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扈凌楠又哈哈大笑了起來:“釋彌夜小妹妹,我不會告訴你的,我一輩子都不會告訴你的!我就要讓你一直都想要知道,卻得不到答案,讓你每天都睡不好……”

“你把我的好奇心想得太重了!”釋彌夜是絕對不會承認她會因爲這麼一個問題都睡不着覺的。不過她猶豫了一下,又撇了撇嘴,“還有,扈小姐,請不要低估我的智商。”

既然扈凌楠不肯告訴她海洛因和注‘射’器到底是從什麼地方拿到的,釋彌夜覺得再呆在這裏也沒什麼意思,跟葉局長告了別,轉身就戲謔的看着小王警官:“喲,我的臨時男朋友,麻煩你送我回家啦!鄭警官應該早就做着美夢了。”

小王警官做作的哀聲嘆氣了一陣,跟着釋彌夜走出了審訊室。

等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是四點多鐘,釋彌夜輕手輕腳的回了自己房間,一打開燈,就看到那個蛋光溜溜的丟在‘牀’上。

“走之前不是用被子包住了嗎?”釋彌夜的眉頭皺了皺。她有些警惕的看着那個蛋,好像那個蛋會突然長出兩隻手一樣。

只是釋彌夜警惕的看了片刻,那個蛋還是就那麼擱在那裏,看上去就像一顆真正的蛋。

皺了皺眉,釋彌夜小心的靠近,然後把那顆蛋抱了起來。手指才一接觸到那顆蛋,釋彌夜就覺得心頭一震,有一種小孩子在跟自己撒嬌的感覺。

這顆蛋有意識。

釋彌夜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只是她擔憂了半天,最後還是拿這個蛋無可奈何,也只有隨它去了。

抱起那顆蛋,釋彌夜沉沉的睡着了。

這一睡就是七八個小時,等釋彌夜醒過來的時候,劉安娜已經把午飯都做好了。

見釋彌夜抱着蛋‘揉’着眼睛下樓,劉安娜有些嗔怪的開口:“昨晚半夜的,你去哪裏了?”

“啊?”釋彌夜一怔,連‘揉’眼睛的動作都停止了,“媽媽,你怎麼知道我昨晚上出去了?”

“我昨晚‘迷’‘迷’糊糊的聽到開‘門’的聲音了,後來起來一看,見你的拖鞋在鞋櫃裏,再到你房間一看,掀開被子就只有一個蛋了。”劉安娜無奈的搖了搖頭,“怎麼出去都不跟我說一聲?”

“都大半夜的,媽媽都睡着了,就不想打擾你。”釋彌夜微微一笑,“而且告訴媽媽了,媽媽又要擔心,所以還不如不說呢!”

“不過早上差不多四點多的時候,我聽到開‘門’聲,想到應該是你回來了。早上六點多我去買菜前就來看了看,看你睡的香甜,也就放心了。”劉安娜吁了口氣,“昨晚又是因爲什麼事情?小夜你一直都很懂事,所以昨晚半夜出‘門’,肯定有什麼大事情吧!”

釋彌夜點了點頭:“沒錯,抓住了一個連環殺人案的兇手,兇手還是個‘女’人。”

劉安娜已經:“天啦!那昨天有沒有危險……小夜,你以後不要跟公安局的那些人攪合在一起了!如果你有什麼事情了怎麼辦?”

“沒事的啦!我也就是因爲好奇,所以纔去看看熱鬧的。”釋彌夜又是一笑,“而且,我應該馬上就要回桐明縣了。”

劉安娜聽到這話,臉‘色’微微一暗,又嘆了口氣:“本來也該回去了……你還在上學呢!”

釋彌夜沉默了一下,才又坐到了劉安娜的身邊:“媽媽,等吃過午飯了,我們一起去逛公園吧!”

劉安娜一怔。

“我難得陪媽媽出去轉的嘛!”釋彌夜一手抱着蛋,一手挽着劉安娜,“我們轉到沒人的地方,就把這蛋拿出來,讓它也呼吸呼吸新鮮空氣嘛!”

劉安娜猶豫了一下,才又點了點頭:“那一定要包好,別讓人看到了。”

“這個媽媽你就放心好了!”

