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尷尬的舉起手,咧嘴喊著:「那啥,不好意思啊,讓你們失望了。」

噠噠噠……

話沒說完,子彈已經瘋狂的掃射過來,火箭彈也啵的飛射。唐宋嚇了一跳,整個人就像是彈簧一樣,刷的一下衝到天空中。

轟,轟!

海面炸開,浪花足足有十米高,可真是讓人發毛。

哪顧得上屁股光溜,唐宋咻的一下飛掠離開。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瞬間便抵達基地。隨後又一個衝刺,撞開基地內一棟樓的玻璃,衝到樓層裡邊。

玻璃碎片落下,唐宋更尷尬了,雙手趕緊捂著要害,老臉發紅。

裡邊有幾個人,都已經站起來,懵逼的看著他。其中一個,竟然是女兵!

縮著腦袋,唐宋很不好意思:「抱歉抱歉,我就是路過,路過而已……」

咻!

身影再度消失,順帶著卻是將一個男兵身上的一副給扒了…… 五分鐘后,唐宋出現在基地中央對面的一棟樓上。

看著對面誇張的一幕,著實哭笑不得。有必要麼,幾乎基地里所有的力量全都集結到中央大樓,很明顯大樓裡邊就是進入黑金監獄的通道。

無恥啊,槍跟火箭筒就算了,還特么有熱跟蹤炸彈,這是打算火拚啊!

沒等多想,對面一個中年人拿著喇叭大聲喊著:「閣下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攻擊我們聯邦基地?」

唐宋鬱悶的嘆了口氣,輕聲嘆道:「怎麼,不打算攻擊我?試一試又不吃虧,先打一波再說行不行?」

對面一幫人臉色發黑,說得倒是輕巧,可你丫實力這麼強,他們真不知道該怎麼打。關鍵是,基地好多人都分派出去了,鬼知道他會忽然出現在這裡!

中年人再次喊道:「閣下實力高強,為何非要跟聯邦作對?你殺了我們聯邦的將軍,還想怎樣?」

「不怎樣,」唐宋微微聳肩,「我不想殺他,他想殺我。我答應過人家,要解救黑金監獄里的人。要麼你們現在放出來,要麼我打過去。當然,也有可能他們會被淹死在裡邊。」

對面中年人不說話了,隔著大老遠都能看到他一臉的黑,都快氣死了。

唐宋雙手負立,學著之前那個高手,慢慢往前走。還別說,居然真能凌空走,這絕對是裝逼好招式!

踏著虛空,唐宋一步步慢慢走過去。無非就是將力量聚集到腳下,雖然消耗不小,可對他來說算不了什麼。

眼見著唐宋已經靠近到五十米開外,中年人才再次喊著:「我可以讓那些人出來,不過有個條件。你必須留在這!」

啵!

話沒說完,火箭彈已經飛過來,伴隨的還有密密麻麻的子彈。天空瞬間一片黑暗,可想而知有多少彈藥。

唐宋早有準備,迅速落下來,沿著地面往前飛掠。轉眼便到了人群前邊,周身涌動防護罩,毫不留情的衝過去。

嗤嗤……

防護罩就像是收割機一樣,撕碎前邊所有的障礙物。無論是人還是防護欄,全都被撕裂飛散。一幫人慌亂後退,沖著防護罩開槍。然而,並沒什麼卵用。

也就幾秒,唐宋衝到中央大樓,轟的一下將大門撞碎。裡邊還藏著好多士兵,被震碎的玻璃碎片激射,慘不忍睹。

後邊慘烈一大片,可唐宋並沒有回頭看。戰爭就是這樣殘酷,他給了機會,對方沒有珍惜而已……

站在大樓正中央,眉頭緊鎖的仔細感應。通道確實在大樓裡邊,只不過正在被封鎖。這幫人居然將通道口外的鐵門給焊死了!

