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石頭和秦毛人,還在原地,盡職盡責地看着那些殭屍俘虜。小太歲躲得遠遠的,和蔡光輝一起玩耍。

蔡光輝吧無休小和尚送去茅山,這時候早回來了。

“師公,你回來了?你怎麼去的那麼久?”南山頑石大喜過望,迎上來說道。

“師父!”蔡光輝也奔了過來。

葉知秋被帝女魃追趕,離開蒙山腹地,再次轉回來,已經整整過去了四天。

這四天,南山頑石和蔡光輝自然非常擔心。

葉知秋點點頭:“也就幾天吧?那個帝女魃,後來有沒有騷擾你們?”

“沒有,那個妖物一去不回,再也沒有回來過。”南山頑石搖搖頭,又問道:“對了師公,我的幼藍師姐呢,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她去執行任務了,短時間回不來。”葉知秋看看那些殭屍俘虜,忽然一揮手!

霎時間,天地變色。

葉知秋的手掌陡然放大,鋪天蓋地,將六個俘虜全部捏在手裏!

南山頑石駭然變色:“師公,你這是什麼法術?”

“法天象地,萬象大手。”葉知秋微微一笑,已經將六個小殭屍體內的屍丹擠了出來,吞入腹中。

隨後,六個小殭屍被葉知秋的三昧真火化爲灰燼。

此番金丹大成,三尸斬除,葉知秋早已經突破了原來的境地,只等着內外丹成。

因爲修爲的提高,葉知秋現在,可以使用在仙人洞裏學來的諸般神術。

小太歲也奔了過來,叫道:“老大,你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如此厲害,現在可以去救我姐姐了嗎?”

“還得再等等,我剛剛吃了六顆屍丹,還沒來得及消化。”葉知秋說道。

“那幼藍呢?幼藍哪去了?”小太歲也問道。

“執行任務去了,暫時回不來。”葉知秋敷衍了一句,看着蔡光輝問道:“老蔡,你把無休小和尚送去茅山,我師父怎麼說?”

“鐵冠師祖很滿意,讓我轉告你,茅山一切安好。”蔡光輝急忙說道。

“那就好,你們原地等着,我練功!”葉知秋點點頭,向樹林深處而去。

剛纔的六顆屍丹,葉知秋要消化一下,然後再檢查一下自己的真實修爲,決定下一步的安排。

……

天黑時分,葉知秋走出了樹林,身上帶着一層淡淡的金光。

蔡光輝激動不已,叫道:“師父,你是不是已經進入大羅金仙的境地了?”

“胡咧咧什麼?只是金丹之氣映照而已,距離大羅金仙,還有十萬八千里。我現在的修爲,距離內外丹成還差一點,我在想,從哪裏找個造化,來提升一下。”葉知秋笑了笑。

內外丹成,指的是整個人全部丹化。也就是說,整個人都是丹,渾身上下,都是金丹的一部分。

達到這個程度,已經是長生不死了。

但是葉知秋還差一點點,需要一點造化或者機緣。

“師父,這個造化要去哪裏找?”蔡光輝問道。

葉知秋扭過頭來,打量着小太歲。

小太歲嚇了一跳,揮手叫道:“你別打我的主意,我可不是你的造化!”

葉知秋搖搖頭:“的確不是,我就是把你吃了,也還是不夠。”

“幸好不夠……”小太歲鬆了一口氣。

南山頑石從遠處奔來,大叫:“師公,龍虎山速報神求見!”

葉知秋點點頭:“放他過來。”

陰風一閃,龍虎山速報神現身,抱拳說道:“葉大師,我們已經查到了鬼靈易牙的下落!”

“易牙,在哪裏?”葉知秋問道。

龍虎山伏魔殿裏逃出去的妖魔,還有一半逃逸在外,也該做個了斷了。

“在港州的羊城大酒店,附體在一個廚師長的身上。”速報神說道。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易牙附體,還是選擇了廚師,放不下自己烹飪的老本行。

葉知秋點點頭:“我明白了,你們繼續追查其他的妖魔,有消息就通知我。易牙,我這就去收拾他。”

易牙的消息,來得是不早不遲。

如果前幾天過來,葉知秋修爲還不夠,恐怕難以抓獲易牙。

速報神抱拳告退。

葉知秋回過頭,對蔡光輝等人說道:“我單獨起港州,抓捕易牙。你們都回青丘狐國吧,安心修煉,等我消息。”

小太歲大叫:“老大,你爲什麼變卦,又不帶我們一起了?”

