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時候,包子端着許多菜進來了,蓉兒老闆握着卡十分激動的問我,這卡里的數字是多少,我說五十萬的時候,我看見李振差點跌倒,蓉兒老闆笑的眼角紋都不見了,就在我們準備填飽肚子的時候,李振悄聲說道“太多了吧,要不取出一辦給我?”

李振看着我鄙夷的眼神,趕緊說道,“開玩笑,耍幽默,我這人幽默細胞比較多,你看我身材就知道了,兄弟你今天幫了我一個大忙,以後要是有啥事情就言語一聲,兄弟我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一聽這話,我趕緊騎驢下馬,將千年烏金石的事情托盤而出,這胖子當時就拍板願意跟我們一行,全力幫忙,但是在此之前,需要辦一件事情,爲了英子!說是英子之所以遭遇這餓鬼,是與她家的風水有密切關係的,救醒英子不難,但是隻有實地去英子家看看才能放下心來。

一聽這傢伙是去幹正事,我想也沒想就答應和他一起去,處理完英子家的事情後一同去處理千年烏金的事情。

整個房間劇烈的震顫,這巨雷破頂而入,隨着眼前一道巨大的白色光芒,我發覺了一個事實,一個坑爹的事實,就是我不該相信這死胖子說的話,不該相信這打雷時候不躲避的謊言。

沒錯,雖然這雷是衝着那針咽餓鬼而來,卻對於我們近在咫尺的幾個人來說,並不是一點影響都沒有的。這體感就好像打仗時候一枚反坦克導彈在自己身邊爆炸一般。

我感覺雙耳嗡嗡作響,眼睛不住的暈眩,整個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外力所撞擊在胸口,我終於憋不住噴出一口血之後,昏死了故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身體很冷,有種被脫光了放在野地裏的感覺。我是被鐵衣搖醒的,我一睜眼的第一句啊就是,“鐵疙瘩,那個死胖子在哪裏?這傢伙不應該叫李振,而是叫李歪,滿嘴的跑火車,我就不該信他,我就不該信他的。”我的情緒十分激動。

過了一秒鐘,我才感覺平靜下來,我看了看眼前的一切,頓時爆汗連連。這眼前的場面,好像更剛剛李振引出雷罰擊殺針咽餓鬼的地方玩去是不同之處一般。

要說這淳風食肆,雖然談不上金碧輝煌,但也算是小家碧玉,別有一番風味,就是那粗狂的原木牆體,不時的透着一股濃濃的木香,端莊典雅,別有一番風味,完全是我對於這茅山聖地這飯店的想象,有種超然脫俗的感覺。

可此刻的淳風食肆,我們這個房間的屋頂已經被巨雷劈過了,頭頂的木頂板破了一個碩大的洞,這房間變成了漏天的一樣,空氣裏到處都是瀰漫着木頭燃燒的味道,那噴漿的原木光澤已經被焦黑的木炭取而代之,整個房間黑漆漆的,完全和之前來的淳風食肆對不上號。

我突然想起來那隻針咽餓鬼,我焦急的問着鐵衣,“鐵疙瘩,那隻餓鬼怎麼樣了,沒有發生什麼意外死裏逃生消失不見吧?”我看見鐵衣搖了搖頭,這才放下心來。

鐵衣說道,“那隻針咽餓鬼已經被那雷罰擊的魂飛魄散了,再也不會出現了,算是徹底的死掛了!”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鐵衣整個臉都是被燻黑的顏色,身上的衣服也是千瘡百孔,完全沒有了往日的英姿,完全一派丐幫的造型。

我哈哈哈哈的嘲笑着鐵衣,突然一想,我擦不對啊,鐵衣這身子骨,都成了這形狀,我趕緊看了看我自己,差點就哭出來了,我明明穿的是長衫長褲,尼麻這都燒成內衣內褲了,身體上到處都是烏黑,遠遠不如鐵衣啊。

重生之億萬總裁護妻入骨 看着自己的造型,那臉是啥後果基本不用想都知道了,我這位了來茅山找李振,專門買的高檔正裝,這才穿了幾天就被糟蹋成這個樣子了,就算我現在不差錢可也不能這種糟蹋錢啊。

我一想,眼前的這一切都是那死胖子李振的傑作,我對着鐵衣問道,“那個死胖子李振在哪裏啊,要不是這小子裝逼說那雷罰不會對我們造成影響,我早跑了,也不會落的這個下場,你看看我新買的衣服被糟蹋成啥樣子了,不行我要找這小子報仇,不對,是報銷!”

