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童言,不要再做無畏的抵抗了,你今天絕對逃不出我們龍虎七真的手掌心。不想死的,就乖乖束手就擒,否則,可別怪我們手下無情了!”

童言單膝跪在地上,任由鮮血從自己的體內流出。

“真的就贏不了了嗎?真的要死在這裏了嗎?可我爲何會如此不甘心呢?我還要帶譚鈺去找神醫,我還要……”

剛剛想到這裏,童言突然忍不住的全身一抖。 總裁小妻寵上天 他終於意識到了一件事,他竟然忽略了一件最致命的事。

那就是……那就是譚鈺所變的小狐狸還在自己的懷中,剛纔自己被數道氣劍打穿身體,譚鈺會不會也因此受到了重創呢?

想到這裏,童言頓時有了力氣,他慌忙的將自己的衣服撕開,接着……接着他看到了那個已經被鮮血染紅皮毛的小狐狸。

她的身上滿是鮮血,難道……難道她已經死了嗎?

童言不敢再想其他,趕忙將小狐狸從懷中抱出,並貼在耳旁,希望能夠聽到她的氣息,哪管只有一絲也好。

可是……可是他什麼都沒有感受到,小狐狸已經完全沒有了氣息,她該不會真的已經……

看着懷中的譚鈺,童言哭了,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難過了。他一直認爲,他是愛高倩的。可是在跟譚鈺經歷過數次生死後,他發現譚鈺在他的心裏竟然也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

他真的不忍心看着譚鈺就這樣死去,他真的不能失去她。

“鈺兒……鈺兒……你快點兒醒醒,你不要死,你千萬不要死啊。鈺兒……是我連累了你,是我害了你!鈺兒……我的鈺兒……嗚嗚……”

龍虎七真見童言抱着一隻狐狸動情痛哭,皆是面面相覷。可他們卻不會因此而放過童言,畢竟在他們看來,童言就該死!

“童言,你竟然會爲一隻死狐狸落淚,看來你也並沒有傳聞中的那般高冷嗎。怎麼?莫非是這死狐狸變成了女子誘惑了你?所以你纔會如此難過嗎?如若真是如此,倒也應了那句話,狼狽爲奸。呵呵……”

童言一聽此言,頓時怒火沖天。

“惡賊,是你們殺了我的鈺兒,是你們這羣畜生害死了她。不能饒恕,絕對不能饒恕……我要殺了你們,我要讓你們永世不得超生!啊……”

隨着童言的仰天怒吼,他的雙眼頓時變得血紅,緊接着極其強大的氣息從他的體內向外涌出。

龍虎七真見此,頓時大驚失色。

“魔氣?他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魔氣?” 童言的身上突然涌現魔氣,讓在場的龍虎七真震驚不已。 不過這七位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一看情形不對,立刻紛紛從背上的暗袋裏掏出法劍,嚴陣以待。

童言嘶吼了一會兒,終於慢慢的安靜了下來,紅色的氣體從他的體內向外溢出,如同給他披上了一件紅色的外衣一般。

他將手中的小狐狸輕輕的放在了地上,接着略顯傷感的道:“鈺兒,你等着我,等我把這些畜生碎屍萬段,我再陪你一同上路。”說到這裏,他慢慢的站起身來,森然的殺氣瞬間向四周瀰漫開來。

身上的血窟窿雖然已經不再向外流血,但他還是跟血人一般,看上去觸目驚心。

他冷冷的掃了一眼龍虎七真,接着狠狠地道:“你們,都得死!”

此言一出,龍虎七真不由得紛紛顫慄。 娛圈霸寵:邪魅首席壓天后 也不知道爲何,他們七人現在竟然被童言身上的氣勢徹底壓倒,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狂妄。

不過仗着人多,他們也不會太過懼怕童言。

只見七人中的老大,冷喝一聲道:“魔頭,死到臨頭竟然還敢囂張。諸位師弟,如果不能將他活着帶回師門,那就將他的屍體帶回去吧。北斗七星陣,佈陣!”

