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八人同時尖叫起來,居然有人在肆意玩弄她們,這讓八人把怒火全部轉向已經揩完油站在一邊冷靜看着她們的宋德華。

“你,你不是人!”

“你怎麼這樣的!”

八人開始咒罵,女人不管再厲害始終還是保留着女人的特性,此時面對宋德華的無理先是咒罵,再動手。

八人你一句我一句後就開始向宋德華衝去,現在她們八人要把撕了,這種無恥男令她們厭惡和憤怒。

但宋德華這次是故意爲之的。因爲宋德華決定征服這八名女人。樣貌算不上極品,但宋德華看上的是他們幾人居然看起都像姐妹,高度和身體肥胖居然都一樣,就連臉上的清秀也是一樣。簡直就是八胞胎!

這種八人同一樣的特徵刺激着宋德華,從開始見到的時候宋德華就想到了佔便宜,接着就是佔有。

“等等!”宋德華突然大聲道。

八人原本進攻的身子停止下來,不知道爲什麼一聽到後就停下,八人你望我,我望你。

“等什麼?老孃要殺了你!”八人裏有個十八歲左右的妹子道。

“還廢話那麼多幹嗎?他剛剛摸了我!”另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妹子瞪眼。

“不急,我想說的是,你們跟了我,我就不找你們組織麻煩了,只要你們不要來送死。”這個所謂的特氏公司對他的威脅真的不大,從如今自己闖進來,而對方一點也奈何不了自己講起。

並且和特昌樂聊天中也知道他處與的是一箇中立場地,因爲他接的任務是殺自己,所以他派人殺自己,這很正常。

特氏組織的人是不會找到自己身邊的人,這一點宋德華可以肯定下來。既然沒有危害宋德華可不想得罪更多的人。還不如給自己一個藉口,然後離開,至於以後,宋德華從來沒怕過。

“什麼?你想就想,我們八人肯定要殺了你的!”

“臭美吧你!”

八名美女顯然對宋德華很是厭惡,可是這一些宋德華自然有把握和打算,此時宋德華就這樣眼勾勾看着八人,心裏盤算着。

“喂,特氏的,出來個能說事的人咯!”最好解決辦法就是交易,宋德華自然能把八人弄到手。

特昌樂站在上面古怪的看着宋德華,心裏卻是捉摸不透眼前的人究竟想做什麼。不過看勢頭卻是不想繼續鬧事了,這也代表前面自己派那麼多人殺他到現在已經一筆勾銷了?

宋德華覺得以後還是自己搞個美女兵團什麼的,這樣的日子多瀟灑,至於這類的打殺以後宋德華將盡量避免。人嘛,男人嘛,身後跟着一羣美女肯定很爽的說。宋德華無數yy中。

“喂,上面的,你們頭目是誰?我來和他談筆生意!”宋德華最後只好看向特昌樂了,現在四周也就只有特昌樂站的最高了,站的高而不出手的肯定是已經有一定身份的人。

八女不敢向前,耽忌看着宋德華,並一直注視宋德華,只要宋德華露出破綻她們會毫不猶豫出手。

“找我們大哥嗎?”特昌樂實在想不明白眼前的青年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或者說特昌樂對宋德華口中說的交易有了興趣。眼前的人會有什麼生意呢?

“把他喊出來吧。我要帶走這八個女人,然後我以後不欺負你們就是了,最後隨時歡迎你繼續派人來殺我,不過說好了,來女的我收了,來男的我殺了!”

宋德華僞裝,只要把自己儘量裝的接近白癡,才能更好的擾亂對方的判斷。木秀與林風必催之,一個人太出色,註定會被對方關注,然後自己的一切遲早都會遁形,也將面對無數的危險和暗殺。

但若自己僞裝的角色就是傻,那麼對方肯定會把自己的一些精心設置的計劃當成傻行爲,最後更是忽略自己,最後才能使自己起到致命一擊。所以宋德華喜歡低調和裝傻。

特昌樂哭笑不得,搞不懂眼前的宋德華是真有問題還是假有問題。他可不管宋德華說這話的意思是什麼但若是帶走這八個女人恐怕是不可能的。

“小兄弟,這八人是我們特氏的精英,你想帶走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呀。即便善大哥答應了,但我是不會答應的。她們是我一手栽培,成熟了你就摘走,不厚道呀。”特昌樂從八女身上一一帶過。

