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皇帝提到這個事情,徐光啟頓時變得精神奕奕了起來,他馬上說道:「不是一個人寄出的,是有兩人向科學院所創辦的刊物《自然》投稿,他們採用了一年前科學院提出的用以研究切線和積分問題的無窮小分析方式,也就是陛下所命名的微積分用來計算地球、太陽和月亮之間的相對運動…」

當徐光啟開始把話題轉到枯燥無味的數學方程式時,不想被徐光啟毀滅一個愉快下午的崇禎趕緊制止了他,問道:「所以,先生和科學院的院士覺得這兩人寄來的方程式,就能正不正確?」

徐光啟有些鄙夷的看了崇禎一眼說道:「陛下怎麼能夠以正不正確來衡量這兩組方程式的價值,對於科學院來說,這無疑是提供了兩個嶄新的思考方式…」

對於徐光啟的教育,朱由檢只有沉默以對,而教育了皇帝之後,徐光啟才有些惋惜的說道:「…到現在為止,科學院的院士們也沒能看明白兩組方程式的求證方式,我們還需要繼續進行研究,不過就目前來看,這兩組方程式已經極為接近正確的道路了。」

聽到徐光啟停下了感慨,朱由檢才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為什麼不邀請那兩個作者來京城,對著科學院的院士們講解他們的方程式呢?」

徐光啟稍稍楞了下,便拍手叫好,不過他很快就為難了起來說道:「有一封來自於安慶桐城的倒是有地址,不過另外一封出自京城卻並沒有寫上地址,恐怕難以尋找啊。」

朱由檢不以為意的說道:「這倒好辦,在新一期的《自然》中將這兩個方程式都刊發出去,向天下有識之士進行求證。另外公開邀請書,邀請兩名作者於某日到京城科學院講解,朕會親自參與這場講解,想來那兩個原作者就未必坐得住了。桐城那裡,還可以令地方官員代為邀請,命官府用公車接送到京城就是了…」 張衡抱着紙箱慢步走動,就在他一手託着箱子,另一手準備打開一扇教室門時聽到裏面傳來女子尖叫聲。

“一定是縱橫組合!”

“纔怪,陳樅明明和伏青是歡喜冤家啊,天天爭吵什麼的,萌翻了,真愛不解釋!”

“什麼歡喜冤家,那是爭奪張衡好不好。縱橫王道,竹馬一生,無怨無悔!可順可逆,互攻無壓力。”

“爭奪張衡贊成,但明明是衡青好不好。逆cp對家最討厭了。”

“胡說什麼,明明是3p,張衡總攻大人不解釋!”

“得了吧,張衡纔是受呢!他被陳樅和伏青壓纔對。”

“縱橫王道,陳樅學長是腹黑攻!”一個軟糯聲音從角落響起,但語氣很是堅定。

“白合啊,別亂說。雖然縱橫王道,但攻受屬性一定不能亂。明明是忠犬攻和腹黑受好吧。”

“咦,不是女王和忠犬嗎?”

“意思差不多,忠犬攻和腹黑女王受。”

“雯學姐,絕對是腹黑攻和人妻受。”白合學妹堅定自己的立場,雖然剛剛入學不久,但她也已經找到組織,瞬間接受傳教站在縱橫cp不可逆的立場。

“噹噹噹……”一陣敲門聲響起,裏面熱火朝天的爭吵停止下來,一位學姐喊話:“誰啊。”

“學姐,你不是讓我幫你送東西嗎?”

裏面一陣折騰聲響起,接着一位戴眼鏡的女子走出來,同時理着頭髮。?“張衡啊,快進來吧,這麼快就送到了?” 醫妃狠兇猛 眼鏡女生儀態端莊,好像剛剛跟學妹們爭吵的人完全不是她一樣。

拉張衡進來,張衡瞥着動漫社這羣女生,似乎在很多雜誌下面壓着一些東西。似乎是一些畫紙,上面依稀可見不少□的小人。

“傳說中的本子?”張衡暗中想到,將東西放下:“學姐,你要的東西。”

“謝啦。改天請你吃飯。”知性女士託了下眼鏡,幫張衡拿下紙箱,狀似無意問道:“剛剛聽到什麼沒?”