話聲剛落,七人立刻分散開來,各站北斗七星位,一個大陣就這樣布了下來。

此刻童言殺氣騰騰,一心將這龍虎七真盡數斬殺,雖然七人已經合力佈下大陣,可他卻絲毫沒有放在眼裏。

單手提着黑蛟匕首,他當即一個箭步上前,直接衝了過去。

北斗七星陣,全名天罡北斗七星劍陣,相傳乃是道門仙長,根據北斗七星的星蹤變化所創。 妖孽的嬌寵 佈陣七人依上三顆“玉衝”星,下三顆“璇璣”星次序,佔據七個方位,分別爲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對敵形成包圍。隨着陣式變化,七人既可聯手往復,流轉不息。

此陣並非單一陣法,其中融合了一元、兩儀、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宮的流變規律,可謂變化莫測,威力絕倫。

童言這邊猛攻而來,正好如了龍虎七真的願,七人並未力戰,而是門戶大開,移行變位的將他圈了進去。

他這邊剛一入陣,七人立刻將手中的法劍打出,七柄利劍猶如流星一般直接從四面八方向他射來。

眼見七柄法劍轉瞬即至,童言冷哼一聲,當即手握黑蛟匕首,原地旋轉起來。

他這一轉,黑蛟匕首內頓時龍吟陣陣,緊接着一條黑色小龍隨即出現。這小龍剛剛現身,便圍繞着童言快速旋轉起來,龍影所至,“叮叮噹噹”之聲頓時不絕於耳。

別看這七柄飛劍來勢洶洶,可是在小龍的撞擊下,竟紛紛震退。

龍虎七真見此,趕忙將飛劍喚回,重新注入真氣再次打出。

可童言又豈會一直防守而不反攻?趁着他們第二次打出法劍之刻,他已經伸手將金剛降魔杵抽了出來。

有黑色小龍護體,他立刻身形一閃,直接來到了其中一人的面前。

此人見童言攻來,趕忙單手結印,從口袋裏抽出道符置於身前,口中大喝道:“天罡護體,急急如律令!”

話聲剛落,那道符瞬間化爲光盾,護在了他的面前。

童言怎會將這區區光盾放在眼裏,手握金剛降魔杵,猛地狠狠的砸了過去。

只聽到“砰”的一聲響,光盾在金剛降魔杵的撞擊下,砰然破碎。而童言也趁此機會,欺身上前,一腳用力的踹在了那大道士的胸口上。

這大道士被童言一腳踹了個正着,頓時口吐鮮血,連連後退。

而隨着他這一退,其他六人,也趕忙跟着移動,想以此維持陣形。

但很可惜,那被踹中胸口的大道士雖然極力護住心脈,可胸口傷勢實在不輕。童言乘勝追擊,他是連移位的力氣都已沒有了。

眼見童言再次舉起金剛降魔杵,他的眼中終於露出了畏懼之色。

“畜生,給我去死!”話聲未落,童言已經一杵子直接砸向了他的腦袋。

大道士一看,嚇得趕忙橫臂去擋。只聽到“咔嚓”一聲,他的手臂頓時被砸成了兩截,而他本人也忍不住的慘叫一聲,接着便昏倒在地。

看着倒地昏死過去的大道士,童言的眼中仍舊沒有半絲憐憫。他猛地高擡起腳,然後用力的踩了下去。

隨着“撲哧”一聲響,大道士的腦袋被他整個踩的粉碎,裏面的腦漿血液頓時四濺開來。

其他六位道士一看,皆是大驚失色。

“魔頭,你竟敢殺我師弟,我跟你拼了!”

