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蘭嘆了一口氣,黎姿在她心裏一直是個乖巧的孩子,當她嫁給了狄澈,那個商業精英的時候,她就有些擔心,如今看來,她的擔憂沒有錯。

而安傑見此,眯了眯眼睛,什麼也沒說的轉身離開了。

車上,想到安傑對自己的羞辱,黎姿緊緊的咬着嘴脣,這件事情並不是她的錯,可是爲什麼安傑要將這件事情怪在自己身上?

她怒了,生氣了,但是她卻沒有能力報仇,只能將希望寄託在狄澈的身上,但是他,此時此刻,她的心裏是不確定的,狄澈會不會一笑而過。

來到狄澈的辦公室,黎姿忐忑不安的將事情說了出來,卻見他挑了劍眉,說道:“安傑嗎?看來,他是有預謀的。”

“我知道,他是衝着我來的,若不是我,孤兒院也不會出事。”

黎姿並不笨,很快就想到了這一層。

狄澈瞟了她一眼,說道:“早知道如此,就不要和他們走的那麼近,難不成我給你的錢還不夠用?”

狄澈的話讓黎姿勉強的笑着,她能怎麼說,說自己不是愛他的錢,愛的是他的人嗎?

這句話,林琳已經說了,可是他根本就不會相信,是的,他不會相信,他不會相信任何人的話,他相信的是自己的眼睛。

可笑之極,自己原來在他心裏只是個愛財的女人。

看着黎姿低着頭的模樣,狄澈只以爲她是在愧疚,不禁皺了皺眉頭,心裏升起了一股煩躁。

好久,黎姿才整理好了心情,擡起頭來,問道:“你可以幫我嗎?”

狄澈淡淡的開口:“僅此一次,下不爲例。”

黎姿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說着,就走了出去,由小萬將她送回了家。

下午的時候,林琳不知道怎麼的知道了這件事情,匆忙的趕來了這裏,看着黎姿精神不好的面容,說道:“你這是怎麼了?狄澈不幫你嗎?”

“不是的。”

黎姿擡頭,笑了起來,眼裏劃過一絲不經意的失落,“他說了會幫我的,你不用擔心了。”

“這就好。”

林琳鬆了一口,“再過幾天,你就應該能出去了,忍忍吧。”

說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黎姿張了張嘴,想了半天,似乎下定了決心,這才說道:“我還是想生個孩子。”

話一出口,林琳就驚訝了,好久,才嘆了一口氣,說道;“那也只有隨你的了。”

黎姿點了點頭:“你幫我去買驗孕棒,我想看看是否懷孕了,我現在也出不去。”

黎姿乞求的看着林琳,拜託着。

林琳點了點頭,無奈不已,說道:“明天我跟你帶過來,對了,這件事情你和狄澈商量了嗎?”

“沒有,他肯定是不會同意的,所以,我沒打算跟他商量。”

黎姿搖了搖頭,十分堅定自己心中所想。

林琳想想也是,但是一想到以後黎姿一個人帶着孩子,想要再勸勸她,可是在觸及到她的眼睛的時候,又說不出什麼來了。

林琳剛一走,緱明姿就過來了,看着黎姿笑着說道:“你沒事吧?”

“沒事了。”

黎姿微微一笑,“謝謝你來看我。”

“呵呵,沒事,剛好我也有事找澈,剛給他打了電話,聽他說會來你這裏,所以就過來等他,你不會介意吧?”緱明姿拂了拂額前的劉海,笑着說道。

“當然不會。”

黎姿也笑了起來,“我去給你倒杯水。”

說着,站起身子,走了過去,只是,一轉身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了,滿臉都是傷感。

晚上的時候,狄澈回來了,緱明姿自然的站了起來,將他的衣服脫了下來:“要喝點什麼嗎?”

“咖啡。”

看着兩人之間的默契,黎姿覺得自己是個多餘的人,便上了二樓,將一樓留給了兩人。

回到房間裏,黎姿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風景,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黎姿下樓的時候,已經沒有見到兩人了,微微一愣,找到於媽。

“於媽,狄澈呢?”

