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黑衣人年輕的時候都暗戀過長髮飄飄,白裙動人的校花,最後他們都第一次都給了街邊站街女。

“哈哈哈,老婆,我愛你,我們永遠永遠都不要分開,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黑暗中王奎抱緊了趙晨曦的照片,他幸福甜蜜的笑着說夢話。

通過這些夢話,左白帆自動過濾了王奎這個老婆奴的一切。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左白帆坐在橘色的光暈中,他眼睛半睜着,往生鏡放在地上,鏡面的金光耀眼。

做我的女人吧,我來保護你 耀眼的金光之下,光潔透徹的鏡面中一幀一幀的畫面在不停歇的播放,轉換。

各種各樣的畫面交織在一起,讓小小的鏡面看起來亂七八糟,毫無頭緒。

有時畫面是禁止的黑暗,有時出現的是一幕幕冰天雪地,畫面並不是禁止的,冰天雪地中,柳絮般的鵝毛大雪飄飄然的在空中肆意狂舞。

金俊指尖一顫,平放在地上的往生鏡金光一閃,小小的銅鏡憑空飛了起來。

發着璀璨金光的銅鏡,一下子跳到金俊身邊,銅鏡落地發出噹啷一聲清脆的響音。

往生鏡落地的位置和金俊躺着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於是乎金俊在地上滾了一圈,他臉朝下,把銅鏡壓在身下。

金光消散,處於半昏迷狀態的左白帆一下子摔倒在地。

等鏡面再次發光時,銅鏡憑空出現在金俊的手裏。

墨一般濃稠的黑暗中,一個猶豫不決的腳步來回的徘徊。

不停的徘徊,腳步聲很輕很輕,隨着時間的流逝,墨一般的黑暗漸漸化開。

一滴墨落進了一浴缸的清水中,墨被水徹底稀釋。

黑暗消散,一面360度的環形的牆壁上鑲嵌着數不清的門。

圓形的空間中,一個身材修長,長髮及腰的人,身上只穿着一件純白色的長袍。

他身上穿着長袍,光着腳,他的臉潔白如白玉,一雙柔情似水的桃花眼,眼中瀲灩世界最美好的螢光。

男人的樣貌生的極其好看,他俊美驚豔的不像是凡人,傾國傾城的臉龐,絕世無雙的氣質。

金俊不停的在原地踱步,他看着身前這些門,有些慌亂,顯得手足無措。

門裏是什麼?

我推開門會看到自己的身世嗎?會看到我從哪裏來嗎?

會不會有幸能夠見到爸爸媽媽的模樣?

我有爸媽嗎?爲什麼我一點關於生前的記憶呢?

我是不是和孫悟空是兄弟,我也是從石頭裏蹦出來的呢?

腳步聲一直未休,猶豫了好久好久好久之後,光着腳的金俊緩緩擡腿,他朝着正對面的一扇門走過去。

門形制古樸,菱形窗框上雕刻着祥雲花紋,白紙糊門,門裏有光芒滲出。

那一絲絲的幽光似乎帶着一股迷人的魔力,金俊只要邁出了一步,就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腳步。

金俊盯着門,一直走一直走,走到門前,金俊腳下一滯,他眯着眼睛盯着有光芒透出的紙門。

金俊停在門前,又是長久的沉默,時間過了好久好久之後,金俊緩緩的擡起手。

金俊的手掌長的很漂亮,手指修長,指關節弱不可見,手部皮膚細膩光滑,女人一般精緻的手。

“吱呀。”金俊手扶在門環上,輕輕一推,木門發出吱呀一聲摩擦的動靜。

金俊心猛地懸起,門裏有什麼,爲什麼我會這麼緊張?

輕輕推了一次門,門自動往後開,一直往後開。

“哪裏來的小髒狗,居然敢進我家廚房偷東西,滾出去,滾出去,看我不打死你!”

