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即,幾名強壯的鎮民涌上去將小丑控制住,往中間拖着。

小丑沒有反抗,更沒有生氣,依舊笑嘻嘻的揹着臺詞,“燒死我?這就是你對策?”

“燒死你所畏懼的?燒光不受你控制的?哈哈哈……”

小丑大笑起來,“克里斯貝拉,你可以的,你用這些鎮民的恐懼來控制他們,三十年前,你唆使他們燒死了一個無辜的女孩阿蕾莎,現在又要來燒死一個想要喚醒你們的人?”

“不管你們燒死多少人,也無法自欺欺人的否認你們的罪行!更無法否認阿蕾莎曾經經受的痛苦!”

這時候,小丑已經被拽到了克里斯貝拉的面前。

克里斯貝拉平靜的看着小丑,“惡魔,那個女孩和你一樣,是罪惡的化身!”

“NoNoNo……”小丑搖着腦袋,一臉滑稽的認真,“你纔是罪人,殺人犯!劊子手!你故意醜化無辜的阿蕾莎,讓她受盡折磨,現在你又害怕阿蕾莎的復仇。你們所謂的信仰就是自欺欺人!終將爲你們帶來滅頂之災!”

小丑嘲諷的看着克里斯貝拉,說出了最後一句臺詞,“別騙自己了,你現在就站在地獄的門口,孤立無助,因爲上帝早就拋棄了你們!”

嗤!

完美至尊 忍無可忍的克里斯貝拉就如電影裏一般,抽出了隨身的匕首,狠狠的刺進了小丑的胸膛!

連侯美伊全力都無法傷害到的小丑身體,卻被這一刀輕易的刺穿!

鮮血,染紅了匕首,小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看着小丑的笑臉,克里斯貝拉一個哆嗦抽出了匕首,鮮血順着刀尖滴落在地板。

啪嗒!

啪嗒!

這是黑暗降臨的前奏…… 沒有什麼讓人頭皮發麻的BGM響起,只是一片安靜。

黑暗安靜的蔓延。

無數碎片剝落、飛舞,教堂裏的光,被黑暗漸漸吞噬。

中央的火盆坍塌了,露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一根根鐵蒺藜猶如觸手怪的觸手,自深坑中慢慢浮出,愈來愈多。

最終,一團密集的鐵蒺藜託着一張病牀浮在了教堂半空,被燒的面目猙獰的阿蕾莎,靜靜的注視着教堂裏所有人,所有的……仇人!

黑暗阿蕾莎也現身,站在坑洞邊緣,微笑着看着這一切。

看清阿蕾莎面孔的一瞬間,教堂裏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而下一秒,隨着第一聲尖叫聲響起,那些對阿蕾莎心懷恐懼、恐懼着自己曾經罪惡的寂靜嶺鎮民如同炸了窩的老鼠,尖叫着四處逃竄,想要遠離阿蕾莎,想要遠離這張契刻着他們難以饒恕罪行的臉。

忽然!

圍繞着阿蕾莎的那些鐵蒺藜動了!猶如蟄伏已久的毒蛇撲向早已盯上的獵物,迅如閃電!

一條條鐵蒺藜揮舞着纏向一個逃跑的寂靜嶺鎮民,將他提到了半空,隨即數根鐵蒺藜向四面八方一扯……尖叫聲戛然而止,那位寂靜嶺鎮民,被分屍成一塊塊細小的血肉四下飛濺!

全身的血液如同雨點般落下,站在下方的黑暗阿蕾莎張開雙臂揚起頭顱,沐浴在這血雨當中,一臉的舒爽。

復仇的感覺,真特麼爽歪歪!

這不過是個開端。

這些在寂靜嶺苟延殘喘三十年的罪人,根本不是阿蕾莎一合之敵,只能毫無反抗之力的被屠殺着……

教堂裏掀起腥風血雨。

五個玩家縮在最角落,面色發白的看着這一切,他們都不是新手了,但寂靜嶺這樣慘烈的場面,在恐怖電影裏也是極少見到的。

小丑對屠殺這些手無寸鐵的寂靜嶺鎮民並沒有興趣,雖然阿蕾莎復仇的場景很壯觀,但他也無暇欣賞,外面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殺死主人格,成爲黎曉曉身體的唯一主人,這對他而言比任何事都重要。

以他現在的實力,殺死黎曉曉的主人格是十分輕鬆的事情,阿蕾莎已經開始享用她勝利的果實,接下來,輪到他了。

他轉身朝教堂外走去。

看到小丑出了教堂,林直一和井月光都鬆了口氣。

對付阿蕾莎和黑暗阿蕾莎已經夠兇險的了,如果再加上這個能把輕而易舉侯美伊打成重傷的小丑,他們還玩個屁,趕緊的洗洗睡了得了。

好在這小丑似乎對屠殺鎮民和對付他們這些玩家都沒有興趣。

目送小丑踏出教堂的門,井月光掏出了封印之書,一臉肅然,“開始吧!”

