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頭氣的吹鬍子瞪眼睛的,一把將齊天從桌子上揪下來:

“你師傅都來了,你還不老實點!”

齊天倒也乖巧,衝着影子擠了擠眼睛:

“師傅,小天給你見禮了,呵呵,對不起啊師傅,我給你添麻煩了。”

看他嬉皮笑臉的樣子,怎麼也不像是認錯的態度。影子瞪了他一眼:

“你在這裏胡鬧什麼!”

“沒什麼啊,呵呵,我和這個老頭賭色子,說好了,誰輸誰就在自己的腦袋上梳一條小辮,沒辦法,手氣太好,贏了一個晚上。”

終於終於明白這個老頭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模樣了,同時也在心裏暗自感到好笑。相比於後世的那些賭徒,在古代中的這些人還是太“忠厚”了。齊天手上的色子是之前孟落日幫着製作的,根本就是做好了手腳的。

在他們的軍營中,所有人都知道其中的原因,所以早就沒有人陪着他玩了,想不到今天竟然把個精明的李鐵匠給忽悠了一個晚上。好在這個老頭和齊天真的只是純粹的娛樂性質的,如果真的是賭錢,估計早就把老爺子輸的連褲子都穿不上了。

孟落日和伍子胥等人當然都是知情人,不過在這種情況下,貌似沒有人會站在老頭的這一邊。一個個都強忍着笑意。

影子再次狠狠的瞪了齊天一眼,齊天吐了吐舌頭,哧溜一下跑到了孟落日等人的身後。能夠脫離魔掌他已經在心中大呼僥倖了,假如老頭明白過來,自己讓一個小屁孩給戲耍了一個晚上,不當場發作

纔怪。

老爺子看到齊天已經溜到了旁邊了,也不再和他追究了,習慣性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立刻摸到了在鬍子上的幾條小辮子,不由得一陣的鬱悶,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自己弄成了這個樣子,還真是夠丟人的。

不過奇葩就是奇葩,老爺子只是在剛剛開始的時候露出了一點兒尷尬的樣子,但是轉眼之間就變成了好像沒事人一樣,正襟危坐:

“聽棒槌說你們昨天就來過了,大概是想要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到了晚上,這小崽子竟然就跑到我的房間中來行竊,行竊也就罷了,喜歡什麼東西你拿走就是了,可是幹嘛要在我的身上摸來摸去,打擾我的睡覺?”

孟落日等人一陣的無語,本來還以爲虞子期的話裏有誇張的成分,現在聽到這個老頭親口說出來,還真是感到不可思議。還真是應了那樣的一句話了,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兒都有。

“是是是,是我們管教不嚴。”

虞子期快步上前,連忙低頭認錯,他可不想因爲這點小事兒把這個老頭給惹毛了。

李打鐵直接將虞子期的道歉無視了,挺直了腰板,接着說道:

“哼,用不着道歉,念他是一個小孩子,也沒有給我造成什麼損失,這個事情就算過去了,不過,我老人家的心情現在非常不好,所以,你們需要幫忙的事情就不用說出來了,即使你們說了,我也沒有心情幫忙。棒槌,送客!”

老爺子還真是不由分說,小棒槌聽到了師傅的吩咐,沒有片刻的猶豫,立刻跳了過來,衝着門外攤了下手:

“幾位,請!”

孟落日等人感到一陣的鬱悶,大部分人進入到房間以來連一句話都沒有來得及說,就這樣被打發出去了怎麼想着都感到彆扭。

“李老,您沒有聽我們說什麼,怎麼就知道您沒有幫忙的必要呢,也許我們想要請您做的事情,對您來說也有好處呢?”

……

(本章完) 第2946章

「師父們只能陪你到這裡了,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情,師父們永遠相信,我們的九丫頭,一定可以堅強的走到最後的!」

「九丫頭,不要因為師父們的離開而難過,就算不被文素雅所囚禁,我們的大限也快到了,所以不要難過!」

「能夠見到九丫頭的最後一面,我們已經知足了,另外天星島和天陽宗早就已經被九重帝等人掌控了,九丫頭不應該把視線放在這小小的九重天,所以不要為師父報仇,去做你自己該做的事情吧!」天陽帝和天星帝兩個人的靈魂疊加在一起,輪流的說道。

兩人的話說完,靈魂也淡了許多,馬上就要消失了一般!

