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老爺子不愧也是人精了,很快想好了退路,說實話,這百分之五十贈予林羽,等於是變相的把整個唐氏集團送給林羽了,誠意不可謂不多。

唐家衆人都是悲痛不已,這可是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啊,多少錢啊,以現在的市值來看,最起碼是百億以上,這還不包括公司其他產值。

只可惜,林羽比他們還悲痛呢。

丫的剛剛可是一下子賄賂了五千仙德呢,在林羽看來,錢再多那也只是錢,頂多讓他日子過得好一點罷了。

而且以他現在的地位來說,錢這玩意還真的不稀罕,他現在在乎的,是仙德啊。

只有仙德才能提升自己實力,購買各種裝備武器,丹藥,所以這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如何能和五千仙德相比?

因此林羽冷哼說道:“你這算盤打得倒是好,百分之五十股份就想讓我饒過你們?” 唐唐家衆人一聽,一個個都涌起怒色,這可是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啊,這傢伙竟然還嫌少。

一個剛剛過來的小年輕冷哼道:“那你想怎麼樣?我可告訴你,附近特警都已經包圍了這裏……”

話沒說完,唐老爺氣憤的一巴掌甩了過去,“混賬……”

“爺爺……”年輕人捂着臉一臉不可思議。

而林羽卻是冷笑一聲,只是這一笑,年輕人目光一凝,竟然直接癱倒在地,死的不能再死。

“嘶嘶嘶……”

周圍人倒吸一口涼氣,就這樣死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遠處的特警們在之前就得到了最高長官的命令,誰都不許靠近這裏一步。

因此這時候都沒人打攪。

“真以爲我好說話是吧?連一個普通人也敢對我叫囂。”林羽現在覺得,有時候脾氣好真的不是好事。

唐老爺子把頭低的更低了,說道:“是他的不對,請息怒。”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林羽搖頭輕嘆,“我本來只拿連玉花,你們倒好,不但不給,還請人對付我,我若是還這麼簡單放過你們,有朝一日等你們翻身了,是不是離開就要對付我了?”

說完看向身後渾身已經沒有一塊好皮的唐悅說道:“當日,唐悅找我爲你治病,我答應了,你也治好了,沒想到啊,竟然反悔,既然你們玩賴,我也不含糊了,現在我宣佈,你們唐家財產都歸我,否則,滿門皆死!”

聽了林羽的話,唐老爺子猛退三步,一口黑血噴了出來。

其他唐家之人也是震驚的看着林羽,試想一下,港島第一家族的人若是失去了這些財產,那他們怎麼過下去。

不過林羽可沒考慮這麼多,在他看來,惡人自有惡人磨,既然他們招惹自己,那他就要以牙還牙。

事實上,經歷了修真世界的險惡之後,林羽的心態不知不覺已經有了改變,他已經以前那個林羽了。

“林先生,鄙人唐悅父親唐頂天,我知道這件事是我們不對,可是你一下子全拿了我們唐氏集團,這這……你也管理不了啊……”

唐頂天把頭放的很低,生怕林羽再突然殺了他。

然後再說:“我有個建議,以後我唐氏賺的錢都歸你……”

所有人緊張的看着林羽,他們的打算其實非常好,那就是林羽再厲害也管理不了公司啊,所以他們依舊在原位,再通過一些暗中的渠道,把公司全部掏空,到時候完成資產轉移,林羽守着那一畝三分地也沒用。

不得不說這打算很好,只可惜,林羽也是公司出身的職員,怎會不知道這裏面的道道呢?

因此他斷然搖頭,“你們想的倒是美,交出整個唐氏,我饒你們不死。”

唐家人心如死灰。

這時候,一輛警車行駛了過來,在不遠處停了下來。

上面下來的,正是港島的高層,以及內地的特使。

“對不起林先生,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我已經讓特警都回去了。”特使把姿態放的很低。

林羽點點頭,把事情說了之後,最後說道:“我的話很明白了,我治好了人,他們卻不按規矩辦事,既然如此,他們整個唐家都歸我了。”

然後朝唐頂天看去,“這是你女兒辦的好事,給你十秒鐘考慮機會,否則,誰都救不了你們。”

特首點點頭,“這種事確實是你們的不對,林先生大仁大義,你們還是答應吧。”

