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過來的時候閉上眼睛!她……她沒有穿衣服。”雲月見我走過來對我喊道。

“我閉上眼睛怎麼走?”我無奈地說道。

“那你低着頭,別看她。”雲月對我說道。

我只好低着頭朝着雲月所在的地方走了過去,走了近前,我把連翹和紫草放在了雲月的身旁,趕忙轉了過了身子。

“雲月,她怎麼樣了?傷的嚴重嗎?”我問道。

“很嚴重,但是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敷上‘藥’休息一段時間也就好了,她的體質可比咱們要強得多。”

“沒事兒就好,我先出去看看老牛他們,晚一點再來。”我對雲月說完後,便直接從‘玉’佩空間裏出去。

我剛從‘玉’佩空間裏出來,發現此刻已經是晴空萬里,風和日麗,和剛從那電閃雷鳴完全是一個反差。

“老野!老野!你去哪了?讓雷給劈了?!”

我剛站穩了身子,便聽到不遠處老牛那粗嗓‘門’對着我喊。

“你特麼說人話!你才讓雷劈了!” 竹馬是隻狼 我這話剛說完,便覺得自己有些矛盾,自己剛纔要是沒有九老太太出手相助的話,肯定讓那天雷給劈了。

“那你去哪了?我們等你半天沒見你人,我便讓他們幾個原地等你,我找你半天了。”老牛跑到我身旁說道。

“剛纔救了一隻狐狸,所以耽誤了些時間。”我說道。

“狐狸?你沒事救個狐狸幹啥?難道是狐狸成‘精’了,剛纔那些雷是在劈它不成?”老牛看着我問道。

還真讓他給猜中了。

“對,我剛纔的確救了一隻成了‘精’的狐狸。”我對老牛說道。

“得了吧,老野你少糊‘弄’我,牛爺我沒那麼好騙。”老牛擺出一副沒缺弦的架勢……

“行了,先別說這些了,他們人在哪?”我問道。

“就在前面,走咱過去。”老牛說着便帶着朝着前面走去。

走到一片空地之上,我便看到了正坐在地上休息的王文琪、丹晶、林立、雷子、志鵬五個人。

他們看到我之後,也從地上站了起來,跟我打了個招呼,和他們客套了幾句之後,我的肚子便開始咕嚕嚕的叫了,我看了看手錶,發現手錶竟然停住不走了。

難道是因爲剛纔我離着雷電太近,磁場太重給刺‘激’壞了?

也只能這麼解釋了,算了回去再買一塊。

“老牛,你看看錶幾點了?”我對老牛問道。

“都快12點了,咱中午準備吃啥?”老牛看着我問道。

“今天中午吃餅乾。”我對老牛說道。

一眸傾情,鑽石總裁智取嬌妻 執宮 老牛一聽就蔫把了:

“天天吃壓縮餅乾,牛爺我都快吃成壓縮餅乾了。”

“吃還是不吃,不吃餓着。”我從‘玉’佩空間裏那出幾包壓縮餅乾對老牛問道。

“吃餅乾就吃餅乾,給我來五袋!”

……

就在我和衆人坐在一起吃東西的時候,坐在我對面的丹晶突然用手指着我身後喊道:“張野哥,你背後有東西!” ?

我聽到丹晶的話之後,因爲遇到太多條件,所以反‘射’般的趕忙御氣聚於雙‘腿’,整個身形借力往前一跳,趁這一跳之勢回頭看去,只見一個‘毛’茸茸的小東西正在我身後不遠處看着我們。。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

“哈哈哈,老野,你這也太一驚一乍了,怎麼讓一個野貓給嚇成這樣了,哈哈哈……”老牛看到我這幅反應之後,指着我哈哈大笑。

我沒有理會老牛,而是朝着老牛所說的那個野貓看了過去,這一看,它哪是什麼野貓?分明就是一隻小熊貓!

小熊貓?!難道它是剛纔我和老牛救出來的那隻?

我忙仔細看去,發現在我們不遠處一直看着我們的這隻小熊貓無論是‘毛’發還是體型,都和我之前放走的那隻差不多。

它怎麼又回來了?難道是來找吃的?

“老牛,你看看它,是不是咱上次救的那隻小熊貓?”我對還在一旁大笑的老牛說道,估計他從來沒有見我出這麼大丑,捂着肚子笑起來沒完,都笑的咳嗽了起來……

“老野,你別轉移話題,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讓野貓嚇得差點躥天上……哈哈哈……”老牛依舊捂着肚子大笑。

“別特麼笑了,跟你說正經的,你看看那小熊貓是不是咱倆剛纔救的那個。”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看我不像是在跟他開玩笑,也沒有繼續笑,回頭看了過去,看了那個小熊貓幾眼說道:

“我說老野,這些動物長得都一個樣,我怎麼看不出來?”

