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躲進了川叔的家裏。看到川叔的屍體還橫在屋中央,便進屋拿出一塊被單把川叔的屍體蓋上,就在被單蓋上的那一刻,我忽然看到川叔的眼睛睜開了,我心一驚,急忙退到了一旁!

等了許久,見屍體並沒有動靜,我不禁懷疑是不是我看花了眼。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川叔的屍體旁邊,輕輕掀開被單的一角!我並沒有看錯,川叔的眼睛的確睜開了,而且還有一行血淚從眼角流出……

屍體流血淚,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我跪在川叔的屍體旁邊說道:“川叔,我知道你死得不瞑目,如果你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請告訴我,我能幫的一定幫你完成!”

我剛說完,川叔竟然直挺挺地坐了起來,嚇得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川叔……”我顫聲喊道。

他沒有說話,也沒有像突然詐屍的大牛會攻擊人,他就這麼直挺挺地坐着,血淚一滴滴地滴到了地上!

本來我還打算躲在這裏的,可已經死了的川叔突然坐起來,眼裏還流着血淚,這驚悚的模樣讓我心裏着實感到害怕,我不敢繼續留在這裏,趕緊溜出了門外……

沒想到剛出去就碰到了龍菲他們,他們看到我從屋裏急匆匆跑出來,先是一楞,之後馬上冷下了臉!

“你們要去哪?”我疑惑道。

“你不是走了嗎,怎麼還在這裏?”龍菲反問道。

我指了指屋裏,支支吾吾道:“我剛經過這裏,看到川叔的屍體突然立了起來,我以爲是詐屍了,所以就進去看了下!”

“哼!”龍菲冷哼一聲,對崔子建道,“師兄我們走,不要理他!”

“你們要去哪,這裏這麼多屍體你們不管了嗎?”

“要管你自己管,你就是個掃把星,跟你在一起只會倒黴!”龍菲憤憤地說道。

“子建,快把我放下來吧!”被崔子建背在背上的道長竟然說話了!看到道長醒來,龍菲悲喜交加,又哭又笑道,“師父,原來你沒有死,剛纔真是嚇死我了!”

“剛纔不是你說的麼,師父道行這麼高怎麼會這麼容易就死!”道長說完把目光轉向了我,繼續說道,“你剛纔說的沒錯,這裏還有這麼多屍體,沒幫他們化解掉怨氣,我們怎麼可能就這麼一走了之。”

“道長,你見過屍體流血淚嗎?”我問道。

道長點了點頭,說道:“我見過,不過這種事情很少,你爲何會突然這麼問起?”

我指了指屋裏的川叔,“川叔從剛纔就一直流這血淚,我想他是不是還有什麼心願未了。”

道長一聽,急忙朝屋裏走去,龍菲和崔子建不敢遲疑,也趕緊跟了進去。 大叔好凶,媽咪快跑 “你們先在門口等着,不要進來!”道長把我們攔在了門外,自己一個人進去了。我心下覺得好奇,問了站在身邊的龍菲道,“喂,你知不知道你師父要幹什麼?”

龍菲白了我一眼,並沒有理我,我想到剛纔她對我說的那些話,突然老臉一紅,尷尬極了!

只見道長拿出一張黃符,嘴裏唸叨着:“律令大神,萬丈藍身。手持斧鑽,呼集天兵。擎烈火車,燒鬼滅精。並行馘戮,不許留停。急急如律令!”道長邊說邊用手指在符紙上點了三處,那被手指點到的地方馬上出現了三個紅點,做完這些,他突然把符紙往川叔身上貼去,只見川叔原本僵硬的身子突然一軟,倒在了地上!

道長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扭頭對我們說道:“好了,現在你們可以進來了!”

“師父,剛纔你爲什麼不讓我們進來呀。”龍菲好奇道。

道長看了看川叔的屍體,臉色凝重道:“他之所以會流血淚,是因爲他覺得死得不甘心,想要附身到活人身上,我之所以不讓你們進來,也是怕他會附上了你們的身!”

我心裏一陣後怕,心裏暗想道:幸虧我及時出來,否則就要被川叔的亡魂附身了!

