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齊雲山!

齊雲山!

轉輪王嘴裏不停的述說着這三個字符,他迫切的想得到那裏的力量。

一想到塵世中還有兩個超越了絕境的存在,他就忍不住嘆息一聲,超越了絕境的存在,那將是堪比人間所說的“神”一般的存在,現在他們還沒真正的脫離束縛,若是脫離了,那麼將會是他最大的威脅,必須要趁早除掉!

但,他又不敢貿然行動,生怕其中某個已經脫離了束縛。

在塵世中,所有的一切在他眼裏都是螻蟻一般的存在,然而,這兩個存在他必須要留在腦子的思考範圍之內。

對於塵世間,這些道法深厚的玄門人士召喚豢養的鬼類,他更是嗤之以鼻。也可以說,根本就沒放在眼裏,所謂的鬼類和屍類不過是陰間某種鬼類的化身幻影而已,至於那些至尊級別的鬼類譬如鬼帝,這不過是五方鬼帝經過上萬光年傳送在人間的殘留的一道重影,被塵世間死去多時實力深厚的鬼類吸食老人而已,而他們得到的實力也不過是五方鬼帝的很多,很多萬分之一!

鬼帝的這樣殘留幻影還能在塵世間發揮到這般的實力,他只有敬畏,他也想有一天能達到五方鬼帝那般的實力!

然而,這就像是滾滾煙雲,可望而不可及。

現在只有一個法子,那就是鑄造機會,加速百年浩劫的進程。

百年浩劫,這次的百年浩劫非同一般,我看有多少塵世高強之人能躲得過這種枷鎖。

轉輪王有絕對的把握能讓塵世中那些狂傲不羈的玄門、茅山、苗疆、巫族等類人士一網打盡,灰飛煙滅,因爲他就是閻羅王!

而,儘管參加過此前的百年浩劫

之戰的人,他們也想不到主掌這次百年浩劫的竟然是十大閻羅王之一的轉輪王!

他在仔細研究着陰間的記憶球,在觀看塵世中所發生的一切,當他看到一個年輕的人凌空從齊雲山古河村飛出來,他眼睛射出了一道凌厲的光芒。

當他看到湘西楚家後山山巔,一個面帶憂愁,遙看遠方的一個女子時,他似乎看到了陰間七彩石的光芒。

當他可看到陽間黃河邊緣附近,正在激戰的雙方大軍,以及空中出現的各種鬼類,他嘴角泛起了蔑視一切的笑容。但,他的目光從那個張着翅膀在空中激戰十多位玄門高人的時候,眼睛一下子眯了起來。

他嘴角慢慢上揚:呃,原來是那個不起眼的小蝙蝠,它竟然蛻變成精了,真是讓人想不到。

想到這個蝙蝠,他的手忍不住轉動了記憶球,將畫面轉到了萬山之林邊緣,常年冒着陰冷氣息的萬人坑,那裏纔是這個塵世的主角兒。

亙古時代就被陰間封印再次的物種,它是否還是如之前那般強大呢?

免不了思緒萬千。

…從古河村出來已經半個月,看似喧鬧無比的都市,但,卻充斥着某種不爲人知的騷動元素。

兩大組織還在進行着無盡的廝殺,無論是國家祕密組織還是天地神邪教組織都是傷亡慘重,他們的戰事已經進展到了白熱化狀態。

夜晚,在一處湘西飯店內,聽着周圍的玄門人士暗暗討論這次的大戰,狐狸姐姐哼着小鼻子,揮舞着爪子“殺,殺得好,他們都死了纔算是好,剛好我們坐收漁翁之利!”

我喝了兩杯湘西水酒,深吸一口氣站起來,對兩個杯子鞠了一躬站起來,因爲這是好些年前爺爺趕屍出行都會做的一幕,按照他的意思,那就是或許此次出行凶多吉少,興許再也回不來了,但,要記着故鄉的面貌,故鄉的酒!

我內心也是想國家祕密組織和天地神邪教組織雙方一個勁兒的廝殺,這樣我更有機會!