“你們如果可以跟上我,我就帶你們一起。”葉知秋笑道。

葉知秋現在修爲太高,帶着大家,反倒耽誤時間。

“師父,我這次回茅山,聽說師孃的父親柳正良,已經從茅山回去港州了……”蔡光輝說道。

柳正良前一段時間,一直呆在茅山乾元觀。

想必是耐不住道觀的寂寞和清苦,又回去了港州。

“我知道了。”葉知秋點點頭,一道縱地金光,瞬間消失。

小太歲等人追不上,只好打道回府,轉回青丘狐國。

……

港州依舊是一派繁華,人山人海。

葉知秋沒有急着去找易牙,而是遁向雙樓裏,看一看柳家的故居。

雙樓裏已經成了一個荒村,絕無人煙。

柳家的大門緊閉,門頭上掛滿了蛛網和灰塵。

葉知秋祭起一陣大風,將灰塵吹去,然後直接遁入地宮查看。

地宮還是原來的模樣,但是雪兒以前的棺材已經破碎。

空氣中,似乎還彌留着雪兒身上的香氣……

葉知秋默立良久,又傳堂過室,在柳家故居樓上樓下看了看,這才遁向港州市區。9.10日,第二更。明天繼續。

——念響的完本老書《鬼咒》《陰陽鬼咒》都是同樣的道士捉鬼,沒看過的書友們,可以看一看,一樣的精彩!點擊念響的頭像,就可以看到所以作品。謝謝。

本章完f 港州,羊城大酒店。

這時候華燈初上,酒店門前人來人往,都是非富即貴之輩。

葉知秋施展神通,遊神御氣,查看酒店裏的情況。

酒店的後堂在二樓,有十幾個廚房,各司其職,人員衆多。

最寬敞的廚房裏,有一個戴高帽子的年輕廚師長,動作身形略顯古怪,不是那麼協調。

葉知秋知道,易牙就附體在這個廚師長的身上。

而且,被附體的人似乎已經死去,易牙已經徹底奪舍成功,正在融合之中。

這也難怪,越女之靈當年從太湖湖底出來,都可以附體新死的女屍,更何況易牙?

沉吟了片刻,葉知秋悄悄離去。

這時候下手,強衝酒店,也可以帶走易牙。

但是易牙的鬼靈被帶走,那個廚師長也就變成了一具屍體,會引起轟動的。

別人不會覺得葉知秋在捉鬼,反而會認爲葉知秋在殺人。

所以,葉知秋打算等到易牙下班,再下手。

他是廚師,不可能住在酒店裏,下班以後總要出來的。

羊城大酒店的斜對面,有個咖啡館。

葉知秋坐在臨街的位置上,默默地喝咖啡,等着易牙下班。

九點半左右,易牙終於下班,走出了酒店的大門,也不坐車,沿着街道匆匆而去。

葉知秋微微一笑,人影忽然消失在咖啡館裏。

易牙附體的廚師長走得很快,穿過一條巷子以後,走得更快,幾乎就是小跑。

葉知秋隱藏了自己的身形,遙遙跟隨。

半個小時以後,易牙進入了一個開放式公園,向着樹木茂盛處走去。

看看四周無人,葉知秋忽然現身,攔住了易牙的去路!

看見葉知秋,易牙吃了一驚,急忙站住腳步。

葉知秋笑道:“大廚師,別來無恙吧?”

易牙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已經躲起來了,也沒打算再做壞事,你爲什麼還不放過我,一定要趕盡殺絕?”盜墓詭事

葉知秋冷笑:“你奪舍他人,不算做壞事,難道是好事?丟下這具皮囊,跟我走吧,龍虎山伏魔殿纔是你呆的地方。”

“好,我們再較量一下!”易牙猛地跳起,撲向葉知秋,同時一道魂影飛出,沖天而去。

葉知秋站在當地,一彈指打出七顆本命金砂,追向空中的魂影:“吾有神箭,七星耀芒。上衝鬥牛,下伏魔王。青龍在左,白虎右傍。玄武后護,朱雀前當。釘頭七箭,中!”

七點紅光忽地一閃,呈北斗七星的排列,直追易牙的魂影

“啊……”易牙一聲慘叫,魂影就像斷線風箏一般,飄落在地!

