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作用還是很大的,我身邊那四個傢伙,感受到這種勢壓迫後,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們把頭僅僅貼在地面,身體不停顫抖的同時齊聲喊:大仙贖罪!

申佳慧看這些人的樣子後,即其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招對於她來說絕對的屢試不爽,申佳慧從新把目光注視到了我的身上。

沒有看到我之前,這傢伙心裏還想着,一會怎麼弄這個來挑事的小子,真他孃的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老孃頭上動土、

可是但他看到我之後就傻了,心想這傢伙怎麼一點事都沒有啊!其他人都嚇成這樣了,結果着小子還是那副懶洋洋的樣子。

申佳慧第一個反應,就猜想我是不是生死道上的人,不過她轉念一想,就放棄了這種想法。

在她的思維裏,我的年齡撐死也就二十四五歲,即便我從小修行,修爲頂多就跟她相同,最多也不過是四竅左右,至於五竅想都不要想,在她眼裏我這個年齡的五竅是絕對不可能的。

如果我真是生死道上的人,實力在三四竅左右,對於她的勢不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所以她敢肯定,我不是生死道上的人。

治癒我爲什麼會這樣,申佳慧給自己找了一個合理的解釋,或許是我天生靈魂強大,或者心志堅韌,所以纔會對她的勢產生抵抗。

給自己了一個滿意的答案後,申佳慧原本緊張的神色放鬆了下來,她看我的眼神再次充滿了冷冽,彷彿是看待死人一樣。

申佳慧神情的變化,自然逃脫不了我的眼睛,不過那時候的我以爲,她僅僅是有恃無恐而已。

如果讓我知道她真實的想法,絕對會瘋狂的吐槽她坐井觀天,怎麼着我就不能是五竅的高手?!少見多怪。

申佳慧知道勢對我沒用後,自然也就收了回去,畢竟這種東西是極耗心神的,她也釋放不聊多久。

衆人見身上的壓力沒了,即刻鬆了口氣,但是我卻收了滿滿的一波怨氣,尤其是那個老頭,他看着我低聲吼道:你這人,既然懷疑大仙就不要來,萬一把大仙惹生氣了,看我們不拔了你的皮。

衆人聞言紛紛附和,不停的征討我,彷彿我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人一樣,還是對他們趕盡殺絕的那種。

我沒有搭理這幫人,他們現在已經魔怔了,根本說不出好話來,我也沒必要跟他們技巧,只要把申佳慧解決,一切就全部安然無恙理了。

我看着申佳慧,笑眯眯地說道:大仙,我是真的不想說,不知道你能不能給在下解惑,讓我早日告別煩惱。

申佳慧聽到這話,整個人都炸了,哪還有之前那副出塵的樣子,她咬牙切齒的說道:現在請閣下離開,心誠則靈,否則的話拜再多的佛,也於是無補。

我聞言哈哈大笑,笑聲中充滿了不屑之色,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居然還拿佛家的典故,真是奇了怪。

申佳慧現在真是氣得夠嗆,但是還沒等她發作,那個老頭就率先忍耐不住了,聽到我的話後,好像踩貓尾巴一樣,整個人都激動的站了起來。

老頭指着我的鼻子,大聲訓斥道:真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小畜生,居然敢如此無力,我現在勸你趕緊離開,負責的話有你好看的!

說實話我真是煩死這個老頭了,怎麼都有他呢?這麼大歲數了也不嫌累得慌。

不過看在他歲數這麼大還被人欺騙的份上,我在忍耐一次,不再搭理他,看着申佳慧的神情。

可誰成想,那個老頭卻不依不饒了起來,他抓着我的肩膀,憤怒的吼道:小畜生,你有媽生沒媽教是怎麼着?聽不到老子說話麼?是不是聾了!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我再三忍讓,結果在他眼裏好像我多好欺負一樣,真是佛也有火!

我反手抓住老頭的肩膀,冷漠的說道:你這老傢伙真是磨嘰!