墨九狸的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道:「師父,我明白你們說的,可是我不想你們離開,你們告訴我有什麼辦法能救活你們,我一定去想辦法救活你們!」

「九丫頭,就算是你有逆天的丹藥,也無法救活我們的,而且見到你,我們就知足了,九丫頭,你要記住我們說的話……」兩人的聲音慢慢的消失了,兩人的魂體也慢慢的消失了。

最後想說的話終究還是沒說完,就這樣離開了,床上兩個人的屍體,也瞬間風化消失了,剛才還在眼前的兩位師父,就這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彷彿從未來過一般!

墨九狸看著兩個床鋪發獃,眼淚一串串掉落,讓她的心難受不已!

夜昊和小書在門口看著,也不敢進去打擾墨九狸,只能站在門口默默陪著墨九狸!

墨九狸一個人坐在房間內三天的時間,才緩緩起身從空間出來!

墨九狸出來之後一直就話很少,馮珂幾人從夜昊口中得知墨九狸的兩位師父隕落了,也都理解墨九狸的心情,所以誰也不敢多說什麼,跟著墨九狸直接前往紫瀾神殿所在的地方!

一直等到一行人來到了紫瀾神殿的外面,墨九狸的情緒才微微好了一點兒,想到馬上就能見到兩個女兒了,墨九狸不想女兒擔心自己,所以收斂了情緒!

一行人站在紫瀾神殿得外面,觸碰結界后,以為裡面會有人來詢問的,可是等了半天都沒有一個人出來!

墨九狸皺眉總覺得不太對勁,又等了一會兒也不見人出來,墨九狸直接破了結界,帶著幾人飛向不遠處一座宏偉的建築!

一直來到紫瀾神殿後,墨九狸幾人才發現了不對勁,因為這裡一看,就許久不曾有人居住過了!

看到這裡,墨九狸心中一驚,幾個人分開尋找,但是卻根本沒有找到一個人影,紫瀾神殿是空的!

墨九狸覺得腦袋轟的一聲炸開,身體都微微有些顫抖了,想到自己的兩個女兒消失了,整個人都有些站不穩了!

「主子,我們再好好找找,說不定會留下什麼線索的!」雪封扶著墨九狸勸說道。

他很清楚寶寶和寧兒對墨九狸來說多麼重要,可是現在分明應該住在這裡的寶寶和寧兒不見了,墨九狸所受的打擊可想而知! 當發覺到了老爺子態度的強橫之後,馬前卒跨步走上前,笑呵呵的看着他。

李打鐵斜着眼睛瞥了一眼馬前卒:

“對我有好處?狗屁,少來忽悠我,我可不相信天底下真的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走吧,走吧,這小崽子打擾的我睡覺的事情我也就不追究了。這一是看在虞子期這傢伙的面子上,算是我法外開恩了。”

老爺子說完,站起身,看樣子真的是打算下逐客令了。

孟落日等人苦笑着看着馬前卒,看來他們此行真的是要無功而返了。沒想到馬前卒的臉上絲毫沒有失落的樣子,只是嘴巴上輕聲的嘆息了一聲:

“虞子期,虧你還把這個老爺子說的神乎其神的,看樣子他也未必能夠見識過真正的好武器。早先要是知道他是這樣眼高於頂的傢伙,我還真的未必會把他放在眼中。”

說完轉過身,背對着老頭,衝其他人擺了擺手:

“走,我們回去。”

聽到了馬前卒的話,老頭的眉毛都豎起來了,等着眼睛,大聲的吼道:

“什麼,我沒有見過好武器,告訴你,天底下的好武器,有很多一部分都是出自我老人家之手!如果說我沒見過好武器,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這個你見過麼,你敢不敢找到一個武器可以和我這把飛鏢相媲美的?”

