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賈仁義和黑暗教皇一夥人齊齊倒退一步,滿臉警惕地看着趙小川。

龍傲天目光閃爍,站在原地沉默不語。

“謝謝你,趙小川!我葉楓今後就聽你調遣了!”葉楓上前,拉着崔美美對着趙小川說道。

成浩微微皺眉,想要說些什麼,但被崔美美暗中制止了。

“葉楓,都是同學!說的哪裏的話!”趙小川笑道:“還是先把目前的事情先解決了吧?”

看着葉楓和趙小川兩人旁若無人的交談,賈仁義終於忍不住了,再次詢問了剛纔的問題。

“你的女兒?”趙小川冷哼一聲:“我怎麼知道她在什麼地方?”

“八年前她親自去米國找你,然後就沒了蹤跡,你竟然說不知道!”賈仁義怒道。

“你是說賈靈瑤?”趙小川想起了賈靈瑤是誰,但隨即說道:“管我屁事!”

“你……”

“別你你我我了!”趙小川打斷了他的話,掃視一圈後,道:“現在看樣子御鬼盟的人也算是齊全了,現在我們就開始算算賬吧!”

“算賬?哼!你想算什麼賬?”郝冷聲道。

“這洞府可是我好兄弟親自建造的,而且這陣法花費了不少材料,你們不經我同意就將這裏給毀了,是不是應該補償些什麼?”趙小川指着身後破碎的石門說道。

“這裏的石門本就是御鬼盟的財產?什麼時候成你的了?”郝仁暗罵,但面色不變,他知道趙小川只是想要找一個藉口。

然而就在這時,龍傲天開口了:“你想要什麼?”

“哦?你能做主?”趙小川玩味地看着龍傲天。

現在的龍傲天變化很大,可還不是他的對手。

“當初你救了我一命,我欠你一個人情!只要不是太過分,我會盡可能的滿足你!”龍傲天淡淡道。

“呵呵,當年的事情我並沒有放在心上!”趙小川笑道:“救你不過是順手爲之,不過你若要幫我我也不會拒絕!”

“好吧!你說!”

“我要尋找幾個人,需要動用御鬼盟所有的力量!”趙小川淡淡的回道,目光卻看着郝仁。

郝仁看着龍傲天,見他微微點頭,回道:“好!沒問題,你要找什麼?”

“你可以全部做主?”趙小川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將目光投向賈仁義和黑暗教皇。

黑暗教皇的眼皮跳了跳,看見手下攙扶起一身悽慘的黑人,打了個哆嗦,道:“好的,沒問題,我們會主動配合郝仁的。”

“想讓我們賈家幫你找人,可以!先告訴我女兒的下落!”賈仁義怒道:“若是不行,我賈家就遁出御鬼盟!”

趙小川臉色冷了下來,崔美美身上爆發出驚人的氣勢,搶聲道:“老傢伙,你有種再說一遍?”

葉楓驚訝的看着崔美美,他感覺到崔美美身上的精神力如同大海般廣闊,完全超越了他。

“原本以爲剛纔龍傲天被美美擊敗,是趙小川暗中幫助,可現在看來這股力量似乎是美美本身擁有的!這趙小川這一年到底做了什麼?”

葉楓心中暗自嘀咕,他之前只是想要讓趙小川治好崔美美的病,可現在看來似乎超過了他的預想。

其餘人也驚訝地看着崔美美,若是一個趙小川也就罷了,可現在明顯葉楓一夥人,再加上一個堪比龍傲天的崔美美。

這就讓他們不得不忌憚,並且考慮接下來應該怎麼對待趙小川了。

“趙小川,你不要激動!”賈志文感受到了崔美美的殺機,連忙道:“我們真的沒有惡意!你還記得以前麼?當初我去米國救你其實就是因爲我師妹!”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猶豫,思考片刻後,看向賈仁義,道:“我確實不知道你的女兒在什麼地方?但是我可以幫你找她,你看可以麼?”

