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以它的閱歷,早已不知見過了多少的生死。

“我沒辦法。”姜小白兩手一攤,看向李楓:“你呢?”

“我有一個辦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李楓開口。

一聽有希望,桃春風立馬過去,抱住李楓的腿:“河神老爺,救我!”

“河神雖然被稱作‘神’,但手下,還不如土地,土地神起碼還有幾個小鬼使喚,河神的手底下,是一個兵都沒有。

但也因此,陰司那邊,給了兩個名額,叫作‘代理人’,即河神可以招募兩個人類,幫忙處理公務。

這兩個人,不但能夠在處理公務時,積累陰德,給來世謀取好的出身,甚至還能夠因此,獲得神力的加持,受到河神的保護,以便於對付一些水中的奇異之物。”

李楓這麼一解釋,姜小白明白過來:“你是說,讓桃春風,當你的代理人?”

“恩。一旦成爲代理人,他的身上,就會多出一股神力,應該能夠對抗血咒。但有一點,他必須完成對應的工作。”

“我當,我當!”桃春風連連點頭:“再苦再累的活,我都願意做!”

這傢伙。

“名額只有兩個。”高佳蘭開口:“照這麼說,陳教授他們,豈不是……”

“這個辦法,可不可行,我都還不清楚呢。”李楓嘆了口氣:“生死有命,我能做的,也只有這點了。”

姜小白皺眉:“或許,還有一個辦法。”

三人同時問他:“什麼辦法?”

“詛咒,既然是莊妃施下的,那找到莊妃,把她給收了,這詛咒,或許自然,也就會解除。”

三人被他的想法,嚇了一跳。

桃春風連連搖頭:“那老妖婆,連山都可以摧塌,也不知有多厲害,怎麼可能收她?”

“那可未必。”姜小白笑了笑:“小青山水庫的河神,還是一個神呢,還不是同樣,被收了。”

姜小白的這個說法,並不是一時興起。

其實他早就知道,他們這羣人,在摧毀了莊妃的陰謀之後,莊妃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很可能找他們復仇。

雖然目前來看,他和李楓、高佳蘭,是置身事外的,但誰知道,莊妃後面,會不會找他們的麻煩?

他可清楚記得,莊妃離開時候,那怨毒、仇恨的眼神。

倒不如,主動找她去! 聽完姜小白的話,幾人相互看了看,高佳蘭問:“小白,你對付她,有幾成把握?”

姜小白搖了搖頭:“半分勝算也沒。”

“切~!”高佳蘭對他翻了個白眼:“那你還敢說對付她?難道你指望我們?還是李楓?李楓,你能不能幹過莊妃?”

李楓一聽,連連搖頭:“不行不行,我可不是她的對手。”

“我對付莊妃,雖然沒有勝算,但我有一個辦法,卻幾乎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把握,能夠拿下他。”

“什麼辦法?”

“很簡單,只要把莊妃引到這屋子裏,她就好比孫猴子進入瞭如來佛的五指間,跑不掉了。”

想要對付莊妃,唯一的辦法,就是把她引到冥寓裏。

一旦進入其中,關上生死兩道門,任憑她插翅,也難飛了。

“你這屋子,確實有些古怪。”李楓看了看冥寓,身體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說:

“但連我都能看出來,你這屋子的奇特,那莊妃,是肯定不會來自投羅網。”

確實,莊妃既然佔據了耿小麗的肉身,那應該,也會獲得耿小麗的記憶,而之前,耿小麗和老頭兒,是來過冥寓的。

可姜小白還有殺手鐗。

別忘了,現在的冥寓,是二階冥寓,擁有一個很特別的功能:轉移。

姜小白問:“你們說,既然陳教授等人,中了詛咒,莊妃會不會,去找他們?”

“應該會。”

高佳蘭站在心理學的角度,分析了一下:“她要殺人,報仇,那最好的方式,就是在目標臨死之際,出現在目標的面前,所以,她很可能,去找陳教授他們。”

“並且,”李楓補充了一點:“如果她心理變態的話,甚至還會看着陳教授他們,一個個的死去。或許,這纔是他們相繼發病的原因吧。”

哦?

