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人雙手被捆,兩腳還能活動,不住地扭腰踢腿,掙扎大罵。

“是龐昊師兄!他怎麼會在這裏?白起怎麼把他抓來了?”許佩加又驚又怒。

“果然是他……”葉知秋也猛地皺眉,頭大如鬥!

龐昊落在白起的手裏,接下來,自己該如何行動?

而且,從眼前的場景來看,整個酆都城,的確落進了白起的手裏。

他說地藏王和十殿冥王,都做了階下囚,恐怕也不是假的。

原本,葉知秋以爲地藏王和十殿冥王,可以和自己合作,圍攻白起。

現在看來,只有自己孤軍作戰,直面白起了。

作爲戰神殺神和武神的結合體,白起的確不好對付!

“師哥,你怎麼會在這裏?”許佩加縱身上前,想要強衝酆都城。

可是城頭上,四個鬼靈守在龐昊的身邊,刀劍架在龐昊的脖子上,喝道:“誰敢過來,我們就先殺了這個傢伙!”

許佩加投鼠忌器,擔心龐昊出意外,只好站住腳步。

葉知秋冷眼看着局勢,問道:“龐昊,你怎麼樣?”

龐昊懸在空中,兩腿亂踢,回道:“小師妹,掌門師兄,夏道長……我沒事,死不了!”

“師哥,你怎麼在這裏?”許佩加問道。

“我……在這一帶捉鬼,遇上了幾個厲害的惡鬼,於是,一路追趕,就到了這裏。誰知道這些傢伙很奸詐,竟然有埋伏,我雙拳不敵四手,就這樣了。”龐昊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我知道了,不是你龐昊太無能,而是敵人太狡猾,我不怪你。”

“明白就好。知我者,掌門師兄也!”龐昊咧嘴一笑。

都這時候了,他還能笑出來,也算是奇葩。

“你還笑!”許佩加一跺腳,哭笑不得地說道:“你現在落在白起的手裏,做了人質,該如何是好?”

“啊?白起?誰是白起啊?”龐昊茫然問道,一邊扭頭打量着身邊的鬼靈。

感情他已經做了俘虜,還不知道抓了自己的是誰!

“抓你的老鬼,都是白起的手下,你以爲是誰?”葉知秋忍不住瞪眼。

“是啊師哥,白起原本封印在龍虎山的伏魔殿,這次跑了出來,襲擊冥界,你還不知道?”許佩加大聲說道。

“原來是白起?我還以爲是冥界的老鬼,所以一直在大罵地藏王和十殿冥王……對了,龍虎山怎麼這麼無能,被白起跑了出來?靠,都是龍虎山害得我!自己沒本事,就不要封印這些亂七八糟的惡鬼嘛!”龐昊說道。

看押龐昊的幾個鬼靈哈哈大笑,前仰後合。

葉知秋和夏偉玲許佩加對視一眼,也各自苦笑搖頭。可憐地藏王和十殿冥王背了黑鍋,捱了龐昊半天的罵。現在好了,龐昊又開始大罵龍虎山了。

龐昊在空中踢腿掙扎,大叫:“掌門師兄,小師妹,夏道長,你們別笑了,快救我下來呀!”

城頭上的鬼靈立刻舉刀大喝:“葉知秋,別妄想救人,否則我們會立刻下手,將這混球斬殺!我們武安君在望鄉臺等你,你想救人,就去望鄉臺吧!”

“放屁,你們**纔是混球!”龐昊破口大罵。

鬼靈們冷笑,舉着鬼刀,啪啪地拍在龐昊的屁股上,一記重似一記!

龐昊雖然愣頭愣腦,但是皮糙肉厚性格倔強,死不低頭。鬼靈們用刑,龐昊罵得更加厲害!

葉知秋喝道:“龐昊,好漢不吃眼前虧,你閉嘴吧!城頭上的鬼靈,也給我住手,欺負一個俘虜,算什麼本事?”

城頭上的鬼靈們嘻嘻一笑,這才停手。

龐昊齜牙咧嘴地叫道:“葉知秋,你又不救我,說這麼多有什麼用?”

