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的傻陌兒,事情還沒有到了那個地步,你不要多想,我不會讓你有自殺內疚的念頭的。”

因爲,他會再一次殺了銀靈。

他能在他的手下死了兩次,爲何就不能在殺了他一次呢?

穿書種田嬌嬌女 而銀靈,他一時無語,陷入長久的沉默。

她說!

她會自殺!

他只想得到她。

看着如此和諧的二人,銀靈覺得異常的刺眼。

他吐字清晰,一字一頓地說道:“陌兒,我不會讓你自殺的,我的決定已經告訴你了,在你生完孩子的那一天,我會帶着我的人到這裏,如果你不肯跟我走,那麼我說到做到。”

蘇紫陌重重地嘆了口氣,心平氣和地說道:“君臨天,我早已經答覆過你,我不會愛上你的,你爲何要這樣執着,我都已經死了,我的孩子每天看着我的屍體過,我帶給他們的童年,永遠都等待的痛苦,而你,現在有機會在活一世,你爲什麼要這樣做?” “陌兒,不止你痛苦,我也非常的痛苦!”銀靈激動的看着她。

一向高傲的蘇紫陌,此刻也徘徊在崩潰的邊沿。

而她最不爽的是,他們往往喜歡往她身上增加痛苦。

什麼不幸都要讓她趕上一次。

“陌兒,你不要激動,他說的話你必太在意,不會有那樣的事情發生的。”

沐雲軒緊緊的抱住她。

擡眸,陰沉犀利的看着銀靈。

“銀靈,本座不會讓你得逞的,本座現在就殺了你。”沐雲軒手中快速的凝聚起來一股強大的藍光。

“哈哈……”銀靈突然仰天狂笑。

“夢魘,我現在是不會和你戰鬥的,陌兒需要你的照顧,等陌兒生下孩子以後,這一場大戰,無法避免。”

語畢,銀靈快速的飛身離去。

沐雲軒低着,看着那張楚楚動人的容顏上滿是痛苦。

他的心,越發的痛苦。

“陌兒,你不要這樣,你這樣子我很擔心!”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沐雲軒握緊她的雙肩,讓她正視自己。

“雲軒,扶我回去休息吧。”

蘇紫陌語調不疾不徐的說。

她神色瞬間恢復自如,似乎剛纔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此刻她婉約的美目裏,彷彿流轉着寂然無聲的光陰,透着晨曦裏露珠的晶亮,泛着婆娑的樹影,令她美輪美奐的眸色中,充滿了絕俗的清麗,令人倍感驚豔。

對於她情緒這樣快的轉變,沐雲軒的心裏更是擔心。

“陌兒……”

“雲軒,我沒事的,回去吧,我困了。”

蘇紫陌真的覺得沒事了。

心中有路,天涯海角都能去得到。

若是心中沒有路,一步也踏不出去。

君臨天,她自己作死,關她什麼事。

銀靈並沒有走遠,等蘇紫陌和沐雲軒消失以後,他又出現了。

“陌兒,我直到死,都沒有走進你的心裏,是不是?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懷念那個時候對我死纏爛打的蘇紫陌……。”

他站在原地自言自語,直到一幕降臨,他才飛身離去。

而這幾日,寒靈洞又恢復了以往的寧靜。

也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他們。

夫妻二人也過得非常的開心。

蘇紫陌也讓沐雲軒搬一張搖椅到院中,每日陪着沐雲軒聊天。

而她總會在聊天中緩緩睡去。

每一次,沐雲軒看着她睡着了,都會輕柔的將她抱回牀榻上睡。

每一天,沐雲軒都重複着同樣的動作。

他從來沒有嫌煩過。

而是每日都過得很幸福。

皓月國也傳來了好消息,沐雲帆和葉沫楹也成婚了。

自此以後,蘇紫陌聽到的親人們各種思念的聲音。

一年半以後。

皓月國!

雲城!

神池洞裏。

緩緩走進兩男一女。

兩個少年,一模一樣的五官精美絕倫,俊朗的臉龐上,線條分明。

一個英氣的劍眉下,一雙亮如繁星的雙眸,宛若寒潭般深沉,時刻閃爍着堅毅和睿智的光芒。

而另一個,談笑間,俊美無雙的神情頗爲灑脫。

女孩和他們五官相似,卻更勝一籌,漂亮得讓人移不開眼。

他們便是已經十歲的蘇櫟兄妹三人。 兄妹三人像以往一樣,恭恭敬敬的磕了頭。

四年多了!

他們足足等了四年的時間,依然沒有等到爹爹和孃親回來。

要不是那長明燈燈一直燃燒着,他們早已經絕望了。

蘇齊走過去,看着水晶棺材裏平靜的睡顏,他紈絝一笑:“孃親,我們兄妹三人又來看孃親了,孃親睡了四年還沒有睡夠,讓齊兒猜一猜,孃親還要睡多久呢?”

