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來,別光吃菜,咱喝酒!」劉循又將自己的碗倒滿,然後舉到嘴邊,朝兩人引了引,作出勸酒的姿勢。

「干!」見他如此豪情,另外兩個人再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一碗酒下肚,喉嚨變得清爽潤滑,吃起菜來,終於能感覺到味道。

「你現在是益州的霸主,我等只是階下之囚,何必如此勞煩,還讓你親自送酒菜來!」這頓飯吃得莫名其妙,黃權不免停下筷子抬頭望著劉循,他想知道,對方此番來的目的。

「很簡單,我是益州的主人,你們兩家又是本土門閥,除了做我的臣子,還有別的路可以選嗎?」劉循這話說的並不假,讓眼前這兩個人有些語塞。

只是他們已經約好,打死都不投降,總不能為了一頓飯,就放棄了當初的執著,不僅兩人相互之間看不起對方,只怕都無法原諒自己,這便是文人的屈辱和氣節。

這些酸腐的文人,有可能為了一個饅頭下跪,也可能因為不願意改動某個字而丟失了性命,但是今天,他們願不願意改口,叫劉循一句主公。

「敵人已經攻下江州,益州是不是劉家的,還指不定呢!」張肅放下筷子,吃進肚子里的食物,雖然吐不出來,但是他可以放棄繼續享受美味。

「那你們願不願意輔佐我收復益州全境,再造蜀地繁華!」劉循也跟著放下筷子,今天能夠卑躬曲膝來到這間地牢,是抱著團結之心而來的,只有川中人的團結,才能一心抵抗外敵。

「這…」首先猶豫的是黃權,他與張任的恩怨還沒有了,作為造反有功的大都督,將來又怎能與他和平相處共事一主。

「張任殺了我的兄弟,又殺了黃老弟的侄兒,就算我們肯降,他也未必能饒得了我們,我們兩個又豈能輕易原諒他!」張肅也想起這件事,兩人與劉循並無糾紛,難就難在張任這裡。

「這是一件小事,不久之後,我將派張任去綿竹,但是後方諸事還要有勞兩位,我會盡量避免讓你們見面,此事可成?」劉循已經是做出最大讓步了。

想想那隻蟑螂的味道,再看看案上留有餘香的美食美酒,兩人抖動了一下嘴唇,有什麼話想說又說不出口。 ???雖然不是小娃娃,但是也在第一時間趕回去了,連這人身份都沒有打聽,這個圈子裏。怪人怪事很多,或許某日你無意勾肩搭背的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亦或者是某地不出世的高人。

老頭身上道家的那種浩然正氣,也沒有陰魂的陰森邪氣,這樣的人不要問他來路,不要問他姓名,見後繞道是最好的選擇,不要想着會有什麼奇遇,他們哪個人身上不是帶着災難的?

回到門外守了一陣,金雞破曉後陳文第一個打開了門。說:“走吧。”

今天會有張家和陳家的比試,我們自然要參與,白天這裏不會出什麼意外,沒必要在這裏守着,返回路上,我說了句:“你會不會某天覺得我們,額,我給你惹太多麻煩了,撒手不再管我?”

陳文漠然前行,在半分鐘後回答了我的問題:“我喜歡有始有終,不管你惹下再多麻煩。我都會幫你扛着,這是我對你的承諾,不過你也不要把它當成縱容。”

我笑了笑,有他這句話,覺得就算身處刀山火海,也安全了。

返回村莊中,陳溫玉等人已經在商討如何應對的事情了,這第一輪是陳溫玉和李琳琳兩人,這是沒有懸念的事情,就算李琳琳到目前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不會傷到陳溫玉。нéi?Уāп?Gê最新章節已更新

白天準備,快要入夜,陳文暫時離開這裏,去守着唐茂了。我們則一起到了村子裏臨時搭建的一個平臺。

陳溫玉很是緊張,不過對面李琳琳給了她一個善意的微笑後,陳溫玉平靜了下來,一起上臺。

李家的人對李琳琳抱有很大的希望,不過上臺沒兩分鐘,陳溫玉隨便掐着手唸了個定身咒,李琳琳放水,敗了下來。

驚掉了一衆人的大牙,李天罡震怒不已,指着李琳琳大罵:“你搞什麼?我李家養你這麼久,你就用這樣的手段回報李家?”

李琳琳卻轉頭冷冷看着李天罡:“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既然今天巴蜀玄術家族重要人物都在這裏,我便向大家宣佈一件事情,從今日開始,我不再叫李琳琳,我姓王,叫王琳琳!”