老頭聽到我的話後,頓時勃然大怒,不過看我這麼容易就把它制住,也不敢太過放肆,他剛要開口,我就一個手刀披在了他的脖子上,直接把他劈暈了過去。

說實話沒有他的騷擾,我的世界都亮了。 我這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下來,使衆人全部愣在了當場,沒有一絲的動靜。

直到我把老頭甩出去後,這些人才反應過來,那個貴婦忍不住失聲尖叫道:啊!殺人啦!

胖子和精英人士也被嚇得面如土色,尤其是貴婦嗷嘮一嗓子後,更是嚇壞了,這兩人慌不擇路的跑了出去,看他們這個架勢,真恨爹媽給他少生兩條腿,尤其是那個胖子,連滾帶爬跟肉彈戰車似的。

我冷眼看着他們離開,並沒有出手阻止,我也不怕他們報警,反正等他們出去別墅,黃木森就會給他們上點幻覺,使他們失去這一天的記憶。

這時那個貴婦實在太吵鬧了,嘴裏還不停的尖叫,這肺活量都快趕上游泳健將了,老話說的好,一個女人等於五百隻鴨子,這句話是真沒欺騙我,貴婦的尖叫聲可比鴨子的叫聲難聽多了。

爲了避免這個貴婦影響我,我把殺意波動融合成一條直線,直奔着貴婦襲去,結果那個貴婦連三秒都躺過去,就直接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這下終於沒有絆腳石了,我敞開心扉的露出一絲微笑,然後再次淡淡的問道:大師不知道我現在是什麼情況?你能不能猜出來了。

可是申佳慧並沒有搭理我,當她發覺附近沒人時,眼神中閃過一絲危險的氣息。

她看着我淡淡的說道:雖然不知道你是何方神聖,但是你居然趕來找茬那就是你的不對了,小子你絕對會爲此付出代價!

說罷她用力的拍了兩下手,然後嘴裏發出一聲古怪的哨聲,滿臉冷笑的看着我。

隨着她的哨聲響起,沒一會外面就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房門被徹底掀開,而房子裏的燈也亮了起來。

這時從房外衝進來二十多個拿着砍刀的混混,其中打頭的就是那個賣號碼牌的人。

看到他之後,我才反應過這些都是騙局啊!社會青年絕對是託,他是先領好票,然後再轉手高價賣給別人。

這個申佳慧套路不少啊!這種辦法這都能想得出來,我尼瑪也是服氣了。

不過望着眼前的二十幾號人,我並沒有絲毫的慌張,給自己加了一道御字訣後,譏諷的笑道:大仙您這是什麼意思啊!?集體過來旅遊唄。

哪個社會青年聽到我的話後就站不住了,他扶着我的肩膀,並且把刀夾在我的脖子上說道:小子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跟大仙這麼說話,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聽到這話後,我剛閒譏諷他,結果申佳慧開口了,她笑眯眯的說道:小子,現在是什麼情況你也看到了,不管你是什麼來頭,但是我現在算是看出來了,你有血光之災啊!如果不破財免災的話,恐怕你活不了多久了。

我現在是真的崩不住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這申佳慧真有意思,這麼露骨的話也說的出來,而且事已至此,直接讓我拿錢不好麼?

申佳慧看我一臉無所謂,而且嘴角露出微笑,彷彿嘲諷他們似的,眼神中頓時閃過凌厲之色,他看着我無奈的說道:小子,既然你不想破財免災的話,那就只有應驗了一下了,說完他對社會青年使了一個顏色,示意他現在出手。

社會青年也不含糊,緊握住手裏的剛刀,猛然越起砍在我的腦袋上。

結果那骨折般的脆響並沒有出現,反而響起一陣精鐵交鳴的聲音,明眼人都清晰的看到,社會青年的刀砍在我腦袋上的時候,明顯出現了一排的火花。

衆人都被這神奇的一幕下壞了,尤其是那個社會青年,他哪還有當初惡狠狠的樣子,他雙目失神,喃喃自語道:金鐘罩鐵布衫!

