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蔚軒和小白好像都有心事,正坐在沙發上發着呆。

娜娜正看着小白想着什麼。

雲離則正在餐桌上吃着東西。

我剛一進去,大家就都看向了我。

隨後都皺起了眉頭。

可能是我的裝扮太古怪,讓他們感覺可以。

大家都互相對視了一眼。

小白一臉認真的說道:“打扮得這麼古怪,找我們有什麼事?”

我沒有說話。由於生意原因,儘量少說話。

就算說話,也要憋着聲音。

直接把蔚軒在地獄劈在我身上的那見風衣扔到了地上。

這件風衣已經破爛不堪,當初在躲避蔚軒時還在廢墟中勾破了。

就算是這樣,我也一直捨不得扔,畢竟,蔚軒留在我這裏的東西並不多。

唯一的手鐲也被他一怒之下給捏碎。

不過現在這件風衣正好派上用場。

蔚軒在看到我扔在地上的風衣時,瞳孔迅速擴大。

立即起身,閃到我面前,撿起地上的風衣,牙齒顫抖的說道:“你……你在哪弄到的?”

我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注視着他悲傷的臉龐,暗自心痛着。

大家看到蔚軒這個反應,感覺湊了過來。

小白拿過蔚軒手中的風衣,說道:“這是?”

凌夕瞟了下,說道:“這是當時蔚軒給舒雨澄的那件風衣。”

凌夕剛把話說完,蔚軒就掐住我的脖子,全身黑氣環繞,兩眼憤怒的望着我,咬着牙。說道:“她在哪?”

他的手掐得越來越緊,讓我有點難以呼吸。

小白趕緊抓住蔚軒的手腕,說道:“你這樣他更加難以說話。”

蔚軒瞟了眼小白,然後慢慢放下我。

“說……”

他的語氣中帶着殺氣,讓我整個人打了個寒顫。

我用摸了下脖子,把聲音憋得特別粗,特別難聽,說道:“這是一個滿身上的女人交給我的。她讓我來找你們。”

我的話剛一說出去,大家臉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小白趕緊問道:“她現在在哪?她現在怎麼樣?”

看着小白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繼續騙他們嗎。

看着蔚軒猙獰痛苦的表情,我實在騙不下去。

微微揚起手,想要握住蔚軒不停顫抖的拳頭。

當看到自己變得黑黃,乾煸,皮膚皺着的左手之後又默默的收回了微揚着的手。

揚的並不高,也沒人發現我這細微的動作。

蔚軒突然用力的抓住我的肩膀,聲音低沉的說道:“她讓你來,難道只是爲了把風衣還給我嗎?”

我說道:“我是在無意中救了她,她見我無家可歸,於是把風衣給我,讓我來找你們,說你們肯定會收留我。”

蔚軒越捏越緊,肩膀處耳朵骨頭像快被捏碎一般。

小白和十七趕緊拉開蔚軒。吼道:“這還像你嗎?”

蔚軒挑開他們的手,瘋狂的吼道:“我以前是什麼樣?她是在我面前被抓走的,我眼睜睜看着她被抓走,卻無力救,看着他一點點的遠離我……”

蔚軒的這段話深深刺痛着我的心,他在自責,如果我這副模樣出現,他會更加自責嗎?

眼淚已經佔據了眼眶,但這個時候不能哭泣,不然會暴露。

一直憋着將要下流的淚水,原來……憋着悲傷的淚水跟心痛一樣難受。

不過……看着蔚軒這樣,我更加難受。

凌夕他們把蔚軒打暈了,小白則走過來,說道:“那你就留下來吧。”

我憋着聲,說道:“謝謝……請問洗澡間在哪?”

明明知道在哪,卻要裝作不知道,這種感覺真的很特別。

小白指了下洗澡間那個方向,於是我就朝洗手間走去。 億萬豪門:獨佔大牌冷妻 小白指了下洗澡間那個方向,於是我就朝洗手間走去。

含着淚,一瘸一拐的往樓上走去。

剛上到二樓,娜娜就問小白:“怎麼看都覺得這個人很可疑,就這麼讓她留下來,真的好嗎?”

小白瞟了眼我,認真的說道:“她既然有蔚軒給澄澄的風衣,那就代表她跟澄澄一定有着什麼關係。她是抓走澄澄的那個人派來的都有可能,把她留在身邊,可以看看她到底想幹什麼,順便看可不可以從她身上找到有關澄澄的線索。”

娜娜看着小白點點點頭,突然說道:“她真的那麼好嗎?”

小白愣了下,看着娜娜,沒有說話。

娜娜跟他對視了一下,突然笑着說道:“明白了,我過去跟她們聊聊天。”

說完,她就跟雲離她們一起說話了。

小白呆在原地,帶着愧疚的看着正聊着天耳朵娜娜。

許久視線都未移開。

我看了他們兩個一眼,心裏更加不是滋味。

雖然認識娜娜的時間不久,但可以看得出來,娜娜是真的很喜歡小白。

可是小白卻對她一點感覺都沒有,有的只有愧疚感。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自己喜歡的人對自己只有愧疚感。

這很傷人,彷彿就像嘲笑一般。

但娜娜是個開朗的女人,比我好得多。

幾天沒有洗澡,來到這個熟悉的洗澡間有種莫名的感動。

脫下衣服,摘下面具。看到鏡中沒有知覺,恐怖的左臉,眼淚慢慢下落着。

努力的想讓左眼閉上,但由於皮膚全部皺道一起,眼皮被拉住,左眼再怎麼努力也閉不上。

左手拿東西也無力。

想起娜娜問小白的那句話“我很好嗎?”