林直一點點頭,深吸一口氣,腳尖點地一躍而起,眨眼間穿過羣魔亂舞的鐵蒺藜落在阿蕾莎的病牀上。

病牀上的阿蕾莎眼睛一眯,附近幾根鐵蒺藜飛速的纏向林直一!

林直一身上蕩起金色光芒,凝聚出一個蛋形的護罩將他嚴密的保護起來,那些鐵蒺藜纏繞着護罩發出令人牙齒髮酸的咯吱聲,卻無法傷到林直一分毫。

阿蕾莎面無表情。

但她控制的那些鐵蒺藜,除了追殺寂靜嶺鎮民和託着病牀的,全部都涌向林直一,瞬間在空中纏成一個鐵蒺藜球,緊緊勒着林直一。

從外面看,已經完全看不到林直一的身影了!

包括侯美伊在內,其他玩家都吃驚的看着這一幕,他們沒想到林直一不去攻擊相對好殺的黑暗阿蕾莎,反而去挑釁無敵的阿蕾莎本體……腦子秀逗了嗎?!

這下子,他要完蛋了吧!

侯美伊如是想着,轉頭看井月光,卻發現井月光不見了!再張望四周,到處都看不到她的人影,井月光消失了!

“不好!”另兩個玩家齊齊驚呼,一個摘下背上的盾牌護在身前,另一個捏緊了手中的黑色短棍,滿臉緊張。

因爲林直一企圖攻擊阿蕾莎本體的緣故,他們這些原本被阿蕾莎本體無視的玩家,也遭到了敵對!

兩根鐵蒺藜朝着站在侯美伊麪前的兩個玩家狠狠抽過來!

手持短棍的玩家實力稍強,眼疾手快一棍子抽在了襲來的鐵蒺藜上,竟將那根鐵蒺藜生生抽了回去,而另一個持盾的玩家就沒那麼好運了,連人帶盾一起被抽飛,在空中劃過一個弧線狠狠的砸在了教堂門口附近!

不過,這傢伙雖然實力不濟,但人倒是很機靈,見自己已經距離教堂門口不遠,立刻一個翻滾滾出了教堂,離開這個恐怖的屠宰場。

“次奧!沒義氣!”持短棍的青年氣憤不已,一邊緊張的防備着再度襲來的鐵蒺藜,一邊快速對侯美伊說,“快趴到我背上,我帶你出去!這兒沒法呆了!”

侯美伊傷勢也只是恢復了四五分,但逃跑還是沒問題的,她一隻腳輕輕一躍跳到了青年的背上,同時抽出自己的魔法杖,“你防着前面,我防着後面,一起殺出去!”

“嗯!”

好在阿蕾莎抽調了大部分的鐵蒺藜在對付林直一,侯美伊和青年玩家才得以有驚無險的逃出了教堂。

阿蕾莎並沒有太在意。

整個裏世界都是她的地盤,雖然她本體無法動彈行動不方便,但外面還有鐵頭哥呢!

先把眼前這個膽大包天的傢伙殺死再說!

就在阿蕾莎本體的全部注意力放在林直一身上時,之前消失不見的井月光忽然出現在阿蕾莎牀背後!

她一手抓着牀頭固定身體,另一手捧着一本展開的無字書,狠狠的摁在了阿蕾莎的臉上……

頓時!!!!

整個教堂,彷彿時間凝固了一般。

這一瞬間,所有在瘋狂舞動的鐵蒺藜,都靜止不動了。

封印之書泛起血紅的光,井月光大喜,成了!!

她握着封印之書向後一仰,飄然退去。

隨後,鐵蒺藜流水一般的全部縮回到阿蕾莎身邊,裹夾着阿蕾莎的病牀快速的退回了坑洞內,眨眼間便消失無蹤。

與阿蕾莎本體一同離開的,還有裏世界。 轟!