門裏是一場生動的景象。

大概是在鄉村的農家廚房中,一個身形肥胖的老婦人,手裏拿着半截掃把,一個勁的追趕着一隻靈活的小動物。

那動物的毛髮原本應該是純白的,大概是因爲屋外下了一場雨,小動物的身上染滿了黃褐色的泥漿。

毛髮髒兮兮的動物大小和一隻半大的狗差不多,它嘴裏叼着一節曬乾了的臘腸,身形靈活的躲閃着老婦人手裏的掃把。

那小狗像是看到了門外的金俊一般,它烏黑烏黑的兩個眼睛盯着門外的金俊。

四目相對小狗的眼睛烏黑烏黑的純潔乾淨,金俊一雙桃花眼瀲灩着螢光。

沒有任何火光出現,一隻狗一個人就這樣默默的注視。

或是因爲小狗真的看到了門外的金俊,它逃跑的動作停住,直直的望着金俊。

小狗動作一停,身後拿着掃把的老婦人追上來,一掃把重重的打在小狗的身上。

小狗張嘴嗷嗚的慘叫了一聲,嘴裏的臘腸掉落在地。

被打之後,它嘴裏的臘腸落地,小狗擡起黑晶晶,明亮亮的眼睛。

它啊嗚的喊了一聲,朝着門外就鑽了出來。

金俊看到小狗撲出來,他被嚇了一大跳,金俊一屁股坐在地上。

門裏打所有景象瞬間消失,空蕩蕩的廚房裏,那節臘腸靜靜的躺在黃土地上。

日升月升,黑夜與白天在一間小小的房間裏不停的變換。

當臘腸蒙上一層厚厚的灰塵,房間的燈光瞬間熄滅,房門嘭的一聲大力的關上。

這個門裏再沒有光芒從這扇門裏透出。

金俊胸前上下劇烈的起伏,他呼吸的速度很快很快,完美英挺的眉毛緊緊的皺在一起。

金俊從地上爬起來,他走到旁邊,動作果斷的推開門。

開門之後,門裏什麼東西都沒有,一件純色的潔白房間。

純色系的潔白房間裏,乾淨的一塵不染,金俊走進去。

金俊一身白色的長袍,他走進這間乾乾淨淨的房間中,沿着房間漫無目的的走了一圈。

金俊走出來,門重重的自動關閉。

再推開一扇門,黑色的房間,令人壓迫的黑暗襲來,金俊看着眼前的黑暗,心砰砰砰的劇烈跳動。

這間黑暗的房間沒等金俊走進去,只露了一個臉,便自動關上。

推門,推門,推門,推門,推門,推門,推門,推門……

不停的開門,他不停的開門。

金俊像發瘋一樣推開滿牆的大門,他一邊推門,門一邊自動的關上。

如此反覆,金俊繞了一圈又一圈,過程很快,中間金俊漏了許多門沒有打開。

終於,金俊累了。

他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傾國傾城的臉龐上全是細密的汗水。

金俊坐地休息了一會,所有的一切都恢復成常態。

半響,冷靜下來金俊擡頭,他的視線從這裏的每一扇門上掃過。

忽然,金俊眼睛一眯,他看到了一扇門正大開着。

這裏滿牆的門中,只有那一扇門是敞開着的,所以特別顯眼。

金俊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他拖着沉重的雙腿,走向那扇敞開着的大門。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金俊走到門邊,他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我看到了什麼,那是什麼?

我的父母,我的家庭嗎?

爲什麼,爲什麼不讓我看清楚一點,爲什麼不讓我看清他們的長相!

門前一面暗紅色的薄紗垂下,紗裏的場景模糊不清,依稀能聽見低聲的談笑聲。

那是幸福的一家人,一個大家庭,有着很多人的大家庭,他們圍坐在圓桌前談笑風生。

談笑間有一種甜膩泛着苦澀的感覺撲向金俊。

金俊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感覺,所以他對這撲面而來的幸福感很陌生,很陌生。

陌生到金俊有些厭惡。

金俊伸手想撥開這面紗簾,但他的手一旦碰到紗簾,就有一股無形且強大的力量將他的手打開。

陡然間,紗簾裏幸福甜蜜的氛圍被打破,一個強壯的男人怒氣衝衝,他單手掀翻擺滿各種珍饈美味的餐桌。

菜盤,瓷碗落地,發出一陣丁零當啷的動靜。

金俊站在門外,門裏的場景只能看到個大致。

當飯桌被掀翻,金俊甚至聞到了飯菜的味道。

這種飯菜的味道很清晰,清晰到金俊能夠憑着味道讀出那些混合在一起,亂七八糟菜餚的名稱。

飯桌被掀翻,場景轉換,大家族的宗族祠堂裏,一個男人和一個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跪在族中長老腳下。

