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瞧着結界外凝聚出來了一團黑影,倍感心累。

黑衣弱水站在結界之外,望着夜祭言冷笑一聲:“夜祭言,你沒想到吧,九州之外也是我的流域!”

“真沒想到……”夜祭言嘆息了一聲,無奈的回頭看向我們。

你自己惹的風流債看我們也沒用啊!

墨寒不語,他舅的事,他覺得由他舅自己處理比較好。

二二詫異了下對方是弱水,他幼年有掉落進弱水差點溺水的心理陰影,往墨寒身邊挪了一小步,也沒出聲。

齊天見我們都不出聲,乖乖的也沒說什麼。

倒是白焰,急着進去,揚着小臉期待的問着弱水:“弱水,你可以讓我們過去嘛?我想去找小烏龜玩。”

“不行!”弱水怒道。

我不樂意了。你被夜祭言渣了你去找夜祭言,衝我們家天真可愛的白焰撒什麼火!

“喂,你兇我們白焰幹什麼!你給我閃開!追追追,有沒有意思!總是一副夜祭言虧欠了你八百萬的表情!他虧你找他,連累我們幹什麼!還兇我們家白焰!”

我都捨不得兇!你兇個頭!

齊天默默給我豎了大拇指,夜祭言看了我一眼,糾結了一下,還是沒開口。

黑衣妹子愣了一下,怒道:“那我就先殺了你!”

她揮手就要朝我攻來,墨寒的鬼氣立刻發動,將弱水攻擊而來的力量全部打了回去。

有了靠山,我嗆人的底氣更足了:“弱水,你說你又不敢傷夜祭言,還出來幹什麼?”

“誰說我不敢!”弱水立刻反駁。

“可是你每次傷到冥河河之後,就躲起來了,都是白色的弱水出來了呢!”白焰補充道。

黑衣妹子楞了一下,聽到“白色的弱水”幾個字的時候,她的眼中有一瞬間的傷神。

沉默了好一會兒,她那懾人的氣勢微微收斂了下,壓着聲音道:“夜祭言,我再跟你最後一遍,回去!”

夜祭言專注的望着她,搖頭:“我不能回去。回去了,就再也不能把他們送到這裏了。”

“這裏不是他們能踏足的!你也一樣!”弱水的語氣不自覺戴上了幾分焦急。

我與墨寒對視了一眼,都覺得奇怪。弱水這意思,顯然是想要幫我們呀……

剛剛跟她嗆過,我不好意思開口,給齊天使了個眼色,他會意的朝弱水問道:“裏面有什麼嘛?”

弱水沒理他,只是勸夜祭言離開:“夜祭言,走!”

“抱歉,情柔,送他們進去前,我不會離開的。 總裁的貼身保鏢 裏面發生了什麼?”

黑衣妹子的眉頭緊皺,踟躕了一會兒,道:“那裏已經不是原來的九州了……”她的語氣有些傷感,自己注意到了,又換了強硬的語氣來:“夜祭言,你的命是我的!我決不許你進去送命!”

滿滿一股霸道總裁的即視感……

夜祭言淡淡一笑,那嘴角揚起的弧度透露着滿

足:“我只是送他們進去,自己並不進去。”

“可是你要打開通道!你……”弱水欲言又止。

我忍不住了:“有什麼你就說吧,我們都到這裏了,就算是回去,也不會甘心!”

黑衣妹子看了我一眼,又一次掃過我們每一個人,再次問道:“你們真的一定要進去?”

“一定要進去!” 息桐 衆人異口同聲。

妹子嘆息一聲,擡手招出了水龍:“那我就沒有辦法了。”她揮手,水龍咆哮着就朝我們衝來了。

墨寒一馬當先,放出鬼氣與水龍纏鬥在一起。

弱水的身形一閃,化作一灘水竟然流入了結界之中再次化形,擡手便朝我們攻來。

齊天纏住她,夜祭言趁機急忙朝不遠處那道赭石色的裂縫擲出一道法力。

隨着他法力的注入,那道赭石色裂縫不斷變大。突然,一隻怪物從裏面竄了出來,迎面就朝着夜祭言撲去。

二二揮出一個火球,將那怪物打偏。

那怪物似龍又似蛇,被太陽神火擊中居然沒死,在空間中扭曲着身子再次朝我們攻來,二二忙又迎了上去。

墨寒輕而易舉的收拾了那水龍,想要去幫二二,擴大的裂縫之中又是一隻那樣的怪物躥出來。

這些怪物都對夜祭言的結界免疫,直接衝入了結界之中。墨寒將我拉到身後,擡劍對上了那怪物。

裏面有躥出來了第三隻……

夜祭言還在施法,不能被打斷。我忙提劍迎了上去,好在相比於二二和墨寒,我碰上的這隻怪物還小一些,和白焰一起反擊,倒也沒讓怪物佔着便宜。

“還不回去麼!”這時,與齊天交戰的弱水又怒吼道。

墨寒一劍劈掉那怪物頭上的獨角,堅定道:“絕不!”