“這個我不管,我要帶走自然有辦法,她們叫什麼名字?”宋德華看着八女,確實個個臉上還有嬌氣,不過很粉嫩的樣子,讓宋德華忍不住想去摸臉。

“小東小南小西小北,紅中白板花子條子。”特昌樂說這些名字的時候臉上頓時有些得意。這些是她們八人的代號,代號則是他打麻將的時候用麻將命名的。

特昌樂除了殺人厲害,打麻將一樣厲害。所以說到八人的名字時特昌樂是驕傲的,感覺得心應手。

宋德華沉默了,他沒打過麻將自然聽不出有什麼不妥,反正他聽的是彆扭,什麼白板花子的。想到這裏宋德華不忘看向八女,可惜在她們臉上看到的只有警惕和殺機。

“不管了,反正東西南北什麼的,這八個女人我打包走。”宋德華笑對八女,開始想辦法怎麼帶走。這個又不是飯菜,不好打包。

“你,覺得可能嗎?”特昌樂看白癡一樣看着宋德華,八女只聽他一個人的命令。只要自己不開口,就是拿刀架在她們脖子上也是沒用的。

“可能?哈哈,在我眼中是沒有不可能的事,比喻……”宋德華說完的時候整個人馳向一邊柱子,接着一腳踹在柱子上借力,然後人化做箭失一般射向特昌樂。

在場的八女和特昌樂怎麼也想不到一個人的彈跳力居然能達到如此恐怖,一跳一踹,整個人居然如拔地而起一般,等衆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宋德華已經笑嘻嘻的站在特昌樂面前,氣不喘,臉不紅。就如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氣輕雲淡。

“你,你……”特昌樂是特氏裏最厲害的殺手,經驗足,時間久。在他手上從沒有失敗過任何一次任務。十四歲出道殺人到如今快四十歲,他自認爲人的能力和極限自己都已經看過並自己也已經處在這樣一羣人的中上游。

但對比如今宋德華直接一跳就跳上這個快十米的高臺,特昌樂感覺自己就是井底之蛙,沒見過大蛇拉屎一般。如今見宋德華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特昌樂震驚的話都說不出來。

“給你一次機會,出手,若是輸了,八個女人我打包,若不然,你死,全死!”宋德華依舊在笑,不過卻帶着冰冷的寒意,顯然宋德華是真的會出手殺了他。

“黃口小子一般的東西!”特昌樂羞怒,還沒人能站在他一米範圍內,並且沒有人任何一個人可以威脅到他,因爲威脅他的人早已經死去。

話落,特昌樂出手,虛晃一招接着右手下沉起伏攻向宋德華的胸口,黑虎掏心!

若能打中宋德華的身上,特昌樂可以肯定宋德華將短暫心臟停止跳動,停止呼吸。因爲這一拳的力量足夠震碎普通人的心臟乃至五臟六俯。這是帶着內力的拳頭和攻擊,而不是單看外面的猛勢斷定拳頭威力。

真正厲害的攻擊就是帶着內力的攻擊,或許看起來很柔軟無力一般,但若是打在人的身上首先是有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透過肉體進入人的內臟,那裏只有器官沒有任何保護力,內心侵進去,震的就是身體內最虛弱的器官,然後人死身亡。

砰!

厚重的攻擊實實在在的打在宋德華的堅韌的身上,特昌樂內心對宋德華這個看似傻的青年透出一絲讚賞,能有這樣厚實肌肉的人很少,只有長期鍛鍊和運動的健將才有。 不過即便如此,特昌樂笑了,得意的笑了。對方可是實實在在的被自己擊中,那麼對方這次不死也恐怕重傷不起了。

特昌樂在等着宋德華慘叫然後倒下去的情景。可是他等到只是宋德華嘻笑的一句話:“跟螞蟻咬似的,能再用力嗎?”

“什麼?”特昌樂擡頭張嘴驚訝,他實在想不到有什麼樣的身體才能抵擋自己的全力一擊,難道對方是銅皮鐵骨?

“輪到我了。”宋德華沒等特昌樂從驚訝中恢復過來,直接一隻手捏住特昌樂右手手脈,用拇指和食指中指捏住了特昌樂的手腕神經。看上去卻是如醫生給病人把脈,但此時特昌樂的臉上卻是層層出汗。

“你覺得落個癱瘓的好還是把八女給我的好?”宋德華淡淡道,很平靜,沒有威脅。但這話落在特昌樂耳朵裏卻是死亡的召喚。

此時特昌樂雙眼盯着宋德華的手,生怕他用力。這是生死脈,用力之下必然會死亡或癱瘓,一切都取決與眼前青年的力道有多大。現在宋德華只是稍微用力,特昌樂已經可以感覺到全身發軟無力,大汗淋漓。