“陳天然,你是不是很慶幸他沒有附上你身?”道長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我撓了撓頭,不好意思道,“道長真是厲害,竟然知道我在想什麼!”

道長看着我笑了笑,沒有什麼。我有些摸不着頭腦,不知道道長突然這麼問是什麼意思?

龍菲一直想知道她師父剛纔爲什麼突然沒了呼吸,然後又突然好了起來。道長本來不想說的,可經不住龍菲的軟磨硬泡,才道出了實情。

原來道長早就知道那柿餅有毒了,不過爲了不讓假四奶奶起疑,他在吃柿餅之前已經吃了一顆解毒丸。只是那解毒丸有個特點,就是人在吃了帶有毒性的東西之後,在化解的過程中人的呼吸會突然停止,就像是死了一樣,只要等那毒性完全化解,就會沒事了!

“雖然我呼吸停止了,可我還是能聽到外界的聲音的,所以師父覺得龍菲你剛纔對陳天然說的話有些過分了,應該要向他道歉!”

龍菲一聽道長要她向我道歉,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不過師父的話她又不能不聽,最後不情願地說了一句:“對不起,我爲之前說的那些話跟你道歉!” 我見龍菲一臉不情願的樣子,故意逗她道:“啊?聲音太小,你說什麼我聽不見!”

龍菲瞪着我,要是眼神可以把一個人殺死的話,那麼我現在不知早就被她殺死幾次了。只見她咬牙切齒,一隻一句道:“我說對不起,爲之前我說的那些話更你道歉!”

“哦?”我裝作在思考的樣子,裝傻道:“之前你有說過什麼嗎,我好像都已經忘記了!”

龍菲癟了癟嘴,小聲嘟囔道:“裝傻充愣,忘記最好啦!”

雖然之前龍菲說的那些話確實讓我蠻受傷的,不過我也不是一個愛記仇的人,何況她也已經跟我道了歉,也沒必要再把那些不愉快的放在心上。

不知道是不是我開始有了受虐的傾向,只要龍菲不跟我作對,我就感覺好像突然間少了什麼,心裏空落落的!

村裏的屍體太多,我們沒辦法把他們一一掩埋,不過道長卻都對他們用了鎮魂符,想來應該沒事了。現在就只剩下被鎮在水潭下的大牛了,不過去那之前,我們還要小心陶斌和陳冬青兩人,不知道他們現在是否還在村口!

等我們走到村口,那裏已經沒有陳冬青和陶斌兩人的身影了,只是地上還留有一些未乾的血跡,我想這大概是他們其中有人受傷流嚇的血吧。不過既然他們都已經離開,我們也就不用再擔心什麼,只要把大牛的事情解決完,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裏了!

來到深水潭邊,我們四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就連道行高深的道長也是一臉驚訝。溪邊的一棵歪脖子樹上,大牛的屍體被懸掛在上面!手和腳都不見,傷口參差不齊,像是被人硬生生地扭斷下來了!

這大牛明明是被道長的符鎮在了潭底下,怎麼會被人掛在了樹上!而且還把他再一次殺死了!

“這也太恐怖了吧,到底是誰把大牛的屍體從潭底弄上來的,還再一次把他殺死了!”龍菲的身子微微發抖,連說話的聲音也帶着抖音,看來她也是被嚇得不輕!

“能做到這一切,看來這人一定不簡單!”道長沉聲道。

“這人是同道中人嗎?”崔子建問道。

道長緩緩地搖了搖頭,說:“不一定,要揭開道符,並不需要有道行,你們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把它撕掉!”

我忽然想起了陶斌,難道是他嗎?還是陳冬青?

如果說是陶斌把陶瑩的死怪在了大牛的頭上,也就不難理解他對大牛做的事,可要說撕開道符的人是陳冬青,他似乎沒有什麼理由把已經死了的大牛再弄死一次。而且大牛會詐屍,應該就是他故意讓那隻黑貓進到大牛屋裏,他讓大牛詐屍的目的就是爲了對付我,所以把大牛弄成這樣的應該不會是陳冬青!

可是已成了半人半鬼的陶斌,他不是應該怕那些道符嗎?

“喂,你在想什麼呢?”就在我想到糾結的地方時,龍菲突然拍了我一下。我嚇了一跳,問她道,“怎麼了嗎?”