申佳慧頓時氣壞了,她大聲呵斥道:還金鐘罩鐵布衫,武俠小說看多了吧?你們一起上,幹掉這個小畜生。

聽到申佳慧的話後,衆人才幡然醒悟,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他們這些人呢?怕啥啊!也不知道是誰喊一句”砍死他!“這幫傢伙就齊刷刷的衝了上來。

我看着那些人,心裏升起一絲不屑,這些傢伙還真是不怎麼樣,都冒火星子了還看不出什麼情況,他們是瞎子麼?

既然如此就休怪小爺辣手了!我縱身一躍,連續兩個迴旋踢,把兩個打頭的踢翻在地,緊接着就對他們來了一套八極拳。

八極拳打完後,那些傢伙就全部被我掀翻在地,不是捂着胳膊就是捂着大腿,躺在地上嗷嗷嚎叫。

這種情況已經是我留手的結果了,如果哥們我全力出手的話,這些傢伙恐怕都得被我活活打死,畢竟今時不同往日,自從修爲達到五竅後,力量大增不說,我還發現用兩隻手打八極拳,比一隻手不知強上多少倍。

申佳慧看見自己的手下全部倒在地上,臉色頓時變得鐵青,她冷漠的呵斥道:真是一羣廢物,這麼多人打不過一個,要你們有何用,現在還不快滾!

聽到她的話後,那些倒在地上社會青年,直接滿血復活過來,連忙互相扶持着,走出了小黑屋,有幾個心地不錯的,順道也把他們的領頭,還有那個貴婦和老頭,一同帶了出去。

現在來說,整個小黑屋就剩我和申佳慧兩個人,我看着申佳慧,笑呵呵的說道:大仙,現在應該知道我的來意了把?啊!騙子!

申佳慧聽到我的話後,不怒反笑,她微笑着說道:是真是假,一會你就知道了,希望你不要太讓我無聊,像你這樣會武功的,老孃沒見過一千也見過八百了,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區區幾招花拳繡腿,居然敢來挑釁我,老孃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悔會不該當初。

我看着她的樣子,真是感覺有點好笑,這你尼瑪是有多遲鈍,現在還沒看出來我是生死道上的人?僅僅當我是一個練過幾招的小子?

不過他沒有發現,我也沒有點破,到時候讓他驚喜驚喜,意外以外。 我用挑釁的眼光看着她,笑呵呵的說道:死老孃們,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有本事你就用出來。小爺幫我在這裏的等着呢、

申佳慧聽到我的話後,眼神中殺意暴漲,她身上的氣息無風而動,很快陽氣就聚集到了她的手上,最終出現一個橘紅色的火球。

這個火球在他手中極爲絢麗,申佳慧輕輕託兩下火球后,用力的一甩,那個火球后面拖着一條尾巴,好像流行一樣先我飛過來。

感受倒裏面的陽氣後,我不禁暗自一笑,這個陽火球對付厲鬼級別的還出不多,但是對付我這樣的就遠遠不夠看了。

不過爲了保險起見,我還是把靈力包裹在手掌上,防止那個火球傷害到我。

只見我看準時機,照着那個火球用力的甩了一拳,直接把火球打了個稀巴爛。

這下輪到申佳慧震驚了,她明顯也看到了我手上的靈力,但是過了這麼長時間才發現,只能證明兩件事,要麼就是她反應遲鈍,否則的家就是我的修爲比她的高出兩個階段。

申佳慧這時冷汗都快下來了,她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有些尖銳的喊道:你居然是生死道上的人?

聞言我不屑一笑道:你是不是傻,老子哪裏說過,我不是生死道上的人?井底的蛤蟆!

聽到我的話後,申佳慧似乎有些接受不了現實,她大喝一聲我不信,然後身上的勢盡數爆發出來,靈力遍佈她的指甲,狠狠地想我抓過來。

看她近在眼前,我反手用力一拍,直接把她的爪子拍掉,然後一腳登在她的小腹上,把她踹飛了出去。

我之所以下手這麼狠,並非是沒有憐香惜玉的心,只不過對於我來說,憐香惜玉也要分人,像申佳慧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我根本就沒有留手的必要。

這傢伙不光謀財還他孃的害命,從剛纔的接觸來看,這個女人下死手絕對不止一次兩次,而且望氣術可以看出,這傢伙身上可悠着不少的業力,看樣子他手裏至少死了七八條人命。

申佳慧此時也被我打火了,她怎麼也沒想,本來掉頭大魚,結果釣上來個虎鯨。

申佳慧和我保持距離後,雙手開始不停的拍打大腿,看到這套熟悉的動作,我倒要看看,究竟是那個野仙幫他,昧着良心掙黑心錢,也算是省了我一番功夫。

很快申佳慧就停止了拍打,她歪着腦袋,衝着我怒吼道:有請風祖師姚濤上身!