馬前卒不失時機的將飛鏢從鏢囊中拿出來,在李鐵匠的面前晃動了一下。

看到了馬前卒手中的飛鏢,老頭的眼睛立刻看直了,目光都有些呆滯。

本來在馬前卒的心中,這個老頭一定看到這個飛鏢之後大放厥詞,因爲飛鏢的本身看上去,除了比一般的飛鏢個頭要大一些之外,還真的沒有太多的特殊的地方,但是如果將飛鏢放在了手上,就能夠發覺到其中更多的與衆不同。

可是這個老頭竟然在看到了這個飛鏢之後,兩眼就開始發直,進而連神情都顯得有些激動了。

“不要這麼神吧?”

房間中的幾個人都吃驚的看

着老頭,心裏暗自讚歎:行家就是行家,他們還只是在飛鏢入手之後才能夠發現他的不同尋常,但是老頭在看了一眼就能夠知道這玩意的特殊。

在激動了片刻之後,李打鐵的臉色忽然平靜了下來,聲音變得低沉,但是在他牙縫中擠出來的話語中,卻讓人感到了一絲寒意:

“你這個飛鏢從哪裏弄來的?”

接着他的視線一轉,又落在了齊天的身上:

“是不是你小子又從什麼地方偷出來的?”

聽到了李鐵匠的話,季布深以爲然的點了點頭。齊天可如同是踩了尾巴的貓一樣,一下從地上跳起來,情急之中還弄出來了一句經典的名言:

“你有什麼證據說我是偷來的,難道我做了一次賊,就永遠都是賊麼?”

這下連孟落日都忍不住奇怪的看着這個小東西了,那眼神分明是在說:難道你不是賊麼,難道這個飛鏢不是你偷來的?

不過大家現在都是在一個戰壕中的戰友,總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互相拆臺,還是先把在這個飛鏢中存在的祕密解開纔是正事兒。因此就連對齊天有着無限的怨念的季布都閉上了嘴巴沒有反駁他。

李鐵匠聽到了齊天的辯駁,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神色中顯得有些暗淡:

“如果不是偷來的我想知道,你們和狄封有什麼關係?”

聽到在李打鐵的口中說出了狄封的這個名字,季布立刻變得激動了起來,快步走上前來:

“正是恩師!”

在他說出了這四個字的時候,他的渾身都在顫抖,看得出,季布和自己的師傅之間的感情還真的不是裝出來的。

李打鐵慢慢的走到了馬前卒的身邊,從馬前卒的手上接過了飛鏢,如同撫摸一個新生的嬰兒一樣,輕輕的用手在上面摩挲着,只是孟落日等人都注意到,在老者撫摸飛鏢的同時,那雙長滿了老繭的手也在微微的顫抖。

“有隱情!”

幾乎這是所有人在心中第一時間升起來的想法。

良久,老頭輕輕的嘆了口氣,對季布說道:

“你帶着這個飛鏢到我的這裏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

聲音已經柔和了很多,就好像是一個慈祥的老人,在耐心的詢問一個自己的後輩,是否需要幫助一樣。

對於李打鐵忽然出現了這樣的轉變,房間中的幾個人都感到有點始料未及。

“我的朋友說,在這個飛鏢中隱藏着什麼祕密,所以才和我一起找到了您,希望您能夠幫助我們解開這個飛鏢中是否有什麼疑團?”

聽到了季布的話,孟落日和影子等人都感到了一點臉紅,季布說他們是自己的朋友,這話連他們自己都無法相信,要不是齊天偷到了這個飛鏢,而且在實力上,孟落日等人佔據着絕對的優勢,恐怕季布同意和他們一起來到這裏纔怪。

老頭苦笑了一下:

“最瞭解你的師傅的,看來還是他的這個徒弟啊,呵呵,在這個飛鏢中的確是隱藏着祕密,只是這個祕密到底是什麼,我也不是非常的清楚,大概這個祕密已經被你的師傅隨着他一起埋藏到了地下了。”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兒上,所有人都已經明白了,這個李鐵匠一定和季布的師傅狄封相識,而且從他的口氣中也可以聽出來,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恐怕還不同尋常。

老頭說完轉過身,衝着在門口擦着鼻涕,傻愣愣的看着衆人的棒槌說道:

“升起爐火,我把這個飛鏢打開,至於能不能將飛鏢中所隱藏的祕密解開,就看你們的了。”

棒槌答應了一聲,如同一個歡快的小馬駒一樣的跑了出去,看來這個李鐵匠已經好久沒有升起過爐火了,這小東西早就已經手癢了。

李鐵匠說完也邁步向外走,季布忽然快步的走到了門口攔在了老頭的面前:

“老人家,請你等一等!”