雖然這不合規矩,但是他們也沒辦法,根據上層的指示,林羽應該是屬於那種修真者,還是最強的修真者。

政府裏也不是沒有這種人,可是和林羽的實力比起來,那簡直就是渣渣級別。

因此得到了上層指示,盡全力拉攏林羽,交好他,一切要求儘量滿足。

唐頂天朝唐老爺子看去,後者閉上眼睛。

他知道,就連特首都這樣說了,恐怕他們唐家真的大勢已去。

隨後,在特首,特使的幫助下,唐家的股份歸林羽所有,包括名下房產,車輛。

唐家所有人一夜之間,從高高在上,變成一無所有。

合同簽好的瞬間,唐老爺子便因爲氣急攻心,捂着心口一下子仰躺在地,氣急攻心而死。

唐家衆人無不悲痛不已,這時候唐悅也醒來了,醒來的瞬間,她便慘叫一聲。

此刻的她因爲之前身處林羽和孫王兵戰鬥中心,那刺眼的白光將她的眼睛已經灼傷,之前大量的能量撕裂着她的肌膚,現在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猶如一個怪物。

而疼痛,更是撕裂着她的全身,不僅眼睛視力受到嚴重影響,就是連走路都成了問題。

唐悅,已經徹底成爲了廢人。

林羽沒管唐悅,然後朝不遠處一直在觀戰的衆多修真者說道:“諸位。”

有修真者客氣說:“林先生請說。”

逆流黃金歲月 “對,林先生有什麼事儘管說,我們要是可以一定會盡力幫助。”

在見識到林羽強橫實力之後,這些人再也不敢低看林羽。

“是這樣的,我還差一味藥,叫齊心草,誰若是能得到此藥,我願意以功法,丹藥所換。”

林羽拱手說道。

一聽這話,這些人全都激動起來。

林羽這樣的強者,身上功法,丹藥一定不低,誰要是有需要,那絕對不錯。

說好之後,林羽便不再搭理唐家的人,朝施老說道:“你以爲爲唐家做事,現在爲我做事,好不好?”

“是。”施老連忙低頭。

“嗯,我會賜你丹藥,至於其他待遇,翻一番吧。”林羽很大度的說道。

施老可以說一直爲唐家做事,熟悉程度一定不低,有他幫助自己,肯定會很快操控好唐家。

現在,林羽的打算很簡單,除了變強之外,他要成立自己勢力,然後發動自己的勢力尋找藥材,這樣的效率纔是最高的。

然後前往了唐家,走的時候,他還通知了那些修真者,若是想要學習功法,他會爲他們講道一天。

一些人聽了,全都震驚不已,很快整個港島都傳出了。

唐家一夜之間覆滅,林羽上仙將會在唐家爲修道之人講道一天。

一時間,不少修真者都準備前往唐家。 林羽之所以要爲修道之人講道一天,倒不是說他大慈大悲。

這麼做的意義很簡單,那就是他想要交好本地武者。

以後他的公司就在這裏了,交好這些人總歸有不小好處,畢竟自己再厲害也是外地人來的。

更何況,林羽對於齊心草確實有需求,人多的話,找到齊心草的概率也就高一點。

現在的唐家可以說樹倒猢猻散,以往的富家子弟全都淪爲了窮人,一夜之間都被趕出了家裏。

至於以前爲唐家打工的傭人,保鏢,林羽全都留了下來,否則的話還真的沒人爲他做事了。

唐若南現在是夠悲催的,他剛剛回家,正沉浸在林羽解決了唐悅之後的歡喜之中,卻沒想到,沒一會法院的人就過來了,還說這裏的房產都歸林先生了。

“什麼,怎麼可能?”

唐若南不可思議的看着法院傳單。

“你以爲你還是唐家少爺麼?現在整個唐家的財產都歸林先生所有了。”和法院的人一起過來的兩個保鏢冷冷笑道:“喲,你挺會享受的啊,屋裏竟然有這麼多妹子。”

唐若南嘶吼道:“不可能,這房子怎麼可能也歸林羽。”

然後他嘗試看自己的銀行卡,頓時發現,銀行卡全都被鎖住了,一張都不能用。

“看到了吧,現在你就是一個窮人,哈哈,唐少……”

諷刺的話語讓唐若南臉色一變,他養的幾個美女妹子也是複雜的看着唐若南。

“哎,他已經變成這樣了,我們走吧。”一個高挑少女說道。

“嗯,都走吧,我不想再見到這麼噁心的人了。”

