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這彈力是不是有點太好了?

秦巖忍不住動了動腳尖,又在上面踩了踩。

踩完之後,秦巖突然發現自己過分了,那可是慕容雪菡的……

自己怎麼可以這樣呢?這明顯是在羞辱人啊!不!應該是在羞辱鬼啊!

但是秦巖真的不是想羞辱慕容雪菡,他是出於本能反應以及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才這麼做的。

這就像一個人突然摸到了非常柔軟的布料,他忍不住又摸了兩把。

秦巖此刻也是這樣。

被秦巖踩了兩下,慕容雪菡原本羞紅的臉更加紅了,就像小蘋果一樣紅裏透紅。

慕容雪菡立即向後退了一步,低下頭在心中暗想,主人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踩人家那裏。難道主人有特殊癖好?

可是即便有特殊癖好,主人也應該在別人不在場的時候做啊!我又不是不讓主人做!我自從當了主人的鬼僕後,那就相當於將我的一切都給了主人。

對了,我都跟了主人這麼長時間,主人爲什麼還沒有把我推倒?我聽說其他女鬼僕剛剛被收了,就被那些臭道士推倒了。難道是因爲我不夠美?還是因爲主人身體有缺陷?

一想到秦巖身體有可能有缺陷,慕容雪菡立即皺起了眉頭。

女人最怕的就是男人說不行,其實女鬼也一樣。

慕容雪菡可不希望自己的主人是個軟腳蝦,她希望自己的主人是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的男子漢。

最近幾天我找個機會,等主人睡着了悄悄地溜上他的牀,看看他那個到底行還是不行。

“咳!不好意思啊!我剛纔不是故意的!”秦巖爲了掩飾尷尬,故意乾咳了一聲。

“我去!秦巖,你好變態啊!居然用臭腳丫摸人家雪菡的……”張迪猥瑣無比地嘿嘿笑起來。

不等張迪說完,慕容雪菡冷笑起來:“張迪,你找死!”

“哎呀!別打臉啊!我可是靠臉吃飯的!”

“啪啪啪!”

“雪菡奶奶,我是你親親的親孫子!”張迪捂住臉“噗通”一聲跪下了,可憐巴巴地看着慕容雪菡。

“哼!”慕容雪菡化身爲一縷清風消失在了大家的視線內。

“秦巖,你那邊怎麼了?”手機裏面傳來了耿瑤瑤關切的聲音。

秦巖這時才反應過來,自己還在和耿瑤瑤通電話:“哦!沒什麼!耿老師,你們在哪裏?我現在馬上去!”

耿瑤瑤將地址告訴了秦巖。

掛斷了手機,秦巖抖擻精神,準備馬上出發。

“秦巖,你不準備學習道術了?”馬嬌剛纔隱約中聽到了秦巖和耿瑤瑤的對話。

“師姐,是這樣的……”

秦巖將具體的情況告訴了馬嬌,還邀請馬嬌一起去。

馬嬌搖了搖頭說:“你去吧!不過晚上一定要回來,明白了嗎?否則的話,小心我……哼哼!”

說到最後馬嬌冷笑起來。

一想到馬嬌之前大喊“非禮了,救命啊”的情景,秦巖的心立即咯噔一下。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有問題。

來到金銀國際大酒店,耿瑤瑤和夏雪尼早就等在酒店大堂了。

當秦巖走進去後,耿瑤瑤和夏雪尼立即站起來,不約而同地對秦巖招手:“秦巖!這裏!”

