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麻子聽完眼中忽然閃過一抹厲色,一隻大手猛的就向着我的脖子抓了過來,我都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也搞不懂大麻子爲什麼攻擊我?脖子就被他鉗制住了。

我因爲之前已經發現了大麻子眼中閃過的厲色,所以右手提前握在了腰間的刀柄上,在大麻子抓住我的脖子,準備把我帶進他懷裏鉗制我的時候,我一下子抽出水果刀就向着他的喉嚨切了過去。

這種情況下我真的會殺了大麻子,反正他已經提前發難了,我想落在他手裏,我肯定凶多吉少。

本來我以爲這一刀就算切不斷大麻子的喉嚨,也能逼得他放開我,誰知我還是低估了大麻子的實力,他在關鍵時候竟然閃電般伸手抓住了我拿刀的手腕,我一刀切出去的力度也被他完全擋了下來。

“完了。”我心中剛生出這樣子一個念頭,柳青雲就一腳踹在了大麻子的腰眼上,他慘叫了一聲,直接被踹飛了出去,砸在了敞開的門上上。

這一切其實都只發生在一瞬間,非常快,一些列事件也都非常連貫,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大麻子已經爬起來向着外面跑去了。

我活動了一下手腕和脖子,剛纔被大麻子抓過的地方,都有點痠痛,可見大麻子的力氣不是一般的大。

我和柳青雲都沒有去追大麻子,因爲追上他也沒有什麼意義,我只是有點搞不明白,爲什麼剛纔大麻子會突然襲擊我?難道他是想讓我來替他死麼?

正想着,外面忽然傳來了一聲慘叫,我和柳青雲一聽連忙跑了出去,只見大麻子定定的站在大門口,背對着我們,不知道遇到了什麼情況。

我和柳青雲剛準備上去看看,就看到大麻子軟綿綿的倒了下去,然後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剛纔他是站在大麻子面前的,不過被大麻子擋住了,所以之前我們沒有看到。

我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因爲我覺得這個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那具活過來的男屍。

那個人擡了一下腳,一步就已經出現在了院子裏,感覺就跟瞬移一樣,我和柳青雲都被嚇得忍不住退了好幾步。

這時候我看清楚了,果然是他,這個人就是柳林楓,他已經靈魂轉生二十幾年了,爲什麼屍體又活了過來?而且看起來,這傢伙絕對不像是一具屍變了的屍體,他是有智慧的,因爲他在對着我笑,是那種很邪惡的笑容,看得我脊背都有些發寒。

“你的生命,是我給你的。”他邪惡的笑着,看着我說。

看到他這種笑容,其實我很想上去抽他兩鞋底,可是我沒那個膽量,這個人讓我從心眼裏感覺到恐懼,我忍不住嚥了口唾沫,一句話也沒說。

“果然是你。”柳青雲眯着眼睛說了一句,然後他拎着手裏的黑色長刀就猛地衝了上去。

我想制止柳青雲,但張了張嘴,卻沒有發出聲音,柳青雲跟這個人之間的恩怨,已經不是我所能懂得了,畢竟他也算是柳家人。

衝上去之後柳青雲直接揚起了手裏的黑色長刀,一刀就向着那個人腦袋上劈了下去。

那個人沒有躲閃,更沒有表露出膽怯,他的眼神甚至都沒變一下,只是很輕描淡寫的擡起了手,一把握住了柳青雲劈下來的長刀。他的手彷彿不是肉長的,就好像一把鋼鐵大鉗一樣,死死地鉗住了刀刃,柳青雲抽了兩下都沒有抽回來。

“這把刀不錯,不過在你手裏,對我沒威脅。”他說完猛的向前一推,柳青雲連人帶刀整個就飛了過來。

落地之後柳青雲一個鯉魚打挺,猛地從地上彈了起來,然後他過來一把抓住我的手,用刀刃在我手掌上面劃了一下。

直到皮肉被刀刃撕裂,疼痛感才讓我反應了過來,我連忙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同時忍不住罵了一句,“你他麼幹什麼?”

