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離鬼王,是他!而且冤家路窄,他居然還搶了我的東西,簡直是罪無可恕!

想到這裏,我的怒火就開始蹭蹭的網上竄!

而就在這個時候,更加操蛋的事情出現了,我居然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而且帶着邪惡的怪笑。

是離鬼王,他居然還敢回來。

“離鬼王,你還要不要臉了?居然搶別人的東西!”

我看着天上的離鬼王,朝着他憤怒的叫道。

“不要臉?臉是什麼東西,能值幾個錢?”

離鬼王看着我,再次放肆的笑道。

“再說了,要是搶別人的東西,我說不定還會顧忌一下臉面,但是搶你的東西,我還是感覺這麼得心應手啊,哈哈!”

真是太不要臉了,搶我的東西,就得心應手,到底是誰教他的?

“既然如此,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得心應手,事實上,我想揍你的手,現在也很得心應手呢!”

我對着離鬼王威脅道。

如果實在外面,我可沒有這麼大的膽子,

離鬼王這傢伙,好歹都還是一個鬼王級別的強者呢。

但是現在,一切就都不同了,因爲在這個地方,不管多高的修爲,都會被壓制到鬼將五階,而我現在正處於神鬼第二變的情況下,在同等的修爲的情況下,就這麼一戰,我一定不會輸。

“離鬼王,受死吧!”

雖然我們約定好了,在兩個月多之後,有機會了結我們之間的事情,但是現在既然碰上了,我倒是也不介意提前解決一下的。

我看了一下,對面的離鬼王,似乎也是這麼覺得的。

不過,離鬼王畢竟不是窮奇,在我的眼裏,他可是比窮奇,不知道要好對付多少倍啊。

“一起上吧!”

我對着身邊的小夥伴們說道。

對於離鬼王這樣不見規矩的人,我也懶得跟他講規矩了,直接動用羣衆的力量,把他給圍攻到死啊!

離鬼王看到我們這麼多人,剛開始的時候,他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害怕的,但很快,這種害怕的感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你們以爲,人多就有用麼?”

離鬼王衝着我們,猥瑣的笑了笑。

“少廢話!”

如果說在場對離鬼王的印象差的話,除了我,蘇小魅肯定是第一個了。

“攝魂!”

同樣的鬼術,我和蘇小魅使出來,居然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

配上蘇小魅那獨特的魅力,離鬼王居然直接被忽的愣住在原地。

而就在這個時候,大家的攻擊,也都到了。

楊荒這小子,沒有絲毫的藏私,一上來就是“大衍神光”,沈夢瑤則更是狠了,直接七星連珠就用出來了。

至於我?林蛋蛋送我的饕餮內丹,早就在一瞬間恢復了我身上的鬼氣。

“神鬼三連斬!”

有鬼氣爲什麼不揮霍?我果斷的用出了我現在最強的絕招。

眼看着,所有的攻擊,都要打到離鬼王的身上了,這小子接我們這麼多招,就算是不死,也要脫層皮,可就在這個時候,操蛋的事情出現了。

離鬼王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候,居然反應了過來,脫離了蘇小魅的攝魂。

他看到我們的攻擊,整個人都是一驚。

我的嘴角邪邪的笑了笑,這下,他該沒有辦法了吧?

不過,離鬼王畢竟是離鬼王,他的果斷簡直讓我難以相信,他居然點燃了身上的鬼氣。

以自身的鬼氣獻祭,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限,硬生生的在最後一秒鐘,躲過了所有的招數。

“好險,差點就被你們得逞了!”

離鬼王看着我,臉色沉了下來。

“我就不信,你的鬼

氣還能夠你這樣燒幾次!”

說着,我們故技重施,準備再來一次,可就在這個時候,離鬼王卻是出奇的冷靜、

“我的鬼氣自然是夠的,只是你們看不見它燃燒了!我想,你們應該不知道,神獸內丹究竟有什麼用處的吧?”

離鬼王的這個話,讓我的心裏開始變得警惕起來,神獸內丹還有什麼用?難道不是進入奪寶道場的憑證麼?

“離鬼王拿着窮奇的內丹,在手上撫摸了兩下,然後開始念起了某種咒語。”

就在下一個瞬間,一個極其可怕的事情出現了。

離鬼王的修爲,開始了爆發瞬間就突破了鬼將的限制,達到了鬼王的層次。

這!神獸的內丹居然可以突破鬼將的限制,這簡直不可思議。

離鬼王可以,我也可以啊,我不是也有饕餮的內丹麼?