秦巖也招了招手,快步向前走去。

耿瑤瑤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秦巖,笑着說:“秦巖,你好大的能耐啊!居然這麼快就從看守所出來了!你知道嗎?我爸爸和雪尼爸爸找了好幾個硬關係都不行。”

原來耿瑤瑤也知道秦巖被關進了看守所,她立即叫自己的爸爸找關係想把秦巖放出來。

可是耿瑤瑤她爸爸找了好幾個人都不管用。

耿瑤瑤緊接着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夏雪尼,夏雪尼立即讓她爸爸找人。

但是夏柏明找了好幾個人也不管用。

直到此刻耿瑤瑤和夏雪尼才知道,秦巖惹上了馬國棟的兒子馬亞楠。

她們兩個原本以爲秦巖要在看守所裏面待一段時間了,誰能想到今天上午秦巖和張迪卻被放出來了。

秦巖說:“耿老師,聽說有百萬級的生意是嗎?在哪裏?快帶我去!”

秦巖現在快窮瘋了。

不等耿瑤瑤說話,夏雪尼笑着說:“秦巖同學,是我的一個閨蜜被惡鬼纏身了,你能不能幫幫她,如果你幫了她,她會給你這個數的酬勞!”

說到最後,夏雪尼豎起了食指。

看到這裏,秦巖忍不住“咕咚”一聲,嚥了一口口水。

不過秦巖不是因爲夏雪尼猶如蔥白的食指而咽口水,而是因爲食指代表着一百萬。

一百萬啊!

一百萬可是能幹好多事情啊!

三十萬可以給父母在村裏面蓋一套房子,二十萬可以作爲捉鬼工作室的啓動資金,剩下五十萬可以在保市付一套房子的首付了。

從此以後,秦巖也就不再是吊絲了。

“她在哪裏?我們現在就去!”秦巖有點迫不及待了。

“她就在酒店裏面,走,我帶你去見她!”夏雪尼帶着秦巖和張迪向電梯裏面走去。

進了雅間,秦巖看到一個年輕的少婦和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有說有笑,不但樣子十分親密,而且他們兩人還十指相扣。

少婦穿着深v露肩裝,畫着濃妝,看起來騷媚無比。

特別是她說話的時候,一雙眼睛勾魂攝魄,就像是在故意勾引男人一樣。

老頭子則蒼老無比,臉上的皺紋甚至都能夾死蒼蠅了。

嗯?這是……

秦巖有點迷糊,難道他們是情侶?可是年齡好像不般配啊?難道是狗男女?

“秦巖,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閨蜜曉彤!”夏雪尼指着年輕少婦說。

緊接着,夏雪尼指着六十多歲的老頭說:“秦巖,這是曉彤的老公韓先生!”

隨後,夏雪尼給他們介紹秦巖:“曉彤,韓先生,這是我說的秦大師秦巖!”

看到秦巖的樣子,韓先生微微皺了皺眉。

但是年輕少婦看到秦巖,眼中卻閃過道道異彩,甚至還若有意似無意地給秦巖拋了一個媚眼。

嗯?什麼情況?

秦岩心中詫異無比,不知道年輕少婦爲什麼對自己拋媚眼。 “秦大師,快請坐!快請坐!”少婦扭動着屁股從座位上走下來,一把抱住秦巖的胳膊,熱情無比地將秦巖拉到她身邊,並且將秦巖按在她旁邊的椅子上。

在按秦巖的時候,少婦的手不經意間輕輕地觸碰了一下秦巖的褲襠。

秦巖皺起了眉頭,這是什麼毛病?居然摸老子那裏,難道她也是葉嫣那樣的騷-貨。

“秦大師,我聽說你神勇無敵,舉手投足間就把那些小鬼打的魂飛魄散,真是令人敬佩啊!”少婦媚眼如絲地看着秦巖,分明是在勾引秦巖。

但是少婦的右手此刻卻依舊緊緊地扣着老頭子的左手,顯得恩愛無比。

看到少婦騷包的樣子,秦巖真想吐。

如果少婦只是勾引他,而不是與老頭子十指緊扣,秦巖還覺得比較正常。

這明顯是朝秦暮楚!