葉知秋老是按兵不動,龐昊來火了,不叫掌門師兄,開始直呼其名。

“現在怎麼救你?我們一旦行動,人家就把你的腦袋割下來了!”葉知秋瞪眼。

目前的局面,的確沒法下手救人。

如果乾坤膽在手,葉知秋或可一試。可惜乾坤膽還留在巫峽江底,不在葉知秋的身邊。

龐昊大叫:“就算腦袋被割了,也就碗大的一個疤,總比吊在這裏好吧?這樣不死不活的,太**難受!”

“好死不如賴活着,你急什麼?”葉知秋揮揮手,說道:“你繼續吊着,等我找個機會來救你。武安君白起約我在望鄉臺見面,我先去看看再說。”

龐昊想了想,忽然腦洞大開,眉飛色舞地叫道:“對了掌門師兄,你去抓了那個老鬼白起,然後交換人質,就能救我了!”

城頭上的鬼靈們哈哈大笑。

葉知秋也忍不住一笑,揮手道:“這本來是個好辦法,可惜被你說破了,恐怕不靈。你耐心等着,我和夏道長小師妹先去看看,有機會就把白起抓了,把你換回來!”

龐昊兩腳亂踢:“快去快去,速去速回!”(8.8日,第一更。)

晚上繼續。 葉知秋點點頭,衝着城頭上的鬼靈喝道:

“你們聽着,我這就去望鄉臺,見一見你們的武安君。但是,在這期間,你們要善待我兄弟。如果他少了一根汗毛,我必定叫你們賠上一條大腿!如果他丟了性命,你們全部陪葬!”

城頭上的鬼靈並不把葉知秋的威脅當回事,嬉笑道:“放心吧,這麼好玩的混球,我們也捨不得殺他。”

“你全家都是混球!”龐昊破口大罵。

“你稍安勿躁吧龐昊,我們去了!”葉知秋揮揮手,帶着夏偉玲和許佩加,向南而去。

許佩加擔心龐昊的安全,問道:“葉師兄,龐昊師兄落在白起的手裏,還是要想辦法救回來纔好啊。他這人愣頭愣腦的,說不定激怒了那些惡鬼,真的會被弄死。”

“放心吧,龐昊是個福將,正所謂傻人有傻福。”夏偉玲說道。

葉知秋一笑,忽然想起了柳煙的話,傻人有傻福,傻逼沒有。

不過目前來看,白起弄死龐昊的可能性不大。如果龐昊死了,白起也就失去了一顆棋子。

……

望鄉臺在酆都城西南,血池河水繞着臺下盤旋,惡臭陣陣。

傳說中,望鄉臺是魂魄望鄉的地方。

那些新死之鬼,會在輪迴投胎之前登上高臺,看故鄉最後一眼。

不過此刻的望鄉臺一帶,方圓數十里,鬼氣瀰漫黑雲罩頂,根本就不見高臺的所在。

黑霧之中,隱隱然有刀光劍影,殺氣縱橫。

葉知秋等人駐足觀看,都覺得陣中險惡。

千眼鬼王使出神通,千眼齊開,看了半天說道:“老大,望鄉臺以前不是這樣的,白起老鬼,一定在這裏佈置了陣法!”

話音未落,對面的鬼氣忽然開了一道門,一個威風凜凜的將軍,頂盔摜甲,帶着大批鬼兵走來。

那個將軍身長七尺,鬍鬚深重,豹頭環眼,乍一看還以爲是張飛在世。

但是大家看過龍虎山的資料圖,知道這鬼東西就是殺神白起!

世人稱呼白起爲殺神,是因爲長平之戰中,白起坑殺了趙括的四十萬大軍,殘忍毒辣。

趙括也是歷史名人,有個成語叫‘紙上談兵’說的就是他。

在白起的身後,是一批鬼靈,可以看到,各自道行深厚,有恃無恐。

葉知秋瞪眼看着白起,開口道:“對面的將軍,就是殺神白起嗎?”