“媽……”金俊看到那個大肚子女人,他失神的啓脣,無意識的從嘴裏吐出這一個聽起來輕飄飄的字眼。

媽這個字聽起來輕飄飄,實則一字重量可抵千山萬水。

長老散盡,那兩個人依舊跪在祠堂中。

他們應該是一對感情極好的夫妻,女人挺着大肚子,跪姿很勉強,看起來很辛苦。

男人見不得妻子勞累,他默默的跪在女人身後,伸手托住了女人的腰。

看肚子的大小,懷孕大概有6個月左右。

在祠堂裏跪了一天一夜,場景再次轉換,男人身穿軍裝,他坐在太師椅中擦着長槍。

看不到女人在哪,但金俊知道他們在談話。

場景轉換,男人帶着士兵在烽火連天的戰場拼殺,家中帶着一絲西洋風的民國房間中。

一個女人聲嘶力竭的在大喊,女人滿頭是汗,喊聲淒厲。

丫頭和接生婆忙來忙去,房間裏熱鬧的就像是菜市場。

碧色的藍天中,一架頭頂螺旋槳的戰機掠過碧空,飛機投下了一連串的炮彈。

“啊!”女人痛苦但嘶喊。

“哇哇哇哇哇。”接生婆雙手捧着一個很小很小渾身通紅的嬰孩。

“嘭。”一聲巨大的爆炸,霎那間火光漫天,就連天空都被火光映紅。

大火燒了許久,一切歸於平靜。

門外,金俊看着眼前模糊的場景,他心砰砰砰的亂跳。

因爲緊張,金俊的掌心全是汗。

金俊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擡頭再看。

充滿年代感的火車站,一個身形消瘦的女人一手拎着墨綠色的行李箱,一手抱着還不足月的孩子。

女人登上火車,這是一輛開向東北林場的貨運火車。

一般這樣的火車只負責運送木材。

女人下車,她提着行李箱,抱着孩子,深一腳淺一腳的往茂密蔥鬱的原始森林中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女人的眼前忽然出現一隻毛髮雪白的紅眼狐狸。

這隻狐狸可真漂亮啊,隔着一層紗,金俊都爲之驚歎。

有了狐狸帶路,抱着孩子的女人走進了更加荒野的森林中。

房間裏的場景到這裏暫時的告一段落,金俊努力的平復呼吸。

難道剛剛的那對夫妻就是我父母?

看到現在了,金俊都沒能看清那對夫妻的面容,他們的臉就像是經過了模糊處理。

即使有時候,臉是正面對着金俊,金俊隔着薄紗,可以看清他們身邊的所有景象,就是看不到他們的鼻子眉毛眼。

在沉寂了許久之後,門裏再次上演魔幻的幻燈片。

不見天日的原始森林中,周圍盡是薄薄繚繞的白霧。

遠處的霧中,一陣妖豔的紅光時不時的閃爍兩下。

森林中的霧氣越發濃厚,沒一會,白霧中傳來一個女人哀怨的哭泣聲。

很久之後,白霧漸漸褪去,女人手牽着一個軍裝破爛,臉上都是黑灰的男人出現。

男人的步伐很僵硬,邁腿走路的姿勢很不正常。

女人拉着身穿破軍服的男人一直往前走,一路上豆大的眼淚落了一地。

女人進入森林時抱着孩子,提着很大的行李箱,等她出來時孩子行李箱都不見了,卻多了一個麻木機械的人。

回到熟悉的家中,那對夫妻的生活恢復正常,七八年過去,家裏的生意越做越大,那對夫妻一直都沒有孩子。

族中長老出面,過繼了一個孩子給他們。

那是一個漂亮的男孩子,他們很喜歡這個新兒子,剛開始小孩很彆扭,還喊二叔嬸孃,經過一年的朝夕相處,他們之間熟悉了起來。

當那個小孩開口喊出第一聲孃的時候,一隻白狐狸不知道從哪裏鑽出來,一把撕碎了剛剛學會喊孃的男孩子。

一個孩子死了,夫妻又過繼了一個,第二個孩子也是在認爹孃的當時被狐狸撕碎。

不過第二次的場景更加血腥,把小孩撕了之後,狐狸居然津津有味的吃了孩子的肉。

無休止的爭吵出現在那對原本恩愛的夫妻之間,他們吵架的內容金俊聽不懂到,他們吵架時醜陋的嘴臉金俊看不到。

金俊忽然覺得好累,暗風涌動,薄紗被撩起,金俊漂亮的桃花眼一眯,好像看出了一點門道。

金俊微微上前半步,他手碰到那面擋住視線的薄紗,這次沒有力量打落他的手。

金俊摸着滑溜溜的薄紗,他在猶豫。

重生之公主千歲 只要扯開這面簾子,說不定他就能看到自己的父母了。

越是這樣關鍵的時刻,金俊越需要有人出現幫着他出謀劃策。

橫刀奪愛:夜少的野蠻前妻 金俊的背後,幽幽的閃着紅光,龍少決的身影若隱若現。

金俊放棄了讓龍少決幫自己,後來金俊所認識的人都一個個的出現在光影之中。

他們的身影變幻的極快,就連兇惡的顧悠悠都短暫的亮相。

要知道如今金俊最怕的人就是顧悠悠了。

當所有人的身影都一一閃過,經過金俊大腦認真的檢索挑選,楊暖暖的身影不再變幻。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站在光圈中的楊暖暖面無表情,一動不動,她呆滯的像個木頭人。

金俊一雙漂亮的手溫柔的撫摸着懸掛在門前的暗紅色薄紗。

他冷若冰霜道:“你就怎麼樣?離婚?”

Previous article

既然如此,她一心求死,終究還是會死去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