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別說了,快去吧,你的東西我都幫你裝好了,我去安排一下,等小蝶姑娘來了,怎麼的也得整一頓不?”

我點點頭,心中卻是知道這是呆爺自己想要吃頓大餐。

等我來到火車站的時候,小蝶那一趟火車已經到站了,我站在出站口,心中火急火燎,就像一個在家等了丈夫幾年的小媳婦一般,對於小蝶我一直十分的好奇,不管是陰間公寓的主人,還是能夠在白天自由的活動。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響起了。

“相公,我在這兒……”

我頓時循聲望去,只見我家小蝶的身邊已經嗅着一堆的社會青年,我當時就鬱悶了,今天的小蝶真是漂亮,比我第一次見到還要漂亮,穿着一身黑色的長裙,一雙高跟鞋,帶着墨鏡,長髮披散在肩頭,完全就是絕對的大美女。

而在看看我,由於來的匆忙,原本早上乾乾淨淨的白襯衣在開始和蘋果樹精的打鬧之中沾滿了泥土和樹葉的汁水,鞋子上也是有點你吧,牛仔褲也是穿了幾天,不過我看到這些收拾的乾乾淨淨的小白臉就不爽。

“老婆,快過來!”

我對着小蝶招手。

小蝶嗯了一聲,便快步的朝着出站口走來。

我站在出站口,小蝶一出來,我便來了一個愛的擁抱,然後在小蝶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那原本跟在小蝶身後火急火燎,以爲可以釣上一個大美女的男人們個個都是一臉的沮喪,接着一臉鄙夷的看着我。

然後我便在一堆人的矚目之中,拉着小蝶那白玉一般的手離開了火車站。

一離開火車站,我便恢復了原本的樣子,有些鬱悶的問道:“小蝶,你怎麼一個人坐火車回來呢,再怎麼說也派個人送送你吧,我不相信那蒼龍閣就擠不出一個人來。”

小蝶看着我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然後將墨鏡摘下來,那雙美麗的眸子讓我看一眼便又是迷住了,不得不說小蝶美得冒泡。

“相公,這也不能怪他們,是我自己想要一個人走的,我可是有好多年都沒有見過這個世界了,這一次正好趁着我的肉身全部修復了,我幾乎和正常人一樣了,相公高不高興?”

說着小蝶便是大街上靠着我的肩頭。

這完全是女神與屌絲爲伍。

說實話看到周圍人那赤裸裸的目光,我的心中還有點小心虛。

“高興,小蝶你真的完全的恢復了?”

我不禁開始仔細的打量小蝶。

幾分鐘之後,小蝶笑了一聲道:“相公,走吧,小蝶餓了,你不會就讓我在這兒陪着你一起餓着肚子壓馬路吧!”

聽到小蝶的話,我突然之間意識到了小蝶現在就和凡兒一樣,完全超神了,不管是學習能力還是性格的多變上。

當我問起兒子情況的時候,小蝶眉頭微微一皺說到兒子因爲一些重要的事情不得不留在崑崙,而且現在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已經開始盯上了兒子,所以兒子不能輕易的離開崑崙,一切等到我度過命劫之後在說。

我們一路來到了呆爺訂好的餐館,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小蝶吃和我一樣的東西,小蝶喜歡吃的東西很多,幾乎把菜單上的菜都點了一遍,不過小蝶並沒有吃完,每種菜都只是吃了一點點,每個都說好吃,不過怕自己吃了會長胖,便每個都只是吃了一口,自然這些最後都被呆爺狼吞虎嚥的解決完了。

一邊的服務生是一個女孩子,乖巧伶俐,還一個勁兒的給小蝶推薦小吃和湯品,不過小蝶一個勁兒的搖頭,最後走路都得讓我扶着,說是在崑崙的時候整日吃的都十分的清淡,這是她第一次吃這麼好吃的東西,而且吃的都快吐了。

我忍俊不禁,呆爺也是摸着自己的大肚子,笑呵呵道:“小蝶姑娘,以後只要你有票子,想吃什麼都有,要是沒人同路,可以找呆爺,我最近覺得蹭飯真是有意思,吃自己的總覺得心疼,吃別人的完全敞開來吃,這頓吃的真他孃的爽。”

我刷了卡,然後看着呆爺,一臉的無語。

小蝶卻是捂嘴笑了一聲道:“這個是不是就叫做錢?”