苦笑一下,這樣的我,哪裏好,哪裏值得大家尋找,哪裏值得小白戀戀不忘,哪裏值得蔚軒爲我傷心哭泣。

終於忍不住一直想要下落的淚水。

抓着自己的左臉哭了起來。

把花灑的流水速度開最大,站在流水下,想用流水的聲音掩蓋我哭泣的聲音。

想讓流水衝去我的淚痕。

在洗澡間發泄了半天,然後調整了心情走了出去。

蔚軒已經被他們攙到了房間。

小白也給我安排了一個新房間。

在我領到房間後,準備離開時,小白突然轉身說道:“你能讓我看向斗篷下你的真面目嗎?這樣我們才安心把你留下來。”

我沒有手話。也沒有行動。

他接着說道:“不然我們可能無法留下你了。”

聽到他這樣說,我瞬間驚了下,我不想離開蔚軒。

於是把頭蓬的帽子打開了一半,讓他看了下我的左臉。

小白剛看到我的臉整個人就驚呆了。

眉頭緊皺起來,臉色也蒼白起來,小聲嘀咕道:“離魂術,怎麼會……”

“我可以休息了嗎?”

聽到我的聲音他纔回過神來。

驚了下,說道:“不好意思。”

道完歉後他就皺着眉頭,疑惑的出了房間。

躺在牀上,回想着小白剛纔的反應。

“離魂術?”

他在看到我的臉後就突然說出了這三個字。

分析字面意思,應該是分離人體和靈魂的一種法術。

難道就是那個老人對我施展的那個術嗎,但爲什麼小白在見到後又會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

他既然知道這個術,那他爲什麼沒要求我給另一半臉給他看。

“會不會暴露?”

但又想着,現在都沒事,只要我主意點,應該不會被發現破綻的。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這斷時間實在是太累,而且沒睡過一天好覺。

半夜好像模模糊糊聽到了琴聲,淒涼,悲傷。

但由於太累,沒怎麼聽清就又睡着了。

早上醒來時天已經大亮。

想起晚上的琴聲,應該是小白在彈古琴吧。

下樓正巧看見蔚軒他們在收拾東西。

大家見我下樓,本來就不太洪亮的說話聲也停止了。

都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在樓梯上愣了下,然後不自然的下了樓。

蔚軒走過來說道:“我們今天要出發尋找給你風衣的那個女人,會帶着你,但希望你知道什麼點什麼就告訴我們,不然……”

話說到一半,蔚軒突然一直手用力的抓住我的肩膀。繼續說道:“不然不管你是男是女,是人是鬼,我都會親自廢了你。”

蔚軒那模樣極其恐怖。

我乖乖的點了點頭,便坐到了沙發上。

等他們整理好後我們就出發了。

我疑惑的問了他們怎麼找那個人,畢竟,我就在這,他們也要怎麼找。

難道是漫無目的的找下去嗎。

後來才知道,十七認識一位當行高的道士,他可以通過別人身上的一件物品,判斷那個人的所在地。

但那個人性格比較怪癖,總是拒人千里,不喜歡跟世人打交道,總是一個人隱居深山。

十七還是在一次機緣巧合下,那個人才教了點道士給他,也算十七的半個師傅。

由於他的性格原因,十七也很少找他幫忙。

因爲就算是找了,別人也不一定同意。

但這次是也是沒其他辦法,也只能碰碰運氣。

雖然像這樣騙他們,讓他們兜這麼大個圈子有點不好意思。

但我也是有苦衷的。

由於要找的那個道士居住在山上,所以這次沒有選擇開車,都是徒步,偶爾會快跑起來。

還好我現在有能力,可以跟上他們的速度。

他們一行人在前面走着,而我單獨一個人走在後面,感覺那麼的不合羣。

總有種他們都討厭我的感覺。

想想也是,長成這樣,誰會不嫌棄。

不過,還好。能像這樣一直看着蔚軒的背影。

雲離突然看向我,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頓了下,回答道:“淑羽……”

雲離小聲的重複了一遍我耳朵名字。

小白疑惑的問道:“怎麼了?”

雲離疑惑的說道:“總覺得她身上有種熟悉的感覺。”

大家聽到她這樣說,瞬間一起看向了我。

我頓時一驚,掃視了他們一遍,依然裝作很淡定的模樣,沒有說話。

大家也沒有質問我,只是看了下後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繼續向前走去。

雲離在白靈的主要工作就是探查,她的感覺總是比一般人強。

而且一般都不會出錯,所以大家對她的話一般都很認真對待。

走着走着,突然幾道暗器朝我們飛來。

不過幸好的是。我們都躲開了。

隨後就有三道身影降道我們面前,伴隨着桀桀的笑聲。

蔚軒掃視着四周,冷聲道:“幾個小妖,膽子還挺大。”

蔚軒的話音剛落,那幾個妖就相視笑了下,感覺毫不畏懼蔚軒一般。

“軒王,我們這次也不是來跟你比武的,有點事情要跟您商量下。”

蔚軒臉一沉,瞪了那幾只妖幾眼,說道:“說……”

他們幾個互看了一眼,其中一個看上去極其精明的妖臉色一沉。說道:“你們邪靈域還真是膽子大,我們妖界和白靈域都沒有行動。 豪門誘愛:總裁的貼身女管家 你們獨自行動,就不怕我們兩邊對你們動手嗎?”

蔚軒一臉茫然,彷彿有點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窟是天龍基地數一數二的娛樂場所,每天都有不同層面的人進進出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窟的地下還有負樓層,那裏面纔是*窟真正賺錢的地方所在。黑市。”劉三一邊解釋一邊走進*窟。

Previous article

“師傅,這次接這個活給多錢”二柱子眉飛色舞的向我問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