蘇齊笑得一臉痞痞的樣子。

“孃親你說話不算數哦,你答應齊兒說過一年多你就回來,可是現在呢,你依然沒有回來,孃親,你這樣做可是會把我教壞的。”

蘇齊依然是笑着的。

最美遇見你 還有六年時間。

不到十年的時間,他絕對不會放棄。

“孃親,我昨日把明月山莊隔壁那李家的小姐姐給調戲了,結果呢?孃親猜一猜,怎麼着?那李家小姐姐跑過來說,要嫁給齊兒,嚇得齊兒撒腿就跑,這不,又躲回雲城來了……。”

蘇紫陌這幾日已經快要生了。

這幾日她很虛弱,走路都要沐雲軒扶着。

聽到兒子的話,她的心裏非常的難受。

“臭小子,你等着老孃回來收拾你!才十歲你就學着調戲人家小姑娘了,那李家夫人可是一個人精,調戲人家閨女,小心人家扒了你的皮。”

蘇紫陌在沐雲軒的攙扶之下自言自語的說着。

“陌兒,齊兒又出去搗亂了?”

沐雲軒搖了搖頭,這小子,好的壞的都一股腦的全抖了出來。

真是該打!

“他說他把李家閨女給調戲了,人家追到明月山莊要嫁給他呢?他纔多大了點人啊?”蘇紫陌沒好氣的笑了笑。

神池洞裏。

蘇櫟走過去,瞪了蘇齊一眼。

“齊兒,你告訴孃親這些幹什麼?你不是存心讓孃親擔心嗎?”

“是呀,二哥,孃親聽到了不得日日夜夜擔心你,那李家小姐姐和馨兒也算是朋友,你調戲人家,讓人家以後怎麼到明月山莊來找馨兒玩呀?”

馨兒也埋怨的看向二哥。

蘇齊邪魅一笑,那笑容,若是仔細看,很是苦澀。

他就是想讓孃親擔心他,然後快點回來。

“齊兒,你在蛟龍國,真的見到了孃親了嗎?”

蘇櫟走了過去,他半跪在水晶棺材旁邊。

他白皙的手掌,輕輕替孃親梳理了一下頭髮。

“哥,這樣的事情我可不會騙你。”

蘇齊可不覺得那是夢。

他在孃親的懷裏,睡了一晚上。

孃親身上那冰冷的氣息,以及弟弟踢他的感覺,至今歷歷在目。

“大哥,馨兒一直有一種感覺,孃親和爹爹一定會回來的,不是還有六年的時間嗎?長明燈也一直燃燒着,孃親可能是有別的事回不來,孃親這麼捨不得我們,她一定會回來的。”

馨兒也跪倒蘇櫟的身旁。

她的孃親,那樣的疼愛她,又怎麼會捨得離她而去呢?

“馨兒,你說的這話,哥哥愛聽。”蘇齊快速的點了點頭。

可是,心裏爲什麼那麼痛呢?

“哎呀!還是我的馨兒貼心啊!”蘇紫陌開心的笑了笑。

突然,蘇紫陌覺得肚子有些不舒服。 蘇紫陌微微蹙眉!

越來越不舒服了。

“陌兒,怎麼了?”

沐雲軒擔憂的看着她。

“雲軒,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蘇紫陌低頭看去,這幾日孩子已經入盆了。

她仔細算了算日子,也就是在這幾日生了。

“雲軒,不會是要生了吧?”

蘇紫陌快速的說道。

平常她不會有疼痛的感覺。

拜託,生孩子也不要有疼痛的感覺就好了。

真的很痛的!

生櫟兒他們的時候,她就差一點沒自殺了。

“要生了,陌兒,怎麼辦?陸離和花姨說今日過來,可還沒有來呢。”

一聽要生,沐雲軒開始手忙腳亂的,小心的攙扶着她。

心裏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緊張過。

“雲軒,你不要着急,不會那麼快生的。”

蘇紫陌此刻到是比他還要鎮靜!

“陌兒,我先送你回房間,你必須在那牀榻上生孩子,那裏的玄氣要充盈一些。”

沐雲軒伸手就要去抱蘇紫陌。

“雲軒,你先不要着急,我可以自己走回去的。”

蘇紫陌好笑的看着他。

這次有他陪在自己身邊,她感覺有了一個依靠,心裏很幸福。

“好,好,陌兒你要是走不動了就說。”沐雲軒小心翼翼的扶着她。

心裏這裏了無比的期待與擔心。

“嗯!”

蘇紫陌瞬間停下腳步來。

“有痛得感覺。”蘇紫陌心裏微微嘆息。

天底下哪有生孩子不痛的?

她真的是想太多了。

“雲軒,你先去燒熱水,把我們之前準備好給孩子用的東西都拿出來,一會要用。”

蘇紫陌感覺陣痛越來越厲害。

她感覺這孩子可能會生得快一些。

“陌兒,用我空間裏的泉水,那的泉水會更好,溫度也剛剛好。”

沐雲軒心疼的看着他。

他現在必須陪在她的身邊,哪敢離開半步。

“啊!”蘇紫陌每疼一次,就停下腳步來。

“陌兒。”

沐雲軒看着她小臉皺成一團,又不知道該怎麼幫助她。

他一直等着這一天的到來,這一天真的來了,他卻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他焦急的看了一眼門口,陸離和花姨怎麼還不來呀!

神池洞裏!

蘇櫟兄妹三人還沒有走。

兄妹三人依然在陪孃親說話。

畢竟四年沒有聽到孃親的聲音了。

每一次了都捨不得走。

“哥,快看,孃親身上有紅光。” 諸天金手指 馨兒驚訝的喊道。

說完。搖頭,大有一副將頭疼事情扔給你去處理的架勢一閃身,直接鑽進玉印之中。

Previous article

蕭楠把自己的身份玉牌交給守門弟子,等對方登記過後,才順利走出宗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