仔細一想,還真有可能。

就好像,貓抓老鼠,先把一羣老鼠抓住,然後一隻一隻的弄死。

“如果事情真是這樣,那第一個發病的人,應該就是第一個死亡的人。”

姜小白來回踱步,思索着:“老桃,你打電話問問,誰是第一個發病的人,然後問問醫生,具體的情況,還能撐多久。”

“好。”

桃春風連忙站起來,拿出手機,出門聯繫夏夜。

“李楓,你不是有兩個代理人的名額麼,一個給桃春風,讓他暫時幫你看着小青山水庫。

你則跟我一起,咱們去一趟北京,把另一個名額,給第一個發病的人,然後設伏,看能不能,除掉莊妃。”

“可以。”

對於這事,李楓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

“我也跟你們一起去吧。”高佳蘭說。

“也可以。”

雖然高佳蘭暫時沒中詛咒,但她如果一個人留在這裏,也可能被莊妃報仇,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那你考試呢?”

“考試還有兩個星期呢,大不了,我考試的時候,再趕回來就是。”

姜小白笑了笑:“別忘了,陳教授可是知名教授,把他救過來,實在趕不上考試,還可以讓他推薦我一下,給個直錄的名額。”

……

桃春風很快就打好電話,證明第一個中詛咒的人,就是陳教授。

而根據醫生那邊得來的消息,陳教授年老體衰,只怕已經堅持不了三天,甚至都已經聯繫他的後人,讓他們準備後事了。

“事不宜遲,老桃,你幫我和小蘭姐訂票吧,越快越好。李楓,你交代一下老桃水庫的事情,然後,安心呆在房間裏吧。”

“行!”

“以吾之名,小青山水庫河神之職,特聘桃春風,爲河神代理人一職,天地爲鑑。”

李楓說完,拿出河神印,在桃春風的手背上,蓋了個印記,只見金光閃動,桃春風的身後,便隱隱浮現出一條魚的影子。

然後,就見到桃春風原本肥胖的大肚子,居然收縮了不少,身上的肉,就好像披上了一層魚鱗般,閃閃發光,過了好一會兒才散去。

桃春風握了握拳,一拳打出,勁風激盪,頓時咋舌不已:“哇,力氣變大了好多。”

“好了,你現在是河神代理人,水裏已經淹不死你了,我不在的時候,給我看好小青山水庫。”

“好勒,老大,我這就去訂票!”

等桃春風訂好票,姜小白這纔出到門外,把狗啊貓啊什麼的,全部趕到了屋子裏,然後關上門。

伸出手,對着眼前的冥寓,微微一抓:“收!”

就見到眼前的冥寓,發出一陣“噼啪”的聲音,一陣搖晃後,原本巨大的一棟房屋,連帶着前面的院子,居然慢慢的縮小。

就好像影子一般,折射到了姜小白的右手手背上,變成了一個屋子的圖案。

“唉!”

看着眼前已經變成一片荒草從生的空地,姜小白嘆了口氣。

冥寓一年只能移動一次,這次去北京,那表示,他至少一年內,是沒辦法回到這個城市生活了。

不過也無所謂,反正還有兩個星期就高考,一旦定好學校,到時候,他同樣得“搬家”,現在只不過是提前了而已。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高考之後,學校的選擇——估計他只能選擇北京,或者附近的大學了。

這一幕,讓一旁的高佳蘭和桃春風,目瞪口呆。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房子居然能夠這樣縮小,就和神話傳說中一樣。

“走吧。”姜小白兩手一攤:“我已經收拾好了。”

“我去收拾點換洗衣服。”高佳蘭說。

羅馬尼亞雄鷹 ……

桃春風自己開車去看管水庫,姜小白則和高佳蘭一起離開。

高佳蘭用了兩個小時,收拾出一口箱子,隨後兩人打車前往機場。

期間,姜小白編輯了一條短信,明早定時發送給自己的班主任,就說他可能要請幾天假,時間不定,反正高考的時候,會按時參加考試就是了。

對此,他相信,班主任也不會說什麼的。

畢竟這段時間裏,班裏小部分藝考生,音樂、美術、體育、舞蹈等,基本都已經不見蹤跡,也不差他一人。

一切準備就緒,連夜換了登機牌,直接飛往北京。

第二天一早,就已經抵達首都國際機場。

夏夜早已等候在那裏,在迎接他們。

半個月不見,原本有些心高氣傲的夏夜,此時此刻,被一臉的憔悴、驚恐、疲憊給取代。

他似乎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睡覺了,整個人看起來,好像年長了好幾歲,見到姜小白和高佳蘭,眼神裏,總算是燃起一點希翼的火苗。 和之前所在的城市相比,首都不但人流量大,而且每個人都看起來行色匆匆,生活節奏極快。

夏夜已經幫兩人,找好了一間套房酒店。

他能夠用得起價值數十萬的複合弩,而且說送人就送人,顯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酒店咱們就不去了。”

姜小白揉了揉眼睛,看向高佳蘭:“小蘭姐,你去看看陳教授,然後說服他,讓他和張教授、李陽,一起來找我。”

“那你呢?你不去酒店,我們怎麼找你?”