龍菲白了我一眼,沒好氣地說道:“我們準備走了。我師父問你是打算跟我們一路走呢,還是就在這裏分手啊!”

我楞了楞神,問道:“我們就這麼走了嗎?那大牛呢,就讓他掛在上面嗎?”

聽我這麼問,道長解釋道:“雖然說人要入土爲安,但是他現在已經魂飛魄散了,入不入土,其實都一樣了!”

魂飛魄散?也對,現在頭頂上的太陽這麼毒辣,大牛的亡魂從水裏被帶了上來,不魂飛魄散纔怪!

“喂,你又在發什麼楞?”龍菲見我又在發呆,不滿地說道。

我笑了笑,說:“沒什麼,只是覺得有些感觸而已。”

“你還沒說是要跟我們一起走,還是就在這裏分道揚鑣啊?”龍菲催問道。

我這纔想起來,剛纔她的確有問過我要不要跟他們一起走。“你們準備往那邊走啊?”我問。

龍菲撓了撓頭,因爲這事她也做不了主,只能聽她師父的。她仰頭問道長:“師父,我們現在要去哪啊?”

“我看還是回道觀吧,你們師兄妹倆的道行還太淺,需要回去再修煉才行!”

龍菲一聽要回觀道,臉一下子就垮了,悶聲道:“師父,我還不想回去。 見聞天道 再道觀裏生活,每天都重複做一件事,好無聊的!”

聽龍菲在抱怨,道長臉一下子沉了下來,一旁的崔子建也趕緊示意龍菲不要說話了。眼看道長就要生氣,龍菲趕緊又說好話,“師父您不要生氣,我剛纔也就隨便抱怨而已,其實我還是很想念道觀生活的!”

“小丫頭,這次出來你還沒吸收到教訓,還想着一天到晚玩,我看你以後怎麼辦!”

“沒事啊,反正有師父和師兄在,我就算不學道術也不怕啊!”龍菲繼續撒嬌,不過這次卻沒能逗得道長開心,“就衝你這句話,回去後你就給我背完所有的道符咒語,背不完不許吃飯!”

“師父,不要啊……”龍菲哀聲求道,可道長根本不理她,自己一個人先走了。

想到自己什麼本事也沒有,心頭突然冒起了跟着他們一起學道的念頭!

我看到道長已經走遠,趕緊一路小跑跟了上去,試探道:“道長,能不能讓我跟你們一起回道觀?我也想跟您學道術!”

道長停下腳步,皺着眉頭,看了我好一會兒才說道:“當初在太清山時,你似乎也想讓我收留你。可是你知道我當時爲什麼不答應你嗎?”

我搖頭。

道長突然嘆氣道:“其實你算是一個好苗子,膽子大,人也聰明,應該很容易出師!只可惜你身上陰氣太重,再加上你體內有那粒續陽丹,所以道家的地方並不適合你!”

當聽道長說我體內有續陽丹的時候,我被嚇了一跳。奶奶替我求來的續陽丹續命的事我從沒有跟任何一個人說起過,不明白這道長怎麼會知道?

“師父你的意思是說陳天然他現在是不死人嗎?”龍菲驚訝道。想了想,恍然大悟道,“難怪我說他爲什麼都被大牛剖開肚子還不死,原來是這麼回事!”

道長點點頭,“閻王給了他續陽丹,就等於在生死薄上劃掉了他名字,所以不管他受多重的傷,斷了幾次氣,他都不會死!”

龍菲像是看怪物一樣看着我,嘆聲說道:“和他認識這麼久,竟然不知道他原來這麼厲害!”

“所以說你道行太淺,需要多加努力才行!”道長藉此機會,又把龍菲說教一番。

龍菲吐了吐舌頭,心虛得不敢再答話。

道長說了這麼多,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他不會收我爲徒!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和他們走到一個分叉路口時,龍菲他們停了下來。對我說他們要走另一條路回道觀,讓我自己一個人小心一點。我苦笑一聲,我都是不死人了,小不小心都一樣,反正都不會死掉。不過我還是揮手跟他們道別,說了一些希望以後再能相見之類的話。

龍菲突然把一樣東西放到我手上,對我說道:“雖然你這人很討厭,不過和你相處幾天也挺開心的。這把刀就送給你了,你哪天要是想我們就來道觀看我們吧,不過……”她突然停頓了一下,附到到我耳邊說道,“不過你要是真來了,記得帶些好吃的來,因爲我們道觀根本沒有哪樣東西是好吃的!”