她這句話喊完,一股濃郁的黑氣就包裹住了她,等黑氣散去後,申佳慧大變了一個摸樣。

身後的陰氣翻涌,好像着了火一樣,臉上的面紗不知什麼時候掉了下來,一個漂亮的少婦出現在我面前,額頭上佈滿了黑色的圖騰,這樣並沒有使她感覺難看,反而給人一種妖異的美感。

說實話我之前真沒想到,她脫下面紗後,居然會這麼好看,蛇蠍美人這句話,說的還真是沒毛病。

但是現在的重點和她的相貌無關,反而在那個野仙身上,清風祖師,指的就是清風嘍,名字叫做姚濤。

真是倒黴!沒想到剛開張就碰到了火炎焱的人,不過現在情況未定,還是再等等看,如果那個姚濤真的有斬殺的必要,我是絕對不會手軟的。

而且從黑霧上來看,這個姚濤不過五竅初期,比起黃石磊夫婦還差了一截,所以我有九成的把握幹掉他!

申佳慧清完仙后,聲音也變成了兩個,申佳慧指着我,對身後的黑霧說道:姚大哥就是這個傢伙打我,您可一定要幫我報仇啊!

姚濤聽到這話後,黑霧一陣翻滾作爲了迴應,同時一個男生憑空說道:佳慧,你可真是越混越回去了,連這麼個年輕的小和尚都打不過,想要我出手的話,你必須得陪我睡兩天兩夜作爲報酬如何?

申佳慧聽到這話後,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說實話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我的心裏還真是有些無奈,這尼瑪咋還玩上人鬼交了呢?那個清風不會是色鬼出身吧!

黑霧晃動了兩下,緊接着鑽進了申佳慧的身體了,而申佳慧的修爲也一頓暴漲,一路漲到四竅後期才停了下來。

申佳慧感受到身體了充沛的力量,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驕哼,有一種異常的滿足感。

我在一旁是在等的無聊了,於是打斷他的感受說道:申佳慧,你還打不打,不就請仙上身麼?至於這樣嗎?跟那啥似的。

申佳慧哪種感覺被我打斷後,整個人都升起了一絲暴戾的感覺,她看着我咬牙切齒的說道:小雜碎,今天我要親手扭下你的腦袋,以謝我心頭之恨!說完兩腳一瞪,直奔着我殺過來。

說實話對於擰下我腦袋的這句話,我也真是挺無奈的,爲什麼所有跟我有仇的人,都奔着我的腦袋使勁呢?真是奇怪死了。

不過現在還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申佳慧,我右腳後退左腳前傾,然後在那麼用力的一甩,混合我全身力量加陽氣的鐵山靠,狠狠的撞在了申佳慧身上。

這一下子直接把申佳慧撞飛了出去,並且在半空中吐了一大口鮮血。

申佳慧在地上翻滾了兩圈,才勉強停下來,並且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申佳慧這時快要崩潰了,她怎麼也沒想到,即便她請仙上身,也依舊幹不過眼前這個傢伙,僅僅是一招就被人大吐血,這你媽到底是什麼人?

強烈的刺激下,讓她整個人都不好了,身上的氣勢忽強忽弱,哪還有之前那種自信存在,複雜的眼神中,有着恐懼、妒忌、還有一絲絲慾望。

這時異變突起,申佳慧身邊凝聚起一股玄而又玄的力量,並且慢慢的向她靠攏,很快就盡數收回到她的體內。

等那些力量被她徹底吸收進去後,整個人都表現出一種領悟的狀態,身體周邊散發出一種香甜的氣息,讓人不由得感覺到意亂情迷。

看來申佳慧的勢成了! 申佳慧散發出這種力量後,整個人都好像榮光煥發了一樣,她笑盈盈的望着我說道:小帥哥,一起來玩玩啊!