“找她?你打算怎麼找?這些年我動用了我們賈家所有的力量,但是我女兒如同在這顆星球上消失了一般,根本找不到她在什麼地方!”賈仁義怒道。

“若是我動用海族的力量呢?”趙小川反問道。

賈仁義一愣,周圍的人一愣。

若是海族那倒真的不好說,畢竟地球上海洋比陸地要廣闊得多,而御鬼盟雖然勢力龐大,也不過是在陸地的勢力,海族他們倒還真的都沒有尋找過。

當然不是他們沒有想到在海域中搜索,但由於多年和海族對峙,所以他們都沒有這麼做過。

而且現在海族和妖結盟,妖的手下多精怪。

若是真讓海族尋人,那麼妖也會幫忙,到時候找人的可能性倒是大了許多。

“你,你真的有辦法聯繫到海族?”賈仁義不確定的問道。

“當然!”趙小川肯定的回答道。

周圍人眼中露出好奇的神色看着趙小川不明白趙小川爲何如此自信,而賈志文則第一時間想到了一個人,龍三!

幾方人馬相互看了看,發現趙小川的出現讓混亂的局勢慢慢定了下來,都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雖然趙小川沒有出手,但是在御鬼盟的傳說不少,尤其是剛纔崔美美竟然可以和龍傲天戰成平手,還有龍傲天的態度都表明!

現在的趙小川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戰勝的,所以幾乎所有勢力都打算先靜觀其變,回去再商議一下如何對付趙小川。

趙小川自然知道他們心中所想,不過對於他來說根本無所謂!

對他而言,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救出李若曦的方法和保護自己身邊的親人!

“你們也不必爲難!”趙小川道:“我只是讓你們找幾個人而已,只要你們幫我找到了他們,我是不會干預你們其他的事情,而且若是成功,我甚至可以告訴你們成仙的方法!”

趙小川的前半句衆人還沒有多少在意的,畢竟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權勢什麼的對於他們來說根本沒有多大的意義。

但是趙小川的後半句卻讓不少人心動,成仙意味着什麼?

實力!長生不死!

這兩樣不管哪一種,都是御鬼師們所追求的,沒有任何一名御鬼師不心動。

想到這裏,所有人都用炙熱的雙眼看着趙小川。

雖然他們懷疑趙小川所許承諾的真實性,但卻依然心動,而這也是趙小川最大的籌碼。 秦穆然面帶笑意,走到艾琳父子面前,神情不溫不火。

「老傢伙,還有別的花招嗎?儘管使出來,別讓我就這麼輕易殺了你。」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艾琳父子和查爾斯三人,身體微顫,兩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我們錯了,別,別殺我們……」

看著跪地求饒的艾琳父子和查爾斯三人,秦穆然沒有絲毫憐憫。

「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們沒有珍惜,不是嗎?」

秦穆然反問笑道。

事情發展到現在的場面,完全是艾琳家族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如果剛才,艾琳亞德老老實實放人,秦穆然並不打算對他們怎麼樣。

畢竟,區區一個艾琳家族,還沒有資格讓冥王對他們睚眥必報。

「這位先生,你們要的人,就關在那幾間地室裡面,求求你,放過我吧!」

艾琳亞德汗流浹背,驚恐說道。

秦穆然淡然一笑。

「啊呦,現在知道認錯了?」

「呵呵……」

「如果認錯有用的話,那還要規矩幹什麼?所以,做錯了就要承擔後果。」

秦穆然笑道,對於艾琳家族,他已經仁至義盡了,給予了最大的寬宏。

從他踏入巴比亞城,艾琳家族便三番兩次找自己麻煩,現在,是該算賬的時候了。

而且這些年,艾琳家族作為太陽宮的爪牙,也沒少替太陽宮賣命。

「臨死前,還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秦穆然淡淡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艾琳亞德臉色一沉。

他知道,自己的行為已經觸犯了秦穆然的底線,今天,自己必死無疑。

艾琳亞德跪倒在秦穆然腳下,抬起目光,看向秦穆然魁梧的身影。

「我想知道,你,你到底是誰?」

艾琳亞德問道。

自己好歹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就算是死,最起碼也得死個明白。

秦穆然面色森然,將目光投在艾琳亞德身上,微微一笑。

「滿足你的好奇心,我叫秦穆然,不過在西方,你也可以叫我另外一個名字。」

「哈德斯!」

聽到這個名字,艾琳亞德神情一愣,隨即神情驚恐到有些扭曲。

西方地下世界,五大神祗之一。

冥王——哈德斯!

這個名號,艾琳亞德作為太陽宮的走狗,他應該很清楚。

砰!

