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輕輕的一句,冷又飽含着期待。

“回王爺,明月山莊母子四人和沐雲軒去了雲城,還有就是,三個孩子是沐雲軒的……。”

“砰……!”君臨天面前的硯臺被他掃落在地。

一雙深邃的雙目光射寒星,真如自己猜想的那般,蘇紫陌當時不但沒有死,還入了洞房,兩個人早就計劃好了的嗎?

這些年,沐雲軒都把蘇紫陌藏了起來嗎?

各種疑問出現在君臨天的腦海裏,讓他的身子怒的微微顫抖。

雅芙在一邊低着頭,什麼都沒有說,一個微不足道的女人,也值得王爺如此暴怒嗎?

蘇紫陌?那個自己從來沒有放在眼裏的女人,王爺現在的表現到是有些出乎她的預料。

“還查到了什麼事情?”

“王爺,蘇紫雲和解冷嬋被解家救出來了。”

“那個踐人命還真大啊?”

君臨天抿着薄脣,目光一片毒辣。

要不是看在解家支持他的份上,他會親手殺了那個女人。

“雅芙,你過去看看蘇紫雲,看看有什麼能幫她的地方,那個女人先留着,本王還有用。”

“是,王爺,雅芙稍後就過去。”

蘇紫雲,已經是一顆棄子,她已經不用擔心了。

雲城地牢,沐雲軒和蘇紫陌站在牢房外。

看着因爲毒發而痛得滿地打滾的凌秋水。

蘇紫陌臉上沒有一絲動容。

子虛道人在一邊急得滿頭大汗。

“水兒,你忍着點,忍過去就會沒事的。”

縱然是知道女兒中了毒,但是被關在大牢裏,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怎麼樣?凌秋水,這毒的滋味和你給本莊主下的噬心蠱有過之而無不及吧!”

蘇紫陌冷冷的聲音想起,父女兩人這才注意到他們的到來。

凌秋水猛的停止了因疼痛而滾動的身體。

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蘇紫陌。

猛的偏頭看到沐雲軒,她快速的別開臉,她不要沐雲軒看到她現在的樣子。

縱然心裏很,但是對沐雲軒,她心裏依然有情。

“聖主,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兒吧!她每天都這樣的痛苦,他我這個做父親的看在眼裏心如刀割啊!”

子虛道人被關了幾天,明顯的老了好幾歲。

“只要你說出當時冥婚的時候,在棺材裏放在的那瓶藥汁是什麼?本莊主馬上給凌秋水解藥。”

清冷的聲音,不帶任何情緒,清亮的雙眸裏,不帶任何色彩。

蘇紫陌也不囉嗦,直接說出來意,至於凌秋水,她是自找苦吃。

子虛道人目光閃了閃,眼尾掃像蘇紫陌。

“莊主此話當真?”

“你覺得在這個時候本莊主會有閒心來逗你玩嗎?”

蘇紫陌的聲音有了起伏,明顯的聽得出怒氣。

沐雲軒眼皮擡了擡,性感的脣角輕啓:“說吧! 醜女神醫:農門太子妃 當時放在棺材的是什麼?”

“是巫族裏用來舉行冥婚的一種特殊的還魂湯。”

子虛道人垂着頭,他現在只能實話實說,要不然,以沐雲軒的性子,他真的會殺了他們父女兩人的。

“裏面有什麼毒素在裏邊?”

-本章完結- “你們想知道這個幹什麼?”

子虛道人心裏有些疑惑,腦海裏突然閃過一個可能,難道當時那瓶還魂湯被他們吃了?

“你不用知道爲什麼?只要回答本座的問題便可,但是在回答之前,子虛道人可要想好了在回答。”

沐雲軒貌似漫不經心的說道,但是那臉上滿是警告。

子虛道人只需一眼就明白了沐雲軒的意思,雖然心裏想有此保留,但是因爲沐雲軒的警告,他如今的亦是案板上砍骨頭,任人宰割。

“那裏面的確有毒,是毒蟾蜍魔獸鄂下毒素,混合情花靈草淬鍊而成的還魂湯,自古巫族冥婚的習俗,都會在冥婚的時候使用。”

情花靈草?蘇紫陌眼眸裏閃過一絲怒氣,那情花靈草有催情的作用,難怪沐雲軒當時……。

“解藥。”

沐雲軒眼眸裏殺意波動,聲音更加冷冽。

“無解藥。”子虛道人不加思索的快速回答道,自古以來,沒有人研究過還魂湯的解藥。

“這是解藥。”蘇紫陌也不食言,把解藥送扔大牢,知道不用在問下去,轉身就走。

沐雲軒冷冷的看了子虛道人一眼,也跟着轉身離開。

直到看不到兩人的身影。

重生之剎那芳華 子虛道人才撿起地上的解藥。

“水兒,喝了它,喝了她你就不會痛了。”

凌秋水狼狽不堪,目光凌厲的看着子虛道人手中的瓷瓶。

“爹爹,那個踐人會那麼好心,給水兒真的解藥嗎?”