“夏夜,你對這裏熟悉,能不能先帶我,類似郊區的地方,買一套房子?”

想要救陳教授一行人,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冥寓安置下來。

這裏畢竟是首都,他可不能隨便找一塊地皮,就安置冥寓,那還不成了違法私建房屋,估計土地局、房管局之類的,很快就會來找麻煩。

所以,他必須找個僻靜的地方,買一套房子,然後把冥寓“鑲嵌”進去。

“買房?”夏夜嚇了一跳,提醒他:“你要買多大的?北京的房價,可不便宜。”

“地面面積無所謂,但最好是獨門獨戶的,有院子。”

冥寓有院子,想要鑲嵌,除了房屋主體外,院子也是必備的。

夏夜聽完,苦笑:“老大,這樣的房子,只有別墅,才符合你的要求。

但就算是別墅,也沒辦法做到獨門獨棟,都是規劃成片的。而且,北京的一棟別墅,那起碼幾千萬。”

這樣麼?

對於錢,姜小白雖然沒有太大的概念,但也知道,幾千萬不是個小數目。

他卡里雖然有點錢,但和這個數目比起來,還是遠遠不夠的。

想了想,姜小白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多年未曾聯繫的號碼。

忠叔。

也就是當年送他去冥寓的那個老管家。

電話才一打出,就迅速被接起,那頭,傳來了忠叔激動萬分的聲音:“少爺,真的是你?”

“是我。”

姜小白的心情,也很是複雜。

他因爲身份原因,從小,就沒有見過父母,也沒有見過其他的親人,身邊只有忠叔一人而已。

雖然忠叔對他一直很尊敬,但他和忠叔之間,幾乎相當於半個父子的關係,並沒有見外。

“少爺,你……還好吧?”

那頭,忠叔的聲音,略顯哽咽。

姜小白並沒有過多的述說關於冥寓的事情,而是直接說出自己的需求:“還好,我已經掌握了冥寓的部分力量,現在需要一筆錢。”

“少爺需要多少錢?”

姜小白想了想,說:“數額有點大,大概幾千萬,我需要買套房子。”

“好。”

忠叔並沒有多問,只是回答了這一個字,然後說:“少爺,你多保重。”

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忠叔,在畏懼什麼。

四年前,忠叔送姜小白去冥寓的時候,就說過,除非萬不得已,否則,他不會聯繫姜小白,姜小白也不能聯繫他。

除非,他能夠完全的掌握冥寓。

顯然,除了赤蠱王毒之外,姜小白的身上,還隱藏着某個祕密。

一個關於他身世的祕密。

“難道,我是私生子?”姜小白抓了抓腦袋,苦笑,想到了某個惡俗的情節。

……

三分鐘後,姜小白的手機,收到了一條轉賬提醒。

到賬五千萬。

一個十分龐大的數字。

姜小白數了三遍,才確認掉數字後面的零,確實是五千萬。

他告訴忠叔,自己需要幾千萬,沒有說具體的數字,所以忠叔取了個折中的值。

“好了,錢到位了,咱們怎麼弄?”姜小白說。

一旁的夏夜,目瞪口呆。

他雖然也是富家子弟,但找家裏要個幾千幾萬的還好,幾十萬就得打報告了,這種幾千萬,張口就能要到的,還是第一次見。

不過對於錢來說,現在更重要的,還是自己的小命。

“錢到位的話,一切好說,直接找中介吧。”

……

兩人轉了一圈,進入一家看起來很大的中介。 田園醫妃千千歲

蘇蘭嘆了一口氣,黎姿在她心裏一直是個乖巧的孩子,當她嫁給了狄澈,那個商業精英的時候,她就有些擔心,如今看來,她的擔憂沒有錯。

Previous article

顧文明似乎想到了什麼,然後笑了笑,任迪明顯感覺到這裏的笑好像有掩飾性。顧文明說道:“青銅任務沒什麼難的,不過早點接觸火力時代的情況很不錯。你現在這個訓練都能對付其他沒什麼的。”顧文明說完這個任迪突然發現周圍拿着酒杯人比較多,通明酒杯扭曲着光線,任迪好像感覺到有的人嘴角在上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