這個時候,我聽見我們這個敞篷包間的外面有劇烈的喧譁聲音響起。

聽着應該是李振六子和包子的聲音。

包子說道:“李道長,你看你這把我們的店搞成這幅模樣,這以後可怎麼辦啊,你也知道,我沒多少錢,你這可把我們逼上絕路了啊!雖然咱們這交情,而且你也是幫英子姑娘,可你這用力也太猛了啊,你說這可咋整啊!’

我知道了,一定是剛剛這胖子李振召來的雷罰將這淳風食肆折騰成了現在這個模樣,蓉兒老闆因爲我們再幫她親戚英子的事情,所以不好意思親自來索賠,便讓這包子當起了槍手。

我一想,我們這死裏逃生的救人,就落得這般下場?還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包子,你說我這是爲了誰啊,爲了我自己個兒啊,你知道不知道,若剛纔不是我們冒死消滅了這餓鬼,別說你們蓉兒老闆的親戚,就算你們整個淳風食肆以及整個茅山都可能被拿餓鬼給屠殺乾淨。我這幫忙倒是落得這幅下場,我很失望,我很冷啊,心冷啊!”‘

聽着胖子的話,聲音都有些哽咽了,我感慨着這貨的演技還真是出類拔萃。

這個時候六子也搭腔道“就是就是,我師兄說的在理,你們怎麼恩強仇報啊!我們差點死了助人爲樂,你們這不是訛人嗎?”

聽到這裏我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火灰,隨手擦了一把臉之後,跟着鐵衣一起到門外一看究竟。

一出門,我便看見,不光是我們所在的這個包間,整個樓層的其他地方也被這雷罰破壞的夠嗆,我剛剛還在向着李振和六子,此刻我也理解了這包子替蓉兒老闆說出這些話的原因,心裏的那個小疙瘩,頓時便解開了,這店主也不容易,李振這一下子將房子搞成了如此破爛不堪,是誰誰也急,說不定遇上脾氣暴的,這死胖子早被活活被揍而亡了。

我看了看李振,又看了看包子,這個時候我用餘光看見了隔壁屋子裏的蓉兒老闆,我也不想揭穿了,其實大家都是些平凡人,活着也不容易,正在我要說話的時候。

房間裏英子的父母直接衝出來,跪在我們面前,“恩人啊,雖然俺家英子現在還沒有醒來,可真是比眼前得病前好太多了,這賠償的錢我們給,但是我們一下子也拿不出這麼多,這些年我們就靠着老本,帶着英子四處遍訪名醫,這家裏也只剩下個空架子了!

但是我們就是砸鍋賣鐵,也不能讓恩人們冒着生命危險幫了我們救下我女兒,再訛上你們。”說到這裏英子的父母嚎啕大哭,不過我總感覺這哭聲中帶着感激,帶着欣喜,並不是那麼痛苦。

看來,這英子的好轉,讓這兩個人心裏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我們一邊扶起英子的父母,一邊說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雖然這話說的很假,但是我們的確沒有後悔過,如果再來一次,再選一遍的話,我知道這結局依舊是這個樣子。

估計那蓉兒老闆也是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咱們都是一家人,既然事情已經成了這樣,說什麼都沒有用了,這店咱不要了,能救下英子我也認了。李振道長,你說英子啥時候能醒來啊!現在這面色的確看起來紅潤了許多,而且這呼吸心跳啥的都正常,可是爲什麼還沒有醒來啊!”

李振看着我們期待的眼神,裝逼的說,“這孩子現在身體非常虛弱,一時半會還醒不過來,你們可以餵食一些湯水,這件事情我會負責到底的,這個你們放心,我現在是在是餓的頂不住了,能不能先來點吃的。”

聽到這裏,蓉兒老闆馬上安排了包子去準備烤雞酒水,邊吩咐邊自言自語的說,這就算是這淳風食肆最後一頓飯菜了,話語中透着無盡的傷感。

看到這裏,我也不好意思繼續圍觀了,我從剛剛吃飯的那個包間裏,尋出了我隨身攜帶的包,從裏面翻出了一張銀行卡,我拿着銀行卡返身回到了大廳中,我看着衆人說道,“大家都不容易,既然這事情是因我們而起,但不管怎樣,淳風食肆的損失的確是我們造成的,這個你拿着,應該足夠修繕之用了。”

