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師傅,這次接這個活給多錢”二柱子眉飛色舞的向我問道。

“你小子這以後掉錢眼裏了,怎麼沒錢就不幹活嗎?”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好奇問問你”二柱子賠着笑臉說道。

“這次活不賺錢,白乾,趕緊睡覺”我說完這話就把眼睛閉上了。

“哦”二柱子哦了一聲就把一樓的燈關上躺在沙發上睡着了。

我躺在沙發上有點難以入眠,我的腦海裏一直回放着王思琪今天在我面前說的那些話,我心裏早就知道王思琪喜歡我,我也一直在逃避着她,這半年來王思琪問過我好幾次要做我女朋友,而我總是吱吱嗚嗚的找藉口拒絕她或者轉移話題,王思琪她也不傻,她見我每次都轉移話題了,於是她就閉口不再提了,直到今天她看到了暮婉卿住進了茅山堂,她覺得自己的壓力很大,於是她今天晚上忍不住也終於爆發了。

“還是不想了,睡覺”我默默的對自己說完這番話後就睡着了。

щшш▲тт kán▲CΟ

第二天早上四點天還沒亮我就把二柱子給叫醒了,二柱子揉着惺忪的眼睛向我問道“師傅,你這天還沒亮就把我叫醒了,你這是要帶我去偷人家雞嗎?”二柱子說完這話的時候打了個哈欠。

“別沒個正向,趕緊穿衣服跟我走”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二柱子點點頭將衣服穿上就跟我走出了茅山堂。

“師傅,你到底帶我去哪啊”二柱子跟在我的後頭疑惑的向我問道。

“今天咱們要採集露水”我走在前面對身後的二柱子說道。

“哦,你採集那玩意幹嘛?”二柱子有點不理解。

“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哪來那麼多廢話”我說完這話就遞給了二柱子一個空瓶子。

“儘量多采集一些露水,我有重要用處”我慎重的對二柱子說道。

“我知道了師傅”二柱子對我點着頭認真的答道。於是我們倆開始在路邊的柳樹上採集露水,我們倆完全是一滴一滴採集的。直到太陽升起來我跟二柱子我們倆也沒采集到多少,我們倆手裏的露水合起來都不到一個普通的礦泉水瓶子的四分之一。

“師傅,咱們要採集多少呀”二柱子擦着額頭上的汗說道。

“起碼需要一瓶子,這還差的很遠”我望着礦泉水瓶裏的露水說道。

“這太陽出來了,也沒得露水採了,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啊師傅”二柱子望着我問道。