說罷她把上半身的衣物輕輕褪去,只留下酥肩和半個乳溝,對於雄性來說極其誘人。

我也不例外,怎麼說我也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別的沒有身體裏的火氣可多得很。

但是我卻強行控制自己,使自己保持一個清醒的狀態,這個女人我現在已經看透了,爲了自身連鬼都敢給玩,她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呢?這要是陷進去,估計連骨頭都留不下來。

可是我一個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面對這麼香豔的場景,實在是太折磨人了,雖然我的定力不錯,但是找這樣下去,再強的定力也扛不住啊!尤其像她這種熟透的水蜜桃,更是誘人。

申佳慧見我臉色通紅,還以爲我挺不住了,立馬下了一記猛料,她猛然把自己黑色的褲子撕破好幾個大洞,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說實話黑與白的衝擊力,絲毫不比她上半身來的差,我差點就要把持不住了,鼻子產生一種溼潤的感覺,輕輕一抹入手一片嫣紅,我尼瑪都給我弄流鼻血了?

咯咯咯~小哥哥不要客氣嘛!來呀!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時光。

申佳慧看到我的窘態,笑着說道。

感受到這傢伙的厲害之處後,我也不敢大意了,這尼瑪要是應溝裏翻船,那樂子可就大了。

我本想盡量讓她完整的接受野仙的懲戒,看看被懲罰完後,這傢伙能不能進入馬家,說實話她的天分真的可以。

但是她這麼搞事情的話,我也是沒辦法,都是他逼我的!

心念一動,殺意波動就圍繞着我的周圍迸發出來,直接把她的勢壓制了大半。

申佳慧的臉龐瞬間變得蒼白起來,哪還有之前的神色,他現在的情況,彷彿揹負了千鈞巨石一般。

而我的壓力也是大減,身體裏的悸動和燥熱徹底降了下去,就連底下那根長槍也慢慢的軟了下來。

我看着申佳慧善意的說道:申佳慧束手就擒吧,實不相瞞,我也是出馬弟子,特受胡三太爺命令肅清東北犯戒的出馬弟子,如果你現在放棄,我可以幫你說些好話,等太爺處罰完你,你依舊可以逍遙自在,莫要執迷不悟丟了性命。

誰成想申佳慧聽到我的話後,眼神中閃過瘋狂的嫉妒之色,但是很快就被她壓了下來,眼神變得很迷離,就像是吃了藥一樣,不過這嫉妒依舊讓我捕捉到了。

申佳慧卻不明所以的把勢繼續放大,她故作出一副飢渴的樣子說道:小哥哥,姐姐好難受啊!你來幫一下我嘛!

看到她這個樣子,心中不由暗歎一聲,死性不改!

機會我已經給她了,既然如此就別怪我辣手!我猛然把殺意波動最大化,直接把她的勢壓到了邊緣,只要我再堅持一會,她的勢就會被殺意波動崩碎,到時候她必定心神大損,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兩說。

申佳慧見我如此決絕,心裏也升起一絲恐懼,她沒想到我居然會如此狠心,真的敢殺她,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但凡是個人都會感到驚慌,申佳慧也不例外。

申佳慧見我殺意波動如此強橫,心神受損的下場她也知道,所以申佳慧立刻變了臉色,她對着我苦苦哀求道:前輩,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別殺我,我甘願受罰。

聽到她這話,我無奈的搖了搖頭,猛然把殺意波動收了回去,但是她的勢被殺意波動壓制的太久了,所以一時間沒有回覆。

申佳慧見我搖頭,眼神中充滿了絕望之色,不過當她看見我收回殺意波動時,以爲我要放過她了,眼神中的絕望瞬間被喜悅代替,但是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她的眼神深處隱含着一絲怨毒。