看見我如此舉動,蓉兒老闆死活不要,李振直接將卡從我手中拿奪下,對着蓉兒老闆說道,“我這兄弟可是個小土豪,這些錢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天的零花錢,既然給你你就拿着,你要是不要的話,我可就拿走了。”

蓉兒老闆一聽李振的話,也是着急了,直接拿過卡塞進自己口袋裏。

我補了一句道,“這個卡的密碼我都寫在卡背上了,我這人對數字不敏感,用的時候直接照着取就行了。”看見衆人崇拜的眼光,我頓時深深的感覺到這世界上裝逼最霸氣的便是這錢了。

這個時候,包子端着許多菜進來了,蓉兒老闆握着卡十分激動的問我,這卡里的數字是多少,我說五十萬的時候,我看見李振差點跌倒,蓉兒老闆笑的眼角紋都不見了,就在我們準備填飽肚子的時候,李振悄聲說道“太多了吧,要不取出一辦給我?”

李振看着我鄙夷的眼神,趕緊說道,“開玩笑,耍幽默,我這人幽默細胞比較多,你看我身材就知道了,兄弟你今天幫了我一個大忙,以後要是有啥事情就言語一聲,兄弟我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一聽這話,我趕緊騎驢下馬,將千年烏金石的事情托盤而出,這胖子當時就拍板願意跟我們一行,全力幫忙,但是在此之前,需要辦一件事情,爲了英子!說是英子之所以遭遇這餓鬼,是與她家的風水有密切關係的,救醒英子不難,但是隻有實地去英子家看看才能放下心來。

一聽這傢伙是去幹正事,我想也沒想就答應和他一起去,處理完英子家的事情後一同去處理千年烏金的事情。

便是這錢了。

這個時候,包子端着許多菜進來了,蓉兒老闆握着卡十分激動的問我,這卡里的數字是多少,我說五十萬的時候,我看見李振差點跌倒,蓉兒老闆笑的眼角紋都不見了,就在我們準備填飽肚子的時候,李振悄聲說道“太多了吧,要不取出一辦給我?”

李振看着我鄙夷的眼神,趕緊說道,“開玩笑,耍幽默,我這人幽默細胞比較多,你看我身材就知道了,兄弟你今天幫了我一個大忙,以後要是有啥事情就言語一聲,兄弟我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一聽這話,我趕緊騎驢下馬,將千年烏金石的事情托盤而出,這胖子當時就拍板願意跟我們一行,全力幫忙,但是在此之前,需要辦一件事情,爲了英子!說是英子之所以遭遇這餓鬼,是與她家的風水有密切關係的,救醒英子不難,但是隻有實地去英子家看看才能放下心來。

一聽這傢伙是去幹正事,我想也沒想就答應和他一起去,處理完英子家的事情後一同去處理千年烏金的事情。

便是這錢了。

這個時候,包子端着許多菜進來了,蓉兒老闆握着卡十分激動的問我,這卡里的數字是多少,我說五十萬的時候,我看見李振差點跌倒,蓉兒老闆笑的眼角紋都不見了,就在我們準備填飽肚子的時候,李振悄聲說道“太多了吧,要不取出一辦給我?”

李振看着我鄙夷的眼神,趕緊說道,“開玩笑,耍幽默,我這人幽默細胞比較多,你看我身材就知道了,兄弟你今天幫了我一個大忙,以後要是有啥事情就言語一聲,兄弟我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一聽這話,我趕緊騎驢下馬,將千年烏金石的事情托盤而出,這胖子當時就拍板願意跟我們一行,全力幫忙,但是在此之前,需要辦一件事情,爲了英子!說是英子之所以遭遇這餓鬼,是與她家的風水有密切關係的,救醒英子不難,但是隻有實地去英子家看看才能放下

整個房間劇烈的震顫,這巨雷破頂而入,隨着眼前一道巨大的白色光芒,我發覺了一個事實,一個坑爹的事實,就是我不該相信這死胖子說的話,不該相信這打雷時候不躲避的謊言。

沒錯,雖然這雷是衝着那針咽餓鬼而來,卻對於我們近在咫尺的幾個人來說,並不是一點影響都沒有的。這體感就好像打仗時候一枚反坦克導彈在自己身邊爆炸一般。

我感覺雙耳嗡嗡作響,眼睛不住的暈眩,整個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外力所撞擊在胸口,我終於憋不住噴出一口血之後,昏死了故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身體很冷,有種被脫光了放在野地裏的感覺。 我只想低調修行 我是被鐵衣搖醒的,我一睜眼的第一句啊就是,“鐵疙瘩,那個死胖子在哪裏?這傢伙不應該叫李振,而是叫李歪,滿嘴的跑火車,我就不該信他,我就不該信他的。”我的情緒十分激動。

