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了。沉逸和何凡去了這麼久,怎麼一點音訊都沒有。”

不知不覺,外面的天色漸漸黯淡下來,我看了眼牆上的掛鐘,顯示不過是下午五點鐘,並沒有天黑。

可外面黑的好像夜幕降臨般,花海似被龍捲風刮過一樣,花枝折斷,花葉和花朵散亂了一地,猛地一看,還以爲世界末日般。

突然,外面一陣狂風猛烈的吹響落地窗,嗚嗚嗚的響,有一扇窗沒關好,一排櫃子嘩的一聲,被風吹的倒地,上面擺放的工藝品全部倒下。

永燁躍過去迅速把落地窗關上。

大門,篤篤篤的有人在敲門。 Pick me!佛系老公談談情 67.356

我回頭一看,是烙離。他手裏端着一個餐盤,示意我們開門。

東方峻站起來:“我去開門。”

就在東方峻離開我的一瞬間,我突然不知怎麼的,雙手被一下抓起來,左手手臂上,感覺是一雙瘦骨嶙峋的手,右手手臂上,是一隻十幾歲小孩的手。

她們兩人拉着我的,從沙發上站起,一下竄到半空中,我嚇得尖叫,可是我叫不出聲。

我就在半空飄着,然後兩個肉眼看不見的鬼魂在吵架。

那蒼老的聲音怒罵:“這個小娃子是我看上的,小蹄子你給我放手。”

“老不死,你七老八十了還敢跟我搶人,她是我最先發現的,你最好是乖乖的讓給我,不然我讓你歸天。”

這個聲音清脆,聽起來不過是十三四的小女孩,有一股子無形的陰沉狠勁。

“小賤蹄子,我勸你放手,你不是老身的對手。”

“老不死的,你這副腰都直不起來的身子,敢跟我搶人,看我不弄死你。”

兩隻鬼一吵起來,兩人分別把我往不同的方向拉,而且還是飄在半空中,我嚇得淒厲尖叫:“啊……放開我,你們兩個快點放開我。”

東方峻和烙離一進門,就看見我飄在半空中打晃,烙離嚇的立即跑過來,站在下面對我喊:“姐姐,不要怕,出了什麼事。”

“鬼,兩隻鬼扯住了我……”

我話剛說到一半,突然,出不了聲,開不口,上不去,下不來……

整個人像被定住一樣,一秒後,天旋地轉,我兩眼一發黑,接着,她們風馳電擎的往窗外飛去。

我張大嘴巴尖叫,卻發不出聲音來。

嘩啦啦……

玻璃被無形的氣體打碎,我被她們架出去,瞬息間,我的雙腿被人抱住,我低頭一看,是烙離。

他在我飛出窗的一瞬抱住了我。

我知道,他用盡了全部力量,這一老一小的鬼速快如狂風,讓人始料未及。

我本以爲她們會上我的身,萬萬沒想到她們會綁架我。

烙離死死的拽着我的腳,沒放手。

身後,我聽見東方峻和沉逸大喊:“小雅,烙離……”

烙離抓住我的腳,大聲的鼓勵我:“姐姐,不要怕,沒事的,我一直會陪着你。”

凰謀之毒後傾城 我眼睛起了朦朧的水霧,不知是被風颳的還是被他感動的。

外面已像黑夜一樣,到處一片黑暗,古堡內的路燈自動開啓卻找不到一米外的光景。

我被她們兩隻鬼拽到似龍捲風的路口處。

烙離未曾放手,我們一起刮進龍捲風中,三秒後,從龍捲風的入口摔了下去。

是一處黑暗的地方,我們穩穩落地。

烙離瞬間抱住我,抱的很緊,我能感覺到他身體的顫抖。

而那兩隻鬼在討論着:“小賤蹄子,一會邀功,我們一人一半,但是這個吸血鬼你把他甩開……”

“既然他想跟就讓他跟着罷,主人沒說不許其他人跟着,反正他也是自尋死路。不過,先說好四六分,你四我六。”

“呸,老身跟你五五分就已經很吃虧了,你居然敢提出四六分?” “老不死的,要不是看你在主人面前能說上幾句話,你以爲我會給你分?”

“小蹄子,我老早就看你不順眼了,想在老師面前壞了規矩,組織下面的哪個不叫我一聲,許婆。”

“老不死的,還婆呢!”