“什麼?”張衡劍眉一挑,一臉純潔看向學姐。

“哦,沒什麼。”學姐隨口打岔:“這是感謝伏青上次幫忙的謝禮,給你們玩,據說是新出的galgame。”學姐將一個u盤遞給張衡。張衡隨口應下,轉生離開動漫社。關上門,心中在女友候選名單上將學姐的名字劃去。

“這年頭談戀愛都要放着自家女朋友yy自己啊!長得帥,果然是一種罪過。”張衡模仿陳樅的模樣,用詠歎調說了一句,接着溜溜達達回到宿舍。

離開後,幾位女生繼續開始討論,白合學妹弱弱道:“學姐,那個galgame不是被師哥借走了,說是放學前還你?”

“對啊!”眼鏡學姐忽然醒悟過來,對身邊埋頭畫本子的女生問道:“鈴鐺,你的那個遊戲呢?”

旁邊正在畫同人圖的女孩忽然看過來:“你說青離那個?不是就在你桌上嗎?”瞬間反應過來:“你把那個遊戲給張衡他們了?我的呂布還沒攻略完呢!”

……

張衡並未住在宿舍,而是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目前是三個人一起住,張衡、陳樅以及伏青。?也正是因此,他們幾個纔會成爲旁人yy的對象。

因爲下午沒課,所以張衡直接從大學離開,回到住房。剛剛來到門口,就聽見裏面一陣爭吵聲響起。

“你怎麼又死了,你是豬麼!”清脆聲音響起。

“夠了,你讓我一個醫生在前面抗怪,有本事你來。”抓狂聲接着響起。

“不讓醫生來,你讓法師來?好歹你能給自己加血,爲了保命肯定賣力。”

“那假如你抗怪,我還可以復活你呢!”

“行了吧,你技能冷卻了?”清脆聲音繼續道:“所以,你奮鬥在第一戰線,才能夠激發你的潛力。”

張衡推開門,看眼前兩人折騰一屋凌亂,張衡很無奈:“所以妹子們老說你倆關係好,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就是不知道是青木還是縱情cp?”看看時間,正好下午兩點。

“關係好?我跟他?我對這個自戀狂怎麼可能!”?伏青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指着陳樅問道。

對面那個青年抱胸冷笑:“再怎麼自戀也比戀父要強!”

“你說什麼!”

“說什麼某人自己心裏清楚!”

“……”

兩人又開始新一輪的爭吵,張衡頭疼揉揉腦門,將一個u盤扔給伏青。

“回來的時候碰到漫畫社的那些妹子,說是什麼感謝上次幫忙,送你玩一個遊戲,據說是galgame。”

“戀愛攻略向的?”伏青拿着u盤翻看,下入電腦拷貝運行,然後界面蹦出《青離傳說》四個大字,同時還有一條青龍在字體邊遊走。

“帥!”陳樅感嘆一聲,閱讀簡介:“你穿越到古老的神話時代,從小小一隻青蛇成就無上神帝之路。”

“我去!戀愛遊戲現在居然還帶這種爭霸模式?難道是一手掌江山,一手抱美人?”陳樅從旁邊沙發跳過來,扒着伏青肩膀看。

伏青掙扎兩下,見掙脫不開陳樅的手只好放棄,眼前界面開始將一段最初的動畫播放。

“東漢末年,漢室衰頹。。宮中宦官當權,中原割據形勢日益嚴峻,國衆反逆之心漸起。有鎮國青蛇前往溫德殿示警,被靈帝於殿中斬殺,來自未來的你附身身死青蛇之上開始一段神話之旅。”

啪嗒,眼前出現一個彈框:“請取名。”

“直接伏青吧。”陳樅在一旁飛快點了幾下,按了一個回車鍵。

“喂!我又不是你這個自戀狂!”伏青再度和陳樅鬧起來,誰會用真名玩這種遊戲啊。

陳樅笑嘻嘻溜到張衡身後,張衡無奈攔下來兩人,三人一起圍在桌邊玩遊戲。

鼠標在邊上四處點動,居然還有一個神位欄和一個好感欄。目前神位欄是“護國靈蛇”,好感欄點開後空蕩蕩一片,什麼都沒有。

不過隨着劇情發展,好感欄裏面出現第一個人物。宓妃,洛水女神,伏羲之女。

“我去!這是攻略神仙人物嗎?”張衡很是激動:“三霄有沒有?何仙姑有沒有?”

