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烤瓷牙圖得就是這個,他這些年和我保持友誼都是出於如此目的。趕忙點了點頭,“好呀,但凡有什麼好東西都給你哥哥留着,我一定給你好價錢。”

“知道了。”我將電話掛斷,輕輕搖了搖頭。

又把套在脖子上的沉香珠拿了起來,握在手裏,它晶瑩圓潤的光澤看着不錯,我往下咬了咬脣,心裏並不踏實。^_^ 沉香珠色澤沉穩,晶瑩剔透。我皺了皺眉,這麼個好東西一直掛在脖子上當然沒有問題,只是偏偏要作死地用一層東西包着。

“好漂亮的珠子,是沉香木吧?”安琪從外面回來,看到我握在手中的沉香珠,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然後三步並兩步地奔了過來,就想搶我手上的珠子。

www ✿ttκΛ n ✿c o

我手一躲,她撲了個空。

“什麼沉香木不沉香木的,那就是個贗品。”我聳了聳肩,隨性地開口,用一層錫箔紙將沉香珠包裹住,順帶着嫌棄了安琪一句。 長生不問仙 “你也是學鑑賞的,這種貨色都看不出來嗎?再說了,我可能有真東西嗎?”

安琪從善如流地點了點頭,都沒有過腦便相信了我的這套說辭。

順帶着,反擊了句。“那是,如果是真東西的話,你肯定出手賣了。天知道,你有多喜歡錢。”#_#

我出了口氣,這就算糊弄過去了。下午還有一節文物鑑賞的必修課,還得快些去教室,不然遷怒了姓顧的老學究,一準得給我小鞋穿。

安琪拉着我的手,有說有笑朝着教室走去。

“叮鈴鈴……叮鈴鈴……”一陣清脆的鈴聲突兀響起,我皺着眉,將腳步停了下來。

我們上課的教室,不知道什麼時候,門上竟然掛了個風鈴。風鈴是銅質的,顏色黑黑沉沉,鈴鐺的下面拴着一串五帝錢,風一吹就發出清脆的叮噹聲。

所謂五帝錢,乃是清朝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五位皇帝在位期間發行的銅錢,據說有辟邪擋災旺財的效果,所以古人在下墓的時候,喜歡放進棺材裏,以求風水興旺,澤被後世。

我見過不少五帝錢,但卻是第一次看到它被製成了風鈴,掛在門上。

忍不住嘖嘖道,“風鈴是老東西,底下的五帝錢也是真的,我的乖乖,這得賣多少錢?!”雖然聽着俗氣,但我喜歡用人民幣來衡量古董的價值。

安琪沒有回答我,只是將挽着我的手鬆開,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睛看我。“阿嬌,什麼風鈴不風鈴的,你見過誰把五帝錢拴在風鈴的下面?”

“不就掛在門上嗎?”我不解地回了句,安琪她眼睛瞎嗎?明明眼前就有一個,她還說沒有見過。

似乎是爲了應證我說得,風鈴又輕輕地搖晃了下,隨風發出叮噹聲。

“可是門上什麼都沒有!”安琪從上到下地看了我一眼,眼神彷彿是在看怪物一般,“阿嬌,你……你別開玩笑了。大白天,都挺滲人的。”

“怎麼可能沒有嘛,就在那裏……”

我擡手指了指懸掛在門上的風鈴。可話音還沒有落在地上,那風鈴竟然一點一點地變得透明瞭起來,漸漸消失不見。 重生之嫡女無雙 至於叮噹聲,也聽不到了……

好吧,我又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了。

臉上賠了尷尬,勉強衝着安琪笑了笑,“好吧……大概是我看錯了。你知道的,我最近都沒有休息好。”

這瞎話說得,我自己都不相信,安琪也只能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然後哦了一聲。

催促我快些進教室去。

風鈴雖然消失了,但我心裏還是一個大寫的不安。^_^ 剛剛坐下,顧教授抱着教案就走了進來,點名上課。

依舊是枯燥乏味的基礎知識,一切按部就班,才十多分鐘的功夫,班上一大半的學生便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安琪一雙眼睛也在打架,睏意滿滿,只是還在強撐。

我套拉着用手支撐腦袋,一顆心卻是七上八下的,糾結得不行。那時候出現在教室門上的風鈴,到底是幾個意思?