“你,你……”特昌樂甚至連說話都感覺吃力,腦袋發暈起來,幾欲葷倒一般只感覺天旋地轉。

“放開隊長!!”八女急了,從特昌樂出拳她們內心得意到現在的恐慌,她們也感覺到一手栽培她們的隊長似乎處在一個很不妙的狀態。

“有種你就殺了我!”特昌樂惱羞成怒,自己活了一把年紀居然到這個時候載跟斗了,而且還當着自己最得意的幾個手下面前。願死不願羞,特昌樂是寧願選擇死。

“我不會殺你,只會讓你癱瘓而已,爲的就是……你懂的。”宋德華說到最後一句你懂的時候帶着矯情,直接把特昌樂嘔的直翻白眼。

“不要殺我們隊長,我們跟你走去是了。”特昌樂不想犧牲自己的弟子,但同時也不想自己就這樣被廢了,這是恥辱。正當他糾結不知道怎麼辦,下面的八女卻有人開口了。

說話的是個臉蛋白裏透紅的女人,很粉嫩,很可愛。

“紅中,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你們是我最後的精英,他若是殺了我,你們報仇就是!”特昌樂內心感動,但嘴上依舊冷漠怒氣道。

“隊長,無論如何,只要你活下去。我們八姐妹不怕,只要我們實力夠了,我們就殺了他然後回來!”另一女子出聲道,滿臉怒氣。

“小南!你們……”現在等於八女已經選擇跟着宋德華,換取特昌樂活下去的條件。

宋德華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八女,顯然都沒成氣候,不然喜怒就不應該顏與臉上。真正的殺手是不會把自己的感情表露出來的,反而是無數虛假的表情以掩飾自己真正內心想法。

“多好,江山如此多矯,隨便搞八個矯一矯。”宋德華對詩很爛,排除宋德華的身份,其實宋德華也只是個普通人。

“你別得意的太早,小心成了裙下鬼!”特昌樂見宋德華得意,不免打擊起來。

“女人,我必須征服,到時候讓你哭都哭不及。”有時候有信心纔是開始的第一步,宋德華從來不缺乏信心。

“哼!”特昌樂冷哼不說話了,現在他這個樣子還有什麼好說的。成王敗寇,要有姿態說話就必須要站在別人頭頂上,而自己現在是被人家威脅着呢,小命隨時沒有,特昌樂不是傻子。

“你們可是自願跟着我哦。”宋德華準備放手,不過爲了保險起見,他還是低頭看向下面的八女問道。

“我們不願意,那你願意放棄嗎?”另一女人從八人裏走了出來,仰頭對着宋德華道。可是她卻不知道原本的小領口在仰頭瞬間張大了不少,而這一幕就落在宋德華的眼裏……

誘惑!

“肯,肯定不願意。”宋德華內心激動無比,如萬隻螞蟻在爬,血液沸騰。一時半會卻是有些結舌,完全沒留意到特昌樂此時憤怒要殺了宋德華一般看着他。

“那就是!僞君子!”女人白了宋德華一眼後重新退回去,完全沒留意到宋德華這隻狼一直對着她咽口水。

“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呀?”宋德華輕問。

宋德華的一轉態頓時使其他人頻頻對宋德華髮出白眼,這男人怎麼像在拐騙小孩子一樣。

“白板!”回到自己位置的女人沒好氣道。

“果然白……”宋德華咽口水,另有所指。

“我本來長的就白!”白板不明白宋德華的意思,以爲宋德華是在稱讚她的皮膚。

這兩年他們接受的是室內訓練,沒經過太多陽光照射,自然皮膚白皙,白裏透紅。

“現在可以放了我們隊長了吧?”紅中站出來道。

“自然可以。”宋德華直接一鬆手,然後半空後翻落地,這一驚險動作落在八女眼裏簡直無敵狀態,尤其宋德華落地的時候是那麼的平穩。

“走吧!”宋德華對着癡呆的八女微笑,然後轉身就走。

特昌樂站在上面只是觀看卻沒再說話,從開始到現在,特昌樂知道他在宋德華手中也不過是一招解決的對手,特昌樂從不做自不量力的事,要做也是長久策劃暗殺,這纔是殺手的本質。

公交車上因爲多了八個靚麗的女人而變的有聲有色起來,不少男人雙眼一直盯着八女看,有的甚至高聲擴輪在和朋友友講着生意上的事,然後說到自己有多少錢什麼的。

“公冶德,想不到你真才成功了,當初我們以爲你會失敗呢。”齊和平說完望了望坐在公交車前那兩排位置的八個驚豔美女,可惜在她們旁邊卻還有個長的不怎麼樣的青年站在那裏,防礙市容。

“和平,當初讓你和我一起投資你又不來,現在我一個月都有一萬塊收入了,一年下來也不少呀。”