說着小蝶便從一邊她的行李箱裏拿出來一疊。

我和呆爺連忙將那行李箱關好,因爲我看到了裏面全是錢。

“這有什麼,我在火車上無聊了,讓整個車廂的人給我講笑話,每個人講一個我就給他們一張,他們個個都好興奮,開心,我也好高興。”

聽完小蝶的話,呆爺對着小蝶豎起一個大拇指道:“壕無人性呀!”

(本章完) 我們三人是坐火車回家的,原因只有一個我們那個地方沒有飛機場,而且呆爺說他怕坐飛機,主要原因便是因爲馬航事件以後,他便開始對天上飛的的交通工具有點牴觸。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三人便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車,要回到我的老家就必須先坐車先到我所在的市區,澤川市,我所說的這個澤川市距離成都還有很長的距離,其實我也是巴蜀人,澤川到成都的距離,就和老王他們利州到成都差不多,不過要是坐火車的話也得至少五個小時,所以我們一早上七點過便上了火車。

小蝶一臉的興奮,就連昨晚也是折騰了我一晚上,搞得我一早上頭昏昏的就已經上了火車。

我們放好了東西,然後便開始無聊的車程。

看着窗外那飛快閃過的景色,我的心中便有着一種落寞,這樣的感覺在以前的時候從來都沒有,但是這一次回家卻是充溢了我的大腦,難道是因爲自己的命劫的原因。

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或許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這美麗的景色,成都,也許這一次離開便是訣別。

一想到在老家辛辛苦苦的父親,我的心中便是一陣心酸。

從小到大,除了大學,我都是伴在父親的左右,坐在那略顯冰涼的火車之上,我總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腦子裏充滿了各種情結,每一個情節都戳中我的淚點,讓我心中有些難以承受。

突然感覺到了自己的臉頰上劃過一股灼熱,這會兒坐在我身邊的小蝶連忙用衛生紙爲我擦乾,然後微微笑了一聲道:“相公怎麼了,要回家了還不開心?”

“開心,開心!”

我伸手抓住小蝶的手,小蝶的手彷彿永遠都是那麼的滑,一夜沒睡的小蝶這會兒精神沒有絲毫的折損,依然是異常的飽滿。

我靠在小蝶的懷裏,嗅着小蝶身上那清香,那是一種老家屋前掛花樹的香氣,小時候的我曾經無數次在桂花樹下學習,錘鍊身體。

每次父親都在我的身邊,悉心的指導我,小時候的我一度以爲父親是一個隱世高手,只是一直呆在這裏,永不出世一般。

但是如今的我卻是對父親有了更深一層次的瞭解,我一想到父親,便有着太多的不能解釋圍繞着我。

比如說父親小時候教我的一些分辨鬼的方法和一些符的畫法,這些方法和靈異鬼事,都在後來八兩叔給我的那幾本筆記本之中全部看到了。

父親教會我的那些連八兩叔和北都暫時不能看懂的古文字,又是什麼?父親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在狀元村的時候,那鬼王說過當年是他和奶奶一起造就了一個父親,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知不覺我緩緩的沉睡過去了,等我醒來的時候火車已經過了綿陽,一路向北,我起身小蝶正在吃着上火車之前我們買的一些零食和滷肉,周圍的位置也是早已經坐滿了,當我醒來的瞬間,便看到了無數雙眼睛朝着我看來,每一雙眼睛都是那麼赤裸裸的嫉妒,有些甚至涌現出了一絲殺氣,看得我都有點不自然了。

一邊的呆爺則是直接躺在那種三個位置的椅子上開始睡覺,而在小蝶的身邊也坐了一個氣質略顯上乘的男子,但是我看到這個男子那雙眼睛的時候,總感覺一種讓我說不出的恐懼之感。

我起身去上廁所,心中卻是開始思索起來,這個坐在小蝶身邊的男人

究竟是什麼人,看樣子恐怕不是那麼簡單,難道是其他勢力之中的人已經開始出動了,我可是記得八兩叔說過在我命劫的時候各方勢力都會來幫助我,畢竟如果我要是度過了命劫之後,鬼脈的力量將會完全的爆發出來,而且命劫之後我還可以解開地葬之棺的祕密,到時候就能得到地葬之棺之中的陰陽術法。

從廁所出來我便看到了那個坐在小蝶身邊的帥哥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你好,我叫守囚。”

這個男子似乎專門站在廁所門前堵我一般,看見我出來便伸出手要和我握手,我笑了一聲,隨後也是伸出手握住他的手道:“我叫楊森,幸會幸會!”