“別亂動!”伏青點擊鼠標不斷快進,三人都是隨便玩玩,直接略過最初的劇情來到第一個選擇。

白門樓,黃天道弟子捕捉呂布戰魂,伏青站在旁邊觀望,選擇:“救”或者“不救”。

“當然是救了!”三人態度一致,收一個小弟也好啊!直接救下呂布,然後好感欄裏出現第二個角色。

接着,伏羲、后羿等等角色一一出現,這時候三人感覺到一點不對勁,看到大多數男性角色和少數幾個女性角色,心中開始嘀咕。

“或許出現的這些女性角色都是可攻略的?”陳樅不確定道。

“滴——!”不久來到第二個選項處。

“東海殺夔龍或者去長平看呂布。”

“剛剛快進那麼多,你們看到劇情了麼?”伏青看到選項,詢問身邊兩人。

“沒有。不過這時候肯定是誅殺夔龍啊。”陳樅點開神位欄,裏面還有功法、法力值等等。“木德啊,肯定殺夔龍提升法力了!”

陳樅一臉興致勃勃,完全將這個遊戲當做封神戰鬥遊戲來玩。

但接下來一個個選擇之後……

“這遊戲不對啊!”陳樅瞧出不對的地方:“這個該不會是女性向的遊戲吧?爲什麼呂布、覆海大聖還有東王公的好感度不斷上升?張衡,你這遊戲該不會是……”

張衡聳肩:“應該是了吧,她們平常玩的**遊戲?”

伏青聞言,直接保存退出,然後點開u盤裏面的攻略,念出聲:“可攻略角色,戰神呂布、覆海大聖、東華帝君、齊天大聖、哪吒、二郎神?隱藏可攻略角色東皇太一?”

“我去,從陽剛武將到邪魅妖聖,還有飄逸仙人什麼的,這些女的挺會玩啊。居然連正太都有!”陳樅指着哪吒的人物圖,一個十四歲的少年正太,不覺吃驚道。

仔細翻閱攻略,發現除了共同路線外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專屬路線。

“呂布的路線是逐鹿戰場和尋找蚩尤屍骸。倪君明的路線是蓬萊仙府和歸墟探險,剛剛我們好像沒玩到吧?四時之龍這個是覆海大聖的路線,似乎還有狗血的身世糾葛?”

“呂布的主要劇情需要多去幾次長平,雖然呂布在閉關也必須去長平露臉,跟高順交流。需要刷高順的好感度,讓他幫忙說話。”張衡看了一段攻略後,跳到其他人的攻略上:“哪吒是完成解救劇情,從李靖大魔王手中解救傲嬌正太?這誰寫的攻略啊!”

“等等,你們看,孫悟空和楊戩的路線進入是呂布、覆海大聖還有倪君明好感度在一開始刷得不多,然後才能進入失憶劇情。從失憶劇情開始進入孫悟空和楊戩的劇情補救。陪同孫悟空西遊入佛門,進入孫悟空路線,進行末世救佛劇情。楊戩劇情後面跟進的是寶蓮燈劇情。而如果兩個補救劇情失敗就會進入無cp爭霸路線。等等,這個好!“張衡指着無cp路線,三個大男人硬生生完成這個無cp路線,

幾人按照攻略打出唯一一個無cp路線。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伏青一身天帝旒冕,作爲六御之一的青帝站在建木樹上俯視大地。

三人舒口氣,這時候已經過去四個小時,聽着悠揚的結尾歌曲,看看時間正好北京時間十八點整。

張衡看向陳樅,眨眨眼。陳樅很無奈:“好吧,我做飯,吃什麼?”仨人中要說做飯,還是陳樅做的比較好。

陳樅瞥向伏青:“是麻婆豆腐、水煮肉片、宮保雞丁怎麼樣?”

