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知道熙久還沒有這麼大的能力,除非有人在背後幫着他。而這個人恐怕就是剛纔那一陣怪異的“哈哈……哈哈……”大笑之人。

究竟是誰在背後幫着熙久?而這個人自然有這麼大的本事,想必是知道他這麼做就是和墨淵作對的,在冥界誰有這個膽子?

別說,在我的心裏還真的有了一個這樣的合適人選。甚至,我想到了在和他道別的時候,他所說過的一句話,他說:丫頭,我們還會再見的。

“師父,怎麼是你?”當墨珃出現在錦軒的面前的時候,錦軒的眼睛都直了。他可能是萬萬沒有想到,雲遊四方的墨珃會出現在這裏吧?

“乖徒兒,我們好久不見啊!哈哈,徒弟媳婦也在啊,看來,我今天沒有白來啊!這不,我把你們兩個的寶貝兒子也給弄來了,這算不算是一個巨大的驚喜呢?”墨珃說話的時候,還不時的對着我眨眼睛。

最初的時候,我並沒有明白他的意思。索性後來,我想到他之前的那一段糗事,恐怕是不想被錦軒知道的吧。於是,我十分配合的閉着嘴巴,什麼也不說話。

www★т tκa n★c o

“怎麼,你們認識?”錦軒吃驚的看着我和墨珃。

“你和這丫頭的事兒,恐怕整個冥界都知道了,我不想知道很難啊。不是早就告訴過你了嗎,別看你師父我整天不在這裏,可是這冥界到處都是我的眼線,所以……你懂的,哈哈,哈哈……”墨珃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有的時候,我真的很羨慕墨珃,我總覺得他活的很快樂,好像在他的臉上從未看到過任何的悲傷和愁容。

“大叔,我和錦軒之間已經結束了,我已經不是你的徒弟媳婦了。所以……希望你以後不要再這麼叫了。”我想都沒有想,就把我和錦軒之間的真實的關係全部告訴了他,這樣以來,也避免了許多的麻煩吧。

畢竟,我和錦軒之間沒了牽扯和瓜葛,要是墨珃再這麼說,就總歸不好了。

熙久那小子見我這樣,竟然哭了,然後一把將我摟在懷中,“媽媽,對不起……你是不是因爲熙久的關係,在生爹爹的氣?上一次,不是熙久故意不想認你的。只是爹爹想要保護媽媽啊,希望媽媽不要和爹爹分開……”

原來是這樣,雖然錦軒之前的時候已經告訴了我,可是這事在熙久嘴中說出來,意義卻不一樣。

我用手輕輕摟着熙久,小聲的說道,“傻孩子……別哭了……” 熙久,終歸結底,還是一個孩子。他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天真的問我是不是不會離開錦軒?我只是笑了笑,我告訴他,大人的事就讓我們大人來解決就好了。

熙久看起來很開心,想必他是誤會了我的意思。不過誤會了也好,反正錦軒終究會告訴他,不是嗎?

“師父,你回來是?”錦軒接過了話題,很快便把問題從我的身上引到了墨珃的身上。

是啊,他怎麼來這裏了?不是說要雲遊四方嗎,怎麼回來的這麼突然?

“你這小子,還不是爲了你嗎?墨淵這小子的事情真是隱瞞的好深啊。你們兩個之間早就有了問題,你爲什麼不告訴我呢?這一次屍城和鬼城的大戰,要不是我從人間的某個小鬼那裏探聽到了消息,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瞞着我?”墨珃頓時便了一個臉色,看起來那麼的嚴肅。

我本來以爲他不會有這麼嚴肅的時刻了,卻不曾想到,竟然他嚴肅起來的時候那般的讓人感到害怕。

這已然讓我對墨珃的形象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師父,我不想讓你爲難……況且,這是我和墨淵之間的恩怨,我會好好解決的。”錦軒對墨珃有一種特殊的感情,甚至我覺得錦軒對墨珃要比對將臣他的親爹還要好。

可能是因爲墨珃一直以來都對他很好吧,將心比心,錦軒也這樣對他罷了。

“傻小子,墨淵那小子犯渾,你就該告訴我。這冥王的位子是我親手交給你的,怎麼是他墨淵想要奪走就奪走的?之前被他奪走了,這一次我幫你要回來。那小子太不爭氣了,我這一次一定得好好教訓他一番。”墨珃看起來格外的生氣,有的時候我總有一種錯覺,到底是墨淵是墨珃的親生兒子呢還是錦軒是墨珃的親生兒子呢?