秦穆然右手一揮,勁氣外放,眨眼之間,跪倒在他面前的艾琳父子和查爾斯,全部暴斃。

他們直到死,臉上都僵持著驚恐的表情,彷彿像是被活活嚇死的一樣。

處決三人後,石大壯走來。

「隊長,哈德斯是啥,你咋還給自己整了個英文名字?」

石大壯開玩笑說道。

在石大壯的認識里,秦穆然只是夏國東皇,對於他西方冥王的身份,其實了解並不多,而對於哈德斯的名字,更是沒怎麼聽說過。

秦穆然瞥了眼石大壯,言道:「膽子肥了,居然敢消遣我了?」

「沒有,俺是真不知道,嘿嘿……」

石大壯一臉無辜笑道。

「少廢話,小心削你小子,趕緊把地室門打開,看一下孔博士有沒有被關在這裡。」

秦穆然說道。

隨即。

石大壯和秦穆然立刻將地室門強行破開,從裡面陸續救出十幾名被囚禁的東方人。

在最後一間地室內,秦穆然一掌劈開鐵門,走了進去。

這間地室內,一道身影,遍體鱗傷,出現在秦穆然眼中。

「老大?是你嗎?」

「果然是你,剛才我就感覺到了你的強大力量,想不到真的是你來救我們了!」

一聲熟悉聲音響起。

秦穆然定睛一看,竟然是冥王殿暗衛主力指揮官——肖戰。

這小子之前來巴比亞城執行營救任務,遭到伏擊后便失蹤了,想不到居然也被關在這裡。

秦穆然走近,勁氣一揮,兩條鐵鏈,瞬間迸射出火星,被秦穆然的強大勁氣所砍斷。

「老大,我執行任務失敗,還害你親自來救我,我對不起你的信任……」

肖戰慚愧說道。

作為暗衛指揮官,他也算是跟著秦穆然征戰多年的冥王殿老人,沒能完成任務,他倍感愧疚。

秦穆然眉頭一舒,回道:「算了,這也不怪你,不用自責,你小子沒事吧?」

「老大,我沒事,就是受了點兒皮外傷!」

肖戰堅毅回道。

兩人走出地室,石大壯已經清點了人數,一共救出十八名東方人。

秦穆然走到眾人面前,掃視一眼眾人,個個灰頭土臉,神情驚恐。

「大家不用害怕,我是秦穆然,是奉了龍首長的命令來救你們的……」

秦穆然說道。

聽到是自己人,眾人才舒口氣,內安慰許多。

「你們當中,誰是孔博士?」

秦穆然徑直問道。

眾人猶豫片刻,面面相覷之後,一名戴著眼鏡,長相成熟且穩重的中年男人站了出來。

「我就是孔令鑫,孔博士,你找我做什麼?」

孔令鑫警惕問道,雖然秦穆然救了他,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對秦穆然似乎還有警惕。

秦穆然打量一眼后,笑道:「你好,孔博士,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看一下你有沒有受傷,你可是咱們國家的棟樑之才,我得保證你絕對安全,哈哈……」

隨後。

秦穆然讓石大壯護送眾人,離開艾琳莊園的地室。

此刻。

猴子率領東皇小隊,已經安排好了車輛在艾琳莊園外等候,見到秦穆然等人出來,猴子立刻迎了上去。

「隊長,一切都順利吧!」

猴子問道。

「有我在,能不順利嗎?」

秦穆然笑道。

「哈哈……那是,有咱們隊長親自出馬,就沒有擺不平的事情,快上車吧!」

猴子說道。

為了保證孔博士的安全,秦穆然陪孔令鑫上了同一輛車,而其餘人則乘坐一輛中巴車由猴子保護分頭撤離。

深夜。

巴比亞城的道路上,石大壯駕車正在趕往預定的撤退地點。

車內,秦穆然和孔令鑫坐在車后,這個被譽為夏國有名生物學家,經過一番戰火洗禮后,雖然狼狽,身上卻依舊透著一股穩重氣質,只是面色憔悴。

「孔博士,是林海使者讓我來救你的,他說你還帶著一種最新研製的TVB藥物,藥物現在在哪兒?」

秦穆然問道。

孔令鑫面色憂心忡忡,看向秦穆然。

“你過來的時候閉上眼睛!她……她沒有穿衣服。”雲月見我走過來對我喊道。

Previous article

院長慣會看臉色的,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這位顧凝凝的家長不能招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