童言聽此,慢悠悠的回過頭來,接着殘忍一笑道:“彆着急,你們一個也別想活!”說到這裏,他再次一揮金剛降魔杵,竟一杵子將剛剛從屍體裏鑽出的鬼魂打得魂飛魄散。

龍虎七真一脈相承,情同手足,現在童言滅殺一人,其他六人自是悲憤欲絕,紛紛祭出法劍,蜂擁而來。

童言看在眼裏,立刻身形一閃,直接跟六人鬥在了一起。

他現在心裏除了滿滿的殺意別無其他,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這龍虎七真全部除掉,一個不留。

失去了一人,龍虎七真的北斗七星劍陣也就不攻自破了,沒有陣法的輔助,六人的實力明顯削弱了一大截。

而反觀童言,他是愈戰愈勇,殺氣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急劇提升。

不消半個小時,龍虎七真無一人倖免,全部慘死在童言的金剛降魔杵之下。

可這還不算完,他又將這些惡道的屍體全部砸成了肉泥,鮮血瞬間染紅了一大片土地。

他一次一次的憤怒捶打着那些已經不能再爛的屍體,嘴中聲聲喊道:“我要殺光你們,我要將你們碎屍萬段。哈哈……哈哈……”

可也不知道他捶打了多久,天空竟慢慢的下起雨來。

在雨水的沖刷下,他心中的殺意卻仍舊沒有半絲減弱。

一個瘋狂的念頭,就在此時,在他的腦中出現了,那就是屠光天下正道,將那些自命不凡的正道修士盡數斬殺,一個不留……

童言在成魔的路上漸行漸遠,他還能找回原來的自己嗎?接下來,他又會幹出什麼瘋狂的舉動呢? 龍虎山最高峯,名喚天門山,龍虎派的大殿便建在這天門山上。

此刻的龍虎派倒也還算是風平浪靜,掌門紫氣真人正在後殿與天山劍門掌門戢無天談笑風生。

沒錯兒,童言在梅里雪山的確沒能將這戢無天斬殺。這老東西不僅修爲極高,竟然還懂得內臟移位的本領。童言一刀雖然刺入了他的胸口,可是卻沒有真正的插進了他的心臟。

正是因爲這一點,他才能躲過一劫,並惡人先告狀的來到了龍虎山。如果不是他的栽贓陷害,龍虎七真也就不會奉命前往終南山埋伏,更不會因爲徹底激怒了童言而遭到滅殺。

所以一切罪惡的源頭就是從他而起,導致殺戮的罪魁禍首就是他。

然而這龍虎派的掌門紫氣真人卻對此毫不知曉,並與他龍虎派的真正仇人有說有笑,實在令人無語。

“紫氣道友,老夫在你龍虎派已經逗留數日了,傷勢已經痊癒。我打算晚些時候便離開貴派,返回天山劍門了。多謝你這幾日對我的照料,如若不是你的良藥,我的傷勢恐怕也不能恢復的如此神速。此恩在下銘記在心,日後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開口便是!”

被稱爲紫氣真人的是位兩鬢斑白,面色紅潤的老道士,只見他穿着一套黑白相間的八卦道袍,髮髻之上扎着一根白玉簪子,一雙黑色長鬚垂於眼角,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現在他雖然面含笑意,卻還是給人一種不敢輕視之感,不用猜此人定是本領高強之輩,卻不知他與這戢無天到底誰更強上一分。

紫氣真人聞此,當即微微笑道:“戢兄客氣了,你我同列麒麟榜前十位,又有幾十年的交情,你到我這裏來,我可是盼望不得啊。我看你不如多留幾日,等我那七個徒兒將那小魔頭捉來,也好替你出上一口惡氣啊。”

戢無天聽此,搖頭笑道:“若是這能捉到那童言小兒,這是你龍虎派的功勞,我還是不要搶功的好。另外,鄙門實在事務繁多,急需我回去安排。斷不敢繼續在外遊歷,也不枉家師往日栽培。紫氣道友心意,在下心領了。我看時日不早了,我這就起身告別了。”

說着,他直接站起身來。這傢伙哪裏是不願意搶功,而是他怕龍虎派真的把童言捉了來,到時候童言當衆指認他,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紫氣真人見他一心要走,自然不便強留,也跟着起身道:“好吧,既然戢兄急着返回師門,貧道也不好繼續挽留。那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說到這裏,他向戢無天抱了抱拳。

戢無天還了一禮,轉身就要走出後殿。

可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時,一箇中年道士竟滿臉焦急的衝入了殿中。

“報……稟掌門師伯,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紫氣真人聞此,微微皺眉道:“三聰,你歲數也不小了,怎麼還如此心性浮躁?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沒看到我有道友在此嗎?”