過了一秒鐘,我才感覺平靜下來,我看了看眼前的一切,頓時爆汗連連。這眼前的場面,好像更剛剛李振引出雷罰擊殺針咽餓鬼的地方玩去是不同之處一般。

要說這淳風食肆,雖然談不上金碧輝煌,但也算是小家碧玉,別有一番風味,就是那粗狂的原木牆體,不時的透着一股濃濃的木香,端莊典雅,別有一番風味,完全是我對於這茅山聖地這飯店的想象,有種超然脫俗的感覺。

可此刻的淳風食肆,我們這個房間的屋頂已經被巨雷劈過了,頭頂的木頂板破了一個碩大的洞,這房間變成了漏天的一樣,空氣裏到處都是瀰漫着木頭燃燒的味道,那噴漿的原木光澤已經被焦黑的木炭取而代之,整個房間黑漆漆的,完全和之前來的淳風食肆對不上號。

我突然想起來那隻針咽餓鬼,我焦急的問着鐵衣,“鐵疙瘩,那隻餓鬼怎麼樣了,沒有發生什麼意外死裏逃生消失不見吧?”我看見鐵衣搖了搖頭,這才放下心來。

鐵衣說道,“那隻針咽餓鬼已經被那雷罰擊的魂飛魄散了,再也不會出現了,算是徹底的死掛了!”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鐵衣整個臉都是被燻黑的顏色,身上的衣服也是千瘡百孔,完全沒有了往日的英姿,完全一派丐幫的造型。

我哈哈哈哈的嘲笑着鐵衣,突然一想,我擦不對啊,鐵衣這身子骨,都成了這形狀,我趕緊看了看我自己,差點就哭出來了,我明明穿的是長衫長褲,尼麻這都燒成內衣內褲了,身體上到處都是烏黑,遠遠不如鐵衣啊。

看着自己的造型,那臉是啥後果基本不用想都知道了,我這位了來茅山找李振,專門買的高檔正裝,這才穿了幾天就被糟蹋成這個樣子了,就算我現在不差錢可也不能這種糟蹋錢啊。

我一想,眼前的這一切都是那死胖子李振的傑作,我對着鐵衣問道,“那個死胖子李振在哪裏啊,要不是這小子裝逼說那雷罰不會對我們造成影響,我早跑了,也不會落的這個下場,你看看我新買的衣服被糟蹋成啥樣子了,不行我要找這小子報仇,不對,是報銷!”

這個時候,我聽見我們這個敞篷包間的外面有劇烈的喧譁聲音響起。

聽着應該是李振六子和包子的聲音。

包子說道:“李道長,你看你這把我們的店搞成這幅模樣,這以後可怎麼辦啊,你也知道,我沒多少錢,你這可把我們逼上絕路了啊!雖然咱們這交情,而且你也是幫英子姑娘,可你這用力也太猛了啊,你說這可咋整啊!’

我知道了,一定是剛剛這胖子李振召來的雷罰將這淳風食肆折騰成了現在這個模樣,蓉兒老闆因爲我們再幫她親戚英子的事情,所以不好意思親自來索賠,便讓這包子當起了槍手。

我一想,我們這死裏逃生的救人,就落得這般下場?還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包子,你說我這是爲了誰啊,爲了我自己個兒啊,你知道不知道,若剛纔不是我們冒死消滅了這餓鬼,別說你們蓉兒老闆的親戚,就算你們整個淳風食肆以及整個茅山都可能被拿餓鬼給屠殺乾淨。我這幫忙倒是落得這幅下場,我很失望,我很冷啊,心冷啊!”‘

聽着胖子的話,聲音都有些哽咽了,我感慨着這貨的演技還真是出類拔萃。

這個時候六子也搭腔道“就是就是,我師兄說的在理,你們怎麼恩強仇報啊!我們差點死了助人爲樂,你們這不是訛人嗎?”

