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有些戰悚不安。總覺得不解開那個謎,自己出生的希望,就會再次遇到波折。他潛伏着,深深的蜷縮在苗問薇的肚子內。敵不動我不動,就這樣好吃好喝,長得胖乎乎的,身體不論是內臟還是骨肉,就長得相當好。

這一蟄伏,就是好幾個月。

也不知道外邊世界自己老媽怎麼樣了,不過她彷彿吃的不錯,就是心情經常性的有些不太穩定。但是終究也沒有打掉他和妹妹的動作。畢竟這麼久了,肚子大到根本掩蓋不住了,懷的又是雙胞胎。生理反應和身體激素水平,都是別的產婦的兩倍。

老媽不可能猜不到自己上次那個失敗了。 修真不想死,那就腐啊. 舒暢對此有些小得意,不知道李家唯一活下來的三好青年李世平是如何忽悠苗問薇的,小夥子做的不錯。

他甚至都有出去後小小的嘉獎李世平的衝動了。

胎盤上的日子平靜無波,和妹妹舒文瑤能說的都說了,不能說的自然什麼都不敢說。這小妮子是個話癆,就她只有從怨蠱到胎兒的幾個月記憶,能記得些什麼。所以舒文瑤只能將過去的事情重複又重複,魔音灌腦。

雖然感覺自己的妹妹可愛,但是也禁不住這話癆一次次的反覆重複同樣的話題。舒暢一想到還要在肚子裏和她呆幾個月,頓時就有些絕望。

原本怨蠱狀的舒文瑤還挺高冷的,怎麼奪舍成人就成話癆了?這不科學啊。

話癆,太可怕了。

懷胎十月,一個人的旅程,往往都是從這段最重要也是最波折的路開始的。舒暢擔驚受怕的不時刷新着任務列表,但是那刺眼的李家大院任務,仍舊處於未完成階段。

他眉頭大皺:“這根本就是一個定時炸彈啊。”

時間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難熬。一眨眼的功夫,十月懷胎就將要結束。舒暢和顧悅彤已經成爲了完完整整的嬰兒。

就連舒暢體內的幽能,也隨着自己身體體積的變大而增加了些許。從65,升到了70。但是這並沒有什麼卵用,他幽能恢復的速度,依舊很渣,只有每天一點而已。

從前還覺得幽能自己能恢復,不用吞噬兇靈惡鬼啥的很牛逼。但是戰鬥了這麼多場,早就已經深深感覺幽能的不夠用。70點幽能,隨便一個惡靈附身,再加上附身在人體時需要持續消耗的幽能點數。根本就撐不了多久。

還是必須想方設法增加幽能恢復能力纔對,也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能提高這方面的能力。

舒暢感覺自己出生的時間越來越接近,他也開始在腦子裏不斷的盤算出去後需要儘快做的事情。問題很急迫,母親哪怕是將自己和妹妹這兩個她稱呼爲孽種的他倆生下來,她恐怕也不會養的。

三靈紀 到時候養育方面,就要落在被自己催眠的李世平身上。嗯,出生第一件事,應該是繼續使用催眠術,加強李世平對養兒育女的雄性天職的信念。

子宮內不知天日,時間的流速也彷彿變快了。就連話癆妹妹也彷彿日漸感覺到了什麼,話也不多起來。

“預產期,應該就是這幾天。”舒暢計算了一下。作爲被老媽生生逼出來的學霸,他初中時學習生理知識的時候還特意去查過女性的懷孕週期。對照了自己的記憶後,肚子裏現在那種暗流潛動的改變,應該就是在爲自己和妹妹的出生做準備。

因爲那股暗流,總是要將他倆的頭朝地心引力相反的方向牽引。頭向下,腳向上。剛開始舒文瑤還覺得挺好玩的,但是次數多了,就煩了。因爲小臍帶,老是容易繞脖子,勒的她喘不過氣。還需要舒暢替她解開。

“哥,我們什麼時候能出生啊。”妹妹無聊的在咬小手指。

舒暢揉揉腦袋:“快了。”

