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王家家主早得到了消息,知道林俊從是龍虎山的叛徒,而且和秦巖發生了衝突,所以他不願意幫助林俊從。

其實當初林俊從邀請王家家主去莊園圍獵秦巖的時候,王家家主沒有去。

他是一個明哲保身的人,不願意參加這種勾心鬥角的爭鬥。

同時,王家家主爲了向秦巖這邊示好,悄悄地給馬澤洪發了一條通信符。

按理說通信符極其隱祕,像現在的微信一樣,除了當事人知道對方在說什麼,別人根本不知道。

可是林俊從不知道施展了什麼道術,居然截獲了王家家主的通信符。

他暴怒之下,直接殺掉了王家一家。

“舉起手來!不許動!”在這時,門外響起了警察的聲音,他們握着槍指着秦巖他們的腦門。

“主人,我去控制他們,你們趕快去追林俊從,林俊從肯定沒有跑遠!”慕容雪菡給秦巖悄悄傳音。

她看到王家人的傷口還在流血,她覺得林俊從應該剛剛離開不到兩分鐘。

秦巖在心裏面苦笑起來,林俊從使用的是龍虎山的道術,在他沒有佈下陣法的前提下,他是追了林俊從也殺不了林俊從。

“雪菡,不要動手,人不是我們殺的!我們配合調查行了!”秦巖悄悄給慕容雪菡傳音。

慕容雪菡心有些不樂意。

不過這話是秦巖說的,秦巖說的話對於她那是命令,她不得不接受。

幾個警察舉着槍進來了,大聲地說:“你們三個給我蹲下!”

秦巖三人按照他們的話蹲下了。

發現秦巖他們沒有武器後,幾個警察放鬆了警惕。

“這些人是你們殺的嗎?”領頭的警察大聲喝問秦巖。

“不是!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調取監控!”秦巖不疾不徐地說。 聽到秦巖這樣說,領頭的警察給另外一個警察使了一個眼色,讓他根據秦巖說的去做。

另外一個警察點了點頭走了。

“警察同志,我想知道是誰給你們報的警!”秦巖覺得這肯定是林俊從報的警。

除了林俊從,沒有人能在這麼快的時間內知道房間裏面死了人。

“你問這個幹什麼?”

“因爲給你報警的人是兇手!”秦巖將自己的推斷告訴了警察。

“你怎麼知道?”幾個警察疑惑不解地看着秦巖。

秦巖沒有說話,轉過頭問馬澤洪:“師傅,現在在石市的陰陽世家,除了那些在莊園裏面的家主,還有哪些家主?”

馬澤洪想了想說:“還有楚家、趙家、於家……”

馬澤洪接連說了十幾個陰陽世家。

“他們現在都住在什麼地方?”

“楚家在山路的沖天酒店,趙家住在……”馬澤洪將十幾個陰陽世家的地方一一告訴了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對幾個警察說:“我建議你們趕快派人去保護這些人,否則他們很快會被報警的人殺掉。”

幾個警察狐疑地對視了一眼,有些不相信秦巖說的話。

秦巖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信不信由你們,反正我是告訴你們了。”

領頭的警察沉吟了片刻,決定還是相信秦巖。

畢竟這種事情不能馬虎大意。

萬一真的發生了兇殺案,他可擔負不起這個責任。

他轉過頭對另外一個警察說:“小葉,你叫人去看看,那邊是不是真的發生刑事案件了。”

隱婚99天:首席,請矜持 小葉點了點頭,拿起電話給局裏面打去了電話。

“如果我是你,我還會通知那些人,讓他們趕快離開!”秦巖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即便是警察去了也無法阻止林俊從,只能是多幾個送死的。

“爲什麼?”領頭的警察眯起了眼睛。

“你覺得我們的人制服不了那個歹徒?”領頭的警察冷笑起來,他覺得秦巖太小看他們了。

他們天天訓練,而且手裏面還有槍,區區一個歹徒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秦巖剛準備說話,剛纔調查監控的警察回來了:“劉隊長,我看過監控了,他們應該不是兇手。在他們來之前,有一個人行跡十分可疑,我估計是那個人。”

“既然我們不是兇手,那我們走了!”

秦巖轉過身準備離開。

既然劉隊長不相信他,那他只能親自去阻止林俊從了。

根據秦巖的推測,林俊從之所以報警,極有可能是讓警察拖住他們,然後對不聽從他的各家陰陽世家大開殺戒。

我是神祕學教父 所以他必須去阻止林俊從。

“你們還不能走!現在只能從側面證明你們不是殺人兇手,還不能完全證明!”劉隊長攔住了秦巖的路,瞪大眼睛看着秦巖。

“你攔住我只會讓更多的人死掉!”