葉知秋冷笑,打出一道收魂符,將易牙收了起來。

上次對戰易牙,費了老大的勁,還是讓他跑了。

這次,只是舉手之勞。

葉知秋收了易牙,轉身來看那個廚師長。

廚師長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上冷冰冰的,一點溫度都沒有。

但是他的兩眼睜得老大,像是死不瞑目。

“兄弟,我是幫不上你了,抱歉。”葉知秋伸出手,抹上死者的眼皮,轉身而去。

這人被易牙奪舍,至少已經四五天了,魂魄已經散去,沒得救。

葉知秋離開公園,直奔港州城隍廟。

謝陽帆就住在城隍廟附近,想必柳正良也在那裏。

到了城隍廟,葉知秋展開神思一番搜索,果然,兩個老傢伙正在一個路邊大排檔裏喝酒。

港州人都是夜貓子,這時候十一點,正是熱鬧的時候。

葉知秋站在遠處,看了看柳正良,終究還是沒有上前。

如果這時候過去,柳正良肯定要問葉知秋要人,要柳雪和柳煙。

關河未冷 雪兒還被困在聚靈池,葉知秋沒法交人啊!

柳正良見了自己,一定會破口大罵,說自己拐跑了他的兩個女兒!

相見不如不見,葉知秋覺得,還是別去招惹老岳父了。

身後微風一動,紅山老魔悄然出現。揣着劇情拯救世界

葉知秋回頭,抱拳道:“前輩來得很快,是從青丘狐國來的嗎?”

老魔點點頭:“那個龐昊入魔太深,我費了好大的力氣,纔將他治療的差不多,但是還要慢慢恢復。對了葉知秋,你造化不錯,這次突飛猛進啊!”

葉知秋問道:“前輩覺得我現在的修爲,可以去闖聚靈池,把雪兒接回來嗎?”

老魔搖搖頭:“你要是現在去了,又會和上次一樣,修爲盡失。甚至會比上次更慘,身死當場,魂魄被困聚靈池。因爲上次你有陣圖,這次沒有。”

葉知秋沉吟:“前輩覺得,我該怎麼辦?”

“繼續修煉吧,還早着哪!”老魔說道。

“可是我的修煉已經到了瓶頸期,我感覺,短時間很難突破。”葉知秋說道。

對於自己的修煉進度,葉知秋很清楚,雖然距離內外丹成只有一步之遙,卻是登天之難。

一開始的修煉,丹田好比一個水桶,在裏面增加一碗水,都會感覺到進步很大。

但是隨着修爲的提高,丹田就變成了一個池塘,在裏面注入一桶水,根本就看不見增長!

老魔微微一笑:“海納百川,乃成其大。我都不急,可以等你十年,你急什麼?你和柳雪分開,這才幾天的工夫?”

葉知秋想了想,點頭道:“前輩說的也是,我繼續修煉吧。”

除此之外,葉知秋也沒有別的辦法可想。

老魔向前走,一邊說道:

“人間道里面,還有很多老鬼,將他們一網打盡,集中所有鬼力,也非常可觀;然後,你再回狐國,借用狐國所有修煉者的部分血氣,就可以一舉突破內外金丹的境界。”

葉知秋皺眉:“把人間道的孤魂野鬼一網打盡,恐怕需要很長時間……也罷,我就從港州開始吧!”

“你現在修爲這麼高,耐心去做,也很快的!”老魔一笑,又說道:“你慢慢修煉吧,我去幫你找找龍虎山跑出來的魔靈,那些東西也是大補之物,可別浪費了!”

“多謝前輩!”葉知秋真誠地道謝。

這段時間,紅山老魔對葉知秋的幫助很大,亦師亦友。沒有老魔的支持,葉知秋現在是什麼樣子,還說不定。

老魔嘿嘿一笑,隨風而去。〔9.11日,第一更。〕

。m. 葉知秋也收拾心情,遁向港州北郊,開始佈陣捉鬼。

因爲修爲的提升,葉知秋現在可以佈置更大的搜魂大陣,籠罩方圓上百里。

陣法啓動,鬼哭狼嚎。

方圓百里之內的孤魂野鬼,全部被集中到一起,任憑葉知秋處置。

三尸既然斬除,葉知秋已經無善無惡無慾,行動更是果決,不論好鬼惡鬼,全部拿來練功!

不過,葉知秋保留了所有的鬼靈,然後集中在百鬼幡裏,打算以後交給地藏王。

如果輪迴通道真的打開了,這些鬼靈依舊可以投胎。

三天的時間,葉知秋將港州一帶的孤魂野鬼抓了個盡絕。

但是煉鬼以後,葉知秋還是感覺不到修爲的明顯增加。

離開港州,葉知秋繼續北上,也不管白天黑夜,只是沿路捉鬼。

日升月落,潮漲潮滅,一轉眼過去了兩個月,又是深秋。

葉知秋從南到北,又東西到東,幾乎把華夏國的土地都走了一遍。

「來,別光吃菜,咱喝酒!」劉循又將自己的碗倒滿,然後舉到嘴邊,朝兩人引了引,作出勸酒的姿勢。

Previous article

蕭白茫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好像是吧,沒準是撞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