吃過飯,釋彌夜抱着蛋回到了房間裏,先就把那條洗乾淨了的浴巾找了出來。

“昨晚上錯怪你了,真是對不起。”釋彌夜輕輕一笑,用浴巾把蛋包了起來,又放進了一邊的環保袋裏。

拎着蛋下了樓,劉安娜還在收拾着,釋彌夜見自己‘插’不了手,便坐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

好一會,劉安娜才把廚房收拾乾淨,拎着兩袋垃圾走了出來:“走吧,小夜。”

兩人說說笑笑的走到了樓下,劉安娜拎着垃圾就往垃圾桶走去:“現在都提倡環保,所以都要垃圾分類……雖然是麻煩了點,但是我看宣傳片說的,的確也‘挺’好的……小夜,你來把媽媽這邊口袋裏的餐巾紙拿出來。”

劉安娜打開一個垃圾口袋,把裏面的醬油瓶丟進了那邊玻璃製品的垃圾桶,又把油壺丟進了可回收的垃圾桶,整下了一些剩飯剩菜,又把口袋紮緊,丟進了一邊的不可回收的垃圾桶。

打開了另一個垃圾袋,劉安娜又開始了碎碎念:“冰箱裏的冰格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壞了……還有速凍水餃的合資……咦,這不是刨絲器嗎?”

劉安娜從垃圾袋裏‘摸’出了一個小巧的刨絲器:“我說今天我怎麼找都沒有找到,原來是早上的時候不小心把它碰到垃圾桶裏去了……”

她有些犯難的看着刨絲器,正要叫釋彌夜去那邊用水衝乾淨了拿回樓上去,卻一眼看到了釋彌夜手裏的環保袋:“哎呀!把這個洗乾淨了就丟你的袋子裏,不然再上去一趟也麻煩。”

釋彌夜點了點頭,接過刨絲器洗乾淨了,剛要丟進環保袋裏,腦子裏卻突然靈光一閃。

垃圾袋!垃圾!

扈凌楠的確是沒有接觸過別的什麼東西,可是她曾經拎着垃圾袋從家裏出去!並且在垃圾桶哪裏進行了垃圾分類!而的那個是釋彌夜並沒有太過關注扈凌楠到底都有些什麼垃圾——她來來回回的查看過扈凌楠的房間好多遍,可沒有一次是看過她的垃圾桶裏到底有什麼東西的!

釋彌夜有些興奮了。她昨晚做夢都在想這扈凌楠到底是怎麼“變出”海洛因和注‘射’器了,現在也差不多清楚了——這扈凌楠根本就是把海洛因和注‘射’器裝在小袋子裏,然後藏在垃圾桶裏的,而再在上面蓋上垃圾,那麼就肯定沒有人能注意到,而她每天晚上出‘門’的時候要丟一次垃圾,那個時候進行垃圾分類,一個順手,就把那個小袋子從垃圾裏面撿了出來,塞進了自己的包裏。

想必也是扈凌楠的家裏經常會有人去玩,所以她纔不得不這麼做的吧!

“媽媽我真是愛死你了!”釋彌夜興奮的抱着了劉安娜的胳膊。

劉安娜倒是嚇了一跳:“這孩子,突然這是怎麼了?”

“媽媽你幫着解決了我的大‘迷’‘惑’啊!”釋彌夜吐了吐舌頭。

“是嗎?”劉安娜到是有些憨厚的笑了笑,走過去洗了手,才又接過了釋彌夜手裏的餐巾紙擦了手,“走吧!我們去公園逛逛去!”

因爲‘春’天到了,百‘花’盛開,所以公園裏的來賞‘花’的人也格外的多,釋彌夜跟劉安娜轉了幾圈,都沒有找到有人的地方,最後也只得隨意的在一邊的河灘上逛着。

說是河灘,還不如說是人工修的一個大的引水池,在周圍撲上了大大小小的鵝卵石,還擺了幾塊大石頭在附近。

水裏有些鳥,不過釋彌夜並不認識,她抱着環保袋,一邊跟劉安娜說着在網上看到的那些趣事,一邊慢慢的逛着。

突然一聲高亢的鳥叫,讓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水池中間。

那裏有一隻體形比其他的鳥都大的水鳥,‘腿’非常的細長,它的叫聲一聲高過一聲,然後對着釋彌夜的方向,雌伏。

隨着這隻鳥的動作,整個引水池裏的所有鳥,都對着這個方向雌伏了下來。 雖然在釋彌夜的周圍有非常多的人,但是釋彌夜敏銳的感覺到,這些鳥是衝着她來的——或者,是衝着她懷裏的這顆蛋來的。

周圍已經有人開始驚呼着拿出手機相機噼裏啪啦的拍照了,劉安娜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釋彌夜卻拽了她一把:“媽媽,時間不早了,我們一起去買菜吧!”