趁這種時候,我決定去湘西鳳凰縣看看,楚家、楚菡在我心裏永遠都佔有很大一片地方。

(本章完) 湘西鳳凰縣,楚家。

楚菡經過數月的修養,身體已經恢復,但意識卻還沒被喚醒,現在的她就是一個站着的喪失記憶和思維、大部分行動力的人,儘管能站着行走和展現表情元素,但她的行動很少受到大腦的支配,現在的她醒來的時間越發的短。

縱使這樣,她總會給人一種憂愁感。

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就是她的體內蘊藏着一顆黃色的符文石,這顆符文石被一種強大的力量加特進了她的大腦裏,憑藉楚逍遙現在的實力還破不開。

唐亦曉的情況比楚菡的還嚴重很多,她現在意識和行動力全無,除了呼吸能證明她是活着,她現在給人的感覺就是植物人。

楚逍遙和白娘子也都想不到會是這樣的情況,只能說明一點,陸家的老祖實力不是一般的強橫。

當,天空吐白,清晨的霧氣還未散去。

我帶着一種無比沉重的心情走進了已經殘破不堪的楚家大院,腦海裏出現的一幕幕卻是落葉給我看的那些血腥的片段。

現在,我已經確信楚家的消亡不單單是和陸家有關聯,也和國家祕密組織有關係。

也許這就是一場經過深謀遠慮的陰謀大計。

那個假扮我的人,我一定會找到,我真的需要一個清白,需要爲自己澄清,需要楚菡徹底的原諒我。

踏進楚家滿是荒草的大院,一股愧疚在我內心升起,從第一次到楚家,再到楚家接二連三的出事兒,這一切似乎都和我有莫大的關聯,若不是我,我想楚家也不會這麼快就在玄門江湖的激流中消亡。

“你來了?”

有些滄桑的聲音在楚家後院響起,緊跟着一陣風過,一個身穿黑衣的斷臂中年男子出現在我的面前。

楚家老祖宗!

再次見到他,我深吸一口氣,因爲他給我的感覺蒼老了很多,看着他空蕩蕩的袖子,我伸手安撫着有些騷動的狐狸姐姐“您這是怎麼了?”

楚逍遙伸手輕撫着我懷裏的狐狸姐姐“怎麼?見到我還是這般害怕?”他嘴角露出一抹疲倦的笑容“我就算是恢復,也突破不了了。”他深深的嘆息一聲:“經我一手建立的楚家,也徹底的落敗,滄海桑田,世

事變遷,所有的事兒,真的很難讓人預測。”

我站在原地仔細的聆聽楚逍遙的話,從他的話語裏,我能感覺到他無比的不甘和無奈。

“走吧,隨我去看看楚家那閨女吧。”

楚逍遙淡然的開口,徑直的朝楚家後山走去。

在那間顯得有些雜亂的楚家密室裏,我不但見到了處於昏睡中的楚菡和昏迷中的唐亦曉,還見到了那個曾經救我的唐家祠的白娘子。

她看上去也很頹廢,整個人已經失去了曾經那種耀眼的光芒。

“小菡!”

我輕輕的俯下身看着睡在小塌上的楚菡,她面容憔悴,雖有些意識,但,也只是輕微的搖搖頭,動動手指。

唐亦曉的情況更爲糟糕,對外界沒有一點感知能力。

看着她們這樣子,我內心一陣絞痛。

“這一切都是陸家人賜予的,她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清醒,或許一生就這樣了,那個陸簫離太強了,比我要強上一籌。”

楚逍遙開口慢慢的說道:“她們體內蘊藏着某種符文陣法,禁錮着她們的思想。”

“你這次來是爲了小菡?”

白娘子端詳了我一陣,慢慢開口詢問。

“嗯。”

我看着衰老很多的白娘子和昏睡不醒的楚菡她們,所有的傷痛一下子襲上心頭,我不想告訴白娘子他們事情的始末,我已經踏上了復仇的路,而這條路充滿仇殺與艱辛,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在這條路上走多遠。更何況,敵人太過於強大,即便多了他們的幫助,我想也起不到什麼顯著的效果,還不如我自己悄悄的,隱藏式的進行探索。

再說,我也不想讓他們趟這趟渾水,我一個人就夠了,生死無牽掛。

“楚家和唐家的人真的不是我殺的!”