幾個少女頭也不回的走了,對她們來說,現在的目標是找下一個富二代,以她們的資本,這個並不難。

這樣的場景在唐家子弟不少人身上發生,唐家倒了,以往對他們討好的人現在都換了嘴臉。

甚至有不少以前品性惡劣的唐家之人更是被毒打了一頓,唐家子弟沒有了靠山,以往對他們不爽的人也都一一開始報復。

一夜之間,唐家覆滅。

這樣的大新聞終於傳遍整個港島,不過,第二天的新聞沒有播出關於林羽的任何事件,只說了唐家因爲投資失利,欠下鉅額外債,資產已經全部抵押給了一位姓林的人。

唐家老爺子因爲受不了打擊生死。

唐家老爺子的一些子女也都流落街頭,有的靠賣苦力爲生,有的受不了苦,落了一個自殺的結局,也有一些一技之長的,討到了一份工作,還有一些唐家女子,因爲實在沒有一技之長,只能淪爲陪酒妹,甚至是直接下海接客。

但是這些人至少還能靠自己生活着,最慘的,莫過於唐悅了。

雙目視力嚴重後退,以往白晢美麗的肌膚現在變得無比醜陋,全身上下都是被燙傷的痕跡。

要不是回到家第一時間她服用了以往留下來的療傷丹,恐怕連命都留不住。

而最慘的,是她原本道靈境的實力也因爲這一次的事件修爲都被廢了,現在真的是連普通人都不如。

跑偏的1618 唯一讓人奇怪的是,唐三失蹤了,唐悅的親弟弟,當天晚上就失蹤了。

此刻某所小旅館呢,唐三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兩位師父,救救我老姐吧,她都已經變成了那樣……”

音艾夢嘆氣道:“不是我們不想救,那個林羽……太強了。”

郭影也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原本她還想報復林羽,可是在見識了他的實力之後,她發現差距太大了。

“那我把我姐姐接過來,好嗎?”唐三哭着說道。

“不行。”音艾夢斷然道:“唐悅的一舉一動現在肯定都被記者盯着,一旦發現你,搞不好林羽也會知道,到時候連你也麻煩。”

事實上,音艾夢因爲郭影的關係,一直認爲林羽是大奸大惡之人,她年紀其實還不大,哪知道這裏的一切都是誤會。

“那……那怎麼辦?我姐現在修爲被廢,眼睛也看不清東西,她會死的。”唐三痛苦說道。

“我會讓人給她送去財物的。”郭影嘆氣道。

“謝謝師傅……”

“不過,現在林羽對付不了了,依我看,我們可以從其他地方下手。”音艾夢想到了一個主意,露出了邪惡的模樣,“咱們打不過林羽,完全可以對付他身邊的人,比如這次一起過來的秦嬌嬌,還有那個沈靜,你們說怎麼樣。”

“好,師父,你這個主意非常好。”唐三急切道:“只要控制了那林羽喜歡的人,到時候諒那林羽三頭六臂也對付不了我們了。”

“好,現在我們馬上去查這兩個女子在哪。”音艾夢說道!

…………

在講了一天一夜的大道之後,林羽僅僅是在唐家呆了一天,通過強大的記憶力,把唐家的人事,財務,以及商業都搞的差不多之後,這才放心回到酒店。

一到酒店樓下,沈靜又打電話過來,問林羽去了哪裏。

林羽失蹤了三天,這三天沈靜和秦嬌嬌一直打他的電話,不過林羽一直以找老朋友敘敘舊爲理由,沒有回去。

倒不是林羽不想把他和唐家的恩怨說出去,主要是這一次他殺了不少人,林羽不想自己喜歡的人用異樣的眼神看他,說實話,還是普通人的心態在作祟。

這一點需要時間來磨平。

到了房間,就發現沈靜和秦嬌嬌在一間房間看電視,林羽發現秦嬌嬌的行禮竟然都拿過來了,摸摸鼻子好奇問:“嬌嬌,你這幾天都住這裏啊?”

“廢話,你三天都不見一個人影,我一個人害怕,就找嬌嬌姐過來了啊。”沈靜給了林羽一個大白眼。

秦嬌嬌也好奇道:“你見什麼老朋友,去了這麼多天?以前好像沒聽說過啊?”