一個閃身過去,唐宋掄起拳頭就轟。嘭的一聲悶響,焊死的鐵門凹陷,旁邊的牆壁崩碎。順著側面的裂縫將鐵門奮力拉扯開,裡邊通了。

不過唐宋沒那麼傻,這時候進去,搞不好敵人把通道封鎖了,那才悲催。再說了,下邊到底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

站在通道口看了一下,唐宋又轉身走出大樓。外邊死傷無數,活著的人也都往後撤退,絲毫沒有過來攻擊的意思。

這場景,似曾相識啊!

嘴角抽搐,唐宋趕緊飛梭到大樓頂上。定眼一看,心頭萬馬奔騰,趕忙閃身離開。

又是這種套路,炸大樓,打算把他壓死在裡邊!

轟,轟!

剛飛出去兩三百米,後方就傳來爆炸聲。山林顫動,整個中央大樓被炸得很崩塌了。

回頭看著飛揚的塵土,唐宋頭皮發麻。這下麻煩了,通道被封堵,下邊那些武神只怕死定了。

啵,轟!

爆炸依舊,火箭彈從左側的樓房發射過來。唐宋又往後退了一段距離,眉頭緊鎖的看著爆炸的大樓。

似乎有點不對,這中央大樓跟其他樓房之間都有一定的距離,炸起來剛好不影響其他樓房,這麼巧妙嗎?

忽然想到什麼,唐宋嘴角勾起弧線,閃身穿過飛揚的塵土,朝著基地左側飛掠而去。很快衝到左側一棟兩層樓房,不出所料,裡邊也是重兵把守,這裡才是真正的通道!

那些人並沒有意識到唐宋的到來,依舊保持警惕的嚴密防守。唐宋躲在旁邊另一棟樓的拐角,尋思著該怎麼處理。

黑金監獄應該是在地下,估計只有一個電梯下去。如果對方把電梯炸了,搞不好下邊就徹底封死。

得想個辦法,可不能人沒救到,反而把那些武神都坑死了。雖然跟他沒太大關係,可終究是答應過周泰的……

想來想去,唐宋還是覺得,現在不適合進去。地下監獄已經漏水,如果這時候再進攻,對方難免會魚死網破。最好的辦法就是,等!

反正大樓那邊已經炸得不成樣子,他們估計以為自己已經被掩埋,應該會做出下一步行動,先看看再說……

想著,唐宋躲到對面一個辦公室,用內力封鎖了自己的氣息。

不出所料,等了大概二十分鐘,小樓裡邊開始有動靜,一幫人被帶出來,手上腳上帶著鐐銬,頭上還蒙著黑袋。

讓唐宋驚奇的是,這些人並沒有失去力量,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身體似乎不聽使喚,非常僵硬的往前走。

依舊沒有過去,唐宋就躲在暗處看著。出去搜尋的隊伍也回撤了,全部都把守在那些被蒙頭的人周圍。好多輛軍卡停靠過來,那些人就像是木偶一樣紛紛上車,一點反抗都沒有。

奇怪了,按理說他們都是武神,內力都已經很強。如果是一般的毒藥,遲早會被內力消化,怎麼會這麼聽話?

遲疑著,唐宋忽然閃身出去。找了個落單的士兵將對方打死,然後拿了對方的裝備,戴上頭盔跟上隊伍。

「快,撤退。他肯定沒死,馬上轉移,轉移!」

跟著隊伍往外邊跑,因為匆忙,根本沒人注意到唐宋的混入。

他就想知道,他們到底使用什麼辦法控制這些武神。要知道,那可是兩百多個武神,居然能讓他們保存實力的同時,木訥得跟人偶一樣…… 沒了理智,變得兇殘的鬼僕們發出嘶吼聲,以詭異的姿勢向我們三個衝了過來。