巴蜀玄術家族的人雖然不知道當初的恩怨,但是卻都知道王家是個什麼樣的存在,王家在的時候,什麼李家,什麼陳家,都靠邊站,那纔是真正的玄術家族。

“你是說……”有眼光毒辣的人已經聽出了端倪。

但是還沒說完,就被李天罡喝住了:“誰敢多問一句?李延吉、李審,給我把這個逆女綁起來。”

李琳琳在李家很受重視,李審作爲李家的長子長孫,在外人看來還不如一個養女重要,自然很不平,之前只會暗中對李琳琳動手腳,現在得到李天罡的首肯,馬上衝上了臺。

李延吉也上臺了,看着李琳琳微微一笑:“王琳琳,對不住了。”

陳文送給王琳琳的那個青眼男鬼小六這會兒出現,站在了王琳琳的前面。

李延吉隨後也召出了他身邊的鬼魂,這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將身上鬼魂召喚出來,也是一個青眼男鬼,眼睛爲暗青色,比小六厲害一些。

李天罡自己也上了,李天罡現在做爲李家的實際掌權人,身邊的鬼魂也不簡單,是一隻青眼男鬼。

陳溫玉還在臺上,王琳琳轉身彎下腰摸了摸陳溫玉的臉:“你先下去,姐姐處理一些事情。”

陳溫玉回頭看了我一眼:“哥哥……”

我正要上臺,王琳琳卻喝停了我:“陳浩,這是我和李家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王琳琳的眼神中寫的是不容否定,決絕至極。

她的話音剛落,李天罡和李延吉兩人的輔助鬼魂都衝了上來,直接鉗制住了小六,李延吉隨後從身上掏出一張藍色的符文,直接貼在了小六的額頭。

王琳琳迅速上前,將小六眉頭的符籙揭下來,剛拿到符籙,李天罡卻直接掐住了王琳琳的脖子:“我養你那麼多年,既然敢把你送到太清學院,就不怕你反,本來想過一陣再把你們一衆送給上面,你等不及了,我那我就成全你。”

說完,李延吉直接上前一巴掌劈在了小六的身上,另外兩個青眼鬼迅速將小六分食。

而後李延吉迅速取出銅鈴,想要拘束王琳琳的魂魄。

砰一聲。

李延吉還沒靠近,就被我跳上臺一腳給踢翻了過去,再迅速將王琳琳拉了回來:“你們動她半下試試?”

李延吉捂着胸口站了起來,李天罡看着我哼哼冷笑:“陳浩,別把你太當人物,不願對你動手,只是因爲你也是我們將要進貢上去的人之一,在我們眼裏,你不過是個跳樑小醜而已。”

我揉了揉拳頭,直接一拳轟向了李天罡的面門。

但是卻被他的護身鬼魂擋了下來,捏住了我拳頭,將我按倒在地。

王琳琳跟李家決裂是早晚的事情,沒想到會這麼早,這場比試看來是開不成了,這種比試也完全沒有意義,這場比試,就是爲了讓李家消失的。

青眼男鬼抓住我後,直接一口咬了上來,我拳頭一捏,笑呵呵問了句:“好吃嗎?”

青眼男鬼吞下我一大塊魂魄後,再直接衝着我腦袋來了。

生死存亡之際,能感受到我眼睛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色,最終停留在了暗紅色的階段,靈魂裏面以前從沒有出現過的那股力量頓時充斥在我身體各處。

猛抓過這青眼鬼就在這臺上砸了起來,發出咣咣鐺鐺的聲音,王琳琳等人看得有些呆滯。

砸了幾番,我將他給丟了出去,站在了王琳琳前面。

他們對我眼睛變爲紅色很詫異,說了句:“明明是人,卻出現鬼魂的特徵,你到底是人是鬼?”

“你說呢?”我看向李延吉。

李延吉捏了捏手,手上出現兩張符紙,他將符紙貼在了自己的雙臂上,唸了句:“借力。”

轟一聲,符紙燃燒起來,將他衣袖燒燬,但是符紙上的力量卻沒入了他的體內,他身體一躍,直接一拳砸了過來。

我擡着手臂格擋,卻被打退了出去,手臂生疼。

即便是被槍擊中都沒這種感覺,他的**強度竟然跟我差不多,那兩道符籙看來不簡單,我站起身,回身對王琳琳說:“琳琳姐,你先下去。”

她是我嫂子,就算我自己遍體鱗傷,也不能讓她受半點傷害,當是我對陳文盡心盡力照顧的回饋。

王琳琳搖搖頭。

李延吉又一拳上來了,跟隨一起上來的還有他和李天罡兩人的鬼魂。

我迎接着一拳上去,卡擦幾聲,在我和李延吉身上同時傳出了骨頭斷裂的聲音,我的指骨已經斷裂,但是他也好不到哪兒去,這麼硬生生的對轟,他的手腕怕是也已經脫臼了。

李延吉眉頭冒出了冷汗,我的拳頭也迅速充血。

李延吉剛退下去,李天罡和那兩個青眼鬼又上了。

我喊了聲:“孔無端,你們還愣着幹什麼?”