被稱爲三聰的道士聽此,一臉悲傷,接着竟“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掌門師伯,真的是大事不好了。三德師兄他們……三德師兄他們的本命燈全部滅了!”

此言一出,紫氣真人頓時臉色大變,立刻追問道:“你說什麼?三德他們的本命燈怎麼會平白無故的熄滅?會不會是你打掃禁地時,不小心給弄滅的?”

本命燈是什麼?在龍虎派的禁地內,會爲每一個門內弟子點上一盞本命燈,燈亮人活,燈滅人亡。

所以本命燈一滅,那也就意味着那七個人都死了。

被稱爲三聰的道士強忍眼中的淚水道:“弟子……弟子也是今早才發現的,而且,我這兩天也沒有打掃過禁地,禁地的門窗也關得好好的。恐怕……恐怕我那七位師兄,在昨晚便遇害了。”

紫氣真人聞此,眼中滿是怒火,一雙手更是攥的“嘎嘎”直響。他咬牙切齒的道:“我龍虎七真各個本領高強,更精通聯手製敵之法,豈會被人白白害了性命呢?難道……難道是那童言小兒乾的?對,一定是他乾的,他先殺了我數位門人,現在竟又殺了我七位得意弟子,真是欺人太甚。真當我龍虎派拿不下他嗎?速速給我取來英雄帖,我要廣邀天下豪傑,共除此魔!”

戢無天本來還想快點兒離開,就怕跟童言當場對質,可現在來看,他似乎也不用離開了。因爲事情不僅正向着十分有利的方向發展,而且似乎還有了意外之喜。

他想了想,隨即向紫氣真人說道:“紫氣道友,你也不用太過悲傷。冤有頭,債有主,既然已經知道是那童言小兒下的毒手。日後一定有機會將他連同魔宗一起剷除的。他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罪,就算我們不收他,老天也不會放過他的。”

紫氣真人冷哼一聲道:“老天收不收他,我管不着,但是騎在了我龍虎派的脖子上就不行。不把他這魔頭除掉,老夫誓不爲人!”

戢無天聽此,心中暗笑不已。他本來還擔心僅憑天山劍門難以幹掉童言和他所在的魔宗。現在多了龍虎派這麼一個強大的幫手,他似乎都已經看到了童言死去的那一幕了。

他在心裏暗暗的道:“童言小兒,我看你這次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等着被天下英雄誅殺吧!哈哈……”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此刻的童言已經扛着棺材殺氣騰騰的抵達了龍虎山。

這龍虎山不分是非,意圖害他,更害了譚鈺,僅僅殺了龍虎七真,根本就解不了他心頭之恨。所以……所以他要衝上山門,將龍虎派徹底剷除!

可僅憑他一人,真的能撼動根深蒂固的龍虎派嗎?

好戲即將登場,且看童言扛棺而來,且看童言大殺四方…… 童言雖然徹底的被魔氣蠶食,但他還是抱着身體已經冰冷的譚鈺去了神醫的住所。 然而沒想到的是,神醫住所早已經被人給毀了。不僅一地落葉,破罐亂摔,連院子裏的藥草也都被拔了個精光。

看上去,神醫早已經不住這裏了,而鬼仙無塵子和雲澤也跟着不知所蹤了。

如此一來,唯一可以搭救譚鈺性命的人不見了,這讓童言心中的殺意再次燒起。

他固執的認爲,這一切都是龍虎山導致的,如果不是他們暗地裏伏擊自己,譚鈺也不會因此重傷,生死不明。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拜龍虎山所賜,就算是死,他也要將龍虎山徹底剷除,爲譚鈺祭奠。