捕捉到那一絲怨毒後,我搖了搖頭,把原本就準備好的白虎嘯天發出,直奔她剛剛形成的勢。

那殘破的勢怎麼可能抵擋得住白虎嘯天,一個照面下,就被白虎嘯天毀滅得一乾二淨。

申佳慧那原本欣喜的眼神,也隨着勢的消失變得黯淡起來,她倒在地上,身體不斷的抽搐,大口大口的血沫從嘴裏噴出,沒過多一會,申佳慧就喪失了生命的氣息。

看她那悽慘的樣子,我的心中有着一絲不忍,雖然她是讓我幹掉的,但我也是個人,最基本的愧疚感還是有的。

如果說她剛纔沒有那一絲怨毒,就證明她真的醒悟了,那樣的話我是絕對不會發出白虎嘯天的,我會選擇饒她一命,可惜她並沒有。

一個人無論他修爲如何,最重要的還是本心,即便你修爲再高,心性不夠的話,到頭來還是一場空,而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即便一個人隱藏的再好,眼睛是不會騙人的。

我既然要重振馬家,肯定需要人手,但我也不是什麼人都要的,到時候領回來幾個白眼狼那可就熱鬧了,馬家會沒重振估計就得被毀了。

我嘆了一口氣,盤腿坐在地上,開始誦唸起度靈真經,不管着呢麼說申佳慧都是我殺得。

我當然不能用無常血幫她輪迴,但是經文還是可以的,雖然度靈真經要比無常血差一點,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我誦唸着經文,突然間感覺自己的身體變了一點,彷彿是悟到了什麼,可僅僅是那一瞬間,我很遺憾的沒有捕捉到。

否則的話我有種預感,這段神奇的經歷如果讓我抓住了,那對於我的道心絕對有着極大的提升。

算了吧,一切皆是緣,強求不得的,不過我得給自己弄功課了,爭取早日找回那種狀態。

雖然錯過了,但也不是沒有好處的,最起碼我現在經文的速度提升了,以前唸完一段度靈真經至少需要五分鐘左右。

現在僅僅是兩三分鐘的時間,我就誦唸完了一遍,而且要比以前清楚的多,彷彿印在腦子裏了一樣。

這時申佳慧的屍體突然產生一絲異動,彷彿被風吹過一樣。 我猛然間反應過來,申佳慧收拾了,還有她的野仙呢?想來申佳慧落得今日這般田地,那個清風仙絕對居功至偉,哼!讓弟子陪自己上牀這種事都能幹出來,這樣的仙家能是什麼好東西!

TMD胡天龍那個狗東西也不完活,他這個監督人是怎麼當得,這樣的野仙也讓他逍遙法外,真是可笑。

其實按照這件事情來說,我的確冤枉胡天龍了,這傢伙雖然寵溺兒子,但在別的方面卻是一把好手,監督人這個職位在他手裏,也算是盡職盡責。

不過野仙修行,多半一入定就是好幾年,巧的是胡天龍剛入定,這個清風鬼就出來作孽了,一直逍遙自在了十多年的時間,直到我的到來。

我看屍體異動,果斷的從暗虎刀中掏出一塊令牌來,輕輕一拋令牌就飛到了申佳慧的屍體上空,無風自轉起來。

這東西是監督人的代表,監督令!這令牌的材質,非金非銀,非玉非石,但是又異常的光滑,通體鮮紅,

令牌的正面雕刻狐黃白柳灰五仙,而仙家周圍則是雕刻着清風花紋,背面卻非常簡單,只有一個鮮紅的令字。

監督令的正面代表了,東北的野仙一族,而背面則代表了“號令”,總體來說這令牌的寓意就是令牌在手,東北野仙莫敢不從。

雖然說監督令的作用和古時候皇上的御賜金牌差不多,但它可不僅僅是一種裝飾,這可是正兒八百的法器啊!

單論珍貴程度來說,監督令甚至要比暗虎刀高出一個檔次,其作用可以說是舉世無雙。

監督令是黑媽媽用野仙一族的汽運爲引,再加上五族野仙逝去者的仙骨,清風仙的精魄等等,共同熔鍊出來的。

“是啊,我隨便一個電話,多少優秀過你的員工會自動送上門,我想要的是什麼,你從一開始就清楚!”

Previous article

我和媽媽頓時恍然大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