爲什麼我會覺得墨珃對錦軒很明顯的偏心呢?

就算他再怎麼在乎,再怎麼疼愛他的這個徒弟,也不至於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吧?我不解的搖了搖頭,反正這都是人家的家務事,和我有什麼關係啊,我還是不要管這些的好。

“對不起,師父……”錦軒竟然在認錯,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呢,真的是稀奇又少見啊!

“好了,帶着鬼影騎兵,我們去找墨淵!也許根本用不到那東西了,我倒是要看看,墨淵那小子敢不敢在我的面前亂來?”墨珃眉頭一皺,便帶着我們離開了這裏。

我就像是一個小尾巴一樣跟在後面,本想着給錦軒幫忙的,卻沒想到墨珃回來了。他肯定不知道要比我厲害多少呢,而且本來他就是冥界的老冥王,就算現在不是了,在這冥界之中還是很有威望的。甚至要比錦軒和墨淵更加的深得人心。

還沒進入墨淵的宮殿呢,老遠的就聽到了墨淵和一個女人的聲音,“這下子冥界就徹底是我的了,我倒是要看看,錦軒那傢伙還怎麼和我爭?”

“是啊,這冥界永遠只是你一個人的,哈哈……”是紅綾無疑,聲色犬馬,我萬萬想不到現在竟然變成了這樣一般模樣。

紅綾變了,我真的失去了這個最好的朋友了嗎?

“哈哈……真是好大的膽子,我現在還在,你就敢這麼說了?墨淵,你到底有沒有把你爹還放在眼裏?”墨珃的突然出聲着實把墨淵給嚇了一跳。

本來還和紅綾廝在牀上廝混在一起的墨淵,立刻穿戴整理好衣服,麻利的爬了起來。

“父親大人……怎麼會是您?您不是說以後不會來冥界嗎?這是……”想來墨淵既然說了這樣的話,那麼肯定在此之前的時候,墨珃也說過吧。

“我也不想回來的,可是你這不孝子竟然做出了這樣的事。你覺得我能放心在外面玩不回來看看嗎?你竟然欺負我的徒弟欺負到了這個份上,我怎麼能坐視不理?”墨珃倒是一聲一聲徒弟的叫的很是好聽,我卻發現墨淵在聽着的時候臉色已經變綠了。

他已經很明顯的不高興了。

“師父,我和墨淵之間的事情就讓我們兩個來解決好了。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的一場戰事,如果我輸了,我願意把冥王的位子給讓出來。但是我相信,應該不會有這種情況的發生的。”錦軒格外的自信,一邊的墨淵已經青筋暴起,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把人吃掉一樣。

“錦軒,你到底是哪裏來的這自信?你知道嗎,我最看不慣的就是你這一副樣子。彷彿你對所有的事情都遊刃有餘,都胸有成竹,你認爲只要有你錦軒在,就沒有完成不了的事。”墨淵彷彿想要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怒火全部都發泄到錦軒的身上。

“墨淵,你這小子怎麼回事?人家錦軒就是比你優秀,所以我纔會把冥王的位子傳給他……”墨珃還是想要教訓墨淵。

或許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墨淵肚子裏面的火氣立馬出來了。

當初對於他老爹把冥王的位置傳給錦軒,他雖然當時嘴上沒有說什麼,可是這麼多年以來,在墨淵的心中,一直壓着一股氣在。這股氣讓他覺得十分的不爽,總是想要發泄出來,然後找錦軒算賬。

曾經,他使用了詭計害的錦軒上當被封印在千年浮棺之中,他如約取得了冥王的位置。可是讓墨淵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錦軒竟然被人給解除了封印,從而屍城和鬼城之間的戰爭一觸即發。

墨淵和錦軒在很久很久之前,也是很好的朋友……可是他們兩個之間的朋友兄弟情義在錦軒成爲新的一屆冥王的那一刻,便土崩瓦解了。

“父親大人,您不覺得您對你這個親生兒子有點太不好了嗎?而對您的徒弟呢,卻是寶貝的了不得。你到底知不知道,曾經我都以爲究竟我和錦軒到底誰是你的親生兒子……”墨淵的心思我倒是完全可以理解,從我所見到的種種跡象來看,墨珃對錦軒的疼愛真的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對墨淵呢,卻是另外一番樣子。