一團耀眼的綠光衝破了地獄荊棘的圍困,站在吳楓面前熊熊燃燒。

這團火,自然就是黎曉曉。

此時黎曉曉周身燃燒着熊熊綠焰,左手持叉,右手持刀,刀叉的火焰比以往濃烈數倍,就連黎曉曉的雙眼之中,也跳動着兩團火焰。

吳楓和黎曉曉目光相對,便被黎曉曉此時的形象結結實實嚇了一大跳!

他從未見過這樣的術法!

“你以爲,你等級比我高,就能穩贏我?”黎曉曉此時氣焰滔天,冷冷注視着吳楓,臉上掛着嘲諷的笑,“你以爲,我每次副本都收穫幾十萬靈幣,是因爲運氣好?”

“你以爲,王瀟南心甘情願的加入我的團隊聽我指揮,是因爲他對我有什麼企圖?”

“你以爲,我成爲我這個團隊的領袖,是因爲我現實中的身份?!”

一連串氣勢洶洶的問句,讓吳楓有點懵逼。

他對黎曉曉的實力印象,還停留在林中小屋副本中、黎曉曉和師無一被一棵樹妖追的如喪家之犬那個時候。

那時候,他是計劃殺掉黎曉曉的,只是因爲一些巧合而沒有成功。

最後,對黎曉曉言聽計從的柯鴻宇獲得了上古之神的身軀,讓他打消了殺死黎曉曉的念頭。

在吳楓的心裏,黎曉曉的利用價值陡然提升,所以之後他便改爲接近交好黎曉曉。

這次邀請黎曉曉一起組隊刷副本也是交好的策略之一,只是他沒想到黎曉曉進入這個副本竟然是爲了除心魔,而且,他的心魔獲得了黑暗阿蕾莎的幫助,變得無比強大!

吳楓從來不是一個迂腐的人,在判斷出黎曉曉終究會被他自己的心魔殺死,由心魔佔據他的身份後,吳楓很果斷的就投敵了。

這種二五仔的行爲並未讓吳楓有什麼心理負擔,他本就是趨利避害爲先的那種人,如果不是這樣的‘聰明’,他恐怕早在新手期就死了。

什麼友情道義?哪裏比得上活着重要?

決定站在小丑那邊的時候,他就已經不在乎對黎曉曉痛下殺手了。

剛剛那一波攻擊,他可完全沒有留手,對黎曉曉完全是VIP待遇,就是抱着一擊絕殺的心思,也算是對小丑的投名狀。

黎曉曉不清楚寂靜嶺的規則,吳楓卻是清楚。

其實玩家‘穿越’進來之後第一站是在寂靜嶺現實世界的,然後靈魂被系統拉進了表世界,只是這個過程非常非常短暫,也就是一瞬間的事兒,短到所有的玩家根本無法察覺。

等到他們完成任務脫離副本,也是先回到寂靜嶺現實世界的身體中,然後再傳送出電影世界的。

所以,他們現在都是靈魂狀態,只要殺死了黎曉曉主人格的靈魂,那麼小丑就能順理成章的佔據黎曉曉的身體代替他的身份。

而他吳楓,便能取代王瀟南,成爲這個更加強大的黎曉曉最好的朋友。

本來一切都應該很順利纔是。

而吳楓萬萬沒想到,黎曉曉主人格的實力竟然會比林中小屋副本時候提升那麼多!!

這才過了沒多久啊!在進入寂靜嶺副本之前黎曉曉頂多打了一個副本吧!怎麼可能忽然變得那麼厲害?!

開掛了嗎?!

心裏有些吃不準黎曉曉的底牌,吳楓便沒有再次出手,只是召喚出幾棵地獄食人花擋在身前。

黎曉曉一步一步腳步堅定的走過來,臉上露着強大的自信,嘴裏繼續說着;

“你以爲,我比你等級低,就殺不了你嗎?!”

語氣中,殺氣四溢,讓吳楓的小心肝忍不住砰砰直跳。

主要是,黎曉曉現在的造型太唬人了啊!讓他不得不防!

話音落,殺招出!黎曉曉舉起火焰叉猛地朝着吳楓投擲過去!

火焰叉離手,不若以往,而是化作了一條綠色惡龍,帶着漫天火焰、咆哮着撲向吳楓,聲勢浩大!