白起抱拳:“老鬼白起有禮,見過三位法師。”

葉知秋點點頭:“白起,你把我約到這裏,要幹什麼?”

白起一笑:“先生到處抓我,就算我不約你,你也會來的,是吧?”

葉知秋也不否認:“你說的沒錯,我的確要抓你。邪魔外道,冥頑不化,龍虎山伏魔殿纔是你的歸宿。”

“先生錯了。”白起搖了搖頭,說道:

“陰陽兩界,有能者居之,你們三清弟子講究道德,其實也是個幌子。 司禮監 最後,還是講究道法的高低。冥界這些老鬼,尸位素餐,昏暗無道,早就應該讓位於我。我今日掌控冥界,也是憑自己本事來的。勝者爲王敗者爲寇,這纔是公平天道。”

葉知秋冷笑:“這麼說,你的能力很大?理所當然,要掌控冥界?”

白起得意地揮手,做指點江山狀,說道:

“我衝破龍虎山的禁制,帶着數百兄弟,奇襲酆都城。朝夕之間橫掃幽冥,令十殿冥君和地藏王束手就擒,茫茫冥界唯我獨尊,難道還不足以證實自己的能力嗎?”

葉知秋點頭:“橫掃幽冥,唯我獨尊?好,我來領教一下你的道行!”

“且慢!”白起一揮手,說道:“我和茅山閣皁山無冤無仇,並不想與你們動手。”

“魔道不兩立,這就是冤仇!”葉知秋說道。

“你聽我說完,再動手也不遲。”白起再一次抱拳。

夏偉玲也點頭:“說吧白起,我們可以等一等。”

白起道謝,說道:

“陰陽兩界,總是要有人管理的,可惜如今的十殿冥王,更本就不是這塊料!就連地藏王菩薩,也扭轉不了冥界的敗局。所以,我願意和你們三清弟子合作,重建陰陽兩界的秩序。陽間的事歸你們管,陽間的事歸我管,大家互相合作,如何?”

“你要跟我們合作,分治陰陽兩界?”夏偉玲皺眉。

“沒錯,至於龍虎山封印我的仇恨,可以一筆勾銷!只要你們答應,我會比以前的冥界做得更好,對你們三清弟子,絕對尊敬。”白起說道。

葉知秋搖了搖頭:“如果我不合作呢?”

白起嘆了一口氣,說道:

“如果三位不合作,那我也沒辦法了。望鄉臺一帶,我已經佈下了殺陣,地藏王和十殿冥王,都被我困在其中。你們若是有本事,就把地藏王等老鬼帶走。如果沒有這個本事……”

“那又怎麼樣?”許佩加問道。

白起微微一笑:“如果沒有這個本事,就把性命留下,陪着十殿冥王吧。”

●ttκǎ n ●c o

“有沒有這個本事,要試試才知道。”葉知秋抽出了赤元劍,緩步上前。

“來吧,我已經準備了血池河水,爲你灌腸,燒九幽烈火,請君入甕!”白起向後退去,眼神中殺氣大盛。

“老鬼,先吃我一劍!”許佩加性子急,嗖地縱起,仗劍直取白起。

葉知秋擔心師妹有失,急忙遁起身影,一旁照顧。

夏偉玲也祭起八荒棍影陣,並肩衝向鬼陣。

千眼鬼王和三頭鬼王,也率領本部鬼兵,喊殺震天,蜂擁而來。

白起哈哈大笑,加速後退,帶着部下隱入鬼霧之中,消失不見。

葉知秋等人衝進鬼霧之中,連連揮掌,催動掌心雷,試圖驅散鬼霧。

可是鬼霧濃厚,稍稍散開,又立刻圍聚而來,根本就沒法驅散。

白起和他的部下,則忽然消失,不見蹤影。

“大家小心,白起一定有奸計。”夏偉玲說道。

葉知秋點了點頭,問身邊的千眼鬼王:“望鄉臺在什麼地方,你可以找到嗎?”