等那時,如果譚鈺真的死了,他也不會獨活。可前提是,他一定要在此之前,爲譚鈺報仇。

然而他卻忽略了兩件事,其一,是戢無天栽贓嫁禍,龍虎山纔會派龍虎七真前來伏擊。所以主犯是他,而非龍虎山。龍虎山充其量也就是個幫兇,一個被戢無天利用的打手罷了;其二,龍虎山是如何知道童言的行蹤呢?又正好會在終南山埋伏呢?所以,那個通風報信的人也該死。

僅僅將龍虎山剷除,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報仇。而他最應該殺的是戢無天,還有那個通風報信的畜生。

可現在的童言在魔氣的刺激下,又一次的失去了理智。所以他帶着譚鈺,決定來龍虎山報仇。途徑一個小鎮時,他正好路過了一家棺材鋪,正巧裏面有一口金絲楠木的大棺材。

他一心赴死,當然得讓自己死後可以和譚鈺睡得舒坦一點兒,所以一分錢沒花,扛上棺材,便氣勢洶洶的向着龍虎山殺來了。

說也奇怪,他被魔氣附體之後,體內的九星菩提樹精元竟然也跟着老實了。也不知道是個巧合,還是說九星菩提樹的精元也怕魔氣。

終南山距離龍虎山看似有千里之遙,可是直線距離卻沒有那麼長。童言雖然扛着棺材,可他的速度卻沒有降低多少。

魔氣在他的體內遊走,比真氣還要強大,這也就是他爲何能夠瞬間提升修爲,並一舉將龍虎七真盡數斬殺的根本所在。

經過長途跋涉,他終於順利抵達了龍虎山。之前在詭門之時,他對江湖上的各大門派便有很深的瞭解,所以他知道龍虎派就在天門山上。更知道這龍虎派的實力如何,但即使如此,他還是來了。原因很簡單,縱然這龍虎派實力強勁,該報的仇,也一定要報。

當年他以殘廢之軀便敢與七殺門爲敵,今天修爲大增,他又豈會懼怕龍虎山?

沿着山路一直向上,不過多時,龍虎派的大殿便進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雖然此處風景秀美,雲霧繚繞,宛若仙境一般,可童言對此卻沒有絲毫興致,他的心中除了殺意,還是殺意。

繼續向上,他終於來到了山門前。

守在門口的兩個小道士見他扛着棺材前來,其中一人立刻開口道:“這位施主,此地不是景區,非觀內弟子不得入內。還請你下山去吧!”

童言聽此,冷哼一聲,瞬間身形一閃,直接一腳踢中了他的胸口。

後者沒想到童言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更沒想到他會二話不說便動手,猝不及防之下,正好被踢了個正着,當即慘叫一聲,口吐鮮血的摔在了門旁的石獅子上。

另一個小道士見此,不由得全身一顫,嚇得趕忙後退。

可童言殺氣騰騰,又豈會輕易的放他而去。又是一腳,另一個小道士也無法倖免,倒地昏死過去,不知生死。

結果了兩個守門的弟子,童言再次擡腿向前,靠近大門,猛地一腳踹出。只聽到“砰”的一聲巨響,結實的大門被他整個踹翻在地。

他踩着倒地的大門,一步一步的走了進去。

門口的巨大響聲立刻引起了其他門人的注意,他們紛紛從齋房之中衝出。一見扛着棺材的童言,踏門而入,皆是大驚失色。

其中一個年紀稍長的道士看了看童言,隨即冷冷的道:“閣下何人?爲何無故闖山?”

童言掃視了一圈衆人,接着殘忍一笑道:“無故闖山?你們龍虎派險些要了我的性命,還害死了我的摯友,今天就是你們償還血債之日!你們這些惡賊,一個也別想活!”

龍虎派衆弟子一看童言來者不善,立刻紛紛擺開架勢,嚴陣以待。

中年道士看着童言,輕蔑一笑道:“我不管你是什麼人,想在我龍虎派撒野,只有死路一條。識相的,速速滾出龍虎山,否則,定叫你有來無回!”