“我也一定要進去!”二二也道。他站在怪物背上,周身燃着護體的太陽神火。

轉身間,不小心什麼東西從他背上掉了下來。

“誒喲!”我聽見一個軟糯糯的聲音,瞬間有了不少的感覺。

下一秒,就聽到了二二炸毛的聲音。

“你怎麼來了!”他揪着剛剛從他背後掉下來的一團金色毛球,氣得要噴火。

小小咯咯笑了兩聲,雞賊的偷換了概念:“是二哥帶我來噠!”

“誰帶你來了!”二二怒道,反身閃開怪物的攻擊,回頭就是一個大火球憤怒的丟進了怪物的嘴裏。

怪物皮糙肉厚,但是太陽神火在他體內燃燒,瞬間便痛苦的掙扎起來,二二趁機又放了一團大火,將怪物整個燃燒了起來。

他揪着小小飛回到結界之中,弱水不再跟齊天糾纏,齊天幫着我一起收拾掉了結界中的怪物,我和白焰也自由了。

收拾掉怪物的墨寒也要回來,裂縫之中卻又是一隻長着四個頭的鳥飛了出來。

墨寒提劍迎上去,很快又是一隻長着半個人身的鳥飛出來,不由分說就攻擊向我們。

二二煩躁,將小小往我手裏一塞就飛出了結界,化作原形與那怪物鳥戰鬥在一起。

齊天護着我們,我趁機揪起了小小:“你怎麼來了?說實話!你二哥不可能帶你來!”

“麻麻……”小小賣萌蹭了蹭我,“倫家想麻麻和弟弟了嘛……”

這我倒信,小黃雞還是很有良心滴。但她是什麼時候跟進來的!

“你怎麼瞞過你二哥跟着他過來的?”我又問。

小小那小眼珠轉溜溜的就是不想說,白焰踮腳對我道:“媽媽,小小姐姐身上有法寶!”

“不許說!”小小炸毛了,白焰調皮的衝她吐了吐舌頭:“反正我不說,二二哥哥也是能發現噠!”

小小撅了噘嘴,感受到二二和墨寒收拾掉了怪物回來,忙躲回到了我身後:“麻麻,保護我哦!”

“你不是有能瞞過你二哥的法寶麼?”我道。

“我沒有法力維持法寶啦!”小小苦惱的撇了撇嘴。

二二沒好氣的走過來揪着她的領子一把拎起,用力在空中抖了抖,小小腰帶上掉出來了一枚古舊的小鐘。

二二一把扯下,拿着那小鐘才手裏端詳了兩眼,恨鐵不成鋼的剜了小小一眼:“誰讓你拿出來的!”

小小心虛道:“叔父以前就給我玩噠……”

“那是什麼?”我輕聲問墨寒。

“東皇鍾,太一的法寶。”墨寒解釋道。

怪不得能躲過二二的追查,還藏在他身上一路跟我們到這裏。這幾天一定憋壞小小了。

“夜祭言,一會兒你回去的時候,帶小小一起回去!”二二沒收了那東皇鍾對夜祭言道。

夜祭言臉色蒼白卻是不語,齊天道:“別指望他了,他打開這裂縫後,法力耗盡,只會隨着本能回到冥河本體之中。送小小回去,基本是不可能了。”

二二又看向弱水,想了想,終究還是不放心把自己妹妹交給這麼一個喜怒無常的人,沒開口。

就在這個時候,那道從新月被擴展成上弦月的裂縫中,傳來一道怒吼。

一直神情凝望着夜祭言的弱水臉色大變:“祭言!夠了!住手!”

夜祭言沒有理他,反而對我們道:“快進去!”

話音未落,一直長着利爪的怪物從裂縫中爬了出來,墨寒忙上去相迎。

弱水見夜祭言還不住手,爲了阻止他,也不顧會傷到他便擡手朝他攻去。

齊天立刻上前護住夜祭言,二二則控制着結界帶我們往前挪去。

然而,又是一隻四腳怪物從裏面爬了出來。

“媽媽,它長得好像小黑哦。”白焰好奇的對我道。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那一開始似龍似蛇的怪物,後來出現的怪鳥,以及現在的四腳怪物……

洪荒四大神獸都湊齊三隻了,只剩下一個玄武……

等等,白焰不是一直在喊小烏龜麼!玄武本體不就是這個麼!

洪荒裏面究竟有着什麼!

二二相迎住第二隻四腳怪,又來了第三隻。

“瞳瞳,弱水交給你!”齊天喊了一聲,飛身出去迎戰怪物。

我正要對上弱水,夜祭言的身子一閃,飛身到我面前擋在了我和弱水之間。

然後,他抱上弱水,吻了下去。

(本章完) “媽媽,他們親親!”白焰驚奇的看向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我忙抱過他,捂住了他的眼睛。

“麻麻……”順手我又捂住了小小的眼睛。

不同於我與墨淵的幾次蜻蜓點水,夜祭言這可是深吻!還是溼吻!

我不能讓他教壞小孩子!

白焰和小小不瞞着,突然,我聽到了一個聲音。

“快進去!”

是夜祭言的聲音!