我剛準備也來這麼一下的,可蛋疼的事情出現了,我發現我本來就是鬼將,根本也突破不了什麼啊。

“我先解決了他們,再來和你慢慢玩!”

離鬼王說着,唰的一下就從我的眼前消失了。

下一刻,出現在了楊荒的面前。

楊荒的《大衍神光》朝着他砸下來,但是絲毫沒有用處,離鬼王一巴掌拍過去,楊荒失去了戰鬥力,下一刻,沈夢瑤也失去了戰鬥力,最後是蘇小魅,如果不是我及時感到,蘇小魅也會被他打中。

一股深深的無力感,瞬間浮現在我的心頭。

一個鬼王級別的強者,和一個窮奇相比較的話,我肯定願意打一隻窮奇,因爲他沒有那麼複雜的思想。

雖然從實力上來說,窮奇更加難纏,但實際上,離鬼王對我來說要比一隻窮奇可怕的多。

他一擊不中,立刻遠遁,絲毫沒有因爲我們是鬼將,而他是鬼王而輕視我們。

“怎麼辦?”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他這麼猥瑣,我們本根就沒有辦法可以戰勝他。

鳥爺的悠閒生活 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而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饕餮內丹又歇菜了,它停止了活躍,切斷了對我的鬼氣的補給。

“彆着急,不是還有我在呢,我們一起戰勝他!”

說着,蘇小魅牽住了我的手。

我瞬間感覺到了一陣的溫暖,似乎沒有補給,也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好,我們一起戰鬥!”

既然沒有了鬼氣的補充,那我就索性不用鬼氣了,退掉了神鬼第二變。

我體內的真元,開始流轉起來。

“我來控制,你來擊殺!”

這話剛剛說完,我偷偷的把從我丹田裏面逼出來的饕餮內丹,放到了蘇小魅的手上。

(本章完) 沒錯,我是沒有修爲可以解封了,但蘇小魅可是鬼王巔峯的啊,她肯定是有修爲可以解封的。

我蘇小魅拿到饕餮內丹的那一刻,瞬間就懂了。

離鬼王用一種看螞蟻一樣的眼神看着我們,然後朝着我衝了過來。

“小魅,交給你了!”

“弟子請老祖,天蠶困妖魔!”

天蠶老祖困魔咒,第一層迅速爆發,朝着離鬼王纏了過去。

“就這東西,想對付我?”

離鬼王對着我,就是一聲冷笑,然後下一刻,就朝着我的蠶絲打過來。

黑色的鬼氣把蠶絲都給腐蝕掉了,我甚至感覺我的真元都被腐蝕掉了一部分。

變態啊!

看來只有近身了,再次默唸了天蠶老祖困魔咒,我先是把蠶絲纏繞到了自己的身上。

“林星,受死吧!三尸鬼蟲上我身!”

離鬼王一聲大吼!身上的修爲居然再次暴漲。

他也會提階鬼術?

好吧,我這才醒悟過來,他修煉的是我們《鬼神經》齊名的《三尸蟲》祕法,既然是齊名,那有提階功法也就不奇怪了。

可本來一階的離鬼王就已經很難對付了,他現在還提到了鬼王二階。

“三尸神拳!”

他一拳頭朝着我打了過來。

現在是二階鬼王實力的離鬼王,速度比我快了太多了,我根本就來不及閃躲,只能被動的防禦。

雙手掐住出三清指,然後兩隻手指上面,各自夾了一張符咒。

“太極生兩儀,神光護我身!”

這是我在本階段最強的護身道術,太極護身咒。

離鬼王的三尸神拳,果然厲害!《三尸蟲》祕法,也不愧是和《鬼神經》齊名的高檔祕法。

鬼王級別的攻擊,一下子就震碎了我太極護身咒形成的陰陽魚,不過,想對付我也沒那麼簡單。

我立刻撕碎了手指上的兩張符咒,一張自然是護身符,另外一張是,定身符。

護身符阻擋了一下以後,我憑藉身體強度硬抗了三尸神拳餘下的威能,就在這一刻,定身符也發生了作用,不需要太長時間,一瞬間就夠了。

身上的蠶絲,瞬間朝着離鬼王纏繞過去。

“咒請老祖再降臨,神兵火急如律令!”

第二個階段,也迅速的使用了出來,饒是這樣,我也覺得不大保險,畢竟對方可是一個鬼王強者。

果然離鬼王的鬼氣爆棚,馬上就要掙脫出來。

重生舊時光 我強行運轉剩下的所有真元,念出了最後一層的咒語。

“三請老祖來降臨,太上急急如律令!”

就在天蠶絲快要炸開的最後一個瞬間,所有的蠶絲,瞬間變粗,再次把離鬼王給鎮壓了下去,這節奏,簡直妙啊!