“行,我一定記得!” 婚色誘人:前夫霸愛成癮 我嘴上雖然這麼答應,不過剛纔道長也說了,像我這樣體質的人,是不適合出現在道觀那種地方的。

“這把匕首就送給你吧,雖然我也挺喜歡的!”龍菲撫摸這刀背上的龍字,臉上露出不捨的表情。

這把匕首本來就是他們龍家的東西,而且先前陶斌還打算用這把刀把我殺了,現在龍菲卻要把它送給我,說實在的,我並不想要,因爲我對這把閃着寒光的匕首這有莫名的恐懼!

“龍菲,快點走啦!”崔子建見龍菲沒有跟上,轉頭喊道。

龍菲見我沒接,急着跺腳道:“陳天然,你倒是快接啊,我師兄已經在催我了!”

“龍菲,這匕首你還是留着吧,我並不需要!”其實我心裏想說的是,我不想要!

龍菲急了,“我不能把這匕首帶回去道觀啦,要是被師兄和師父發現,一定會罵慘我的!”

我輕笑一聲,“龍菲,你難道忘記了嗎,在殺黑貓時,你師父和你師兄都見過這把匕首了!”

她偏頭想了想,笑道:“對哦,我竟然把這件事忘記了。既然你不要,那我就不給你了!”龍菲笑嘻嘻到地把匕首又收進腰包裏,對我揮手道,“那就這樣吧,再見!”

“再見……”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們一行三人走遠,心裏竟覺得有些不捨!龍菲雖然剛纔跟我揮手的動作看起來很瀟灑,不過等她追上他們後卻一步三回頭,似乎還有什麼話想要跟我說!我不禁在心裏暗想:這丫頭該不會是不捨得我了吧! 終於,他們在我的視線中徹底消失了!

我嘆了口氣,擡頭仰望着頭頂上刺眼的太陽,眼角流出了一行淚水,淚水流到嘴巴里,舌尖嚐到了鹹味。路邊的草木被太陽曬得垂頭喪氣,像是在奄奄待斃一般!只有那樹上的知了歡快地叫個不停,讓人聽着心情煩躁!

我又要開始一個人的旅程了,下一站要去哪裏,我一點目標也沒有。

沒有了蛇戒,就算有天我真找到了陳家古墓的位置,也無法進入。 總裁接招之米蟲來襲 我開始回憶那天丟蛇戒的情景,想來想去,總覺得那蛇戒應該是在那龍家古墓裏面遺失的!

要再回去那裏找嗎?我在心中問自己道。

念頭剛起,就被我否定了。因爲想要進龍家墓室,必須要有那蛇戒才行,如今蛇戒已丟失,就算真找到了龍家古墓的入口,沒有蛇戒打開石門,我也無法再進到那裏面!

不管怎麼樣,還是先找到住的地方再說,這裏孤墳遍野的,讓我一個人在野外留宿,我可沒那個膽!

前面道長他雖然猜到了我體內有續陽丹沒錯,可是他後面說的那些並沒有完成正確,我不是真正的不死人,我只可以死三次,超過三次,閻王就會把我的命收回去。

我已經死過一次了,所以要更加小心纔是!

到了傍晚,我來到了一座小城鎮,這裏的人對我這個外來客都挺冷漠的。當我向他們詢問這裏哪有住宿的地方時,他們要麼就推說不知道,要麼就乾脆不理我!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時候,一個光着膀子,身上有紋身的小青年拍了拍我肩膀,問我道:“喂,你是外地來的呀?”

我點頭稱是。那小青年笑了笑,繼續問道:“剛纔我好像聽到你在跟人打聽住的地方是吧?”他停頓了一下,突然很神祕的湊到我耳邊對我說道,“我知道有個很不錯的地方,不但可以住人,還不需要花一分錢。”

這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我笑了笑,佯裝很感興趣道:“當真一分錢都不要嗎?”