劉安娜雖然有些不解,不知道爲什麼釋彌夜放着這樣的奇觀不看,但是她還是順從的跟着釋彌夜離開了。

在她們離開後不久,整個引水池裏的鳥就一起叫了起來,然後撲騰着翅膀,四散飛開了。

“小夜,你怎麼都不看看就走了?”走出了老遠了,劉安娜才一臉疑‘惑’的開口。

釋彌夜拍了拍懷裏的蛋:“我懷疑,那些鳥是衝着它來的。”

劉安娜立刻倒吸了一口涼氣。

“鳥本來就卵生的動物,所以,這個蛋裏面說不定就是鳥妖。” 他家小祖宗最甜啦 釋彌夜聳了聳肩。

劉安娜一怔:“啊?那等它孵出來了,那不就是鳥人了嗎?”

釋彌夜一個沒忍住,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好了好了,我們還是趕緊去買菜吧!”

買好菜回家,劉安娜去上廁所了,釋彌夜又抱着蛋坐在了沙發上。

把蛋從環保袋裏拿了出來,釋彌夜一層一層的剝開了抱在外面的浴巾,看着裏面那個熟睡的嬰兒,釋彌夜忍不住伸手彈了彈蛋殼。不過她也不敢用力,怕一不小心把蛋殼‘弄’破了,裏面的嬰兒會像破了的‘雞’蛋的蛋黃一樣流出來。

“喂,釋彌晝,你該不會真的是一個‘雞’蛋吧!或者是鴨蛋?還是別的禽類?”釋彌夜偏頭想了想,“最好是孔雀啊,白鷺啊,丹頂鶴啊這種很漂亮的鳥……鴕鳥絕對不要!雖然你的大小很像是鴕鳥蛋……”

劉安娜從衛生間裏出來,看到釋彌夜捧着蛋自言自語,立刻就笑了出來:“小夜,你怎麼跟那個蛋說話,它又聽不到!先不說他它到底發育好了沒有,就算是能聽到,外面還包着一層蛋殼呢!”

“這也說不定啊!我們又沒有在蛋殼裏面住過,又怎麼知道人在蛋殼裏面聽不到但可外面的聲音呢?”釋彌夜聳了聳肩,“說不定他就真的能聽見呢?”

“是!”劉安娜無奈的搖了搖頭。

回家沒有多久,釋彌夜就又接到了葉局長的電話。

沒錯,王美娟的遺物整理好了。

Wшw▪ t t k a n▪ ¢o

“動作真迅速啊!扈凌楠才抓住一天不到的時間,你們就整理好了啊?”

葉局長乾笑了兩聲:“一般一般……也不是很快……”

這聲音是怎麼聽怎麼覺得心虛,不過釋彌夜也沒有在意這些。掛了電話,把蛋放回了盒子,她給劉安娜打了個招呼,才一走到小區‘門’口,就看到了鄭文俊已經開着車在等着她了。

“喲,這是你到了之後葉局長才給我打的電話呢!”釋彌夜聳了聳,“鄭警官,等了很久了吧!”

“沒有沒有!”鄭文俊趕緊擺手,他一臉崇拜的看着釋彌夜,“小夜,聽說昨晚是你幫着葉局長他們抓到的扈凌楠?”

看着鄭文俊的表情,釋彌夜就知道葉局長還算是比較有良心,沒有把她嫌棄鄭文俊沒有小王警官帥的事情公訴鄭文俊。

等車子到了市公安局‘門’口,釋彌夜纔剛下車,鄭文俊就跟着跳了下來,對着釋彌夜就是一個經歷:“釋彌夜同學!今後我一定會更努力!爭取長得比小組長更帥!然後可以配合釋彌夜同學工作!”

鄭文俊口裏的小組長就是小王警官,只不過他這一番宣誓自己說出來到沒覺得有什麼,整個市公安局聽到這句話的人都大笑了起來——釋彌夜的臉都發青了。

一走進局長辦公室,釋彌夜就憤憤的瞪視着葉局長:“大嘴巴!”