“哈哈哈!真是笑話!”劉隊長冷笑起來,根本不相信秦巖的話。

在這時,小葉的手機響了。

小葉沒有看來電顯示,拿起手機說:“你好!”

“小葉,不好了,陽光大酒店死了一對年夫婦,正是你剛纔讓我去看的那兩個人。”

手機另一邊傳來了一個人驚訝的聲音。

“什麼?”小葉不敢置信地問,同時睜大眼睛向劉隊望去。

劉隊剛纔也聽到手機裏面的對話了,他的心翻起了驚濤駭浪。

歡快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不過這一次不是小葉的手機響了,而是劉隊的手機。

劉隊過了好長時間才從震驚回過神。

他拿起手機問:“你好,什麼事?”

“劉隊,我是小張,沖天酒店的楚南羽死了!”

“啊?什麼?”劉隊被徹底驚到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幾分鐘之內,接連又死掉好幾個人,這絕對是大案要案。

“我勸你還是趕快通知那些人吧!現在通知他們還能挽救幾個人!”秦巖搖了搖頭,無奈地說。

“說,你和嫌犯是什麼關係?你爲什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劉隊突然轉過頭大聲質問秦巖。

以他辦案多年的經驗來看,秦巖和嫌疑犯絕對有着非常密切的關係,否則秦巖不會這麼清楚。

他甚至於覺得秦巖是嫌疑犯的同夥。

秦巖對這個劉隊一陣無語:“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你現在不趕快通知那些有可能會喪命的人,卻在這裏問我和嫌疑犯是什麼關係?你難道不怕死的人會更多嗎?”

“我懷疑你是嫌疑犯的幫兇!小葉,小趙,把他們銬起來!”

劉隊大聲地命令道。

小葉和小趙對視了一眼,走來準備拷秦巖。

秦巖冷笑起來:“看來你腦子還真是有問題!算了,我不想和你這種人說話,我先走了!”

說罷,秦巖轉過身向門外走去。

與此同時,馬澤洪父女跟着秦巖也向門外走去。

“不許動,再動我開槍了!”劉隊舉起槍對準了秦巖。

“你的槍在我面前是玩具!還是不要在關公面前耍大刀了!”秦巖頭也不回地說,同時不屑一顧地擺了擺手。

“我再說一遍,你如果……”

秦巖打斷劉隊的話:“想開開吧!我是不會怕的!”

“這可是你說的!”

“煩不煩啊!你還是不是男人!”

秦巖覺得這個劉隊實在是太墨跡了,簡直不像一個男人。

可是秦巖卻不知道,他們系統對槍支管理的特別嚴格,開槍的時候必須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而且是在警告之後纔可以。

“砰”的一聲,槍響了,子彈“嗖”的一聲向秦巖的腿打去。

對方不敢開槍打秦巖的後腦勺,所以只能打腿了,這樣既能阻止秦巖離開,又不至於傷到秦巖的性命。

但是秦巖的後腦勺像長着眼睛似的,他岔開腿輕鬆至極地躲過了子彈,並且彎下腰用右手食指和指夾住了子彈。

整個動作猶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不但完美,而且充滿了霸氣。

“我早說過了,子彈對我沒有用!”秦巖一邊說,一邊扔掉了子彈。

“對了,嫌疑犯也不怕子彈,你最好讓你們的人也小心一些!”

秦巖又補充了一句,然後大搖大擺地走了。 劉隊和他的幾個屬下驚呆了,他們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直到秦巖和馬澤洪父女走出房間後才反應過來。

“這不是真的吧?”劉隊轉過頭,向小葉和小張望去。

小葉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他此刻也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所掌握的知識告訴他,這個世界絕對不可能有秦巖這種人。

小張更是一臉懵圈,目光呆滯地看着房門外,哪怕此刻秦巖已經走了。

“這肯定是我眼花了!絕對是!”劉隊伸出手狠狠地捏了自己一下,他疼的大叫起來。

可是即便如此,劉隊依舊不相信這是真的。

因爲這太匪夷所思了,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隊長,我們怎麼辦?”小葉終於回過神,戰戰兢兢地問劉隊,說話的時候下牙都在打顫。