“借你的血一用。”柳青雲說完抄着刀刃沾染了我鮮血的長刀就衝了上去。

這時候那個人終於皺起了眉頭,只見他雙手捏了一個很奇怪的法印,然後對着柳青雲一指,柳青雲整個人就不動了,好像長在了地面上一樣,肢體也僵硬得彷彿石化了。 我連忙跑上去看了一下,只見這時候柳青雲的眼珠子已經變成了血紅色,彷彿一頭髮怒的野獸一樣。

我想這纔是鬼嬰真實的面目吧,看起來就足夠駭人,可惜這時候柳青雲依舊不能動,我能看到他的身體在輕微的顫抖,感覺好像在承受着萬鈞之力一樣,也不知道那傢伙對他施了什麼法術。

我死死的攥着手裏的水果刀,如果那傢伙準備上來要了柳青雲的命,那我只能跟他拼了。

我已經做好了殊死一搏的準備,可是那個人卻沒有上前來的意思,他只是看着我搖了搖頭說,“千萬別拼命,這條命可不是你的。”

說完那個人詭異的笑了一下,然後他往後退了一步,瞬間就融入了黑暗當中,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我終於鬆了一口氣,這一劫可算是躲過去了,然後我連忙開始叫柳青雲,甚至去推他,可是柳青雲依舊不能動。

一着急我直接就是兩個嘴巴抽在了柳青雲的臉上,可柳青雲只是轉動眼珠子,鼻血倒是被我打得流了出來,但他還是不動彈。

我揚起手正準備再來兩下,誰知門外忽然刮進來一道冷風,吹得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我手裏的動作也停了下里,連忙向着門口看去,只見又是一道人影出現在了門外。

我還以爲是那個人反悔又回來了,誰知對方一進來,我才發現不是之前那個人。

當然這傢伙我也見過,就是上次在那棟樓裏面來爭奪冥璽的白臉少年,小鬼說他是陰神附體,現在看起來,這傢伙對於這具身體的操控,似乎更加熟敏了,一舉一動都顯得非常自然。

我額頭上當即就開始冒汗了,這傢伙的能力我是知道的,現在柳青雲不能動,如果他要來殺我們,那我絕對擋不住。

這一點我很清楚,但我還是握着水果刀擋在了柳青雲前面,這種情況我肯定不能丟下他跑路。

白臉少年進來之後掃了一下院子的四周,然後面無表情的問我,“那具屍體呢?”

“這裏屍體很多,你說的那一具?”我跟他裝傻。

“活過來的那一具。”

“不知道你算不算?”

“別浪費我時間。”白臉少年的臉色沉了下來。

“那你就不要問我。”我跟他繼續槓。

“你找死。”白臉少年說着一擡腳,整個人瞬間就出現在了我面前,然後他伸出慘白的手,直接就向着我的脖子抓了過來。

這個速度真的太快了,快的我都有點反應不過來,只是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下。

我這麼一退白臉少年又是瞬間跟進,我竟然躲不開他抓向我脖子的手抓。

就在我認爲自己要被這傢伙抓住脖子的時候,橫空忽然閃現一抹刀光,那隻手直接就掉在了地上,不過奇怪的是,斷掉的手臂處竟然沒有流血。

白臉少年丟了一隻手,瞬間就退了開去,他的臉色很難看,不過卻沒有表露出痛苦的神色,只是眼神陰狠的盯着手握黑色長刀的柳青雲。

我一看柳青雲終於能動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然後整個人都開始發軟,剛纔這一系列的事情給我造成的精神壓力還真不小,要是換了以前我早被嚇懵逼了。

柳青雲也盯着那個白臉少年,兩人對視了一會,然後白臉少年無聲的退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當中。

看白臉少年走了,我連忙疑惑的問柳青雲,“剛纔他一隻手都斷了,你爲什麼不趁他病要他命?”

“他很難對付。”柳青雲搖了搖頭說,“如果逼急了,讓他捨棄身體,沒了那張皮的束縛,我們都會死在它手裏的。”

“這麼厲害?他到底是什麼?”我詫異的問柳青雲。

“不是陰神,就是陰神法身,總之不是我們所能對抗的。”柳青雲說着黯然的搖了搖頭。

看柳青雲的樣子我算是明白過來了,合計着這傢伙是個大boost,我們跟人家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爺,夫人的朋友不是人 我也沒有再糾結這個問題,連忙轉移話題問柳青雲剛纔他被定住的事情。柳青雲說他剛纔被那人施了定身扎,一種被稱之爲扎術的邪惡法術。

我對於這個不懂,不過很好奇,於是就多問了一下這方面的知識。

據柳青雲說的,這種法術就是傳承自柳家,統稱三紮九術,說白了就是三種扎法,九種扎術,每一種都足以要人性命,而且一旦施展,就連施法者都無法破解,所以又有一種說法就是,天下萬法,唯扎不破。

柳青雲說他如果沒猜錯的話,大姨夫和趕屍道士就是被那個人用這種法術取了性命的,所以算起來,剛纔那人施展定身扎已經是留了柳青雲一命了。

我和柳青雲當即就離開了這裏,出門的時候我看了一下躺在門口的大麻子,他的胸口有一個大洞,看起來心臟被那人給捏碎了。

現在我感覺那個人越來越神祕了,他本來只是一具靈魂轉生後留下的屍體,而且已經死了二十幾年了,如今竟然活了過來,並且擁有智慧和記憶,他到底是轉生了還是沒轉生?