葉局長苦笑了一聲:“這是不賴我!這話也不是我說的,是小王今天早上自己跟小鄭說起來的!”

“反正都是大嘴巴!”釋彌夜撅着嘴發泄了一陣,才又跟葉局長‘交’接起王美娟的東西。

等王美娟的東西整理得差不多,釋彌夜才又想起了她來市公安局的另一個原因:“對了扈凌楠呢?”

“收押着……怎麼了?”

“我知道她的注‘射’器和海洛因是放在哪兒的了!”釋彌夜聳了聳肩,“所以,我想要跟她當面求證一下。”

“真的?”葉局長大喜,“小夜你果然聰明!”

“這事最大的功勞是我媽!”釋彌夜站了起來,“我要去問問扈凌楠,我猜得對不對。”

再見到扈凌楠,釋彌夜的眉頭就皺了皺。

一天沒見,扈凌楠還是昨晚那個樣子。

那個頭髮凌‘亂’,臉上的妝‘花’的‘亂’七八糟的樣子。

“你們沒有給她水洗臉嗎?”釋彌夜有些鬱卒了。

葉局長有些無奈:“怎麼可能沒有!可是她就是呆呆的坐在那裏,根本就不動彈,我們能有什麼辦法?”

瞟見了釋彌夜,扈凌楠倒是先開口了:“釋彌夜小妹妹,你又來幹什麼?難道是昨晚真的沒有睡好?”

“我的確是沒有睡好,我甚至做夢都在猜測你到底是把那兩樣東西藏在哪裏的。” 婚裂症候羣 釋彌夜並沒有隱瞞,“只不過,到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你知道了?”扈凌楠眉一挑,“說來聽聽。”

“你是放在垃圾桶裏的。”釋彌夜嘴角一翹,“我說得對嗎?”

扈凌楠有些怔忪了。

“其實我早就該猜到的。”釋彌夜又聳了聳肩,“因爲我看到的你,一直都只跟垃圾接觸過……而且你那個早上在案發現場故意跟我搭訕的時候,你拎着的烤鴨裏面,其實也裝着海洛因和注‘射’器的吧!”

我是仙凡 扈凌楠的目光中閃過了一絲驚奇,不過很快,她又淡然了下來:“沒錯,我的確是把那些東西放在垃圾桶裏面的,而那天,在我買了鴨子之後,我就把鴨子吃掉了幾塊,把海洛因和注‘射’器放在了那個食品盒裏的,就在那些鴨‘肉’的上面。”

“你。”釋彌夜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我記得那天你邀請過我,你問我要不要吃烤鴨——如果那個時候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你要怎麼辦?”

“不會的,你肯定會拒絕的。”扈凌楠的嘴角也是一翹,“你不那種會接受陌生人的東西的人,而且還是食物這種東西。”

釋彌夜嘆了口氣:“我承認,你猜對了。”

“那我也承認,你猜對了啊!”扈凌楠的頭一歪,“你果然是非常大聰明。”

“謝謝誇獎。”釋彌夜聳了聳肩,轉身離開了。

抱着王美娟的遺物,釋彌夜堅持不讓鄭文俊送,自己打車回了家。

把家裏的東西收拾了一下,她又要準備回甲乙高中了。

吃晚飯的時候,劉安娜的表情明顯有些不捨。釋彌夜微笑着給她夾了一塊‘肉’:“媽媽,還有一個星期就是月考了,到時候我再回來好了!”

劉安娜嘆了口氣:“你來來回回的也很累。還是等放長假的時候再回來吧!這會回來,也玩了‘挺’長的時候的,要記得回去了補課……”

“知道了啦!”釋彌夜有些無奈,“你放心好了,我會好好上學的。”

“明天一早就要走?”

釋彌夜點了點頭。

劉安娜又嘆了口氣:“早知道的話,下午買菜的時候就應該多買一些,然後做大餐給你吃的!”

“只要是媽媽做的,就算只是一盤簡單的土豆絲,對我來說也是大餐。”

劉安娜的眼睛都有些溼了——釋彌夜可是很少說這種煽情的話。

釋彌夜自己說完了,倒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又把話題引開了。

吃過飯,回到房間裏,看着那個蛋,釋彌夜又有些犯愁了。

這個蛋怎麼辦?