“沐嬌,你來回答這個問題!”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被顧教授捉包,讓我起來回答問題。

剛纔還昏昏欲睡的衆人,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紛紛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我被他們盯着,也只能帶着遲疑地站了起來。只是天知道剛纔顧教授在說什麼……#_#

而且,他執教我們一年多,從來不會在上課的時候提問。一貫都是他說他的,我們做我們的。

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也是因爲這個,我才成爲了全班人矚目的焦點!咬了咬脣,笑得甭提有多尷尬了。

“我不知道。”硬着頭皮,也只能這樣說了。

顧教授身子卻突然顫抖了下,剛纔還紅潤的臉龐,瞬間煞白,雙脣上下顫動,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然後,他把書扔在講桌上,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在仙俠世界成道祖 留下,一屋子矇蔽的我們。

尤其是我,站着不是,坐下也不是。哭笑不得地對安琪說,“那個,我把老師氣走了?”

不就沒有回答上問題嗎?要不要這麼大反應!

“好像是的。”安琪臉上表情也非常勉強,遲疑着給了這麼個答案……我坐在窗邊,又尷尬地站在,眼睛不自覺就往旁邊瞄了一眼。

一道黑色的身影,瞬息而過!

好吧,原來所謂的反應,還可以更強烈些!

因爲,剛纔那道黑影是顧老師,他從上面墜落下來,頭朝下地砸在了底下的水泥地上,周圍全是血!

跳樓?!

死了?!

嚇得坐在了椅子上,雖然心裏害怕,但窗邊還是聚集了不少學生,有人打電話報警,有人叫着救護車……慌張而喧囂。我大腦一片空白,連基本的思考都不會……

只一雙眼睛盯着教師門的位置,之前消失的風鈴不知道怎麼又冒了出來,還能隨風搖擺,發出“叮噹叮噹”,無比清脆的聲音。

這次,連安琪都聽到了。

因爲,她小心翼翼而又無比忐忑地問我,“阿嬌,你有沒有聽到,鈴鐺搖晃的聲音?”

我豁然地,再次站了起來。

似乎是被一股莫名的力牽引,我朝着門口一步一步緩緩走去,雙腳失去了控制,腦袋也昏昏沉沉的。安琪問了句,“阿嬌,你要去什麼地方?”

呵,我怎麼知道?

在鈴鐺聲地牽引下,我經由樓梯,緩緩地往上爬。教室在六樓,七樓便是天台。

它要我上天台?

我恢復意識的時候,半隻腳已經踏進了天台,回頭就看到一臉擔憂的安琪。她不放心,所以跟了過來。

偌大的天台安安靜靜,並沒有閒雜人,只有大風颳着。

還有……

還有一隻飛天鬼。^_^ 跳樓而死的人,在死後因爲怨氣不散,滯留人間,逐漸變成飛天鬼。飛天鬼顧名思義,具備在天上飛翔的本事,但卻沒有投胎枉生的法子。唯有在一些高樓上空盤旋,迷惑人跳樓,從而讓他成爲自己的替身。

所以如果登上高樓的時候突然覺得壓抑,甚至恨不得從上面跳下去,通常就是被飛天鬼蠱惑的。

它纔是害死顧教授的罪魁禍首。

可我心中,忍不住地咯噔了下。我的眼睛雖然可以見鬼,但從來需要念動咒語開鬼眼之後才能看到……這次,鬼眼都沒有開,怎麼就見到了?

身後,響起安琪尤其不安的聲音,“阿嬌,你……你到天台來做什麼?”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將手插入自己褲兜裏,拽緊藏在裏面的紅繩,慢慢朝着飛天鬼的方向走去。這種不成氣候的厲鬼,用紅繩是可以收拾的。雖然這樣說,但多少還是有些緊張。#_#

安琪停在原地,並不敢跟過來。

我走到飛天鬼懸浮着的天台邊緣,順着往下一看,正好是顧教授下落的地方。他橫躺在地上,周圍停着一圈的醫生和警察,人頭攢動,忙忙碌碌。

很快醫生撤了出去,警察架起警戒線,保存現場。

但凡有些常識的,看到這一幕,便知道顧教授已經死了,根本沒有搶救的必要。警察留下來,也是爲了確認是自殺還是他殺……

我嘆了口氣,目光落在飛天鬼的身上。她穿着襲紅色的長裙,雖然已經做了厲鬼,但不得不說長得還挺漂亮的。鬼的面目通常就是自己死去的模樣,這樣看來,她死的時候,年輕漂亮。

我不想問她爲什麼當初會死於墜樓,也不想問她這次怎麼就盯上顧教授……

這是她的事情,我只想明哲保身轉身離開。

但她叫住了我。

聲音又急促又可憐,她同我說。“沐嬌,你相信我,人不是我害死的!他真不是我害死的。”

她知道我名字?