“你都說了好多遍快了。我不管,出去後我要先和哥哥去玩雲霄飛車。”舒文瑤眼睛一亮:“好不好,好不好。哥哥你答應過的,要帶我去坐嘛。”

“出生了肯定要帶你去。”舒暢撇撇嘴。記得生前雲霄飛車的身高限制是140釐米。管它的,先把承諾放在那兒,免得這妮子煩自己。

離老媽的預產期,不到四天了。

時間越是靠近,任務列表那沒完成的李家大院任務越是扎眼。舒暢心裏不好的預感,也越是濃。一層迷霧籠罩在子宮裏,他始終無法理清楚頭緒,更看不破是不是還有陰謀盯着他。

終於,離老媽的預產期,只剩下了不到兩天。

就在舒暢已經準備徹底放棄任務不管,準備用全部精力應付自己的出生時。突然,萬年不會自己出現的系統聲音,竟然響了起來。

‘檢測到附近有遺物氣息,請您注意調查。獲得遺物,能夠大幅增加您的生存機率。’

這突如其來的冰冷聲音,讓舒暢渾身都抖了一下。

“遺物?”他皺了皺眉頭。關於遺物信息,在狀態表上僅僅只用了幾個符號來表示。他的遺物爲0。至於遺物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和卡牌有沒有必然的聯繫,狀態表中沒有任何說明。只能靠他自己摸索。

但是系統很少在提示中增加備註。但是一旦備註了,應該都是很重要的。既然它說遺物能大幅的增加自己的生存機率,那自己是去調查,還是不去調查?

舒暢翻了幾個白眼,又擔心的看了看任務列表那大大的未完成的任務,猶豫了片刻。爲什麼遺物的蹤跡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就要在他出生的前一天泄露氣息?

這會不會又是個陷阱?

舒暢猶豫了許久以後,炸了。管他個球,富貴險中求。不拼命的話就算僥倖出生了也只是一隻鹹魚而已。

老子梭哈了。

(醫院裏來回檢查了一個多禮拜,今天結果出來了。果然心臟有點小問題,不大,先開了半年多的藥。希望能吃好吧。此外,感謝最近改名催更,和心微默,以及許多書友的打賞。) 第670章他們是一家三口,他是外人

早晨,姜南初與官寧錚下樓時,陸司寒已經用過早餐,正在撥打電話。

「嗯嗯,待會讓他立刻回我電話。」

說完掛斷電話,好整以暇的看向一大一小有些相像的純凈黑眸。

「大清早,給誰打電話呢?」

「看到我就立馬掛斷,該不會有鬼吧?」

「只是打給醫院的,不要忘記,今天我們一起去做產檢的事。」

「而且光你一個,已經讓我昨晚招架不住,整整兩次冷水澡,這筆賬已經記上,南初不要犯在我的手上。」

如果用一種動物形容,姜南初想到的就是狼!