啪,一大巴掌聲朝那十多歲的小姑娘臉上砸去,那小姑娘脾氣也是火爆。當場伸長的爪子風馳電掣的往許婆喉嚨上掐去。

兩隻鬼就在入口處大打出手,頓時狹小的空間內山石滾動,兩隻鬼飛來飛去,由於她們速度極快,看得我眼花繚亂。

烙離緊緊護着我,就在她們打得難捨難分之時,烙離在我耳邊小聲的說:“姐姐,這裏有兩條小道,一面是東,一年通西。”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想趁着兩人打架時逃走。

我小聲的回他:“你說往哪走,我聽你的。”

“只能看運氣了,姐姐咱們往西。”

“行,那就西。”

我們兩個悄悄的往西面後退,一點一點的,當我們退到五六米遠時。他抱着我的腰,往西面迅速躍去,一路上狂奔,他不敢鬆懈。

西面的路越來越深,也越來越寬闊,我不知道通往哪裏,只是覺得不管我們跑了多遠,都沒有光亮點。這條路到底有沒有盡頭?

大概奔了半個小時,前無鬼魂,後無來者,烙離氣喘吁吁地說:“姐姐,她們好像沒有追來了,相對安全一點。”

我見他累得夠嗆:“烙離,你把我放下來。”

他把我放下來後,拉着我的手沒放開。

我們兩個往西面的洞走去,裏面陰……森森的,沒有一點光亮。我把手機的背景燈打開,當手電筒用。

美漫之BOOS入侵 地面上,洞穴前後左右兩邊,全是光滑黑色的石頭。

讓我有一些錯覺,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並不在歐洲,而是在國內的某處山洞裏。

我走了幾步,發現有點不對勁:“烙離啊,我們是不是在原地踏步啊,好像一直都沒有繞出去。明明只有一條路,一直沿着這條路走,卻好像在原地打轉。”

因爲這個山洞長得太像了。

他停下腳步,站在中間前後看了幾眼。

眸色露出擔憂:“姐姐,我們好像在原地打轉了。遭了,是鬼打牆,我不會破解。”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一天兩天出不去,十天半個月會餓死的。”

我伸手進兜裏掏了掏,我應該還有何凡的兩張靈符,只是我不知道這靈符對付鬼打牆有沒有用。

我把靈符往空中甩了出去,嘭的一聲,在空中炸開一團火花,火花零零星星地散開,四周山洞真實場景浮現,這附近並不是山洞,而是一個龐大的峽谷。

峽谷上空不是天空,沒有星月,渾渾沌沌的一片黑暗,沒有植物,沒有動物,沒有水,甚至沒有任何聲音,就像世界末日一般。

我們站立在大峽谷的底部,大峽谷兩邊是高聳疊石的懸崖,非常光滑。

因爲太黑了。我不知道峽谷懸崖有多高,在底部,想攀爬上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們到底掉落到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這就是西方的陰間嗎?會有什麼未知的危險。

烙離牽着我的手,一步步的向峽谷那邊走去:“姐姐不要怕,我會一直陪着你的。”

“烙離啊,你一直在西方生活,西方有鬼怪傳說嗎?”

“西方人覺得人死後是會上天堂的,只有惡貫滿盈,上帝纔會拒絕他,這樣的人死後會下地獄,但是在西方真正的地獄誰都沒有進去過,不知地獄是什麼樣子。”67.356

“在我們東方,很多人死後靈魂出竅,下了冥界,然後,有些機緣巧合,又還生回來,大家知道冥界的存在。但是在西方,地獄只是個傳說。”

他看向四周,嘴角微笑着,露出兩個甜甜的酒窩,似由心而發。

“如果這就是西方的地獄,我覺得還不錯姐姐!好像不管是什麼樣的環境,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很開心。”

我嗔了他一眼:“傻帽,都下地獄了,能不能出去還是一回事呢,有什麼好開心的。”

我在尋思着這地獄有什麼樣的危險,我們會遇到傳說中的惡魔和魔鬼?

兩人又走了半個小時,前面路越來越難走了,風越來越大。

原本是平靜的山谷,突然,烏雲密佈,狂風肆虐,雷電轟鳴。

風呼呼地颳着,我站都站不穩,洛裏攬住我的腰,生怕我被風颳走。

就在我們兩個商量着找個地方,躲避時。

嗚嗚的偌大聲中,我聽見嘶嘶嘶嘶的聲音,像蛇吐着信子,像魔鬼的輕哼,聽得人心裏發毛,卻又找不到聲音的出處。

這時狂風遽然而止,到時候谷內迴歸平靜。嘶嘶嘶嘶的聲音,卻越來越響也越來越近。

我攀着烙離的手臂,緊張的說:“好像有什麼不對勁,你聽到什麼聲音都沒有?”

