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點點頭:“當然,他是爲了我才死掉的!”

“母皇既然找到我這冥界來,想必是得到了父皇的指引。”初月洞察一切。

“是,伏羲答應讓我喚回劉尊,但是我必須要忘記之前的一切,也要忘記劉尊。”

“父皇依然那麼不通人情啊!”初月嘆了一口氣。

我搖着頭說:“不是這樣的,他肯答應我的要求就是給了我最大的諒解,我自願的。”

“母皇寧願讓劉尊不認得你,也要讓他復活?”初月的眼睛裏閃過一絲陰鬱,可能是想到了她和朱雀之間的往事。

“只要他好好的活着,我已經很滿足了。”我想初月肯定能夠理解我這種心情。

果然,初月笑着說:“那好,我會盡力幫助母皇實現心願的!”

“伏羲讓我找回了劉尊化身的塵埃,並且和上我的眼淚和他的血液,捏成了泥人。”我伸出手,剛纔被遊魂那樣撕扯,我也將劉尊的泥塑保護得很好。

初月看着那個泥人笑起來:“母皇果然是萬物之母,真的是惟妙惟肖!”

“這樣你就能夠讓他復活嗎?”我擔心的看着初月說。

“母皇是不知道我的手段還是不信任我?”

我趕緊搖頭:“不是,我只是害怕他沒有辦法回去人間。”

“母皇你忘記我的身份了麼!”初月臉上露出一絲不悅,我有些慚愧。

“現在,母皇可以把劉尊的泥塑交給我,讓我重新給他一份魂魄,得以重生。”初月攤開手,我小心而緊張的把劉尊的塑像放進了她的掌心。

“初月,謝謝你!”我由衷的對初月說。

“想不到,我也會跟父皇統一思想,這是我們三個人第一次達成共識,而且共同完成了一件事情。”初月說的話讓我覺得很心酸,她真的是很可憐。

所以我輕輕的抱住初月說:“以後如果有機會,只要你提出要求,而我做得到的話,我會不遺餘力的!”

“母皇只要記得這句話就行了!”初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月亮球到達了初月的宮殿,她對我說:“母皇,我知道父皇肯定在冥界外等着你,現在我就送你回去。”

“可是”沒有親眼看到劉尊復活,我有些不甘心離開。

初月對我說:“讓一個灰飛煙滅的人重生本來就是違背天意的,何況劉尊還是六道之外的異類,母皇在我身邊看着,我很有可能不會成功。”

她的話一下就讓我害怕起來,我默默點點頭。 初月笑着說:“不過也不用太擔心,只要沒有旁人干擾,我很快就能完成這件事情。”

“好。”我轉身上了月亮球。

黑暗之淚 既然已經交給了初月,我就應該對她絕對信任,我不能再懷疑人性,那不是沈冰的風格。

當月亮球升空的時候,初月在下面衝着我揮手,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

非禮勿擾i我的壞老公 我不知道她的笑容是什麼意思,希望是她真的原諒我。

月亮球帶着我飛到了冥界入口處,這一次非常順利,而且我覺得時間也很快。

走出黑山大門,我看到伏羲站在空中抱着雙臂俯視着我。

“讓你久等了。”對於伏羲和初月,我除了感激就是感激,他們肯幫我已經是我最大的運氣。

伏羲伸手拉我升空,對我說:“怎樣,初月是不是答應幫你?”

“是,我沒想到這樣順利。”

“當然順利,因爲這對她是有好處的。”伏羲的話讓我心驚肉跳,到底是什麼意思?

“先回去,你的女兒長時間停止生長可不是什麼好事。”伏羲移動了腳下的雲塊。

他這樣一說,我馬上就開始擔心起我那小小的可憐的寶貝,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是多麼嬌弱啊!

“好。”所以我趕緊點點頭。

劉尊的復活我已經全權託付給了初月,她也曾經和劉尊共同度過了一段時間,應該會認真履行對我的承諾。

現在,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幫他做任何事情,我得回去保護好我們的孩子。

回去的路上,伏羲對我說:“你準備好忘記一切了嗎?”