“因爲錦軒比你優秀,要是你跟他一樣優秀,爭氣,我自然也喜歡你!”墨珃倒是有他自己的理由,可是我卻感覺這理由十分的牽強。

“你果真是我的親生父親嗎?不管我做什麼,你都覺得我不如錦軒……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這是爲什麼。不就是因爲錦軒的娘是你曾經喜歡的女人嗎?所以,你纔會離開我的母親……不就是這樣嗎?”墨淵看起來並不像是自己在胡謅八扯。

我萬萬沒有想到還會有這樣一層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存在。

原來將臣和墨珃曾經共同喜歡過一個女人,所以這倒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來,我倒是想要知道錦軒的母親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纔會引得這麼兩個優秀的男人的駐足。

“你休要胡說,不……不是這樣的。你不要污衊我,墨淵你小子是不是想要捱打?”墨珃的情緒看起來有點激動,像是被別人戳到了他心中的痛處一樣。

莫非,真的是這樣?

這事情看起來變得更加的複雜了。

“墨珃,看在你畢竟是我父親的份上,我不想和你計較。你最好趕緊離開,這是我和錦軒之間的事,你不要管!不然,休怪我六親不認,傷了你……”墨淵對墨珃的態度已經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難道他一點都不害怕墨珃了嗎?

“師父,你先回去吧。這事我們兩個解決就是……”錦軒也不想墨珃在這裏,可是墨珃卻一點想要離開的意思也沒有。

“呵呵……老子還能怕兒子不成?墨淵,你的本事還不是我教的嗎,你以爲你會是我的對手?”墨珃得意洋洋的說着,他壓根就沒有把墨淵放在心裏。

“這可不一定呢……你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做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嗎?”墨淵也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看來這一場戰事是避不可及啊。

“哈哈……這裏真是熱鬧啊,看來有好戲看啊!”遠處,一個女子的聲音悠悠飄來。

“我當是誰在欺負我兒子呢,原來是墨珃大人啊!欺負自己兒子這事,包庇那狐狸精的兒子,這事也就我們老冥王大人墨珃能夠做的出來啊!”女子冷嘲熱諷的說着,走的近了,我纔看清楚了她的模樣。

這女子倒是長得傾國傾城,妖媚之中帶着一點性感成熟,聽她的話自然是墨淵的孃親,也便是墨珃曾經的夫人吧。

“我不許你這麼說我娘!”錦軒握緊了拳頭,他那麼聰明,自從聽出了那個女人話中的意思。

錦軒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自尊心極爲強的個性,誰要是敢欺負他,他絕對不會姑息這一切,息事寧人。

“呵呵……怎麼,這狐狸精的兒子想要殺我?”墨淵的娘這是在故意挑戰錦軒的權威。

於是,錦軒快速一步,不知不覺的來到了那女子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怎麼,你是想要讓我掐斷你的脖子嗎?”

“放了我娘!陸錦軒,不然我和你沒完!”這下又該墨淵在一邊着急了。

火影之千葉傳說 殊不知,一場陰謀正在開始…… 錦軒的嘴角帶着那一抹若隱若無的微笑,而他的手也一直從未在那妖媚女人的脖子上面離開……

“聽到我的話了沒,快放了我娘!”墨淵試圖從錦軒的手下救回他娘,可是錦軒用自己的一個小小的手指頭,便在他的身邊形成了一個無形的結界。每當墨淵想要接近的時候,就會被那無形的壁障給擋了回來。

“可以……但是墨淵,她必須爲她剛纔的話道歉!”錦軒的眸子裏面像是閃着一團火一般。其實他也不想傷害墨淵他孃的,只是剛纔她說的那些污衊他孃的話讓錦軒十分不開心。

“陸錦軒,你覺得我是在說假話是嗎?都是你娘,害的墨珃離開了我……她不是專門蠱惑人心的狐狸精,還是什麼?呵呵……她根本不是什麼好人,表面上一副清純的樣子,可是實際上呢?說到底,她就是一個人界的女子,爲什麼會冥王墨珃喜歡她,而殭屍將臣竟然也愛上了他? 豪門奪愛:前妻太無恥 最終……她倒是聰明,選擇了將臣,而不是墨珃……墨珃,這是不是一直以來你心裏的痛?哈哈……哈哈……”妖媚女人根本沒有一丁點要害怕的意思,更沒有按着錦軒所說的那樣去道歉。