烙離把我護在身後,警覺地望着四周:“姐姐,好像是蛇,巨型的蛇,那時候的年齡太大了,我聽不到他在哪裏,感應不到,危險……”

這是在我們頭頂上,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聲音,那聲音帶迷惑。

“瞧啊,多麼可憐的小東西,你們迷路了嗎?你們居然敢進入峽谷,知道這是哪裏嗎?惡魔峽谷,凡是進來的都出不去,我是有多久沒有看見活生生的人,一百年還是兩百年,噢,好像是五百年了,這麼漂亮的亞洲人種,聽說亞洲人種的肉質細膩美味,噢,我快受不了了,快忍不住了,好想品嚐一口。”

“還有那隻漂亮的,亞洲吸血鬼,就當我一輩子的奴隸……”

烙離攀我的手臂五指頓時抓緊,屈辱的言語讓他很氣憤。

他壓低聲音在我耳邊道:“姐姐她在西南方向,是一條母蛇,蛇齡,五六百年,以後我拉着你往東北方向跑。”

聽見烙離這話,我們應該落到地獄入口內了,莫名其妙的進來了。

那個主人爲什麼把我們帶進來,他到底有什麼目的,難道想要着我威脅鳳子煜嗎?

還是他纔是背後最大的魔鬼!

我現在心裏想的事千萬不要給鳳子煜,扯後腿,惹麻煩。

我鄭重的對烙離說:“好,咱們跑!” 我話音一落,烙離抱住我,往東面躍去,他跳躍的速度就像暮光之城的吸血鬼,甚至比她們速度更快。

我死死地摟住他的脖子,幾乎整個人趴在他身上,被他抱着跳躍。

那迷惑心緒的聲音又從天空傳來。

“小東西們,你們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你們是逃不出我掌控的,不管你們跑多遠,在這個峽谷裏我就是王,沒有人敢搶我的獵物。”

烙離見狀,奔跑得更快了。

風在耳邊呼呼地颳着,速度快的兩邊的景色都看不清。

這速度是他的極限了。

奔了半個小時之後,我見他累得夠嗆,那聲音沒有再傳來,我對他說:“停下來歇一會兒吧,不要再跑了。”

“姐姐不可以,誰知道她什麼時候會竄出來,而且我打不過她,只能跑。”

烙離話音一落,天空傳來幽幽的輕笑:“你倆不要再跑了,你們是逃不掉的,過來,把你手上的美人兒給我獻過來,我會好好待你的。”

烙離頓時停下,把我放在地上,雙手死死地抱着我,一刻也不敢放鬆。

我算是清楚了。

不管我和烙離跑到哪裏,怎麼跑,跑多遠?都擺脫不了那如魔咒的聲音。

我定了定心神,仰頭對天空大喊:“出來吧,讓我們看一下你的真面目。就算死,我也要死的明白。”

天空傳來幽幽的聲音,帶着藐視的輕笑:“小東西,你不要被我嚇到,因爲上次的肉一點都不好吃,發酸。”

我頓時有點火了,惱怒:“甭跟我廢話,反正我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來吧,看看你是什麼樣的怪物。”

我話一落,整個山谷地動山搖,轟隆隆,好像十級地震一般,狂風呼嘯,山石碎裂,峽谷兩岸的高山斷裂,偌大石塊滾到山谷內。

逆水行周 大峽谷裏面,一片黃沙騰起,大風狂刮,方圓十里路看不清楚。

突然一陣陰風而至,

烙離抱着我高躍而起:“小心姐姐,她發怒了。”

在一片黃沙中,我看見一金髮碧眼,身材妖嬈的美女慢慢的朝我們走過來。

我本以爲是一條龐然巨物的大蛇,沒想到會是一身材高挑的美女。

她穿着金黃色的長裙,裙子的款式比較像古羅馬,身上帶了很多黃金首飾,手上肩膀上,用金黃色香料畫上圖案,看起來很具異域風情。

只是她的長裙拖地,我看不見她的腳。

烙離抱着我在峽谷懸崖中斷的一塊大石頭上站立,這美女蛇一出來,烙離表情更深邃凝重了。

他開口對我說:“姐姐糟糕了,她是古羅馬的傳說中的一種妖蛇,叫塔莎。能迷惑人的心智,最駭人的是它有100多種毒,不會馬上殺死咱們。而是讓我們成爲她的傀儡和奴隸,當沒有了她能利用的價值,就會吃掉。”