心中琢磨着這個名字的確有些古怪,不過在配合他的長相,在想想這個名字也就覺得正常至極了。

他並沒有在和我說其他的話,只是笑呵呵的用手摸着自己的鼻子。

我差點沒有笑出來,然後走到洗手檯,打開水龍頭,將手洗了一遍,緩緩的對着眉頭緊皺的帥哥笑了一聲才返回座位。

這會兒小蝶的身邊那原本帥哥坐的位置上已經做了一個帶着黃金鍊子的光頭在和小蝶聊天,由於小蝶對於任何人都不畏懼,所以自然是聊得天花亂墜,看到我來了,小蝶頓時親暱的叫了一聲相公。

原本我之前所有的不爽都在小蝶這一聲親暱的相公之中化解了,然後我還故意在小蝶的小嘴上親了一口,頓時周圍的一頭頭狼都是傻眼了,那個帶着黃金鍊子的光頭頓時一臉的陰沉。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帥哥回來了。

“請你讓讓,這是我的位置!”

“草泥馬,老子就要坐這個位置,你一個小白臉先給我站着!”顯然這個黃金光頭的大漢是被之前我的舉動氣着了,壓着一肚子的火剛準備發泄卻是被這個叫做守囚的帥哥又一次遷怒了。

“你真不起來?”

守囚的語氣很輕,帶着一種溫文爾雅,讓我聽着都覺得這個人素質極好。

可是就在那胖子還想要大罵的時候,我卻是看到守囚直接出手,一把抓住了那光頭金鍊子的大漢然後將她直接拉了下來,然後在脖子猛地一捏,那大漢剛要大吼卻是又被守囚一腳踩在了肚子上。

嗚嗚嗚……

剛纔還氣勢囂張的大漢這會兒卻是如一個小貓咪一般,在地上縮成一團,那金鍊子格外的刺眼。

“讓姑娘見笑了!”

小蝶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你,咳咳,你給老子等着,下了火車別跑,老子打的你……”

這個大漢還沒有說完,又是肚子上猛地一拳讓他渾身一顫,嘭的一聲,這個大漢直接倒在地上,開始劇烈的抽搐起來,那剛纔還有點信誓旦旦的圍觀者,看到這樣一個猛人,都瞬間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

我心中無語,這尼瑪與我有什麼關係。

不過我的心中也是打鼓,和這樣的對手乾的話,我絕對是沒有多大勝算。

接下來我便一直閉目養神,因爲昨晚的確是被折騰得精力耗盡,這會兒我只想平靜的躺會,什麼也不去想。

到站了,呆爺和我拿着行李,小蝶則是提着一個精緻小袋子便下車了。

跟在我們身後是守囚,雖然我對這個守囚沒有什麼感覺,但是如果這個守囚也對小蝶有想法

的話,我完全不介意和他幹一場。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在火車上那個帶着金鍊子的大漢頓時帶着一幫人將我們幾人攔住。

那帶着金鍊子的大漢,對着身邊一個乾瘦的年輕人道:“大哥,就是這幾個人,大哥你看這個妞,真他孃的水靈!”

我一聽心中不爽了,尼瑪敢動我媳婦兒,我當場就要破口大罵。

可是不等我說話,守囚微微上前說了一聲道:“你們這一羣,是來找我麻煩的?”

這白癡都看得出來呀,守囚笑着道:“那不知道說你們是幸運還是不幸呀。”

“大哥,這個小子有兩下子,你看我的臉上就是他抽的!”