“是不是我失去記憶的時候,劉尊就會復活?”我沒有正面回答他。

“本來是這樣的。”

“本來?”我驚訝的看着伏羲,難道還有什麼條件?

伏羲點點頭:“對,但是你在那一時刻也會失去你的女兒。”

“什麼?你怎麼之前沒有告訴過我!”我很生氣,也很震驚,難道伏羲對我的幫助竟然還有補充條件?

我明明已經答應忘記一切,失去女媧之力的,這還不夠麼?

“告訴你之後,你會答應我的條件嗎?”伏羲冷冷的說。

“爲什麼你要這樣做?我的女兒她才那麼小,你收了她的命又有什麼用處?”我憤怒的看着伏羲。

伏羲搖搖頭說:“不是我要她的命,而是天道難違,否則你以爲劉尊會那麼容易得到重生的機會?”

“所以,初月也是因爲這樣才肯幫忙的?”

我覺得實在是太荒謬了,怎麼可以用一個幼小孩子的命來作爲抵押?

“你以爲初月不忌憚你的孩子嗎?當初她也是你生下來的,連我都要防着她三分,何況這次這個孩子還流着不化骨的血!”伏羲的話讓我非常難以接受。

“難道因爲我這個孩子有可能會對你們不利,所以你們才用了這樣的辦法來逼我捨棄她?”

伏羲看起來有點不自在,可能他也覺得自己做得太過了一點。

不管怎麼說,他以前對初月做出封印的事情也是很理虧的,那畢竟是個孩子。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劉尊復活跟保全孩子不衝突?”我抓住機會,這時候的伏羲有可能會動惻隱之心。

我看到伏羲遲疑了一下,這讓我萌生了希望。

“求你了,你給我一個機會,給我女兒一個機會!”

伏羲深吸一口氣:“機會不是沒有,但是也有限制條件,你能接受嗎?”

“你說吧,我會認真考慮!”

“女媧這個身份,你捨得放棄嗎?”伏羲看着我,表情很是嚴肅。

我毫不猶豫的點點頭:“當然,只要可以讓我女兒得救,讓劉尊復活!”

“你爲了他們兩父女,竟然甘願做出如此決定?”伏羲一定認爲,在我心裏有多麼看重女媧這個尊貴的身份和地位。

之前我當然是很看重,可是當我發現這個身份帶給我的也不盡然是滿足和快樂的時候,我已經看得很淡了。

“我願意!”

伏羲凝視着我的眼睛:“就算你願意,也不可能借着這個機會得到你認爲的解脫。”

他看出來我真實的想法了,我真的覺得只要不再肩負責任,就會活得更加輕鬆。

“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我覺得伏羲不會讓我那麼自在,可能他認爲我還有必須要盡的義務。

“十八年,我讓你忘記一切,失去神力十八年,換取你女兒十八年的生命!”

我呆住了:“只有十八年?”

伏羲冷笑一聲:“你竟然還不滿足?那麼你現在就把女兒交給我好了,讓劉尊復活,成爲跟你永遠都不會有交集的陌生人。”

“不不不,我答應我答應!”十八年就十八年好了,只要我女兒可以活下去,我什麼都同意。

伏羲點點頭:“那好,等我們回去你女兒身邊的時候,我會洗去你和你父母的所有記憶,而你也不再是人人崇拜的媧皇,你就是一個普通人。”

“好。”我咬了咬牙,說出有生以來最沉重的一個好字。

“不過,我女兒平平安安活到十八,劉尊死而復生,你是不會食言的吧?”我不放心,追問了一句。

伏羲有點不耐煩:“如果我要食言,還用得着跟你講條件嗎?我直接將你女兒殺死不就行了?”