孟落日等人都在心中暗自吃驚,擔心季布在這個時候忽然要改變想法,面對這個強悍的老頭,如果季布真的這樣做了,他們恐怕就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本章完) 第2947章

墨九狸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點點頭對著雪封說道:「沒錯,我們再繼續找找!」

雪封確定墨九狸沒事後,這才離開分頭去找!

墨九狸回憶著之前看到寶寶的畫面,然後努力回想看到寶寶時屋內的情景,邁步開始一個屋子一個屋子的找,最後在其中一個有光幕的房間內,察覺到牆上的光幕,似乎是監視著什麼地方的!

但是這裡的傳影石,卻沒有留影的作用!

不過,墨九狸仔細尋找之後,終於找到了一塊被封印在屋內一個暗格中的留聲傳音石,墨九狸輸入靈力后,裡面傳來了紫天簡單的聲音。

墨九狸聽完之後,手裡的傳聲石也碎裂了,這個留聲傳音石是一次性的!

不過,墨九狸也總算知道了寶寶和寧兒的下落,原來寶寶被自己的師父帶去了天空之城,而寧兒聽說九重天禁地有天空之城的鑰匙,闖入禁地后消失不見了!

紫天就是因為想去禁地找寧兒,才會被囚禁的,這顆留聲傳音石就是紫天臨走時留下的,紫天覺得自己沒有照顧好寶寶和寧兒有些自責!

所以從九重天囚禁的密室逃出來之後,就前往天空之城尋找寶寶和寧兒了,擔心墨九狸來到九重天找不到他們擔心,才會留下這顆留聲傳音石!

天空之城,墨九狸不是第一次聽說了,她知道那是在九重天之上的地方,看起來自己果然是要離開九重天的!

現在想想紫夜應該是早就知道了吧,所以才會給自己留言說寶寶和寧兒都沒事吧!

雖然得知寶寶和寧兒沒事,讓墨九狸鬆了一口氣,但是心裡依舊是忍不住擔心,實在是墨九狸最近的情緒不是很好,前世疼愛自己的師父隕落了,女兒也沒找到,讓她真的是很難高興起來!

但是墨九狸知道自己不能一直頹廢下去,因為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墨九狸直接喊了其餘人,讓大家不必再找了!

「主子,是找到寶寶在何處了嗎?」雪封看著墨九狸擔心的問道。

「沒錯,寶寶和寧兒都去了天空之城,我們把這裡的事情辦完,就前往天空之城!」墨九狸說道。

「好,現在我們去那裡?」雪封聞言也鬆了一口氣的說道。

比起風鶴軒和夜昊,雪封對於寶寶和寧兒的感情更深!

「去魔界!」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好,我們走吧!」幾人點頭道。

接著墨九狸幾人離開紫瀾神殿,走之前,墨九狸在紫瀾神殿外,布置了一個隱藏陣法,徹底將紫瀾神殿隱藏了起來,紫天留言的最後,是讓墨九狸看到消息后,直接毀掉紫瀾神殿!

但是墨九狸覺得沒有必要,因此用陣法將紫瀾神殿隱藏了起來!

墨九狸一行人從新回到了九重天宮附近,然後墨九狸讓馮珂四個人留下來,並且讓他們在附近建立一個勢力,趁著九重天現在無主大亂,招兵買馬,擴大自己的勢力,有馮珂四個人全權負責!

墨九狸也跟馮珂等人說了,九重天的丹神府和器神府的事情, 老頭也疑惑的看着季布,不知道他要幹什麼。季布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鼓起勇氣說道:

“我想問您一件事情,假如您把這個飛鏢打開了,還能不能將他還原,畢竟,這是我師傅在臨終的時候,留給我的最重要的遺物。”

李鐵匠苦笑了一下,輕聲的說道:

“你知道這個飛鏢是誰打造的麼?這個飛鏢就是出自我的手!所以,即使你不說,在取出飛鏢中的東西之後,我也會將他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這個畢竟也是我最成功的幾個作品之一啊,我也不希望他留下任何的瑕疵!”