此刻感覺陸司寒看著她的目光都是綠油油的,隨時要拆骨入腹。

「什麼澡,什麼帳,怎麼什麼都聽不懂?」

官寧錚到底只是小屁孩子一個,男女之間的風花雪月根本不懂。

聽說凶叔叔只是撥打醫院的電話,心中暗暗鬆氣。

「不該管的別管,好好喝你的粥。」

「說不定明天之後就要離開錦都。」

第二句話陸司寒說的格外小聲,官寧錚根本沒有聽清楚,心中覺得凶叔叔居然轉性開始關心他的身體,真是奇怪。

三人和諧的用過早餐,陸司寒放下手中的事情,親自陪南初前往錦都醫院產檢。

而官寧錚這樣喜歡熱鬧的個性,肯定也要一起陪同。

抵達錦都醫院,沒有想到就在大廳見到一位老相識。

胡芹低頭看著手中的葯,沒有注意眼前的情況,撞在一名病患身上,導致手中的藥瓶掉落下來,正好滾到姜南初的鞋邊。

姜南初視線習慣性的往下看,利培酮三個字落入眼中。

「你在亂看什麼,這是我的隱私!」

胡芹慌慌張張的說,沒有想到居然在醫院碰到姜南初與陸司寒,心中更加害怕,一時之間控制不住力道。

幸好姜南初及時後退一步,不然很有可能被她撞倒。

陸司寒見到這幕,立刻將姜南初護在身後。

「胡芹,上回教訓的不夠狠,讓你沒有學乖是嗎?」

「如果南初在你手中出現一點意外,下回絕對不是手指這樣簡單!」

胡芹沒有答話,只是從地上死死捧著一隻藥瓶,說什麼都不願意放手。

這次過來特地為戰材昱買葯,絕對不能被他們察覺到一點不對勁。

「沒有撞到就放過她,馬上到預約的時間,我們快走吧。」

「聽你的,但是胡芹,動手之前考量考量自己身份,父親已經決定接受南初和孩子,不要再犯糊塗。」

陸司寒說完摟住姜南初的肩膀,小心的朝著婦產科走去。

「略~不準欺負我的南初姐姐,不然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官寧錚照著陸司寒的動作,有樣學樣的說道,看起來倒是真的挺凶。

「感覺胡芹挺可憐的。」

「南初,這樣不是你的性格,剛才胡芹險些衝撞到你,為什麼還要為她說話?」

等待醫生檢查的時間裡,姜南初與陸司寒閑聊起來。

「剛才藥瓶滾到我的腳邊,上面寫著利培酮,這是一種精神藥物,用來治療精神分裂,胡芹或許患上這種痛苦的病,所以得饒人處且饒人。」

「都聽你的,我只要我們孩子好好的。」

陸司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官寧錚非常明顯感覺孤單。

是不是大人擁有第二個孩子,就會自動忽略第一個孩子,他們知不知道這種落差,會讓第一個孩子多麼難受,多麼痛苦?

「八號,姜南初,進來吧。」

護士在門口喊完,姜南初三人進入產檢室。

通過儀器,陸司寒終於見到寶貝女兒,眼底濃濃的是關心,疼愛。

「只是一團肉而已,有什麼好看的,眼睛真小,一定沒有遺傳南初姐姐的基因!」

官寧錚不滿嘟囔道,還是自己和南初姐姐長得比較像。

這句話完全惹怒陸司寒這顆脆弱的父親心。

他和南初的寶寶絕對天下無雙,最最好看,這個臭小子居然敢詛咒,居然敢看不起。

「臭小子,我看你是真的皮癢!」

「本來就是,一點都不好看,超級討厭,超級噁心!」

官寧錚說完,不願意坐下去,五歲的孩子其實心思非常敏感。

官寧錚能夠感覺他們是一家三口,而他就是外人!

「寧錚,寧錚要去哪裡!?」

姜南初準備起身追出去,卻被陸司寒拉住手腕。

如意枝頭 「追他幹嗎?沒聽到他怎麼說我們女兒的嗎?」

「真是養不熟的白眼狼,白白對他好,就該直接流落街頭,餓他幾天!」

「和孩子置什麼氣,他這麼小,萬一迷路,萬一被人拐賣怎麼辦?」

「不用擔心,祝林就在醫院門口守著,通知他一聲就好,不會出大事,我們繼續檢查。」

陸司寒安撫姜南初坐下,心中的怒火沒有消除,直到看到儀器上面女兒的容貌。

女兒眼睛像媽媽,鼻子像爸爸,將來一定是整個錦都最漂亮的公主,只怕還未成年,上門求親的人家就要踏破門檻,這樣一想,陸司寒都開始擔心起來,將來絕對要牢牢看住她才行吶。