我堅定的說道。

“傻孩子,我們從來都不認爲這是你做的!”

白娘子因爲說過多的話,臉色變得不是很好。

“需要什麼幫助麼?”

楚逍遙目光疑惑的盯着我,他已經猜測出了我還有別的隱情。

我直接搖搖頭“不,這次出來只是還自己一個清白,要證明我自己並不

是血腥的惡魔,更要找到禍害小菡和唐亦曉的幕後黑手。”

“我勸你還是擱置一段時日再去陸家,陸家不是你所想的那麼弱。”

白娘子眼睛也是盯着我看,似乎要把我看穿一樣。

“還有,據我猜測,楚家和唐家的消亡或許還有另外的幕後黑手,你確定你能行?”

楚逍遙嘆息一聲。

“人總要面對一切,我知道分寸,請你們放心,我只要找尋出線索就會通報你們。”

我努力擠出一絲微笑:“請你們好好養傷,我不會貿然行動,憑藉現在我的實力,逃跑還是有把握的。”

楚逍遙和白娘子看到我渾身繚繞的邪惡氣息,同時點了點頭“一切小心!”他們也沒有辦法,現在的他們經過和陸家老祖一戰之後,實力大大的削弱,想要恢復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即便是恢復了,那麼百年浩劫也要來臨了。

“希望你能找到那些人!那麼,請跟我來。”

楚逍遙拍着我的肩膀,帶我進入了他曾經的墓穴裏,在那裏我又一次見到了軒轅劍,那把充滿着邪惡力量的劍,此時這把劍沒入地表,周側寫着:破天命者,用血浸之,血殺四方!陰陽相遇,震懾天地!

當楚逍遙這把劍遞到我手裏,我內心深處不由得產生了一種共鳴,很熟悉的感覺。

“我想,你需要它!”

楚逍遙輕輕擡手“去吧,我們等你回來。”

我深吸一口氣,再次回到楚菡的小塌旁。

“我是龍空,我回來看你了。”

我輕聲的說道,怕打擾她睡着,但,我心裏清楚她醒來的機率不大,眼睛禁不住溼潤了“小菡,爺爺不是我殺的,楚家、唐家不是我毀的,請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找到殺害爺爺的罪魁禍首,給你一個交代,也給所有死去的人一個交代。請你爲我祈禱,請你等我,相信我……”我慢慢的低下頭在楚菡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我這次來也算是與他們道別,興許真的如一段文字那般:有的人,或許一輩子就不會再相見!

當我離開楚家,天色已經大亮,但,我眼前的路不是陽光大道,而是一片昏暗,而我就像是一個孤獨的窮途羔羊!

(本章完) 北國風雪,萬里冰封。

一處深山之類,白雪茫茫,一陣陣悅耳的鈴聲不時從裏面傳出,緊跟着數十個行屍走肉人快速的奔跑在被白雪掩蓋的低窪山谷中,所過之處,松木搖晃,驚起一灘灘白雪墜落,隨後是一陣咔咔的聲響,樹木攔腰折斷,一陣風過,直接化成了一灘黑水。

在這羣行屍走肉般的人跑過之後,這片山林幾乎已經變得凌亂不堪。

但,一個身穿一身單薄黑衣的年輕人手拿一把藍色的短劍,劍身雖小,但爆發出的藍色芒光長達兩米,發出了破空一樣的風聲。

“唰唰”

揮動兩下,下面那些殘枝敗葉徹底化成黑色的水霧消散於山林中有些渾濁的氣息中。

我站在一處高崗之上,冷眼看着那些在我控制下來回奔跑的屍類,內心卻在想着如何讓他們按照《趕屍祕術》中屍類陣法排列起來。

“龍空。”

狐狸姐姐從高空飛落“你需要休息一下,不能在這麼日夜不停的專研祕法,現在的你已經做的很好了,國家祕密組織中除了高層的隱藏高手,絕對不會有人是你的對手。”

“狐狸姐姐不用擔心,我還好,我必須要不停的努力,小薇不是說過,國家祕密組中還有一個超越一切的人麼?若是他出關,我別說給爺爺還有古河村的人報仇了,就連我自己也會被他滅殺。”

我握着藍色的小短劍看着狐狸姐姐“何況,陸家的那個老祖也不是一般人,他連才楚家老祖宗都能傷害,更別說我了,現在我必須變強,再變強!”