“我騙你幹嘛,不信我帶你去?”

我心下疑惑,這小青年看着像社會上的小混混,怎麼會突然這麼熱心想要幫我?小青年見我沒有回答,又說道:“你還擔心我會騙你不成。看你這樣子,身上應該也沒有多少錢,我是好心想要幫你找住的地方,你可別辜負我的一番好意!”

他說的也是,我口袋裏加起來連一百塊都沒有,也不怕他會對我怎樣,當即就答應讓他帶我去看那不要錢就可以住的房子!

一路跟着他左拐右拐的走了好久,路上還碰到小青年的朋友,他們跟他打招呼問道:“山子,又帶客人去看房啊!”說完他們都會哈哈大笑幾聲,眼神怪異的看着我……

看來這叫山子的小青年似乎經常帶別人去看房子。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可是也能聽出他們笑聲中的不懷好意!

“你叫山子?”我問道。

山子轉頭看了看我,語氣有些不耐煩道:“是啊,我叫山子你有什麼意見嗎?”

“沒有,這名字挺好的!”我尷尬道。看來還是閉嘴的好,自討沒趣!

山子煙癮犯了,在口袋裏面摸索了一會兒,什麼也沒摸出來,轉臉問我道:“喂,你身上有煙嗎?”

我搖頭,“對不起,我不抽菸,所以沒帶!”

“媽的!”山子低聲咒罵了一聲,指着前面的一家小賣部對我說道,“我煙癮犯了,你去前面買一包煙吧!”

我心想,你煙癮犯了憑什麼要我去買菸。就在我要拒絕的時候,山子又說道:“我不是想白抽你的煙,這不我忘帶錢了嘛!”

“那我給你錢,你自己去買吧!”我從口袋裏掏出幾張皺巴巴的紙幣,抽出一張十塊的給他。山子的手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接了過去,輕笑一聲,“大哥,看你也跟我一般大,怎麼混得比我還差啊!”

我沒有理他,讓他拿了錢就快點去買菸!

山子不知道和小買部老闆說什麼,兩人一邊說還一邊往我這邊看,說到開心處,兩人還很大聲地笑着。

我開始覺得這山子是在耍我了。正想着,山子拿着一包紅雙喜返回來了,丟給我一根道:“抽根菸吧,不抽菸的男人算什麼男人啊!”

“不用,我真不習慣抽菸!”我現在哪有抽菸的心情,眼看天就要全黑了,還沒到山子說地方,我不禁覺得心裏有些煩躁。

山子眯着眼睛盯着我看了一會兒,突然“嘎嘎嘎”地怪笑起來,他說:“看把你着急的,還怕我騙你不成。”說着他手指着前面的一棟房子道,“喏,看到了沒,就是那棟三層小洋樓,只要你願意,你想住多久都行!”

順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前面不遠處的確有一棟孤立的小洋房,從外觀看它比附近任何一棟都豪華。不過樓房裏面並沒有亮光,看來這是一棟沒有人居住的房子。

“山子,你沒跟我開玩笑吧!”這麼好的房子,怎麼會讓一個外人進去裏面住,我不禁更加肯定這山子是在耍我了!

“大哥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山子見我不走了,忙着解釋道,“你別看它挺不錯的,可裏面真的沒有人住。這房子的主人其實是我叔叔,他們一家人已經到國外生活去了,留下這房子說要給有需要的人住。我不就剛好看到你有需要麼,所以就把你帶來了!”

“你說的是真的?”

“必須是真的啊,你看,我這不都還有鑰匙呢嗎!”說着他從口袋裏掏出一串鑰匙出來,在我面前搖晃了兩下。

雖然我還是有些懷疑,不過還是跟山子一起來到門前了。他用那串鑰匙打開了門鎖,門一開,一陣陰風從裏面灌出來,吹得我頭皮發麻。我下意識的想着,這房子該不會是鬧鬼吧?

“我就不進去了,這鑰匙你拿着,你要是不想住了,再把它還給我!”說着山子就把鑰匙塞進我手裏,也不管我答不答應,轉身就跑了!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足以看出他對這房子的恐懼!