而是……

這無疑更加的激怒了錦軒,我看到錦軒的眼睛裏面已經閃着一股殺意了。看來,這一戰事已經一觸即發了……

錦軒,緊緊閉上雙眼,他雙手緊緊握在一起,然後口中不知道念着一些什麼咒語,我便感覺在這一刻之間,天地風雲突變。

天上已經黑雷陣陣滾動,烏雲密佈,到處都充滿了一種濃郁的陰森的感覺。在我的身邊竟然出現了一排排黑壓壓的鬼影騎兵。

看來,錦軒是要出大招了,是想要快點結束這裏的一切了吧。

不過,我本以爲這些鬼影騎兵會對着墨淵的那些陰兵前去的時候,我發現……事情根本不像我所想的那樣。那些騎兵竟然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當那妖媚女人嘴中念動一些我所聽不懂的咒語的時候,鬼影騎兵竟然開始自相殘殺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莫非是這女人在背後動了什麼手腳嗎?

“哈哈……陸錦軒,墨珃……你們上當了!想不到吧,墨珃你也有栽在我手裏的這麼一天,哈哈,等到今天將你和錦軒徹底的封印,等到這個冥界都屬於我的兒子墨淵,這該是多麼讓人激動的事情啊!”妖媚女人已經開始陷入了一種幻想之中。

我看着錦軒和墨珃,他們的嘴角竟然在流血,而這血卻是黑色的。

“錦軒,墨珃大人……你們,怎麼了?”我多少有點擔心,緊皺眉頭,心裏既害怕會被錦軒看出什麼事情來,又擔心萬一他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可怎麼辦?

“我……沒事……女人,你這是在關心我嗎?是不是,你還愛着我?”錦軒就算流着血卻仍然邪魅的笑了笑,脣邊邪魅的微笑別有一番蠱惑人心的味道。

像是被他看穿了一切,我的臉變得微微發紅。

這都什麼時候了,錦軒怎麼還這麼沒有正行?

“你不要瞎想,我……根本不是關心你,更不愛你了。我們兩個之間不是早就說清楚了嗎?我……只是想要看看你,你和墨珃大人的嘴角都流血了,到底要不要緊?”我儘量不讓自己的眼睛去接觸錦軒灼熱的目光。

我真的擔心自己會控制不住,會控制不住對錦軒的那一種感情。如果我們兩個再舊情復燃,那麼我所做的這一切的努力都全部白費了……

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我時刻的在心裏面告訴自己,“路遙,對他絕對得狠心,不然最終吃苦的便是你……”

一陣大聲的笑聲打破了我的思緒,“我說,你們兩個到底有完沒完?呵呵……我說姑娘,今天你的男人就要徹底完蛋了,我看你長得也倒是標緻,不如做我的兒媳婦?反正我的兒子將會成爲冥王大人,身爲冥界的冥王大人,有個三妻四妾的不很正常嗎?所以,紅綾你是不會介意的,是嗎?”妖媚女人的目光已經從我的身上轉移到了紅綾的身上。

那一瞬間,我看到了紅綾的尷尬……彷彿已經有話到了嘴邊,可是她看了一眼墨淵,墨淵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她便什麼也不敢說了。

“娘,我的事等着以後再說……況且,我和紅綾……”墨淵也許是喜歡紅綾的吧,他緊緊攥着紅綾的手,不時的和她四目相對。

就算紅綾對我而言變壞了,可是這也無法改變她還和墨淵相愛這個事實啊。

“墨淵,我的兒子……我會爲你找這個世界最完美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可是這個人不是紅綾。”妖媚女人笑了笑,她扭着身子的樣子讓我覺得特別的噁心。

“死女人,你到底對我們做了什麼?爲什麼我現在渾身往下沒有一丁點的力氣,而且體內的術法就像是被封印住了一般……我規勸你最好還是放了我,不然等我恢復了一切,別怪我一點都不念及舊情啊!”墨珃似乎還在威脅着那個女人,然而這根本不起一丁點的作用啊。

會不會從剛纔開始,我們就落了一個圈套之中呢?