“怎麼辦,這麼多鬼僕我們根本抵擋不了。”我着急的問道,不用說鬼僕數量衆多了,我現在抱着紙箱,行動不方便,只要動作稍微大一點,紙箱裏的蠟燭就會熄滅。

嘴裏含着的薑片被我和陳雅琪吐掉了,含了這麼久,薑片早就沒味了,還含着也起不了什麼作用。

Boss好霸道:萌妻鬥帝主 陳柏拿出先前對付河裏小鬼時用的那串鈴鐺,他嘴裏唸了幾聲什麼,然後開始搖晃了手裏的那串鈴鐺。頓時,鈴鐺叮鈴鈴的聲音就壓過了屋子裏傳出來的詭異笛聲,但那些鬼僕似乎不怕鈴鐺聲,就像是沒聽到一樣,依舊玩我們這邊衝來。

“沒想到女鬼用笛聲把鬼僕控制得這麼厲害,它們現在已經接近於失去理智的野獸了,你倆待在這裏太危險,一會你倆找機會離開。”陳柏皺着眉頭,臉色凝重的說道。

說完之後,出一個布兜裏抓了一把不知道是什麼的黑乎乎的粉末,也不管我和陳雅琪同不同意,就撒到了我倆身上。這黑乎乎的粉末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臭氣熏天,我一不小心吸了一點進去嘴裏,差點沒把我薰得吐出來,而且味道很苦,怪怪的。

“唔,這是什麼,怎麼這麼臭?”我趕緊騰出一隻手來捂住嘴巴,問道。陳雅琪也捂住了口鼻,眉頭皺着,一副受不了的樣子。

陳柏淡淡看了我倆一眼,說我倆最好還是不要知道爲好。說着,他也往自己身上撒了一些。

很快的我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那些原本已經快要衝到我們面前的鬼僕,忽然之間就像是迷失了方向一樣,露出疑惑的表情,不停的往四周看,像是在找什麼。

冷血總裁別鬧啦 心裏納悶,剛想開口說話,陳柏就趕緊對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讓我不要出聲。我和陳雅琪互相看了一眼,不明白陳柏這是要做什麼,一臉疑惑。

這時,我看到一隻鬼僕從我們三個中間走過,但就像是沒看到我們一樣,對着我們三個看了許久,然後竟然走開了。我大驚,發現到目前爲止還是沒有一隻鬼僕看到我們三個。

“咦?”沒一會,屋子裏的笛聲停下來,傳來女鬼一聲疑惑的聲音。

我這才意識到了什麼,難道不僅鬼僕看不到我們,就連女鬼也看不到我們了?事到如今,眼前的事情也已經印證了我這個猜想,心裏不由的讚歎那黑色粉末的厲害,雖然味道不好聞,但十分實用。

笛聲雖然沒了,鬼僕們也依舊沒有離開,毫無目的的,盲目的在這四周瞎轉着。

見沒什麼鬼僕在我們附近了,陳柏纔對着我和陳雅琪小聲的說道:“你兩趁現在離開,找個安全地方待着,一會我在過去找你們。”他拿出一小袋東西遞給我,告訴我一會把這袋子裏的粉末撒在我們待的地方的四周,這樣能擋住我們身上的活人氣味,讓這些鬼僕不容易找到我和陳雅琪。

交代我完之後,他又說道:“好了,趁現在黑色粉末還沒失效,趕緊走吧。記住,紙箱裏的蠟燭一定不能熄。”

我接過小袋子,點了點頭說知道,讓他自己也小心一點。我們正小聲說着,忽然有隻鬼僕過來了,它似乎聽到了我們的說話,正盯着我們三個這裏找着。我們三個趕緊閉嘴,沒再說話。

看了一會,它就滿臉疑惑的抓着頭,走開了。

我送了口氣,帶着陳雅琪躡手躡腳的離開了,臨走的時候我看到陳柏拿出了幾張黃符,邁着步子朝女鬼藏身的那間屋子走去。

很快的我和陳雅琪就走遠了,這附近已經沒了鬼僕的身影,我倆纔敢正常的大步走路。“我倆現在去哪?”陳雅琪跟在我身後問道。她似乎還有些不放心陳柏,問我把陳柏自己一個人留在那裏好嗎。