“哦,是我父母的一個老朋友,這次過去拜訪一下他們,哎,人家太熱情了,非得留我住幾天。”

如今林羽撒謊完全不知道打一下草稿,信手捏來。

正說着,門突然打開,馬東和周海林走了進來。

“嬌嬌,我朋友說港島市最高的世茂大廈正舉辦一場晚會,要不要去看看?”馬東微笑說道。

雖然這幾天林羽和唐家的事情鬧得很大,不過港島上層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都沒有將林羽的身份泄露出去,以至於所有人都對現在唐家的新主人好奇着。 聞言,秦嬌嬌搖頭說道:“只是一場晚會罷了,林羽也剛剛回來,肯定很累,我們就不去了。”

林羽也不知道秦嬌嬌是真的關心他還是敷衍的馬東話,總之挺給面子的,讓林羽有些小爽。

沈靜也點頭說道:“是啊,這種晚會有什麼好去的,無非就是那些達官貴人和商人促進關係的地方,我們只是過來旅遊幾天,這種地方沒必要去。”

沈靜和秦嬌嬌都不是普通的女孩子,眼界都很高,所以都不怎麼稀罕這種晚會。

這時候,和馬東一起過來的周海林輕笑道:“今天這個酒會可非同一般,除了港島各界的大人物之外,連各部門領導都過去了,而且去了很多明星,比如港島巨星劉新星,明星沈文佳,就是連內地的很明顯都過去了,比如最近很有名的謝婷婷。”

“謝婷婷也過去?”沈靜驚訝說道。

林羽突然想起,自己來港島的時候謝婷婷說過也會過來,還說在這裏碰面來着的。

不過由於唐家的事情,林羽一直沒和謝婷婷聯繫。

“嗯,看來你們很喜歡謝婷婷,正好,我和她的老闆認識,到時候可以介紹謝婷婷給你們認識。”周海林笑着說道。

沈靜覺得有些好笑,心想他們可是和謝婷婷是老相識了,還用得着你介紹嘛。

不過她也沒有說破,有時候說破據不好玩了,所以說道:“那就麻煩你介紹了啊。”

周海林精神一振,覺得倍有面子,於是朝林羽不屑的掃了一眼,沒想到林羽睬都沒睬他,看着手機正給謝婷婷發信息。

不過謝婷婷一直沒回信息,不由得讓林羽有些鬱悶,暗暗猜測謝婷婷這是在幹嗎。

“那看來你們都同意過去了?”馬東朝秦嬌嬌說道。

秦嬌嬌朝林羽看去,這一幕讓馬東眉頭一皺,心中極度不爽,暗暗想着:這個林羽到底什麼來頭,竟然讓這兩個女的對他這麼服帖。

林羽正爲聯繫不到謝婷婷而急着呢,以爲謝婷婷出什麼事了,聽到那個酒會謝婷婷的同事也會過去,於是點點頭,說道:“謝婷婷也在那裏,那麼便去吧。”

馬東說道:“周海林,到時候你介紹林先生給謝婷婷認識一下,看他這樣子挺喜歡謝婷婷的,應該是她的粉絲吧。”

“知道了東哥。”周海林說着朝林羽伸手,說道:“到時候跟着我就好了。”

林羽雖然不太喜歡這個周海林,但是對方既然朝自己握手,出於禮節還是伸手了。

周海林伸手的時候露出了一塊銀光閃閃的手錶,看這品牌起碼價值數十萬,而林羽手上空空如也,見到這一幕,周海林輕笑了一聲,眼中輕蔑一覽無遺。

有時候他很鬱悶,想不通林羽這樣一個一看就是大吊絲的人爲什麼讓秦嬌嬌和沈靜這麼聽話。

和馬東相比,這林羽完全就是渣。

一想到馬東的手段,周海林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

隨後一行人坐了周海林安排的車子,事實上,看馬東和周海林兩人的話,馬東明顯不如周海林對這裏熟,論表面上的地位,周海林似乎並不比馬東差多少。

託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但讓林羽詫異的是,這兩人很明顯以馬東爲首,林羽想不通,周海林這樣一個勢利眼的人憑什麼對馬東服服帖帖。

正想着,車子已經在一處很高聳的大廈下面停了下來,門口處停滿了豪車,很多賓客正朝裏面走去。

“這一天也不知道那林先生會不會過來。”下車後,周海林說道:“港島新聞你們也看了吧,這裏出了一個武林高手,大家都叫他林先生,一夜之間把唐家剷平了,現在唐家所有的產業都是他一個人的。”

也說,這二位在人間的名氣那可是響噹噹的!影視劇中經常出現的角色,出鏡率甚至比我祖宗還高,算是地府的當紅炸子雞了!我擔心這兩位大爺使性子耍大牌,趕緊媚笑着生怕得罪了被穿小鞋。

Previous article

鄉親們激動的衝到門外,外邊花圈、鑼鼓、嗩吶全都齊備,都是辦喪事的傢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