既然來都來了,那就住下吧!

屋裏漆黑一片,我小心翼翼地走進屋裏,在牆上來回摸索着開光。可我找了好久,也沒找到開關在哪裏,腳下有東西拌住了我的腳,差點把我絆倒在地。我俯身在地上摸索那個要絆倒我的東西,發現原來是一塊木板,而且地上好像還不止這一塊。

我不禁有些納悶,這房子外面都裝修得那麼好了,難道屋裏還沒完工?不然怎麼會還有這麼多木板遺留在這裏。

無奈我身上也沒有可以照明的東西,所以也不敢輕易亂走,只好退出門外,打算去那小賣部買幾根蠟燭回來。

那小賣部的老闆是一個微胖的中年男人,下巴留有一撮小鬍子。他看到我出現在他小賣部,似乎覺得有些意外,微微一怔,才問我需要買什麼。

“給我兩根蠟燭吧,另外還拿一袋餅乾加一瓶礦泉水!”

老闆把我要是東西裝進袋子,想了想,又拿了兩個蠟燭塞進袋裏,對我說:“另外兩根是我送你的,不要錢!”我向他道了謝,心想這老闆也挺不錯的。付完錢剛要走,他又把我叫住了,我問他還有什麼事嗎,他欲言又止的看着我,久久才憋出一句:“沒事,希望你今晚能有個好睡眠!”

“謝謝!”我笑道。雖然挺想跟他打聽那房子的事的,不過轉念一想,山子在買菸時應該跟他說過什麼,所以我問的話,他未必也會跟我說實話,所以索性就不問了!

有了蠟燭,總算是方便了許多。一樓的地板上除了堆放了許多木板外,還有很多未開封的顏料桶,大概是準備用來刷牆壁的吧,因爲我看這牆壁上很多地方的石灰已經開始剝落了。

既然都打算出國去住了,怎麼還買這麼多材料回來?而且買回來也沒有裝修……

我順着樓梯上了二樓,二樓是客廳,傢俱電器樣樣俱全,在這個不算富有的小城鎮,家裏能配置成這樣已經算很不錯了。我不禁在想,這麼好的家不住,非要跑到國外去住,難道國外的地方就一定比這裏住得舒服嗎?

可隨後又想了想,有錢人的想法豈是我這等屌絲能理解,今晚能有個住的地方就不錯了,還去想那麼多幹嘛!

我把蠟燭放在客廳的桌子上,昏黃的燭光並不能照亮完偌大的客廳。我坐在沙發上,打開餅乾的袋子,準備開始吃我今天的第一餐。

牆上的老實掛鐘已經不動了,所以我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吃完東西,睡意襲來,我蜷縮在沙發上,沒一會兒就睡着了!

我是被一陣鐘聲驚醒的,迷迷糊糊中,我隱約記得這廳裏的掛鐘已經不走了,難道……

心裏這麼想着,我猛地一下坐了起來。驚恐的看着四周,發現桌上的蠟燭已經快燒完了,燭火搖曳,我忽然看到陽臺上站着一個人影,心下一驚,大聲問道:“是誰,誰在哪裏?” 我揉了揉眼睛,仔細一看,發現竟然是一個女孩兒!她身穿一襲拖地白裙,烏黑的長髮披散在肩上,個子高高瘦瘦的,看起來很苗條的樣子。我不禁在想,有這樣這樣身子的女孩子,一般都不會長得太差!

不過很快我便在心裏狠狠把自己鄙視了一番,這大半夜會出現在這裏的,不是鬼就是小偷!不過我想這女孩兒應該也不會是小偷,再者說了,我記得我上來之前,明明已經把樓下的大門緊鎖了,所以說,這女孩兒很有可能是一個女鬼!難怪那小青年這麼熱心帶我來這裏住,還把我送到門口就逃跑了,看來他早就知道這屋裏鬧鬼!

“你……你是誰呀?”見她沒有回答,我又再問了一遍。

因爲這幾天長期被困在黑暗,他的雙眼已經適應了黑暗,而且能夠看清黑暗的東西了。

Previous article

目標編號00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山姆小子看着自己在中路清理掉的第三個眼,頓時眉頭一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