“真他媽給老子丟臉,你看着哥哥是怎麼收拾這樣的小白臉的!”那個乾瘦男子一揮手,頓時身後的幾人朝着我們四人逼來。

“我們走吧!”小蝶這會兒拉着我的手,便朝着出站口走去,而守囚則是一步踏出,一腳便踢飛了一個上前來的男子,對的是踢飛,而不是簡單的踢倒。

這一刻我突然意識到是不是小蝶和守囚認識,這個守囚絕對也是一個陰陽先生。

就在我們離開車站的時候,這會兒我突然感覺到眼前一片模糊,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在我的身體之中滋生,讓我瞬間雙眼發白。

“相公,你怎麼了?”

我搖搖頭,渾身顫抖得厲害,隨即將我的感受給小蝶說了一遍,這會兒的小蝶臉色驟然大變,當即一指點在了我的眉心,那一刻我感覺到了一股磅礴的鬼氣涌入了我的身軀之中,與身體之中那股龐大的氣息撞在了一起。

啊!

我因爲承受不住疼痛大吼了一聲。

“小蝶姑娘,這是怎麼了?”我迷糊之中聽到了呆爺的聲音。

“沒事,過一會兒就好!”

我感覺自己的意識一直處於模糊狀態,而且我感覺到了自己整個身體之中有着一股邪惡的念頭瘋狂的滋生,我突然感覺我想要殺人,腦子裏想到了之前很多次滅殺妖魔鬼怪時候的快感,這樣的感覺讓我自己都感到恐懼。

呼呼呼!

十分鐘之後我才豁然轉醒,呆爺連忙遞給我一瓶礦泉水,我狂飲一口,還將水澆到我的腦袋上,這才清醒了不少。

而這個時候我看到了小蝶站在我的身邊,眉頭緊皺。

“小蝶,怎麼了?”

“相公,是不是之前有什麼人和你接觸過,爲什麼你體內的魔念會突然滋生。”

魔念?

我努力的回憶着,最後頓時鎖定了一個人,那就是守囚。

難道就因爲一個握手的動作。

我將之前在火車上洗手間的情況給小蝶說了一遍,小蝶頓時眉頭緊皺,隨後又是長長嘆了一口氣道:“相公,這段時間你務必不能離開我的身邊,因爲你的身上肩負着太多的使命,有着很多的勢力都在覬覦你身上那尚未開啓的力量。”

我並沒有多問,只是點點頭。

小蝶緩緩的在我的眉心猛地一按,隨後我感覺身體之中那一股殘餘的血欲瞬間被磅礴的鬼氣沖淡,消失。

就在我睜開雙眼的瞬間,卻是看到了在出站口有一道影子,這道影子看着我,那是一張充滿了魅惑的臉,突然之間那張臉的主人對着我緩緩一笑……

(本章完) “給我滾出來!”

小蝶突然轉身,對着那站在出站口的女人便是一抓。

這一刻幸虧周圍沒有多少人,不然的話,絕對要被小蝶這一手嚇住,就在小蝶一伸手的瞬間,站在出站口的那道魅影被直接抓到了小蝶的面前。

“不愧是靈的傳人,如此年輕就已經開始操控小範圍空間,不過我今日來並無任何的惡意,最多就是善意的提醒,你沒必要對我動粗!”

女子款步而來,她穿着紅色的上衣,一對大凶器耀眼刺目,短裙剛剛只能包裹住那挺翹的臀部,一雙白皙的長腿,說不出的魅惑,一邊的呆爺看到這一幕已經是兩眼發直了。

而我這會兒則是在這兩大美女之間,可想而知其中的滋味了。

“鬼魅,沒想到你竟然從鬼域的囚籠裏逃了出來!”

“逃?我不過是被封印十年,刑期一滿,自然也就出來了,而且現在我已經在鬼淵大人手下效力。”

鬼淵我可是聽過,不過當日在鬼市的時候,鬼淵給我留的印象可不好。

“沒想到你一出來就去了鬼淵,當真讓我有點意外,不過你跟蹤我們來到這裏究竟是什麼目的?”