“是它,我們之前抓它的時候,我前‘胸’左側有一塊兒黃斑,是之前的那隻小熊貓。”這時王文琪看着那隻小熊貓說道。

“不過它怎麼又找回來了?”林立也看着那隻小熊貓說道。

那隻小熊貓一直看着我們這邊,不過來,也沒有想走的意願,它這是想做什麼?

好奇心促使着我朝着它慢慢地走了過去,它見我靠近它,也不害怕,竟然也朝着我走了過來,走到我的近前,我剛想蹲下身子去‘摸’它,誰知它卻一口咬在了我的‘褲’腳之上。

恩將仇報?

這是我看到眼前的這個小熊咬我之後的第一個念頭。

可接下來的發生的一幕,讓我立馬改變了這個念頭。

這隻小熊貓雖然咬住了我的‘褲’‘腿’,但是它卻是一直用身子拽着我往後走,見拽不動我,便鬆開口,看着我急得吱吱直叫。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老野,這小熊貓它瘋了吧?看着你一個勁的叫個什麼?”這時老牛也走了過來。

“老牛,我怎麼感覺它是想帶咱們去一個地方?”我看着那小熊貓一副着急的樣子說道。

“不會吧?它這個智商還懂這些?”老牛說道。

“不一定。”我完後,便故意朝着小熊貓剛纔拉我的那個方向踏出了幾步,然後便停下觀察它的反應。

那個小熊貓見我走了幾步之後,忙轉身朝着後面跑去,一邊跑,還一邊回頭吱吱叫,那意思好像是:你們快着我跟過來!

“沒錯,它是想帶我們去一個地方,走咱們跟上去看看!”我說着便帶着衆人順着那小熊貓身後跟了過去。

果然那小熊貓見我們跟在它身後,便一路帶着我們朝着一處窪地走去。

“老野,它想帶咱去哪?”老牛在我身旁問道。

我聽到老牛的問話後,聳了聳肩說道:

“你問我,跟問你自己一個樣。”

“它會不會帶着咱們去挖寶藏?”這時一直跟在我們身後的林立突然說道。

“有寶藏也沒你們的份,這小熊貓是我和老野從你們手裏救出來的,你們還想拿它賣錢,寶藏跟你們沒啥關係。”這有沒有寶藏還不知道,老牛倒是先把事兒給挑明瞭。

林立他們聽了老牛的話,也沒再說什麼,倒是王文琪突然走過來對我問道:

“張野哥,嫂子呢?怎麼一早上都沒看到她?我看也一點兒都不着急。”

聽到王文琪問雲月,我當下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她了,好在老牛瞎扯習慣了,當下說道:

“你嫂子是天上的仙‘女’,早回去了……”

呃……老牛這扯起來還真沒影……

一路跟着小熊貓七拐八拐的走了半天,一直到中午的時候,前面的那隻小熊貓才帶着我們幾人來到了一個山澗面前。

小熊貓走到這個山澗面前後,朝着那裏看了一會兒,便身形一閃,跳到一旁的草叢之中,頭也不回的走了。

它把我們帶到這山澗面前做什麼?難道這山澗裏面有什麼東西?

我站在這個狹長的山澗面前想着。

“老野,你還愣在這裏幹啥?走,咱去那裏面看看。”老牛說完後,一馬當先的帶着衆人朝着這山澗裏面走去。

我也在後面跟了上去。

一走近這山澗之中,便感覺這裏是另外一個天地,裏面的草木稀疏,比起外面茂盛的植被來顯得有些荒涼,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

“這特麼的什麼破地方?跟戈壁似得,我看不像是有什麼寶藏,不會是那小東西故意報復咱們,才把咱帶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要是這樣,等我再看到它非剝了它的皮不可!”林立打量着四周罵罵咧咧道。

我聽到他的這些話之後,眉頭就是一皺,果然狗改不了吃包子,這種人就是欠教訓。不過我還是忍下來了,總不能爲了幾句話而出手打人。

“先往裏走走看看。”我說了一句,便朝着這山澗裏面走去。

衆人剛走了沒多久,便聽到四周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是聽的清楚。

“老牛,你有沒有聽到四周有什麼奇怪的聲音?”我對老牛問道。

老牛聽了一會兒之後,說道:

“聽到了,是不是‘春’天老鼠刨‘洞’的聲音?這山裏老鼠太多。”

“啊!!”就在這時,一直跟在我和老牛身後王文琪突然慘叫了一聲。

我聽到後,忙回過頭看去: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你……你們看那是什麼?!”王文琪低着頭指着自己腳下的一樣東西哆哆嗦嗦地說道。我和老牛走過去一看,在王文琪的腳下是一具早已風化的骷髏,原來王文琪她剛纔一腳踩到了上面,直接把這個早已風化腐爛的骷髏頭給踩成了碎片粉末。難道她會這麼害怕。 ?