聽陳樅報菜名,伏青臉色變了:“這是□裸的歧視!知道我不能吃辣的,你故意的吧!”

無敵藥尊 陳樅哼哼兩聲,看向張衡,似乎在詢問他的意思。張衡溫和一笑:“你這兩天不是正上火嗎?青兒吃不了,你也不好受吧?”

“專門做給你吃還不行?”陳樅趴在張衡身上,頗爲曖昧在耳邊吹口氣。

“行了吧,到時候你倆都病了,不還是我照顧你們?就吃松子玉米,糖醋里脊吧。”

哼,陳樅起身:“都是甜的,你擺明照顧伏青啊。說吧,假如我和伏青掉到水裏,你救誰?”

伏青聞言,目光炯炯有神盯着張衡:“別說什麼打電話或者我們會游泳的藉口!”

“時候不早,該去買菜了。”張衡把電腦一關,拿起一件衣服當先跑出門。

“切!”身後陳樅和伏青同時豎起中指,跟着張衡一起出門。

夕陽西下,殷紅日光將三人影子映在一處。不論未來如何離別,至少在此刻三人還在一起。

作者有話要說:本番外和正文內容無關,請不要隨意帶入哦。

那個遊戲,也有部分內容和正文有衝突。比如沒有星河宇宙的存在,伏羲是在這個世界收徒伏青,沒有元羲法界的存在什麼的。所以僅僅是番外,大家看看就好,不要深思,細思極恐。 「…夾著燧石的轉動臂和引火藥盤徹底脫離,引火藥盤蓋和鋼板連在一起形成「L」狀,也即是西人已經採用的火鐮模式,這樣連接的優點是使整個槍機發火結構簡單化了,當燧石擊打火鐮面時,引火藥盤蓋(與火鐮一體)同時被打開,火星引燃葯池內的火藥。

這支火槍還設置了待發機構,只要不扣下扳機,燧石就無法落下。當燧石處於未擊髮狀態時,引火藥盤蓋便緊緊的覆蓋在火藥池上,就算是在劇烈搖蕩的船隻上,火藥池內的火藥也不會被顛撒,大風也無法將火藥池內的火藥吹散去。

為了適應海上的狹窄空間,這款專供海軍使用的燧發槍縮減了槍管的長度,並將口徑減少到了17.3毫米。槍長1210毫米,全重4.6千克,彈丸重21.3克。這款燧發槍的發射速度與精確度比之前有了極大的提升,不含刺刀的整槍造價降到了10元以下…」

朱由檢一邊聽著畢懋康和孫元化的講解,一邊翻看著手上海軍型號的燧發槍,終於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說道:「這款槍究竟好不好用,終究還是要上戰場檢驗之後再說,不過現在么,先找一排人出來射擊幾輪,讓朕看看吧。」

在皇帝的吩咐下,孫元化很快便從邊上的丰台大營調出了一隊人出來。對於這些每日都要進行射擊訓練的軍人來說,使用過這一款燧發槍之後,倒是立刻喜歡上了這一款更為安全好用的海軍型號的燧發槍了。

這些將士瞄準的,是一塊寬約三米,高約1.8米的廢舊帳篷割開的標靶。在80米的距離上射擊100發,大約命中了60發;挪到160米以外后,只能命中40發;240米的位置上,僅命中了15發。

在圍觀的眾人眼裡,這個成績已經相當不錯了。看完了實彈射擊之後,朱由檢才笑容滿面的對孫元化說道:「凡是參加了這次槍械研發的人員都要進行獎勵和記功一次,另外,我想知道這款槍的生產能力如何?」

孫元化稍稍在心裡思考了片刻,便回復道:「如果能夠停下火繩槍的生產,那麼陸軍型號每日可以製作190支,海軍型號每日大概能製作260支上下。現在制約槍支生產能力的,主要還是鋼片和彈簧的製作能力跟不上…」