公冶德吹噓起來,眼神同樣向八名美女看去,眼中盡是貪婪,眼珠不時從美女大腿開始望上掃,越掃越是喉結滾動,努力的嚥着口水。

“公哥,你以爲個個像你一樣可以白手起家?在短短半年時間就可以做到穩定收入,月入上萬?”齊和平笑了笑,雖然內心並不想去笑,但爲了表現出自己的風度,他還是努力讓自己扮演好一個君子,學子角色。

“沒事,兄弟我早晚拉你一把,過完這個月我打算大量的搞,到時候一個月睡覺也有幾萬收入呀,我的目標是月入百萬!”公冶德一副輕鬆享受的樣子。

“那就謝謝哥了,放心,我個人還是有點存款的,到時候可以做爲投資和你一切弄的。”齊和平瀟灑笑了起來。

“有多少?”公冶德好奇問道。眼前自己這個兄弟不是在工廠打工上班嗎?能有幾個錢,但聽他口氣似乎存了不少。

“十萬左右還是有的,”齊和平笑了,但手心出汗,十萬肯定沒有拉,一個月才兩千多工資……

“切!”宋德華聽到旁邊的人聊天忙冷哼,這些無聊不無聊,都墨跡那麼久了,老是錢錢錢,有錢做什麼公交車。

“喂,那個,你什麼意思?”齊和平早就看宋德華不爽了,老粘在八名美女身邊也不害羞,想泡別人也得看自己身份嘛。

宋德華一直是休閒裝,看起來也不是牌子貨,從款式來看還是前幾年的款,落在別人眼裏自然也好不那裏。

“沒什麼意思,就是有些沒錢愛充有錢的,又愛裝什麼什麼的,聽了感覺耳朵難受,然後又想切兩句而已。”宋德華看白癡一般看着齊和平。

“兄弟,你這話我怎麼聽着彆扭呀,你窮不代表別人沒錢,實話跟你講,哥哥有的是錢,怎麼了?”

公冶德開口,他也不喜歡宋德華,整個公交車的男性都對那八名美女感興趣,但大家都會保持一段距離代表對美女的尊重和愛戴。惟獨宋德華一人站在她們身邊,可偏偏那幾個美女看都不看他一眼,這種男人最沒用了。

“你們有錢和我們這些沒錢人擠公交車幹嗎?”宋德華覺得好笑,月入一萬嗎?

公冶德臉上有些難看了,他是月入上萬沒錯,但也只是偶爾,情況不好的時候還要倒貼錢出去呢。做投資有幾個不擔當風險的?如果按實際來講公冶德的存摺上也就三四萬存款而已。

“這叫環保,你懂什麼?”公冶德眼睛一轉後道。

快穿:女配又跪了 “就是,我們叫低調。像你?長的不怎麼樣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齊和平罵宋德華的同時又捧了捧宋德華旁邊的美女。

而齊和平的話似乎觸動了那幾名美女,此時她們全部扭頭過來看了看宋德華,又看了看齊和平,最後對着齊和平微笑又恢復原來的模樣,繼續玩手機的玩手機,看風景的看風景。

齊和平幸福到家了,他感覺自己今天很男人了一次,剛剛那幾個女人笑起來很好看,很甜。 若是成爲自己的女人,自己肯定要狠狠的把她們壓在身下才行,太漂亮可愛了。齊和平內心吶喊。

“低你妹。”宋德華懶得和這種死要面子的人說話,而且這八個女人已經是他的,關眼前兩個男人屁股事。

“你怎麼這樣講話?!太沒素質了!”齊和平在感受到美女們的柔情美麗後更是膽氣壯了不少,見到宋德華的行爲實在不好。齊和平立刻站起來,準備在美女們面前豎立形象。

“就是,什麼人嘛!”公冶德也接話,此時他和齊和平已經形成默契,準備好好露下臉然後教訓宋德華。

“我是男人,你們是僞君子,就那麼簡單。”宋德華實話實說,眼前的公冶德和齊和平不夠他一個手指頭。

“放屁!你個窮鬼,長的不怎麼樣也算了,還在這裏亂放屁,你懂什麼叫君子?什麼叫男人?就你還男人?”齊和平怒吼,眼前的宋德華在他心裏簡直就不入流一般。

“我是窮,可惜我對錢不感興趣。不然要多少有多少,比你多一節綽綽有餘。”宋德華瞥看着對方,把他們全當白癡這樣看了。

“哈哈”

“煞筆!”

“就他那樣子?腦子有病吧?”