“對不起,我只是想要確認一下。”我低下頭,心裏一陣悲涼。

看來我的命運從此都要交給這個男人了,我女兒也一樣,連劉尊也是一樣。

最終,我們都沒有能夠戰勝伏羲,他纔是萬物之主,是決定我們未來走向的唯一一個人。

“記住我們的約定,當你女兒十八歲的時候,我會來拿走她的生命,而你也將恢復女媧的身份,完成你該完成的事情!”伏羲皺皺眉頭,瞪着我說。

我默默的點點頭。

十八年,希望我們這十八年可以過得快樂平安,以後的事情就交給以後算了!

當我們回到劉尊的房子上方之時,伏羲對我說:“現在你有了一個全新的人生,恭喜!”

我還沒有來得及做出迴應,他就把我推了下去。

“好好過吧!”

最後我只聽到伏羲隱隱約約的聲音從雲層上方響起,而我的思維意識在那一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

“小冰,小冰,你生了個女兒,六斤八兩,又健康又漂亮!”我聽到有人在我耳邊說話,是我媽的聲音,還帶着一絲哭腔,喜極而泣的感覺。

“你真是的,她的麻藥還沒有過去,等一會兒再說吧!”這一次是我的爸爸。

什麼女兒,什麼六斤八兩?

我腦子一團漿糊,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在說什麼。

“多驚險啊,分娩中途大出血,讓我們趕緊簽字動手術,我的手一直都在抖,幸好最後母女平安!”

我媽媽的聲音又鑽進了我的耳朵。

“是啊,想想我都腿軟,我女兒這是一隻腳踏進了鬼門關,不容易不容易!”

爸爸的聲音都哽咽了。

我努力了好幾次才睜開了眼睛,看到了淡藍色的天花板和頭頂懸掛着的輸液瓶。

“爸爸,媽。”我輕輕的喊了一聲。

正在說話的我父母馬上就衝到我面前:“小冰你感覺怎麼樣?”

“沒什麼感覺,就是動不了!”我好像是清醒了些,慢慢想起來我爲什麼會在這裏了。

“媽,我生了對不對?快給我看看!”我一下就激動起來,因爲我知道我是來醫院生孩子的。

我媽笑得合不攏嘴:“生了生了,可好看了呢!”

說完,她就把一個粉紫色的小襁褓抱到了我的面前,我看到一張嫩嫩的粉紅色的小臉,眉毛淡淡的,鼻樑挺挺的,還有小巧精緻的嘴巴正在打着哈欠。

“真的好漂亮!”我以爲新生兒都是皺皺巴巴,滿臉的脂肪顆粒呢,沒想到我的女兒竟然如此與衆不同。

現在纔不過出生幾個小時就這樣漂亮,以後一定是個大美人啊!

“是吧,我也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標誌的小女孩!唉,可惜她爸爸沒有這個福氣”

“大喜的日子你在說什麼,別惹我女兒難過!”爸爸趕緊截斷了我媽的話。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我爸說:“沒事的,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我已經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脆弱,再說,爲母則強,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好好帶大我的女兒!”

“好,說得好!放心,爸爸媽媽永遠都會陪在你身邊支持你給你力量的!”我爸真不愧是教書的,充滿了正能量。

我笑着對我媽說:“劉尊還沒出事的時候,也跟我商量過孩子的名字,如果是個女兒的話,就叫她劉茵。”

“劉茵?不錯,挺好聽的!哦哦,我們有名字了,我們叫做劉茵呢!”我媽抱着小寶寶,笑得慈祥而快樂。

“你抱夠了嗎,快讓我也抱抱我的小外孫女!”我爸站起來,衝着我媽伸出手。

可是我媽卻說:“當然沒有抱夠,你着什麼急?”

“別搶啊,你們輪流着抱嘛!”我笑着說,心裏還是有些酸楚的,如果劉尊還活着,他纔是應該第一個抱孩子的人吧!

這時候給我做手術的醫生走進來,她是我媽的同事,也是看着我長大的阿姨。

“你們兩個現在都別抱了,讓孩子趕緊吃奶,刺激母乳的分泌纔是頭等大事!”