所有人都吃驚的看着這個老頭,沒想到饒了一大圈,最後找到的竟然是這個神奇的飛鏢的製作者。更重要的是,他們終於在老頭的話中得到了一個肯定的信息,那就是在這個飛鏢中真的隱藏着東西。

小財迷的眼神中已經是金光閃閃,如果靠近他,一定會聽到他正在嘴裏小聲的嘟噥着:

“藏寶圖,藏寶圖,我的藏寶圖!”

衆人都激動的看着走到了院子中的老頭,就在大家打算一擁而上的,進入到院子中的時候,忽然剛剛升好了火的棒槌跑了過來,張開小手,攔住了衆人:

“在我師傅鍛造兵刃的時候,其他人禁止觀看!”

幾個人愣了一下,但是隨即也明白了過來,很多真正的名家在製作自己的一些東西的時候,都要加上一些特殊的手段,禁止外人觀看,防止被人偷學去,是很正常的事情,一般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守在這些名家的身邊的,只有他們的親傳弟子。

想清楚了這些,所有人也就釋然了,隨着房門咣噹一聲的關閉上,房間中只剩下了孟落日等一行人。

齊天小聲的在嘴裏嘟噥着:

“靠,如果真的是藏寶圖,不知道這老傢伙會不會自己先把他侵吞了,然後給我們一個假的東西來充數。”

“不許胡說!”虞子期瞪起了眼睛,“假如真的是那樣,在封印的時候,

老爺子有的是機會,根本就用不着等到現在。”

齊天不服氣的撇了撇嘴巴,但是當他看到了影子幾乎用要殺人一樣的目光看着他的時候,還是老老實實的蹲在牆角去了。

院子中很快就傳來了叮叮噹噹的打鐵聲,隨着打鐵聲音的響起,房間中的衆人也的心也跟着聲音一起上下跳動。

說不緊張那是假的,尤其是季布,雙眼死死的盯着禁閉的房門,手上的骨節都已經被他捏的咯嘣嘣的響了。

終於院子中打鐵的聲音安靜了下來,整個空間中都恢復了靜寂,這種寧靜讓所有的人都感到更加的壓抑。因爲他們知道,一個祕密就將要在他們的面前揭開。

蹲在地上本來一直在畫圈圈的齊天也噌的一下從地上跳起來,第一個站在了門口的位置。小腦門上因爲緊張,已經溢出了細密的汗珠。

終於,院子中響起了令人感到激動萬分的腳步聲,慢慢的向房門的方向靠攏,吱呀一聲門分左右打開,棒槌的小身影出現在了衆人的視線中。在棒槌的手上,根本就沒有什麼藏寶圖之類的東西,只有一個黑色的珠子放在他的手心中。

珠子黑黝黝的,在房間中昏暗的光線裏,閃着深邃的光芒。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在飛鏢中會有這個東西,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棒槌,沒有一個人說話。

因爲棒槌是用兩隻手拖着黑色的珠子,根本沒有多餘的手臂來擦鼻子下面的鼻涕。兩條小溪一樣的鼻涕馬上就要流入到了他的嘴裏了,可是房間中的衆人依舊沒有任何的表示,不由得讓棒槌非常的火大:

“喂,你們還要不要這個玩意,如果不要,我可就把他扔了。”

“靠,別扔啊,好不容易纔弄出來的!”

齊天一聲大喊,一把將棒槌手裏的黑色的小珠子搶了過來。除了飛鏢中隱藏的祕密,季布更加關心的還有自己師傅留給自己的飛鏢是不是能夠完全恢復,因此他的視線躍過了棒槌,看向了院子中。

只見李鐵匠坐在院子中的泥土地上,整個人好像是剛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看來爲了打開這個飛鏢,他也耗費了無數的力氣。

零子叔一邊從廚房裏端菜出來,一邊說道:“小祖宗們啊。我小時候這麼伺候你們,一個個長大了,還要我這個老人家這麼伺候你們,你們架子可真夠大的。”

Previous article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蘇小魅開口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