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去百草莊門口!”辰語瞳吩咐道。

慕容瑾遲疑的回頭看她,不明白要去百草莊作甚。

“關於我大哥哥的終身幸福啊,快!”辰語瞳催促道。

慕容瑾繃着臉,激動興奮的心情,瞬間石沉大海。

他駕着馬車往百草莊的方向趕去。

百草莊的大門外頭,正停放着辰逸雪那架古樸的馬車。辰語瞳優雅的躍下車轅,將手腕上的手釧脫下來,輕輕壓了壓紅色的瑪瑙石,一束紅色光便在上空亮起。

只一瞬,便有暗衛從黑暗中閃身出現,隔着遠遠的距離朝辰語瞳拱手待命。

慕容瑾看着辰語瞳大步走過去,不知道跟黑衣人說了什麼,只見那兩人點點頭,神色肅然而恭敬。

這是暗衛?

WWW⊙ t tkan⊙ co

聽話所勳貴大閥們身邊都有保護人身安全的暗衛RS 慕容瑾倒吸了一口涼氣,敢情那些暗衛一直都跟隨着辰郎君和辰娘子?

那不是他們平日裏的一舉一動,都被那些暗衛盡收眼底了?

正當慕容瑾亂糟糟的想着所謂的個人隱私被窺探的問題時,辰語瞳已經走回來了。

“已經安排好了,咱們這就可以走了!”辰語瞳看着慕容瑾淡淡一笑,白皙清秀的容顏,笑靨如花。

慕容瑾看得有些怔神,下意識的點頭道好。

辰語瞳大步的往辰逸雪那輛古樸的馬車走去,慕容瑾這才反應過來,小聲喊道:“辰娘子,咱坐這輛馬車回去?”

“啊!”辰語瞳一副‘你這才反應過來?’的表情,笑道:“敞篷馬車留下給我大哥哥和瓔珞娘子浪漫去!”

她說完,徑直挑開竹簾,躬身進了車廂。

慕容瑾愣愣站在車轅下,滿腹心酸。

花了他好多銀子,好多心思裝扮好的馬車,還沒來得及享受享受,辰娘子這就大方的將馬車送給辰郎君和金娘子當浪漫的工具,可憐他滿心歡喜的送過來,卻是爲了他人做嫁衣。

嗚嗚,他怎麼這麼命苦啊?

“慕容公子,你走不走?不走我自己駕車了啊!”辰語瞳從車廂內探出腦袋問他。

慕容瑾努力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應道:“當然。不過在下那麼辛苦的當勞力,辰娘子怎麼着也得好好犒勞犒勞在下吧?”

辰語瞳朗聲一笑,揶揄道:“就知道你這點兒小心眼,行啦,我大哥哥幸福了,我才能幸福嘛。回去,我給你做魚皮蝦餃吃如何?”

這是個不錯的誘惑!

見好就收吧,可別雞飛蛋打!

慕容瑾在心中對自己如是說道。

“好,不吃到辰娘子做的魚皮蝦餃。在下就不回去了,賴在辰莊”慕容瑾跳上車轅,曳動繮繩,將馬車掉頭駛出阡陌。

第二天。朝陽的第一抹霞光鑽出東方的天際。

金子抱着被子,慵懶的翻了一個身,幽幽睜開惺忪的睡眼。

望着楠木雕花的帳頂,昨晚發生的一幕幕猶如走馬燈一般飛過。

這不會是夢吧?

金子擡手,輕輕的觸摸着嘴脣。

手感柔然溫熱,似乎還有點兒腫。

那,不是夢!

是真真實實發生過的事情!

金子倏地擁被彈坐起來,手再一次輕觸脣瓣,臉頰火辣辣的滾燙。

她撩開幔帳,跑到妝臺邊對鏡自照。端詳着自己的嘴脣。

銅鏡中的自己,膚白勝雪,秋眸含水,朱脣瑩潤

果然是被愛情浸潤過的人了,還沒洗漱整裝。卻不見睡不醒的殘顏,鏡中之人神采熠熠,氣質甚佳啊!

金子擠眉弄眼地做了幾個鬼臉,又對着鏡子傻笑,喃喃道:“三娘,辰逸雪不錯吧?你也很喜歡他的對吧?”

說完,金子又仔細端詳着自己的嘴脣。

想起昨晚那深沉而炙熱的吻。金子的臉紅坨坨的。

一個是身體年齡十七歲的少女(一個心理年齡二十七歲的大媽),一個是二十一歲血氣方剛的青年,兩人都是情竇初開,剛剛開竅,在氛圍情感的支配下,一個不小心。沒控制好,吻過頭了,結果,嘴脣腫了

還好,昨晚睡前。金子用活血化瘀的藥沾在帕子上,敷了一個晚上,已經看不出來了,只是心理上總感覺還有些腫。

就在金子端詳的當口,笑笑聽到聲響後推門進來伺候了。

“呀,娘子,你怎麼也不披件衣裳?現在天漸漸冷了,萬一着涼了該如何是好?”笑笑有些緊張的繞到內廂,抄起屏風上的夾襖,疾走出來,裹在了金子肩上。

“你娘子我哪有那麼嬌弱?”金子笑嘻嘻的回頭,朝笑笑努了努嘴,說道:“本娘子這身體,可不是白鍛鍊的!”