“呵呵,小蝶姐姐說笑了,我能有什麼目的,我來還不是幫助你的相公渡劫,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次你相公渡劫可是整個鬼域、妖域和魔域都極爲關注的事情,從你們一回到這裏,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着呢。”

我一聽心中不免有些震驚,同時也是苦笑連連,沒想到我度一個命劫卻是引得這麼多的人的矚目,看來如果我度過還好,沒有度過的話,恐怕整個土門村就不復存在了,這麼多的勢力一起涌入土門村的話,妖魔鬼氣恐怕就會將整個村子給毀了。

“這個不需要你來告知!”

小蝶站在我的身邊冷冷對着眼前的鬼魅道。

鬼魅並不懊惱,而是繼續道:“可是我怎麼覺得一下火車,你的相公就已經身懷魔種呀,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呀!”

“如果你是想說尋龍祕旨的事情便就不要多言了,這段時間還請你哪兒涼快哪兒呆着去,如果在中元節前我在土門村見到你的話,必取你性命!”

說完小蝶便挽着我的手走出了出站口。

出了出站口,小蝶才爲我解釋,什麼是尋龍祕旨。

對於尋龍會早已和魔宗有牽連,我已然知曉,比如之前八兩叔給我說的紅塵魔宗和地底魔宗和尋龍會的之間的密切關係。

而這個尋龍密旨便是尋龍會之中最爲隱祕的機密,這次蒼龍閣已經提前十來天便得知道了這個消息,便是要在我的身上種下一棵魔種。而且這件事是命中所有,不能改變,所以當小蝶之前看到了我那一幕之後並沒有多大的反應。

我的心中卻是開始擔心,小時候看過太多的這方面的書籍和電影,很多牛逼的高手都是因爲不能剋制自己身體之中的魔,從而走上不歸路,而我現在身體之中竟然已經被種下了魔種,這是什麼節奏?

“走吧,相公,我們先回去再說!”

我點點頭,三人一起去汽車站坐了回老家的車,又過了足足三個多小時才顛簸着回到了我熟悉的家鄉,土門村。

土門村是一個相對貧困的村子,讀高中的時候我曾經聽人議論過,說是我們那個地方的某些官員出了問題才導致了政府的撥款沒能下來,當然我並沒有具體去了解這些。

一下車,看到熟悉的環境,我心情大好,小蝶也是一臉的笑容,只是呆爺眉頭緊皺,畢竟我們這個地方雖然道路通了,但是並不像是城裏那般的水泥路,而是在路上面了一層碎石子。還記得三爺爺在我讀高中的時候說起過這個事情,說是等兩年就水泥路就要家家通了,可是一直到我大學都快畢業了都沒有實施下來。

我領着小蝶和呆爺順着一條新路進了村,村子裏人一看到我回來都是高興得不了的,畢竟我可是我們這個村走出的第一個大學生。

我一回到家,便看到老爹正在坐在臺階上吃着一碗幹嘟嘟的麪條子,我們這邊農村人晚上就圖個快,所以晚飯一般都是這個。

我之前也沒有給老爹打電話,估摸着想給他一個驚喜。

但是老爹擡起頭並沒有先看我,而是看着站在我身邊的小蝶,突然一臉的凝重。

“進來吧!”

老爹又是低頭猛地吃了幾口面,然後轉身進了屋子。

回到了家我自然熟悉了,當即我帶着呆爺和小蝶到了我的房間,將東西放了,我們家雖然還是泥土房,但是整個房間還算大,而且我的房間老爹在家給我收拾的乾乾淨淨的。

這會兒我讓小蝶和呆爺先坐着看電視,隨便放了一個電視劇,我便跑到了廚房去幫忙,老爸一般不愛說話,這麼多年我都習慣了。

我一到廚房,便看到老爸果然是在重新做飯。

“爸,我來幫你!”

“不了,你纔回來,快去陪你的朋友,去給他們倒點開水,我一會兒就做好飯了,你也是,要帶朋友回來也不早給我打個電話,我今天也就好早作準備呀!”

話語之中有一些責備,但是最後老爸又是走到我的身邊,摸着我的頭笑着道:“那個女孩子是不是你的女朋友,人長得不錯!”

那人雙手被捆,兩腳還能活動,不住地扭腰踢腿,掙扎大罵。

Previous article

他沒有聽錯吧,這丫頭這麼光明正大的,當著自己這個副院長的面,說是要去打劫,真的好么?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