一直在旁邊袖手旁觀的孔無端和晉悅這會兒才上了擡,兩人一上臺,就並指念起了法咒,李天罡瞬間就被法咒的力量轟下了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李延吉猛吃驚了一下,孔無端和晉悅兩人正要再出手,之前李家邀請來幫助比試的那個無名之人卻站了出來:“兩位身手已經不屬於玄術家族的實力了,世俗之事,你們是不是不應該插手?”

孔無端和晉悅兩人停下,擡頭看着那人。

男人年不過三十,不過身上氣勢卻強得很,對孔無端和晉悅兩人沒有半點畏懼。跪求:手機小說全集 “是不是淡了些。”我說。

一個人可能是錯覺,兩個人就不大可能了。趙小鈺也覺得有些奇怪,不過也沒深究這事兒,我多留了個心眼兒。

晚上我毫無睡意,坐在趙家別墅門口思索去給陳家老太爺拜壽的事情。

趙小鈺洗完澡後靜靜來到我身後,一下壓在我身上,將我嚇得不輕,不過回頭一看,鼻粘膜立馬處於充血狀態。

“你穿得,挺清涼的。”我說。

趙小鈺微微一笑,也坐在我旁邊,問:“有煩心事兒?”

我恩了聲。

“跟姐說說,姐姐沒準兒能幫到你呢。”趙小鈺一臉笑意說,“要是你有事。姐姐就算拼了命都會幫你的。”

我的事兒她可幫不上忙,沒應她。坐在門口打量外面,趙小鈺呆了會兒,漸漸打起了瞌睡,最後直接斜靠在我肩上睡着了。

就算年輕,睡在這裏也會着涼,準備叫醒她,但是喊了幾遍她都沒有反應,我再看她的臉。長髮遮住半邊臉,露出的半邊如紙般蒼白。

她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前面,再看她雙手,竟是紫黑色的。

張嫣剛纔就在旁邊,我忙問張嫣:“你看見什麼了嗎?”

張嫣搖頭說:“沒有。”

陳文筆記中有記載:凡失魂而死之人,雙目怒睜タ臉色死白タ指甲紫黑,檢測之法爲,默唸回骸起死。無量度人。今日校錄,諸天臨軒。無魂則閉眼,有魂則睜眼。

我馬上讓張嫣扶着趙小鈺,我在一邊念起了陳文記載的經文。

唸了一遍,趙小鈺真的就閉上了眼睛。

我心裏咯噔一下,心說完了,死了。

死了是什麼意思?就是以後再也不會在陽光下笑,再不會跟我開玩笑,**會化爲爛肉,不用一年就會變成白骨,無論以前多麼優秀,多麼漂亮。

“喂,趙小鈺。”我搖了搖她。

趙小鈺卻沒半點反應。

“你不是要幫我解決煩心事兒的嗎?我還沒說呢。你怎麼就死了?”我聲音發顫。

張嫣已經是死過的人了,對死並沒有什麼感想,不過見我這表情,上前說:“可以招魂的。”

我都忘記了,馬上反應過來,忙按照陳文筆記的指引,準備起了招魂的法事。

流程中有一搖帝鐘的流程。

“魂來。”我大喝一句,搖動帝鍾。

搖動第一遍時候,我眼前一黑,就像平時蹲久了突然站起來,缺氧一樣。

沒有在意,再搖一次:“魂來。”

卡擦一聲。

帝鐘的握柄竟然直接彎了,我詫異無比,剛纔又沒有動它,不過正低頭看,鼻血滴在了我手上。

張嫣馬上上來一臉擔憂說:“你別做法事了,我覺得有點不對。”

“你去給我哥打個電話。”我慌忙說,把電話給了張嫣。

因爲陳文有過記載:三魂七魄離體三刻鐘,再無回魂可能。

也就是說,四十五分鐘招不回趙小鈺的魂的話,趙小鈺就會徹徹底底成爲死人,就算回魂,她的驅殼也不能再居住了。

張嫣有些不放心。

我說:“快去。”