“小魅,交給你了!”

我話音未落,蘇小魅那邊,整個氣勢可就開始猛躥,她的實力比離鬼王要強的多,所以突破壓制的時候,恢復的力量也更多。

“五鬼葬魂!”

葉少,傾城佳人 蘇小魅發動了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鬼術。

青春不韶華 但單聽這個名字,我就知道霸氣四射,果然,虛空之中出現了五隻小鬼,朝着被我困住的離鬼王,就殺了過去。

要搞定了?我的心裏就是一陣的興奮,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天蠶絲就是一癟。

一股熟悉的感覺,出現在我的面前。

“三尸解體大法,他要逃跑!”

我對着蘇小魅大聲的吼道,蘇小魅的臉色一變,手上又掐起了若干印決。

天蠶絲順便癟了下來,離鬼王不見了蹤影。

“媽的,還是讓他給跑了!”

我一陣憤憤的,對着蘇小魅說道。

“他用三尸解體大法跑路的話,就算是全盛時期的輪轉王,都不一定能攔得住,更何況是我們呢,只不過,他雖然跑了,也未必能討得到好,我剛纔已經用鬼術鎖定他了,五隻小鬼會一直追着他,他的麻煩應該不會小!”

蘇小魅這麼一說,我瞬間感覺自己安慰了不少,我們檢查了沈夢瑤和楊荒的傷勢,還好,離鬼王的重點目標是我,並沒有對他們下死手。

給他們找了點療傷的丹藥服下,過了一會,他們的精神就好多了。

“孫擎天,擊殺神獸睚眥,獲得睚眥內丹!”

三國之北境之王 又是孫擎天!

大家都是一陣感慨,可此時此刻我的腦子裏面,卻是一團亂麻,天殺的離鬼王,雖然我們這邊沒有人受傷,他也付出了不少代價,但窮奇的內丹,卻是讓他搶走了!

我好不容易付出了那麼多辛苦,纔打的差不多的窮奇啊,就被這傢伙搶了人頭,離鬼王,狗日的,我們不共戴天。

蘇小魅似乎是看出了的我的心思,把饕餮內丹還給了我。

我拿着饕餮內丹,思維卻活躍了起來。

對了,林蛋蛋送給我這個內丹的時候曾經說過,這玩意對他來首並不值錢,他手上有不少。

林蛋蛋也是和我們一起進來了的,只要能夠找到林蛋蛋,那不用去擊殺神獸,晉級的事情,應該也可以解決了吧?

想到這裏,我有些興奮了起來。

《易經》再次起卦,卦象顯示,林蛋蛋就在距離我們不足二十公里的地方,而且正在衝着我們這邊趕過來。

這個節奏,簡直是太棒了!我們立刻朝着林蛋蛋的方向跑過去,二十公里的路程,對我們來說,也就是五六分鐘的樣子。

遠遠的,我終於看見了林蛋蛋,這小子正在朝着我們這邊飛奔呢,他的肩膀上,還很很霸氣的站着一隻山膏,而且正在衝着我們揮揮手。

“喂林星,山膏大爺找你來啦!”

這傢伙,走到哪裏都要裝個逼,簡直無語啊!

就在我一陣無奈的搖搖頭的時候,林蛋蛋的聲音,卻是直勾勾的傳入了我的耳朵裏面。

“林星,別聽這個狗日的瞎說,快跑!”

快跑?是什麼情況?

就在我一陣疑惑的時候,我看見林蛋蛋的後面,煙塵四起。

在仔細一看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嚇尿,拉起蘇小魅和沈夢瑤,趕緊就跑!

鬼步,神行符,不,還不夠快,我的腦子裏面都想着要用哪個請神咒了。

你肯定想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就在林淡淡的後面,成羣結隊的兇獸,衝着我們這邊衝了過來。

這些傢伙,每一個看起來都不是很可怕,單獨看起來,也就是個鬼將級別,裏面也沒有可怕的神獸,但勝在數量多啊,成羣結隊,成千上萬的。

螞蟻多了,還能搞死大象呢,這麼多的兇獸,要是和他們硬碰硬的話,絕對沒有活路啊,想到這裏,我感覺自己都要哭了。

她一開口,東陵臨風正好借坡下驢,冷哼一聲說道:“醜不醜倒在其次,但幽雅是你親姐姐,你居然給她下毒,也太狠了吧?像你這種心狠手辣的女人,如何能做太子妃,將來母儀天下?難道一國之後就是如此蛇蠍心腸?!”

Previous article

老黑已經在等我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