秀眉皺成一團,然後身子飛快的退讓,那雙滿是屍氣的手在從他的小腹處嗤噗一聲退了出來。

“姬姑娘……”

姬芳華身子一閃,便已經站在了我們的身前。

隨後她將手上那紫色的利刃扔給了我,那紫色的利刃根本就不畏懼小蝶佈置的結界。

“楊公子,這是我姬家送給你的見面禮,你身上有龍氣護體,用你的精血便能召喚我姬家龍脈的龍息加身,我一定會封印住這個殭屍,你們先走!”

而這一刻我已經看到了姬芳華身下流了一灘血,那原本就瘦弱的身軀此刻在肆意的風中更是如馬上就要被大風颳走的

蒲公英一般。

“想走,今天可沒有在崑崙那麼容易了,今日你們都要死,楊森我可是注意你很久了,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如何度過命結的,過來……”

就在此刻這個殭屍竟然突然開始變化,那張原本已經腐爛的臉上突然之間長出了血肉,那雙眼睛也是開始緩緩的變得清澈,獠牙開始緩緩的收回到了嘴裏。

我的身體此刻竟然不由自主的開始往前走,我自己根本不能控制。

“葬魂之術,封!”

就在我的身體不斷向前移動的瞬間,站在我們之前的姬芳華突然冷冷吐出了幾個字,隨即他的身上凌空飛出了一條神龍的虛影,這道虛影一出現,霎時間周圍的結界都破碎了,而姬芳華的身體則是緩緩的倒在了血泊之中,那條神龍的虛影瞬間飛入了那殭屍的眉心之中。

嗤嗤嗤!

“想要封印我,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吾乃是神,一個小小的凡胎,還想封印我!”

突然之間那條龍的虛影瘋狂的顫抖起來。

“神又如何,滾落凡塵便是凡!”

“葬魂之術,封!”

“封!”

那道虛空之中一個冰冷的聲音吐出,一時之間我看到那殭屍渾身開始大面積的腐爛,周身的屍氣開始不斷的碎開,那原本凝結而成的刀槍劍戟虛影也是完全的崩塌。

“接引天地,破!”

就在那條神龍的虛影瘋狂的纏繞住了這具屍體的瞬間,整個空間都是一股股碎裂的屍氣,這個時候我們纔看清楚眼前的路面,這個時候我們竟然站在一片懸崖之上,而在我們的眼前那天池距離我們還隔了一個巨大懸崖。

也就是說從我們一開始便已經陷入了這個殭屍用屍氣佈下的層層幻境之中。

看着身後那深不見底的懸崖,我不禁額頭冷汗涔涔,小蝶也是一臉的驚恐,兒子在小蝶的懷裏一臉驚訝的看着眼前這個殭屍。

“粑粑,這個殭屍體內的靈魂不是凡人,要是凡兒猜的沒錯的話,應該是老祖宗所說的天界之人!”

什麼!

之前聽到這個殭屍自己說自己是神我還不會相信,可是這會兒這樣的話從兒子的嘴裏說出來我便深信不疑了。

可是天界的人怎麼會突然之間出現在了人世,而且他的目的是來搶奪九葬天衣,看來一切都是假的,想要搶奪九葬天棺纔是真的。

果然如奶奶之前說的,自己度過了命結已經引起了天界的注意,天界絕對不會讓一個凡人這般輕易的度過命結,而打破數千年命結必死的規則。

又是規則!該死!

我的心中不免涌起一股無名火!

嗷嗷……

那條由姬芳華靈魂所化的神龍虛影此刻死後一聲,那殭屍的身軀已經只剩下骨骸,但是依舊在不斷的顫抖,你只骨手更是直接抓着那虛影神龍的脖子,瘋狂的用力,似乎想要將這道靈魂抓碎。

“滅!”

殭屍瞬間骨骸大手瘋狂的一抓,那嘶吼不止的神龍虛影此刻顫慄不止,嗡的一聲化作了一道銀白色的光芒……

(本章完) 就在我們的面前,姬芳華就這般被這個不明身份的殭屍抓碎了靈魂,這一刻我眉頭緊皺,看着眼前那躺在血泊之中的姬芳華心中便是一陣憤怒。

wWW ▲TTκan ▲¢ ○

雖然姬芳華與我也只有幾面之緣,話也是極少,但絕對算得上是一個真心幫助我的人,不管她是出於家族的指派還是其他,歸根結底是爲了我才殞身於此。

我看了朵朵一眼,朵朵張開嘴猛地咬在了我的肩頭,我將長槍插在地上,橫握着那喚龍刃,一個箭步射出去,這一刻站在我身後的小蝶也是身子一閃出現在了我的身前,兒子則是凌空而立看着眼前的殭屍。

“相公,不管你去哪裏都要帶着我和兒子,哪怕是死!”