朱由檢想了想說道:「以目前來看,光是替換新軍、近衛軍和邊軍手中的舊式火器,就起碼需要20萬支,這還不包括外銷的數量。以現在軍器監的生產能力,恐怕有些滯后。

朕建議你們授權給江南製造局生產這一款新式燧發火槍,然後向他們收取一些費用好了。另外那些庫存的火繩槍是否能改成燧發槍?若是不能改便出售出去好了。」

對於皇帝的提議,孫元化和畢懋康倒是沒什麼感覺,但是邊上的兵工廠管事和工匠頭領其實是不太樂意的。舊的工坊改制之後,這些管事和工匠們終於享受到了新式生產關係給他們帶來的利益。

流水線的製作方式雖然很累人,但是當這種方式和金錢利益掛鉤之後,雖然這些工匠和管事乾的比過去累多了,但是他們卻並不以為苦。好歹現在他們的辛苦能夠化作真金白銀裝進自己口袋,而不是像從前那樣,做的再好也不過是賞個一兩斗糧食,做差了卻搞不好要掉腦袋。

正因為可以多勞多得,所以工匠和管事們才能積極的配合孫元化和畢懋康不斷改進燧發火槍的問題。對於這種獨門手藝來說,眾人都是打算吃上幾輩子的。可是現在卻要傳授給江南製造局,這讓他們心裡感到甚為肉疼。

不過他們即便是再肉疼,也知道這件事是他們阻止不了的了,其中有人就開始琢磨著,到時怎麼拖延江南製造局的方法去了。

看完了兵工廠的燧發火槍表演之後,朱由檢便移步向著邊上的陸軍軍官學校走去了。他這次前來丰台大營,除了檢查燧發槍的研製成果,便是對剛剛搬來沒多久的陸軍軍官學校進行視察一番。

陸軍軍官學校雖然從城內搬來了丰台,但是朱由檢可不希望這所軍校的學生們也遠離了自己,因此確定了京城內的穩定局勢之後,他便迫不及待的來巡視自己造就的陸軍軍官學校了。

搬來了丰台之後,陸軍軍官學校驟然就擴大了數倍,和當日在內城那逼仄的校舍完全是天壤之別。軍校內的學生加上教職人員,人數已經超過了1千。

在巡視完軍官學校的新校舍后,學校的學員們被召集在了校內的操場上,準備聆聽皇帝的例行訓話。站在主席台上的崇禎,看著下方席地而坐的學員們一時有些走神,不知道今日要說些什麼。

不過他很快就回過了神來說道:「今日朕來到這陸軍軍官學校的新校舍,看到了不少新建築,也看到了不少新人,和年初相比,可謂是一派新氣象。

朕要說這是好事,除舊布新,正是興旺之兆。不僅你們的學校要有新氣象,我大明的朝政也要有新氣象,我大明的百姓同樣要有新氣象。只有把那些老舊無用的東西統統捨去,我們才能建設出一個人人安居樂業的新時代。

當然,所謂的新氣象,不僅僅是物質條件上要更新,思想觀念上更要更新。比如有些人還在耿耿於懷,說朕廢除了新軍和近衛軍中世襲官制的存在,將他們祖上的功勞給拋之腦後了。

朕要說這種想法不對,大明的軍隊不能躺在前人的功勞簿上吃喝享樂,因為那些被我們的父祖所打敗的敵人並沒有低頭認輸,他們依舊潛伏在我們的身邊,對著我們虎視眈眈。看看那些女真人,國初時我大明一個百戶過去都能讓他們俯首貼命,到了近世卻敢以七大恨起兵,侵佔了大半個遼東。

他們為什麼敢這麼做?不就是因為看到我大明的軍隊已經腐朽不堪了么?底層的軍戶要餓著肚子在戰場上和敵人拚命,而我們的軍官既不知道如何訓練士兵,也不知道如何指揮這些士兵在戰場上存活下來,因為他們的職位並不是因為自己的能力而被授予,只是仰賴先祖的恩德罷了。

如果讓這樣的人佔據了軍隊中的指揮權力,那麼對於那些餓著肚子在戰場上保家衛國的戰士們公平嗎?朕覺得不公平,軍隊的職務應當按照能力進行授予,而不是依賴於祖宗的功勞。

所以,朕希望當你們從這所學校畢業時,能夠重新塑造出一隻讓四夷賓服的大明軍隊來。朕也希望能夠看到,從你們之中走出校官、將軍,乃至元帥來。一個不想當上將軍的軍官,就不是一個好軍人。這才是朕想要看到的,軍中的新氣象。