張嫣這纔到一邊去撥通了陳文的電話。

我繼續按照陳文所寫的流程開始招魂,第三遍搖動銅鈴時候,多唸了一遍八大神咒,正要念出‘魂來’的時候,張嫣突然丟掉手機跑上來捂住了我嘴巴。

“陳大哥說別念,要是念三遍,你也會死。”張嫣說。

說完才緩緩鬆開了我,我心驚不已,上前將趙小鈺扶起來,咬牙說:“別擔心,我是你爸請來保護你的,一定會救活你的。”

說完將趙小鈺抱回別墅沙發上放着,焦急等待陳文回來。

我抽這會兒功夫給趙銘打了電話,趙銘風風火火趕回來,看見沙發上的趙小鈺的‘屍體’,頓時泣不成聲。

說好的我來保護她,卻沒有做到,挫敗感涌上心頭。

“趙叔,我會想辦法的。”我說。

趙銘老淚縱橫,他一個生意人,信因果,但是生死方面他卻不信:“人死如燈滅,還有什麼辦法。”

趙銘說話這會兒,我電話鈴聲響起,接通後是陳文打來的:“帶上趙小鈺的九根頭髮,馬上去找李琳琳。”

我恩了聲,從趙小鈺身上剪下就根頭髮,打車往李琳琳所住的酒店趕去。

在路上一直與陳文通話,陳文讓我進去之後觀察李琳琳房間裏是否有香燭的味道,另外觀察李琳琳房間裏有沒有甕壇。

敲門後過了會兒李琳琳纔來開門,看見是我,揉了揉惺忪睡眼問:“你是呀,這麼晚來做什麼?”

“我能進去說話嗎?”我問。

李琳琳猶豫一下:“晚上不大好吧。”

我也不管她願不願意了,直接衝了進去,在她房間了掃視了一圈,並沒有發現甕壇,也沒有聞到香燭的味道。

“你幹什麼?”李琳琳有些慍怒。

我說:“我收到消息,張家要對你出手,我來看看,打擾了,你繼續睡吧。”

說完出門,下樓再打通了陳文的電話說:“不是李琳琳乾的。”

“我叫你孔明招魂法,我現在不能回來,要是發現了魂魄的位置,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另外,這方法會招來一些孤魂野鬼,你要注意防護。”陳文說。

我連連答應。

按照陳文的指示,我將招魂燈紮好,放上趙小鈺的一根頭髮,令招魂燈升空。

“天門開,地門開,千里童子送魂來,失魂者趙小鈺,急急如律令。”唸完掐幾個手印。女麗歲扛。

招魂燈在空中飄動起來。

我對張嫣說:“我們跟上。”

張嫣恩了聲,招魂燈這次的速度比較快,說明魂還在附近。

我們一路緊隨,進入山林之後,周圍林中傳來颯颯聲音。

按照陳文的方法,一些孤魂野鬼會認錯招魂燈,以爲是招他們的,會一直跟着招魂燈行走,這些就是。

正往前走,面前突然出現一雙懸空的腳,擡頭一看,嚇得心裏猛一顫。

竟是一個上吊之人。

吊死鬼我已經見過一個了,不能碰他,別過他往前。

但他卻死死不放棄,走了一截兒,他的腳又懸空在我前面。

我本就着急,哪兒還能經得起他這麼戲弄,身後碰了他一下,他馬上咯咯冷笑了起來,從懸空狀態下來,站在我面前,脖子拉得老長。

“張嫣,交給你了。”

張嫣:“恩。”

我說完繼續往前,本來以爲張嫣會耽擱一些時間,才走不遠她就跟了上來,我回頭一看,那吊死鬼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裏。

“你這麼快就解決掉他了?”我問。

張嫣不好意思點了點頭。

“厲害。”我稱讚說。

快出這山林的時候,卻發現孔明燈竟然又往山下飄去了,我們又繼續跟上,到最後,孔明燈停留在了張家利別墅的上空。

現在是晚上,按照張家利他們的辦事風格,我要是進去,多半出不來。

“張嫣,附身吧。”我對張嫣說。

張嫣點頭,竄入我體內,她身上鬼力暫時借我使用。

張家門口兩個大漢見我準備攔下我,被我一拳一個幹翻,上前直接推門進去,前面屋子裏沒有看見他們。

“這其實是一個誤會……”狄姜說着,便將那鳥飛回來的事,以及在門口被人攔住的事統統說了一遍。

Previous article

老石頭和秦毛人,還在原地,盡職盡責地看着那些殭屍俘虜。小太歲躲得遠遠的,和蔡光輝一起玩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