我點點頭,看了小蝶一眼,然後咬破中指點在眉心。

陰兵借道,極之力!

煞穴,開!

這一刻我火力全開,爲的就是拼死一戰。

因爲此刻雖然姬芳華的靈魂已經被打碎,但是那施展在殭屍身上的術法依舊存在。

我雖然不知道這姬家祕術,葬魂之術究竟是什麼術法,但是聽名字就知道是一種能夠直接攻殺人靈魂的術法,這一刻我看着眼前的這個殭屍,當即渾身一顫,一拳爆出。

我早已經看出來了此刻他的身體似乎損傷嚴重,而且完全被控制住了。

“相公,用喚龍刃刺破他的心臟!”

小蝶伸出那鋒利的指甲將這個殭屍的四肢完全的束縛住,此刻這個殭屍沒有頭顱,只有那肆意涌動的屍氣。

屍氣一動又完全被我的煞穴吞噬了。

“給我去死!”

右掌直接一掌拍在了殭屍的胸口,那原本肆意涌動的屍氣瞬間匯聚成了一個漩渦瘋狂涌入了我的煞穴之中。

嗤噗!

而我左手猛地將喚龍刃刺入了他的胸口。

啊!

嘭!

這一刻小蝶也是瞬間一動,瘋狂的指甲將那腐屍的身軀瞬間切碎,這一瞬間一道黑色的影子瞬間從屍體之中飛出,朝着那早已躺在血泊之中的姬芳華而去。

“……”

我剛要一掌朝着那道影子拍去的時候,兒子已經站在了姬芳華的屍體之前,那胖嘟嘟的小手對着那道黑色的影子便是一抓。

“沒想到天界之人竟然開始下界,那麼我也不必受太多的約束了!”

兒子說話之間,那小手之間突然出現了一層氣浪,瞬間包裹着那道黑色的影子。

可是就在兒子包裹着那影子的瞬間,天空突然出現了一道滾滾雷霆。

兒子臉色頓時大變,連忙將手上那神奇的力量完全隱藏進入了身體之中,而就是趁着這個空擋,那道黑色的影子射入了空中,消失不見了。

“兒子,你沒事吧,嚇死媽媽了!”

天空雷霆消失的瞬間,小蝶連忙跑到了兒子的身邊,一把抱起兒子。

而此刻在小蝶懷裏的兒子卻是眉頭緊皺着望天空。

隨後小蝶才告訴我,兒子身上擁有的力量是來自天界,所以一旦兒子施展這種力量就會引起天界之中某種力量的牽引,從而引動雷霆,爲兒子召喚來命劫!

凡兒好半天才如一個小大人一般,說到剛纔那個天界逃逸下來的魂魄怎麼就能施展出超脫限制的力量,除非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天界故意有人走了後門,將這個魂魄放了下來。

聽到了兒子的話,我頓時便想起了前些日子奶奶說的,天界的人或許要對我動手腳,讓我要格外的小心,看來這次已經完全證實了奶奶的話。

剛纔我們看到的天池看到的這一切竟然都是幻象,能夠讓小蝶和兒子都齊齊陷入的恐怕也只有超脫四道之人設下的幻陣纔可以。

而據我所知道的超脫四道的人也沒有幾個。

剛纔要是我們一個勁兒的朝着眼前的天池跑去的話,那麼現在恐怕我們早已粉身碎骨了。

之後我們將姬芳華葬在了這美麗的天山之上才離開這個山頭,朝着眼前那片山頭而去,等我們到達真正的天池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四點過了。

站在天池的面前我總感覺有些不安,天池大小和之前幻境之中看到的差不多,只是天池的水十分的清澈,根本就看不見任何的東西,就如是一面鏡子。

就在我們不斷靠近天池的時候,我不禁想到了水蝕一族,這是一個擁有神奇法力的種族,特別是在水中,更是無人能敵。上次在日月湖幸虧有奶奶在,才能安全脫險,而這次在天池就我和小蝶,要是遇到水蝕一族的話,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逃脫了。

我們小心翼翼的朝着天池而去。

按照九葬天衣的提示,天葬之棺便在古天山之上,而究竟在什麼地方,我卻是不得而知了。

所以接下來我便是要開始尋找一些蛛絲馬跡,畢竟現在找到了古田山的天池,也就距離天葬之棺藏身之處不遠了。

天池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因爲湖水如鏡,所以看着就如有很寬闊一般,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之下倒是有點仙境的味道。

這裏多是一些低矮的灌木,高大的樹木便是很多,但是灌木鬱鬱蔥蔥將整個天池都包圍起來。

一眼便能看得出這個地方人跡罕至。

我們或許是這裏的第一位遊客。

“相公,我感覺我們彷彿被什麼盯上了一般!”