眉頭緊皺得厲害,也懶得搭理她剛纔說的話。我能收拾它是一回事情,不想給自己招惹麻煩,又是另外的一回事情。簡單地應了一聲後,轉身離開。

可她還是出面,將我攔了下來。

“我真沒有害人……真的沒有!不信你可以問問顧老師,看是不是我把他推下去的!”女鬼重新繞到我面前,一雙眼睛可憐兮兮卻也是無比堅定地盯着我看。

她希望,我可以相信她。

“好吧,我相信你。”隨意敷衍了句,心裏早有了根深蒂固的答案。

飛天鬼只有尋找到替身之後,自己纔可以投胎枉生,否則將永遠滯留人間,受盡各種苦難責罰。而被飛天鬼盯上的替身,必將和它一個死法。顧教授墜樓而亡,身邊剛好有飛天鬼盤旋。

如果不是它,能是誰?

可她還是不依不饒,仍攔着我,我不許我走。“你只是敷衍我,你根本就不相信我!”

我嘆了口氣,她是要我把話挑明?

“如果不是找替身的話,那麼你告訴我,爲什麼顧教授死了,我卻看不到他的靈魂呢?”人死了,都會有靈魂。但是倘若成爲替身的話,就得立刻被壓入地府,然後接受各種刑罰。

“我……我不知道。”女鬼支支吾吾的。

她是被我拆穿又沒有想好藉口,所以才一時語塞。我也懶得搭理她,快走幾步帶着安琪下了天台。

她有叫我的名字,但我沒有回頭。^_^ 回到教室剛剛坐下,便有警察進來,給我們帶來了兩個消息。

第一個消息是顧教授死了,第二個消息是初步判斷應該是自殺的……之後,教室就像是炸開了鍋一樣,各種討論聲不絕於耳。

顧教授死了,當然不能繼續上課,所以我們可以回去了。

在路上安琪挽着我的手,皺着眉頭開口卻有些不大確定。“阿嬌,你說顧教授真是自殺的?可上個月他妻子纔給他生了個兒子,他快五十的人,老來得子,對他不知道有多寶貝。哪能說自殺就自殺呢?”

是很蹊蹺。可我總不能和安琪說,顧教授是被鬼害死的。只能非常無奈地聳了聳肩膀,表明自己不知道。

回到宿舍之後,安琪抱了兩本書出門,說是要去圖書館,問我用不用一道。#_#

我拒絕了她,說自己想休息會。

等安琪離開之後,我把門關上,順勢一反鎖,又把門窗統統關上,窗簾拉上……

好吧,我心裏還是有些不安,想着把顧教授的靈魂招回來,好好問問他到底是怎麼死的。聽着是挺作死的,但倘若不招回來問問,我覺得好幾個晚上都睡不着了。

從抽屜裏翻出鈴鐺和一串五帝錢,順帶着些符紙和紅繩。

招魂,就得用招魂風鈴。

我把五帝錢用紅繩串成一串,然後拴在風鈴的下面,用手輕輕搖晃了下,便響起清脆的銅鈴聲。等把這一切做好之後,我才反應過來,自己之前在教室裏見到的奇怪風鈴,不也長這幅模樣嗎?

是有人招魂,把厲鬼招來了?

我遲疑了下,還是取了一張黃符紙,在上面上書“顧友武”三個小篆字,底下接着招魂的梵文。將風鈴扣在上面,念動大悲咒。

招魂就是這麼個過程,只要鈴鐺搖動,魂就給招回來了。

可是……我把大悲咒都念了好大一段,風鈴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心中疑惑更重,唸咒的聲音也變得斷斷續續起來。

我之前招魂,至多三五分鐘就能把魂招回來,可這次竟然唸了一個多小時,還是半點動靜都沒有。

難道亡靈真不見了?

一陣陣睏意襲來,連眼皮都上下打架。我實在撐不下去,只能翻身躺在了牀上,將無比沉重的眼睛閉上。

腦海裏,浮現出顧教授臨死前的模樣。

他那時在教室裏身子抽搐,臉色一下煞白,然後頭也不回地衝出教室……是因爲看到了什麼?

還沒有想出個答案,卻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半夢半醒的時候,我竟然隱約聽到有拖動風鈴的聲音。風鈴響了響,喑啞低沉。

它來了?