“你內心現在全部被仇恨覆蓋,這樣會走火入魔的。”

狐狸姐姐擔心的說道:“聽我的話,別再這麼折磨自己了,你看你現在渾身都充滿着邪惡,小薇姐姐若是知道你這般一定會很心痛的。”

“我沒事兒。”

我晃動手搖鈴將那羣屍類召回來“狐狸姐姐,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外面的戰事已經結束了,很奇怪!”

狐狸姐姐搖晃着腦袋說道:“前幾

天還在進行着血腥的廝殺,而現在天地神邪教組織突然撤兵了!”

“嗯?”

我一臉疑惑的看着狐狸姐姐,眉頭緊鎖,腦子裏也在思索。從湘西來這裏已經快一個月了,國家祕密組織和天地神邪教組織還在奮力的廝殺,我雖然焦急,但,一直找尋不到下手的機會,越是亂戰時期,戒備就會無比的森嚴,爲了不打草驚蛇我躲進了這深山之中,隔兩天就讓狐狸姐姐出去打探一下情況。

“是昨晚上深夜天地神邪教組織突然撤兵,據那些玄門人士謠傳,說是那個蝙蝠之王帶着大隊人馬一路朝川貴之地潰逃而去,連那些受傷的人也更是不管不問,任憑他們留在後面被國家祕密組織成員奮力廝殺。”

狐狸姐姐將打聽來的信息全數報給了我“他們是不是被國家祕密組織真的打敗了?”

我眼睛眯縫起來,按照這幾個月大戰來看,國家祕密組織一直都是處於下風,天地神邪教組織可以說是一路高歌猛進,勢不可擋,所向披靡,將國家祕密組織一路打到着內蒙古境內,而今卻突然撤兵,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對於狐狸姐姐所說被國家祕密組織打敗了,我搖搖頭否決掉,這是不可能,天地神邪教組織的手段我是清楚的,他們實行的是斬草除根。

我腦子裏迅速總結出了兩個答案,要麼是國家祕密組織幕後那個超級恐怖的人出關了,要麼就是天地神邪教組織出現了問題。

我看着狐狸姐姐“現在國家祕密組織還在一個勁兒的追殺天地神邪教組織成員?”

狐狸姐姐眼珠子滾動了幾圈“國家祕密組織好像也只是象徵性的追殺,現在他們也收兵了,並且進行了整編,受傷的人士全部送往國家特定的醫院進行療養,那些沒受傷的國家祕密組織成員和大批的玄門江湖高手一起進入了京都。”

我將小短劍收起來,拿出了新買來的一張全國地圖開始觀看,現在我地處內蒙古邊境,隨後我又找到了京都方向,把川貴之地的萬山之林大致方位也標了出來。

一個撤兵,一個返回京

都。

這就說明國家祕密組織也沒有餘力來長途跋涉的攻打天地神邪教組織,那麼,天地神邪教組織撤兵只能說明他們內部或者後方出現了問題,我猜測後方出現問題的可能性最大,難道他們的大後方受到了國家祕密組織的偷襲?