這貨接吻還不專心,居然是不惜用美男計拖住了弱水。

我將法力注入結界之上,控制着結界往赭石色的裂縫處移去,同時給墨寒他們傳了音。

齊天第一個衝回到結界之中,墨寒隨後。只有二二最實誠,一直到小小喊他,才放出一團精純的太陽神火擋住那些怪物追來,退回到結界之中。

“二哥你似不似傻!”小小叉着腰質問二二,“我們都要進去了,你再不回來就進不去了!二哥你傻乎乎噠!”

“啪嘰~”小黃雞被她親哥削了一記頭皮。

小小嘟嘴,捂着被二二削過的頭跑到我身邊來,她努力擠出來兩滴眼淚:“麻麻……二哥打我……”

你告訴我也沒用呀……我打不過你二哥……

“小小姐姐,我幫你報仇!”白焰自告奮勇。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黃雞一口答應下來:“好!”

兩個小不點走到二二身邊,二二垂眼掃了眼他們,不以爲意。

突然,白焰一團藍焰就召喚了出來,對着二二豎起的淡金色長髮就要燒去。

二二及時閃開,反手揪着白焰,丟到了墨寒手中:“管好你兒子!”

墨寒摸了摸白焰的頭,誇獎道:“做的很好。”

“哼!”二二冷哼一聲,揪着小小盤腿坐下,命令道:“調息,儘快恢復法力!”

小小撇撇嘴,還是照做了。

墨寒從我這裏接過對結界的控制,飛入那裂縫之中。

一股來自上古的威壓朝我們涌來,好在齊天還算有用,用他自身的天道威壓去抵抗,倒是幫了不少忙。

我回過頭去,夜祭言的身子逐漸淡下去,他的脣離開弱水,妹子在他懷裏嬌羞着。

夜祭言看向我們這裏,見我們即將進入九州界面,露出一抹淡淡的笑來。

“一定要回來。”我聽到他輕聲道,聲音已經沒什麼力道了,想來是法力已經耗盡。

九州裂縫中傳來的猛烈的罡風,即使是墨寒控制着結界,我們所在的結界還是被那罡風吹得左右擺動,像是坐過山車一般。

墨寒加大了控制結界的法力,強行將結界闖入了那抹赭石色中。

突然,背後傳來一股混沌氣息,居然是兩隻半殘的怪物追了上來,一爪子拍在了結界之上。

二二放出一團太陽神火,燒退了一隻怪物。另一隻怪物卻投機取巧,繞到我們這裏來,想要攻擊年紀最小的白焰。

墨寒的身子微微側了側,想要去擊退那隻怪物,被我擡手攔住了:“我來,你控制着結界去九州!”

怎麼什麼事都讓墨寒來呢!

我將靈力注入長劍,蓄足了氣勢刺出,正中那四腳怪物的心臟。那怪物折騰了兩下,白焰一團鬼火丟出去,燒了個乾乾淨淨。

與此同時,二二也收拾掉了前一隻怪物。

裂縫之中的混沌氣息竭力排斥着我們進入,墨寒的鬼氣強勢,還是破開了一條氣息的縫隙,將我們帶了進去。

結界沒入其中一半,身後突然傳來弱水一聲嘶聲力竭的呼號:“不——”

我回過頭去,就看見夜祭言的身子化作一灘水在弱水懷中摔落在地,只剩下一灘黑色的河水。

夜祭言他……

“他只是法力耗盡,之後會順着本能回到冥河本體之中修養,不會有事,不必擔心。”像是看穿了我的擔憂,墨寒寬慰道。

我稍稍鬆了口氣,可是看着黑衣妹子那痛心的神色,終究還是不忍。

眨眼間,我們已經強行闖入了裂縫之中。上古的混沌氣息撲面而來,比不周山還要濃郁,竟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讓我無暇在顧及夜祭言。

“理順氣息,注意調息。”墨寒低聲提醒了我一聲,我忙將那些涌入我體內的氣息全部順着經脈運行起來,胸口那一股被大石頭壓着的感覺,總算是好了不少。

也許是通過了入口處的考驗,進入結界之後,來自上古的威壓倒是小了不少。

齊天鬆了口氣,玩笑道:“進去之後,我們可以先休整一下。扛着威壓,真是累死我了……”

話音未落,我就聽到一邊傳來一聲怪物尖銳的咆哮,一隻長蛇般的怪物竟然纏上了我們的結界。

這蛇體型龐大,我們的結界才只有他的身軀粗細,還不夠他纏一圈的。

一看是蛇,我渾身的寒毛就豎了起來,那想要刺出去的劍就有些抖。一雙冰涼的手驀然覆上我的雙眼,眼前便是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見了。

“怕就別看了,小蛇而已。”是墨寒的聲音。

“嗯……”我點了點頭,又聽見墨寒道:“去解決了。”

小郭姑娘說道:“五哥本名叫做蕭應武,他是句容蕭家的人,茅山傳功長老蕭應顏的小哥,前代掌教真人的小叔,跟陸左相交甚密,曾經共過生死……”

Previous article

我們在林子裏待了足足有兩個星期的時間,蚩麗姝養傷,而我則練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