我一下子變得興奮了起來,睏意也沒有了,就想着睜開眼睛起身,然後問問顧教授他到底是怎麼死的……

可是我睜不開眼睛,或者說我睜開眼睛,眼前還是一片黑暗。

伸手不見五指……^_^ 身上還跟壓了千斤的重擔一般,絲毫動彈不得,除掉意識之外,整個身體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

因爲,我已經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了。

腦裏轟然一下,這是鬼壓牀!

這世上大部分人都曾經受過鬼壓牀的困擾,甚至還有專家專門闢謠說其實是罹患睡眠障礙疾病。這套說辭當然有一定的科學根據,但跟着個通曉鬼術的奶奶長大,我更願意相信它和鬼神有關。

在心中默唸經文,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其他,身上的重量開始減輕,雖然眼前還是一片黑暗,但身子慢慢恢復意識,似乎可以聽我使喚了。#_#

雖然還是感覺到有人壓在我的身上,而且上下搖晃着我的身子,接觸的時候,觸感冰涼。雖然冷冰冰的,但卻撩撥得我心裏燃起了一團火。一隻類似於手的東西,停在我的腿上,然後慢慢往上移。

觸感冰涼,像極了一條蛇?

然後我的嘴巴被撬開,滑入一軟軟糯糯,觸感如同年糕般的東西。我輕輕咬了咬,怕把它咬壞,所以更多是舔了下。

咦,爲什麼沒有味道?而且黏黏的?

這是個什麼東西?

我豁然一下瞪大眼睛,這下竟然可以看到東西了!只是剛剛經歷了一片黑暗,陡然見了亮光,一雙眼睛還得適應三五秒鐘。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

我才發現自己身上多了個嬌媚帥氣的男人,他半壓在我的身上,一雙手非常不安分地在我身上游走。至於剛纔軟糯如果凍,此刻還被我含在嘴裏的東西,竟然是他的舌頭!我嚇得,就是狠狠一咬。

他從我身上撤了下來,用手捂住嘴巴,氣急敗壞地看着我。“沐嬌,你做什麼,你要把我舌頭咬斷?”

空氣裏,彌散着淡淡的血腥味。

我驚魂甫定地盯着他看,大口大口喘着粗氣,不顧形象地吼他,“商洛,你哪根神經搭錯了?!還有你剛纔是想輕薄我?你信不信我把你給收了。”氣急敗壞地,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初吻是被只厲鬼奪走的。

好想買根麪條上吊,買塊豆腐撞死!

餘光瞄到桌上的招魂風鈴,鈴鐺還在,但是下面壓着的符咒卻沒有了,周圍只有淡淡燃燒過的黑色灰燼。又環顧了下四周,並沒有看到顧教授的亡靈……

好吧,招魂風鈴也沒有失敗,只是好死不死地,把商洛這隻厲鬼給招來了。

真是,倒了十八輩子的血黴。

偏偏某隻還能無比淡然地接過我剛纔的話,“阿嬌,你說話可真有意思,什麼輕薄不輕薄,我們可是結了冥婚,那就是夫妻。我聽說人間的夫妻都喜歡在牀上運動運動,尋思着你應該也喜歡。”

“我不喜歡!”我簡直是頭疼欲裂,趕忙反駁了句。他就不能好好做厲鬼嗎,有事無事幹嘛學人類夫妻……

差點和一隻鬼ooxx,我就想問問心裏陰影面積得有多大?

他則翹着二郎腿坐我牀邊,還挺無辜地看着我。“阿嬌不喜歡,那幹什麼用風鈴招我過來,還巴巴地往牀上躺呢?”

……

我覺得,我也能跳樓去!^_^ 雖然滿臉黑線,但還是得一本正經地替自己辯解。“我什麼時候用風鈴招你過來了,你就不能看看符紙上的署名嗎?你姓顧嗎?你是顧友武嗎?”

真是夠了!

我覺得自己要去寺廟裏算一卦,今年是流年不利還是怎麼的,怎麼會被這種厲鬼纏上?

門外,響起了鑰匙插入鑰匙孔轉動的聲音。

安琪回來了?

商洛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懶洋洋地將身子直了起來,朝着窗口的方向走去。他不想和安琪打照面?不過還是悠悠地同我說。“你想招顧友武的魂?我勸你還是省點力氣吧,你找不到他的。”#_#

“嗯?”我趕忙下牀,想追上他問個清楚。可那可惡的厲鬼,竟然消失不見了……

突然楚南棠從袖子裏拿出兩個青色的果子:“給你,解渴。”

Previous article

“大人,就算是風城丟了,城防也應該有正式交接的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