聽到這裏我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火灰,隨手擦了一把臉之後,跟着鐵衣一起到門外一看究竟。

一出門,我便看見,不光是我們所在的這個包間,整個樓層的其他地方也被這雷罰破壞的夠嗆,我剛剛還在向着李振和六子,此刻我也理解了這包子替蓉兒老闆說出這些話的原因,心裏的那個小疙瘩,頓時便解開了,這店主也不容易,李振這一下子將房子搞成了如此破爛不堪,是誰誰也急,說不定遇上脾氣暴的,這死胖子早被活活被揍而亡了。

我看了看李振,又看了看包子,這個時候我用餘光看見了隔壁屋子裏的蓉兒老闆,我也不想揭穿了,其實大家都是些平凡人,活着也不容易,正在我要說話的時候。

房間裏英子的父母直接衝出來,跪在我們面前,“恩人啊,雖然俺家英子現在還沒有醒來,可真是比眼前得病前好太多了,這賠償的錢我們給,但是我們一下子也拿不出這麼多,這些年我們就靠着老本,帶着英子四處遍訪名醫,這家裏也只剩下個空架子了!

但是我們就是砸鍋賣鐵,也不能讓恩人們冒着生命危險幫了我們救下我女兒,再訛上你們。”說到這裏英子的父母嚎啕大哭,不過我總感覺這哭聲中帶着感激,帶着欣喜,並不是那麼痛苦。

看來,這英子的好轉,讓這兩個人心裏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我們一邊扶起英子的父母,一邊說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雖然這話說的很假,但是我們的確沒有後悔過,如果再來一次,再選一遍的話,我知道這結局依舊是這個樣子。

估計那蓉兒老闆也是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咱們都是一家人,既然事情已經成了這樣,說什麼都沒有用了,這店咱不要了,能救下英子我也認了。李振道長,你說英子啥時候能醒來啊!現在這面色的確看起來紅潤了許多,而且這呼吸心跳啥的都正常,可是爲什麼還沒有醒來啊!”

李振看着我們期待的眼神,裝逼的說,“這孩子現在身體非常虛弱,一時半會還醒不過來,你們可以餵食一些湯水,這件事情我會負責到底的,這個你們放心,我現在是在是餓的頂不住了,能不能先來點吃的。”

聽到這裏,蓉兒老闆馬上安排了包子去準備烤雞酒水,邊吩咐邊自言自語的說,這就算是這淳風食肆最後一頓飯菜了,話語中透着無盡的傷感。

看到這裏,我也不好意思繼續圍觀了,我從剛剛吃飯的那個包間裏,尋出了我隨身攜帶的包,從裏面翻出了一張銀行卡,我拿着銀行卡返身回到了大廳中,我看着衆人說道,“大家都不容易,既然這事情是因我們而起,但不管怎樣,淳風食肆的損失的確是我們造成的,這個你拿着,應該足夠修繕之用了。”

看見我如此舉動,蓉兒老闆死活不要,李振直接將卡從我手中拿奪下,對着蓉兒老闆說道,“我這兄弟可是個小土豪,這些錢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天的零花錢,既然給你你就拿着,你要是不要的話,我可就拿走了。”

蓉兒老闆一聽李振的話,也是着急了,直接拿過卡塞進自己口袋裏。

我補了一句道,“這個卡的密碼我都寫在卡背上了,我這人對數字不敏感,用的時候直接照着取就行了。”看見衆人崇拜的眼光,我頓時深深的感覺到這世界上裝逼最霸氣的便是這錢了。

這個時候,包子端着許多菜進來了,蓉兒老闆握着卡十分激動的問我,這卡里的數字是多少,我說五十萬的時候,我看見李振差點跌倒,蓉兒老闆笑的眼角紋都不見了,就在我們準備填飽肚子的時候,李振悄聲說道“太多了吧,要不取出一辦給我?”

李振看着我鄙夷的眼神,趕緊說道,“開玩笑,耍幽默,我這人幽默細胞比較多,你看我身材就知道了,兄弟你今天幫了我一個大忙,以後要是有啥事情就言語一聲,兄弟我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一聽這話,我趕緊騎驢下馬,將千年烏金石的事情托盤而出,這胖子當時就拍板願意跟我們一行,全力幫忙,但是在此之前,需要辦一件事情,爲了英子!說是英子之所以遭遇這餓鬼,是與她家的風水有密切關係的,救醒英子不難,但是隻有實地去英子家看看才能放下心來。