頓時公交車上炸開了,除了齊和平和公冶德在大笑,其他人聽到的也開始笑了起來。如果說宋德華是有錢人,那麼他們都是老闆,ceo了。

“去年買了個表的。”宋德華看到他們都在嘲笑自己白眼一翻直接罵道。

“你罵誰呢?死窮鬼!”齊和平站起身子,不顧公交車的晃動向宋德華走去,按個頭,齊和平要比宋德華高上半個。

“罵的就是你,買了個表的!”宋德華連看都懶得看齊和平。

兩邊的美女紛紛回頭了,好奇的看着宋德華和齊和平。對於宋德華她們是沒好感的,但眼前的齊和平她們也不認識呀,她們卻是不知道這個傢伙來是來表現是爲了幹嗎。

齊和平見美女都看向他,心想有戲了,頓時虎臉看向宋德華。

“再看勞資我把你丟出去。”宋德華現在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病,還病的不輕。

“你試試!”公冶德也站了出來,兩人同仇敵氣看着宋德華。若是動手,他們兩人可以保證能將宋德華打倒在地。

宋德華正向將眼前兩人丟出去手機卻是響了起來,真是猥瑣的電話。宋德華只看白了一眼眼前的兩人後接通電話。

“猥瑣,什麼事?”

“也沒什麼事,就是想看看先生你……似乎有不少事情。”猥瑣也覺得奇怪,不知道最近宋德華在忙什麼。

以前低調的他現在反而高調的不行,就是他們中間的不少混混也都已經知道有他的存在。可是,爲什麼會這樣?

所以最後猥瑣想到宋德華是在坐什麼,只有這樣理由才能解釋最近他的古怪行爲。

渣爹的逆襲人生 宋德華皺眉,心道猥瑣居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沒辦法,愛上美女後先生也成普通人了。你打電話就是爲了這個?”宋德華詢問道。

電話那頭沉默了。

“恩。”半許後猥瑣再次出聲。

“哈哈,多謝關心。先生現在是普通人,你懂的。”宋德華不會告訴他自己一直在麻痹一個人。

“恩。”猥瑣依舊是低聲一句話,其他什麼都沒再多說。

“沒什麼事就這樣吧。”這裏不是方便說話的地方。

“好……”猥瑣應答,準備掛電話。

宋德華準備掛電話突然想起了什麼又接着道:“猥瑣,你們家龍小姐現在開的是什麼車?”

“勞斯萊斯。”猥瑣不明所以。

“把它開到我的位置來,我受夠公交車裏的傻b們了。”宋德華也不想擠公交車,可是那麼多人,一人拖八女,不得已呀。

“好。”猥瑣一愣,最後爽快應答道。

“剛剛你聽到了嗎?他說勞斯萊斯?”公冶德聽的真確。

“哥,難道你不知道這叫裝?我還有私人飛機呢。”齊和平感覺好笑,沒錢就沒錢,以爲按個電話自言自語就能令別人以爲自己有錢?傻了吧?一部勞斯萊斯?自己打工一年還換不了勞斯萊斯一個車輪呢。

“確實,現在會裝的人太多了!”公冶德氣憤道,說完後不忘摸下額頭的汗水,實際上他也在裝,不過齊和平卻覺得自己是中肯型的,而眼前這個說什麼勞什麼斯的就太不厚道了。拜託,說謊也找個靠譜的。

“我家的叔叔是搞房地產的,那麼有錢才一部奔馳而已,這個人有勞斯萊斯?還坐公交車?有病吧!”

“我嬸嬸有三套房子,在枉生城已經很了不起了,至於車也只是一般的,如果眼前的年輕人有勞斯萊斯,我估計會是玩具車。”

公交車熱鬧起來了,衆說紛紛。 網遊野蠻與文明 更多的人則是鄙視的看着宋德華,穿的不怎麼樣連吹牛都不會吹,真不知道是那個村裏出來的極品。

齊和平和公冶德相視兩眼後笑了,現在宋德華在公交車裏已經成了衆人嘲笑和鄙視的對象,這讓齊和平和公冶德很滿意,現在可是連公交車司機大哥都時不時從鏡子上去看宋德華,眼裏盡是不屑。

“腦子有病的。”齊和平最後心裏舒暢了不少,喃喃道。

“啪!”

齊和平趕緊捂臉,有人打他了!

齊和平有些震驚的看着宋德華,剛剛他剛說完話就被對方打了一巴掌,這讓齊和平感覺很沒面子,尤其是在衆多美女面前,更是在整個公交車內。

我和媽媽頓時恍然大悟。

Previous article

門口突然跑來一人,就是雨伊,她帶回來的就是那瓶被認定了是解藥的東西。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