“挖個坑把他給埋了,然後給人家磕個頭認錯。”我看着這個破碎的骷髏對王文琪說道。

之所以讓王文琪這麼做,我倒不是想故意想整她,而是自從當上鬼師之後,我見多了生死之事,所以才悟出了一個道理,只有懂得對死者或者死亡的敬畏的人,才能一次次躲開死神的召喚。

再說死者爲大,並且是王文琪她有錯在先,不小心把人家的屍骨給踩了個稀碎,磕頭認錯也屬應該,畢竟咱華夏人把自己的屍骨看得尤爲重要。

把那具踩碎的骷髏小心地掩埋起來之後,王文琪恭恭敬敬地給人家磕頭認錯,這才站起來看着我問道:

“張野哥,現在沒事了吧?”

我點點頭,便招呼衆人繼續朝着山澗深處走去。

還沒走出幾步,便又聽見身後有人發出驚呼,我忙回頭一看,原來在雷子和王文琪他們的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隻巨大的山蠍子!

那山蠍子整個身子黑的發亮,背面復有頭晌甲,其上密佈顆粒狀突起,整個身子足有二三十公分長,站在雷子的面前如臨大敵般鉤尾高高豎起,看它那樣子是把雷子當成了死敵,隨時都有可能對他進行攻擊。

這麼大的山蠍子我倒是頭一次見過,不過這蠍子都有晝伏夜出的習‘性’,而且不喜陽光,這個蠍子怎麼中午頂着太陽出來?

“雷子,你先別動,這隻蠍子八成有劇毒,千萬別‘激’怒他。”這時老牛輕聲對雷子說道。

雷子聽了老牛的話後,只是點了點頭,話都沒敢說一句,雙眼一隻盯在那隻巨大的蠍子身上,生怕一不小心這隻巨大的蠍子就會對他進攻。

我也仔細觀察過這隻蠍子,雖然具體品種我分不清,不過從它那細小的鉗子,粗大的尾巴,這些特徵足以證明在雷子面前的那隻巨大的蠍子帶有劇毒!

老牛囑咐了雷子幾句之後,然後看着這隻碩大的山蠍子下意識的反應便是開槍‘射’殺,這蠍子目標大,很容易集中,所以老牛當即便從背後那出了獵槍,擡胳膊瞄準就要扣動扳機。

誰知老牛雖然反應不慢,那隻山蠍子卻是更快,它長這麼大,也算是半個人‘精’了,猛然感覺到老牛對他有威脅,猛然掉轉蠍尾,一股漆黑的毒汁似水箭般噴向了老牛!

這一突然的變故,把衆人都嚇了一跳!這蠍子還能跟眼鏡王蛇一樣噴‘射’毒液?!

老牛也是忙放下獵槍,御氣跳到一旁躲了過去。

“臥槽! 只待你來成佳期 老野,這他孃的是什麼蠍子?怎麼還能噴‘射’毒液?!”老牛也被這蠍子剛纔那一下給驚的不輕。

“先別說沒用的,趁它還沒攻擊,趕緊開槍!”我對老牛喊道。

老牛聽到之後,也不含糊,再次舉槍瞄準,扣動扳機,朝着那隻巨大的山蠍子就是一槍!

隨着這聲槍響,子彈擊中了那隻蠍子,直接把它的前面的那對鉗子給打斷了一隻。

那隻蠍子被老牛擊中之後,一個勁的翻滾,而且還發出一種窸窸窣窣的聲音,就和我們之前剛進這山澗聽到的那種聲音一樣。

不過此刻我卻管不了那麼多,接着對老牛喊道:

“老牛,再給它補上一槍,直接把它給解決了!”

“瞧好吧!”老牛說着再次舉槍對準了那隻蠍子,可是當他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我突然從老牛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異樣的微笑……

老牛又發什麼神經?這個時候笑什麼?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讓我驚訝的一幕發生了,只見老牛直接把槍口一轉,對準了我!