我讓她不用操心,陳柏對付鬼魂的手段多了去了,說到保命他比我倆都強。“我倆就到那邊的屋子裏那休息吧,他應該一會就會找來。”

等我倆進了那間屋子,我就拿着陳柏給的那個小袋子,把裏面的白色粉末沿着牆壁在屋子撒了一圈。望了一圈,見沒什麼遺漏的地方纔走到陳雅琪身旁坐到了地上。

陳雅琪此時正好奇的打量着被我放在身旁地上的紙箱,沒有了先前知道紙箱外塗着屍蠟時的那種害怕。“啓明哥,你說的那個小黑貓真的在裏面嗎?我怎麼感覺裏面什麼東西都沒有,輕飄飄的。”

其實不用她說,我心裏也很疑惑,剛開始抱着紙箱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了,紙箱真的很輕,裏面除了蠟燭之外就像是沒了其他東西一樣。我也曾想過小黑貓是不是不在裏面,但是又覺得不可能,陳柏沒理由騙我。

“不可能,陳柏應該是用了什麼手段,所以纔會這樣。”我回道,把紙箱從地上抱了起來。

陳雅琪問我那個小黑貓是不是對我很重要,看我似乎很緊張那小黑貓的安危。我點了點頭,說是很重要,如果這次它真的出事了,我永遠無法原諒自己。

我倆在屋子裏待了一會,村子裏此時靜悄悄,不知不覺睏意又涌了出來。心想有白色粉末,村裏的鬼僕應該找不到這裏來,於是就抱着紙箱,在一旁睡下了。我也讓陳雅琪睡一會,恢復恢復體力。

睡着睡着,我突然聽到不遠處似乎有什麼細細碎碎的聲音,猛的驚醒,往那邊一看,發現有幾隻老鼠正在吃我撒在地上的白色粉末。氣得不行,趕緊起來把它們都趕走了。

“怎麼了?”陳雅琪也被吵醒了,揉着眼睛問我。

“沒事,有幾隻該死的老鼠竟然把地上的白色粉末吃掉了不少,我把它們趕走了。”我看着地上已經被吃掉不少的粉末,說道。正準備去把袋子拿來,把袋子裏剩下的粉末都撒了,忽然聽到屋子外響起一聲怪聲。

我嚇了一跳,謹慎的回身盯着門口那。“誰,陳柏是你嗎?”我緊張的冒出了冷汗,嚥了咽口水問道。

“嘻嘻,找到了。”突然,一個小孩從門口那冒了出來,裂開嘴露出可怕的笑容。“哥哥姐姐既然喜歡躲起來,那我們一起來玩捉迷藏把。”

這小孩渾身溼漉漉的,我頓時想起來了,他就是先前想要把我和陳雅琪拉進河水裏的小孩童的鬼魂。

我趕緊往後退了一步,緊張的望着他,深怕他突然變成什麼可怕的模樣來嚇我。

“來呀,陪我們玩,不然我們就要生氣了。”說着說着,他果然露出了一副兇狠嚇人的表情。

這時,身後的陳雅琪發出一聲驚叫,我慌忙回頭一看,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屋子裏竟然進去了另外的兩個小孩童,他倆把我留在屋子裏的紙箱擡了起來,露出威脅的笑。

我心裏一顫,頓時慌了神,急忙衝了過去。“趕緊把它放下,還給我。”我大喊道。

那兩個孩童鬼見我這麼兇,也怒了,露出惡狠狠的表情把手中的紙箱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啪”的一聲,紙箱砸到了地上,裏面的蠟燭閃了幾下,然後滅了。