我點點頭,這樣的感覺我也有。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天上降落下來了一個個的泡泡,這些泡泡就如是我們小時候用肥皂水吹出來的那種,但是又有些不同。

兒子的小手微微一觸到這些跑泡泡的時候,這些泡泡瞬間碎裂而開,但是就是泡泡碎開的瞬間我突然意識到了不好,這些泡泡之中竟然有着一種讓人眩暈的藥物一般。

有點香,但是一嗅到便會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無力。

“相公,你怎麼了?”

“小蝶,這些泡泡有問題,但似乎只是徵對人的體質!”

我已經感覺到了渾身發軟,儘管這一刻我想要強行的將體內的那種感覺擠出身體。那泡泡每一次碰到我的身體,我便感覺自己的身體又軟了一分,哪怕是這一刻小蝶不斷的打出結界,想要將泡泡阻攔在結界之外也是無濟於事,因爲這些泡泡似乎根本就不畏懼結界,直接穿過了結界落在了我的身邊,或者我的身體周圍。

“小蝶,我們趕快先離開這裏!”

我越發的感覺自己無力,甚至感覺自己的眼前已經開始出現幻覺,四肢無力,要小蝶扶着才能行走,哪怕此刻朵朵將他的鬼力注入我的身體,也是無濟於事。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看着那漫天不斷飛舞的泡泡,我的心中涌起了無數的爲什麼。

這一刻兒子小手拖着一個泡泡看。

半天兒子才道:“粑粑,這個泡泡有點像是一種叫做靈母吐出來的,而這種靈母乃是一種天界纔有生物,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此刻扶着我的小蝶也是停止了那一道道的結界封鎖,身體擋在我的面前,將一個個泡泡託在手掌心看。

半天小蝶的臉色微微一變。

後來小蝶才告訴我凡兒說的這種靈母在天界之中都是極爲搶手的存在,有靈母的地方靈氣都十分的充沛,而天池周圍靈氣雖然十分的濃密,但是比之天界完全就是九牛一毛,而在這裏既然有這這麼多的靈母所吐出的泡泡,就說明在天池之中可能有這一隻靈母,靈母只是對身體之中沒有靈力的人才有攻擊性,而且靈母一般不會出現,除非是遇到了它喜歡的人或者事物纔會出現,靈母沒有什麼實際的攻擊力,但是它的速度極快,恐怕在人世間沒有幾個人能夠比得了,要是在靈氣濃郁的地方那就更加的快速了。

而且靈母一般的空間根本就不能將他攔住,所以之前小蝶打出的道道空間完全就不能攔住那從天而降的泡泡。

那泡泡落在我的身上,我就感覺我的身下便是一片沼澤,接着有着無數雙手將我朝着身下的這篇沼澤地裏拉扯一般。

“媽媽,快點帶着粑粑走遠點,凡兒感覺到這個靈母似乎要出來了,粑粑現在身體內還沒有任何的靈力,在這樣下去粑粑會因爲不能呼吸而被窒息而死的,凡兒去會會這個靈母,我就不信抓不住它!”

小蝶點點頭,然後便帶着我朝着不遠處的灌木叢走去。

果然在離開了這片灌木層我便感覺好多了。

就在我剛剛恢復清醒過來的時候,頓時便看到了那不遠處的天池之中那如鏡的湖面被剎那之間打破了,從那鏡子般的湖面飛出了一個巨大的身影,是一個通體都是天藍色的章魚模樣的怪物。

這就是靈母?

靈母類似章魚,但是與章魚不同的是,在它那如帽子一般的頭顱上長着兩個巨大的眼睛,這會讓正滴溜溜的看着周圍的環境。

這隻渾身天藍色的靈母從水裏飛出來的瞬間,便直接的朝着凡兒飛去,那一雙小眼睛裏充滿着驚恐和不安……

(本章完) “相公,不好了,似乎這個靈母想要告訴我們什麼……”

就在小蝶說話的時候,那和朵朵一般大小的靈母已經飛到了兒子的身邊,並且死死的貼在兒子的肩頭。

這個時候,包子端着許多菜進來了,蓉兒老闆握着卡十分激動的問我,這卡里的數字是多少,我說五十萬的時候,我看見李振差點跌倒,蓉兒老闆笑的眼角紋都不見了,就在我們準備填飽肚子的時候,李振悄聲說道“太多了吧,要不取出一辦給我?”

Previous article

鄭景麓將打火機輕輕拋出,那火,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優美地落向我的牀。 要死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