一聽這傢伙是去幹正事,我想也沒想就答應和他一起去,處理完英子家的事情後一同去處理千年烏金的事情。

整個房間劇烈的震顫,這巨雷破頂而入,隨着眼前一道巨大的白色光芒,我發覺了一個事實,一個坑爹的事實,就是我不該相信這死胖子說的話,不該相信這打雷時候不躲避的謊言。

沒錯,雖然這雷是衝着那針咽餓鬼而來,卻對於我們近在咫尺的幾個人來說,並不是一點影響都沒有的。這體感就好像打仗時候一枚反坦克導彈在自己身邊爆炸一般。

我感覺雙耳嗡嗡作響,眼睛不住的暈眩,整個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外力所撞擊在胸口,我終於憋不住噴出一口血之後,昏死了故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身體很冷,有種被脫光了放在野地裏的感覺。我是被鐵衣搖醒的,我一睜眼的第一句啊就是,“鐵疙瘩,那個死胖子在哪裏?這傢伙不應該叫李振,而是叫李歪,滿嘴的跑火車,我就不該信他,我就不該信他的。”我的情緒十分激動。

過了一秒鐘,我才感覺平靜下來,我看了看眼前的一切,頓時爆汗連連。這眼前的場面,好像更剛剛李振引出雷罰擊殺針咽餓鬼的地方玩去是不同之處一般。

要說這淳風食肆,雖然談不上金碧輝煌,但也算是小家碧玉,別有一番風味,就是那粗狂的原木牆體,不時的透着一股濃濃的木香,端莊典雅,別有一番風味,完全是我對於這茅山聖地這飯店的想象,有種超然脫俗的感覺。

可此刻的淳風食肆,我們這個房間的屋頂已經被巨雷劈過了,頭頂的木頂板破了一個碩大的洞,這房間變成了漏天的一樣,空氣裏到處都是瀰漫着木頭燃燒的味道,那噴漿的原木光澤已經被焦黑的木炭取而代之,整個房間黑漆漆的,完全和之前來的淳風食肆對不上號。

我突然想起來那隻針咽餓鬼,我焦急的問着鐵衣,“鐵疙瘩,那隻餓鬼怎麼樣了,沒有發生什麼意外死裏逃生消失不見吧?”我看見鐵衣搖了搖頭,這才放下心來。

鐵衣說道,“那隻針咽餓鬼已經被那雷罰擊的魂飛魄散了,再也不會出現了,算是徹底的死掛了!”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鐵衣整個臉都是被燻黑的顏色,身上的衣服也是千瘡百孔,完全沒有了往日的英姿,完全一派丐幫的造型。

我哈哈哈哈的嘲笑着鐵衣,突然一想,我擦不對啊,鐵衣這身子骨,都成了這形狀,我趕緊看了看我自己,差點就哭出來了,我明明穿的是長衫長褲,尼麻這都燒成內衣內褲了,身體上到處都是烏黑,遠遠不如鐵衣啊。

看着自己的造型,那臉是啥後果基本不用想都知道了,我這位了來茅山找李振,專門買的高檔正裝,這才穿了幾天就被糟蹋成這個樣子了,就算我現在不差錢可也不能這種糟蹋錢啊。

我一想,眼前的這一切都是那死胖子李振的傑作,我對着鐵衣問道,“那個死胖子李振在哪裏啊,要不是這小子裝逼說那雷罰不會對我們造成影響,我早跑了,也不會落的這個下場,你看看我新買的衣服被糟蹋成啥樣子了,不行我要找這小子報仇,不對,是報銷!”

這個時候,我聽見我們這個敞篷包間的外面有劇烈的喧譁聲音響起。

聽着應該是李振六子和包子的聲音。

包子說道:“李道長,你看你這把我們的店搞成這幅模樣,這以後可怎麼辦啊,你也知道,我沒多少錢,你這可把我們逼上絕路了啊!雖然咱們這交情,而且你也是幫英子姑娘,可你這用力也太猛了啊,你說這可咋整啊!’

我知道了,一定是剛剛這胖子李振召來的雷罰將這淳風食肆折騰成了現在這個模樣,蓉兒老闆因爲我們再幫她親戚英子的事情,所以不好意思親自來索賠,便讓這包子當起了槍手。

我一想,我們這死裏逃生的救人,就落得這般下場? 蠻妻迷人,BOSS戀戀不忘 還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包子,你說我這是爲了誰啊,爲了我自己個兒啊,你知道不知道,若剛纔不是我們冒死消滅了這餓鬼,別說你們蓉兒老闆的親戚,就算你們整個淳風食肆以及整個茅山都可能被拿餓鬼給屠殺乾淨。我這幫忙倒是落得這幅下場,我很失望,我很冷啊,心冷啊!”‘

聽着胖子的話,聲音都有些哽咽了,我感慨着這貨的演技還真是出類拔萃。

這個時候六子也搭腔道“就是就是,我師兄說的在理,你們怎麼恩強仇報啊!我們差點死了助人爲樂,你們這不是訛人嗎?”