“趕快給小高他們打電話,讓他們不要再管這件事情了。”劉隊立即下命令。

剛纔秦巖的話說的很明白,他們即便有槍也不是林俊從的對手。

既然這樣,那趕快讓大家撤走,不要去送死。

小葉點了點頭,伸出顫抖的手,拿起手機開始撥電話。

因爲手在顫抖,小葉撥了好幾次都撥錯號碼了,他現在依舊沒有從剛纔的震驚徹底走出來。

與此同時,秦巖他們一邊往樓下跑,一邊給其他陰陽世家的家主打電話。

但是讓他們怪的是,每一個陰陽世家的家主都關機了。

“師傅,大事不好!”秦巖隱約覺得肯定出事了。

“別說了,我們趕快走!”馬澤洪收起手機,迅速向酒店樓下走去,希望還能救下一兩家家主。

了車,秦巖一腳油門踩下去,汽車像炮彈一樣飛出去,巨大的轟鳴聲將酒店門口的門童都嚇了一跳。

“秦巖,你這是去哪?”馬澤洪看到秦巖直奔郊區,不由疑惑地詢問。

“去長興國際酒店!我估計林俊從肯定最後去找郜家的人!”

秦巖推測,林俊從爲了節省時間,肯定會沿着一條線殺過去,這樣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殺最多的陰陽世家。

而郜家住在石市的郊區,秦巖準備去那裏等他。

這樣抓住林俊從的機會大一些。

“那其他陰陽世家呢?”馬澤洪和秦巖的想法不一樣,他想將其他陰陽世家也救下。

秦巖嘆了口氣:“師傅,林俊從現在殺到哪裏了我們也不知道,我們現在只有先一步趕在郜家人居住的地方纔行!”

馬澤洪想了想,覺得也只能這樣了,他嘆了口氣說:“好吧!”

十幾分鍾後,秦巖開車來到了長興國際酒店。

敲了好一會兒郜家的房門,郜家人也沒有出來開門。

秦巖覺得郜家人肯定凶多吉少。

你與春風皆過客 在秦巖擡起腳向房門踹去的時候,房門在這時打開了,一個裹着浴巾的美女滿臉怒氣地向外面看來。

“砰”的一聲,秦巖一腳踹在了美女的褲襠。

“啊”的一聲,美女捂住褲襠一屁股坐在了地,然後開始躺在地打滾。

美女身的浴巾本來沒有繫住,此刻在地一滾,立即露出了白花花的一大片。

看到這一幕,秦巖尷尬無,但是又不能不去扶美女。

畢竟人是他踹倒的。

秦巖乾咳了一聲,不好意思地蹲在地,抓住美女的胳膊一邊道歉一邊說:“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當美女被扶起來的時候,浴巾在萬有引力的作用下掉到了地。

剎那間,美女變成了“白條雞”。

美女又羞又怒,臉更是憋的通紅。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秦巖趕快大聲道歉。

“秦巖,你這個大色胚,你是故意的!趕快給我走!”馬嬌被秦巖氣壞了,一把將秦巖從屋裏面推到了門外。

緊接着“砰”的一聲,馬嬌關了門。

看到馬澤洪背抄着手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秦巖一陣尷尬,他聳了聳肩表示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

馬澤洪點了點頭,表示相信秦巖。

“主人,你剛纔真的不是故意的?”慕容雪菡悄悄地給秦巖傳音。

“廢話!我是那種人嗎?”

“主人,那個美女長得還不錯!不如你收了她吧!讓她和馬嬌爭風吃醋!”慕容雪菡韓調侃地說。

聽到慕容雪菡的話,秦巖一陣無語,在心暗想:是你自己吃醋了吧!

不過這種話只能在心裏面說,肯定不能說出來。

一分鐘後,馬嬌打開了門,她對秦巖招了招手,示意秦巖進去。

看到馬嬌依舊黑着臉,秦巖知道她還在吃醋。

走進屋裏面,秦巖發現美女此刻已經穿好了衣服,正端坐在沙發。

只是美女的臉特別紅,而且耳根子也一片緋紅,一看知道美女還沒有從剛纔的誤會走出來。

不過正因爲如此,美女顯得更加楚楚動人了。

這讓秦巖想到了馬嬌剛剛愛愛完的樣子,滿臉緋紅,氣喘吁吁。

“白虎大人。”兩隻蟲子長老始終是要玄雨玄凡更加強些,一眼看出了這是真正的白虎神獸。

Previous article

“對了。沉逸和何凡去了這麼久,怎麼一點音訊都沒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