“先回去吧”我說完這話就向茅山堂走去,當我回去的時候我看見暮婉卿繫了個圍裙正在一樓打掃衛生。

“暮師姑,你趕快把拖把給我,你是客人,怎麼能用你打掃衛生呢”二柱子趕緊衝到暮婉卿的身邊將她手裏的拖把奪到手裏說道。

“我閒着也沒事做,就幫你們打掃一下房子,我今天早上五點就起牀了,我下樓的時候沒看見你們師徒倆,你們倆上哪去了”暮婉卿疑惑的望着我跟二柱子問道。

“別提了,師傅大早上四點就把我叫醒去採集露水了,也不知道他要幹什麼,我都餓了”二柱子對着暮婉卿抱怨道。

“樓上廚房的鍋裏我熬的粥,你們倆上去盛着吃吧”暮婉卿對我跟二柱子說道。

“太好了,世上只有暮師姑好,有暮師姑的二柱子像個寶……”二柱子一邊唱着歌一邊往樓上走去,看着二柱子這個丟人的樣子我恨不得上去踹他一腳。

“你要採集無根水幫王思琪洗臉對嗎?”暮婉卿望着我問道。

“是的,可惜只採集了這麼多”我搖晃着礦泉水瓶子裏裝着的那點露水對暮婉卿說道。

“我昨天夜觀星象,今天你們這可能要下大雨”暮婉卿嘆了一口氣說道。

“不會吧,今天下雨”我驚訝的望着暮婉卿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暮婉卿笑道。

“唉,今天白起來這麼早了”我身子軟軟的坐在沙發上說道。

“好了,趕緊上樓喝粥吧,再不喝就涼了”暮婉卿對我囑咐道,聽了暮婉卿的話我點點頭就往樓上的廚房跑起。

“師傅,暮師姑做的皮蛋瘦肉粥可好喝了,就剩這一碗了,你趕緊喝吧”二柱子將身後藏的那碗皮蛋瘦肉粥遞給了我。

“幹嘛還藏着啊”我問向二柱子。

“你問她”二柱子指着旁邊的夏紫雲說道。

“這粥太好喝了,我喝了五碗都沒飽”夏紫雲舔着嘴脣望着我手裏的那碗皮蛋瘦肉粥說道。

“那你喝吧”我將手裏的粥遞給了夏紫雲。

“謝謝你了大哥哥”夏紫雲把我手裏的那碗皮蛋瘦肉粥接過去就狼吞虎嚥的喝了起來,這小丫頭的吃相實在是有點嚇人。

“我得趕緊把我這碗粥喝了,要不然一會沒的喝了”二柱子望着夏紫雲那嚇人的吃相說道。

事情也正如暮婉卿說的那樣,大約中午十一點左右原本晴朗的天空開始烏雲密佈,天空中先是一道閃電劃過,接着傳來隆隆的打雷聲,雷聲過後天空中就下起了漂泊大雨,我這心裏對暮婉卿是相當的佩服,這個暮婉卿還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好像就沒有她不懂的。 我從廚房裏拿了一個直徑二十釐米的不鏽鋼的盆就扔到了茅山堂的門口接雨,沒一會那個不鏽鋼盆就接滿了雨水,望着那盆雨水我這心裏真是百感交集,早知道下雨今天何必起那麼早跟二柱子去採露水。

現在所有的都準備好了,就等明天王思琪過來洗臉了,我心裏是希望王思琪能將她那半邊臉洗掉,但我也說不準到底能不能洗掉。

由於外面下着大雨,我坐在沙發上望着對面的暮婉卿在發呆,二柱子坐在暮婉卿的身邊討教着暮婉卿問題,夏紫雲則是在我旁邊一時不閒的在吃着水果還有我給她買的零食,這傢伙簡直就是翻版王鶴瞳。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我閒着無聊掏出電話給柏皓騰打了過去,想起來我們倆也有一個多禮拜沒聯繫了,電話只響了兩聲就接通了。

“喂,柏兄弟你跟鶴瞳你們倆什麼時候過來”我衝着電話問道。

“機票已經訂好了,下午的飛機到北京,然後明天我要跟鶴瞳在北京待上一天,後天早上就去你們dg”柏皓騰在電話那頭笑着說道。

“爲什麼不明天過來呀,我都想你了”

“其實我也想明天早上就過去,道教協會的那些師兄弟知道我跟鶴瞳回北京,他們說什麼也要讓我在北京待一天,我跟鶴瞳根本就推辭不了”柏皓騰在電話那頭解釋道。

“那好吧,我等你跟鶴瞳過來”我笑着應道。

“別忘記後天早上你讓二柱子開車去機場接我跟鶴瞳,先就這樣了,我這邊還忙,等我過去咱們再說”柏皓騰說完這話就把電話給掛斷了,一想到柏皓騰要跟王鶴瞳到這來,我這心裏就高興,我想念他們已經半年了,我發現我現在已經不適應一個人的生活了,他們離開這半年時間讓我覺得很寂寞,這半年來我除了那兩個月去越南招魂,其餘的時間都是跟二柱子待在這茅山堂,有時候也會去找三哥和老何喝點小酒,每次跟他們喝酒的時候我就會不經意的想起那天晚上的惡戰……..

“柏皓騰他怎麼說的,他跟鶴瞳什麼時候過來”暮婉卿向我問了過來。

“柏皓騰今天坐飛機到北京,明天要在北京待上一天,後天早上過來”我笑着對暮婉卿說道。

“暮師姑,我有件事想要問你”二柱子紅着臉對暮婉卿說道。

“什麼事”暮婉卿轉過頭向二柱子問道。

“這小子肯定沒憋什麼好屁”我瞪了二柱子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師傅你別鬧,我跟暮師姑說正經的呢,這次肯定是好屁”二柱子一本正經的對我說道。

“那你說說你有什麼事要問你暮師姑,我也聽聽”我饒有興趣的看着二柱子問道。

“你說吧二柱子,你有什麼事”暮婉卿也是饒有興趣的看向二柱子。

“暮師姑,你記不記得你當初答應過我什麼事”二柱子向暮婉卿提醒道。

“我當初答應過你什麼事”暮婉卿一臉疑惑的對二柱子說道。

“就是你答應我,等我實力上來了,你要把你的兩個女徒弟中最漂亮的介紹給我,你忘記了嗎?”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臉蛋羞的通紅。