聽到這裏我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火灰,隨手擦了一把臉之後,跟着鐵衣一起到門外一看究竟。

一出門,我便看見,不光是我們所在的這個包間,整個樓層的其他地方也被這雷罰破壞的夠嗆,我剛剛還在向着李振和六子,此刻我也理解了這包子替蓉兒老闆說出這些話的原因,心裏的那個小疙瘩,頓時便解開了,這店主也不容易,李振這一下子將房子搞成了如此破爛不堪,是誰誰也急,說不定遇上脾氣暴的,這死胖子早被活活被揍而亡了。

我看了看李振,又看了看包子,這個時候我用餘光看見了隔壁屋子裏的蓉兒老闆,我也不想揭穿了,其實大家都是些平凡人,活着也不容易,正在我要說話的時候。

房間裏英子的父母直接衝出來,跪在我們面前,“恩人啊,雖然俺家英子現在還沒有醒來,可真是比眼前得病前好太多了,這賠償的錢我們給,但是我們一下子也拿不出這麼多,這些年我們就靠着老本,帶着英子四處遍訪名醫,這家裏也只剩下個空架子了!

但是我們就是砸鍋賣鐵,也不能讓恩人們冒着生命危險幫了我們救下我女兒,再訛上你們。”說到這裏英子的父母嚎啕大哭,不過我總感覺這哭聲中帶着感激,帶着欣喜,並不是那麼痛苦。

看來,這英子的好轉,讓這兩個人心裏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我們一邊扶起英子的父母,一邊說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雖然這話說的很假,但是我們的確沒有後悔過,如果再來一次,再選一遍的話,我知道這結局依舊是這個樣子。

估計那蓉兒老闆也是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咱們都是一家人,既然事情已經成了這樣,說什麼都沒有用了,這店咱不要了,能救下英子我也認了。李振道長,你說英子啥時候能醒來啊!現在這面色的確看起來紅潤了許多,而且這呼吸心跳啥的都正常,可是爲什麼還沒有醒來啊!”

李振看着我們期待的眼神,裝逼的說,“這孩子現在身體非常虛弱,一時半會還醒不過來,你們可以餵食一些湯水,這件事情我會負責到底的,這個你們放心,我現在是在是餓的頂不住了,能不能先來點吃的。”

聽到這裏,蓉兒老闆馬上安排了包子去準備烤雞酒水,邊吩咐邊自言自語的說,這就算是這淳風食肆最後一頓飯菜了,話語中透着無盡的傷感。

看到這裏,我也不好意思繼續圍觀了,我從剛剛吃飯的那個包間裏,尋出了我隨身攜帶的包,從裏面翻出了一張銀行卡,我拿着銀行卡返身回到了大廳中,我看着衆人說道,“大家都不容易,既然這事情是因我們而起,但不管怎樣,淳風食肆的損失的確是我們造成的,這個你拿着,應該足夠修繕之用了。”

看見我如此舉動,蓉兒老闆死活不要,李振直接將卡從我手中拿奪下,對着蓉兒老闆說道,“我這兄弟可是個小土豪,這些錢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天的零花錢,既然給你你就拿着,你要是不要的話,我可就拿走了。”

蓉兒老闆一聽李振的話,也是着急了,直接拿過卡塞進自己口袋裏。

我補了一句道,“這個卡的密碼我都寫在卡背上了,我這人對數字不敏感,用的時候直接照着取就行了。”看見衆人崇拜的眼光,我頓時深深的感覺到這世界上裝逼最霸氣的便是這錢了。

這個時候,包子端着許多菜進來了,蓉兒老闆握着卡十分激動的問我,這卡里的數字是多少,我說五十萬的時候,我看見李振差點跌倒,蓉兒老闆笑的眼角紋都不見了,就在我們準備填飽肚子的時候,李振悄聲說道“太多了吧,要不取出一辦給我?”