如果帶到學校裏去,她也不可能隨時隨地都把蛋呆在身邊,而放在寢室裏,又怕被別的什麼人發現……

可是如果放在家裏,釋彌夜更不安。

因爲誰都不知道,這個蛋到底會是什麼時候孵出來,孵出來的又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果那個時候只有劉安娜一個人在家裏,這個蛋突然就孵化了,出來了一個怪模怪樣的怪物,只怕還不等那個怪做做什麼,劉安娜自己都能把自己嚇死。

思前想後,釋彌夜還是決定隨身都帶着這個蛋,如果她真的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就讓陳琛或者佳沫兒拿着就可以了。

做好了決定,釋彌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跟劉安娜道了別,走出了家‘門’。

等到了車站,想到第一次跟扈凌楠見面就是在這車站‘門’口的時候,釋彌夜猛地就想到了潘錦繡。

如今扈凌楠被抓起來了……潘錦繡怎麼辦?

一想到這裏,釋彌夜立刻就給潘錦繡打了個電話。

“喂?”

“喂?”潘錦繡的聲音壓得極低。

釋彌夜仔細分辨了一下,再結合現在的時間段,她立刻判定現在潘錦繡正好在上早自習。

“趙老師在教室嗎?”

“沒有……小夜,有什麼事情?”

“就是關於你的小說出版的事情。”釋彌夜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先談談潘錦繡的口風,“你有沒有接到什麼要你早點‘交’稿啊之類的消息?”

“沒有啊!”潘錦繡有些疑‘惑’,“雖然昨晚木南姐姐沒有打電話來催我,但是我還是很自覺的完成了更新了啊!不過,小夜,你怎麼突然想到問這個事情了?”

釋彌夜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嘆着氣開口:“錦繡,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

“什麼事啊?”

“你的木南姐姐,因爲涉嫌殺人,被抓起來了。”

“什麼!”潘錦繡猛地一聲驚呼,惹得整個班上講悄悄話的人的音量偶大了些。

“這個事情等我回來了再詳細的告訴你們,我現在已經在白原市的車站裏了。”釋彌夜也有些無奈,“雖然這件事情有些遺憾,但是錦繡你還是祈禱會有別的編輯來接手你吧!”

“這出版的事情先不談,只是,只是……木南姐姐那麼溫柔的人,怎麼可能會殺人呢?”潘錦繡還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木南姐姐不管是說話還是做事,明明就是一個溫柔的漂亮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會殺人……”

“我馬上要上車了,就先不說了。”釋彌夜嘆了口氣,“反正這件事情很複雜,你的木南姐姐也是一個可憐人。”

“那好吧!”潘錦繡有些蕭索的掛了電話。

“怎麼了?”佳沫兒也看出了潘錦繡的情緒不對,“釋彌夜打電話來說什麼了?”

“說木南姐姐……因爲殺人被抓起來了。”潘錦繡一臉的沉重。

佳沫兒一詫:“那你的出版怎麼辦?”

潘錦繡翻了個白眼:“喂喂,佳沫兒,你搞清楚重點啊!現在我想的,不是我的小說出版的事情,而是那麼溫柔的木南姐姐,怎麼可能會,怎麼可能會殺人嘛!”

“這個也說不定啊!”佳沫兒聳聳肩,“我們也都只跟她見過一面而已,又怎麼會知道她的品‘性’呢?而且現在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還能怎麼辦呢?現在正應該擔心的,就是你的小說出版的事情。”

潘錦繡嘆了口氣:“小說的事情,我也不急,反正我現在還年輕。” 佳沫兒點了點頭:“你有這個心態是不錯了……”

她的話還沒說完,南宮叡就猛地湊了過來:“對了,潘錦繡,你的小說什麼時候纔會出版啊!昨天我跟我哥們說了,他說等你小說出版了,一定要捧場去買呢!”

潘錦繡氣得啊,如果她有鬍子,只怕鬍子早就翹到天上去了。她抄起手上的書就衝着南宮叡一頓‘亂’‘抽’:“我‘抽’死你丫的!我‘抽’死你丫的!”

門口突然跑來一人,就是雨伊,她帶回來的就是那瓶被認定了是解藥的東西。

Previous article

“白虎大人。”兩隻蟲子長老始終是要玄雨玄凡更加強些,一眼看出了這是真正的白虎神獸。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