“我現在看不到,但是記得位置,老大跟我來。”千眼鬼王自報奮勇,當先向鬼霧深處衝去。(8.8日,第二更。)

第三更,要到十點半才能寫出來。七夕節到了,祝大家有"qingren"皆成眷屬! 葉知秋急忙招呼夏偉玲和許佩加,一起跟上。

因爲衝進鬼陣以後,葉知秋沒發現白起的任何佈置,所以覺得,陣法的中心應該在望鄉臺附近。

對於陣法,葉知秋並不是很害怕,畢竟跟雪兒學過。

雪兒是奇門遁甲各類陣法的老祖,白起再厲害,不可能超過奇門遁甲的範圍!

一路走一路看,所過之處,都是空蕩蕩的,除了茫茫鬼氣,別無所見。

“老大,前面就要到了!”千眼鬼王忽然叫道。

葉知秋施展天眼,穿透茫茫迷霧向前看,只見不遠處有大河咆哮,對岸鬼山突兀猶如犬牙交錯,無數鬼靈在山間奔走,時隱時現。

“河對岸應該就是陣法中心了,夏道長,小師妹,你們跟緊我,不可失散。”葉知秋說道。

“明白,我們一左一右跟着你!”夏偉玲說道。

“好,大家一起衝過去!”葉知秋一點頭,帶着大家遁起,衝向對岸。

對面的鬼靈並不阻擋,放任葉知秋等人過河。

許佩加和夏偉玲一左一右,各展神通,對沿路的鬼靈展開攻擊。

葉知秋局中策應,赤元劍如閃電,來回穿梭不停。

南風有信 鬼靈顯然實在誘敵深入,一觸即潰,紛紛避讓。

葉知秋也橫下心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勢如破竹一路向前。

鬼山陡峭,腳下亂石滾動。

千眼鬼王忽然大叫:“老大快看,十殿冥王都在山頂上。那裏有個高臺,就是望鄉臺!”

葉知秋擡頭看,果然,茫茫鬼霧中,一座高臺若隱若現,上面有十來個老鬼,都被鐵索穿胸而過,吊在橫樑上面。

不過距離很遠,葉知秋看不起那些老鬼的面孔,也不確定就是十殿冥王。

而且,也沒見到地藏王的身影。

望鄉臺高達幾十丈,四周都是錯亂刀山,寒光森森。

高臺之上,還有一人盤膝而坐,正在撫琴。

看身影,似是白起。

老鬼太能裝叉了!

葉知秋心頭火起,說道:“大家跟我一起衝上望鄉臺,活捉老鬼白起!”

“殺!”三頭鬼王帶着本部鬼兵,當先向前衝去。

望鄉臺下的鬼靈們,紛紛閃開,讓葉知秋等人過去。

就在葉知秋衝到臺下之時,臺上的白起,忽然琴音一變,旋律激昂起來。

琴音中裹挾着巨大的殺氣,立刻瀰漫開來,直擊人心,令人不寒而慄。

“這琴音……殺氣好重,似乎有些像……十面埋伏!!”許佩加打了個冷顫,說道。

“十面埋伏是後人所創,白起怎麼會彈?”葉知秋微微皺眉。

“不管是不是十面埋伏,總之殺氣很重!”許佩加說道。

“沒錯,琴音有古怪,佩加,你最好堵上耳朵。”夏偉玲說道。

許佩加點點頭,取出一張紙符撕成兩半,揉了揉,堵住了自己的雙耳。

兩個鬼王的部下鬼兵,一聽見這琴音,更是瑟瑟發抖,鬼臉變色。

葉知秋見勢不對,喝道:“千眼三頭,收了你們的本部鬼兵!這裏殺氣深重,他們派不上用場,只會送死。”

兩個鬼王急忙遵命,取出百鬼幡,收了自己的鬼兵。

“殺——”

“活捉葉知秋!”

“師傅,這次接這個活給多錢”二柱子眉飛色舞的向我問道。

Previous article

“別說了,快去吧,你的東西我都幫你裝好了,我去安排一下,等小蝶姑娘來了,怎麼的也得整一頓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