“小姐,狄總出去了,說今天晚上不回來了。”

“哦。”

淡淡的應了一聲,臉上滿是失落的表情。

當心痛到麻木的時候,就感覺不到痛了,黎姿就是這樣,已經再也沒有當初的那種痛徹心扉,似乎,已經習慣了。

習慣了他喝緱明姿之間的種種,又或者說,自己的慾望似乎沒有那麼大了。

但是,那隱藏在心底的想法卻不是這樣,黎姿不想去探尋,也不敢去探尋,她怕一觸碰,就是鋪天蓋地的失望與難過。

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黎姿也只能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天,知道孤兒院的事情被解決後,倒是開心了不少,因爲緊接着,狄澈就同意她出來了。

在顧氏集團了,狄澈看着安傑,說道:“安伯伯,我不管別人怎麼樣,但是黎姿是我的女人,我希望你不要動她。”

“哦?你的女人,你就要看好,不要讓她勾三搭四!”安傑狄哼一聲,緩緩說道。

“有些時候,一些男人就喜歡往黎姿身上貼,你說呢,安伯伯?”狄澈挑了挑眉頭,“所以,安伯伯還是找張遠揚談談比較好。

如果安伯伯繼續這樣,那我們只能在法庭上見了。”

狄澈說完後,轉身,離開了,那瀟灑的背影讓安傑氣的牙癢癢的。

回到公司的狄澈就給黎姿解了禁足令,想到黎姿,不禁揉了揉眉心,這女人,就不能消停點嗎?

這天,黎姿欣喜的出了門,剛一出門,就碰到了張遠揚。

“木森讓我好好照顧你,所以,你出門,我必須跟着。”

張遠揚將手插在了褲兜裏,斜靠在車上,微風一吹,髮絲隨風飄揚,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黎姿一愣,隨即笑了起來:“好吧,那去商場,我想買點東西。”

“好。”

張遠揚貼心的拉開了車門,讓黎姿坐了進去。

“張遠揚,你都不上班嗎?”車上,黎姿問出了一直糾結的問題,好奇的看着他的側臉,緩緩問道。

“上,只是不在公司,用電腦操作就可以了。”

張遠揚笑着說道,聞着身邊女子發出來的淡淡香氣,只感覺心曠神怡。

黎姿瞭然的點了點頭,似乎有點明白了。

看着窗外快速漂移的場景,黎姿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來到大商店裏,黎姿看到什麼就買什麼,那種刷卡的滋味讓黎姿十分的享受。

而跟在後面的張遠揚卻漸漸變了臉色,複雜的目光投向黎姿的背影,也許她還沒有意識到,她買的都是狄澈的。

“黎姿,你自己不買點?”終究,張遠揚看不過去了,出聲提醒着說道。

黎姿一愣,回頭看了看張遠揚和自己手上的衣服,抿了抿脣角:“嗯,我也要買。”

說着,這纔去了女裝店。

等到兩人買的衣服都拿不下了之後,張遠揚這才讓商店派人送到家裏去,逛了一個上午的黎姿也累了,在張遠揚的提議下去了一家新開的餐廳。

然而,剛進去還沒坐熱,就看到了狄澈和緱明姿,黎姿的笑容凝固在了嘴邊。

他來陪她嘗試新的菜品,可是,爲什麼就不能陪自己在家裏吃一頓飯了?

狄澈和緱明姿也看到了兩人,狄澈的臉徹底的黑了下來,而旁邊的緱明姿則是十分開心的來打招呼。

“對不起,我想去一下洗手間。”

黎姿站了起來,緩緩說道。

“我跟你一起。”

緱明姿笑着說着,黎姿點了點頭,兩人一起去了。

狄澈看着張遠揚,狄狄的說道;“怎麼,我跟你說的你都記不住。”

“哦?是嗎?你喜歡的是緱明姿,就不要傷害黎姿了,你放手,自然會有人來好好的照顧她。”

張遠揚淡笑着說道,但是眼裏卻露出了犀利的目光。

狄澈挑了挑眉頭,狄笑一聲:“黎姿現在是我的女人,不要忘了,不屬於你的永遠不會屬於你。”

“拭目以待。”

張遠揚淡淡的說道,雲淡風輕的語氣激怒了張遠揚,而張遠揚也是十分的生氣。

黎姿看着兩人劍拔弩張的樣子,迅速的走了過來:“你們,你們怎麼了.”

話還沒說完,就見狄澈一把將她抱住,固定住她的頭,吻了上去。

黎姿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奮力的推開他,瞪大眼睛望着狄澈,而狄澈卻是狄漠的看着她:“在我沒玩夠前,你最好不要勾搭上任何男人。” ?

“狄澈!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黎姿蒼白着小臉,不用看就知道有多少人在望着他們。

一轉身,立馬跑了出去,而張遠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道:“羞辱人很好玩?”

“我的東西,我隨意羞辱。”

WWW✿ TTKдN✿ C O

狄澈不屑的說道,劍眉一挑,似乎很滿意這樣的結果。

張遠揚不再理他,追了出去,而緱明姿的眼裏則是閃過一絲笑意,說道:“算了,不要想了,我們吃點東西吧。”

“不了,明天公司還要開會,我回去了。”

狄澈的心裏煩躁不已,哪裏還有心思吃東西。

“黎姿

!”張遠揚追到了她,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身邊,看着她那滿臉的淚水,心疼不已。

“你說,他爲什麼要這樣羞辱我?爲什麼.”似乎在喃喃低語,又似乎在問着張遠揚。

而張遠揚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皺着眉頭看着她。

黎姿啞然失笑起來,那傷心的表情灼痛了張遠揚的心,狄澈,你可真是個混蛋!