“噗呲…..”一聲,我忍不住的先笑了起來,就連暮婉也跟着笑了起來。

“這年頭多大個小屁孩都找媳婦,真不知道害臊”夏紫雲放下手裏的零食向二柱子打趣道。

“你個小丫頭騙子你說誰不害臊呢”二柱子一聽夏紫雲說他不害臊,他有點急眼了。

“說你怎麼了,就你不害臊,一個男人要先立業後成家,你成天吃你師傅的用你師傅的,還好意思要媳婦,你要媳婦是不是也要讓你師傅幫你養”夏紫雲站起來掐着腰對二柱子喝道。

“你……”二柱子指着夏紫雲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二柱子他心裏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現在是吃我的喝我的,如果這小子現在娶了媳婦的話還真得靠我給他養。

“你指着我幹嘛,我說的這些你不服啊”夏紫雲不依不饒的對二柱子說道。

“好男不跟女鬥,我不跟你一樣”二柱子自己給自己找了一個臺階。

“哼,真是丟人,你跟我大師兄比起來可差遠了”夏紫雲數落完二柱子又坐在沙發上繼續吃起了零食。

“真是個伶牙俐齒的姑娘”暮婉卿望着夏紫雲笑道。

“她哪是伶牙俐齒啊,她哪是潑婦不講理”二柱子沒好氣的看了夏紫雲一眼說道。

“你說誰潑婦不講理了,你說誰呢,有本事你再跟我說一遍”夏紫雲站起來瞪着大眼睛指着二柱子沒好氣的質問道。

“我沒點名沒點姓,你怎麼知道我說的是你啊”二柱子現在有點慫了。

“你要是敢說我的話,我就對你不客氣,哼”夏紫雲怒視着二柱子說道,二柱子把頭低了下來不敢直視夏紫雲,看着這個場景我有點忍不住想笑。

“二柱子,那你還用不用我給你介紹媳婦了”暮婉卿在一旁繼續打趣着二柱子。

“暫時不用了,等我自己賺錢了,你再給我介紹吧”二柱子不好意思的對暮婉卿說道,二柱子這個小子雖然有點混,他也是個明白事理的人,雖然夏紫雲說的話有些難聽,但是二柱子也知道她說的那些話全對。

“大哥哥,你給你那個叫三哥的打個電話,問問他有沒有我大師兄的消息唄”夏紫雲轉過頭向我問了過來。

“好吧,我現在就給三哥打電話”我說完這話就把電話掏出來給三哥打了過去。

“三哥,我讓你幫忙找的人,你有線索沒”我對着電話說道。

“你給我的那些資料我都上傳到網上了,我也時刻關注着網上的動態,暫時還沒有什麼線索,要是有線索的話我會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的”三哥在電話那頭說道。

“麻煩你了三哥,那就這樣吧”我說完這話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怎麼樣了大哥哥,有沒有我大師哥兄的線索”夏紫雲焦急的向我問道。

“三哥說暫時沒有任何消息”我搖着頭對夏紫雲說道。

“這可怎麼辦呀,我的大師兄他哪去了”夏紫雲說到這的時候,眼淚嘩嘩的往下掉。

“姑娘,你先也彆着急,找人這事急不來,這樣吧,等我給公安局的那個朋友打個電話,讓他們幫你查查”我對着夏紫雲安慰道。

“謝謝你了大哥哥,你還真是個好人”夏紫雲抹着眼淚說道。

“師傅,你可趕緊幫這丫頭找到他大師兄吧,她早點離開茅山堂,咱們就早清靜一天”二柱子苦着臉對我說道。

“臭小子你什麼意思,你把話給我說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願意賴在這不走對吧”夏紫雲又開始奔着二柱子使勁了。