看到秦巖不爲所動,少婦顯得有些尷尬,她乾咳了一聲說:“秦大師,是這樣的,我最近經常夢見一個女人抱着孩子來找我索命,而且她懷裏面的孩子還經常對着我笑!嚇得人家啊!整晚整晚都睡不着覺!”

說到最後,少婦露出一臉惶恐的樣子,接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還故意往下拉了拉胸口上的深v衣領。

衣領的敞口本來就夠大了,此刻被少婦這麼一拉,頓時露出了一條深溝。

看到這裏,張迪忍不住“咕咚”一聲,嚥了一口口水。

即便如此,張迪的嘴角依舊流出了一條口水,並且掉在了餐桌上。

所有的人都被張迪的“咕咚”聲吸引住了,轉過頭詫異無比地看着張迪。

張迪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抹掉了殘留在嘴角的口水,不緊不慢地捏起盤子裏面的一顆花生米:“這花生米真香,饞的我都流口水。”

看到張迪裝逼的樣子,秦巖忍不住笑起來。

只要腦子沒有問題,誰都能看出來,張迪是因爲什麼流口水。

耿瑤瑤和夏雪尼對視了一眼,捂住嘴笑起來,不過她們很快又繃緊了臉,強行忍住了笑意。

“你們繼續聊!繼續聊!別管我!”張迪又捏起一顆花生米送進了嘴裏,還閉上眼睛露出一臉回味無窮的樣子。

“啊!真香啊!”回味完,張迪睜開眼睛大聲感慨起來。

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人不要臉則無敵啊!這逼裝的我服!

“咱們繼續!”秦巖轉過頭對騷包少婦說。

“我剛纔已經說了!秦大師,你能不能幫幫我?”騷包少婦露出了悽苦的眼神,可憐巴巴地看着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說:“行行行!咱們走!現在就走!”

騷包少婦突然擡起腿,將腳放在了秦巖的腿上,露出惹人憐愛的樣子說:“秦大師,咱們吃完飯再去好不好?人家飢渴如狼啊!”

說到飢渴如狼這四個字的時候,騷包少婦故意加重了語氣。

與此同時,騷包少婦還用腳蹭了蹭秦巖的大腿。

騷包少婦的動作讓秦巖想起了葉嫣。

我去,這個騷包少婦接二連三地勾引我,肯定不是好東西,難道她有什麼目的?

秦巖想了想說:“那好!咱們先吃飯,吃完飯再去!”

吃飯期間,騷包少婦接二連三地觸碰秦巖的敏感位置,這可氣壞了慕容雪菡。

世界上居然有這麼不要臉的女人,真是氣死我了。

如果不是怕暴露自己,慕容雪菡早就開始收拾騷包少婦了。

吃完飯,夏雪尼開着車載着秦巖等人,跟在騷包少婦的車後,直奔韓先生的家。

“夏老師,那個叫曉彤的是你閨蜜?”秦巖十分懷疑,夏雪尼怎麼會有這種閨蜜。

“算是吧!我們是大學同學!關係一直都不錯。”

“哦!”

“怎麼了?”夏雪尼通過後視鏡看到秦巖臉色有些凝重,心中好奇地問。

秦巖擺了擺手說:“沒什麼!”

韓先生的家也是別墅,雖然不如夏雪尼家那麼富麗堂皇,但是也相當有錢了。

進了韓先生的家,秦巖發現他家煞氣極重,就像進了鬼屋一樣。

少婦坐到沙發上,故意對着秦巖撩起裙襬,媚眼如絲地看着秦巖。

秦巖假裝沒有看見,擡起頭向四周望去。

張迪卻“咕咚”一聲嚥了一口口水,整個人因爲想看清楚裙底風光,居然從真皮沙發上滑下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所有的人再次被張迪的動作吸引住了,詫異無比地向張迪望去。

“哎呀!這地上怎麼有頭髮!”張迪急中生智,從自己的頭上拔下一根頭髮拿到眼前說。

“太不應該了!這麼幹淨的地面上居然有頭髮。我如果是你們,一定要重重地處罰這個保姆!”張迪憤憤不平地說着,站起來將手中的頭髮扔到了垃圾桶裏面。

秦巖覺得今天真不應該帶張迪來,實在是太丟臉了。

不過張迪既然來了,秦巖總不能把他趕走吧!