說完,凌秋水死死的咬住下脣。

她凌秋水也有落到這種地布的時候,從小被爹爹安排好一切的她,是地下巫宮的宮主,在巫族邊界,有自己的勢力,享受着別人享受不到的榮華富貴,爲了一個眼裏沒有自己的男人淪落到這個地步,真的值得嗎?凌秋水不由得捫心自問。

“水兒,我們現在除了相信他們別無選擇。”

子虛道人打開瓶塞,一股淡淡的香味撲鼻而來,心頭不由一喜。

“水兒,這是蝕骨草的解藥,快喝了它,喝了它你就不會在痛苦了。”

子虛道人一臉激動。

“嗯!”別人不相信,自己的父親,凌秋水是最相信的,凌秋水結果來,一飲而盡。

自從那天被爹爹救出來後,又被沐雲軒關在了這地牢裏,她就被蘇紫陌下的蝕骨草毒吞噬着身體,每次疼痛如萬蟻噬心,讓她生不如死。

“爹爹,你說他們想知道還魂湯的毒素幹什麼?”

吃了解藥之後,凌秋水感覺身體裏的疼痛正在慢慢減輕,心裏這才放心下來。

蘇紫陌,只要我凌秋水有機會出了這地牢,必是你的死期。

凌秋水衝血的眼眸裏一片陰毒,她得不到的男人,別人休息得到。

“這個爹爹不知道,爹爹是剛到皓月國京城就聽說你出事了。”

“難道是蘇紫陌的女兒?”

凌秋水突然想起了那個病怏怏的女孩,她只恨自己當時心軟,沒有殺了她,她應該果斷一點,讓蘇紫陌痛苦一輩子的。

“雲軒的女兒?”

子虛道人沉思了一會,“很有可能,那那毒蟾蜍的毒素的確會遺傳。”

子虛道人混濁的眼眸裏快速的閃過一絲光芒。

“剛剛我們錯過了一個出去的好機會了,在怎麼說都是沐雲軒的女兒,對於我們來說,可是做大的籌碼了。”

子虛道人一錘定在牆上,心裏悔恨交加,他剛剛應該問清楚的。

凌秋水也是一臉晦暗,剛剛她應該早一點想到的。

“娘子,你不用太擔心了,有師叔在,馨兒不會有事的。”

一路走出來,蘇紫陌一句話都沒有說。

沐雲軒有些擔心的看着她,子虛道人只是說沒有解藥,並不是無解之毒。

蘇紫陌不想出聲,閉了眼眸。

猛的睜開,一羣黑衣人黑壓壓的站在他們面前。

“沐雲軒,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帶頭的黑衣蒙面人聲音有些蒼老,聽起來年紀應該不小了。

蘇紫陌冷冷的睇了沐雲軒一眼。

“我就說吧!跟你在一起絕對我們好事發生,這風高夜黑的,這些殺人的勾當也只有在你們這深宅大院裏纔會發生。”

蘇紫陌深深的諷刺道,走道上,可能是因爲沐雲軒知道她怕黑,特意令人掛滿了一排排燈籠,照的如白晝,蘇紫陌的心裏充滿了感動,可是擡頭看着沉黑的夜空,她心裏還是有些打鼓。

“娘子,那是爲夫太優秀了,總是有人掛記着。”

沐雲軒得意一笑,理直氣壯,就是夜晚,依然的光華瀲灩,甚至在燭光的映襯下,更加的驚豔絕絕。

那深沉的黑眸看着對面的黑衣蒙面人卻是滿眼的殺意,這些王八蛋總是在不該出現的時候出現,破壞了他和他娘子獨處的機會,一個都不能留。

“青楓。”