「陸先生,聽著孩子在胎盤內的心跳聲,似乎更像男孩。」

婦產科醫生提醒道,心中想著這樣大戶人家應該更加喜歡男孩一點。

「不要說話,不到生出來那刻,不要打破我的幻想!」

婦產科醫生尷尬的看向姜南初,合著是位極度重男輕女的主兒。

另一邊,胡芹根本沒有離開,一開始只是好奇跟在姜南初身邊男孩是誰,現在卻有另外的主意。

這段時間戰材昱的病情突然嚴重起來,因為自從傅英蘊過來之後,戰錚樺在議長府宣布任何人都不能動姜南初,明顯已經握手言和。

陸司寒擁有錦都政治勢力,再有傅家支持,戰材昱似乎完全沒有翻盤的可能性。

但是打敗陸司寒是戰材昱的夢想,胡芹想要幫助他去實現。

這樣想著,或許那個孩子就是突破口,畢竟那個孩子非常討厭姜南初的寶寶。

打定主意,胡芹前往藥店購買一種藥物。

十分鐘后,胡芹換上一套護士服,利用化妝技術改變自身容貌,開始尋找官寧錚。 下了決定後,舒暢啓動了惡靈卡牌老煙槍,化爲一股濃濃黑煙,再次變身惡靈態飛出了苗問薇的肚子。

一出來,他就傻了眼。

特麼的這啥情況?

自己身處一個異常黑暗的籠子中。這籠子由數百根鐵欄杆焊死了,內部空間大約十來個平方米。而出入口僅僅只有一個小門,那扇門還用了一把牢靠的大鎖給鎖死了。舒暢的老媽,剛過了20歲生日的苗問薇正蜷縮在地上,雙目茫然。

籠子裏有馬桶、有一張看起來還算舒服的牀,也有椅子桌子,甚至還有一臺不能聯網的電腦。

苗問薇的肚子非常大了,就連寬鬆的孕婦服也不能遮掩肚子的凸起。可舒暢始終沒有弄懂,自己幾個月前明明將老媽託付給了李世平。但是那李世平到底又去了哪裏?苗問薇,怎麼被突然關進了結實的籠子?眼前的情景,實在是有些毀三觀。

老媽雖然雙眼茫然,但是偶然看向自己鼓脹的肚子時,仍舊充滿了濃濃恨意。舒暢嘆了口氣,苦笑不已。老媽的命運真是多厄啊,逃脫了被舒家惡少囚禁的命運,卻沒逃掉這一劫。

他用惡靈態環顧了四周幾眼,終於確定了現在所在的位置。

老媽被關在李家大院的地下隧道中,這陰冷的隧道,自從那附身在嬰兒身上的惡靈被一卷莫名其妙飛出來的金色書卷打死後,就再也沒有了鬼氣。

只是溼度很大,也很寒冷。

苗問薇懷舒暢的時候,還不到盛夏。現在已經是隆冬時節了,再過幾日,怕是就要到了春節。將苗問薇關在籠子裏的人還挺貼心,在籠子外遠遠的放了幾個小太陽取暖器對着籠子內部烤。

放的位置也很講究,絕對是苗問薇伸手拿不到的地方。

舒暢接着又發現了一件怪事,籠子內部,任何東西都被焊死固定了。而且也沒有尖銳物體。難道將母親關起來的人,主要是害怕苗問薇自殘?畢竟苗問薇的手,也被捆在了身後。

他很疑惑,但是沒過多久,當一個人拖着長長的影子,揹着光從隧道走進來後。舒暢的困惑,全都解開了。

來人竟然就是三好青年李世平,他手裏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貌似中藥的湯水,端的很小心。他來到籠子前,將湯水放下後,這纔將籠子門打開。又端着湯水進去了。

“問薇,快要到預產期了。你再忍忍,馬上你就舒服了。”李世平一臉悅色。湯水很燙,他輕輕的吹了吹,緩慢的將湯遞到苗問薇的嘴邊上,示意她喝一些。

苗問薇一擺腦袋,用下巴將湯頂翻。熱滾滾的湯,散發着濃濃中藥味,撲頭蓋臉的撒了李世平一腦袋。

李世平也不惱,笑呵呵的說:“你這樣不吃東西,肚子裏的寶寶可長不好啊。”

苗問薇怒視他:“李世平,你不要假惺惺了。原本以爲你是那個戴着紅內褲的內褲超人,可你根本就不是。 假婚晚愛 你和他不同,雖然長的很像,但是,你絕對不是他。你究竟將內褲超人怎麼樣了?”