笑笑跟着笑了,娘子說的不錯,鍛鍊確實能強身健體。

“讓青青打水進來,梳洗完,我要出去晨跑!”金子吩咐道。

“好,奴婢給您拿訓練服出來!”笑笑說完,便進內廂取訓練服去了。

說是訓練服,不過就是適合於運動的衣裳而已,袖口和褲腿收窄,腰間束帶,看上去清爽幹練,有點練家子的裝扮。

洗漱完畢,金子將青絲挽起,在腦後垂下一條馬尾,施施然走出房間。

“青青一會兒不用到外頭等我了,今天樁媽媽一定有很多事要準備,她年紀大了,不要讓她幹太多活兒,你就留下給媽媽搭把手吧!”金子回頭說道。

“是,奴婢知道了,一定跟媽媽搶着幹活!”袁青青機靈的應和道。

錯吻霸權總裁 金子微微一笑,深吸了一口氣,紮緊腰間的束帶,往莊子外跑去。

晨風呼呼從耳邊吹過,帶着一片混雜着土腥氣息和藥香氣息的清新。

晨光湛湛,視線裏一片濃稠的深綠。

這就是江南的好處,儘管深秋降臨,卻不至於草木凋零,還有很多植物都依然以清新的碧綠身姿迎着這澀澀秋風, 昂揚挺立着。就算有些花草耐不住寒露而枯萎,它們的根莖也將落在泥土中,爲了明年的重生崛起,奉獻自己

金子一邊慢跑,一邊有節奏的呼吸着,當她跑進一片藥田小徑的時候,遠遠便看到了一道修長的白色身影,正揹着光,往自己的方向而來。

這傢伙,也這麼早?

金子本想開口喚他,可話到了嘴邊,卻陡然停住了。

叫他什麼?

辰郎君?

逸逸雪?

看着漸跑漸近的人兒,金子的心彷彿脫繮的野馬似的,又毫無規律的怦怦亂跳。

“珞珞”辰逸雪清朗的聲音和風而來,悅耳動聽。

珞珞?

新稱呼?

好肉麻的感覺

“你,怎麼這麼早?”金子乾笑一聲,紅着臉問道。

“嗯,我知道你有晨跑的習慣。所以過來陪你鍛鍊!”辰逸雪神色極爲坦然,星眸含笑,容色煥發。

一夕之間,他也變得不一樣了。

金子盯着他。只微微一笑,卻沒有搭話。

她還需要時間去消化和沉澱,她感覺自己仿若還在夢中。

見金子沒有說話,辰逸雪想起昨晚金子的吩咐,以爲她生氣了,便道:“陪伴心愛的人跑步,不對麼?珞珞你不喜歡?”

金子撲哧一聲笑了,辰大神要不要這麼可愛啊?

“沒有,沒有,大神相陪。小女子不甚榮焉”金子拱手施了一禮,打趣道。

辰逸雪露出灈灈笑意,疑惑於金子對自己的稱呼:大神?

這稱呼倒是挺特別的,估計別人不會如她這般喚自己。

“那一起跑吧,大神!” 超凡宇宙之超獸武裝系統 金子招呼一聲。揮動雙臂,又開始跑起來。

辰逸雪忙跟上去,一邊跑,一邊如端詳寶貝一般的看着金子。

“看路”金子嘟囔道。

“路不好看,我看你”

金子:“ ”

冷風嗖嗖,辰逸雪的手忽然伸過來,握住金子的一隻小手。扣在掌心裏,輕輕的揉搓着。

“你拉着我的手,我怎麼跑步?”金子撅着嘴看他。

辰逸雪協調了一下自己與金子揮動手臂的動作,露出促狹的一笑:“我配合你的動作,這樣便是談情跑步兩不誤”

金子一頭黑線。

猛然發現,情商低級但智商高級的人一旦開了竅。那便是一發不可收拾,瞬間完爆各種情聖。

金子現在終於知道了,辰逸雪,他就是個天生的調.情高手

金府。

因爲明日是夫人劉氏的忌日,府中各位掌事娘子們也就有關祭祀的事宜安排忙碌了起來。

金元在秋霜院裏用過早膳後。便問宋姨娘道:“明日要準備的各種祭拜用品,都命人安排了嗎?”

宋姨娘點點頭。

金元從昨兒個下午回府上後,便一個人關在書房裏,也不過問林氏現在何處,也不去宋映紅那裏,昨晚過來,只讓自己幫着操辦祭拜劉氏的事宜,對於休棄林氏的事情,似乎並沒有再提及的意思。

宋姨娘盯着眼前這個神色疲累的男人,心裏不由冷笑漣漣。

這個男人,說穿了,就是沒氣量的膽小鬼、軟蛋。

每一次府中有什麼事兒,他都是雷聲大雨點小,草草就將事情給掩下去。

這次三娘子的事情鬧得滿城風雨,連逍遙王都發話了,他該不會是要將這件事就這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宋姨娘氣得牙根癢癢,她可不願意林氏就這樣輕而易舉的逃過一劫。

昨天又下了一場大雨,墳地的石碑又事先掘鬆了,就等着明天好戲開鑼。

林氏,你就做好背黑鍋的準備吧!