當然,作為大明的軍人,你們也不能老是將目光放在升官發財上。大明軍隊的首要任務是保家衛國,所以作為這隻軍隊的中堅力量,你們必須時刻警惕起來,同大明的敵人進行堅決而不妥協的戰鬥。

如果一隻軍隊連自己要對付的敵人都搞不清楚,這隻軍隊的指揮官就是一個糊塗蛋,朕是絕不會容許把大明的軍隊交給這樣的糊塗蛋身上的。

那麼誰是我們的敵人?朕以為,是那些不讓我國人民安居樂業的人;是那些試圖佔領我華夏土地的人;是那些殺戮我大明將士的人…你們身為大明軍官就要時刻牢記著,軍隊的槍口應當對準誰?大明的軍隊應當聽取誰的命令?大明的軍隊保衛的究竟是誰。

比如在這些后金進攻寧錦防線的過程中,后金的軍隊是我們的敵人;那些同后金勾結出賣同胞的人是我們的敵人。在大明將士為保衛國土壯烈犧牲,卻有人試圖擾亂視聽,說什麼這些將士是盲目出擊才自踏死地的。這樣的人難道不是我們的敵人嗎?」

台下的學員們終於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向著皇帝大聲的吼道:「是,是,是…」

朱由檢這才滿意的收回了手繼續說道:「對於那些對著戰場上犧牲的烈士發出了嗡嗡叫聲的蒼蠅,朕想說:戰士戰死了的時候,蒼蠅們所首先發見的是他的缺點和傷痕,嘬著,營營地叫著,以為得意,以為比死了的戰士更英雄。但是戰士已經戰死了,不再來驅趕他們。

於是乎蒼蠅們即更其營營地叫,自以為倒是不朽的聲音,因為它們身體的完全,遠在戰士之上。的確的,誰也沒有發見過蒼蠅們的缺點和創傷。 撩婚_初塵 然而,有缺點的戰士終竟是戰士,再完美的蒼蠅也終竟不過是蒼蠅。

沒有什麼比我們的戰士更為可愛的人了,朕絕不容許一群完美的蒼蠅去污衊他們。朕在此告誡諸君,你們要做一名堅韌鬥爭的戰士,切不可去學那群只會營營叫的蒼蠅…」

皇帝在台上演講的時候,一些消息較為靈通的官員面色都有些不好看,因為他們倒是知道,被皇帝比作蒼蠅的是什麼人。

孫承宗從遼西發回的肅反成果,很快就在京城內流傳開了。對於那些證據確鑿的和后金勾結的大戶、將領,官員們自然是無話可說。但是對於那些在不知情狀況下被拉下水的士紳和官員,大家都覺得這個處罰有點重了。

由於此次肅反的源頭,在於滿桂中計被后金的姦細誘出了城去,因此一些官員就認為,不能把責任全推到內奸身上,滿桂和這隻出擊的軍隊自己也有責任。

在崇禎大力吹捧松山保衛戰成果的時候,這些官員自然不敢跳出來公開質疑,但是在私下進行批評傳播,製造出民間輿論來卻是免不了的。正在對京城警戒的錦衣衛,很快就把這些傳聞送到了崇禎面前。

「還用說,肯定是咱們女王殿下贏了,咱們女王殿下不但境界比那個人族傢伙強得多,就連戰力在金丹後期之中,也是排得上號的,別說五分鐘,恐怕連三分鐘,他都扛不過。」木衛道。

Previous article

雖然海蘭珠不明白如何解決崇禎面臨的難題,但她卻很是明白如何化解眼前沉悶的氣氛,海蘭珠笑容滿面的向崇禎祝賀道:「我倒是覺得,今日應當慶賀陛下。慶賀陛下能夠遇到一個肯向你說真話的臣民,如果不是這位說真話的臣民,陛下又怎麼能夠在問題暴露出來之前知道問題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