“我確實不是他。我也從來沒有說過我是他啊!”李世平對舒暢附身在自己身上後裝成的內褲超人一丁點記憶都沒有:“但是現在在你身旁的只有我,只有我愛你。”

他伸出手,溫柔的想要摸摸苗問薇的側臉。

苗問薇憤怒的張嘴就要咬,李世平急忙把手挪開了。

“你這個混賬,瘋子。你快放我出去。”她恨恨的吼道,頭髮凌亂,臉色痛苦。

李世平仍舊溫溫柔柔的,輕聲道:“小聲點,別驚擾到了肚子裏的孩子。他可是李家的血脈。”

“去你媽的李家血脈。”苗問薇忍不住爆了粗口:“老孃肚子裏懷的是孽種,是舒家的孽種。你快讓我出去,我要把他打掉。”

“打掉,打掉,你只知道打掉。”柔柔和和的李世平聽到苗問薇仍舊想要打掉肚子裏的孩子,和顏悅色的臉上頓時爬上了一絲猙獰,他狠狠一巴掌扇在女孩臉上。

女孩被扇懵了。

“你每天都在說要打掉我們的孩子,打掉我們李家唯一剩下的血脈。你要毀掉我李家的血肉香火,我就殺了你!”李世平瘋狂的臉已經扭曲了,戾氣十足。

“你瘋了,你完全瘋了。”苗問薇怎麼都想不通,剛開始還對她很好,收留了她,一直照顧着自己的李世平,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厲鬼似的模樣。

四個月前,苗問薇突然發現自己拿掉孽種的事失敗了,準備離開李家大院再來一次的時候。李志平並沒有阻攔,他給自己做了一桌子豐富的酒菜,說是爲自己踐行。還塞給了她許多錢。

吃了那桌子飯菜後,她眼睛一翻,就暈了過去。再醒過來時,已經被關在了這結實的籠子中。之後,李世平說的話,她就有些聽不懂了。

嘴裏老是念叨着什麼自己肚子裏懷的是李家的血脈,他要保護她,保護李家血脈。讓她順利的將肚子裏的寶寶生出來。

苗問薇覺得自己這輩子實在是太苦了。十九歲前,還是個世事不懂的懵懂小公主,認爲全世界都是圍繞着自己在轉。那時候的她很單蠢很幸福。但是姐姐卻被舒家人折磨屈辱而死,家人也被舒家迫害,死的只剩下她一個。

她還懷了仇人的孽種。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看似可靠的男人收留,但那個男人卻是個瘋子,將自己關在了籠子裏。

她的命,怎麼能苦成這爛模樣?比任何黑暗系小說電影,都還要可怕的多。

“放心,我會放你出去的。”李世平顯然不準備現在放她。

以前苗問薇好幾次試圖用手使勁兒的捶打肚子,要讓肚子裏的孩子流產。但是都被李世平發現了,李世平捆住了她的手,拿走了任何她有可能自殘的工具。她沒轍了,只能眼巴巴憤怒的看着肚子裏的孽種,發育的越來越好。

舒暢浮在空中,沒有人能看得到。他將眼前的情景看在眼裏,目瞪口呆。

不得了哇,沒想到琴光卡牌上的初級催眠術的效果,在普通人身上使用起來效果這麼好。好到一個人的性格和習慣都能在催眠術中被活活扭曲。

她在套房裏緩慢地踱着步伐,四處打量着,這番架勢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時候,她曾經從我的衣領子裏翻出一個微型竊聽器來的事兒。

Previous article

“好了,你別瞎猜了,告訴你也無妨。我們要全力偵查白若霜的下落,畢竟陰陽客棧的戒指是客棧的寶物,萬萬不能流落到外面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