“老爺且放心吧,夫人身體不適,不能爲已故的夫人操持,婢妾只能擔起這個責任了,再說有馮媽媽掌眼,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纔是!”宋姨娘含笑回道。

金元嗯了一聲,端起幾邊的茶水抿了一口,起身走出秋霜院。

他剛走出院門,便見甬道一側,金昊欽正面無表情的從梧桐苑裏出來。

金元停下腳步,眯着眼睛望着徐徐走來從自己面前擦身走過的金昊欽,喚道:“欽哥兒”

金昊欽猛地停下步伐,從失魂狀態回過神來,見喚住自己的人竟是父親,忙躬身施了一禮:“父親,可用過膳了?”

“吃過了!”金元低低應了一句,問道:“怎麼這副模樣?”

本就是血氣方剛的年華,不應該是朝氣蓬勃的麼?怎麼這般頹喪?

ps:

感謝大家的粉票支持~~

感謝幽若水兩票寶貴的粉紅票~~——

推薦一本書!

大婚之日慘死,睜開眼,竟發現自己重生成前世的閨中密友。

面對無法迴歸本體的無奈和即將走向衰亡的家族厄運,文家禾決定既來之則安之,好好經營方是上策。

簡言之,就是女diao絲重生爲僞白富美的奮鬥史! PS:親們週末愉快哦~~厚顏求票,小語只求不要跌出二十名就好,拜謝各位~~)

“兒沒事,可能是昨晚沒睡好吧!”金昊欽的聲音啞啞的,笑意有些牽強。

“唔,趙府尹新上任,衙門諸事繁雜,可不比以前對你諸多寬容照拂的老大人,昊欽你做人做事,可要警醒些!”金元揹着手,走到金昊欽面前審視着兒子,淡淡說道。

金昊欽點點頭,恭敬道:“父親教訓的是,兒子謹記教誨!”

金元嗯了一聲,父子似乎再無二話。

沉默了片刻,金元便從金昊欽身邊擦身走了出去。

金昊欽望着金元的背影,眼睛澀澀的。

什麼時候開始,他發現父親的背脊,不如以前那般挺拔了

什麼時候開始,他發現父親也有白頭髮了

是因爲衙門的政務麼?是因爲內宅的煩亂麼?

金昊欽心口有些緊,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攥緊。

他只回來兩天,便被這府中的氣氛壓抑得難受,何況是父親?

金昊欽想不明白,爲何這個家會變成這樣?

母親不再是以前慈愛的母親,妹妹不再是以前可人的妹妹

是她們變了,還是自己變了?

田園記事:枝頭夢 剛剛在梧桐苑裏的那一幕,又浮現在金昊欽的面前。

沒錯,因爲一時半會兒的無法接受,他選擇了逃避,前天躲到了三孃的百草莊,前天下午賴在了逸雪的辰莊,前天晚上又藉口鄭玉的劫獄,躲在了衙門與趙虎一起安排後續事宜。昨天鄭玉處斬了,他依然藉着由頭留在衙門那邊不回來,就是害怕面對。

可他不可能永遠當鴕鳥,有些事情,不是躲避就可以當沒有發生過。

於是,今天一大早,他便往梧桐苑去給林氏請安了。

母親只是淡漠的看着他,微微笑道:“欽哥兒回來兩天了吧?母親竟不知道”

他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她,沉默的當口,金妍珠出現在他的面前。

昔日裏如夏花般絢爛的笑容不見了,一張姣美的容顏不復往日神采,爬着許多道縱橫交錯的脫了痂的抓痕,只看着這淡淡的痕跡,便完全能想象當初這張臉血肉模糊的模樣。

金昊欽有些疼惜的看着金妍珠,柔聲喚了一句:“妍珠”

金妍珠卻是恨恨的盯着他,笑聲尖利,質問道:“阿兄還記得我和母親麼?回來兩天了,你竟連踏進梧桐苑看一眼我們的時間的都沒有麼?”

“母親,妍珠,不是的,我”金昊欽痛苦的皺起了眉頭,他想要解釋,可發現根本沒有什麼值得解釋的。

“阿兄不用找藉口了。”金妍珠幾乎要將牙齒咬碎,她昂着頭顱,別開眼,望着面容憔悴的林氏,掉下一滴淚,哽聲道:“終究不是同胞而生的,母親,您看到了?”

“妍珠,不許胡說!” 葉少的火爆嬌妻 林氏喝了一句。

金昊欽的眼淚在眼眶中打着轉。

金妍珠的話,就像一把利刃刺進他的胸腔裏。

我們在林子裏待了足足有兩個星期的時間,蚩麗姝養傷,而我則練劍。

Previous article

林羽心頭一笑,他剛剛之所以對謝婷婷這樣說,這是通過順風耳聽到了謝婷婷在門口打電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