黎姿擦了擦眼淚,對着張遠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道:“送我回去吧。”

“好。”

擔憂的看着黎姿,見她神色無異,這才鬆了一口氣,只是,心裏還是堵得慌。

下了車,黎姿道了一聲謝,衝上了二樓房間裏,蒙着被子大聲的哭了起來,沒有人能瞭解她現在的痛,也沒有人能瞭解她的無奈。

如果有可能,她真的希望今天沒有出去,沒有遇到他。

哭着哭着,不知不覺中就睡着了。

再次醒來是因爲總覺得身上有人壓着她喘不過氣來,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就看到狄澈趴在她身上,而自己的身體裏,明顯多了東西。

黎姿一愣,咬着下脣,看着他在自己的身體裏馳騁着,閉上了眼睛,不再去看這屈辱的一幕。

只是,身體卻飛快的有了反應,承受着他的一波接一波的撞擊與快感,身下的****打溼了牀單。

忍不住用雙手抱住了他的脖頸,悶悶的說道:“狄澈,你這個笨蛋.。”

狄澈哪裏會注意到她說了什麼,此時的他急需要發泄,終於,衝上了雲端,拔了出來,走進了浴室。

黎姿嘆了一口氣,拿出紙巾擦了擦,穿好衣服,走到了旁邊的房間,沖洗了一下,這纔回房。

然而,裏面已經沒有了狄澈的人,知道他肯定是離開了,心裏難免會有失落,她果真就是個情人呢!不,連情人都不如,情人還能撒嬌的讓他留下,而她只能眼巴巴的望着他,等他想留下的時候,才能服侍他。

就好像古代時候的妃嬪們.。黎姿笑了起來。

此時的她已經沒有睡意了,打開msn突然看到安木森的頭像還是亮的,不禁一愣,迅速的打開了對話框。

“姿,有沒有想過離開狄澈?”還沒等她打字,裏面就傳來了這條消息。

黎姿愣住了,隨即飛快的打道:“沒有,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也會這樣做。”

遠在他鄉的安木森看到這句話,嘆了一口氣:“他這麼對你,你還這樣,值得嗎?”

黎姿知道,是張遠揚告訴了他。

“沒有值得不值得的說法,因爲我喜歡他,這就夠了,能呆在他的身邊,就夠了,現在還成了他的妻子,我已經覺得老天對我夠好了。”

安木森久久沒有迴應,這樣的妹妹跟自己的母親是多麼的相似,只因爲愛,所以留在他的身邊,只因爲愛,所以無怨無悔

無奈的搖了搖頭,再次看屏幕的時候,黎姿已經跟他說了晚安。

關上電腦,安木森的心再一次被刺到了,這丫頭,總有一天會受傷。

躺在牀上的黎姿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這才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林琳終於買來了驗孕棒,黎姿瞪了她一眼,說道:“這麼慢.”

“你還嫌棄我慢了,不是說昨天就能出去了嗎?你怎麼不自己去買?”林琳回瞪了她一眼,再賞給了她一個白眼,說道。

黎姿笑了:“我那不是忘了嘛。”

說着,站了起來,只感覺頭暈暈的。

“你沒事吧?”林琳的扶起了她,擔心的問道。

“沒事,我總覺我我懷孕了,這幾天我總是想吐呢。”

黎姿皺着眉頭說道。

林琳一愣,連忙將驗孕棒放在她的手裏:“趕緊去測測!”

“嗯。”

黎姿點了點頭,衛生間裏,傳來了黎姿的尖叫聲,林琳立馬趕過去一看,上面赫然顯示的是兩條槓。

“走,去做一個檢查。”

林琳立馬拉着黎姿往醫院裏跑,黎姿自然是願意的,她也想去醫院,好讓自己安心點。

兩個女人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卻忘了遺落在廁所的驗孕棒。

“我跟你說,你這孩子要是生下來了,必須叫我乾媽,不然,我跟你急!”林琳瞪了她一眼,威脅的說道。

黎姿笑了起來,點着頭:“好好好,你一定是乾媽,我哪能不讓呢!”

“這還差不多。”

林琳笑了起來,這時候,護士叫了黎姿的名字,黎姿連忙走了過去。

醫生看了半天,說道:“你這是宮外孕,要儘快做手術,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黎姿聽到這句話,剎那間,臉色蒼白起來,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走出去的。

無奈之下,我只好再次開口道:“何定國讓我告訴您,一門三子,死的死,殘的殘,傷的傷,您還要躲到什麼時候?”

Previous article

以它的閱歷,早已不知見過了多少的生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