我想不明白就習慣性的去問柳青雲,誰知這次他也說自己不知道。

我和柳青雲摸着黑趕了一夜的路,天亮的時候又回到了翡翠嶺山下的那個村子,一開始他說回去我還以爲是回到市裏去,沒想到又幾把回到這裏來了。

我問柳青雲回來幹啥?他說去找那個鬼新娘,先找到鬼新娘的轉世之身。

我一聽就蒙逼了,他麼又要回到那座宅子裏去,想想我就感覺恐怖的不行。

柳青雲說現在是白天,沒什麼鬼,讓我不要害怕,我這才膽子大了起來。

等我和柳青雲跑到那座宅子的時候,發現情況似乎有點不對,裏面竟然有人,我在門口都聽到了說話聲,而且絲毫沒有死了一宅子人的那種陰森感,反而挺熱鬧的裏面。

這下我和柳青雲都有點懵了,前天晚上這宅子裏可是羣鬼出沒,嚇死人了,這纔過去一天的時間,怎麼就有人住進去了?

我和柳青雲滿是好奇的跑了進去,宅子裏張燈結綵,人來人往的,這不是和前天這戶人家結冥婚的時候一模一樣麼?

我神經有一點恍惚,感覺這他麼該不是時光倒流了吧?我竟然回到了前天?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和柳青雲一直走了進去,他和我想的一樣,這是要進去看看裏面是不是真的在結冥婚?是不是和上次的場景一樣?我想着如果再跑出來一個大姨夫主持冥婚,那就真的奇了怪了。

進到後堂之後,我和柳青雲都沒有看到紅棺材,倒是廳堂之上貼着大的紅喜字,還有屋內的佈置和前天一個樣。

這次似乎是真的結婚,並不是結冥婚,雖然我和柳青雲都搞不清楚爲什麼會有人在這裏結婚,但最起碼可以確定這不是時光倒流。

我和柳青雲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就見一個穿着老式新郎服的男子牽着一條綁了大紅花的紅布條從後面出來了,至於那紅布條的另一頭,則是被一個身材窈窕,穿着大紅旗袍,頭上頂着紅蓋的女的拽着。

總裁的蜜制嬌妻 我跟柳青雲這是越看越迷糊,怎麼這地方正常結婚也是這種以前的風格,這也太老套了吧?

我正納悶的時候,後堂忽然出來了一個人,他笑得很燦爛,徑直過去就坐在了廳堂之上的椅子上面。

看到這個人我眼睛直接就瞪圓了,嘴巴也徹底長成了O型,這是大姨夫啊,他已經死了,怎麼這會有好端端的跑這裏來充當那兩個新人的長輩了?

ωwш⊕ ttκan⊕ ¢〇

我一衝動差點就跑上去把大姨夫從椅子上面給扯下來,不過關鍵時刻柳青雲把我給拽住了,他臉色陰沉的對我搖了搖頭,意思是讓我不要輕舉妄動,靜觀其變。

我只好把心裏的衝動給壓了下來,然後耐性的看着那一對新人拜天地。

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了一點不對勁的地方,這裏所有的人,似乎都看不見我們,就當我們是透明的一樣,就連大姨夫,也自始至終都沒有看過我一眼。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隨着主婚人的吆喝,那一對新人開始拜天地,拜完之後他們還給大姨夫敬了茶,然後剩下的就是其他人的歡呼聲。

這是真的喜慶,我都能感覺到那種喜慶,不像上次結冥婚那樣給人的感覺又詭異又陰森。

很快婚禮所有的儀式都進行完了,然後主婚人喊了一句,“送入洞房。”

那個新郎就領着新娘子向後堂走去了,不過在這個過程中,那新郎忽然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