李振看着我鄙夷的眼神,趕緊說道,“開玩笑,耍幽默,我這人幽默細胞比較多,你看我身材就知道了,兄弟你今天幫了我一個大忙,以後要是有啥事情就言語一聲,兄弟我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美國農場 一聽這話,我趕緊騎驢下馬,將千年烏金石的事情托盤而出,這胖子當時就拍板願意跟我們一行,全力幫忙,但是在此之前,需要辦一件事情,爲了英子!說是英子之所以遭遇這餓鬼,是與她家的風水有密切關係的,救醒英子不難,但是隻有實地去英子家看看才能放下心來。

一聽這傢伙是去幹正事,我想也沒想就答應和他一起去,處理完英子家的事情後一同去處理千年烏金的事情。

整個房間劇烈的震顫,這巨雷破頂而入,隨着眼前一道巨大的白色光芒,我發覺了一個事實,一個坑爹的事實,就是我不該相信這死胖子說的話,不該相信這打雷時候不躲避的謊言。

沒錯,雖然這雷是衝着那針咽餓鬼而來,卻對於我們近在咫尺的幾個人來說,並不是一點影響都沒有的。這體感就好像打仗時候一枚反坦克導彈在自己身邊爆炸一般。

我感覺雙耳嗡嗡作響,眼睛不住的暈眩,整個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外力所撞擊在胸口,我終於憋不住噴出一口血之後,昏死了故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身體很冷,有種被脫光了放在野地裏的感覺。我是被鐵衣搖醒的,我一睜眼的第一句啊就是,“鐵疙瘩,那個死胖子在哪裏?這傢伙不應該叫李振,而是叫李歪,滿嘴的跑火車,我就不該信他,我就不該信他的。”我的情緒十分激動。

過了一秒鐘,我才感覺平靜下來,我看了看眼前的一切,頓時爆汗連連。這眼前的場面,好像更剛剛李振引出雷罰擊殺針咽餓鬼的地方玩去是不同之處一般。

要說這淳風食肆,雖然談不上金碧輝煌,但也算是小家碧玉,別有一番風味,就是那粗狂的原木牆體,不時的透着一股濃濃的木香,端莊典雅,別有一番風味,完全是我對於這茅山聖地這飯店的想象,有種超然脫俗的感覺。

可此刻的淳風食肆,我們這個房間的屋頂已經被巨雷劈過了,頭頂的木頂板破了一個碩大的洞,這房間變成了漏天的一樣,空氣裏到處都是瀰漫着木頭燃燒的味道,那噴漿的原木光澤已經被焦黑的木炭取而代之,整個房間黑漆漆的,完全和之前來的淳風食肆對不上號。

我突然想起來那隻針咽餓鬼,我焦急的問着鐵衣,“鐵疙瘩,那隻餓鬼怎麼樣了,沒有發生什麼意外死裏逃生消失不見吧?”我看見鐵衣搖了搖頭,這才放下心來。

鐵衣說道,“那隻針咽餓鬼已經被那雷罰擊的魂飛魄散了,再也不會出現了,算是徹底的死掛了!”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鐵衣整個臉都是被燻黑的顏色,身上的衣服也是千瘡百孔,完全沒有了往日的英姿,完全一派丐幫的造型。

我哈哈哈哈的嘲笑着鐵衣,突然一想,我擦不對啊,鐵衣這身子骨,都成了這形狀,我趕緊看了看我自己,差點就哭出來了,我明明穿的是長衫長褲,尼麻這都燒成內衣內褲了,身體上到處都是烏黑,遠遠不如鐵衣啊。

看着自己的造型,那臉是啥後果基本不用想都知道了,我這位了來茅山找李振,專門買的高檔正裝,這才穿了幾天就被糟蹋成這個樣子了,就算我現在不差錢可也不能這種糟蹋錢啊。

我一想,眼前的這一切都是那死胖子李振的傑作,我對着鐵衣問道,“那個死胖子李振在哪裏啊,要不是這小子裝逼說那雷罰不會對我們造成影響,我早跑了,也不會落的這個下場,你看看我新買的衣服被糟蹋成啥樣子了,不行我要找這小子報仇,不對,是報銷!”

這個時候,我聽見我們這個敞篷包間的外面有劇烈的喧譁聲音響起。

聽着應該是李振六子和包子的聲音。

他笑了笑,說劉宇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可以慢慢的修煉重新恢復自己的修爲了。“說實話,你們真不愧是陳老看上的弟子,一個個的都不簡單。劉宇這個情況,要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

Previous article

那殭屍竟然慘叫一聲,退後幾步。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