吳楓絲毫不敢怠慢,瞬間召喚出幾棵奇異的大葉植物,數十片巨大的葉片將他團團包裹,抵抗黎曉曉的這一波火攻!

轟!

幾棵食人花首當其衝受到了衝擊,倒仰着匍匐在地,隨機火龍狠狠撞在了葉片上,啪的濺成了漫天煙花。

嗯?

吳楓感覺有點不對勁,幾棵食人花都只是受了輕傷,除了暈頭轉向外並無大礙,而他用來防禦的大葉植物更是隻傷了一片葉子。

嘩啦啦,葉子撤開,露出滿臉疑惑的吳楓。

如果這是一本漫畫,此時就該給吳楓面前空蕩蕩的地方一個特寫。

黎曉曉呢?!

吳楓滿臉懵逼。

剛剛還是一副要和我決一死戰的模樣,怎麼轉頭人就跑了?!

搞半天,你特麼在逗我玩?!

MMP!

“哈哈,裝了逼就跑真刺激!!”黎曉曉一邊狂奔一邊樂呵呵的嘀咕着,“我等級比你低,還真殺不了你哈哈哈哈!”

吳楓猜的沒錯,黎曉曉剛剛的確是在虛張聲勢,他的確在同級別的玩家裏算是厲害的,他也的確可以越級殺人,比如江雪兒就是個很好的栗子。

但越級殺人也要看天時地利人和的,這會兒可不是恐怖遊輪那個特殊的環境,況且吳楓比江雪兒厲害多了。

況且那個小丑就在教堂裏,隨時可能出來幫吳楓一起對付他,等二打一的時候想逃就沒那麼容易了。

所以黎曉曉只能先戰略性撤退。

教堂門口。

吳楓正發愣呢,小丑走從教堂裏蹦了出來,左右看看,問,“我的主人格呢?”

“跑……跑了……”吳楓愣愣說道。

“我以爲,你就算殺不了他,困住他也是很容易的事兒。”小丑笑嘻嘻的看着吳楓。

那笑容,讓吳楓有些羞惱,“那小子太狡猾了,我上了他的當!”

“是聰明,不是狡猾。”小丑糾正道,“其實也在我意料之中,如果連你都應付不了的話,怎麼配做我的主人格呢?”

吳楓:……

“行了,教堂的事了了,我們去追我那聰明的主人格吧!寂靜嶺就那麼大,他無處可逃。”小丑笑嘻嘻道。

吳楓點點頭,跟着小丑去尋黎曉曉了。 咚!咚!

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正要跟着小丑離開的吳楓心臟隨着那腳步聲顫兒顫兒的。

是鐵頭哥!

一道魁梧的身影從黑暗處走出來。

吳楓剛想撒腿就跑,卻見那鐵頭哥好像沒看見他和小丑似的,目不斜視(?)的朝着教堂門徑直走去。

雖然腳步依然穩健,卻無端給人一種匆忙的感覺。

“看來教堂裏出事了。”小丑瞟了一眼教堂,卻沒有理會的興趣,笑嘻嘻道,“不關我們的事兒,咱們走吧!”

吳楓一邊走,一邊扭頭看,恰好看到一個持盾的玩家從教堂裏跑出來,不知道是太害怕還是太緊張,走到臺階前竟然一腳踏空,咕嚕嚕的便順着教堂高聳的臺階徑直滾到了地面,摔了個七暈八素。

待那個玩家回過神來,一擡頭,便剛好對上了鐵頭哥的鐵頭。

四目相對(?),持盾玩家下意識的舉起了手中的盾。

不過,鐵頭哥並沒有用手中的四十米大刀去驗證一下那盾的防禦力,而是伸出蒲扇大手一把將那玩家拎了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扯掉了那青年全身的衣物,露出兩瓣白花花的翹臀。

那青年拼命掙扎着,一邊發出尖厲的慘叫聲,他明白,接下來迎接他的是什麼。

吳楓別過頭,不想再看。

鐵頭哥抓住了青年胸前的皮,手法嫺熟的一揉、一拽!

撕拉!

尷尬的舉起手,咧嘴喊著:「那啥,不好意思啊,讓你們失望了。」

Previous article

一路無話,我們在天黑的時候到達了神祕的湘西——一個小小的集鎮,這個集鎮的名字叫做神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