這種感覺很奇怪,所有人都看不見我們,但那個新郎,卻忽然看了過來,似乎只有他一個人看到我們了。

我跟那個新郎對視了一眼,怎麼感覺他長得那麼面熟?有點像我,不對,他和我一模一樣,只是穿的衣服不一樣。

我雙腿一軟差點坐在了地上,那個新郎竟然是我? 那新郎已經領着新娘子向後堂走去了,可我卻瞪大着眼睛愣在原地完全反應不過來,直到柳青雲大喝了一句,我纔回過神來了。

“是那個鬼新娘,跟她結冥婚的人竟然是你?”柳青雲說着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看我。

“那不是我,那個是假的。”我連忙澄清。

“我知道,我說的是那天,那天跟鬼新娘結冥婚的人是你。”柳青雲說着幾乎跳了起來。

“你在逗我吧?怎麼可能是我?”我被柳青雲這話搞得更加摸不着頭腦了。

“你還不明白麼?”柳青雲瞪着眼睛說,“這是前兩天的投影,真實的投影,等於是在回放歷史,事實上那天跟鬼新娘結冥婚的人是你,怪不得那天晚上她會出現在你的牀上,她是來跟你洞房的。”

“擦。” 願做你的童養媳 這番話一說出來,我只感覺渾身發涼,雖然我還是有點不相信,但想想那天晚上鬼新娘確實出現在了我的牀上,這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我仔細回想了一下,那天我也就看到棺材裏的鬼新娘時,驚爲天人,心裏想着這麼漂亮的女的就算死了和我結婚我也願意,那鬼新娘不會當真了吧?

我還愣在原地思索呢,柳青雲忽然衝上去一把扯下了那新娘子頭上的紅蓋頭,我則是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然後我和柳青雲都懵了。

之前柳青雲說這是在回放歷史,我信了,他說那天真正跟鬼新娘結冥婚的是我,我也勉強信了,這樣說來那新娘子就是鬼新娘無疑了,可柳青雲揭開紅蓋頭之後,我們看到的新娘子卻並不是鬼新娘,而是小薇。

剎那間我有種恍如隔世偶的感覺,好像我就是那個穿着新郎服的新郎,和我結婚的,是小薇。

被揭掉紅蓋頭之後,小薇表情顯得有些驚慌,她被嚇到了,花容失色,我竟然忍不住的想上去愛護她,她穿着新娘服的樣子太美了,雖然她以前就很美,但這一刻,她更是美得驚人。

恍惚間,小薇已經被那個男的拽着進了後堂裏面,轉眼就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中。

我忽然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這畢竟不是真實的,也許只是幻覺。

柳青雲已經追了進去,我無奈只好也跟着跑到了裏面,這裏已經到了後院,可惜看不到一個人,那新郎和新娘也消失了。

我和柳青雲站在原地愣了良久,他忽然問我,“你有沒有覺得剛纔那新娘子很像一個人?”

“她是小薇,你見過的。”我有些黯然地說。

“我知道。”柳青雲皺着眉頭沉思了一下說,“我的意思是她長得很像那個鬼新娘,你沒發現麼?尤其是穿上大紅旗袍的時候。”

柳青雲這麼一提醒,我還真發現了,剛纔小薇穿着新娘子衣服的時候,跟那個鬼新娘確實很像,她們兩個是不是有什麼關係?我甚至在想小薇該不會是那鬼新娘生前的女兒吧?

“我知道了。”柳青雲忽然恍然大悟一樣,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說,“這是曾經真實的投影,那天跟鬼新娘結冥婚的,其實是你,所以剛纔我們看到的那新郎也是你,至於我們看到的新娘子爲什麼不是鬼新娘,而是小薇,那是因爲小薇就是鬼新娘的轉世之身。”

“轉世之身?你說是小微?”我也瞬間反應了過來。

怪不得小薇會跑到那棟樓裏面去,怪不得她會出現在柳七七的家裏,原來她是鬼新娘,也就是顧如煙的轉世之身,這樣似乎一切都能說得通了,她也在追尋那個人的線索。

我忽然想到了小薇家裏的那副黑白畫,她畫的就是柳林楓,她說那個男人她沒有見過,但卻一直出現在她的夢裏。

這麼說轉世之後的顧如煙,也就是現在的小薇,轉生之後她似乎丟失了記憶,不過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她能夠夢到,或者會在恍惚間記起來。

“大事不妙了。”柳青雲忽然眉頭緊鎖了起來。

“怎麼了?”我問他。

“你趕快回去看好小薇,她有危險了。”柳青雲說完就轉身向外面走去。

“你幹嘛去?”我連忙追上去問他?