下面的塔莎掩嘴輕笑:“噢,小奴隸,你搞錯了,對於女人,我向來都不會手軟,男人嘛,我都會養一段時間,沒有了利用價值,我再慢慢吃了。”

“忘了告訴你,大部分男人都死在我的牀上。我從來沒有試過富有魅力的東方男人,雖然是吸血鬼,聽說吸血鬼好像那方面會更強悍。來吧,把那個美女送下來,我會用身體好好款待你的……”

烙離把我移至到他身後,想辦法護着我。

塔莎眼眸劃過一絲狠毒,睨了我一眼,又看向烙離,嫵媚勾人笑着:“小可愛,你一點都不可愛哦,來,把那個女人送下來,否則我會生氣的哦。”

烙離斬釘截鐵的拒絕:“不,你可以殺了我,但是我絕對不會交出的她,她是我最重要的人,除非我死,不然不會讓你傷害她。”

塔莎頓時哈哈大笑:“這是我聽過最搞笑的話,每當男人們掉進地獄之門,他們身邊不管是老人小孩還是女人,都會乖乖的奉上,只有你是個例外。”67.356

她一笑,狂風飛舞,地上的碎石嘩啦啦啦啦的滾動着,像龍捲風一樣捲成一個漩渦,風馳電擎的向我們捲來。

這麼多碎石,我和他捲進去一定會死,最主要這個龍捲風,已經颳起二十幾米高了,再卷下去絕對超過五十米。

洛離雙手抱着我的腰,對我說:“姐姐抱緊,我帶你逃走。”

我把他的手一拍:“烙離,我們逃不走的,你帶我下去。”

烙離聽我的話,頓時急了:“姐姐……下去死路一條。”

“逃不是辦法,我身上還有何凡的靈符,再不,我去試試給她下個鬼盅,沒辦法了。”

烙離聽我說鬼盅,頓時眉頭緊皺:“姐姐,真的可以嗎?如果最終不成功,會反噬的,到時候鬼盅會進入你的身體。太危險了。”

我咬牙:“試試吧,死馬當活馬醫。”

我從兜裏拿出一個小瓶子,小瓶子大概拇指頭那麼大,這是上次凌幽教我鬼盅後,怕老爺子把慕詩身體裏的鬼弄出來,她發狠的報復我,我特意準備的。

這隻小鬼養了好幾天了,一直帶在身上,沒想在這裏用上。

我眼看龍捲風就要刮來,所站立的大石頭搖搖欲墜,我們兩個站都站不穩了。

我大聲喊:“烙離,帶我下去。不用靈符,直接用鬼盅,你幫我轉移注意力,我用鬼盅時,入鬼盅最好是有一個出血的傷口。”

烙離重重地點頭:“好,姐姐,萬一要是失敗了,我會把你養的小鬼弄死。”

“行!”

他抱着我從懸崖半腰跳下來,穩穩地落在地上。

塔莎看見我們落地,朝我們妖嬈的走過來。

她走到烙離面前站定,大紅血脣笑的嫵媚勾人:“瞧啊,我說過沒有人能抵擋我的魅力,來自東方的小可愛,從近處看,你更英俊了。”

烙離更是黑着臉,手挽着我不肯鬆開。

我輕聲道:“烙離,配合……你身上有沒有刀,需要一個傷口。”

烙離面色寒如凝霜,單手握成拳,放開我的手,走到塔莎面前。

他單手扶着她的頭,手指伸進她髮絲中,看着她。

可是王家家主早得到了消息,知道林俊從是龍虎山的叛徒,而且和秦巖發生了衝突,所以他不願意幫助林俊從。

Previous article

“沒事兒,媽,要不這樣吧,我來炒,你來燒火。今天就讓你來看看我的廚藝。我炒的蓮白炒肉和胡蘿蔔炒肉肯定也不賴喲!”郝健拿起一旁的油和鍋鏟,見鍋裏開始冒煙,已經沒有水了,動作麻利,迅速的將油倒了一些下去,再放了一些鹽、味精和海椒等佐料,然後,端起一旁備好的肥肉倒了下去,爆炒了起來。頓時肉香味撲鼻,油炸的特別厲害,他拿這鍋鏟就在裏面鏟來鏟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