“啊!”我腦子一片空白,怒火衝冠,憤怒的大叫着衝了過去。

腹黑嬌妻難招架 那兩個孩童鬼估計沒想到我會這麼兇,連他們都不怕,嚇得趕緊跑開了。

我抱起地上已經被摔破的紙箱,心裏彷彿就在滴血,顫抖着打開紙箱,想要看看小黑貓的狀況,但紙箱裏除了已經熄滅的蠟燭,根本就沒有小黑貓的身影。

“這……怎麼回事?”我徹底驚呆了。 晚上八點多,車隊停在一片山林之內。唐宋依舊偽裝成對方的士兵,跟著隊伍下車。

到底是特種兵出身,唐宋對於怎麼偽裝成敵人不是一般的熟練。只要不摘下他的頭盔,不可能會發現。當然,如果用氣息跟蹤那就另當別論。

那些木訥的武神被轉移到山林裡邊,估摸著裡邊又是一個大監獄。唐宋被安排在外邊把守,裡邊到底什麼情況他也不清楚,就聽到後邊不時傳來命令的聲音,整個基地都很嚴肅。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終於見到基地門口再次開過來好幾輛軍車。很巧妙的,車子正好停在唐宋旁邊,然後幾個人從車內下來。

是個白髮蒼蒼的老頭,拄著拐杖,微微弓著腰。旁邊兩個人老頭年輕一些,三人都是武神的實力,卻也僅僅是武神。

白髮老人沒有急著走進去,而是先在外邊四處張望,輕聲道:「那個人肯定還沒死,他會想辦法追到這裡。密切關注,時刻提高警惕。」

「是!」

唐宋很奇怪,他們怎麼就料定自己沒死?

沒等多想,白髮老人已經往裡邊走。眼瞅著對方從身旁擦肩而過,唐宋終究還是沒忍住,一個閃身衝到老人身旁,狙擊槍按在他的腦袋上。

刷刷!

周圍的守衛立即把槍口調轉過來,旁邊兩個武神也涌動著力量。那白髮老人相當機警,在槍口按過去的時候,他的內力順勢翻騰而起,想要將唐宋給震飛出去。

可惜,唐宋更快。周遭空氣瞬間被抽空,強大的力量壓迫將周圍幾人頓時鎖死,白髮老人動彈不得。

勾著嘴角,唐宋不屑撇嘴:「你是個老油條,可惜跟那個人比起來,你的實力差太遠了。」

白髮老人臉色發青,拄著拐杖的手微微顫抖,身子卻怎麼都動不了。心中駭然,斜著眼瞟著唐宋。顫動嘴唇,忽然發現喉嚨能發出聲音,不由冷聲道:「沒想到,你早就來了。」

唐宋微微聳肩:「我一直在,只是想看你們怎麼玩,僅此而已。進去,要不然我真會打穿你的腦袋。相信我,我能殺那人,也能殺你。」

感覺身體能動了,白髮老人綳著臉色邁開步伐,拄著拐杖慢慢往前走。 豪門閃婚之老公兇猛 這人實力果真恐怖,難怪連第一高手都死在他手裡!

更讓老人驚駭的是,他們都說炸了好幾次,可這小子似乎一點傷都沒有,怎麼回事?

裡邊很快跑出來好多人,外邊那些人也能動了,紛紛把槍口對準唐宋。然而,唐宋毫不畏懼,按著白髮老人繼續往裡邊走。

他們不敢開槍,因為他們很清楚唐宋的實力。可以說讓唐宋混到這裡,已經是失敗的開始……

進入到大廳正中央,唐宋忽然停下腳步,白髮老人也停下。勾著嘴角,唐宋沖著前邊一個軍官微笑:「麻煩那個凳子,老人家一直站著會累壞的。」

那軍官抽得不行,卻還是去旁邊將一張椅子推過去。唐宋用腳接住,恰到好處停在老人的身後,然後伸手按住他的肩膀,讓老人坐下。

槍口依舊對準老人的腦袋,唐宋微笑道:「老人家,看樣子你身份很高。來,跟我說說,你們是用什麼辦法控制那些武神的?」

老人眉頭一皺,不由轉過頭看他那笑眯眯的樣子,面色越發陰沉:「你竟然是為了這個?」

「對啊,」唐宋理所當然點頭,「這是唯一讓我困惑的問題,要不然你覺得我來這裡幹什麼?解救他們?雖然我答應過某些人要解救,但我在那邊就可以動手了。對於我來說,殺死你們真的很容易。」