“哈哈……這普天之下還會有墨珃大人看不明白的事情嗎?”女人的嘴中滿是冷嘲熱諷,她就是不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莫非你……”墨珃想要說,可是又沒有說出口。

“師父,怪不得剛纔我鉗制住她的脖子她不反抗,甚至還要故意的激發我心中的怒意,原來她是爲了讓曼陀羅花的氣味散發出來……”錦軒已經猜透了她的心思。

聽着錦軒說着的時候,那妖媚女人就在一直的連連點頭。這無不說明錦軒的猜測是對的,可是猜對了我們接下來又該要怎麼辦呢?

“我真是小看了你了,竟然還會了這麼一手!女人……你等着……”墨珃試圖強行使用術法衝破這加諸在他身上的某些封印,然而最終都以失敗而告終。

“錦軒,我要當着你的面,當着墨珃的面,讓你們兩個親眼看到這冥界永遠屬於我……這萬千的子民都臣服在我的統治之下,我纔是這冥界最大的主宰……哈哈,哈哈……墨珃,你不是最喜歡你的徒弟嗎?那好,我會讓你們師徒二人一起被封印,然後一起的魂飛魄散……”墨淵惡狠狠的說着。

我萬萬想不到,墨淵對他自己的親生父親,竟然也能下得去這樣的狠手,這實在是太不應該了啊!

漸漸的,在我們面前開始積聚了越來越多的鬼和殭屍,他們的身子就像是全部被控制了一番,面無表情,甚至當來到墨淵的面前的時候,竟然異口同聲的說了一句“墨淵大人千秋萬代,一統三界”……

這多少聽起來有種笑傲江湖中東方不敗的感覺……然而,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那一句“一統三界”上,或許一直以來,墨淵的野心並不只是這個冥界吧,而是他想成爲這天地的主宰,成爲這個世界之中絕對的霸主。

“墨淵,這未免太可笑了吧……三界?恐怕這冥界你也休想得到!”我早就氣的牙癢癢的了,如果真的統一三界,那勢必將會是一場血雨腥風啊!

最遭殃的是哪裏,肯定是人界啊?作爲人界的一份子,同時在我的骨子裏面又流着仙界的血,我怎麼會看着這樣慘絕人寰的事情發生呢?

就算我拼盡了自己最後的一點力氣,也得讓墨淵的計劃以失敗而告終。

“路遙,你不覺得你說這句話有點自不量力了嗎?錦軒和墨珃都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你覺得你,可能嗎?”墨淵用那樣的眼神看着我,可能我在他的眼中,就和一隻很小很小的螞蟻一樣。

冷酷魔王你好麼 至始至終,他就從未把我放在過眼裏一樣。

可是,墨淵,我會讓你後悔的……後悔你今天的所作所爲。

“女人,你不要逞強……你不是說要徹底離開我嗎,那好,離開吧……這裏不是你應該呆的地方。”錦軒像是在命令,可是我卻已經聽不到心裏去了。

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便是儘快的阻止墨淵衝動的行爲。

“陸錦軒,這是我自己的決定,和你沒有任何關係。我答應過你,要幫你拿回冥王的位子,我說過的話,自然會做到。”或許,錦軒這是在爲我好吧。

然而錦軒,我不需要啊……

“真是有意思的女人,我看着你真是越來越可愛了……路遙,不如你就留在我的身邊好不好?我想,陸錦軒看到這一切肯定會氣瘋了吧。可是,這卻是我最喜歡的……他越是生氣,我就會越高興。我們兩個是敵人,是生生世世的敵人……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墨淵的情緒格外激動。

他以爲說了這麼多的狠話就能把我給嚇住嗎?