醫生的話讓我的臉都羞紅了。

“小冰啊,別緊張,會有一點點疼,不過不嚴重的!” 小茵兒是個非常好養活的孩子,我沒有想到她會帶給我那麼多的樂趣,從她大口大口的吃奶,到她安安靜靜的睡着,都能讓我們全家心情愉快,除了偶爾想起她出意外死去的爸爸纔會讓我的情緒低落。

“媽,孩子會笑了!”有一天我看到小茵兒睡着的小臉上竟然有了一個美麗的笑容。

我媽寬慰的說:“有苗不愁長,你看看,這孩子可是一天都沒有折騰過你,哪像你小時候那麼多災多病!”

“是啊,別人家的孩子會夜哭,會厭食,可是我們家這個又能吃又能睡!”我輕輕摸了摸小茵兒的額頭。

“所以說這孩子是前世欠你的,現在來報恩!”我媽遞給我一碗熬得濃濃的豬蹄湯。

雖然我喝着很膩,但是隻要可以提供給小茵兒最好最營養的母乳,我一點都不會覺得難受。

孩子一天天的長大了,會笑會鬧會翻身,每個成長的點滴我都記錄下來。

有時候我會懷念劉尊,他是出差的時候遭遇到了空難,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遺骨。

就是因爲如此,我總覺得他好像還沒有離開我似的。

不過年復一年過去了,飛機的碎片殘骸時不時的會從某個海域冒出來,但是人卻好像化成了一粒沙子,湮沒在了茫茫的塵世之中。

“媽媽,我有點不舒服。”纔剛剛上了幼兒園小班的小茵兒有一天放學的時候對我說。

“怎麼了?”我很緊張,因爲她長到了三歲,一直都健健康康的,連藥都幾乎沒怎麼吃過。

小茵兒擡起頭看着我,我感覺得到她很難受的樣子,雖然她儘量在忍着痛苦的表情。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我的肚子好痛哦!”

“媽媽摸一下!”我慌慌張張的伸出手,結果摸到小茵兒的肚子裏面好像有什麼東西,硬硬的。

這是怎麼回事?

“你在學校吃什麼了?”

“沒有,就喝了一點點牛奶。”小茵兒說話的聲音都變得很小,跟平時笑笑鬧鬧的時候截然不同。

我不是醫生,所以趕緊帶着小茵兒去了醫院。

半路上我給我媽打了個電話,告訴她這件事情以後,我媽和我爸也打車匆匆趕到了醫院。

“寶寶你怎麼了?”我媽看到小茵兒,心疼得眼淚都下來了。

我爸更是從我手裏搶走孩子,抱着不肯撒手。

“外公外婆,我的肚子好痛啊!”小茵兒還太小,她會說的就只有這一句。

“掛號了嗎?”我媽問我。

我點點頭,眼淚打着轉:“掛了,可是醫生太忙,還沒有輪到我們看。”

“別耽擱了,跟我來!”我媽在本市醫學界也算是個知名人士,所以這家兒科醫院的院長也是認識她的。

我們帶着小茵兒來到了院長辦公室,敲門進去以後,我看到院長正在跟一個男人說着什麼。

“雲老師,您好您好!”我媽挺有威望,院長看到她之後笑着站起來跟她握手。

“陳院長,請你幫我看看我這小外孫女到底是怎麼了!”我媽心急如焚,也顧不得什麼禮儀禮貌了。

陳院長看到小茵兒疼得滿頭大汗,也不敢怠慢,伸手摸了一下,眉頭就皺了起來。

他這個表情頓時嚇得我六神無主。

而那邊,楊之水早和吳素君打了起來,楊之水揮舞着殺豬刀,氣勢洶洶地朝吳素君逼去,吳素君則雙手如鉤,往楊之水脖子上抓去,這樣一來,楊之水固然能砍到吳素君,但是吳素君也能抓爛楊之水的脖子!

Previous article

“*窟是天龍基地數一數二的娛樂場所,每天都有不同層面的人進進出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窟的地下還有負樓層,那裏面纔是*窟真正賺錢的地方所在。黑市。”劉三一邊解釋一邊走進*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