柳青雲腳下不停,邊走邊說,“我現在必須回去一趟,把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告訴我師傅,現在局勢已經很亂了,再亂就沒有人能夠掌控了,那時候所有人只能被局勢推動,我們會非常被動。”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能不能說清楚點?”我老不痛快的問他。

“等我回來再跟你說,沒時間了,你趕快回去看着小薇。”柳青雲說完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等我跟出去的時候,發現所有人都已經消失了,整座宅子又迴歸了死一樣的寂靜,空氣中充斥着濃郁的死亡氣息,還有那撲鼻的屍臭味。

“剛纔果然是曾經的投影。”我暗歎了一句,然後連忙跑了出去,現在這座宅子裏,我知道是一宅子的死人。

出去之後我沒敢停留,直接就坐上了回程的車,又倒了好幾次,等回到市裏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

我都沒來得及回去,下了車直接就攔了一輛出租車,去了新家園別墅區。

柳青雲說小薇有危險,我知道他不是在嚇唬我,現在那具屍體復活了,而小微又是顧如煙的轉世之身,我想他一定會去找她,到時候小薇就真的危險了。

很快車子開到了新家園別墅區,我給的哥扔了一百塊就直接下車跑了進去。

現在是有錢了,不過我不是爲了裝逼,只是趕時間而已。

我一路風風火火的衝進了3號別墅,近取之後我發現裏面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什麼變化,這下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看樣子我是趕在那傢伙前面了。

我進去就開始喊小薇的名字,可惜喊了半天,竟然沒有人應聲。

這下我才感覺到不對勁了,這別墅裏面似乎太安靜了,安靜的彷彿所有人都死了一樣,感覺不到一點生氣。

我連忙把腰間的水果刀抽了出來,反握在手裏,然後小心翼翼的開始往裏面走。

剛走了幾步,我就看到沙發上坐着一個人,是柳七七,還是上次那個位置,他就那樣不顯山不露水的坐在那裏,不注意還真的很難發現發他。

看到柳七七我算是鬆了一口氣,最起碼他在這裏,就說明別墅裏面並沒有出生麼事。

我走了過去,然後和上次一樣坐在了柳七七的對面的沙發上,開口問他,“小薇呢?”

柳七七沒有回答我,我多少感覺有點奇怪,於是又問了他幾句,可是他一樣沒有吭聲。

這下我就感覺奇怪了,連忙起身湊到柳七七跟前看了一下,他閉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樣,很安詳。

我伸手探了一下柳七七的鼻息,竟然沒有氣,他死了。

本來鬆懈下來的神經,一下忽然就繃緊了起來,我渾身的肌肉都僵硬了,柳七七竟然死了,難道那個人已經來過呢?

“小薇。”我大喊了一聲,撒開腿就向着二樓跑去,不過剛跑到樓梯口,我不由自主得就停了下來,因爲在二樓的樓梯口,站着一個身穿黑袍的人,他就那樣站在上面面無表情地看着我,他的眼睛裏面,佈滿了一圈一圈的花紋。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擁有這種奇特眼睛的人,上次是在那棟樓裏面,那個穿着黑色緊身衣的年輕人,他的詭異程度是我這輩子就第一次見,明細最後就是被他拿走的,我想,這個眼睛裏同樣有着花紋的人,跟那個年輕人絕對是一夥的。

我上次說到他們的特徵時,我記得霍燚和柳青雲都變了顏色,他們似乎對這些人非常忌諱,由此可見,這些人真的不是一般人,但這時候我並不懼怕他們。

“小薇在哪裏?”我沉着聲音問他。

那個黑袍人沒有說話,只是揮了一下手,緊接着我就看到另外兩個黑袍人押着小薇出現在了他身旁,小薇的手被綁着,嘴上也被縫了膠帶,看到我之後它就衝我一個勁的搖頭,大概意思是讓我快走吧,可是我能走嗎?

不能,就算走也要帶她一起走。

“放開她,不然,你們都要死。”我說着伸手指了一下那三個黑袍人。

領頭的那個聽到我的話,眼神忽然變了一下,不過很快,他的臉上又開始淡漠了起來,擡手指了一下旁邊的小薇說,“想讓她死的話,你可以試試。”

“你們到底想要什麼?”我看嚇唬這些人根本行不通,只好跟他們談條件。

“這跟你沒關係。”那個人漠然搖頭。

金山之中的地方並不寬敞,一進去走不了兩步就是一堵漢白玉雕天女散花圖的墓門。

Previous article

時間再次回到白天的時候,藍海辰等人聽完蜜蛇的計劃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