“難道你現在不是賴在這不走嗎?”二柱子擡起頭沒好氣的對夏紫雲說道。

“是大哥哥要留我在這裏的,這裏是大哥哥的家也不是你的家,你說的不算”夏紫雲撅着小嘴也是沒好氣的對二柱子說道。

“師傅,暮師姑你們看見沒,她就是一個不講理的瘋丫頭,簡直氣死我了”二柱子說不過夏紫雲,向我跟暮婉卿說道。

“你說誰瘋丫頭,我怎麼瘋了,我怎麼瘋了”夏紫雲從沙發上蹦起來奔着二柱子就走了過去。

“君子動口不動手,你離我遠點”二柱子趕緊從沙發上站起來避讓着夏紫雲,他可知道這個夏紫雲邪着呢,昨天他躺在地上身子發癢打滾就是這個夏紫雲搞的鬼。 “君子動口不動手,話雖然是這樣說的,但是你別忘記了我是小女子”夏紫雲說完這話就奔着二柱子跑了過去,望着這兩個孩子我苦笑的搖了搖頭。

“師傅,你看她,又開始了”二柱子一邊繞着沙發跑一邊向我訴苦。

“沒出息的男人,你除了會找你師傅,你還會什麼”夏紫雲一邊追逐着二柱子一邊數落他。

“我擦,你說誰沒出息了”二柱子聽到夏紫雲說他沒出息,他有些惱怒,他頓住身子就轉過身去,由於二柱子這個轉身動作來的比較突然,夏紫雲沒穩住身子一下子就撞倒了二柱子的懷裏,把二柱子撞倒在地,夏紫雲也撲到了二柱子的身上,同時夏紫雲的嘴碰也到了二柱子的嘴。

“我擦,你居然親我”二柱子躺在地上瞪着眼睛望着夏紫雲不可思議的說道。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夏紫雲急忙從二柱子的身上爬起來紅着臉低着頭對二柱子吱吱嗚嗚的說道。

“你說不是故意就不是故意的嗎,你知道不知道這是我的初吻,居然被你奪去了”二柱子也是滿臉通紅的對夏紫雲說道。

“這也是我的初吻,我原本是留給我大師兄的,結果被你…..嗚,嗚,嗚….”這個夏紫雲委屈的又哭了起來。

“你親的我,你還哭,你這鬧的是啥”二柱子被夏紫雲哭懵了,我跟暮婉卿望着這兩個孩子有點哭笑不得。

“你別哭了,我不讓你負責就是了,我就當剛剛的這一切沒有發生,我們倆的初吻還在”二柱子拿着紙巾走到夏紫雲的面前說道。

“你個無賴,你個流氓,我不想看見你”夏紫雲說完這話就抹着眼淚往樓上跑去。

“真是太有意思了,你親的我,你還罵我無賴,我流氓,哪有你這樣的人啊”二柱子站在原地憤憤不平的說道。

“行了,你小子少說兩句不吃虧,一個大男人老是跟女人斤斤計較”我沒好氣的瞪了二柱子一眼說道。

“師傅,不是我斤斤計較,我都說了就當剛纔的事沒發生,她親了我還罵我無賴,流氓,哪有這樣的人”二柱子一臉委屈的向我說道。

“你行了吧,鱉得了便宜還賣乖”暮婉卿也向二柱子說道。

“我可沒覺得這是個便宜,誰稀罕她親我啊,哼”二柱子一臉不在乎的說道。

夏紫雲這丫頭也真的生氣了,晚上暮婉卿做好飯,我怎麼叫她吃飯,她都不吃,自己一個人鎖着門在屋子裏哭。

“二柱子,你以後能不能讓着點夏紫雲,她到咱們這就是客”我吃完飯向二柱子說道。

“師傅,這丫頭這兩天在咱們茅山堂就欺負我了,你讓我怎麼讓着他”二柱子拉着個臉子對我說道。

“我覺得人家姑娘說的那些都沒錯”我笑着對二柱子說道。

“你是我師傅還是她師傅,你怎麼還替外人說話”二柱子皺着眉頭看着我問道,他現在拿出那個委屈的表情讓我忍不住想笑。

“我這是向理不向人,跟我是誰師傅不發生關係好不好”我對着二柱子笑道。

“不想跟你說話,我要出去了”二柱子站起身子就往外走去。

“這外面下大雨的你要去哪呀”我望着二柱子問道。

“家裏的硃砂還有符紙都沒有了,我出去買點回來”二柱子回頭應道。

“那你等雨停了再去買”我有點不放心他。

“不了,我給你和我暮師姑留點空間”二柱子說完這話就溜了出去。

“小王八蛋,你回來我打斷你一條狗腿”我衝着二柱子的背影喊道,此時二柱子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我覺得那個小丫頭跟二柱子他們倆挺配的”暮婉卿對我笑道。