“老牛,你幹啥?! 野蠻王妃:就是這麼囂張 腦子斷絃了是不?你他孃的瞄準我幹啥?!”我看着老牛問道。

就在我對老牛喊話的同時,我發現老牛右手的食指竟然開始扣動扳機了!

“牛大哥,你怎麼了?!你沒事吧?”這時後面的衆人也看着老牛這怪異的舉動問道。

“砰!”一聲槍響,老牛直接朝着我開槍了。

還好我提前有所準備,還沒等老牛開槍,身形早已掠了出去,躲過了老牛這一槍。

“老牛你他媽幹啥?!短路了是吧?!你朝着老子開什麼槍!差點打着我!”我躲過老牛這一槍之後,看着他大聲罵道。

但是此刻的老牛如同着了魔一般,似乎根本就聽不見我說的話,嘴角上一直帶着一絲詭異的笑容,熟練的拉槍栓,再次對着我瞄準了起來。

我不敢大意,忙聚氣打開龍紋紅眼,沒等老牛開槍,身形便朝着他那邊快速掠了過去。

還沒等我靠近老牛,我便看到他開始扣動扳機,我忙停住身形,朝着左邊跳了過去,再次趕在他開槍之前,躲了過去。

這一槍的子彈是擦着我後腦勺飛過去的,驚出了我一身冷汗,落地的時候,差一點兒一個沒站穩摔倒在地上。

“老牛臥槽!你他媽有病是不是?!你睜大眼看看我是誰?!你在朝着誰開槍?!”我停下身子,看着老牛大聲罵道。

老牛依舊好像沒有聽到我的話,再次熟練的上子彈,拉槍栓,舉槍瞄準。

而他這一次舉槍,讓我心裏就是咯噔一下!整個都反了過來。

因爲老牛這次舉槍瞄準的人不是我,而是一直站在一旁早已嚇傻的林立他們幾人!

林立他們幾個見老牛朝着他們那邊瞄準,一個個的都四散逃去,而雷子則是嚇得整個人都趴在了地上。

不對勁!老牛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現在的情形容不得我多想,要是耽誤這幾秒,可能就出人命了!

所以我忙聚氣朝着老牛那邊掠了過去,靠近老牛的時候,我直接一腳就把他連人帶槍的踹飛了出去。

被我踹飛的老牛從地上爬起來之後,槍也不撿,直接朝着我來了一個餓虎撲食,整個人就朝着我壓了過來!

我忙躲到一旁,老牛趁機‘逼’近了過來,對着我的腦袋就揮出了一拳!

我身影一退,再次躲避,看着老牛一個勁輪番對我揮拳,我只得躲避,因爲我知道現在的老牛一定是遇到什麼事了,八成是被某種東西‘迷’‘惑’住了心神,所以我絕對不能還手,要是傷到他,後悔都來不及。

一邊躲閃老牛的各種猛攻,我一邊仔細的觀察着四周,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控制住了老牛的心神,難道又是五行邪教的人來搗‘亂’?

御氣在四周看了一圈兒之後,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人的影子,看來這問題就出在附近。

附近?難道是……

剛想到一點兒頭緒,我便感覺面‘門’迎來一陣勁風,接着老牛的大拳頭就朝着我的腦袋打了過來。

我見這一拳來勢兇猛,忙頭一歪躲了過去,誰知我這一拳剛躲過去,老牛的第二拳便朝着我的肚子打了過來。

無奈避無可避,只能硬抗,只好御氣抵擋。

“砰!”

老牛這一拳結結實實地打在我的肚子上面,直接把我打的倒退出去數米。我彎腰捂着肚子,只感覺裏面一陣翻江倒海,疼的直不起腰來。而同時,老牛沒等我喘息,再次朝着我撲了過來! ?

我一咬牙,御氣跳到一旁,躲了過去,沒等老牛靠前,我朝着剛纔被老牛用獵槍打斷鉗子的那隻山蠍子看了過去。,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只看到它此刻正在有它的粗大的尾刺反覆不斷的摩擦着他的脊背,而那窸窸窣窣的聲音,正是由這種蠍子摩擦所發出的。

看到這一幕後,我心裏多半有數了,估計老牛現在這種情況,應該是這隻巨大的蠍子造成的。

對面的美人師傅估計也是看到這場景,才輕飄飄的吐出一句話。

Previous article

賈仁義和黑暗教皇一夥人齊齊倒退一步,滿臉警惕地看着趙小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