沐雲軒沉悶的喚了一聲。

青楓如鬼魅一般的出現。

讓數十個黑衣蒙面人瞪大眼睛。

這人就在這周圍,他們早就發現他們的蹤跡了。

“聖主。”

青楓恭恭敬敬的喊道。

“手腳麻利一點,別驚到夫人。”

“是,聖主。”

青楓轉身,手向空中揮了揮。

子默和錦程,沐雲寒,帶着一批護衛出現。

“殺!”沐雲軒性感的薄脣裏輕輕吐出一個殺字。

卻讓人感覺到了死亡在即。

頓時,現場一片刀光劍影,都是玄氣高手,力量重而不散,直接將氣力凝爲一個點上,讓人看向虛幻虛實。

特別是青楓,子默,錦程,沐雲寒,動作嫺熟,動作狠而準,時不時傳來黑衣蒙面人倒地身亡的聲音。

“哇!爹爹,你這裏晚上都這麼熱鬧啊?”

蘇齊洋溢着小臉,揹走小手,和蘇櫟兩人飛身落在沐雲軒和蘇紫陌的身邊。

沐雲軒正想回答,突然一道冷冷的聲音從耳邊穿過。

“齊兒,你怎麼知道這裏一向都這麼熱鬧的?”

蘇紫陌眯眼眸冷眼問道,那凌厲的眼眸,有道是齊兒不說實話,她就不善罷干休的樣子。

蘇齊眼眸微瞪,心裏咯噔一下,糟了,又說漏嘴了。

粉雕玉琢的小臉上,那嵌着一雙如寶石的大眼,瞬間轉了轉。

狡猾一笑,太好的看着蘇紫陌。

惹愛成癮:邪少的純情萌妻 “孃親,齊兒也只不過是是隨口說說。”

“那你能不能告訴孃親,凌秋水臉上是怎麼回事呢?”

蘇紫陌語氣陰森可怕。

蘇齊縮了縮小肩膀,一雙小手微微緊收,完了,完了,孃親看出來了。

某小孩瞬間欲哭無淚,他悠哉悠哉的小日子自此結束了。

“孃親。”蘇齊哭喪着臉……。

“不過齊兒你這次做得好,那個女人就該給她點教訓。”

輕飄飄的聲音,霎是好聽。

蘇齊瞬間怔了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孃親,他是不是出現幻聽了,孃親居然說他做得好!

沐雲軒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臉蛋,又軟又滑。

“齊兒,櫟兒,你孃親誇你們做得好呢?”

沐雲軒話一出口,就被蘇櫟瞪了一樣。

孃親的樣子是在誇他們做得好嗎?

他這一說,倒也把他給出賣了。

果然,蘇紫陌那蘊藏着怒氣的聲音又飄了過來。

“孃親一向貼心懂事的櫟兒也參加了嗎?”

蘇櫟一聽,好看的眉頭輕攏。

“孃親,櫟兒去幫忙。”

說完,小小的人兒已經飛身到了黑衣人中間。

沐雲軒和蘇齊這才後知後覺的明白孃親的意思,父子兩人快速的相視了一眼。

父子倆人都看着蘇紫陌,討好的笑了笑。

“孃親,齊兒也過去幫忙。”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他已經看到孃親眼眸裏跳動着的火花了,要是在讓孃親知道姬煜兄妹兩人的事情,孃親一定會把他當成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的,到時候他的屁股只有開花的份。

“娘子,我……。”

“你想把老孃一個人丟在這裏嗎?”蘇紫陌咬牙切齒,這黑燈瞎火的,她可不想湊熱鬧。

沐雲軒笑了笑,柔聲說道:“娘子,怎麼會?爲夫當然是要留下來保護娘子的。”

蘇齊兄弟兩人的加入,更是激發出黑衣蒙面人骨子裏的那一股兇狠,竭盡全力的廝殺,雲城的護衛也倒地了不少。

沐雲軒好看的眉頭緊蹙,這些黑衣蒙面人到底是什麼人?修爲比之前的都高。

“呼!”蘇齊應付得有些吃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這些黑衣蒙面人的修爲都太讓人感覺到匪夷所思了。

大多數都是金玄期六階以上的高手,不過以他們的資質,沒有這麼高的修爲,應該是吃了增階丹藥。

那孩子卻急得快哭了:“不是,我爹身上起了爛瘡,疼得滿炕打滾呢!”

Previous article

這事處理的極爲隱蔽,不少參會的易家族人紛紛大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