“你還別說,他們倆還真有點配”我也點頭承認道。

其實我也想跟暮婉卿單獨的坐在一起聊聊,可是等我們倆現在真坐在一起的時候,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現場的氣氛也變的很尷尬。

“你…”

“你…”我們倆一同說道。

“還是你先說吧”我望着暮婉卿說道。

“你是不是喜歡王思琪”暮婉卿開口向我問道。

“我跟她就是普通朋友,談不上什麼喜歡不喜歡”我尷尬的對暮婉卿回答道。

“那天晚上你們倆在車裏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我覺得他這個姑娘挺好的,你可以試着跟她相處一下”暮婉卿對我說這話的時候表情雖然很淡然,但是我看得出來她此時的心情很複雜。

“你可別鬧了,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別忘記了我林不凡是克妻命,這輩子註定我林不凡不會有妻子”我無奈的對着暮婉卿苦笑道。

“如果兩個人真心喜歡對方,哪怕是在一起一天,也足已”暮婉卿很有感情的對我說道。

“那你跟張海波你們倆的事…….”我向暮婉卿問道。

“我們回到龍虎山後,張海波就向我的師傅提親,我師傅也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他說這件事還得看我,如果我答應的話,師傅那邊沒有意見,於是我張師兄就天天到我那逼婚,讓我有點心煩意亂,鶴瞳的意思讓我出來躲兩天,所以我就到你這來了”暮婉卿如實的對我說道。

“其實你張師兄那個人不錯,他可以爲你捨棄了自己的性命,這世間沒有幾個男人能做到這樣,我覺得你應該考慮一下”我望向暮婉卿認真的說道,其實這句話我說的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我也不知道我自己這抽的是什麼風,說完這話後我這心裏就有點後悔了。

“當初你陪他去長白山尋藥的時候,不也是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了嗎?”暮婉卿向我詢問道。

“你的臉因我而傷,就是放棄我的生命,我也要幫你尋到藥,因爲這是我林不凡應該做的,也是我欠你的”我幽幽的對暮婉卿說道。

“我……我先上樓休息了”暮婉卿原本還想跟我說些什麼,可是她有些說不出口,望着暮婉卿落寞的背影,我這心裏有些空牢牢的,因爲我的心裏有很多話要跟暮婉卿說。

轉眼就到了第二天,今天茅山堂跟往常一樣,早上我跟二柱子六點就起牀了,我坐在沙發上打着坐,二柱子拿着拖把在收拾衛生,大約七點左右,暮婉卿抱着電飯鍋從樓上走了下來。

“二柱子,上去拿碗筷準備吃飯”暮婉卿對二柱子吩咐道。

“好的,我這就去拿”二柱子對暮婉卿的話是言聽計從,這小子從來就沒這麼愉快的聽過我話。

“暮婉卿,你以後再不用那麼麻煩天天早上給我們做早飯了,早上我們出去買點吃就行了,你到我離這是來做客的,也不是來當傭人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對暮婉卿說道。

“沒事,反正我也是閒着,外面的東西不衛生,還是在家裏吃比較好”暮婉卿對我笑道。

“碗筷來了,這家裏有個女人還真好,你沒來的時候我跟師傅在茅山堂是飢一頓飽一頓,暮師姑乾脆你就留在茅山堂不走吧”二柱子將手裏的碗筷放到茶機上說道。

“你小子在那胡說八道些什麼呢,難道讓你暮師姑留在這成天伺候你,給你做飯呀”我瞪着眼睛沒好氣的對二柱子數落道。

“我也沒說讓暮師姑成天伺候我給我做飯呀,我這就是想讓暮師姑給我當師孃”二柱子這句話說的聲音很小,但是我跟暮婉卿都聽的是清清楚楚,暮婉卿什麼都沒說,臉蛋羞的是通紅。 “小王八蛋,你今天別吃早飯了,去祖師爺面前給我跪着去”我沒好氣的對二柱子喊道。

“唉,這年頭一點人權都沒有,說句實話怎麼就那麼難呀”二柱子說完這話就走到祖師爺的畫像前跪了下來。

蔚軒和小白好像都有心事,正坐在沙發上發着呆。

Previous article

那人雙手被捆,兩腳還能活動,不住地扭腰踢腿,掙扎大罵。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