童言聽此,哈哈一笑道:“好一個有來無回,我又何嘗想過離開呢?不把你們全部殺光,你以爲我會走嗎?”說到這裏,他突然手臂一揮,黑蛟匕首所化的手環立刻被他甩了出去。

只見這手環剛剛脫離他的手腕,便瞬間化爲黑色小龍,大嘴一張,猛地咬向了那說話的中年道士。

這中年道士哪裏想到這手環竟然還能變形,趕忙從袖中掏出道符迎頭打了出去,並口中快速念道:“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萬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唯道獨尊。體有金光,覆映我身。急急如律令,敕!”敕字一出,這道符之上當即金光大放,瞬間化爲一面光盾擋在了他的面前。

可不曾想,這光盾剛剛出現,便被黑色小龍一頭撞得粉碎。

中年道士道符被破,也隨之被震倒在地。

其他道士一看同門有難,趕忙紛紛掏出道符向着黑色小龍打來。

可就憑他們那點兒修爲,又豈能與擋得住黑蛟匕首所化的蛟龍,黑色小龍只是龍尾一掃,便將襲擊而來的道符全部扇退。

眼看着,它就要撲上那倒地的道士,但就在這時,一道金光突然從大殿之中射了出來,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打中了黑色小龍。

黑色小龍一個猝不及防,立刻被那金光打個正着,無奈之下,只能退回到童言的手中。

而與此同時,一個蒼勁有力的聲音隨即從大殿之中響起。

“童言小兒,老夫正要找你,沒想到你竟自己送上門來了,不將你扒皮脫骨難解我心頭之恨!”

童言聞此,立刻向着聲音的方向看去。緊接着,他的眼中射出滔天殺意,一場空前的大戰,就此拉開帷幕!

ps:以後都是4章或者3章一起發,這樣大家看的能爽點兒,也不用熬夜等了! 只見龍虎派掌門紫氣真人和戢無天一同從大殿之中走出,前者是怒氣衝衝,後者則顯得有些驚慌不安。

童言冷冷的看了一眼兩人,當即輕笑道:“你就是紫氣真人?江湖傳聞,紫氣真人文武雙全,有過人之能。龍虎派更是江湖之翹楚,正道之楷模。今日一見,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我看你,不過也就是個無腦的牛鼻子罷了,竟然還跟自己的仇人廝混一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這麼做,對得起那些枉死在雪山中的弟子嗎?莫非是你故意串通戢老賊,想借他之手殘害自己的弟子?所謂正道,我看也無非只是些自私自利的無恥小人罷了。”

未等紫氣真人開口,戢無天已經按捺不住的搶聲道:“童言,你休要血口噴人。龍虎山前往雪山的弟子是爲你所殺,龍虎七真想必也是死在你的手上吧?僅憑一句話,就想挑撥我和紫氣真人之間的多年交情,未免太想當然了吧?”

童言不屑一笑道:“我懶得過多解釋什麼,真相我已經說出來了。信與不信,你們自己評判吧。現在,該是你們的死期了!”話聲剛落,他立刻將肩頭的木棺單手舉起,隨着“轟”的一聲,木棺重重落地。

他又將木棺的棺蓋打開,這纔將懷裏的小狐狸放了進去。

“鈺兒,你好好看着,我要讓這龍虎山變成我們的墳墓。這裏的每一個人,都得爲我們陪葬!”

說完這句話,他慢慢的直起身來,並隨手將金剛降魔杵抽出,握在手中。

他就那麼站着,渾身散發出逼人的氣息,雙眼血紅,如同殺神一般令人膽寒。

阿黎猛地擡起頭,之前淡定的臉色換上了一副兇惡的樣子,扭頭對着郭勇佳的手一口咬了下去,郭勇佳來不及躲閃,痛的哇哇大叫:“徐鳳年快放開,別玩了!”

Previous article

我假裝不知道,在他邁步之前先一步跑走了。可是這一回他卻沒有再如之前那樣對我一笑之後便自顧自的趕路,反而是朝我衝來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