這話老人倒是相信,周圍這些人更是相信。那麼大的爆炸都沒損傷,他想殺人不要太容易。

唐宋繼續說道:「兩百多個武神,全都跟木偶一樣,嘖嘖……說實話,我特別感興趣你們到底是用什麼辦法。」

「告訴你之後呢?」老人低沉的問道。

「當然是解救他們咯。」唐宋說得一點都不臉紅,「你告訴我,我就把他們酒醒,然後釋放。我估計,你們聯邦很快就會炸裂,這麼多武神跟你們聯邦對抗,害怕不?」

老人臉頰微微抽搐,既然這樣,為什麼要告訴你?

眉頭微挑,唐宋忽然彎下腰:「如果你不告訴我,我親自將你們聯邦毀滅。你告訴我,我至少可以承諾,以後不再插手你們任何事。」

這話說得老人臉色更黑了,白頭髮都快炸起來,兩眼冒著火光。

說來說去,對他們一點好處都沒有,特么這算什麼!

「一分鐘時間考慮,」唐宋得意洋洋的昂著頭,周身漸漸涌動著防護罩,「我時間很寶貴,畢竟清理這個基地也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你這樣簡直沒把我們聯邦放在眼裡!」老人鬍子橫著,腮幫不停的顫抖。

唐宋無辜聳肩:「我為什麼要把你們放在眼裡?聯邦?呵,一個自私自利的組織而已。從你們制定武者等級開始,就註定會有崩潰滅亡的一天。哦說到武者等級,我忽然想到,你們聯邦會不會有很多超越武神的高手?武無止境嘛,我倒是想去會會他們。」

說話間,唐宋由衷感慨,「找個旗鼓相當的敵人真難,之前那個實力不錯,就是耐力不行。打了一會,他就不行了,哎……」

一副失望的樣子,可真是讓眾人冷汗直冒。那可是聯邦名副其實的第一高手,而且是比其他人高出很多的那種,居然被他說得那麼不堪!

老人頭皮發麻,轉動著眼珠子,還是低沉喊著:「都退出去。」

「可是……」

「退出去,他要殺,你們能擋得住?」老人低沉怒喝。

唐宋一臉的驚訝:「這你都知道?老人家,你還挺懂我。我要殺,這個基地十分鐘之內全部都得死。」

周圍一幫人不甘心的咬著牙,到底還是慢慢往後退。他們能怎麼辦,人家是真強,強悍到不是人的程度。什麼武神,在他面前,跟捏死螞蟻差不多……

很快大廳內只剩下唐宋兩人,唐宋依舊沒有放鬆警惕,鬼知道他們會不會再來一次炸大樓。

「老人家,一分鐘時間到咯,想好了沒?」唐宋善意的提醒著,周身環繞的金色力量越發濃厚,將老人嚴嚴實實包裹起來,防止有人開黑槍…… 狠狠沉了口氣,老人略帶無奈的閉上眼:「你說話算話?告訴你,你不可與我聯邦為敵,也不可再幫明義團?」

「這你放心,」唐宋撇著嘴,「好歹我也是個高手,如果連這點信用都沒有,壓根就不用混。順便告訴你,很快我會變得更加強大。」

一旦他拿到完整的天門鑰匙,那才是真正的恐怖。天門鑰匙本身就是個殺戮機器,收割人頭的作弊利器!

老人心頭更是發毛,現在都已經夠可怕,這要是再強大,是要開天的節奏。

「你是天門那邊過來的吧。」老人忽然睜開眼,面色變得淡然了。

金子不置可否,而那廂,辰逸雪已經將房間內兇手留下來的信息整理得差不多了。

Previous article

當即,幾名強壯的鎮民涌上去將小丑控制住,往中間拖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