若是這樣的話,國家祕密組織一定會趁勝追擊,對天地神邪教組織成員形成兩面夾擊之勢。現在國家祕密組織成員沒有這麼做,有很大一部分可能就是有另外一股力量進入了天地神邪教組織的大後方,對他們形成了威脅。

我現在腦子轉動的很快,實在搞不懂他們這是用意何爲。

我對狐狸姐姐說,我們得出去看看了。

“嗯。”

狐狸姐姐非常贊同的點點頭“在我看來早該出去了,我真怕小薇姐姐口中所說那個人出關了。”

我揮動小短劍,帶動劍柄末端那個搖鈴響了起來,隨後我一飛沖天,緊跟着身上纏繞了濃黑的黑暗之氣,慢慢的我的背後開始衍生出一對翅膀,我的臉也開始一陣扭曲大變,就像是帶着一層黃金色的面罩,而金色面罩裏不時的會出現一張類似鳥獸一般的臉,我的手也慢慢的衍生出一種黑色的類似羽毛的東西,但這東西要比羽毛堅硬數百倍。

“龍空,你!”

狐狸姐姐吃驚的長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這一切。

“狐狸姐姐。”

我的聲音變成了陰冷,並且含糊不清,但,這種聲音讓人聽着不由得顫動。

“你這是怎麼了?”

狐狸姐姐判斷出還是我,緊張的問道:“你怎麼變成了這種怪物?”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按照《養屍祕術》中禁忌之法想把小豬熊與我人屍結合一起,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我有些淡定的說道:“現在我感覺自身的實力又突破到了新的境界與層次,天地萬物,風雲變化,在我眼裏都是那麼的自然。若是,我動用軒轅劍,此時,我絕對有把握和落葉的老師一戰,至於能不能戰勝他,就另當別論了。”

(本章完) “什麼!你、你,你的實力達到了絕境!”

狐狸姐姐嘴巴咧的很大,它一臉的不可思議,絕境啊,它雖然是魂魄狀態的狐狸,但它卻是修煉千年的狐妖,達到了絕境那可真是少有的強者了,無論放在哪裏都會是震懾四方!她很興奮,因爲它的屍體有望找到,它能和媽媽和姐姐團聚了。

我看着狐狸姐姐比我還激動的神情,言語不清的說道:“狐狸姐姐別這麼高興,我是說,我動用軒轅劍纔能有望和落葉的老師一戰,你不要忘記了小薇曾經說過軒轅劍遲早會要了我的命,我現在不到迫不得已絕對不會用它。”

“嗯!”

狐狸姐姐堅定的點着小腦袋“不管怎樣,你終於變強了!”

“是啊!”

我昂起一張魔鬼一般的臉看着天空“可惜,爺爺和婆婆,巧玲他們再也看不到了!”

“龍空,別傷心,我們現在就去給他們報仇,給所有人的報仇!”

狐狸姐姐揮舞着爪子引動陰風四起“龍空,你看我也恢復不少,現在的我絕對有實力扼殺任何一個鬼皇初級實力的鬼類,至於鬼皇中級實力我也有信心與它大戰幾百回合。我們兩個加在一起,那些可惡的人絕對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龍空,你怎麼流淚了?”

狐狸姐姐又是突然的說道。

“呃…啊…!”

我昂頭大吼起來,地上那些屍類聽着我的怒吼也騷動了起來,我揮動着藉助小豬熊之力衍生出來的翅膀,將這裏的樹木等植物全部橫掃了一遍,我暗紅色眼睛裏射出了幽綠的光芒。

因爲我腦海裏一直翻滾的是臨行前幾天,小薇對我低語的一番話:你爺爺的是被他們殺死的,他們甚至把你爺爺的屍體也毀掉了!還有你的婆婆也是被他們追殺的沒有了音訊和蹤跡,現在還生不如死!還有我,當初在古河村亂墳崗圍剿我的就是他們,你看看,小薇在我面前脫光了衣服,露出了姣美的胴體,她指着那些暗黑色的印痕,睜眼看看,這些都是他們強加給我的,我受盡了折磨,爲了你,我受盡了煎熬,你難

韓惠妍剛被放下就想跳下去,可是姜大誠動作比她更快,已經開始玩了起來。韓惠妍的爪子緊緊地抓着邊緣,感受着耳旁呼呼的風,費勁兒地閉上眼睛:媽媽咪呀,這個怎麼比過山車感覺還嚇人啊。

Previous article

“你現在的身份不同了,你是九黎的罪人!好好呆在自己的房裏!不要亂跑!”苗不異板着臉,想把苗玉的手甩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