“你敢……墨淵,放了路遙……”錦軒的情緒甚至比墨淵還要激動,我明白,這是因爲我……

錦軒,你做的這些讓我真的很感動,可是……我依然心意已決! “錦軒,你不用擔心我……這事交給我便是了。”我暗自調集了我體內所有的術法,將全部的靈力灌輸在我的手掌之中。

我對着墨淵、紅綾、妖媚女子使用了過去,掌力如風,勢如破竹,在頃刻之間他們三個都倒在了地上。

墨淵似乎有點吃驚,當然同樣吃驚的還有墨淵的孃親,也許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我這麼一個普通的丫頭竟然可以一掌將他們全部給弄倒吧。

“臭丫頭,從哪裏學來的這些歪門邪道?爲什麼你會變得這麼厲害?”妖媚女人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前,一手被墨淵拉着,墨淵自己起身的同時想要把她從地上給拽起來。

“這些你就不要管了……我剛纔已經費了你們全身所有的修爲,你們現在就像是一個廢人一樣……墨淵,你覺得這冥王之位,你還有爭奪獲勝的可能性嗎?”我的脣邊帶着微微的笑意,似乎自從我覺醒之後,感覺真的很不錯。

之前的時候,我總是會給錦軒不停的惹麻煩,而現在我甚至還能幫着他了……我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個路遙了,一直以來我都想做一個堅強獨立的姑娘,終於我的願望已經實現了。

可是,我的身邊已經失去了錦軒……

墨淵母子二人心裏多少不甘心,唾手可得的冥王之位就這麼被我給攪了,我想他們肯定得記恨我一輩子吧。

冥王之位重新回到了錦軒的手中,而我也用自己特殊的血液來解除了墨淵他們對錦軒和墨珃所下的曼陀羅之毒。

事情已經完成,我答應錦軒的事全部都已經做到,那麼便是我離開的時候了。

墨珃一把抓住了我,“丫頭,我有事問你……”

看起來,墨珃的表情格外的凝重。他一向都是帶着一種玩世不恭的樣子,就像是一個老頑童一般,能出現這種樣子,除非是發生了很大的事情。

可是,事情不都已經解決完了嗎?他還找我做什麼?

“墨珃大人,有什麼想要問的?”莫非,是他想要問我爲什麼會突然之間變得這麼厲害?要真是這樣問,我還真不知道該要怎麼告訴他呢。

是告訴他事情的真相還是?

“丫頭,你到底是誰?”墨珃沉默了一下,淺淺問到。

看來,之前的時候我所猜想的果然沒錯。墨珃還是對我的身份開始有了懷疑……

“我還是我啊,只不過傳承了爺爺奶奶的術法靈力,在道門之中我的修爲也算是上乘了。”想來想去,還是不要惹什麼必要的麻煩了吧,最後我還是選擇了什麼也別說。

“可是,丫頭……你似乎變了一個人一般。莫非……”墨珃試圖還想說些什麼,然而話到了嘴邊的時候,他稍微的遲疑了一下。

吞天帝尊 正是這一遲疑,他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來。

“莫非什麼?”我可是想要知道後面到底是什麼事呢,便緊緊的追問着。

“沒……沒什麼……好了,既然這裏的事已經解決了,那也沒我什麼事了,我先走了……”墨珃說完,便化作了一縷青煙,已經不見了蹤影。

他可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啊……

“遙遙,謝謝你……我們……”

“我們之間不是已經說好了嗎?幫你奪回了冥王之位,我們兩個之間便永不相欠。我要離開這裏了,你好自爲之……況且,錦軒,你答應過我的,說話可不能不算數!”我頭也不回的就想要離開。

轉過身子來的時候,眼睛已經開始落下了兩行清淚……我趕緊的用手擦乾了淚痕,我害怕被錦軒看到,到時候無法解釋。

我在心裏想着,錦軒會不會過來一把抱住我,不讓我走,讓我在這裏陪着他?到時候我會怎麼辦呢?可是……這僅僅是我自己的猜想罷了,錦軒沒有過來抱住我,更沒有說不讓我走的話。

好,既然這樣,我們兩個之間那就是有緣無分了。那就各過各的吧,等到我回到現實世界之中的時候,已經在學校裏了。

這就像是我的一場夢一般,我本來以爲夢醒了,這一切就應該結束了,可是卻不曾想到,這只是另外一場夢的開始。

回到學校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顧之寒。問問他把老爸和老媽安排下了沒有,後來我又打去了電話,得知他們一切安好,我也便放心下來了。

趙小鈺彎下腰按着自己腳踝的糯米,糯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趙小鈺的黑眼圈好了一些。

Previous article

“系統提示,發現精純信仰力,是否進行抽取?!”就在這個時候,秦守的腦海裏,那一隻冷冰冰的挺屍似的系統,傳來了一句頗爲興奮和激動的話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