這叫自己約的炮,含着淚也要打完。

秦巖現在就是這樣的心情。

秦巖乾咳了一聲說:“你們等着,我來施法!”

拿出法器,秦巖以最快的速度擺好法壇,然後繞着法壇左轉三圈,右轉三圈,大聲地吟念起來:“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上靈三清,下應心神,赦令一出,諸靈歸位!”

隨着最後一個字念出,房間裏面突然颳起了一陣陰風。

當陰風散去之後,房間裏面所有的燈全部熄滅了,只有法壇上的兩根蠟燭在“嗤嗤”地燃燒着。

一個女人抱着孩子從牆裏面走出來,她臉色陰沉,目光陰冷,緊緊地盯着秦巖:“小道士,是你在召喚我?”

看到抱孩子的女鬼,騷包少婦嚇得立即尖叫起來,跳起來抱住了秦巖,甚至於兩條腿都夾在了秦巖腰上,看起來就像是騎在了秦巖的腰上。

“秦大師,就是她!”騷包少婦大聲叫起來,她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卻突然豎起來,向秦巖的頸椎點去。

“主人!不好!”慕容雪菡這時突然在秦岩心中大聲叫起來。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也顧不上會暴露了,伸出手一把抓住騷包少婦的手。 “妖女,找死!”慕容雪菡揮掌向騷包少婦頭頂拍下。

騷包少婦從秦巖的身上跳下,就像蛇一樣向後退開,同時哈哈大笑起來:“不愧是鬼靈,果然厲害!”

秦巖沒有看到騷包少婦的動作,詫異無比地看了一眼騷包少婦,又看了一眼慕容雪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慕容雪菡身形一閃擋在秦巖面前:“主人,她剛纔要害你!”

聽了慕容雪菡的話,秦巖才意識到自己有可能鑽進了別人的圈套。可是騷包少婦是夏雪尼介紹的,難道夏雪尼也有問題?

秦巖不由轉過頭向夏雪尼望去。

夏雪尼趕快擺手:“秦巖,我怎麼可能害你!我喜歡你還……不,我是說我很喜歡你爲人處世的方法!”

喜歡我?

聽到夏雪尼的話,秦巖的心爲之一震。

夏老師說她喜歡我?這個喜歡是那個喜歡嗎?

“仙姑,沒有必要和他們廢話!動手吧!”六十多歲的韓先生突然冷笑起來,伸手嚮慕容雪菡抓去。

韓先生的五根手指就像橡皮筋一樣,在瞬間伸長,同時還分出很多分叉,就像是樹枝一樣。

慕容雪菡大喝一聲,雙手在胸前交叉,一道透明的罩子突然閃現出來,將自己以及秦巖等人罩在其中。

就像樹枝的手碰到罩子後立即被彈了出去。

與此同時,騷包少婦大喝一聲,不知道使用了什麼妖法,整間房在瞬間陰暗下來,看不到任何東西。

不但騷包少婦和韓先生消失不見了,就連耿瑤瑤、夏雪尼等人也都不見了。

秦巖不慌不忙,右手緊握桃木劍,左手從兜裏面拿出三道符籙扔到半空中。

秦巖右手手腕一抖,桃木劍挑起其中一張符籙,大聲吟念起咒語:“天魂映彩霞!”

“轟”的一聲,符籙無火自燃,在瞬間焚化成灰。

“額?你還想要?”

Previous article

地獄之中,我彷彿看見五百匹血紅的高頭大馬狂奔而來,那馬的眼神凜冽,好似刀光閃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